穿越小说吧

闪来的暖婚

第143章 暗度陈仓(下)

诚如裴谦所预言,陆吉祥从坐上麻将桌前开始,她就没赢过一把牌,每当看着那白花花的银票从自己眼前溜过的时候,她就分外的肉疼。

结果可想而知,根本就没多久的时间,陆吉祥便输光了宋锦丞给她的所有筹码。

她欲哭无泪,虽说这些都是宋锦丞的钱,可是,宋锦丞的钱就等于是她的钱啊!

裴谦不知何时凑了过来,幸灾乐祸的笑:“今儿你是来当送钱小天使了吧?”

陆吉祥听了这话,气得不行。

“我送钱我乐意,总比你这个赔钱的要好!”

“哎你”

“好了!”宋锦丞适时的开口,将女孩儿从麻将桌前拉了起来,边道:“玩了这么久,先休息休息?”

陆吉祥没有反对,冲着裴谦龇了龇牙。

裴谦见状,故作害怕的直拍着胸口,喊道:“妈呀妈呀,吓死我了!”

他不说话还好,这一出声,陆吉祥跳起来想踹人。

宋锦丞连忙把人抓进怀里抱着。

他侧头睨向裴谦,面色不悦:“你就不能让着她点?”

“行行行!”裴谦举起双手做投降状的道:“你们都是有家属的人,我这孤家寡人的还是离远一点吧!”

说完,转身回到了那边沙发上。

陆吉祥正被男人强制性的抱在怀里,她扭动了几下身子,结果没能挣脱得开。

“放手啦!”

她没好气的开口。

宋锦丞低了头,目光看着自个儿怀里的丫头。

“还闹不闹了?”他问道。

陆吉祥努嘴,摇了摇脑袋:“不闹了。”

末了,她又添一句:“没劲儿!”

宋锦丞闻言不禁挑眉,他稍微松了些力道,抬手捏了捏女孩儿的小脸蛋,很无奈:“那你倒是给我说说,什么叫有劲儿了?”

陆吉祥歪头想了一下,依然是摇脑袋。

“我不知道!”

宋锦丞笑得愈发深邃,漆黑的瞳眸直勾勾的盯着女孩儿。

陆吉祥被他看得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。

“呃,你别这样看着我啊!”她缩了缩脖子,没受伤的那只手抵在男人的胸膛前,他穿的是衬衫,所以她轻而易举的便感受到了那薄薄布料下的灼人温度。

她像是被触了电似的,倏地又收回手。

结果,她的脑袋又被压了上去,整个侧脸都被迫贴在男人的结实胸膛前。

“喂!”

陆吉祥很不满。

这时,另一头传来别的声音。

“你俩能别秀恩爱了么?”

得,不用猜,这声音一听就是裴谦的。

宋锦丞自然的揽着人回到沙发边落座,并向服务生要了一杯果汁。

陆吉祥坐在男人身边,有些闷闷不乐。

她大不喜欢这种被过于照顾的感觉,在场的所有人都是在喝酒,就她一个人喝果汁,令她显得有些另类。

可是,宋锦丞根本就不可能准许她喝酒。

无奈之下,陆吉祥只有认命。

男人们的话题永远都是围绕着时事新闻,或政治,或股票,生涩拗口的各类专业名词,听得陆吉祥头晕目眩。

最后,她索性也不听了,默默的喝着果汁,或者就是拿着手机玩游戏。

宋锦丞在与旁人说话的同时,手上也没闲着,他在剥瓜子,不大一会儿的功夫,他面前的小碟子里便装满了剥好的瓜子仁。

他顺势递给了身边的女孩儿。

这个动作很自然,可落进在场的旁人眼里,却是有够惊心动魄的。

瞧这宠妻程度,真不是一般的高!

一时间,众人心思各异。

可这边,陆吉祥正皱着眉头,盯着小碟子里的瓜子仁。

“把它们全吃了!”宋锦丞命令道。

陆吉祥闻言,先是抬头看他一眼,接着道:“我喜欢核桃,不喜欢瓜子!”

宋锦丞看着她,面不改色:“是因为核桃能补脑吗?”

陆吉祥瞪起眼。

别以为她听不出来,这男人是在拐着弯儿的骂她没脑子呢!

“切!”

她扭头,哼了一声道:“我大人有大量,不和你计较!”

说完,仰头便把那一碟子的瓜子仁都倒进了自个儿的嘴里。

另一边的裴谦见状,哇哇大叫:“姓宋的,我和你认识了这么多年,还没见你给我剥过瓜子呢!我不干,你也要给我剥瓜子!”

宋锦丞连眼皮都没抬一下。

“我和你有关系么?”

“怎么没关系?”裴谦张了口,指着宋锦丞道:“咱两可是睡过同一张床!”

‘噗——’

陆吉祥笑出声。

可下一刻,在男人的阴森目光里,她赶紧合起了嘴巴,努力的憋住笑意。

宋锦丞终于抬头看向裴谦,他的语气不疾不徐:“如果不是你尿床,我会让你到我床上?”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

陆吉祥终于是憋不住的笑出声。

裴谦怔住。

片刻后,他反应过来,连忙道:“那、那不是”

“解释等于掩饰,掩饰等于事实!”陆吉祥忽然出声打断裴谦,冲着他拱拳道:“裴兄,你可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啊!”

裴谦差点泪奔,这两口子果然都惹不得!

……

从名爵里走出来的时候,时间已过了九点多钟。

陆吉祥有些犯困,宋锦丞带着人提前退场,与其同行的还有裴谦。

“你怎么不和那些人多玩玩啊?”

陆吉祥奇怪的问向裴谦。

裴谦闻言,摊开双手道:“我和他们又不熟,大家也就是象征性的聚一聚,有什么可玩的?”

“都是同事么?”陆吉祥继续道。

“嗯!”

裴谦点头,目光看了眼不远处,司机正将车开过来。

就在这时,名爵里面忽然有两个人冲了过来,不斜不歪的正好撞到陆吉祥身上。

“哎哟!”

陆吉祥叫了一声,踉跄着差点摔倒。

宋锦丞眼明手快的接住人,目光一扫,阴沉的掠向那两人。

“对不起对不起……”

对方连忙道歉,不停的鞠着躬。

“眼睛长屁股上的么?跑什么跑,急着见阎王啊!”裴谦斥骂了几句。

“对不起对不起……”

“算了,我没事!”陆吉祥开口,摇头道:“他们又不是故意的,别说了!”

裴谦双手环胸的哼哼一声,并没有理会女孩儿的话,而是将目光看向了宋锦丞。

男人的脸色很冷,望向这二人的眸中骇意如刃。

“我没事的,让他们走吧……”

陆吉祥摇了摇宋锦丞的手臂,替这两人求情。

这时候,轿车已经开了过来。

陆吉祥看了眼,继续道:“宋教授,我们走吧,外面好冷的!”

宋锦丞抿唇,转身搂着人离开。

裴谦见状,提步跟了上去,只是在路过那二人身边时,低声说了句:“算你们运气好!”

语罢,头也不回的钻进了轿车的副座内。

待轿车离开以后,刚才还挺害怕的二人,忽然转了脸色。

“东西交出去了么?”老大问道。

“交出去了!”老二点头。

……

此时此刻,轿车内。

陆吉祥正倚靠在男人的怀里,她低着头,双眼微阖,似乎是在小憩。

可谁也不会知道,她现在的内心有多么的忐忑,她觉得自己的心都快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。

她小心的呼吸着,没有受伤的那只手心里,正紧紧地捏着一张小纸条。

其实不用猜,她也知道这张小纸条是谁递给她的。

而正是因为知道,所以她才愈发的小心翼翼。

“吉祥物,你别睡觉啊,咱们聊会儿天呗!”

裴谦从副座上扭过头,满脸兴奋的看着女孩儿,问道:“我上次就听你说,你和锦丞要在你毕业以后举行婚礼!你现在应该算是毕业了吧?日子定了么?”

陆吉祥睁开眼。

“你问这个干什么?”她说道。

裴谦嘿嘿一笑,有意无意的瞄了眼宋锦丞,说道:“我这还不是替某些人着急啊?”

陆吉祥挑眉,不禁看向宋锦丞。

“你很着急啊?”她问道。

男人低头,宠溺的在女孩儿额头落吻,淡道:“有句话叫做,皇帝不急太监急!”

“喂喂喂!”裴谦一听这话,登时就不乐意了:“你说谁是太监呢?你说谁是太监呢?”

陆吉祥挤眉弄眼:“谁搭话说谁呗!”

裴谦是气得头顶冒青烟。

“得,算我自作多情,本来还想准备一大礼呢,如今看来,还是免了吧!”

听到‘大礼’二字,陆吉祥倒是来了些精神。

“什么大礼啊?”她看着裴谦,眼里直冒光。

“不告诉你!”裴谦故意买起关子。

“切——”

陆吉祥嗤了声,说道:“就你一个科学家的工资,你能买得起什么大礼?”

“喂喂喂,你别看不起科学家啊,虽然我们的工资低,但是我们有研发奖金啊!我告诉你,等我以后得了诺贝尔奖,我想买啥就买啥!”

陆吉祥叹了口气。

她道:“我前天看到一个新闻!”

裴谦扬起眉梢,看着她,道:“什么新闻?”

“说是有一个妇人为了自己的儿子能有个首都户口,然后进入首都的学校里读书,她就嫁给了一个有尿毒症的本地人,卖车又卖房的给他做透析,而按照规定呢,据说结婚五年以后配偶就能有京户!”说到这里一顿,陆吉祥看着裴谦,继续道:“结果那个男人在他们结婚四年多的时候大出血死了,妇人最后是人财两空!”

裴谦听得很认真:“然后呢?”

陆吉祥耸了耸肩,道:“没有然后。”

裴谦抹了把汗,道:“那你说,你这个故事想表达什么?”

“我说了,这只是我在无意间看到的一则新闻,哪有什么想表达什么?”她一脸的无辜。

裴谦叹气:“吉祥物,你讲冷笑话的本事真是愈来愈厉害了!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

陆吉祥咧嘴一笑,歪头看向宋锦丞。

不料,她正好撞入男人深情的目光中。

女孩儿怔住。

宋锦丞低头在她唇上啄了一口,声音深沉:“放心,你的户口和我在一起!”

“啊,我不是这个意思!”陆吉祥忙解释道。

“我明白。”宋锦丞浅笑,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脑袋。

陆吉祥鼓起腮帮子,重新钻进他的怀里。

裴谦却是在哀嚎:“天啦,我真是受够你们了!”

陆吉祥哈哈哈的笑,没有多想的就接了一句:“有啥可羡慕的,你也可以找一个啊!”

这原本只是一句玩笑话,可不曾料,车厢里忽然就安静下来。

“呃!”

陆吉祥怔了怔,不明所以的看向裴谦,却发现他的表情很落幕,像是陷在了某种悲伤的不好回忆里面。

这时候,陆吉祥才忽然想起来,宋锦丞曾经给她说过裴谦的故事,他曾经深爱过的女友,早已在多年前因为一场意外的车祸而离世!

唉!

原来赔钱货也蛮痴情的!

想到这里,陆吉祥又开口道:“俗话说得好,黄瓜在于拍,人生在于嗨,这样吧,我给大家伙来一个笑话怎么样?”

宋锦丞始终都是个安静的倾听者。

裴谦抬了头,目光看向女孩儿,开口道:“不好笑怎么办?”

“我保证好笑!”陆吉祥很坚定的点头,她先是清了清嗓子,很快便开口道:“有一天,老师让同学们写作文,题目叫做《我的理想》。小明在作文里写到:我长大了要去抢银行,然后把钱分给穷苦老百姓!第二天,老师批阅了作文以后,写给小明的评语是这样的:很不错的理想,分钱的时候不要忘了老师,但你要注意你的同座,他说他长大了要去当警察!”

说完以后,陆吉祥哈哈哈的笑了起来。

可她笑了没几声,却发现两个男人的表情很无语。

“呃!”

她微微一窘,看着裴谦道:“不好笑?”

裴谦叹了口:“吉祥物,你好无聊啊!”

陆吉祥皱了皱眉,赶紧又道:“这样吧,我再讲一个好不好?这个笑话很有内涵的,一般人都听不懂!”

裴谦闻言,不由得挑了眉:“你都能懂的东西,还会有内涵?”

“切!”

陆吉祥白他一眼,径直便开口道:“那我考考你,你知道男人的什么要大,要粗,要硬,女人才会喜欢啊?”

此话一出,裴谦的表情很震惊。

这个问题……咳咳,似乎有点大尺度了!

裴谦没说话,只是默默的转回头。

“喂你”

“吉祥!”

沉默许久的宋锦丞开口了,他语气不悦:“这些都谁教你的?没个正经!”

“我怎么就没个正经了?”陆吉祥很不服气的开口:“这个问题的答案是”

“闭嘴!”

宋锦丞打断她,呵斥道:“从现在起,你不准再说话!”

陆吉祥自然不会听话了,伸脖子就嚷了起来:“女人最喜欢男人财大气粗关系硬!”

宋锦丞本想伸手阻止她,却在听到女孩儿的这句话时,倏地一怔。

前边,裴谦也是哭笑不得。

不怪陆吉祥太调皮,只能说他们的思想太不纯洁!

真是败给这丫头了!

回到皇朝上院的时候,家里竟然来了一个意外的客人——安陶陶!

“舅妈!舅舅!”

两人才刚进屋,小男孩便高高兴兴的跑了过来。

他目的性明确,冲过来以后,直接就想扑进陆吉祥的怀里。

可惜,没成功!

就在他距离陆吉祥还有几厘米的距离时,宋锦丞手快的将他拎了起来。

“你怎么来了?”

男人的眉头拧得很紧。

安陶陶很调皮的吐了吐舌头,声音清脆的便开口道:“爸爸妈妈都要出差,所以就把我送到舅舅家里来了,妈妈说了,只要舅舅和舅妈照顾我一个晚上就好!”

宋锦丞眯眸。

“宋以沫没这胆!”他说得斩钉截铁。

安陶陶闻言,小脸表情不变,直嚷嚷道:“真的真的,这是真的!”

宋锦丞不说话,目光审视的看着安陶陶,直到他心虚的低了头,才把人随意丢到一边。

“下次再让我听到你撒谎,把皮给我绷紧点!”

安陶陶被吓得直往陆吉祥身后躲。

“舅妈保护我!”安陶陶很坚定,始终相信舅妈是和他站在同一战线上的。

可是,安陶陶又何曾料到,其实陆吉祥也是个被压榨的命,她连自身都难保,哪还有功夫保护他?

“行了,既然人都来了,你凶他干什么?”

陆吉祥开口说道。

宋锦丞冷嗖嗖的瞄她一眼,什么也没说的进了屋。

待男人离开以后,陆吉祥笑眯眯的摸了摸安陶陶的小脑袋,柔声问道:“陶陶,你的爸爸妈妈去哪里啊?为什么没有把你带上呢?”

其实,她心里想的是,这小家伙真可怜!

这边,安陶陶抬起了小脸儿,表情很天真很无邪。

“妈妈说要给我生个妹妹,所以就和爸爸出去度蜜月了!”

“……”陆吉祥记住了。

这都什么逻辑?

“舅妈,我今晚可以和你睡吗?”安陶陶讨好的拉住陆吉祥的衣摆,摇着道:“我想听舅妈讲故事,舅妈,你和我睡觉好不好嘛?”

陆吉祥想了下,最终点头。

“行,这没问题!”

可结果是——

“不行!”

男人在听了这个提议以后,果断拒绝。

“为什么?”陆吉祥瞪起眼,很意外:“我还从没有和小孩睡过觉呢,再说了,陶陶这么小,你怎么能让他一个人睡觉?”

对此,宋锦丞根本不予解释。

“不行就是不行!”他态度强硬如石。

陆吉祥翻白眼。

“算了,待会儿再说吧!”说完,转身就要离开。

“你去哪?”男人在身后问了句。

女孩儿头也没回的答道:“去厕所,要一起么?”

她此话一出,后面立即没了声音。

陆吉祥的内心很紧张,她从书房离开以后,一路疾步走向厕所。

刚跨进门里,第一件事情就是把厕所门锁上。

然后,她掏出了自己放在兜里的小纸条。

因为匆忙,纸条早已被揉成了一团,在她忐忑不安的将纸条铺平以后,却见着上面只有三个字——耶和华!

呃,耶和华?

这是什么意思?

陆吉祥想了一会儿,忽然明白过来。

那本圣经!

对了,她答应过唐小宁,要去监狱里探望影子!

可是,她前几天就曾给监狱那边打过电话,每月的探监日是在二十号,今天才十八号,得过了明天才行!

‘咚咚——咚咚——’

忽然,门外响起敲门声。

陆吉祥被吓了一跳,下意识的就要把纸条往自个儿嘴里塞,但她很快又意识到这间厕所里只有她自己,连续呸了好几声以后,她将纸条扔进了马桶里,并冲了水。

她刚打开门,安陶陶便钻了进来。

“你们女人上厕所就是麻烦!”

他一边说着话,一边急急忙忙的走到马桶边,脱了裤子便哗哗哗的开始撒尿。

陆吉祥看得是目瞪口呆。

就在这时候,安陶陶突然转了头,冲着她叫道:“你出去呀,小心我给舅舅说你耍流氓!”

耍你妹的流氓啊!

陆吉祥的心中宛若有千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,她想不明白,现在的小孩怎么都这样?太不纯洁了!

“唉!”

她叹了口气,一边摇头往外走,一边嘴里说道:“你有什么可看的?给我耍流氓我还不要咧!”

安陶陶听到了她的话,不服气的大吼道:“谁说我不好看了?我可是我们班上的班草,全班同学就我撒尿撒得最远!”

陆吉祥脚下一个踉跄,差点摔倒在地。

晚上临睡前,安陶陶吵着非要陆吉祥陪睡。

宋锦丞板着脸,目光沉沉的看着正要抱着枕头往外走的女孩儿。

陆吉祥与他对视,声音很弱:“呃,今天我睡客房,你没什么意见吧?!”

宋锦丞不说话。

他已经说了多少次不许了?这女人根本就不听!

“陶陶只是个小孩嘛,宋教授你不能跟小孩一般计较啊!”陆吉祥苦口婆心:“这话还是你当初交给我的呢!”

宋锦丞还是不说话,只是脸色愈来愈沉了。

陆吉祥紧了紧怀里的枕头,果断的转身往外走。

“陆吉祥!”

临至门口,男人的声音骤然传来。

女孩儿脚步顿住,转身看向他。

她在笑,而且笑得特谄媚。

“有事您吩咐!”

宋锦丞盯着她看了一会儿,摇头道:“没什么,早点睡吧!”

“噢……”

女孩儿点点头,转身离开。

过了没几分钟的时间,便听到陆吉祥和安陶陶的嬉笑声从隔壁传来,这两人应该是在床上打跳嬉戏,闹得还挺欢乐。

宋锦丞安静的听了一会儿,慢悠悠的从床边起身,走到门口关了门。

然后,他又返回到了床边。

他没有多想,弯腰打开床头柜的底层抽屉,并从里面取出了一本厚厚的圣经。

他懒散的随意翻了几页,而后拨出了一通电话。

“明天过来的时候,记得带一本海城出版社印刷的圣经,具体出版编号我会发给你……”

挂了电话以后,宋锦丞将圣经放回原位。

他刚把抽屉关上,便听到隔壁传来的杀猪般的惨叫声。

他眉心一跳,赶紧朝隔壁飞速奔去。

男人几乎是一脚踹开房门。

可映入眼中的,却是正面对面的坐在床上的陆吉祥和安陶陶。

别说宋锦丞被吓得不小,陆吉祥和安陶陶也被宋锦丞给吓到了,他踹门的动作真是英勇无敌!

“你们在干什么!”

男人怒斥,脸色严肃冷酷。

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另一边,周姨听到声音以后也急急忙忙的赶了过来,可就在她看到床上相安无事的两人时,不由一愣。

安陶陶不敢说话,害怕的往陆吉祥身后躲。

陆吉祥缩起脖子,结结巴巴的就开口道:“我们在、在玩谁叫得、叫得更大声……”

宋锦丞听了这话,心头一撮火气冒出。

“胡闹!”

他斥责,走过去一把就将陆吉祥从床上揪了起来。

“哎!”

陆吉祥反抗不及,整个人都跌入男人的怀里。

安陶陶伸手想去抓陆吉祥,却在男人的冷冽目光下,一动也不敢动。

“舅妈……”

安陶陶苦兮兮的喊道。

陆吉祥挣扎不了,整个人被男人紧紧的抱在怀里。

宋锦丞盯着安陶陶,面无表情的出声道:“安陶陶,我给你两个选择,第一,你自己睡觉!第二,我陪你睡觉!”

乖乖哟,让舅舅陪他睡觉?

安陶陶不禁浑身一抖,那画面太美,他根本不敢想象。

“我选第一个……”他可怜兮兮的垂下脑袋。

“宋锦丞你干嘛欺负一个小”

陆吉祥本想说句公道话,可惜,她话还没说完,同样在男人的冷冽目光中败下阵。

她软软的靠在男人的肩头,撅着一个小嘴巴。

宋锦丞抱着人转身离开。

其实,这男人就是在公报私仇呢,他本来就不爽自己的福利被夺,如今正好找着一个机会,他当然要毫不犹豫的把自个儿老婆给抢回来了!

啧啧,真阴险!

只是可怜了我们的安陶陶小朋友,他的讲故事计划泡汤咯!

上一章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