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越小说吧

闪来的暖婚

第142章 暗度陈仓(上)

一楼餐厅内,长形的餐桌上正摆放着今天的晚餐。

陆吉祥大概的扫了眼,简单的五菜两汤,基本上都是些普通的家常菜,并不像她想象中的那么奢侈精致。

翟耀正坐在主位上,他并未动筷,明显就是在等她。

“翟先生,您好!”

陆吉祥率先出声问候,皮笑肉不笑的站在餐厅门口。

翟耀瞥她一眼,不说话,亦没什么表情。

陆吉祥的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了好几圈,只见她继续笑道:“嘿嘿,翟先生,不瞒您说,我今天在来的路上就吃了个肉夹馍,撑得我到现在还觉得肚子很饱呢,所以啊,您若是饿了,你就先吃着吧,我上楼去陪”

“过来坐下!”

她话还没说完,男人忽然出声,冷冰冰的直接将她打断掉。

陆吉祥怔了一下。

但很快,她连忙摇头道:“不了不了,您先吃吧,我现在实在是”

“不要让我说第二遍!”翟耀抬头,目光冷飕飕的睨着眼前这个油嘴滑舌的丫头。

比起周潇潇,这个女孩儿的确滑头很多!

他不喜欢!

女孩子就该柔顺听话,光会贫嘴只会令人反感!

陆吉祥倒也是个能屈能伸的主儿,她见翟耀脸色不善,果断提步走进餐厅内,嘴上还在不停的说道:“翟先生您真是太客气了,居然为我准备了这么丰盛的晚餐!”

翟耀没有任何反应。

陆吉祥讨了个没趣儿,默默地拉开椅子坐下。

佣人走上前,规规矩矩的为二人盛饭。

翟耀吃饭时的模样倒是与宋锦丞挺像的,吃得很慢也很细,就连一个简单的夹菜动作,看起来都是那么的赏心悦目。

看到这里,陆吉祥不禁心想,这些男人都是要成仙的节奏啊!

饭吃到一半的时候,陆吉祥不小心被辣椒呛了一下,剧烈咳嗽的声音霎时打破了这一室的安静。

她咳嗽得厉害,佣人见状,连忙为她倒来了一杯水。

“咳咳咳……”

陆吉祥挺难受的,一边咳嗽着,一边喝水,希望能够借此缓解喉咙处的疼痛。

不禁意间,她看到了对面的翟耀。

那男人正皱着眉头,手里拿着筷子,停止了继续吃饭的动作,满脸的不耐烦。

陆吉祥的心里有了恶作剧般的快感,她故意的咳嗽得很大声,并一边说道:“翟、翟先生,咳咳咳……你家的辣咳咳、辣椒可真呛人啊!咳咳咳……”

‘啪’的一下,翟耀放下手中的筷子,额角有青筋隐显。

陆吉祥见好就收,立马仰头咕噜咕噜的喝水,直到整杯水见底以后,她才一抹嘴巴道:“呼呼,真爽!”

翟耀却已经没了吃饭的*。

他从椅子前站了起来,冷峻邪魅的容颜上写满了对陆吉祥的不满。

他不发一语的就要提步往外走。

“哎,翟先生!”

陆吉祥忽然出声,不怕死的说道:“您不吃了吗?呃,您连一碗饭都吃不完啊?”

翟耀忽然转身,冷鸷的视线骤然掠来。

陆吉祥只觉自己喉咙一紧,竟差点忘了呼吸。

“陆小姐,不要自以为是!”

他声音冷酷,宛若来自寒窖里的风,如刀刃。

陆吉祥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。

她没说话,因为她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

翟耀头也不回的离开。

转眼的功夫,餐桌前便只剩下她一人。

陆吉祥倒是乐得悠闲,左手拿着筷子不大熟练的挑菜吃,没了翟耀的气场围绕,她整个人都觉得轻松许多。

吃完饭后,陆吉祥为自己盛了一碗汤,拿着碗慢慢的喝汤。

佣人始终尽职尽责的站在旁边,只要陆吉祥不开口,她也不会有任何声音。

可关键是,陆吉祥并不是个矜持的人。

她有一颗八卦的心!

“哎,你叫什么名字呐?”她看向了那名佣人。

“我叫阿英!”佣人回答道,脸上带着笑意,看起来挺实诚的一个姑娘,年纪应该比陆吉祥要大,但也相差不了多少,大概就五六岁左右吧。

陆吉祥‘哦’了一声,低头喝了口热汤,继续道:“我叫陆吉祥,你可以叫我吉祥!”

她是醉翁之意不在酒,这会儿在和人拉关系呢!

阿英点了点头,笑道:“陆小姐,您好!”

“……”陆吉祥窘。

阿英倒是面不改色,依旧规矩的站在原地没动。

陆吉祥又喝了一口热汤,心中百转千回。

她很快又开口问道:“那个,阿英啊,你们在这里工作有双休日吗?”

“有的,我们的工作是轮休制,上一天班就可以休息一天!”阿英回答道。

陆吉祥挑眉:“上一天就可以休息一天,那你们的工作还挺轻松的嘛!”

“说轻松也不轻松,最近先生的心情不大好,我们这些底下人也就只能更加的小心翼翼!”阿英叹了口气,继续道:“不过我就是个帮着厨房里打杂的,要论工作压力啊,谁能比得过管家先生?”

“咦,管家呢?”陆吉祥左右望了望。

对了,她刚才下车的时候还见着管家呢,怎么这会儿又见不着人了?

“管家先生应该是去看徐甜了吧,那丫头她”

阿英说到这里,忽然闭嘴。

关键是,她脸上的表情忽然变得惶恐起来,似乎这是个禁忌话题!

陆吉祥的八卦神经很敏感,她嗅到了一丝丝异味儿。

“徐甜是谁?”她盯着阿英,质问道:“难道这栋别墅里还有别的女人?”

她纯属就是替周潇潇打抱不平,如果让她知道翟耀敢脚踏两只船,她跟他绝对没完!

阿英闻言,连忙摇头道:“不不不,陆小姐您别误会了,阿英跟我一样,都是在这里工作的,但她是专门照顾潇潇小姐的,只不过嘛……”

陆吉祥放下了手中的碗,两眼直勾勾的盯着阿英。

“只不过怎样?”

阿英抿了下唇,道:“徐甜最近生病了,管家怕她传染给潇潇小姐,所以就、就……”

“就把人给辞退了?”

陆吉祥故作聪明的接口道。

阿英一愣,随即连忙点头道:“是是是,就是这样的!”

陆吉祥‘切’了一声,面露不屑:“果然是剥削阶级的资本家,这人会生老病死乃是常态,怎么能因为这事儿就把人给辞退了呢?”

阿英没有回答。

陆吉祥挥了挥手,从餐桌前离开。

“算了,我上楼去看潇潇!”

说完,迈步就朝外面走去。

不过很巧合的是,她居然在餐厅门口遇到了管家。

“嗨,管家先生!”

陆吉祥主动地挥了挥爪子,冲他笑道。

“陆小姐!”

管家朝她鞠了个躬,谦和有礼。

“我先上楼去看潇潇!”陆吉祥说了句,脚步轻快的朝楼梯走去。

管家一直伫立在原地,直到目送着女孩儿消失以后,他才缓缓的转头看向阿英。

翟家的管家是个五十多岁的老头,又高又瘦,每次不说话的时候,那双狭长的眼里总是有光,就像是隐藏在黑暗里的蝙蝠。

阿英局促不已。

“阿英!”

管家缓缓的出了声,语调有些阴森。

阿英浑身一个哆嗦,连忙开口道:“对不起,对不起,管家先生,是我没有管好自己的嘴,但是、但是我真的什么都没说,我没有把徐甜的事情”

“闭嘴!”

管家斥了句,面容阴冷:“先生非常不喜欢话多的人,特别是那种做了错事还要狡辩的!”

阿英缩起脖子,哆哆嗦嗦的不敢再多言。

管家盯着她看了半响。

“阿英,从现在起,厨房里不用你帮忙了!”

“管家先生!”阿英闻言不禁大惊失色。

管家表情不变,缓缓的继续说道:“你去后面帮忙吧,从现在起,由你来照顾徐甜!”

阿英浑身颤了一下。

她的脑海里忽然就想起了昨天的那一幕,因为徐甜给潇潇小姐私自擦了身,因而致使潇潇小姐在沾水后连发了一宿高烧,先生大怒之下,直接把人丢进了后面的地下室里。

她记得,当时徐甜的叫声很凄惨,期间还伴随着野兽的低吼声。

……

另一边,陆吉祥已经跑上了楼,可她才刚推开门,便看到了限制级画面。

只见,翟耀斜身坐在床边,捏着周潇潇的下巴,低头正与她激烈的交吻。

“额!”

陆吉祥被吓住。

周潇潇听到声音,侧了一下头颅,待看到门口站着的陆吉祥以后,脸色变得有些苍白。

倒是翟耀一脸的无所谓,回头看向陆吉祥的眼神儿里,似笑非笑。

“陆小姐难道不懂得在进别人房间前应该先敲门么?”

陆吉祥低下头,赶紧往外退去,嘴里连道:“对不起对不起……”

周潇潇没说话,她的一只手正被迫与男人十指紧扣,她怕自己的情绪泄露出来,因而也只有眼睁睁的看着陆吉祥退出去而不敢说一句话。

陆吉祥刚把门关上,她兜里的手机响了。

不用猜,肯定是宋锦丞打来的!

陆吉祥正满肚子不爽呢,所以接电话时的语气也不是很好。

“喂,干嘛?”

“谁又惹你了?”宋锦丞的声音永远这般温和。

陆吉祥一边往楼下走,一边慢吞吞的开口:“我自己惹自己,不行啊?”

宋锦丞似是笑了一下,被女孩儿的话逗乐。

他道:“还在你朋友那里?”

对于陆吉祥要去郊区看望周潇潇的事情,宋锦丞自然是知道的。

虽然,他不大喜欢陆吉祥和周潇潇的牵扯太多,但顾虑到这两人的感情很深厚,所以他也只有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让这两人偶尔见一见也没什么大不了。

“是啊,我还在潇潇这里!”陆吉祥的声音传来。

“吃饭了么?”

“吃了!”陆吉祥答道,可脑子里却是不由得想起刚才在餐厅里的那一幕,她觉得很好笑。

这边,宋锦丞的声音继续传来,只听他问道:“吃了几碗饭?”

陆吉祥闻言,不禁狂翻白眼。

“你问得这么详细干什么啊?哎哟,反正我是吃饱了的!”

女孩儿的脾气有些急躁。

不过没关系,宋锦丞的性子可并不急,相反,他极有耐心,特别是对着陆吉祥这小丫头的时候。

“时间不早了,早点回家!”他说道。

“好啊!”陆吉祥握着手机答道,一边顺着楼梯往下走。

她稍微想了一下,接着又补充道:“要不,我现在就回来吧?”

男人闻言,淡淡的‘嗯’了一声。

这时候,电话那头忽然传来了别的喧哗声,陆吉祥耳尖,一下就听出来是裴谦的声音。

“你和赔钱货在一起?”

她当即问道。

“是!”宋锦丞承认,并坦然道:“我们在名爵,你要过来么?”

“来,我要来!”

陆吉祥点头,匆匆说了几句话以后,很快便挂了电话。

这时候,她已经站到了楼下客厅里。

管家就像是幽灵,无声无息的出现在她的身后。

“陆小姐,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您的么?”

陆吉祥倏地回头,眼睛瞪得大大的。

“管家你走路怎么都没有声音的啊?”她捂着自己的胸口,似乎别吓得不小。

管家面露歉色,答道:“吓到您了么?我很抱歉!”

陆吉祥罢了罢手,很客气:“哎哎,其实也没什么的,管家你别这样说!”

管家笑了笑,视线看着女孩儿:“陆小姐很和善!”

“那当然了!”

陆吉祥听到夸张,不禁抬起了下巴,有些小小的得意。

末了,她又忽然收敛起了笑意,目光盯着管家,说道:“管家,你能给我安排一辆车么?额,你也知道,我来的时候是坐的出租车,现在外面已经很晚了,您看……”

管家点头,很自然的接口道:“陆小姐请放心,我已经为您准备了汽车和司机,可以供您随时差遣!”

陆吉祥舒了口气。

她笑得很开心:“管家你真好!”

面对夸张,管家宠辱不惊:“您是潇潇小姐的朋友,能为您服务是我的荣幸!”

啧啧!

这跟在翟耀身边的人,还真是个个都不得了啊!

瞧这话说得,一套是一套的!

陆吉祥看着管家,眼睛都没眨一下。

她忽然道:“我现在就要回去!”

管家闻言一怔,但很快,他又恢复如常。

“好的,我立刻为您准备!”

说话,转身退下。

几分钟以后,陆吉祥乘车离开别墅。

临走之前,她拜托管家道:“管家先生,我想请您帮个忙!”

“您请说!”管家微笑不减。

陆吉祥先是抬头朝别墅二楼方向望去一眼,接着又重新看向管家,说道:“我还没有跟潇潇告别呢,待会儿我走了以后,麻烦你跟她说一声,我有事就先走了!”

管家挺诧异的:“潇潇小姐不知道您要走?”

陆吉祥摇头,皱了皱眉道:“她和翟耀在一起呢,我不好意思跟她说,所以就只好麻烦你了!”

其实呢,陆吉祥本来不想这么早就离开的。

可是,只要有翟耀在的地方,她就觉得十分不自在。

再说了,她刚才还看到那两人在接吻,更是尴尬得不行了,如果再赖在这里不走,她怕自己给周潇潇带来什么不必要的麻烦。

毕竟,她刚才在餐厅里的时候,好像就已经惹到翟耀了!

唉!

“好的,我会替您转达的!”管家点头应下,始终翩翩有礼。

“谢谢管家!”

陆吉祥冲着管家挥手,转身钻进了车里。

管家走上前,轻轻地为她关上车门。

“陆小姐,祝您一路平安!”

“好的!”

陆吉祥点头,对于这位翟家的管家,她可是很有好感。

她喜欢有礼貌的人!

……

一个多小时以后,轿车停在了名爵门口。

陆吉祥下了车,仰头望着眼前这栋巴洛克风格的建筑,内心有些隐隐的激动。

这里可是全城最著名的销金窝之一,她以前可从来就没来过咧!

陆吉祥站在门口,掏手机给宋锦丞打去了一个电话。

过了没多久,一名穿着燕尾服的侍者走了出来。

他径直走到女孩儿跟前,出口问道:“请问您是陆小姐么?”

陆吉祥点头。

侍者见状,继续道:“陆小姐您好,我是宋先生派来接您的!”

“走吧!”

陆吉祥点头,跟着侍者往里走。

可惜的是,侍者并没有把人带去热闹的大厅,而是直接乘电梯往楼上去。

“你们的大厅在几楼啊?”陆吉祥问道。

“一楼!”侍者答道。

陆吉祥有些失望:“啊,他们是在包厢里么?”

“是的!”侍者点头。

陆吉祥撅起嘴巴,没再说话。

最终,电梯定格在五楼。

侍者领着人走出电梯,并很快来到了一间包厢门。

他先礼貌的敲了门,然后才推开门。

这是一间很大的包厢,暗色的沙发上正坐着几名谈话的男人,可更奇葩的是,里面还有一桌人正在打麻将!

陆吉祥眯眼,发现宋锦丞正坐在麻将桌前。

“嗨,吉祥物!”

裴谦的声音传来。

陆吉祥转头,看着裴谦那货正坐在沙发上朝她招手。

她没有多想的就提步走了进去。

“哎哎,你们不是想瞧瞧宋家小媳妇么,呐,这位就是正主儿!”

裴谦唯恐天下不乱的说道。

他话音刚落,沙发上的几个男人立刻停住了交谈,齐刷刷的朝陆吉祥望来。

忽然间,包厢里变得安静。

陆吉祥倒是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幕,微微有些发愣。

直到,宋锦丞的声音传来:“吉祥,你过来!”

陆吉祥瞪了眼裴谦,改变方向朝宋锦丞走去。

男人打牌正打到一半,手里捻着一颗麻将,明亮的灯光下,英俊的侧面轮廓泛着几分邪意。

陆吉祥没说话,找来一张凳子,乖巧的坐在宋锦丞的身边。

男人侧头看她一眼,浅笑道:“打完这把牌就陪你!”

“好!”

陆吉祥没什么意见的点头。

她垂下视线,大概的扫了眼男人手中的牌,心想,这牌可真烂!

最后的结果可想而知,宋锦丞输了。

他并不在意,付了筹码以后,便让旁人接位。

随后,他揽着女孩儿走到那边沙发上落座。

“今天玩开心了么?”

宋锦丞一边淡淡的出声问道,一边抓起了她受伤的手,低头检查着她手臂上的夹板。

陆吉祥撇嘴:“放心吧,我没有动它!”

白天的警告犹在耳边,她哪有胆子以身试法?

“听话就好!”

宋锦丞只是浅浅的勾了下唇,看到他早上打结的地方原封不动,这才重新将目光落回到女孩儿的脸上。

女孩儿的眼睛很亮,就像是闪耀的星星。

陆吉祥凑近他,狡黠的在他耳边低声道:“宋教授,你刚才打牌是输了还是赢了?”

“你想干什么?”宋锦丞睨着她,顺势更紧的把人搂在怀里。

“我、我想打牌……”

陆吉祥诚实的说道。

宋锦丞挑起眉梢。

片刻后,他欲起身。

“哎,你干嘛?”陆吉祥连忙抓住他。

男人低头,唇瓣若有似乎的拂过女孩儿的耳边。

“你不是想打牌了么?走吧!”

‘噌’的一下,宛若电流窜过全身。

陆吉祥不禁抖了抖,浑身的鸡皮疙瘩都出来了。

另一边,裴谦的声音忽然传来。

“吉祥物,就你这水平,纯属是给人送钱啊!”

“你别看不起人!”听到这话,陆吉祥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反驳出声:“赔钱货,我看你就是嫉妒!”

“我嫉妒?我能嫉妒你什么?”

“嫉妒我有家属呗!”

“……”裴谦发现,他竟无言以对!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这章没写完,唉,明天继续!

上一章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