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越小说吧

魔凰逆天之废材封印师

第八章 玉美人送上门

第八章

“没事没事,就凭白这张脸,我就不算吃亏!”凰千淼笑意盈盈,拉着月白道:“走,去我的房间。”

“小水儿……”凤轻羽喊道,这可是一个杀手!

“没事啦!白不会伤我的。”凰千淼笑着,抱着他的胳膊说道:“白,你说对不对。”

一双宛若黑玉一般的眼眸,深深的看了凰千淼一眼,微微的点了点头!

两个人之间,有一种凤轻羽都无法理解的默契,所以凤轻羽只能任由凰千淼离开。

“来人!”凤轻羽冷声道,凤一出现在他的面前。

“查查那一个男人,是谁?”

“是!”

同时在水月楼的月钰,也收到了消息,“钰主子,白主子去暗杀凤少主了。”

“哦!”

“结果如何?”月钰笑着问道。

“结果白主子被抓起来了,我们要不要去救白主子。”声音倒是有些焦急,这是月白第一次暗杀失败被抓!

“不用了!有那个小丫头在,有白那一张脸在,那个小丫头是绝对不会杀掉白的!”

“而且要不是白自愿的,这水之界谁能够留下他。”月钰嘴角勾起了一抹笑容,手指没有节奏的敲打着左面,和蓝有关系!还有能够那般准确的知道他的敏感点在那儿,那个小丫头是谁?

凰千淼带着月白走进了自己的房间之中,然后指着月白道:“脱衣服!”

“窸窸窣窣——”的声音传来,月白真的二话不说的把衣服给脱掉了,凰千淼笑道:“身材真是不耐!”

凰千淼眼中闪过了一种要把月白吞之入腹的感觉,他的身体,像是埋藏了几万年的寒玉,太冷,寒气逼人!

凰千淼抱着他道:“夏天抱着你睡觉绝对很舒服,可是冬天会很冷的!”

月白冷冷的回道:“不是还有钰么!冷的时候,由他在!”

凰千淼看着他的眼睛道:“白,你这样就没有感觉?”

“怎么感觉?”月白不明所以。

“你就不会感觉到热?”凰千淼问道。

“我的身体,一直是冷的,从来都不知道热是什么感觉。”他冷冰冰的回道。

凰千淼瞬间无言了,白长得那么的好看,不会是那啥冷淡吧!

这样一个人玩不下去了,凰千淼道:“给我一个晚安吻,我们睡吧!”今晚上使用封印术压制白,她的损耗可是不少!

“嗯!”月白低头,轻轻的吻着凰千淼的右耳耳垂,之后再也不说话了,夜寂静,凰千淼抱着这寒冰美人,舒服的睡着了。

第二天醒来,旁边一种暖意传来,凰千淼睁开眼睛,发现身旁之人,早已经不在了。

“砰砰砰——”接着外面就传来了一阵敲门声,凰千淼道:“弟弟,进来吧!”

凤轻羽伙计霍老的冲了进来,竟然没有看到月白,问道:“小水儿,他呢!”

凰千淼道:“白他陪了我一晚之后,便走了。”

凤轻羽道:“小水儿,我派人调查过了,那个男人恐怕是月杀阁的人,而且很有可能,是月杀阁的那一个神秘的阁主!”

“哦!”凰千淼一脸的淡然。

凤轻羽接着说道:“小水儿,他们两兄弟,一个是水月楼的搂住,掌管整个水之界的情报,一个是月杀阁的阁主,这是第一杀手组织,他们两个人的身份,绝对非比寻常。我怕他们会伤害到你。”

凰千淼眨了眨眼睛道:“弟弟你别想多了啦!白和钰不会的。”

“小水儿凭什么这么说?”凤轻羽不放心!

“没有任何凭据,可是我就是这样认为的。”蓝的身体的手手感,白和钰身上的敏感之处,那是一种天生的感觉。

“弟弟相信我!也许这个世界上很多人都会伤我,让我死,他们两个人不会。”凰千淼坚定的说道。

凤轻羽无奈道:“既然小水儿这么想,那么就听你的。”

凰千淼伸了伸懒腰道:“有美人作陪,昨晚睡的真舒服,可惜他跑的太快了,这样的日子天天有就好了。”

凤轻羽嘴角一抽,小水儿真是……

“弟弟!南宫家竟然还不死心,我们应该要做点什么才对,不是么?”

凤轻羽问道:“小水儿有什么打算!”

凰千淼从空间之中拿出来一张欠条道:“南宫家的人太小气了,还没有还钱,我们去讨债吧!”

“小水儿要去讨债,我们边去讨债吧!”

南宫家的人并没有得到月暗杀任务成功的消息,竟然得到了凤轻羽找上门来了。

“凤轻羽他来做什么?”南宫家主狐疑的说道。

“凤少主来了!”南宫大小姐的脸上路出了欣喜之色,莫非是凤少主对她倾心,所以前来看她了。

虽然不知道凤轻羽来南宫家的目的,南宫家家主当然派人前去迎接。

“凤少主大驾光临,有失远迎,有失远迎啊!”南宫家主眉开眼笑的迎了上去。

“南宫家主客气了!”凤轻羽淡淡的道。

这是他们第一次到南宫家族,南宫家主不愧是水之界第一家族,建筑宏伟,色彩明亮。

“凤少主这边请,这边请!”南宫家主笑道。

“不知道凤少主做事,所为何事?”月杀的任务从来都没有失败过,如今这一次暗杀凤少主,是他们唯一的一次失败!

即使失败了,月杀的杀手还不至于把他们招出去吧!

这个时候凰千淼开口道:“其实是这样的,当初在云雾山之下,贵家族的长老设了赌局,运气有些不好输掉了赌局,欠了本小聚不少钱。”

“本小姐也是一个大方之人,宽限了他不少日子,可是你们家三长老迟迟没有还钱,这是欠条。”凰千淼把欠条放在了南宫家主的面前。

南宫家主的脸色一黑,白纸黑字,这是完全赖不掉的!

“因为久久不还,本金加上利息可是一比不少的数目,不过我相信这对于南宫家来说,不算数目?”凰千淼笑的非常的无害。

南宫家看到了那九十亿的紫晶的欠条,直接晕了过去!

然后问道:“不知道利息是多少?”

凰千淼眨了眨眼睛,“这个我说了不算数,你问问南宫三长老,当初我们定下的利息是多少。”

“请三长老过来。”南宫家主的脸色不太好,毕竟南宫三长老可是签下了一比巨额赌债啊!

三长老被请过来,南宫家主道:“你真的凤少主和凤烧结驶来干什么的吗?”

南宫三长老看到那一张欠条,差点晕了过去,本来以为杀了这两个人,那一笔赌债就可以取消了,却没有想到这两个人大难不死!竟然还来到南攻击阿莱讨债了。

南宫三长老跪了下来道:“家主,我……我只是一时糊涂。”

“你欠债就算了,竟然迟迟不还钱,当初你们定下的利息是多少?”南宫家主问道。

“是……是……”想到那一个高额的利息,南宫三长老就感觉到要晕过去了。

“是多少?”南宫家主冰冷的问道。

“一天一亿紫晶币!”

如此高的利息,就连南宫家主也是吓了一大跳,这完全是抢劫啊!

“是啊是啊!一共就十多天而已,十多亿,我就好心的把零头给去掉,一共一百亿吧!”凰千淼笑道。

南宫家主一时间感觉到头大,凰千淼道:“南宫家不可能这么一点钱都交不上吧!”

“这个,当然是不会?”要是他们南宫家欠债换不上钱,会被其他家族给嘲笑的。

“来人啊!”南宫家主吩咐了下去!

就在这个时候,南宫大小姐冲了进来,看向了凤轻羽道:“凤少主,你来了。”

她走到了自己老爹的面前,拉着南宫家主道:“爹爹,我要嫁给凤少主!”

“噗——”正在喝茶的凰千淼,直接把那一口茶给喷了出来。

凤轻羽的脸色阴沉不已。

南宫家主也不知道自己的女儿发什么疯了,不过凤少主的天赋,绝对是水之界第一人,身份也高贵,可是却不成!

“你胡说!”

“呜呜呜!我就是要嫁给凤少主,我对凤少主一见倾心,女儿非他不嫁!”南宫大小姐一哭二闹三上吊了起来,誓死嫁给凤轻羽。

这个时候凰千淼开口了。“南宫大小姐,你要嫁给我家弟弟,你也不看看,你到底哪里配得上我弟弟!要长相没长相,要实力没实力,要内涵没内涵,要素养没素养……”

凰千淼列了无数条,让南宫大小姐气愤无比,“我再怎么阳也比你这个灵者七阶的废柴好,而且你凭什么管凤少主的亲事!”

“我弟弟的婚事,我能够决定,你说关我什么事情呢!”凰千淼道。

“你胡说!”南宫大小姐怒道。

“弟弟!你说是不是?”凰千淼看向凤轻羽道。

“小水儿水说什么,就是什么?”

“你们……”南宫大小姐好像发现了什么?怒道:“原来你这个小丫头在打凤少主的主意,绝对是你在其中挑拨离间,凤少主才会对我那么冷淡。”

凤轻羽和凰千淼姐弟两瞬间无语了,这个南宫大小姐真的很会幻想啊!

凤轻羽道:“你给我住嘴!”小水儿是他的亲妹妹,在能够允许南宫大小姐那么污蔑她。

“我要跟你决斗,如果你输掉了,那么就给我离开凤少主的身边。”南宫大小姐愤怒的道。

“大小姐……”南宫三长老的脸色大变,大小姐竟然要跟这个妖孽决斗,那不是找死吗?

天知道这个小丫头多么的变态!

可是南宫大小姐就是不听,“先前我收拾不了他,是因为她有风少主保护她,要是本小姐跟他单打独斗,本小姐一定能够的德国她的。”

凰千淼笑道:“好啊!这个我喜欢,要是你输了,你们南宫家欠我的债再翻一倍如何?”既然要坑南宫家,就往死里坑吧!

“南宫家主的意思如何?”凰千淼砍向了南宫家主!

南宫家主道:“这个定然是没有问题的,不过本家主还想加一条,要是我们南宫家赢了,我们南宫家欠的钱就免掉如何?”

凰千淼很爽快的道:“好!”

“为了避免你赖账,我们还是定下契约吧!”

“我南宫玉……”

“我凤水儿……”

自家的大小姐实在是雷厉风行了,南宫三长老想要阻止,都已经来不及了!

“家主……”南宫三长老急得像是在热锅上的蚂蚁一般,然后道:‘家主,借一步说话。“

南宫家主道:”两位先休息一下,我去准备一下,比赛事宜!“

凰千淼和凤轻羽笑道:”那南宫家主赶紧去安排吧!“

南宫家主接着口干舌燥的解释着凰千淼的实力有多么的恐怖,南宫家主低声道:”尊者实力,还有两只契约兽!“

这样的实力,怎么让自己的女儿赢过他,此时南宫家主的自信这一刻要崩塌了,有点恨自己女儿那么莽撞的就定下契约,如今想要反悔都来不及了。

南宫大小姐呢喃着,”三长老,你是骗人的吧!那个小丫头明明只有灵者七阶的实力啊!怎么可能是尊者?而且还有两只契约兽。“

南宫大小姐完全不想接受这一个残酷的事实,可是事实就是如此,南宫家主焦急的道:”家主,你快点想办法,不能让那个丫头就这样赢了哇!“”失去钱财是小,丢了我们家南宫家的颜面,可就惨了!“

南宫家主眉头紧蹙,然后走到了自己的房间之中,最后拿出来一颗丹药道:”玉儿,这一颗丹药能够让你迅速的突破到尊师级别,那样的话那个小丫头就赢不了你了,而且比赛之前,我会要求那一个小丫头不适用魔兽,她那么自信能赢你,一定会答应下来的。“

南宫家的三长老也点了点头道:”嗯!家主的这个想法不错,只要那一个小丫头不用契约兽,她才刚晋级尊者不久,绝对是不可能打败尊师的。“”太好了,我一定要狠狠的打败那一个小丫头,把她踩在脚下,要让凤少主知道我比她好。“南宫大小姐欣喜若狂的笑道。

三个人合谋了一番之后,便派人来请凤轻羽和凰千淼。

南宫家有自己的比武场,质量还是宽度,都是极为的可观的,比赛开始之前,南宫家主道:”凤小姐,听说你有两只契约兽,而我家玉儿可是没有契约兽,到时候你要是召唤出契约兽,那么我家玉儿,可会吃亏,这不公平。“

凰千淼道:”这个南宫家主你放心,对付她,我还没有必要使用我的契约兽!“”可是……“南宫家主支支吾吾的。

凰千淼皱眉道:”南宫家主,有话就直说吧!“”不知道凤小姐能不能立下个誓言,不然到时候比赛召唤出了契约兽,结果可不好说啊!“南宫家主道。”既然如此,立誓就立誓吧!“凰千淼答应的很干脆,然后便立下了誓言,”我凤水儿今日跟南宫玉一战,绝对不用契约兽……“”

誓约成立了,南宫大小姐得意的走向了比武台,笑道:“小丫头,你这一次,输定了。”

南宫大小姐一上台,就展露了自己那尊师级别的实力,凤轻羽和凰千淼都忍不住咂舌,这一次为了让南宫大小姐获胜,南宫家可是下了血本了,提升这么高的实力的丹药,竟然都用处来了。

“小丫头,看到了吧!你是不可能打败我的,你现在认输的话,到时候免得被挨打!”南宫大小姐得意洋洋。

一个蓝色的身影一闪,凰千淼已经到了比武台之上了。“尊师又如何,我会怕你不成?”

真正的尊师级别的高手,她都不怕,何况是这个西贝货!

她光有尊师级别的实力,而没有那样的战斗经验,能够抢得到哪里去?

“既然你上来了,那么我就让你输的心服口服。”南宫玉抽搐了一条长鞭,竟然是圣器级别。

而凰千淼也拿出了三重灵伞,在她还没有动手之前,凰千淼就已经冲过去了。

面对如此迅速的攻击,南宫大小姐尖叫道:“你偷袭!”

可是这样说有什么用,凰千淼的攻击找已经到了,就算她有尊师级别的防御,身上也多了一个窟窿!

“真是失策啊!”南宫家主叹道,她本以为自己的女儿提升了实力,这个小丫头年纪轻轻,战斗经验不会很足,哪知道回事如此?

南宫大小姐光有尊师级别,却因为生活在象牙塔之中,基本没有战斗过,实战经验,完全是零!

于是便只能被凰千淼追着打,更加奇葩的是,南宫玉一边跑一边骂!

“你太可恨了。”

“你怎么可以这样?”

“啊!”

无论她怎么喊,凰千淼都是攻击不绝,南宫大小姐完全重伤喊道:“救命啊!”

“停手!”

南宫家主无奈,脸一沉,看来只有!

突然间,一道黄色的光芒包裹着南宫大小姐,一头黄色的狮子出现在他们的面前。

这竟然是契约兽!

凤轻羽怒道:“南宫家主,你不是说你的女儿没有契约兽吗?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南宫家主开始装糊涂了。“凤少主,老夫有说过吗?”

凤轻羽被气乐了,南宫家的家主,竟然能够无耻到这样的地步,他总算是见到了。

“三长老,你有听到吗?”南宫家家主看向南宫三长老道。

南宫三长老回道:“家主好像没有说过这话,应该是凤少主听错了吧!”

那一只契约兽,可是一只高级神兽,在凰千淼不能召唤契约兽的前提之下,她绝对不可能是这一只契约兽的对手。

凤轻羽生气,但是绝对没有一点儿担心凰千淼安慰的模样。可笑,拿着神兽对付他家小水儿,那不是找死吗?

也不想象他们家族,是什么家族!

神凰之血,万兽臣服!

不过凰千淼却没有解开血脉封印,只是跟那一只神兽战斗,舔了舔嘴角道:“这才是真正的战斗啊!跟南宫大小姐你战斗,真的是太无趣了。”

“你……”伤痕累累的南宫大小姐狠狠的瞪着凰千淼,恨不得送上去撕了她,这个小丫头竟然敢看不起她。

“给我撕碎它……”南宫大小姐下令道,显然是这位南宫大小姐根本就不是这一只神兽的主人啊!

也是,这样的一个弱者,完全契约不了神兽!

凰千淼撑着灵翼伞,飘到了空中,接着身形绕过了一合诡异的弧度,抽气三重灵伞,便朝着黄狮冲了过去!

“砰砰砰——”

被攻击到了,黄狮吃痛的轰击吼叫了起来,然后重现了凰千淼。

凰千淼随意的躲避着,然后记载黄狮要发动攻击的时候,突然间绕道了南宫大小姐的身后!

这头神兽可不是南宫大小姐的契约兽,攻击起来当然也不会顾及南宫大小姐的死活。一声咆哮,一个狂暴的攻击,南宫大小姐完全悲剧了!

“啊——”南宫大小姐一声惨叫,身体已经被高高的抛飞,飞到了比武台之外!

南宫家主眼疾手快的接住了自己的女儿,道:“快点送去治疗!”

那一只契约兽,是他的,当然知道这一招的杀伤力有多大,自己的女儿能够活下来已经是侥幸了。

可是他竟然还不能发怒,因为伤她的是自己的契约兽,并不是别人。

南宫家主道:“虽然玉儿不在比武台,可是她的契约兽还在,这一次比试,并不算她败了!”

凰千淼道:“这是当然,我打的还没有尽兴呢!当然不能这么快的定输赢了!”

凰千淼再一次攻击,一蓝一黄两个声音在空中交错的战斗了不知道多少回合了,这让南宫家主看了目瞪口呆。

“她还是一个尊者实力的小丫头吗?”

“他到底是不是人啊!”

“怎么会这样?”

其实南宫三长老早已经有了一点儿心里准备了,可是还是被凰千淼吓的不轻,这个小丫头一天比一天变态了!

“轰——”的一声巨响,黄狮那庞大的身体,在比武台之上砸下了一个巨坑,凰千淼笑道:“我赢了!”

南宫家主讪讪的道:“凤小姐厉害!”

就在这个时候那黄狮竟然爬了起来,南宫家主大喜,竟然还能战,那么就还没有输!

可是令人意外的是,这一次黄狮的攻击目标,却不是凰千淼,而是南宫家主!

而此时南宫家主突然间感觉到了什么?一脸的不可思议,像是变成石雕了一般!

三长老看着那般庞大的黄狮冲了过来,脸色大变,急忙的挡在了他们家主的面前道:“家主消息!”

“嘭——”三长老以人类之躯,哪里抵挡得住神兽的致命的一招,瞬间先苏俄飞洒,不知死活。

南宫三长老以命相搏,这让南宫家主回过神来了,南宫家主的实力可是尊王级别,尊王巅峰!

瞬间出手对付黄狮,“畜生,竟然敢伤人,真是找死!”

可是这一头神兽也算是聪明,没有跟南宫家主正面战斗,而是急忙的躲开,接着便无数声的狂吼,在南宫家捣乱了起来。

一只神兽,在南宫家捣乱,无疑是一头狼进入了羊群之中,那场面和想而知了。

南宫家彻底乱了。

“啊——,救命哇!”

“啊!”

惨叫声不绝于耳,而此时凰千淼和凤轻羽姐弟两正坐在南宫家的一棵千年老树之上,看着南宫家这一场精彩的好戏!

整个家族被家住的契约兽,搅成一锅粥,死伤无数,这样的场面,真的很有喜感。

凤轻羽问道:“小水儿,我没有感觉到你的血脉波动,你是怎么命令那一头小狮子的!”

人家一头神兽,到了凤少主的最终,竟然就成了一头小狮子了。

凰千淼道:“我没有命令它去做这些坏事啊!”

“那它为什么发狂,连自己的主人都要杀?”凤轻羽就感觉到奇怪了。

凰千淼道:“因为南宫家主,已经不是它的主人了,南宫叫爱主这些年命令它,奴役它,让它违背自己的本心,做了很多坏事,它非常的愤怒,可是却没办法反抗,如今可以反抗了,当然要疯狂的报复,毁了他在意的家族。”

“可是,明明他们之间有契约,怎么就没有了呢!”

凰千淼笑呵呵的道:“弟弟啊!你忘记了姐姐我是干什么的,姐姐我可是封印师哦!”

“能够让魔兽与人类契约,那么当然是可以解除的,而且这个七月是奴仆契约,真的非常容易解除,我解除了那么久,南宫家主才发现。”这些契约,最容易解除的莫过于奴仆契约,根本就不需要主人答应,只需要魔兽本身愿意,那么就可以解除!

而灵魂契约当然是最难解除的,必须要双方答应才行!

而本命契约,永远都不可能解除,恐怕就算是苍,也没有棒啊解除这样的契约吧!

“封印术,竟然还能这样用!”凤轻羽惊讶道。

反正南宫家就这样被凰千淼给阴了,他们到现在都不知道是凰千淼搞的鬼,都认为是因为凰千淼重伤了黄狮,荒狮在有生命危险的时候发狂到了挣脱奴仆契约的地步,接着开始狂暴的在南宫家族捣乱。

南宫家族不愧是水之界的七大家族,在神兽作乱的时候无数告诉出手了,本来黄狮就被凰千淼伤到了,它根本就不是他们的对手,所以注定了要败!

凰千淼道:“南宫家隐藏的高手不少哇!”

“那一头小狮子恐怕危险了。”

“走上这一条路,是它自己的选择,被人类奴役了一辈子,就契约解开,它都没脸活下去了,所以它……”

这个时候南宫家主惊叫道:“不好,这个畜生竟然要自爆,快点撤退!”

“撤退——”

既然打不过,当然要多拉一点人陪葬,这个小狮子绝对是一个烈士啊!

“轰——”的一声巨响,虽然南宫家的人走的快,可是南宫家的大部分建筑,全部都倒塌了。

而南宫家这一次也是损失惨重,元气大伤,哥哥都狼狈不已,像是难民一样。

神兽这一次自爆,让整个南城都震动了一下,众人看着那被以为平地的南城最大的建筑群,所有的人都目瞪口呆了起来。

白钰当然是第一时间接到了消息,然后笑了笑,突然间一个冰冷的饿气息传来,一个黑衣人已经出现在他的面前。

两个人面对面,就宛若早镜子一般!一模一样!

只是一个人穿着白衣,一个人穿着黑衣!

一个人身上带着宛若暖阳一般的温暖,一个人的气质却宛若千年寒冰一般的冰冷!

白钰笑眯眯的道:“白,听说你昨天任务失败,被抓住了。”

“嗯!”

“那个小丫头抓住你,对你做了什么?竟然让你束手就擒!”他们是双生子,本来就有感应,对于彼此都是非常的了解的。

“右耳!”对自己的弟弟,说话都是那般的冷淡,那晚上能跟凰千淼说那么多话,绝对是他有史以来第一次!

“右耳!”白钰的笑脸微微的收敛,然后道:“之后她对你做了什么?”

“陪她睡!”冰冷的语调,说出这三个字,绝对不是一般的诡异!

“她要你陪她睡,就就答应了。”白钰有些错愕的道。

“无法拒绝!”这是白的回答!

“无法决绝吗?”白钰低声的呢喃着。然后笑着问道:“那你知道,她是谁吗?”

白的眼神微微一闪,“除了她,还有谁?”

“是啊!除了她,还有谁!”白钰现在跟个复读机似的!

“可是,我们的记忆,不完全!”白钰的眉头微微一蹙,他们真的,她是那个人,可是除了这些,他们完全不知道他们之间,到底有些什么?

“也许蓝知道。”

破碎的记忆,凌乱的记忆,唯一急着的名字,记着的人,唯有蓝!

“只要找到他,那么一切就会真相大白!”

在白钰确定了计划之后,白却开口道:“我今晚,还想陪她睡!”

“不行,今晚我去!”

两个人的目光交汇,一个人笑的像是狐狸一般的狡黠,一个却宛若很冰!

两种杀气,也教会在了一起,到底结果如何?就不得而知了。

而此时凰千淼和凤轻羽在神兽自爆平息之后,从树上跳了下来,去找南宫家主!

“南宫家主,那南宫大小姐的契约兽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了!真的是吓死我了。”凰千淼有些后怕的道。

凤轻羽冷声道:“是啊!南宫家主,我和我妹妹可是在你们家受到惊吓了,差点就要丧命了,还请南宫家主,给我们一个解释!”

“这……”他们被吓到了,他怎么没有看到,这两兄妹明显是要趁火打劫!

凰千淼道:“其实这也不是大事,南宫家主再陪二十二亿紫晶币当净胜损费就好了。”

听到这话,南宫家主差点吐血,真的是趁火打劫,而且还打的这么狠!

“还有签下来的钱,南宫家主一并还了吧!一共是二百二十二亿。”

“这个,我们南宫家现在损失惨重,没有那么多现金!”

凰千淼道:“我已经宽限了很久了,可是你们南宫家一拖再拖,还说是七大家族之一呢!你们要是不还,别怪本小姐做非常手段哦!”

“什么手段?”南宫家主问道,他就不信,这个小丫头能够使出什么花样来!

“无疑是把这个欠条,贴满一水天和双露天的各个街道,哥哥大街小巷,让贴满知道,你们南宫家欠债不还钱,人品有问题!”

“噗——”这一次,南宫家主是真的被凰千淼气得吐血了,这办法真的是太狠了一点,这样的话他们南宫家的名声,恐怕就会毁的一干二净了!

南宫家主道:“来人啊!把家里的紫晶拿来,要是不够……”

凰千淼笑道:“要是不够,紫晶也行,紫灵晶也行,我想南宫家族,家大业大,绝对不缺少这些的!”

等到凑够了数量之后,南宫家看着凰千淼差不多抽空了他们家族所有的储蓄,有吐了三口学啊!

南宫家族毁成了这个样子,需要大笔的钱财建设的,可是这些钱财竟然被凰千淼给拿走了,如今南宫家完全是雪上加霜。

凰千淼和凤轻羽满载而归,而留下了断壁残垣的南宫家,这一次,收获可是不少!

凰千淼道:“还有一段时间,我们先在外面玩一会儿,顺便等等蓝的消息!要是没有的话,就把暖玉被人打包会皇宫,如何寒玉美人,能够一起去就更好了。”

凤轻羽道:“水儿喜欢,那么我们慢慢玩就好了。”

夜深人静,凤轻羽感觉到一个陌生的气息,潜入了自家妹妹的坊间之中,凤轻羽的眼里闪过了一丝寒光,然后冲到了凰千淼的房间之中,便看到自家的妹妹的身下,正躺着一个如玉一般的男人。

凤轻羽看了,连突然间红了起来。

凰千淼轻笑道:“说你是弟弟你又不承认,看到这样的场面竟然会脸红,真是可爱!”

被自己妹妹这样取笑,凤轻羽瞬间脸有些挂不住了,道:“月白,你怎么又来了。”

凰千淼在月钰的左耳耳廓之中,吹着热气道:“弟弟!他可是钰,不是白哦!”

“水月楼主月钰!”凤轻羽又是一愣,“你来干什么?”

月钰笑道:“昨天我的兄长说陪小水儿睡觉,很舒服,所以我就来了。”他们两兄弟经过了一番争斗之后,今晚便是属于他的了。

“就是因为这个理由!”凤轻羽完全愣住了。

凰千淼撇了撇嘴道:“弟弟!你的话真的不是一般的多啊!快点回去睡觉吧!别来打搅我跟暖玉美人亲热!”

“这?”

凰千淼狡黠的一笑,“莫非弟弟你想让姐姐给你教授一些成年人该学习的知识,要是如此,姐姐不会拒绝的!”

“小水儿……”凤轻羽最终站不住了,红着脸离开了。

凰千淼转过头来,边看见了一张似笑非笑的脸,他修长的手,轻轻的拂过了凰千淼柔顺的发丝,笑道:“小水儿,你告诉我,怎么叫做成年人该学习的知识啊!”

“就是这样!”凰千淼在他的唇瓣上,盖下了一个章!

可是当要离开,便看到了眼前的男子路出了一抹坏笑,突然间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,她被偷袭了。

“这样,可是不够的!”白钰主动进攻,慢慢的加深着这个吻,凰千淼只能瞪圆着眼睛看着他,她被这个男人的表象给骗了。

骨子里绝对是一个腹黑活!

“呼……”凰千淼被他吻的要窒息了,接着钰问道:“白有没有这样秦国你?”

凰千淼摇了摇有,那冰块好像比他要安分一点!

“那么蓝有没有亲过你?”月钰笑着问道。

凰千淼点了点头,如此老实的招待,迎来她的面试再一次狂风暴雨!

“唔……”

接着白钰问道:“蓝吻了你多少次?”

凰千淼无奈了,他到底跟蓝有什么深仇大恨啊!这样也要比!实在是……

“这个,你让我怎么算得清楚啊!你太为难我了。”凰千淼委屈的说道。

“那么,我们得好好珍惜,今晚的时光。”

整个晚上,都只是接吻,这叫做珍惜吗?完全是在浪费时间好不好!凰千淼在心底咆哮!

可是她可没有喊出来,钰虽然很好,可是骨子里却是一头狠心的狐狸,她惹不起!、

最终被他折腾的没办法了,凰千淼决定装睡解决问题,等到凰千淼真正的睡着了,月钰也没有打搅他了,轻轻的闻着她闭着的眼眸道:“感觉,味道,真好!”

嘴角露出了一抹满足的笑容,倾倒众生,要不是凰千淼睡着了,恐怕会主动扑倒他了。

月白和月钰两兄弟都喜欢神出鬼没,第二天凰千淼还没有醒来,就已经消失了。

不过这一天凤轻羽却带来了一个好消息,“小水儿,菲尔拍卖场这一次要举办举行拍卖会,你应该会很感兴趣的!”

凰千淼笑道:“举行举巨型拍卖会啊!我真的很感兴趣!果然知我者,莫过于我弟弟也!”

说完,凰千淼又道:“我们身上的钱不少,不过为了避免看上东西拍不下的情况,我们去寄拍一点东西吧!”

凰千淼拉着凤轻羽就朝着菲尔拍卖场走去,当在大街上的时候,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。“小水儿,你怎么在这里?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昨天的那一张审核不过补不上了,大家接着看,以后都不补了,某只会坚持万更的,么么哒!

上一章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