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越小说吧

闪来的暖婚

第141章 吃不了兜着走!

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投入房中的时候,陆吉祥还在呼呼大睡,整个人呈大字型的躺在床上,大咧咧的把自己的手和脚都横在男人的身上。

宋锦丞早已习以为常,轻轻地抬起女孩儿的手和脚,下了床。

就在这时,床头柜上的闹钟忽然响了起来。

男人眼明手快的关掉闹铃,目光下意识的往床上掠去一眼。

陆吉祥依旧睡得正香,长发乱七八糟的散开,更有几缕发丝正调皮的搭在她的红唇上。

他笑了下,弯腰捻起那几缕的发丝,视线盯着那两片粉红的唇。

须臾,他骤然低头,毫不迟疑的压上那诱人的柔软。

“唔……”

睡梦中的女孩儿,无意识的哼哼一声。

男人眼中含笑,仅仅简单一吻,旋即离开。

他垂眸深深的看着女孩儿的睡颜,缓慢启声:“吉祥,该起床了!”

女孩儿没有任何反应,依旧睡得很熟。

男人倒也不急,指尖轻然的拂过女孩儿的白皙脸庞,顺着她的弯弯细眉往下,却忽然就捏住了她的小鼻子。

几秒后,女孩儿倏地睁眼。

“你干嘛呀!”

陆吉祥暴怒,抡起小爪子就朝男人挠去。

宋锦丞轻易躲过,顺势抓住那只小手,笑得宛若暖阳。

可是,他嘴里说出来的话,可并不暖。

“吉祥,你要迟到了!”

陆吉祥闻言,目光当即看向床头柜上的闹钟。

“啊!”

她惊叫一声,手忙脚乱的就从床上跳了起来,跌跌撞撞的开始找衣服换衣服。

可是,她只有一只手可以自由活动,因此显得笨拙不已。

宋锦丞坐在床边,安静的看着女孩儿像是只无头苍蝇似的乱窜,等着他看够了以后,方才施施然的出声:“吉祥,你今天没课!”

简单的一句话,成功的让女孩儿僵在原地。

片刻后,卧室里传来杀猪般的叫声——“宋锦丞,我要杀了你!”

……

吃早餐的时候,陆吉祥的心里很不爽,她狠狠的咬着手里的小笼包,目光却一直都盯着桌对面的男人,恶狠狠的眼神儿就像是头小狼崽似的。

宋锦丞惘若未闻,一边吃早餐,一边看着今天的晨报。

周姨在为二人盛粥的时候,笑着说道:“吉祥今天起得真早啊!”

陆吉祥闻言,重重的哼了一声。

她开口道:“还不是因为某些没良心的男人啊,自己要早起上班就算了,还不准别人睡懒觉,简直是……简直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!”

宋锦丞闻言挑眉,不禁从报纸里抬头看她一眼。

陆吉祥见状,立马抓着不愿放。

“看看看,看什么看,我说的就是你!”她瞪眼看着男人,小嘴不饶人。

宋锦丞面不改色,答道:“成语用的不错!”

“你!”

陆吉祥骤怒。

周姨连忙打圆场。

“吉祥,来,你尝尝这粥,这还是我第一次做花瓣粥呢!”

“花瓣粥?”

陆吉祥闻言,立马被成功的转移注意力,她低头看向自己碗里的热粥,这才发现粥里的确是掺杂了一些零星的花瓣碎末,使得空气里也似乎有着一抹淡淡的花香味儿。

她拿起勺子,迫不及待的尝了一口。

“怎么样?”周姨看着她,目光期待。

陆吉祥砸吧了几下嘴,皱了皱眉,忽然又笑了起来。

“还不错,就是味道淡了些,不仔细尝的话,几乎都没什么味道!”

周姨舒了口,说道:“你喜欢就好!”

陆吉祥高兴的点点头,张嘴又往自个儿嘴里塞了两勺,含糊着道:“唔,为什么要做、做花瓣粥啊?”

周姨闻言,看了眼另一边的男人,答道:“女孩子偶尔吃点这些也不错,可以美容养颜啊!”

陆吉祥朝着周姨竖起大拇指。

“周姨,你懂得真多!”

周姨摇头,很谦虚:“这还得多谢宋老师呢!”

陆吉祥瞪起眼,不明所以。

周姨继续答道:“平时宋老师在家里的时候,闲暇之余,他也会给我讲一些做菜的技巧,比如这个花瓣粥就是宋老师教给我的!”

“切——”

陆吉祥鄙夷出声,目光睨向宋锦丞。

男人微笑,坦然的接受女孩儿投来的视线。

陆吉祥皱起鼻子,语出惊人:“怪不得你一个大男人的皮肤这么好,原来你经常吃花瓣啊!”

“……”

“宋教授,若是你以后失业了,我建议你可以开个粥店,保证生意红火!”

宋锦丞放下手中的报纸,声音极淡:“我还可以帮人代写论文,按字数收费,应该也能生意红火!”

陆吉祥怔住。

但很快,她故作凶恶的道:“我警告你啊,写论文这事儿,咱们可是你情我愿的啊,我又没有逼你,你甭想拿这事威胁我,送你两字——没用!”

“我有威胁你么?”

宋锦丞很淡然的说道,一边拿起勺子,慢条斯理的低头尝了口花瓣粥。

陆吉祥冲他做了个鬼脸,低头继续吃早餐。

这边,宋锦丞在尝了两口粥以后,目光看向了旁边的周姨。

他面容清隽,声音亦温和:“做得不错,但火候应该再温些,这样味道会更好!”

周姨闻言,连忙点头道:“是是是,我记住了,下次会注意的。”

宋锦丞没再多说,看了眼对面正埋头吃东西的女孩儿,眼眸温柔似水。

可惜,某个没心肝的丫头不曾注意。

吃过早餐以后,宋锦丞换了正装,准备出门。

可是,他刚走到门口,忽然发觉有些不对劲儿。

他停住脚,重新返回客厅。

意料之外,陆吉祥今天居然没有看电视!

“吉祥!”

他喊了声,返身朝卧室方向走去。

然而,房间里面却并没有人。

宋锦丞敛眉,旋即又去了书房、厨房、甚至是阳台,都没有陆吉祥的身影。

“宋老师,你在找什么呢?”

周姨走了过来,奇怪的问向男人道。

宋锦丞心底有些不安:“吉祥呢?”

“吉祥?”周姨怔了怔,答道:“她应该在卧室里吧,我没看见她出门啊!”

宋锦丞稍作思忖,即刻迈步走向卧室。

他目的性明确,进了卧室里以后,直接推开了浴室里的门。

果不其然,陆吉祥还真就躲在浴室里。

“你在干什么!”

宋锦丞呵斥,目光不悦的看着女孩儿。

陆吉祥缩起脖子,勉强维持着脸上的笑:“我……额,我在、在洗脸啊!”

宋锦丞面无表情。

“我叫你的时候为什么不答应?”

“我没听到!”女孩儿回答得毫不犹豫。

宋锦丞眯眸,目光打量着女孩儿的全身。

陆吉祥缩了缩脖子,浑身都有些不自在。

最终,男人的视线定格在女孩儿受伤的右手上,那里缠着的绷带似乎被人解开了。

看到这里,宋锦丞的脸色骤然沉下。

“你在拆夹板!”

他陈述出事实。

陆吉祥使劲的摇头,不愿承认:“没有没有,我没有拆啊!”

男人根本不信,直接一步便迈到女孩儿跟前,正要伸手,便听到女孩儿连声说道:“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……”

宋锦丞深吸气,小心的抓住她的右手手腕,低头望去——好样的,这丫头竟然真的在拆夹板!

他阴沉沉的盯着她。

“为什么!”

质问的声音,宛若淬了寒冰,极冷!

陆吉祥咽口水,浑身直哆嗦:“我就是、就是有点痒,我想挠、挠痒痒……”

宋锦丞听了这话,忽然有种想抽人的感觉!

他闭了眼,继续深吸气。

片刻后,他复又睁眼看向女孩儿,只是那双眸仁里的黑,就像是无尽的苍穹漩涡。

至少,陆吉祥很没骨气的低了头。

“对不起嘛,我只是想挠个痒痒……”

她既是在认错,也在为自己辩解。

宋锦丞可不会听这些。

他火气很重:“陆吉祥,不管你是什么原因,若是下次你再敢碰你这只手,我保证让你吃不了兜着走!”

“凭什么!这是我的手,我想怎样就”

话还没说完,便在男人毛骨悚然的视线里,悻悻闭嘴。

“你再说一遍!”

男人没什么表情的盯着他。

陆吉祥也不傻,此时此刻,她哪敢在老虎头上捋毛?这不找死么!

“对不起,我下次不敢了!”

她喏喏的认错。

宋锦丞没说话,并不温柔的把人拉出浴室以后,将人摁坐在床上,重新将她手上散开的夹板恢复原状,并再次冷声警告道:“记住了,没我的允许,谁也不准碰你这手,包括你自己!”

“是,我记住了!”

陆吉祥耷拉着小脑袋,心里很郁闷。

她没说谎啊!她的手是真的好痒啊!

呜呜呜,受不了!

……

中午,宋锦丞离开以后,陆吉祥也出门去了学校,并将自己的论文一并上交。

随后,她乘车向往郊区,翟耀的私人别墅!

当她到达郊区别墅的时候,时间已是下午的四点多钟。

她才刚下了车,管家便满面笑容的迎了上来。

“陆小姐,您终于来了!”

陆吉祥循声抬头,对上管家的目光。

她笑了下,有些歉意的道:“真抱歉啊,来的路上遇到堵车了,所以耽误了不少时间!”

“没关系的,没关系的!”管家连忙摇头,一边说道:“潇潇小姐知道您今天要过来,所以从早上起就一直等着您呢!”

“是吗?”

陆吉祥答了句,低头顺着石阶往上走,边道:“她在哪?”

“二楼卧室。”管家答道。

陆吉祥点头,按照管家的指引,她穿过客厅以后,顺着楼梯往二楼卧室走去。

途中,她问向管家:“潇潇她怎么了?”

管家顿了下,回答得简单:“小姐最近在养病。”

“噢,这个我知道!”陆吉祥闻言并未多想,只是继续问道:“什么病啊?”

她从昨天就已经知道周潇潇生病了,可是,至于具体是生的什么病,她却是一无所知的。

而这边,管家忽然变得迟疑起来。

“这个这个……”

他犹豫着,不知是否该如实相告。

“你说啊!”陆吉祥奇怪的看着他,很不明白:“到底是生的什么病啊,不可以说么?”

“唉……”管家叹了口气,带着人走到卧室门口,只是道:“潇潇小姐受伤了,最近一直在养伤,但在前天的时候不小心沾了水,发了一宿的高烧!”

陆吉祥张大嘴。

“烧了一整宿?”

“是的!”管家点头。

陆吉祥有些犯楞:“这么严重……”

管家没再说话,径直抬手敲响了卧室房门,一边朝着里面出声道:“潇潇小姐,您的朋友陆小姐到了!”

话刚落音,门内即刻传来周潇潇的声音:“吉祥,你进来!”

好奇怪的感觉!

陆吉祥怀揣着疑惑,最后看了眼管家,继而推门走了进去。

诺大的安静卧室内,一张大床正放在房中央,落地窗边厚重的暗花描金窗帘已经被拉上,使得屋内的光线很暗淡,弥漫着淡淡的药香味儿。

“潇潇!”

陆吉祥几步走到床边,当视线触及到好友明显瘦了一圈的脸庞时,眼眶霎时泛红。

“你来了啊!”周潇潇开了口,她正躺在拥簇的柔软被褥之间,却使得她整个人看起来格外的纤瘦,就像是躺在繁花丛中的一只受了伤的蝴蝶。

陆吉祥很心疼。

“你究竟是怎么了?”

她趴在床边,紧紧的握着周潇潇的手。

“我没事。”周潇潇开了口,笑得很虚弱:“昨天有点发烧,不过我输完液以后就好很多了,不信你摸,我的体温已经降下来了!”

周潇潇一边说,一边把陆吉祥的手拉到自己的额头上放着。

陆吉祥几乎哽咽。

“你好瘦啊,潇潇,你瘦了好多!”

“这多好,我不用愁着减肥了!”周潇潇说着玩笑话,脸色却很苍白。

陆吉祥瞪她一眼,愠怒:“这都什么时候了,你还有心情开玩笑?”

“我心情挺好的啊!”

周潇潇答了句,目光不经意的落在陆吉祥受伤的右手上,眼里有惊讶:“吉祥,你的手是怎么了?”

“哎,一言难尽啊!”陆吉祥叹了口气,答道:“反正就是不小心骨折了!”

周潇潇不禁皱眉,道:“严重么?”

“不怎么严重,大概再过十天左右就能把夹板取下来了!”陆吉祥指了指自己的手臂,倒起苦水:“潇潇,我觉得我的骨头肯定是在愈合了,我今天觉得好痒啊,本来想偷偷地挠一挠的,结果被宋教授给发现了,他居然还威胁我,说什么我再碰自己的手,他就然后我吃不了兜着走!”

周潇潇只是笑,看着一脸苦兮兮表情的好友,忽然道:“吉祥,我真羡慕你!”

陆吉祥挑了眉,夸张的‘切’了一声道:“我有什么好羡慕的?唉,我今天早上去学校交论文了,结果你猜怎么着?妈呀,我都差点被吓死了!”

“怎么了?”周潇潇看着她。

陆吉祥故作夸张的大舒一口气,答道:“我的文化课差点挂科了,要不是我有宋教授护体,这次我绝对要重修,然后成为全班唯一一个拖后腿的人!”

周潇潇忍不住笑。

“大吉祥,你真倒霉!”

“何止是倒霉!”陆吉祥握起拳头,眉飞色舞的讲述起来:“我还被人说闲话了呢,她们说我走后门,靠着宋教授成功上位!拜托,宋教授他是我老公,他帮我是名正言顺的,她们那样说我,纯属就是嫉妒!”

“对,嫉妒!”周潇潇附和的点头。

陆吉祥忽然叹了口气,重新拉住周潇潇的手,无限感叹:“潇潇,如果你在就好了,至少我就不会被欺负了,当年你替我骂架的事情,我到现在还记忆犹新呢!”

提起昔日的种种壮举,如今只剩下声声叹谓。

两人聊了很多,有了陆吉祥的陪伴,周萧萧变得健谈许多,苍白的容颜也渐渐的变得鲜活起来。

到了最后,陆吉祥忍不住的问出一个问题。

“潇潇,你到底是怎么了?是不是……是不是翟耀欺负你了?”

周潇潇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,她只是淡淡的笑道:“我和他就那样了,吉祥,这个问题你都问了多少遍了?如果他对我不好的话,我也不会待在他的身边啊!”

“可是……”陆吉祥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,可她又说不出个具体来。

比如,周潇潇的脸色为什么会这么差?

还有啊,她总觉得周潇潇躺着的姿势有些奇怪,可不管她怎么问,周潇潇只说是她睡太久的原因,并没有解释得十分清楚!

所以,她觉得奇怪。

不过,这个问题并没有让陆吉祥纠结太久,因为在晚饭前,翟耀回来了!

周潇潇无法下床,所以她由佣人伺候着用餐。

而陆吉祥则不同了,她必须下楼吃饭。

可是,楼下餐厅里正坐着个翟耀啊!

天啦,她能说她不想吃饭吗?

上一章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