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越小说吧

闪来的暖婚

第140章 魔障了?

临睡之前,周潇潇吃了两个热乎的烧麦,男人就坐在床边,亲自一口一口的喂着她,他难得有这个耐心和闲心,刀削般的邪魅俊颜上,始终都带着温和的神色。

周潇潇低垂着眼睫毛,压抑着心中的惊讶,默默的吃着他喂来的食物。

吃完了东西以后,翟耀询问道:“要喝水么?”

周潇潇抬头看他,轻轻地点头。

于是,翟耀又开始喂她喝水。

说真的,这是男人第一次表现得如此体贴,这样的变化实在是难以让人接受。

至少,周潇潇是心惊胆战,生怕自己哪里做得不对,然后惹来男人的怒意。

“先生!”

管家站在旁边,手里正拿着毛巾。

翟耀喂着周潇潇喝完水以后,从床边站了起来,接过管家递来的毛巾,一边擦手,一边出声问道:“最近天气如何?”

管家闻言,立刻恭敬道:“明天是阴天,后天有阵雨!”

翟耀点头,没说什么,随手将毛巾扔给管家。

管家连忙伸手接住,小心翼翼的伺候着。

“还想吃点别的什么么?”翟耀继续开口道,目光却是看着床上的女孩儿。

周潇潇摇头,乌黑的眼眸直瞅着男人,唇瓣泛着潋滟的光,上面还沾有水液。

男人见状,眸仁倏地一缩。

他忽然低下身子,当着管家的面,重重的衔住女孩儿的两片唇瓣。

“唔!”

周潇潇低吟一声。

但仅仅两秒钟的事情,翟耀便将她松开,舌尖从那娇嫩的唇瓣上扫过,笑得暧昧:“你今天很乖!”

周潇潇没说话,佯装羞涩的低着脑袋。

翟耀最后看她一眼,朝管家吩咐道:“你出去吧,明天的早餐我还要吃这个!”

管家下意识的点头。

但很快,管家又迷茫起来。

先生说,明天的早餐还要吃这个?

可他话里的‘这个’,指的什么?

“额!”

想到这里,管家不禁看向男人,小心的出声道:“先生,你说的吃这个,是哪个?”

翟耀回头掠他一眼。

他眼神儿极为不悦,冷飕飕的就像是刀刃似的。

管家被吓得一哆嗦。

不过好在,翟耀此刻的心情不错,倒也不计较。

“烧麦!”

他惜字如金的吐出这两个字。

管家恍然大悟。

“是是是,我明白了!我明白了!”他一边不停的鞠躬,一边退出了卧室外。

‘嘎达’一声,卧室门被人从外面关拢。

霎时之间,屋内便只剩下翟耀与周潇潇。

女孩儿身上有伤,她动弹不得,只得别扭的趴在大床上,默默地忍受着男人的打量视线。

房间里安静,以至于周潇潇仿佛都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。

忽然——

一只大掌从她身后抚了过来,对方目的性明确,直接就放到了她的后腰背上。

翟耀的动作很轻柔,只是顺着被褥表面轻轻地划过,最后落在她的头顶。

“翟、翟先生?”

周潇潇不由得轻颤起来,不明白男人这是想干什么。

总之,她的预感不大好。

“医生今天都和你说了什么?”男人的声音从身后传来,不咸不淡的,具体也听不出个什么情绪。

周潇潇想了下,如实道:“医生说我的伤口恢复得不错,只要能够继续保持这个状态,大概一周左右的时间,我就能翻身了!”

“我问的不是这个!”翟耀沉沉的开口:“潇潇,你明白我的意思!”

周潇潇咬唇。

几秒后,她轻轻的开了口:“那个女医生是个外国人,她也没跟我说什么,翟先生,当时我是有些冲动了,其实那个医生还不错,她只是责任心太重了点!”

“噢,责任心太重了点?”

翟耀似是笑了一下,大手缓缓的从女孩儿的头顶往下移动,粗粝的拇指最终捏住了女孩儿的柔软耳垂。

出于本能的,周潇潇瑟缩了一下,全身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自己敏感的耳垂部位。

男人轻笑,一边揉捏着那片娇嫩的肉,一边出声道:“任何一个人都不会平白无故的讨厌别人,潇潇,我要听实话!”

每次他喊出潇潇两个字的时候,嗓音总是低沉的,就像是放置了几千的古琴被人拨动了琴弦,幽幽晃晃的,沉而重的直击入你心中!

周潇潇不是翟耀的对手,从来就不是!

“我不喜欢她看我的眼神儿!”

她咬牙出声道。

下一瞬,揉捏着她耳垂的动作顿住。

男人冷笑起来:“她是怎么看你的?”

周潇潇深吸一口气,皱眉答道:“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,反正我就是……就是觉得她在可怜我!”

“可怜你?”

翟耀出声,忽然扳过女孩儿的下巴。

这突如其来的动作,令周潇潇不禁被疼得倒抽一口气。

她紧紧的拧着眉,看着近在迟尺的男人容颜。

翟耀的表情很冷,那双如鹰般的眸子,仿若要看进你的心里!

“你觉得你可怜吗?”

他如是问道,目光紧盯着女孩儿。

周潇潇摇头,忍着下颚的痛,艰难出声道:“不,能跟着翟先生,是我的福分!”

然而,对于这个回答,翟耀并不满意。

“潇潇!”

他屈尊弯了腰,用手拍了拍女孩儿的面颊,似笑非笑:“你能跟着我这么久,这只能证明你令我满意,除了我能给你这个福分,还有谁?”

周潇潇不说话,睁眼瞪着他。

太恐怖了!

这男人的翻脸速度,简直让人应接不暇!

甚至她可以想象,如果不是她现在身上有伤,或许她还会被折磨一顿!

“嘶——”

刚想到这里,下颚骤然一痛。

周潇潇回过神,再次对上男人漆黑深邃的眼。

翟耀很不悦:“周潇潇,要我给你说多少次,和我说话的时候,不许出神!”

“对不起!”

女孩儿即刻出声道歉。

翟耀左右端详着她的脸,忽然一笑道:“你好像廋了,比起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,你几乎瘦了一圈!”

周潇潇不明所以的看着他。

翟耀将她松开,斜身倚靠在床头边。

他姿态慵懒,冷魅的容颜在卧室灯光下,冷得依旧令人心惊。

“你还记得么?”他说道。

周潇潇低了头,偷偷地揉了揉自己的下巴,一边低低的出声道:“记得!”

“说说!”

“我和翟先生第一次见面的时候,是一次周末的早上,那天我正好要骑车出门买菜,然后、然后碰到了你的车!”她一边回忆着,一边开口道:“我记得当时好像还挺严重的,你坐的是一辆黑色宝马,结果整个侧面都被我的自行车刮出了一道很深的道,当时你的司机还很凶,一直揪着我不放,还让我赔钱!”

翟耀安静的倾听着。

“继续说!”他颔首道。

周潇潇咽了下口水,抬头小心的看了眼男人,接着道:“当时你坐在车里面,车窗降下来的时候,我还以为我看到了大明星呢!”

“大明星?”

翟耀敛眉,垂眸睨着床上趴着的女孩儿,问道:“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?”

周潇潇闻言,没有多想的道:“因为、因为翟先生长得很英俊啊,我那是很自然的第一反应。”

翟耀没有表态,只是忽然说了句:“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,你还是个毛头丫头,很傻气!”

“啊?”

周潇潇闻言,不禁再次看向他,说道:“我都二十多岁的,怎么还是小毛丫头?”

翟耀但笑不语,神情高深莫测。

周潇潇见他不回答,便也自顾自的闭了嘴,不敢再多问下去。

翟耀从床边坐起了身子。

“早点睡吧!”

他说道,一边自然的起了身。

“是!”周潇潇表现乖巧,努力地让自己的声音变得温柔,她道:“翟先生,晚安!”

翟耀没有回头的走出卧室。

……

晚上,周潇潇睡得正香,忽然觉得自己身侧一热。

她骤然惊醒,于黑暗中对上一双深邃的眼。

当意识都对方是翟耀的时候,她万分惊讶,正要开口,男人已经率她一步出声:“接着睡!”

如此,周潇潇不敢再说话,重新趴回枕头上。

只是,她浑身都绷得很紧,自从她受伤以来,这是男人第一次与她同床而睡,平日里她听管家说,翟耀最近一直都睡在侧卧里的,就连他的一些衣物都被搬到了那里。

可今天,他怎么又忽然心血来潮的要和她睡?

周潇潇觉得很奇怪!

不,准确的来说,今天这一整天,她都觉得奇怪!

翟耀他到底是怎么了,她怎么忽然觉得他好像变得有些不对劲了?

呃,难道是吃错药了?

思及此处,周潇潇忍不住偷偷的笑了一下,将自己的整张脸都埋入柔软的枕头里。

这一夜,似乎还挺长。

周潇潇睡得不是很安慰,毕竟她身边就贴着一个大火炉,虽然对方并没有对她做出任何丝毫的越矩之事,翟耀根本连挨都没挨到她一下,可她仍旧觉得紧张,而且是非常紧张!

这种感觉该怎么形容呢?

唔,周潇潇就觉得自己身边躺得不是人,而是一颗随时会爆炸的定时炸弹!

她了解翟耀,这个男人的残忍跟恶狼有得一拼,而往往惹怒他的下场,通常都是任何人所接受不了的。

这可是她的亲身体会!

而就在这种忐忑不安中,周潇潇的眼皮儿渐渐的变得沉重起来,她似睡非睡,神思慢慢变得模糊。

可忽然间,男人的一只手毫无预兆的落在她的颈项间。

周潇潇心中骤然一惊,瞬间睡衣全无。

她睁着眼,借着窗外的月光,隐约的看到男人已经闭眼熟睡,他的动作或许只是无意识的。

可是,令她意外的是,即使在他的睡梦中,他也没有碰到她受伤的后背!

这男人……魔障了么?

周潇潇不敢多想,胡思乱想的再次闭了眼。

这一次,她安稳的熟睡。

……

五日后,医生写下医嘱,表示女孩儿可以翻身。

周潇潇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,欣喜异常,天知道她都已经在床上趴了有整整十天,如果再这么一直趴下去,她丝毫不怀疑自己会变疯!

最终,再由佣人的帮助下,周潇潇成功翻了身,将趴姿变成了侧卧。

她舒服得直哼哼。

旁边的家庭医生见状,忍不住笑道:“看你还挺高兴!”

“那当然了!”周潇潇笑了起来,一边顾忌着自己的伤口,一边挪了下身子,说道:“如果我再这么一直趴下去,我都怀疑自己要变成平胸了!”

家庭医生被她的幽默逗笑。

“我什么时候可以下床啊?”周潇潇忽然问道。

家庭医生闻言,稍微斟酌了一下,方才开口道:“再过几天吧,只要伤口没事,你很快就能下地了!”

“好!”周潇潇点头,冲着医生一笑道:“谢谢你了!”

家庭医生见状,连忙罢手道:“这是我应该做的事情,不必说谢!”

周潇潇脸上的笑意不减,她道:“不管怎样,我还是要谢谢你!”

“您太客气了!”

家庭医生说道,末了,她又凑到床边,可以压低声音:“其实先生很关心你的,自从你受伤以来,他几乎每天都会亲自过问一边的伤势。”

周潇潇并无惊讶。

翟耀当然关心她了,如果她不早日好起来,他还怎么折磨她?

医生看着她,大概是见着女孩儿的反应太淡,她不禁奇怪起来:“您不高兴?”

“没有啊!”周潇潇摇头。

医生正想说什么,管家走了进来,边道:“小姐,您该吃午饭了!”

“好!”

周潇潇回答道。

不过,就当午饭被端上来的时候,周潇潇看着盘子里的烧麦,整个人都不大好了。

她和无语的看向管家:“管家,为什么我的每顿饭里都有烧麦啊?”

她最近吃烧麦都快吃吐了!

管家闻言,挺惊讶的。

“这是先生亲自吩咐的,他说您喜欢吃这个,所以让厨房每日都准备着!”

“……”

“额,是不是厨房做的不合您口味?”管家看着女孩儿,小心的问道。

周潇潇叹了口,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既然都说是翟耀亲自吩咐的了,她该能说什么?

不过,另一边的家庭医生倒是开了口,她笑道:“不管是什么食物,哪怕是天上的龙肉,如果顿顿都吃的话,是个人都会腻的!”

管家闻言,茅塞顿开。

他看向女孩儿,问道:“小姐是吃腻了?”

周潇潇没有回答这话,只是开口道:“我想先喝点汤!”

“好!”

管家点头,立刻开始着手准备。

吃过饭后,周潇潇靠在枕头上,无聊的看着电视里的偶像剧。

她发现自己好像改变了许多,曾经酷爱的偶像剧,如今看来却是如此的索然无味。

有的时候,她甚至宁愿盯着天花板发呆,也不想再看电视里的那些你浓我依的电视场景。

或许是因为经历过了,所以每当她看到那些男女主的甜蜜戏份时,她都会不禁嗤之以鼻。

在这个残酷而现实的世界里,哪有什么白马王子与灰姑娘?

都不过是被编出来骗人的罢了!

“小姐,您叫我?”

就在这时,门口传来一道弱小的女声。

周潇潇抬头望去,目光落在门口的女佣身上。

她点头道:“对,我叫你!”

女佣走了进来,询问道:“小姐,请问您有什么吩咐?”

“你是新来的?”周潇潇忽然问道。

女佣点了头,笑得有些甜:“是啊,我是新来的,刚到这里三天!”
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我叫徐甜!”女佣回答道。

周潇潇‘嗯’了一声,又道:“我想让你帮我一个忙,呃,我想洗澡!”

徐甜听了,赶紧就摇头道:“不行不行,管家说过了,小姐你现在正是养伤期间,不能沾水的!”

“你听我说完啊!”周潇潇翻白眼,继续道:“我又没说要去浴室里洗澡,你去打盆水来,替我擦身就好了!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徐甜很迟疑。

周潇潇故意板起脸:“是不是要让先生和你说了,你才做?”

“不不不,我这就去打水!”说完,连忙提步往浴室里走去。

周潇潇见状,不禁松了口气。

自从她受伤以来,她几乎一直都没有再洗过澡,以至于连她自己都有点嫌弃自己,她这浑身臭烘烘的,真不知道翟耀是如何忍受的,居然还敢和她一起睡觉!

那男人不是有洁癖么?

奇了!

上一章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