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越小说吧

闪来的暖婚

第139章 新玩法?

五日后,一支医疗小队入住别墅内。

准确的来说,这是一支在国际上享有盛誉的整容医疗团队,这是他们第二次进入这栋精致奢华的别墅,每位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脸上几乎没有任何表情。

‘咚咚咚——’

卧室门被敲响,管家的声音传了进来:“小姐,您醒了吗?”

片刻后,屋内传来女孩儿的声音:“进来吧!”

管家闻言推门走进。

他脚步轻轻的走到床边,看着趴在床上的女孩儿,恭敬的开口道:“小姐,医生们已经到了!”

周潇潇很低的‘嗯’了一声。

可过了没几秒,她忽然抬起头颅,目光诧异的看向管家:“医生们?什么医生们?”

管家的眼底有不忍,但不得不如实回答:“就是、就是上次的那个医疗团队!”

周潇潇一怔,旋即脸色惨白。

“又、又要……”

她张了张嘴,唇瓣哆嗦得厉害。

管家默默的点头,说道:“先生说,他、他希望小姐是洁白无暇的!”

周潇潇不说话,唇瓣抿得紧紧的,可颤抖的身子已经将她的内心情绪暴露出来。

“小姐,您先吃点东西吧,然后我再让医生们上来?”管家说道,语气里带着询问。

周潇潇摇头,可转念一想,她又点了头。

“好!”

她明白,她的任何一举一动都有可能传到翟耀那里,所以,为了某些不必要的麻烦,她只有乖巧服从。

吃过饭后,两名戴着口罩的女医生走进了卧室里。

周潇潇趴着没动,扭过头,目光冷淡的看着眼前的两名女人。

其中一名女医生走上前,率先开口自我介绍道:“女士您好,我们团队受翟耀先生的聘请来为您服务,我叫玛丽,是您的主治医生,这位是我的助手苏菲!”

周潇潇点头,脸上没什么表情:“你们好!”

主治医生玛丽的眼睛是淡淡的蓝色,就像是大海深处里的鱼,每次看人的时候,目光里总是充斥着一抹淡淡的凉薄与悲悯,让人很不舒服!

周潇潇很不喜欢玛丽,因为她每次和玛丽说话的时候,她都有种被对方可怜的感觉。

“……如果您不介意的话,我想看看你的后背!”

玛丽开了口,视线盯着女孩儿隐藏在薄被下的身子,似乎很感兴趣。

周潇潇咬牙,竭力的稳定着自己的声线。

“对不起,我马上就要换药了!”

言下之意就是,她拒绝!

玛丽眨了眨眼睫毛,一双蓝色的眼珠微微转动,其余的五官却是完全隐藏在口罩里,这令旁人根本就看不到她的任何表情。

除了那双隐含怜悯的眼!

“周小姐,我是专业的医生,请您相信我,好吗?”她的语气很温和,就像是平缓的小溪水流。

可周潇潇的心里却忽然升起怒气。

“玛丽医生,既然您说您是专业,那么请问,医生是否该尊重病人意愿?”

“这是当然的!”玛丽点了头,声音不变:“不过,如果每个病人的意愿都要尊重的话,那这世上恐怕得死很多病人!”

“你!”

周潇潇气得撑起身子,哪料不慎扯到后背伤口,痛得她龇牙咧嘴。

玛丽弯了腰,蓝色的眼珠直盯着她。

“您看,如果我尊重了您,那您就会被痛死!”

“你闭嘴!”周潇潇怒斥。

这时,房门被人从外面敲响。

“抱歉!”玛丽笑了下,重新直起身子。

周潇潇恶狠狠的瞪着她。

“小姐!”

房门外,管家的声音传来:“先生的电话!”

周潇潇深吸一口气,目光看着玛丽,一边出声让管家进来。

管家走进来以后,将电话交给女孩儿。

周潇潇皱着眉,目光依然盯着玛丽:“请你出去!”

“当然可以!”

玛丽优雅的点头,转身带着自己的助手走了出去。

管家弯了腰,跟着玛丽走出去。

待房门被重新关拢以后,周潇潇才将电话放到耳边,出声道:“翟先生,我是潇潇!”

“你不必这么公式化!”翟耀的声音传来,隐隐含笑:“怎么了,心情不好?”

“没有!”

周潇潇垂着眼帘,目光盯着旁边床头柜上的茉莉花。

翟耀的声音传来:“那个医生惹到你了?”

不知为何,最近男人的话似乎变多了许多。

周潇潇按耐着自己心中的好奇,一边出声回答道:“那个医生没有惹到我,只是、只是……”

她结巴了几下,没把话说完。

男人不咸不淡:“说下去!”

“我不大喜欢她!”周潇潇开了口,紧紧的握着手里的手机,继续说道:“我不喜欢她的眼睛,以及她看我的眼神儿!”

这么久的时间以来,其实周潇潇也琢磨出了和翟耀的相处之道,这个男人很聪明,与其在他面前说些口是心非的话,还不如直截了当!

这样的话,她或许还能好过一些!

“噢,不喜欢她的眼睛?”

翟耀重复了一遍女孩儿的话,声音沉沉的:“需要我帮你再换个医生吗?”

周潇潇闻言,心中惊讶不已。

他刚才说什么?

他居然提议帮她更换医生,他……他也会考虑她的感受?!

周潇潇想,大概是因为翟耀今天的心情不错,所以不介意照顾她一下!

想到这里,她独自摇了摇脑袋。

可下一秒,她又意识到自己这是打电话,男人根本就看不到她摇头的动作,因此便又开口说道:“算了,翟先生,您不必这么麻烦,我觉得他们挺好的!”

她说话的语气很平缓,基本没有携带任何个人情绪。

电话那头沉默了下。

继而,男人的声音传来:“你放心,他们会治好你的!”

“嗯!”周潇潇乖巧的应了声,心里却是悲凉至极。

治好她?

呵,她这一身的伤,还不是拜他所赐!

他明明就是个恶人,可为什么还能云淡风轻的说出这些话?

有的时候,周潇潇都会觉得恶心,这个男人总是能颠倒是非,一边说着会宠她纵她,一边却又在不停的伤害着她!

一半是天使,一半是魔鬼!

时至今日,连她自己都迷糊了,真正的翟耀究竟是什么样的?

“潇潇?潇潇?”

这时,男人的声音传来。

周潇潇幡然回过神,心跳得很快。

“对不起,我刚才走神了!”她连忙认错。

翟耀的声音不知何时变沉,即使是隔着电话,周潇潇依然能够感受到他的不悦。

“以后我和你说话的时候,不许走神!”

他从来都是如此的霸道*。

“是!”周潇潇继续扳着乖巧。

两人之间,再次沉默了一会儿。

最后,还是周潇潇主动的说了话:“翟先生,您、您今天会回来吗?”

“怎么,想我了?”男人语气戏虐。

周潇潇抿了下唇,带着小心翼翼的讨好。

“我好像、好像从早上就一直没有见到你……”

这话虽然回答得含蓄,可其中寓意已经十分明显。

她听到了男人的笑声。

“好,只要你听话,我今天晚上就回来!”依旧是恩赐般的语气。

“嗯,我等着你!”周潇潇捧着电话,说着口不对心的话,其实如果翟耀在场的话,她根本就不敢说这些刻意讨好的话。

那个男人的眼睛就像是鹰,通常只需要一眼,便能令你两腿发软。

还谈何说谎?

这一通电话,两人零零碎碎的竟然聊了十多分钟,这在过去的历史里,几乎是没有的事情。

周潇潇怀揣着谨慎,小心翼翼的与男人周旋,直到翟耀表示要挂电话了,她才不由得暗舒一口气。

“你想吃点什么?”

忽然,男人的询问声响来。

周潇潇的神经再度绷起,很谨慎:“额,什么吃的,都可以么?”

翟耀‘嗯’了一声,说道:“如果我回来时顺路的话,可以给你买!”

“我想想……”

周潇潇皱着眉,脑子里胡乱的搜索一通,最后开口道:“你回来的时候,可不可以给我买点麦烧啊?”

“麦烧?”翟耀愣了下:“是什么?”

“额!”

周潇潇忽然想起来,像翟耀这种从小养尊处优的人,恐怕从来就没在街头买过食物吧。

她似乎……越矩了!

“算了,我没什么想吃的,只要您能平安归来就好!”她临时改了主意。

可不料,她此话一出,对方即可挂断电话。

听着电话里的嘟嘟声,周潇潇感觉莫名其妙。

翟耀他怎么了?

半小时以后,家庭医生走了出来,说是到了换药的时间。

周潇潇并无异议,老老实实的趴在大床上,任由身后的人掀开被褥,并将她的睡衣的后背掀了开来。

意料之中的,她听到了玛丽以及她的助手的抽气声。

“这次的伤口很严重!”

家庭医生一边说着话,一边替女孩儿上药,虽然他已经尽量的放柔动作,但依然疼得周潇潇一阵阵的倒抽凉气,后背布满的纵横交错的长条形伤口,几乎每一条都是皮开肉绽,虽然已经将养了一段时日,可依然狰狞骇人。

“您为什么会受伤?”

玛丽忽然问向周潇潇,她的眉头皱得很紧,一双蓝色眼珠里的神色很复杂

周潇潇压根儿就没有回答她,贝齿紧紧的咬着枕头,忍受着每天都要经历的痛苦!

家庭医生的动作很快,几分钟的时间内便迅速的替她换完药,小心翼翼的贴好纱布,然后又将女孩儿的睡衣重新放了下来,最后为她盖好薄被。

“小姐,您的伤口恢复得很好,不过我建议您还是不要乱动,以免碰着伤口,导致再次破裂或者是发炎!”

周潇潇点头,额头上布满了汗水。

旁边的女佣见状,立刻拿来了提前备好的毛巾,细细的替她擦汗。

女孩儿的脸色很白,脸颊上竟是泪水与汗水。

医生收拾着医疗器具,一边继续道:“按照您现在的恢复程度,大概一周的时间以后,你就可以适当的翻身!”

周潇潇皱着眉,虚弱的开口:“还要一周?”

“是啊,至少得一周!”医生已经收拾好东西,她将医疗箱拎在手里,回头望向床上的女孩儿道:“上次我就给您说过了,你的伤虽然有些重,但所幸的是并没有伤着骨头,只要您能熬过这几天,以后的恢复就会变得轻松许多,您就能少受一些苦了!”

周潇潇只是苦笑,什么话都没再说。

医生很快告辞离开。

而后,玛丽来到床边,居高临下的看着趴在床上的女孩儿。

她的痛苦显然还有没有完全消失,纤瘦的身子依旧在颤抖着,就像是冬日里被寒风无情摧残的花。

“你的伤是怎么回事?”

她不厌其烦的再次问道。

周潇潇还是不吭声,一如既往的倔强!

玛丽却是不为所动,依旧在说这话:“如果你不肯回答我的话,那我就向翟耀先生索要答案!”

她刚说完这话,周潇潇忽然扭头看向她。

她眼眸乌黑,因为之前流过泪的缘故,此刻微微的泛着红。

“好啊,你去问他吧!”她语气凉凉的开口,满是不屑:“如果你想被辞退的话,你尽可以去!”

玛丽忽然被激怒。

“你别不识好歹!”

周潇潇冷笑:“还真是令我意外呢,原来医生也这么八卦!”

玛丽深吸一口气,稍稍平息了一下自己的情绪,接着开口道:“我向您是误会了,周小姐,虽然我是翟耀先生聘请来的医生,但我也是国际妇联会的成员,我是一个有责任心的医生,对于我的每一个病人,我也有权力和责任去了解她们!”

周潇潇心中诧异。

“国际妇联?”她开了口,歪头对上玛丽的眼。

“是的,我是国际妇联会的成员!”玛丽点头道。

周潇潇做恍然大悟样,边道:“你是想替我伸张正义么?玛丽医生,可惜的是,我这里并没有任何冤屈,既然你们是翟先生请来的医生,那就拜托你们只需做好分内的事情就好!中国有句谚语,我可以送给你,叫做狗拿耗子,多管闲事!”

玛丽闻言,不怒反笑。

“首先,我很感谢您教会我这个谚语!另外,我知道中国崇尚礼尚往来,所以我也送你一个!”说到这里,玛丽顿了下,蓝色的眼珠直盯着床上的女孩:“狗咬吕洞宾,不识好人心!”

同样也是尖锐!

“你!”

周潇潇瞪向她,气的牙痒痒。

玛丽冲她一笑,继续道:“我已经看到您的伤口了,不过介于您还处于恢复期间,我和我的团队的建议是,您现在并不适合进行整容手术。您放心,我们会和翟耀先生进行相关的商榷,一旦您恢复健康以后,我们会立刻为您准备出完美的手术方案!”

周潇潇不说话,她讨厌这个女人的眼神以及语气!

“您安心养伤吧,我们告辞!”

玛丽脸上的笑容不减,朝着周潇潇点头以后,转身走了出去。

“你等等!”

忽然,周潇潇出声。

玛丽脚步一顿,回头望她:“周小姐还有事?”

周潇潇咬了咬牙,开口道:“我希望你是个心口如一的人!”

“这是自然!”

玛丽答道。

周潇潇不再说话,将脸埋入柔软的枕头里面。

几秒后,她听到了脚步离开的声音,最后是关门声。

……

晚上的时候,周潇潇刚吃过晚饭,便听到外面院子里传来熟悉的汽笛声,当她意识到翟耀回来以后,浑身都不禁紧张起来。

她忽然想到了今天中午的那通电话,翟耀的那些话让她有些茫然和无措。

她想了一天都没想明白,他到底怎么了?

难道,这又是一种新玩法?

佣人正在收拾碗具,听到声音以后,不禁抬头朝窗外看了眼。

“先生回来了!”

她高兴的说了句。

周潇潇抿了唇,安静的等待着男人的出现。

几分钟以后,带着浑身冷意的男人走了进来。

女孩儿抬起头,乌黑的目光盯着男人。

翟耀临至床边,捏住女孩儿的下巴,首先便是一记浓重而缠绵的吻,直到女孩儿呼吸不过来了,他才意犹未尽的松了手,黑曜石般的眸仁里,噙着满满的笑意。

周潇潇还没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,就听男人的声音响起:“你这丫头还挺会折磨人,尽给我出难题是吧?”

“啊,什么?”

周潇潇有些懵,完全不懂他这话是什么意思。

男人弯了腰,唇瓣就贴在女孩儿的脸颊边,声音低沉暧昧。

“为了给你买那玩意儿,我可是跑遍了大半个北京城!”

“这事先记着,等你好了以后,一定要补偿我!”

周潇潇不吭声,默默地缩起脖子。

如果是这样,她宁愿一辈子都好不起来!

上一章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