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越小说吧

闪来的暖婚

第138章 你,恨我么?

就像是做了一个冗长而又痛苦的梦,她被夹在冰火两重天之间,生不如死。

周潇潇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,她很难受,她就像是个溺水的人,拼了命的在水里挣扎着,她想要张口呼吸,可溢进嘴里的永远都是苦涩的液体!

她很疼,火辣辣的疼!

她觉得自己就快要死了,可是,她不想死!她还不能死!

猛地,她睁开了眼。

首先映入眼中的是白色的枕头,原来她一直是面朝下的躺在床上,怪不得会有那种呼吸不到空气的窒息感!

周潇潇艰难的转动脑袋,目光打量着四周,发现她已经回到了翟耀的私人别墅里面。

她不禁咽了咽口水,喉咙里却一阵干疼。

她很渴,她想喝水!

“我”

周潇潇下意识的想张嘴喊人,可刚发出了一个音节,她又面色痛苦的皱起五官。

太疼了,喉咙那里就像是被撕裂了一样的疼!

无奈之下,她只有自己去伸手拿水。

‘哐当——’

一时没拿稳,水杯落地,砸得四分五裂。

随即,房门被人推开。

佣人疾步走了进来,来到床边,满眼的欣喜:“小姐,您终于醒了!”

周潇潇看着她,张了张嘴,又指了指自己的喉咙。

佣人反应过来,连忙道:“请稍等,我立刻就去给您倒水!”

说完,转身又急急忙忙的走了出去。

过了没两分钟的时间,佣人重新走了进来,手里端着一杯水,身后还跟着管家。

“小姐!”

管家看到周潇潇已经醒了,不由得大舒一口气:“谢天谢地,您终于醒了!”

为什么每个人都要这么说?

周潇潇觉得奇怪,可她问不出口,只得将目光望向佣人手里的水杯。

佣人蹲在床边,看着女孩说道:“小姐,您的背上有伤,医生不建议您在养伤期间乱动。这样吧,我在杯子里放一根吸管,您用吸管喝水好不好?”

周潇潇点头,只要能让她喝水,怎样都好!

佣人将吸管放到水杯里,然后递到她的嘴边。

周潇潇的动作很急,抬头便张嘴含住吸管,咕噜咕噜的就开始饥渴的吮吸着水液。

半分钟不到,整杯水见底。

管家在旁边看着,眉头皱得很紧。

等着周潇潇松开吸管的时候,他趁机开口道:“小姐,您想吃点东西吗?厨房里一直都温着粥,只要你想吃,随时都可以端上来!”

周潇潇摇头。

她轻轻的张了张嘴,小心的出声道:“我、我怎么了?”

“您这俩天一直就高烧不断,非常危险!”管家开口道,目光不忍心去看女孩儿的后背位置,只是叹气:“加上伤口有点发炎,整整昏睡了三天,医生们被吓得够呛!”

周潇潇撇嘴,有些自嘲:“看来我给大家添了不少的麻烦!”

管家摇头,目光有些悲悯。

“我们倒是无所谓,只是先生他……”

话说到这里,管家没有再继续说下去。

周潇潇却抬了头,目光看着管家:“他怎么了?呵,是不是巴不得我快点死?免得整天看见我就烦?”

“嘘——”

管家闻此言,被吓得连忙罢手:“哎哟,小姐您小声一点啊,先生现在就在隔壁呢!”

周潇潇闭了眼,不再吭声。

管家沉默了下,小心翼翼的看着女孩,又问道:“小姐,您确定不吃点东西吗?唉,你都三天多没吃东西了,您多少还是吃一点吧!”

周潇潇听见管家这么说,实在是不忍心拒绝。

“好吧!”

她点了头。

管家面露喜色,连声吩咐佣人去准备食物。

末了,他又嘀咕一句:“我还得给先生报喜去!”

“哎!”

周潇潇阻止了他,满脸苦笑:“我这哪算是喜?你别给他说,我想多静一会儿!”

管家犹豫了一下:“可是,可是先生他”

正在这时,外面响起了脚步声。

不过眨眼间的功夫,一身黑衣的男人已经走了进来。

翟耀应该是要出门,或许只是路过时偶然进来,可就在他看到女孩儿已经醒来的时候,不由一怔。

“先生!”

管家看见人,连忙低头问好。

周潇潇完全是面朝下的趴在床上,所以她看不到身后的场景。

不过,她也不想去看,只是默默的趴在枕头上,不吭一声。

随着床畔的下陷,大手抚上了她的头顶。

翟耀的目光很深沉,像是一汪深不见底的漆黑潭水。

从他的这个角度望去,正好能够看见女孩儿的卷长睫毛,随着她呼吸的动作,微微的轻颤,就像是落在花上的一只轻盈的蝴蝶。

“潇潇!”

他缓慢的出了声,大手轻轻地抚过她的乌发,可最终,还是没有落在她的背上。

周潇潇动了一下脖子,终于扭头看向男人。

她的脸色很白,整个人看起来很虚弱,一双大眼却是盈盈动人。

翟耀低了腰,近距离的看着女孩儿,才发现她眼中有泪花。

“很痛?”

他问道。

周潇潇摇头,半垂着眼皮,声音弱弱的:“本来就是我的不对!”

“你的不对?”翟耀勾唇,表情邪魅:“你哪里不对?”

周潇潇咬唇,沉默两秒,继续道:“我不该乱说话!不该惹你生气!”

说真的,她此刻的模样,就像个被提前设置好了程序的机器人,毫无生机!

翟耀皱眉,微有不悦。

他直起了身子,居高临下的看着她。

“你不该说什么话?”他冷酷的步步逼问。

周潇潇扬头看他,噙在眼眶中的泪水,终于滑了出来。

她浑身颤抖,指尖深深的嵌入枕头里:“为什么是我……”

在这个世界上有这么多的女人,为什么他就偏偏挑中了她?

为什么非得是她?

为什么非得是她来承受这些痛苦?

她真不甘心啊!

翟耀在笑,双手环胸的俾睨着床上的女孩儿,冷峻绝美的脸上是悲天悯人的表情。

“因为,我喜欢!”

所么无情的回答!

因为喜欢,所以活该她受罪?

这就是上层人的世界么?有钱有权,便可以肆意的蹂躏任何一条生命?

周潇潇死死咬着唇,血液的味道迅速的在口腔中蔓延开来。

“觉得不甘心吗?”

男人优雅的弯腰,大手掐住她的下颚,迫使她不得不高高的扬起头颅。

她已泪流满脸,此刻更像是屈辱的奴隶!

翟耀满眼冷酷,吐出的话语更是无情至极。

“周潇潇,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!”他语气极重,像是滚烫的烙铁,狠狠的印在女孩儿的身心上:“你,只能是我的!”

对,她是他的!

永生永世都是他的!

周潇潇终于承受不住,‘哇’的一声就大哭了起来。

这么久以来,这是她第一次哭得这般肆无忌惮,以往的忍耐完全不复存在,此时此刻,她哭得像是个受尽了委屈的孩子!

翟耀皱眉,倏地松开大手。

他极为嫌弃的看了眼掉落在自己手心里的泪水,脸色阴沉如同乌云。

“收起你的眼泪!”

他沉声开口,毫不留情:“它对我没用,尤其是你的!”

周潇潇还在哭泣,可声音明显变低了很多,变成那种压抑着的哭声,而眼泪却依然像是两条小溪,不停的往下流淌着。

翟耀很烦躁。

“先生!”

管家在旁边小心的开口。

翟耀侧头望去,视线宛若利刃般的犀利。

管家不由得一个哆嗦,硬着头皮道:“厨房、厨房里做好的粥”

“端进来!”

不等管家说完话,翟耀便径直出声打断了他。

“是!”

管家点头应道,连忙将粥端了进来。

翟耀褪了外套,与床边落座。

管家手里端着粥,有些愕然的看着男人朝他伸来的手。

“拿来呀!”

翟耀不耐烦的开口。

管家猛地反应过来,连忙将手中的热粥递给男人,一边笑道:“先生对小姐真好!”

周潇潇看了眼,不做声。

翟耀则是低了头,用勺搅了搅碗里的粥,然后舀了一勺起来。

不过出人意料的是,他竟然亲自尝了一口气。

管家的表情很震惊,就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。

周潇潇的表情也很意外,不过她没有管家那么夸张,只是安静的等待着男人的命令。

果然,翟耀在尝了一口热粥以后,抬头看向了她。

“喜欢甜的,还是咸的?”

他如是问道。

什么甜的咸的?

周潇潇没弄明白,她皱起眉,目光狐疑的看向旁边的管家,希望能够得到一点提示。

管家好心的正要开口解释,男人的声音再次响起:“周潇潇,看着我!”

经他这么一吼,管家张开的嘴巴立刻闭拢,简直连半个声音也不敢发出。

周潇潇乖巧的对上男人的眼睛。

“回答我的话!”翟耀盯着她。

周潇潇眨了眨眼,轻微摇头道:“对不起,我不懂什么甜的咸的!”

翟耀似是有些生气,眸色冷了好几分。

他难得耐心道:“你是喜欢甜粥,还是咸的粥?”

周潇潇恍然大悟。

“我喜欢咸的!”她答道。

翟耀闻言,脸上没什么反应。

他重新舀了一勺粥,出声命令道:“张嘴!”

周潇潇怔了一下,待见着男人眼中渐渐升起的怒意时,她连忙就张开了嘴巴,就像是一只嗷嗷待脯的小鸟似的。

翟耀倾身,往她嘴里直接塞了一勺粥。

“唔!”

周潇潇反应不及,赶紧闭嘴含住勺子,却发觉这粥是咸的。

呼!

幸好她说的是咸的,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啊!

足足的一整碗粥,在翟耀的亲自伺候下,周潇潇圆满的将它们全部干掉。

只是,周潇潇吃得很累,翟耀根本就不会伺候人,他喂粥的方式简直可以称之为粗暴,途中根本就不给她休息的时间,直到喂她吃完整碗粥以后,他才施施然的从床上站起来。

“好好休息,晚上会有医生过来给你上药!”

他一边说道,一边将空碗递给了旁边的管家。

“嗯!”

周潇潇应了一声,趴在枕头上没动。

末了,她大概是觉得自己的态度不好,不禁又抬头看向男人,补充道:“我记住了,我会听医生的话的!”

“乖!”

翟耀笑了一下,摸了摸女孩儿的小脑袋瓜。

周潇潇并不觉得受宠若惊,只是老老实实的趴在床上。

“出去!”

她听到男人这么说了一句。

她知道,这话是冲着管家说的。

果不其然,不消几秒钟的时间,她听到了关门的声音。

然后,她的下巴被勾了起来。

周潇潇忽然发现,这男人似乎尤其喜欢勾她的下巴,每次那啥的时候,他总是喜欢捏着她的下巴,然后又重又狠的吻她!

“你在想什么?”

这时,男人沉沉的声音响开。

周潇潇回过神,抬眼看着他。

“我没想什么……”她回答道。

翟耀似乎是并不相信她的说辞,不过,他也没有介意。

“这几天你就在家里呆着,等着天气好点以后,我带你出国去玩!”男人说着话,完全一副恩赐的语气:“全球所有国家,你想去哪里都可以!”

周潇潇垂下眼睫,轻轻的‘嗯’了一声。

翟耀沉默了下,继续道:“潇潇,我可以宠着你纵着你,但你也要明白,我不喜欢恃宠而骄的女人,记住了?”

“是,我记住了!”

周潇潇继续点头。

翟耀依旧捏着她的下巴,拇指细细的磨蹭着那里的滑嫩肌肤,笑得高深莫测。

“你,恨我么?”

他毫无预兆的突然说出这句话。

周潇潇倏地抬起眼,却在对上男人漆黑目光的瞬间,她又重新低下了视线。

这个男人的心思是深沉的,她根本就不敢在他面前露出自己的任何真实情绪。

她的声音很轻盈,就像是秋季时从梧桐树上飘落的枯黄树叶。

“不,我不恨您!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因为您是我的恩人!”周潇潇深吸一口气,鼓起勇气重新对上男人的眼,颤抖着道:“如果没有您的解囊相助,我奶奶她……她根本就活不到现在!”

翟耀不语。

周潇潇很小心的看着他表情,心中惴惴不安。

她继续道:“还有,如果不是您的话,我、我可能到现在都还在监狱里面,甚至连奶奶的最后一面都见不到了,所以、所以您是我和奶奶的救命恩人!”

翟耀听到这里,忽然嗤的一声冷笑溢出。

“只是你的救命恩人么?”他眼中有戏谑。

周潇潇的心里明白,他想听的其实都不是这些!

可是,她如果说出那些话,于她而言,根本就是侮辱!

但如果她不说,他会不高兴!

周潇潇觉得自己的胸口那里很难受,五脏六腑都像是被搅在了一起,锥心刻骨的疼!

她闭眼,听到自己的声音在耳边响起:“你是我的男人,这辈子唯一的男人!”

“继续说!”翟耀勾唇,表情惬意。

周潇潇的唇色很白,就像是飘零的雪花。

“周潇潇是属于翟先生的,永生永世都是他的……”

……

管家走进屋子里的时候,女孩儿正在默默地抹眼泪,白色的枕头上都浸湿了一大片。

“小姐,您怎么了?”

管家走了过来,表情十分惊讶。

周潇潇只是摇头,呜呜的低低哭泣。

管家见状,不禁叹了口气,声音很无奈:“小姐,我知道您心里有委屈,先生他的脾气不大好,所以您也只有多包容着……唉,如果哭泣可以让您的心里舒坦些,那您就哭吧,哭出来就好了!”

“哇——”

周潇潇终于放声大哭出来,这么久以来的委屈,此刻就像是开了闸的洪水,汹涌澎拜的尽数倾泻。

她一边哭,一边不停的叫着奶奶,声嘶力竭的声音,听得旁人都不禁心酸难受。

管家背过了身,根本不忍心看这一幕。

而这一哭,竟足足哭了半个多小时。

直到最后,周潇潇的嗓子都哭哑了,眼泪再也流不出一滴,而后背上的伤口更是被扯得一阵儿一阵儿的疼,钻心的疼。

她嘶嘶的倒抽凉气,两手紧紧的抓着身下的被单。

管家被吓到了,连忙出声道:“小姐您别急,您千万别急,我这就去把医生叫过来!”

周潇潇直摇头,贝齿狠狠的咬着下唇。

“不要叫,让它疼!就让它疼!”

管家哪会管这话,早就急急忙忙的冲了出去。

安静的偌大卧室里,此刻便只剩下了女孩儿压抑痛苦的呜咽声。

上一章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