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越小说吧

魔凰逆天之废材封印师

第五章 水月楼主

第五章

凰千淼摸着下巴,思索了一会儿,然后道:“既然你排行老八,那么就蛟八宝好了!”

那银蛇听了,一个踉跄,直接滚到了地上!

凤轻羽那一张漂亮的脸,完全僵住了,八宝!这名字……

此时九宝已经笑的肚子都痛了,同是天涯沦落人啊!

小朱雀脸上也露出了后怕之色,幸好他早就有名字了,要是让姐姐给他取名字,它的下场绝对也会很惨!

八宝在地上打滚,“呜呜呜!主人,伦家能不能换个名字了,这个名字……这个名字……”

“哇哇哇……”八宝都被这个名字给吓哭了起来。

凰千淼嘴角勾起了一抹戏谑的笑容道:“可以啊!不叫八宝,就可以蛟八宝粥!”

八宝粥!八宝更加崩溃了,而凰千淼继续说道:“你真的八宝粥是什么吗?那可是吃的,你要是不满意的话,我马上把你顿成八宝粥。”

八宝此时哭都哭不出来了,道:“八宝就八宝吧!伦家才不要当八宝粥,伦家才不要被煮成粥!”

总而言之,这个名字就这样确定下来了,不过九宝对其他兄弟姐妹的命运,感到悲伤!

凰千淼带着自己新契约的契约兽八宝,历来了这一个地下宫殿,然后历来了云舞山的南峰下山了。

可是在离开云雾山的时候,他们被围攻了,

“凤少主果然非彼寻常人,没有人能够活着凑出来的云雾山南蜂,凤少主竟然能够活着走出来!”

这个时候,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传了出来,正是南宫家的长老!

他身边还有不少南宫家尊师级别的顶尖高手,周围散步着另外三大家族的高手!

谁都知道,凤轻羽是狠命硬的,很多次差点死了,可是却能够死里逃生!

他们为了保险起见,还是青睐了家族的高手,在这里围堵,要是凤轻羽能活着出来,他们好动手杀了他!

八宝的心情很郁闷,又看到了这些人类烦人的紧,于是主动请缨道:“主人,我能不能解决这些人类!”

凰千淼微微一愣,“八宝,你才刚出生,能够解决掉他们吗?”眼前都是一些尊师,她要解决恐怕就算是用封印术,也要沸点功夫!

八宝笑道:“主人放心,我一个就可以解决他们了!”

这个时候,一道银色的光芒闪过,八宝大人很郁闷,所以需要一个出气筒,儿子而四大家族的人当出气筒,是最合适的!

看到眼前这一条似龙非龙,似蛇非蛇的小家伙,他们完全不以为意,这个歌小家伙真的一点杀伤力都没有啊!

可是突然间,八宝的身体突然间变得,身上闪烁着亮光,开口道:“八宝大人很生气,你们就等着死吧!”

“轰轰轰——”

“啊——”

这些四大家族的人悲剧了,八宝发怒,破坏力真的是非常的恐怖的!

等到清理干净的时候,八宝回来了,打着哈欠道:“主人,我刚出生,刚才因为生气使用力量过度了,我要去睡会儿,你千万要注意安全,显然不能受伤,你要是受伤的话,八宝会担心的,八宝担心……”

好像这一句话一说出来,八宝就不会停一般,凰千淼满脸的黑线,把这絮絮叨叨的八宝,塞到了空间之中,道:“八宝,你还是安静的去睡觉吧!”

八宝丢进去了,凰千淼看向九宝道:“你现在会说话了,主人我也该跟你好好交流了是不是?”

九宝的身体一颤,弱弱的点头道:“是!”

“你是不是还有其他的兄弟,在哪儿?”凰千淼问道。

“主人,这个我不确定,要是碰到了,我就能够感觉得到!”

“那你们是什么东西!”虽然是兄弟,可是从外貌上看,它们没有一点相像之处!

“主人,我们是龙族!”九宝乖乖的回道。

“龙族!”凤轻羽打量着九宝,八宝还有点像是龙族,可是九宝真的看不出来哪儿是龙族哇!

“我真的是高贵的龙族!”九宝道。

赫连墨然问道:“你是龙族,那么你跟我契约难道有目的?”穿越定律,一般契约了神奇的神兽,那势必要伴随着一定的使命,越牛叉使命越打!

苍说她没有啥使命来着,可是她却不放心,那家伙从来都不喜欢说真话!

九宝道:“主人,我能与你契约,就是为了保护你。”

“没别的了!”凰千淼问道。

“没有了,我们的传承记忆离就只有这个,保护主人,凡是碰到对主人有用的东西,我都能够感应的到,所以向着带主人去,比如那一个泉水,还有那九重水晶莹莲!”终于可以说话了,九宝也可以为自己辩解了,它真的不是故意坑主人滴!像他这么善良的兽,这么会做出坑主人的事情来呢!

听了九宝的解释,凰千淼摆了摆手道:“好!那我今天就放过你。”

“我们快点离开这里吧!”

紫气灵芝到手了,凤轻羽派人把紫气灵芝送走,凰千淼问道:“轻羽弟弟,这个水之界,有没有打听消息的地方啊!”

凤轻羽道:“水月阁是专门卖消息的,无论什么消息,只要有钱,就能够买到!”

赫连墨然两眼一亮,钱不缺啊!只要能够打听到凰宫的位置,她可是不差钱的!

凤轻羽问道:“小水儿,你要打听什么消息!”

凰千淼道:“我想要找我的亲人,到时候找到了,你就等着跟姐姐我吃香的喝辣的,看那什么四大家族七大家族的,还敢欺负你么!”

“我们快点去水月楼吧!”

凡是比较大一点的城池,都有水月楼的分布,而此时凤轻羽带着凰千淼到达的地方,便是南宫家主宰的一座城池,南宫家的总部,也是在这里!

把人家的手下给杀了,竟然还敢堂而皇之的到达人家的大本营,如此大胆之人。也只有凰千淼和凤轻羽了。

南宫家的住城,南城自然是富饶繁华的,不过凤轻羽走在这街道之上,便引来了不少人的注目,

尤其是女人,那目光死死的黏在了凤轻羽的身上!

凰千淼打趣道:“轻羽弟弟,你的女儿缘好像不错呢!有没有交女朋友。”

凤轻羽道:“小水儿,你别打趣了,在我的眼中,女人除了母亲姐姐,还有你之外,跟男人没有多大的区别!”

“我们先去一家酒楼吃点东西,人后再去水月楼买消息!”凰千淼道。

“好!”

凤轻羽和凰千淼,走进了南城最好的一家酒楼之中,凤轻羽道:“准备最好的包厢!”

凤轻羽一身浑然天成的尊贵之气,让那一个店小二两眼一亮,道:“是!”

这个公子的气质,比之那南宫家的那些公子都要高贵许多,这样的人当然要好好的招待了。

水榭居,如意楼最好的包厢,凤轻羽舍不得凰千淼委屈,点的菜都是最好的招牌菜!

当他们刚吃下一点东西,外面就传来了嘈杂的声音,一个蛮横的声音传入了他们的耳中,“本小姐要用餐,把水榭居给我准备好。”

那一个店小二道:“南宫大小姐,对不起!水榭居今天有人在用了,你能不能换个包厢,比如……”

店小二的话还没有说完,就传来了这个女子暴怒的声音,“本小姐当然要用最好的包厢,就算是有人用,也让他们换个包厢!”

“这……南宫大小姐,这不好吧!”

凤轻羽听到这个声音,眉头微微一皱,让他和小水儿换包厢,这个南宫家的大小姐算是哪根葱啊!

可是店小二完全阻止不了那一个南宫小姐,因为那一个南宫大小姐已经冲到了水榭居,“嘭——”的一声门被打开。

一个二十岁左右的粉衣女子,已经冲了过来,风之界的风水不错,美男美女不少,这个南宫大小姐,当然也是一个额美人。

她鼻孔朝天的道:“这个水榭居,是本小姐的,你们识相的话,你快点滚出去,本小姐给你们双倍的价钱如何?”

“呵呵呵!”凰千淼轻笑道,“南宫大小姐你这样说,那你们南宫家可是很有钱的!”

貌似南宫家还没有去还债,想着自己口袋你那一个欠条,既然来了南宫家的总部,她不介意去收收账!

“那是当然,我们南宫家的钱绝对很多,多的让你们这些平民,就算是想都想不到!”南宫家看向了眼前这两个人,这一看完全愣住了!

那一个穿着深蓝色锦袍的少年,长的非常的绝色,令人心驰神往!

不过这个蓝衣小丫头,长得精致的令她憎恨,五官精美,明明是一个小不点儿,那容貌,完全把她给比下去了!

南宫大小姐指着凰千淼道:“这位公子可以留下,这个小丫头去另外的包厢,别再这里打搅我跟公子用餐!”

这个时候一个冰寒无比的声音传来,“是谁允许你做这样的决定的,而你凭什么做这样的决定!竟然让我家小水儿走,你简直就是不知死活。”

那声音,宛若要把人冻结了,可是南宫大小姐在自家的地盘貌似不知道什么叫做后怕,反而是花痴的看向凤轻羽!好酷!好有个性啊!

“你们竟然敢不听我的命令,本小姐可是南宫家的大小姐,在这这个南城,本小姐说什么就是什么?”南宫大小姐威胁道。

凰千淼嘴角勾起了一抹讥诮的笑容,“你只是南宫家的大小姐,而不是南宫家的家主,就算是南宫家的家主来了,本小姐都不会放在眼里。”

眼中划过一道寒光,“你是要自己出去呢!还是本小姐把你给丢出去!”

南宫大小姐冷笑道:“小丫头,你真的是胆大包天了,竟然敢说出这话!”

“你可知道……”可是她的话还没有说完,突然间一个身形一闪,直接就吧她给踹了出去!

那粉色的身影冲向了没扣,直接撞开了水榭居前面的栏杆,接下来便听到,“嘭——”的一个落地上!

“啊——”一个惨叫声就这样传来了。

凰千淼摇了摇头道:“这个女人竟然重的把栏杆给压碎了,我只是想要把她踢出去而已,可没有打算让她下楼啊!”

本来南宫家的大小姐的实力达到了灵尊,万万是不会被人体下头一点反应都没有,只是凰千淼下手太出乎人意料了。

一个尖叫声传了出来,“你竟然敢偷袭我,你太卑鄙了!”

“来人啊!给我抓住他们两个人!”

周在门口的南宫家的侍卫准备动手,可是一个深蓝色的身影闪过,把这些侍卫送下去陪他们家大小姐了!

“砰砰砰——”整个如意楼都陷入了恐慌之中,竟然有人敢把南宫家的大小姐给打了,这太不要命了吧!

店小二也吓的浑身颤抖,凰千淼拿出了一些紫晶币笑道:“这是我们的赔偿,你们躲到一边去吧!”

“可是小姑娘,那是南宫家的大小姐!”店小二提醒道。

凰千淼无所谓的笑道:“没事啦!”

被踢下去的人再一次卷土重来了,这一次他们不会掉以轻心了,南宫玉愤怒的看向了凰千淼,她竟然被一个才灵者七阶的废物给偷袭了,这绝对是她此生最大的耻辱!

“你们两个人简直是找死!”

凰千淼笑呵呵的道:“找死的是你们?”

她挥了挥手道:“轻羽弟弟,快点上!把这些人给大扁!”接着便没心没肺的看好戏了。

凤轻羽只是无奈的笑了笑,小水儿要闹,那么就闹吧!一个南宫家而已!

这些人大部分都是尊者的实力,凤轻羽身形闪过,长剑出鞘,这个时候这些侍卫,感觉到一阵窒息,愣愣的说道:“尊师,竟然是尊师级别的高手!”

尊师级别的高手并不是他们这些尊者能够对付得了的,而南宫大小姐也是两眼一辆,如此年轻,竟然就修炼到了尊师级别,这绝对是天才!

如此天纵奇才,如此绝世的男子,竟然被她给碰上了!

南宫玉道:“公子,我真的无意与你们为敌,只要那一个小丫头向我道歉,这事情就这样算了,到时候我还可以把你引荐给我的父亲,以公子的天赋,如果有南宫家的帮助,修炼绝对会一日千里的!

此时南宫大小姐已经放下了自己的身段,诚心的邀请凤轻羽,可是凤轻羽却冷声道:“想要小水儿给你们道歉,真的是做梦!”

“不管再任何时候,我都不会让小水儿受一点委屈的,因为小水儿是我妹妹!”

凰千淼撇了撇嘴道:“台词错了,抗议抗议,明明是姐姐!”

自己如此有诚意的邀请,竟然还是被拒绝了,南宫大小姐恼怒成宿了。“真的是一群敬酒不吃吃罚酒的人,你们两个人给我等着,有胆子就别离开南城!”

南宫玉当然知道自己带来的那些废物,不是凤轻羽的对手,所以打算是搬救兵!

这里可是南宫家的大本营,即使是尊师巅峰的高手,他们南宫家只要想留下,就一定能留下来。

“现在想要走!恐怕迟了!”凤轻羽常见一挥,已经动手了。

这些护卫脸色额大变,只能被迫反击,凰千淼慵懒的说道:“轻羽弟弟,不要弄脏了这个客栈,我们等下还要用餐呢!”

本来准备杀人灭口的凤轻羽,只是重伤了这些侍卫,唯一还在站着的,恐怕就只剩下南宫大小姐了。

南宫大小姐虽然害怕,可是心中有数,这些人绝对没有胆子,在南城杀她!

凰千淼缓缓的走到了她的面前,她后退了几步道:“你要干什么?”

“告诉你家那个老爹,我有空回去找他的!”凰千淼无害的笑道。

转身道:“店小二,换个包厢,重新上菜!”

在场的所有的人都愣住了,这个小丫头打了南宫家的大小姐,重伤了南宫家的侍卫,如今竟然还有心思继续吃饭,真的是心里素质高的离谱啊!

看着凰千淼的背影,南宫玉跺了跺脚,狠狠的道:“你们给我等着。”

接着便迅速的离开了,凰千淼和凤轻羽是没有一点心里压力的用餐,用完餐之后凰千淼道:“南宫家搬救兵的速度有点慢,我们就先去水月楼吧!”

凤轻羽点了点头,“好!”

水月楼,水之界的第一情报组织,没有他们打听不到的事情,而水月楼的楼主,也极为的神秘!

凰千淼看着那一个白玉制成的招牌,上面刻着龙飞凤舞的水蓝色的三个字!

水月楼!

凰千和凤倾羽一进去,就成为了一个瞩目点,一个儒雅的男人走向前道:“两位可是要买消息!”

凰千淼道:“来这里不是来买消息的,难道还是来看美人的!你们这里可没有美人啊!”

凰千淼瞧了瞧四周笑道!

张管事嘴角一抽,这是哪跟哪啊!

“不知道小姐你需要打听什么消息!”张管事很有礼貌的问道。

凰千淼笑道:“我来,当然是来谈大生意的,要打听的也不是普通的消息,所以请你们楼主来谈吧!”

张管事微微一愣。“这位小姐,非常抱歉,我们家楼主不经常在水月楼之中,恐怕你是见不到了!”

“你需要卖什么消息,我可以代劳,无论多么大的消息!”

张管事这样说,可换不得凰千淼的退让,她要打听的消息真的很不寻常,而且她对这个第一情报组织的老大很感兴趣啊!

能够建立起这样一个庞大的情报组织,如果认识认识,那么对于她找九重水晶莹莲的碎片也会有很大的帮助!

当然,要是那一个水月楼的楼主,是一个大美人,那就更好了!

凰千淼笑道:“原来你们楼主不在啊!”

突然间一团火焰,出现在凰千淼的受伤,“那你告诉我,如果我把你们这个水月楼给烧了,你们家楼主会不会出来呢!”

凰千淼此话一处,所有的人都愣住了,水月楼成立了这么多年了,第一次有人敢如此胆大包天的在水月楼之中捣乱。

比较这个掌管水之界的所有情报的组织,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!

张管事道:“小姐,就算你这样做,我们家楼主要是不想出来,还是不会出来的,你千万不要冲动,跟我们水月楼为敌,可不是一件理智的事情!”

“那么,我不介意把水之界的水月楼,一家一家的烧掉,那个时候你们家楼主应该会露面了吧!”

张管事额头上都在冒着冷汗,这个小丫头到底是哪家的小姐啊!怎么如此的嚣张!就算七大家族的嫡系小姐,也不敢说出这等话来!

“公子!”张管事求救似的看向了凤轻羽,这个小丫头年轻不懂事,这个少年看起来年长一点,应该比这个小丫头懂事才对!

凤轻羽也没有想到凰千淼的手段会如此过激,不过他一样很好奇,这个水月楼的楼主到底是谁,所以就由得凰千淼闹吧!

只要他喜欢!

凤轻羽虽然是一个冷静的人,可是耐不住宠妹如命的性格!

“小水儿喜欢,我是不会阻止的,你唯一能做的就是,通知你们楼主!”

凤轻羽这句话一出,差点让张管事惊得晕倒了过去,这两个人都是疯子,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!

凰千淼无辜的笑道:“管事你考虑好了没有,其实杀人放火这样的事情,我真的不忍心做,你不要逼我哦!”

看着她如此天真无邪的模样,张管事更加的肝疼了,这个小丫头这么天真的脸,是骗人的啊!

他此时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般。最后道:“两位真的要在这里胡闹,那鄙人就只要对不起两位了!”

张管事的话刚落下,守在了水月楼的高手便已经出现,有尊者,有尊者巅峰,还有尊师!

一个分部,就有这么多高手,可见水月楼的势力,是多么的强悍!

而这两个人,完全是踢到铁板了!

“小水儿,怎么做?”凤轻羽问道。

凰千淼大声的说道:“还能怎么做?他们不合作,那么轻羽弟弟你杀人,我防火,合作愉快!”

如此目中无人,在人家的地盘当着人家的面,嚣张的说出这话,所有的人听了,都风中凌乱了。

就在战斗要开始的时候,突然间一个白色的突然间出现在涨管事的耳边,在他的耳边说了一些什么!

张管家的脸色微微一变,不过很快就恢复了镇定了,看向凰千淼和凤轻羽道:“两位住手!”

“我们家楼主刚好到了这边,得知两位要跟他谈生意,所以邀请两位去水月阁谈谈!”

凰千淼和凤倾羽微微一怔,没有想到水月楼的楼主,竟然真的在,今天运气看来是不错的!

凰千淼笑道:“既然如此,还不带着我们去见你们的搂住!”

水月楼的最顶楼的水月居,便是水月楼搂住的办公的地方,无论水月搂住会不会经常来这里,这里只属于他一个人。

“楼主!两位客人来了!”张管事低沉的开口道!

“让他们进来吧!”这个声音,尤其的好听,滴着一种好似三月暖阳的温暖!

凰千淼的眼底闪过了一丝亮光,听这个声音,就知道是一个美人呢!不知道这个美人的人,是不是跟声音,一样的美!

张管事推开门,凰千淼这是用最快的速度进去了,凤轻羽只是无奈,这个小丫头怎么折耳猫的心急啊!

凰千淼一走进去,便看到了一个白衣男子,坐在床边,阳光打在了他那宛若白玉一般的侧脸之上,让人感觉到十分的温暖!

他们进来之后,他转过头看向了凰千淼和凤轻羽,凰千淼这才看到了他完整的容颜!

五官精致,宛若世界上最完美的玉雕一般,白玉无暇!清风从窗边吹了过来,墨发轻轻的飞舞,他唇瓣始终微微的扬起,带着暖人心间的笑容,惹出无限旖旎。

一双摄人心魂的宛若黑水晶一般的眸子,笑眯眯的看着凰千淼和凤轻羽道:“两位便是来找我做大生意的!”

“这是当然!要不是做大生意,也不会来麻烦楼主你!”凰千淼看着他的脸,越看越喜欢!

很漂亮。很阳光!

他的笑意慢慢的散开,“既然是大生意,那么至少要是一百亿紫晶币的声音我才会谈。”

凰千淼道:“一百亿而已,这个好说!”

他轻轻地抬了抬手道:“那么你说,需要从我水月楼,打听到什么消息!”

凰千淼缓缓的开口道:“我需要你们水月楼,帮我找一个人!”

“只是找一个人!”他宛若月牙一般的眼眸,微微的往上一挑,尽显风情!

“对!只是找一个人!”凰千淼点了点头道!

“你现在可以把你要找的人的信息,告诉我!”

“我只知道他的名字,他的长相,其余的我好像一点都不知道!也许他现在在水之界,也许他不在!”蓝,真的很神秘,她真的不知道他的来历是什么?因为这些对于她来说都不重要,只要长得好看,只要喜欢,那就足够了!

就是因为这份不知道,想要找人,那就难了!

“你可以把他的画像。交给我们,我们自会找人!”水月楼要找人只要那个人呢在水之界,那么一定能够找到,就算是在其他的界面,想要寻到人也不难!

凰千淼笑道:“可是我不会画画!”

“那么我让画师过来,到时候你口述他的样子就好。”

听到他的话,凰千淼突然间反对道:“不行不行,绝对不行,那样画出来绝对会不好看的!”

对于美人,凰千淼可是很偏执,对于毁美人的事情,凰千淼绝对是申通隔绝!

白衣男子微微一愣,依旧微笑道:“我们水月楼的画师,是非常的厉害的,一定不会画丑的,小妹妹你就放心吧!”

凤轻羽也道:“小水儿,也只有这样了!”

凰千淼咬着唇瓣道:“不行,不需要画师,我有办法!”

突然间凰千淼拿出来一张纸,两个男人看向她道:“她嫌弃别人画的不好,难道她能画好吗?”

可是凰千淼只是拿出来笔,并没有拿出纸来,接着一道蓝色的光芒闪过,凰千淼道:“记忆解封!”

她这是在解封自己的记忆,凰千淼在自己的记忆之中找到了她所看到的蓝最美的一幕,接着把那一幕,落到了纸上!

道:“封印!”

那一张纸张纸上,一个栩栩如生的男人,已经缓缓的显示在了那一张白纸纸上!

凤轻羽嘴角抽搐着,封印师就是变态,竟然还能把封印术这么用!

不过解封自己的记忆加以封印这样的事情,恐怕整个九重界也只有凰千淼敢做!

“这是封印术。”白衣男子的笑意微微的收敛了起来,有些错愕的看向凰千淼。

接着澜的模样完全的出现在他们三个人面前,凤轻羽瞪大了眼睛看着那一个蓝衣男子,正的真的很美,太美了!

自己长的不错,可是那一份动人心魂的美,他比不上这个男人。难怪自己的妹妹对这个男人那么惦记着,原来他如此绝色。

此时水月一直坐着的水月楼楼主突然间站了起来,走到了那一幅的面前,看着他那一张脸,看着这个温柔如水一般的男人,低声的呢喃着,“是他,竟然会是他!”

此时他的身上,没有那种从容,而是震惊,激动!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嘤嘤嘤!不解释啦!大家明天看!

上一章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