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越小说吧

闪来的暖婚

第136章 步步为谋!

静寂的车厢内,明明暗暗的光影中,男人如若浮雕般的脸,此刻显得异常冷酷逼人。

他从来都是温润沉稳的,可一旦动了怒,同样骇人!

至少,陆吉祥是被吓着了。

她已经从他的腿上离开,单手捂着自己散开的胸口,巍巍颤颤的直往车椅角落里缩,这种窒息的气氛,于她而言就像是一种折磨。

宋锦丞不说话,只是盯着她。

而正是这种长久的沉默,令这空间里的温度在寸寸降低。

过了许久,就在陆吉祥以为这种沉默会持续到天长地久的时候,男人忽然开了口,声音里毫无任何感情:“陆吉祥,你以为你不说,我就不会知道了?”

陆吉祥咬着唇,没吭声。

片刻后,男人嗤嗤冷笑起来。

“这可是你逼我的!”他突然说出这句话。

陆吉祥眉心一跳,倏地抬头望向他,很着急:“宋教授,其实当初那事”

话刚说到这里,她蓦地闭嘴,又惊又恐的看着男人。

她认为,这只是宋锦丞的手段而已,他其实根本就不知道是谁,只是在诓她的话!

宋锦丞看着她的这种反应,冷笑更甚。

“若他真是好人,那你何必紧张?”他开了口,步步紧逼:“这个国家是有法律的,既然敢做,那就要敢于承担!”

他虽没有点名道姓,可他所说的每一个字,似乎都是指向了唐小宁!

陆吉祥顿时一急,没经脑子的就开口道:“小宁他是个好孩子,他所做的一切都是被逼无奈的!”

刚说完这话,她便见着男人的表情骤然转冷。

她惊觉自己上当。

“还真是他!”

宋锦丞嘲讽的勾了唇,目光睨向女孩儿。

陆吉祥低下脑袋,压根儿就不敢去看他。

“对不起……”她嗫嚅着唇瓣道。

“你对不起我的地方,多了!”

男人语罢,发动引擎重新上路。

一路来,两人谁都没有再说话,直到回了皇朝上院以后,彼此始终沉默。

临下车以前,陆吉祥整理着自己的衣服,可她只有一只手,凭借自己的力量,她根本就无法把内衣扣上,这令她十分的焦急和难堪!

她咬着牙,浑身僵硬的坐在副驾驶座上。

而此时,男人已经走了下去,正笔直的伫立在车头。

他面无表情:“下车!”

陆吉祥没动,死死的咬着自己的唇。

可仅仅几秒钟的时间,她又缓缓的打开了车门,红着眼睛走了下去。

她的衣服很凌乱,里面的内衣更是松垮的挂在肩头,她只有一只手,根本就无法把它扣起来!

她觉得耻辱!

可就在这个时候,黑色的影子毫无预兆的将她笼罩。

陆吉祥怔了下,继而仰头看着眼前的男人。

“还知道委屈?”

宋锦丞没好气的开口,伸手将她抵在车身与胸膛之前,大手顺着衣摆钻入,并顺利的替她扣上内衣暗扣。

陆吉祥的心里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儿,不过,她很想哭!

“宋教授……”

她低低的出声,用着没有受伤的那只手,小心翼翼的抓着男人的衣摆。

宋锦丞低头,看着她的动作。

陆吉祥一边观察着他的表情,一边开口道:“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?我知道我不该对你撒谎的,可是、可是我是有原因的!”

“原因?”

视线缓缓的从那只小手上移开,宋锦丞将目光重新落回到她的脸上,眉眼间的神色很冷淡:“陆吉祥,我不认为夫妻之间还有什么事情是无法解决的!”

陆吉祥皱了下眉。

但很快,她开口道:“我和你之间是没有什么事情,但是、但是小宁他”

“你在乎他?”男人忽然出声打断她。

陆吉祥张着嘴,惊讶的看着他。

男人见她沉默,眸目逐渐冷却。

他缓缓将她松开,却在下一刻,猛地被女孩儿忽然抱住。

“小宁是我的弟弟!”陆吉祥淬然出声,似是在竭力的解释:“我和他从小就一起长大,他比我小,所以我一直就把他当成是我的弟弟啊,宋教授,你要相信我!”

宋锦丞没有动,任由女孩儿抱着他。

他深吸了一口气,嗓音深沉如同远山浓雾。

“你把他当做弟弟,可他呢?”

唐小宁对陆吉祥的感情向来就浓烈似酒,再则他也从未想过隐瞒,所以,宋锦丞在第一次见到那个长得异常漂亮的少年时,他就已经知晓!

原来在他家吉祥的身边,一直就蛰伏着一匹觊觎的狼啊!

两人回到家里的时候,周姨正在熬粥,整个屋子里都是诱人的食物味道。

周姨开了门,并为她们拎来了拖鞋。

“宋老师,吉祥,欢迎回家!”

宋锦丞没什么表情,换了拖鞋以后便径直去了书房。

陆吉祥则是慢一些,等着她穿好拖鞋的时候,男人早就没影了。

“吉祥!”

这时,周姨惊呼的声音传来。

她很惊讶的盯着女孩儿的手:“你这手是怎么回事?”

陆吉祥的反应很淡:“噢,没事,在海城的时候出了车祸!”

“出车祸了?”周姨闻言不禁心惊胆战,她急急的用目光打量着女孩儿,一边问道:“还有没有其它地方受伤啊?唉,这好端端的,怎么会出车祸呢?”

陆吉祥撇了撇嘴,答道:“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啊,反正等我醒过来的时候,我已经在医院里了!”

周姨心有余悸。

“唉,只要没出什么大事就好。对了,你这手是……?”

“骨折了!”陆吉祥答道,一边提步往屋里走:“不过,医生说我的骨折程度并不是很严重,只要平时多注意着就好!周阿姨,您就放心吧,要不了多久的时间,我照样生龙活虎!”

说到这里,她还摆了一个大力士姿势。

周姨哭笑不得。

“吉祥,你都受伤了啊,怎么还笑得出来?”

“这有什么笑不出来的?”陆吉祥努嘴,哼哼道:“我只是折了根骨头而已,要不了多久就能痊愈了啊!”

周姨直摇脑袋:“不行不行,明儿得去买些大骨来,专门给你熬汤喝!”

“好啊!”

陆吉祥点头,笑咧开嘴:“那我就先谢谢周姨了,您对我真好!”

周姨叹气,视线朝着书房方向看了眼,随即小声的道:“吉祥,宋老师他是不是遇到了什么烦心事啊?我看他今天的心情好像有些差!”

“没……”

陆吉祥摇头,末了,她又道:“好像是因为、因为我的原因!”

“你的原因?”

周姨皱了皱眉,有些不解:“怎么了呀?你和宋老师吵架了?”

陆吉祥点头。

周姨挺无奈的,她说道:“这夫妻之间有点小摩擦是很正常的事情!就像是舌头和牙齿之间的关系,它们每天都呆在一起吧,可有时候牙齿也会咬着舌头啊。所以说啊,你也别太担心,有什么事情都可以和宋老师说,他会谅解你的!”

对于这段话,陆吉祥最开始没听懂,可想了一会儿以后,她又明白了。

“周姨,我怎么觉得您这话好像是在说我无理取闹?”她蹙了眉,心里挺郁闷的:“为什么您们都觉得是我的错,而不是宋教授呢?”

周姨看着她,含笑道:“首先,宋老师的年纪比你大,他的经历比你多。其次,从平常的生活中我就可以看出来,宋老师很包容你,而且对你的要求也很低,我来这里工作这么久了,我可从来都没见过你干过什么活,好像连内衣都是宋老师在帮你洗吧?”

陆吉祥惊讶的直抽气。

“你、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?”

关于洗内衣这件事儿,那可完全与她没什么关系,这都是宋锦丞自愿帮她做的。

只是,周阿姨是怎么知道的?

“上次我看见宋老师在晾衣服,盆里还有你的内衣,然后我就猜到了!”周姨说罢,直叹气道:“吉祥啊,你真是上辈子造福太多了,所以才会遇到宋老师这么个好老公!”

其实,陆吉祥的心里一直就明白,宋锦丞对她很好!

可如今再听周阿姨这么一说,她倒是愈发觉得自己真是捡了个大便宜!

“我明白了!”

她突然点头说道。

“你明白什么了?”周姨奇怪的看着她,但不等陆吉祥回答,她又罢手道:“你明白就好了,厨房里还放着小米粥呢,我先去把它们盛出来凉着!”

“好!”陆吉祥点头。

周姨转身进了厨房。

陆吉祥在原地站了一会儿,然后又慢吞吞的走向书房。

‘咚咚咚——’

她抬手敲响了门,一边道:“宋教授,是我!”

屋内静默片刻,男人沉沉的声音传来:“进来!”

陆吉祥仰头看着紧闭的房门,深吸了一口气以后,推门走了进去。

偌大的书房内,一片暗淡。

他竟未开灯。

陆吉祥的视线在房子里仔细的搜寻了一圈,最终在靠近窗户边的沙发上看见了男人。

“宋教授……”

她喏喏的喊出声,一边小心的提步朝他走去。

“你站住!”

男人忽然出声。

陆吉祥闻言,连忙站住了双脚,目光在黑暗中小心的看着前边的那抹模糊轮廓。

宋锦丞从沙发上站了起来,然后,打开了书房里的灯。

霎时间,整个房间为之敞亮。

突如其来的光芒,迫使女孩儿不得不闭上双眼,但仅仅几秒钟的时间,她复又睁开了眼。

神奇的是,宋锦丞竟已回到了沙发上。

他很平静的看着她,容颜清隽,双眸漆黑沉寂。

陆吉祥却徒然变得紧张,无意识的舔了舔自己的唇。

“宋、宋教授……”

她很小心的唤出声,怯生生的模样像只受惊的小仓鼠似的。

“过来!”

男人颔首,表情冷冷淡淡的。

陆吉祥‘噢’了一声,提步朝他走去,目标是旁边的单人沙发。

“到我身边来!”男人忽然出声,示意的拍了拍自己的位置。

陆吉祥皱了皱眉,但还是依言走到他身边坐下。

她仰头看向他,很诚恳:“宋教授,我承认今天是我错了,我不该对你撒谎的,你能不能不要生气了啊?呃,只要你能不生气了,我可以答应你任何一件事情,好不好?”

她,是在哄着他么?

宋锦丞失笑。

“真知道错了?”他低眸望向女孩儿,大手揽住了女孩儿的小腰身。

“嗯,是我的错,我承认!”她重重的点头。

男人端详着她,片刻后,又道:“是真心的?”

“嗯,真心的!”陆吉祥继续点头,末了,她又看向男人道:“宋教授,我想明白了,我决定要把我以前的一些事情告诉你!”

“以前的事情?”宋锦丞微微蹙眉,他想了下,道:“你和唐小宁的事情?”

“是啊!”

陆吉祥点头,目光小心的瞅着他,边道:“我觉得我有必要澄清一下我和小宁的关系,我和他虽然不是一个姓,也没有什么血缘关系,但是我俩真的是姐弟关系!”

宋锦丞不语。

陆吉祥看着他,确定他没有什么不好的情绪以后,这才放心的继续说道:“在我小的时候,我去庙里上香,呃,其实我那次是离家出走啦,我想去庙里拜师傅,结果在寺庙后山的湖里发现了小宁!”说到这里一顿,陆吉祥不由得瞪起眼,挺愤怒的:“唐氏里有很多人都想害死小宁,当时如果不是我路过那片湖边,小宁有可能就被淹死在那里面了!”

宋锦丞还是没有什么情绪。

他眉目极淡,瞳目颜色如同泼开的墨汁。

“吉祥,我要听重点!”他开口道。

“重点?”陆吉祥挠了挠后脑勺,目光盯着他,说道:“你怎么没有一点耐心啊?你倒是先等我把以前的事情说清楚啊,不然你会听不明白的!”

宋锦丞似乎是笑了一下,淡得像是无味的白开水。

“你说的这些……”他开了口,目光与女孩儿对视,很平静:“我都知道!”

“啊,你都知道?”

陆吉祥闻言,十分惊讶。

可转念一想,她又似乎是明白了什么。

她有些不大高兴的盯着男人,努嘴道:“宋教授,你居然调查你的妻子!”

宋锦丞很坦然。

“我只是想多了解你!”

陆吉祥耷拉着小脑袋,声音闷闷的:“既然你都把我调查得一清二楚了,那你也应该会明白的,我和小宁之间”

“关于你俩的事情,我想听你亲自解释!”男人将她打断,容颜清隽,声音亦如玉石相击般的脆然:“吉祥,我要知道,你对那个唐小宁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?”

陆吉祥看着他,连眼睛都没眨一下。

“宋教授,我可以很肯定很肯定的告诉你,我对小宁只有姐弟之情,除此以外,绝对没有其他的任何一丝一毫的感情!”

她说着话,表情万分坚定。

宋锦丞看着她,深黑的眸中渐渐噙起笑意。

“如果,他对你有什么想法呢?”他一字一句,目光紧盯着女孩儿的眼,似是不愿意放过她可能会有的任何表情和反应。

陆吉祥咬牙,沉默了下,很快出声道:“宋教授,我承认,小宁是曾经向我表白过,可是被我拒绝了啊!”

“噢,你拒绝了?”

宋锦丞微微歪头,目光落在了房间你的某一点。

陆吉祥却并不自知,她还在说着话。

“宋教授,我对小宁不感兴趣的,再说了,我都嫁给你了,所以我就更不可能和他有什么关系啦!”

宋锦丞将视线重新落在她的脸上,他微微一笑,道:“吉祥,如果我让你永远都不要见他呢?”

陆吉祥怔了下。

“嗯?”男人不动声色的紧逼。

女孩儿皱了皱眉,毅然道:“好,我以后都不会再和他见面了!”

“这可是你说的!”宋锦丞颔首,终于是笑了出来。

他挥手道:“周姨不是熬了小米粥么?我们去吃宵夜吧!”

“好!”

陆吉祥赶紧从沙发上站了起来,笑得挺开心的。

宋锦丞仰头看她,又道:“你先去吧,我稍后就来!”

“恩恩!”

陆吉祥点头,转身便轻盈的走了出去,脸上始终带着笑容。

殊不知,陆吉祥才刚一离开,男人立刻便从沙发上起了身。

他目的性明确,直接轻步走到大书桌前,刚低了身,生冷的目光便触到了那粒被放置在缝隙之间的迷你型窃。听器。

看到这里,他不禁冷笑。

他不该仁慈的!

上一章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