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越小说吧

闪来的暖婚

第135章 迷了眼!

如陆吉祥所料,今天的晚饭果然是一顿鸿门宴,陆爸陆妈难得站在同一战线上,吐沫横飞的对着宋锦丞就是一通教育,最后若不是陆吉祥嚷嚷着太吵了,指不定这顿饭得吃到什么时候呢!

临走以前,陆妈妈拉着女儿的手,仔细的朝她嘱咐道:“闺女,以后有事要记得给家里打电话,你放心,爸妈永远都是你坚强的后盾!”

陆吉祥抹汗,很无语。

“妈,我知道您和爸都关心我,可是、可是您们今天真的有些过分了,宋教授他什么都没有对我做过,您们何必要这样说他呢?”

“我们说什么了?”陆妈妈闻言,当即便瞪眼道:“我们骂他了吗?”

“没……”陆吉祥摇头。

“我们打他了吗?”陆妈妈继续问道。

“没……”陆吉祥还是摇头,有些迟疑:“可是,您们说的那些话,很像威胁哎!”

“我们这都是为了谁?还不是为了你啊!”陆妈妈恨铁不成钢的点了点她的额头,轻斥道:“我算是看出来了,你这丫头啊,彻底被小宋给迷了眼!”

“妈!”

陆吉祥直跺脚,脸蛋红红的:“我只是就事论事而已,宋教授他是真的对我很好,他很照顾我,根本就不像您们想象的那样!”

陆妈妈根本不相信,指着女孩儿受伤的那只手,就道:“你看看,你看看,这就是证据,那小子要是真会照顾人,你会受伤么?”

“妈!”

陆吉祥咬牙,头疼得很:“我都说过多少遍了,我这手是因为出了车祸才会骨折的,这和宋教授没有半毛钱关系,您们不要老是揪着不放好不好啊?”

陆妈妈根本就不理会她的这番说辞。

无奈之下,陆吉祥只有跑到宋锦丞身边,打断了他和陆爸爸的说话。

“我们回家吧!”

她直接就说出了这句话。

宋锦丞转头,惊讶的看向她:“怎么了?”

陆吉祥面色不愉,左手拉扯着男人的衣袖,难得撒起娇:“我想要回家了,宋叫兽,我们现在就回家吧!”

陆爸爸就在旁边站着,当他看到这一幕的时候,眉头都快拧成了一团。

宋锦丞挺无奈的,只好重新看向陆爸陆妈,客气道:“爸,妈,要是没什么事的话,我就先带着吉祥回去了!”

“去吧去吧!”

陆妈妈挥了挥手,不想看到自己女儿的那副没出息样儿。

这老话说得真对,嫁出去的女儿就是泼出去的水啊!

瞧瞧这丫头,那颗心算是彻底的偏向小宋了,唉,真是女大不由娘啊!

另一边,宋锦丞和陆吉祥在出了门以后,刚走到电梯口,男人却忽然停下了脚。

“怎么了?”

陆吉祥看他一眼,很好奇。

宋锦丞看向她,表情平静:“吉祥,上次你说,你的结婚证是放在妈那的,是么?”

结婚证?

陆吉祥听到这三个字,全身不禁紧张起来。

“是、是啊,怎么了?”她低着脑袋回答道,根本没敢去看男人的眼。

宋锦丞倒是没觉得有什么奇怪的,他道:“既然来都来了,你去把结婚证要回来吧!”

“啊?”

陆吉祥闻言,猛地抬头看向他,很惊讶:“你说、说什么?”

宋锦丞微微蹙眉,目光看向她:“我说,让你去把结婚证要回来,拿给我来保管!”

“……”陆吉祥没动,也没说话。

“有问题?”宋锦丞看着她,想了想,径直又道:“算了,还是我去吧!”

说罢,转身就要往回走。

“哎哎哎!”

陆吉祥回过神来,连忙伸手拉住他,语气很着急:“干嘛非要今天去拿结婚证啊?你又不是不知道,我爸妈他们今天很不高兴啊,你现在去和她们说这事,肯定会招骂的!”

宋锦丞顿住脚。

继而,男人转过了身,眸目极深。

“有这么严重?”他审视的看着女孩儿,似是在怀疑什么,又似乎只是简单的质疑。

“是啊!”陆吉祥点了点头,垂着眸子没敢去看男人,只听她说道:“刚才我妈把我拉过去的时候,还说让我不要跟你回去了,直接就住在家里面,由他们来照顾我!”

宋锦丞皱眉。

他是不可能会这丫头交给别人的,哪怕是她的父母,他也不会同意!

刚思及这里,女孩儿的声音已经传来。

“不过,我并没有同意啊,我给我妈说,我人都已经嫁给你了,肯定是要跟着你回家的,哪能还像以前那样住在家里呢?”她的语速很慢,目光始终没有看过男人:“然后,然后我妈很生气啊,她还骂我是白眼狼!”

她故作很伤心的样子。

宋锦丞勾了笑,伸手将这小人儿搂进怀里。

他轻拍着她的后背,一边问道:“所以你才会急着让我带你回家?”

“是啊!”

陆吉祥在他怀里点头,可胸腔里的那颗心,几乎都快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。

她很紧张,相当的紧张!

毕竟,这可是她第一次撒谎,而且还是当着宋锦丞这只腹黑狼的面。

所幸的是,宋锦丞并未深究。

“好吧,我们下次再来拿!”他如是说道,揽着人乘电梯下楼。

陆吉祥闻言不由得大舒一口气,心跳得很快。

电梯里面很安静,宋锦丞先是仰头看了眼不停降低的电梯数字,接着又低眸看向怀里的丫头,温和开口:“吉祥,你吃饱了么?”

“啊?”

陆吉祥抬头,有些没反应过来:“你说什么?”

男人保持着耐心,重复道:“刚才那顿饭,你应该没吃饱吧?”

陆吉祥撇了撇嘴,眼巴巴的看着他。

“宋教授!”她开了口,语气轻轻的:“其实我爸妈他们只是太关心我了,他们对你并没有什么恶意的!”

“我知道!”宋锦丞点头。

陆吉祥看着他,眨了眨眼睛:“你会生气么?”

“不会!”宋锦丞回答得不假思索,他说道:“每个父母都疼爱自己的孩子,爸妈他们只是太爱你了,毕竟你是他们唯一的女儿,所以会护着你也是应该的!”

“你不生气就好!”陆吉祥笑了笑,高兴的倚靠在男人的怀里。

正逢此时,电梯门‘叮’的一声打开。

宋锦丞没说什么,揽着人大步往外走。

此时已是傍晚,天边浮着大片大片的火烧云,赤色的朝霞映在男人英俊的脸庞上,流露出一抹惊心动魄的美。

不过,令陆吉祥惊心动魄的还在后面!

今天是宋锦丞亲自开的车,所以当二人走进停车场里的时候,几乎第一眼,便看到了那束被放在轿车引擎盖上的——粉色满天星!

陆吉祥见状,不禁倒抽一口凉气,刚刚才平复的心跳,忽然又突突突的跳动起来。

真刺激啊!

宋锦丞看到的时候也是一阵,但很快,他松开了女孩儿,迈步上前,直接伸手将花拿了起来。

他敛眉,目光端详着手中的鲜花。

“宋、宋教授……”陆吉祥小心翼翼的开口,生怕被男人看出什么端倪。

这时,男人已经转了头。

他的眸仁很深邃,英俊的容颜上有着一抹凌厉。

他缓缓的开了口:“这花……我好像在哪见过!”

嗯,他说的是肯定句。

陆吉祥屏息着呼吸,眼睛瞪得大大的。

她没说话,只是小心的看着他。

宋锦丞似是回想了一下,黑眸中骤然迸裂出一丝冷厉的光。

他冷嗤,忽然扬手将花摔至地面。

陆吉祥猜不准男人的心,所以她只有眼睁睁的看着那束满天星落地,却不敢说出任何一句话,哪怕是一个多余的表情,她都不敢显露出来。

如果她没猜错的话,这花应该是唐小宁送来的。

难道,小宁也回首都了?

思及这里,陆吉祥不禁转了头,左右寻找着一切可疑的痕迹。

“吉祥,你在看什么?”

霎时间,男人阴沉的声音传来。

陆吉祥赶紧转回头,慌慌张张的对上男人犀利的眸。

“没、没看什么呀!”她急忙答道,眼神儿慌张极了。

宋锦丞冷冷睨她一眼,替她打开了副驾驶车门,表情冷酷:“上车!”

“噢!”

陆吉祥没敢再左顾右盼,低着脑袋乖乖的上了车。

宋锦丞在替她系好安全带以后,关了车门,绕过车头钻入驾驶座内。

车厢内的气氛有些诡异。

男人不发一语的发动引擎上路,目光盯着前方,原本冷峻的侧面,此时显得凉薄。

途中,陆吉祥曾经试图多次与他说话,可惜得到的都是男人的冷漠以待。

他似是动了怒,深黑的眸中如覆薄冰。

而陆吉祥的心里也很忐忑,她在猜想,宋锦丞是不是已经知道了那是唐小宁送来的花?

如果知道了,他会怎么做?

如果不知道的话,那他为什么这么生气?

唉,都说女人心海底针,这男人的心呐,其实比女人还要深!

陆吉祥的内心相当纠结,右手揪着自己身前的安全带,脑子里已经乱得跟浆糊似的。

唐小宁为什么会忽然送花给她?

难道,他是出了什么事情吗?

‘吱——’

原本飞驰的轿车,忽然停下。

出于惯性,陆吉祥的身子猛然朝前倾了一下,胸口被安全带勒得泛疼。

“干嘛呀!”

她吃疼,不禁恼怒的扭头看向男人。

宋锦丞却一直盯着前方。

陆吉祥怔了怔,接着也朝前看了去。

只见前方,一只受惊的小狗正在马路中间乱窜,周边的汽车几乎都被迫停了下来,霎时之间,刺耳的喇叭声此起彼伏。

不过很快,小狗的主人也跟着冲了进来,弯腰捞起小狗以后,一边不停的鞠躬道歉,一边回到了人行道上。

前后不过几分钟的时间,交通再次恢复通畅。

宋锦丞的车速明显降低很多,他单手掌着方向盘,一手随意的搁在车窗边上。

陆吉祥缩起身子,偷偷地用着没受伤的左手揉着自己的胸口。

刚才那一撞,几乎勒得她差点窒息。

车厢里依旧安静无比,除了女孩儿压抑的低低抽气声以外,便只有外面的呼呼风声。

宋锦丞皱着眉,脸色沉沉如同风雨欲来前的夜。

忽然,他毫无预兆的转过手中的方向盘,直接将车插入旁边的临时停车道内。

陆吉祥愣住,瞪眼看着他,不明所以。

宋锦丞解了自己的安全带,然后又倾身解开了女孩儿身上的安全带。

“你干嘛?”

女孩儿才刚出声,整个身子便已经被男人抱了过来。

她不大自在的扭动了一下。

啪!

屁股上当即被拍了一掌。

“啊,你敢打我!”她不可思议的抬头望向他。

宋锦丞亦垂眸看着她,表无表情:“不准动,让我看看!”

让他看看?

呃,他要看什么?

陆吉祥的心中才刚有疑惑,男人便已经用行动回答了她。

他径直将她压在自己的大腿上,然后,毫不迟疑的掀开了她身上的t恤。

“啊!”

陆吉祥叫了一声,手忙脚乱的想摆脱他。

“别动!”男人沉沉的启声,目光浓黑如吸人的漩涡。

陆吉祥停住了动作,只是两腿直哆嗦。

乖乖哟,这男人该不会是兽性大发了吧?

呃,现在他们可是在马路边上哎,会不会太刺激了?

“胸口很疼?”

这时,男人的声音传来,随着他的话,宽厚温暖的大手也盖在了女孩儿的胸前。

他在替她轻轻地按摩着,力道适中,而且动作温柔。

可是,毕竟这位置比较敏感,陆吉祥看着那只压在自己胸口上的大手,整张脸通红。

“我、我还好……”她喏喏的开口,胸口起伏得厉害。

男人淡淡的‘嗯’了一声,大手却依然没有收回来。

甚至,他还解开了女孩儿身上的小罩罩,光明正大的握着她的胸,美名其曰——替她揉捏伤处!

陆吉祥欲哭无泪。

“宋教授,我是胸口疼啊,不是咪咪疼啊……”

可回答她的,是男人落下的吻。

陆吉祥根本就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等着她反应过来的时候,男人正勾着她的舌,细细的品尝着她嘴中的甘甜,津液相交,真正的相濡以沫。

陆吉祥却觉得有些恶心,因为她所处的位置是在下面,所以两人的津液几乎都流进了她的嘴里。

“唔唔唔……”

她摇摆着脑袋,想要避开这个冗长而又激烈的吻。

哪料,宋锦丞根本不允许,他以长指捏住她的下巴,缠绵的吻着她,重重的吮吸着她娇嫩的唇,直到她低低的呼疼,秀气的眉头几乎都皱成了毛毛虫。

等着好不容易有了呼吸空气的自由,趁着这个空隙里,陆吉祥连忙惊呼道:“我错了!我错了!”

“错?”

男人松开她,瞳目漆黑:“你错什么了?”

陆吉祥咬了咬唇,她依然仰躺在男人的腿上,衣衫凌乱,胸口的白皙几乎露出了大半,借着外面的微弱灯光,上面甚至还有暧昧的红痕。

“我不该说谎话!”

她慢慢的开口,忍着唇上的肿疼感,低低道:“其实,其实我、我……”

她说不出口!

她是真的说不出口!

在她的潜意识里,唐小宁就是他的弟弟,作为姐姐,她怎么能出卖自己的弟弟?

“继续说!”

宋锦丞的声音很冷酷。

陆吉祥的脸色有些泛白。

“其实,其实我认识那束鲜花!”她的声音有些颤抖,像是大雨中的芭蕉,哆哆嗦嗦的:“那个花的名字叫、叫满天星……”

宋锦丞表情冷肃,示意她继续。

陆吉祥咽了咽口水,接着道:“如果、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这束花它、它应该是送给我的!”

“送给你的?”男人眯眸,噙着寒光:“是谁?”

陆吉祥的脸上露出豁出去的表情,只见她咬牙就道:“这是我前男友送给我的定情信物,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他应该是在附近哪里看到我了,然后”

“然后不辞辛苦的找到花店,特意买了这束花送给你,但是又遇见我,所以就放到了引擎盖上?”男人没什么情绪的接过女孩儿的话,他表情很冷,就像是寒冬那月里的雪:“陆吉祥,我要的是你的实话,而不是敷衍的谎话!”

不知道为什么,在这一刻里,陆吉祥竟感觉到了害怕。

她想,宋锦丞这次是真生气了!

因为他现在的表情,真的好凶好凶。

“对不起……”

她低了头,明知这话不该说,可她还是说了出来:“我不能告诉你!”

上一章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