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越小说吧

闪来的暖婚

第143章 谁都有秘密!

宋锦丞推门走进卧室里的时候,发现女孩儿正在费力的整理着大床被褥,她的动作很笨拙,而且很吃力。

毕竟,她只能用一只手!

“你在干什么?”

男人冷不丁的出了声,吓得陆吉祥猛地收回手,转而回身看向他。

她的表情挺紧张的,而且面颊很红。

“你、你怎么走路都没有声音的?”她结结巴巴的问道,目光闪烁不断。

宋锦丞皱眉,打量着表情慌张的女孩儿,再次问道:“你在干什么?”

“没,我没干什么呀!”陆吉祥狂摇头。

“是么?”

宋锦丞说了句,迈步朝她走来。

陆吉祥见状,赶紧就咋咋呼呼的开口道:“宋教授,我、我有件事情要和你说!哎哎哎,你站住,你听我说呀,我是真的有事和你说!”

“什么事?”

男人依言站住双脚,目光却越过了女孩儿的肩头,直接落到了雪白的被褥上。

他想,他已经猜到原因了!

“嘿嘿嘿……”女孩儿裂开嘴,笑得没心没肺:“我就是想问问你,今天的早餐是吃什么呀?”

“馄饨!”

男人接口答道,大手一伸,直接攥着女孩儿的手臂便将人拉到了自己跟前。

“哎!”

陆吉祥反应不及,整个人顺势向前跌向男人怀中,她甚至还来不及抬起头颅,男人便已经弯腰掀开床单。

霎时之间,鲜红的血迹映入眼中。

陆吉祥窘迫不已,低着脑袋没敢去看男人的表情。

宋锦丞拧了下眉,视线从血迹上移开,继而落在了女孩儿身上。

“就是因为这个?”他问道。

陆吉祥不吭声,脸上的那抹红,已经蔓延到了耳后根。

宋锦丞无奈的摇头,大手捏了下女孩儿的小耳朵,声音宠溺:“又不是第一次了,怎么还会脸红?”

呃!

不是第一次又怎样?

难不成,脸红也犯法?

再说了,大姨妈要侧漏,她也没办法阻止啊!

陆吉祥的心里在嘀咕着,可嘴上却说道:“我、我不是故意的……”

她的声音很低很细,就跟那蚊子的嗡嗡声。

宋锦丞伸手挑起她的下巴,使她不得不抬起头颅。

他看进女孩儿的双眼,神色讳莫如同那教堂壁画上的神秘魔咒,令人不自觉的沉迷。

陆吉祥无意识的咽了咽口水,心肝儿颤颤。

“老、老妖孽,又在施、施法……”

她毫无预兆的忽然说出这么一句话。

宋锦丞一怔,很诧异:“什么?”

陆吉祥反应过来,心里懊悔不已,她连忙给自己圆场道:“我、我的意思是,你不要老是、老是这样盯着我啊,我会不自在的……”

“你会不自在?”

宋锦丞忍俊不禁,指了指床单上的铁证,道:“就你这小邋遢,还会不自在?”

“你!”

陆吉祥瞪向他,腮帮子一鼓一鼓的。

宋锦丞抬手拍了拍她的脑袋,声音温和:“行了,快去洗脸吧,这里交给我!”

“噢……”陆吉祥点点头,转身朝浴室方向走去。

行至门口,她又忽然转头望来。

只见大床边,男人正弯腰收拾着床上的凌乱,他低着头,从女孩儿的角度望去,侧面轮廓依旧英俊。

“宋教授!”

她喊出声。

宋锦丞抬头望来,手里还拿着被弄脏的被单:“怎么了?”

陆吉祥抬了下巴,有些傲气:“帮我挤牙膏!”

宋锦丞弯了唇瓣,似是早已预料般,只听他道:“你自己进去看!”

陆吉祥狐疑的推开浴室门,却发现洗脸台上早已一应俱全,不单牙刷上已经挤好了牙膏,就连毛巾也被整整齐齐的放在旁边。

其实,只有和宋锦丞真正的生活在一起以后,你才会知道,这个男人的心思,真的很细腻。

至少,陆吉祥是这样认为的!

……

如宋锦丞所言,今天的早餐是馄饨!

陆吉祥拿着勺子,低头慢吞吞的吃着馄饨,时不时的扭头看一眼身边的男人,眼珠子滴溜溜的直转。

宋锦丞很镇定,拿着报纸看得认真。

隔了一会儿,陆吉祥开了口:“宋教授,今天我们什么时候出发去我爸妈家啊?”

男人翻了一页报纸,淡淡答道:“下午的时候!”

“下午什么时候?”陆吉祥穷追不舍。

男人不说话,看着报纸上的新闻。

陆吉祥自讨了没趣儿,撇了撇嘴,低头继续吃馄饨。

很快,她吃完早餐。

宋锦丞站了起来,一边将报纸收起,一边说道:“我要先回趟机关大院,下午再来接你去爸妈家,你就在家里等我,嗯?”

陆吉祥皱着眉。

“你下午能回得来么?”她对他的话表示质疑。

宋锦丞笑了下,很无奈:“放心吧,答应你的事情,我什么时候食言过了?”

陆吉祥想了想,点头道:“这倒也是!”

“在家里听话点,不要碰水,有事就找管家!”宋锦丞说道,弯腰亲了亲女孩儿的面颊,墨眸深深:“实在不行就给我打电话,你这右手千万不能动着,记住了?”

“记住了!记住了!”陆吉祥继续点头,有些不耐烦:“你别总拿我当小孩子啊!”

宋锦丞没说什么,只是摸了摸女孩儿的小脑袋,笑得纵容。

在他的心中,这丫头本就跟小孩子没什么不同。

不管她多大了,他永远都会担心她!

宋锦丞离开以后,陆吉祥看了会儿电视,她觉得无聊,索性搬了把椅子到外面院子里坐着,一直仰头看着碧蓝的天空,直到管家的脸庞,横空出现在她眼前。

“少夫人?”

管家看着她,眼中有惑色:“您这是在干嘛呢?”

陆吉祥被吓了一跳,赶紧坐直身子,瞪眼看着他。

“你吓到我了!”陆吉祥心有余悸的大呼一口气。

管家面露歉色:“真抱歉,少夫人,我不是故意的!”

陆吉祥罢了罢手,说道:“没关系的,我不怪你。哦对了,管家,你有事吗?”

管家回答道:“外面风大,少夫人还在回屋里呆着吧!”

陆吉祥摇头:“不想!”

管家并不气馁,继续道:“如果您觉得无聊,可以看电视!”

“不想!”陆吉祥还是拒绝。

管家想了下,又道:“要不,我让厨房给您做点小吃?”

“不用麻烦了,管家,我很好!”陆吉祥还不太适应别人的伺候,她想了想,很快又道:“要不,你陪我说会儿话吧,我现在真的好无聊的!”

“少夫人想说什么?”管家伫立在旁边,背脊挺得笔直,站姿如松。

陆吉祥看着他,挺好奇的:“管家,你以前是干什么的呀?”

管家面色一凛,便很自豪的道:“我以前是跟在老首长身边的警卫员,退休以后就在老首长的身边做事,专门打理首长家里的零碎事情!”

“老首长?”陆吉祥皱眉,问道:“就是宋教授的爷爷么?”

“是的!”管家点头。

陆吉祥来了兴趣,她不禁从椅子上坐直了身子,好奇的追问道:“管家,你能不能给我讲一讲宋教授小时候的事情啊?”

“当然可以了!”

管家笑了起来,许是回忆起了一些以前的事情,他慢慢的变得话多起来:“锦丞从小就是个好孩子,不但学习很厉害,而且一点都不调皮,特别的让人省心!”

“是吗?”陆吉祥皱了皱鼻子,喃喃道:“原来宋教授从小就聪明啊!”

“锦丞打小就聪明,而且还拿过很多奖呢!”管家说到这里一顿,他想了下,继续道:“我记得有一年啊,他由学校推荐去参加市里的一个青少年文学比赛,看到了比赛那天他忽然生病了,可他还是硬是撑着身子参加完了比赛,结果竟得了一个银奖,奖品是一只派克钢笔,还是纯金的呢!”

陆吉祥张大嘴,惊讶得足以塞进一颗鸡蛋。

管家却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,他一拍手道:“对了,家里有本老相册,少夫人想看看吗?”

“想想想!”

陆吉祥激动的从椅子上站起来,两眼放光的看着管家,就道:“我要看看宋教授小时候长什么样!”

“没问题!”

管家点了头,很快回屋里取出了一本厚厚的相册。

他小心翼翼的递给女孩儿,说道:“这是夫人亲手整理的相册,里面全是锦丞的照片!”

随着他的说话声,陆吉祥已经翻开了相册的第一页。

刹那间,一个穿着海军服的俊俏小男孩,便这么活灵活现的映入陆吉祥的眼中。

“这是锦丞四岁生日时照的。”

管家在旁边站着,不停的解释着每张照片的拍摄时间,随着一页一页的往下翻,宋锦丞的年纪愈来愈大。

四岁的时候,小男孩穿着海军服,冲着镜头笑得灿烂。

八岁的时候,小男孩拿着手枪,对着镜头摆着酷酷的造型。

十二岁的时候,男孩系着红领巾,小身板站得笔直。

十五岁的时候,男孩变为翩翩少年,容颜稚嫩,却已是帅气逼人。

十八岁的时候,宋锦丞已成年,身上的校服变成了军装,目光清冷的看着镜头,浑身贵气儿。

“哎?”

看到这里,陆吉祥发出奇怪的嘀咕声:“我怎么觉得这张照片有点眼熟?”

“什么?”管家微微弯腰,目光看向女孩儿手中的照片,很快就道:“这是锦丞二十岁的时候,当时南方有洪涝,他出发前照的!”

“他是去抗洪救灾了么?”陆吉祥皱起眉头,目光盯着照片里的少年。

二十岁时的宋锦丞,和现在的模样相差不远,只是稚嫩许多,一双黑眸冷冷清清的。

只是……

陆吉祥皱眉,拼命的回想着。

“管家,我怎么觉得我以前好像见过宋教授?”她想了又想,却无丝毫线索。

管家站在旁边,温和的笑道:“锦丞二十岁的时候,少夫人您才十岁左右吧,您怎么可能见过他呢?”

陆吉祥想了又想,只能在记忆洪流中找到破碎的片段,可具体是什么,她却根本想不起来。

“反正我就是觉得眼熟!”

她嘴里嘀咕道,但也并没有太在意。

很快,时间到了下午,宋锦丞从车里走下来的时候,女孩儿正坐在院子里啃西瓜,她吃得挺嗨的,桌上已经摆了三四个西瓜皮。

男人见状,当即皱起了眉。

“吉祥!”

他沉沉的唤出声,迈步朝女孩儿走去。

陆吉祥听到声音,抬头望来,待见着男人时,立即眉开眼笑了起来。

她直招呼道:“宋教授你回来啦,快来快来,这个西瓜好甜的!”

说话间,男人已经走至桌前,看着她的目光却如同雾霭沉沉。

“全是你吃的?”

他极冷的开口,脸色有些不大好。

“呃……”陆吉祥发觉到他的不对劲儿,立刻敛了笑,显得很小心翼翼。

她问道:“怎、怎么了?”

宋锦丞深吸一口气,忽然夺过女孩儿手中吃了一半的西瓜,几乎咬牙切齿:“你是不是又想肚子疼?陆吉祥,你怎么就这么没记性?”

噢对了,她还在生理期间啊!

陆吉祥怔了怔,模样懵懂的看着男人:“我、我忘记了……”

宋锦丞深吸一口气,真想抽这丫头!

他闭了闭眼,随手将西瓜扔到桌上,厉声道:“起来,立刻去洗手!”

“噢!”

陆吉祥从椅子上站起身,压根儿就没敢去看男人的脸色,低着脑袋就往屋里走。

“站住!”

忽然,男人的声音传来。

陆吉祥当即站住双脚,却没有转回身。

她现在的脑子里就一个想法——这男人该不会是想打她吧?

“转过身来!”宋锦丞命令道。

陆吉祥依言转了身,可脑袋却还是低着的。

她听到了脚步声,然后,不出两秒钟的时间,黑色的皮鞋便已映入她的眼中。

“抬头看着我!”

男人的声音很强势,根本让人无法拒绝。

陆吉祥照做,抬头看向他。

“宋教授……”她喏喏的出声,认错态度很诚恳:“我是真的忘记了,你又不是不知道,我得了脑震荡嘛!所以,所以智商也跟着降低了……”

噗!

真是奇了,这世上居然还有这么贬自己的人,也就这丫头做得出来!

宋锦丞被她逗乐,薄唇微微抿起。

“你还知道自己有脑震荡?”他没好气的开口,一边抬起了手。

陆吉祥见状,猛地闭起眼。

却不料,温柔的触感落在她的嘴角处。

她睁了眼,正好看到男人从她的嘴边捻下一粒黑色西瓜籽。

呼,原来如此!

陆吉祥顿时轻松了好多,脸上也恢复了笑意。

宋锦丞颔首,淡道:“去洗手吧!”

“好勒!”陆吉祥高兴的应了声,撒丫子就往屋里走去。

宋锦丞在原地站了片刻,可到底还是不放心让她单独沾水,迈步便跟在女孩儿身后走了进去。

路过客厅的时候,他无意看到茶几上放着一本相册。

不过,他倒是并未太在意,监督女孩儿洗完手以后,他又亲自替她将手擦干。

陆吉祥的感慨很多。

“宋教授,自从我受伤以来的这段日子里,你都快成我妈了!”她笑着说道,末了,又直摇脑袋:“不对不对,你比我爸妈还管得多!”

宋锦丞瞪她一眼,没好气的斥道:“少贫嘴!”

陆吉祥撇嘴巴,偷偷地朝他挥拳头。

但很快,她又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情。

“宋教授,你年轻的时候是不是去过南方?”说完这话以后,她觉得不对,继续又补充道:“呃,就是参加什么抗洪救灾?”

宋锦丞冷着脸没说话。

“宋教授,你倒是说话啊!”陆吉祥不依不饶的追问。

宋锦丞还是没有搭理她。

“宋教授!”陆吉祥抓住他的手,皱眉道:“我又没惹着你,你干嘛又不说话了?”

男人忽然转回头。

“我年轻的时候?”他几乎是一字一顿。

陆吉祥深吸了一口气,这才发现自己用词不当。

她赶紧赔礼道:“不是不是,我的意思是,你小的时候……额,不是,我是说,你、你少年的时候!对,宋教授,你少年的时候,是不是去过南方啊?就是参加那个什么抗洪救灾?”

男人的脸色依旧不见好转。

他极冷淡的‘嗯’了一声。

陆吉祥见状,一双眼中顿时放光,她很急迫的便追问道:“宋教授,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面啊?呃,我的意思是,在我们还没有结婚以前,我们是不是有见过面?”

宋锦丞的表情忽然一变。

他不可思议的看向女孩儿:“你,说什么?”

陆吉祥拉着他的衣袖,仰脸看着他,直道:“我觉得你的有张照片好熟悉啊,就像是……就像是在什么地方见到过,可是又具体想不起来了!哎,估计是我那时候年纪太小了吧,可是宋教授你那时候都二十岁了,肯定是有记忆的啊!”

说到这里一顿,她几乎将脸凑到了男人跟前,很坚定:“你说,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面?”

女孩儿或许永不会知道,在她问出这话以后的瞬间,男人的内心已是翻江倒海。

其实,每个人都有一个想要烂在肚里的秘密!

宋锦丞亦不会意外!

上一章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