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越小说吧

闪来的暖婚

第141章 他生气了!

陆吉祥是在一阵香味中醒来的。

她睁开眼睛的时候,正好看到小叶将早餐端进来。

“醒了?”

宋锦丞的声音传来,很淡。

陆吉祥扭了头,目光呆呆的看着床边的男人,窗外撒入的金色阳光镀了他一身,从她的这个角度望去,男人竟如同神祗般的伟岸。

她张了张嘴,却不知道要说什么。

宋锦丞弯了腰,体贴的凑近女孩儿,含笑道:“想不想喝点水?”

陆吉祥点头。

宋锦丞见状,当即将人从床上扶坐了起来,让她靠在自己的怀里,慢慢的喂她喝水。

途中,陆吉祥几次偷偷的打量男人,她发现他的眼睑下都有了淡淡的青色,应该是因为这几天都没休息好的原因。

莫名的,她有些心疼。

“宋教授!”

她开了口,目光巴巴的看着男人。

“嗯?”宋锦丞应了声,一边伸手将女孩儿散落的发丝勾到耳后,一边道:“还要喝点么?”

陆吉祥摇头,目光依然看着他。

男人侧身,随手将水杯放到床头柜上,继续道:“我去给你打水,洗脸刷牙以后就吃早餐,嗯?”

他没有得到女孩儿的回应。

如此,他不由得回头望向女孩儿,却见着她正一脸认真的看着他,特别是那双乌黑的眼,水汪汪的。

“怎么了?”

男人笑道,伸手捏了捏女孩儿的脸颊。

陆吉祥努了努嘴,声音低低的:“宋教授,你辛苦了!”

宋锦丞挑起眉,愣了片刻,接着又无奈摇头,直道:“只要你听话些,早点恢复健康,我就不辛苦!”

“嗯!”

陆吉祥闻言,还真就老老实实的点了头,说道:“我会努力让自己早点恢复健康的!”

宋锦丞看着她认真的表情,乐了。

“你要怎么努力啊?”他问道。

陆吉祥想了下,裂开嘴道:“我会努力的吃饭啊,你昨天不是说让我多喝骨头汤嘛?我决定了,从今天起,每天都要喝骨头汤,直到我的这只手恢复正常!”

宋锦丞笑得更欢。

“贪吃的小猴子!”

陆吉祥不服气,将小鼻子皱了起来。

“我怎么就贪吃了?”她怒道,瞪着一双圆滚滚的眼:“宋锦丞,你别得寸进尺!”

嗬,到底是谁在得寸进尺?

看在她是伤员的份上,男人不与她计较,细心的伺候完她洗完脸刷完牙以后,他将早餐放到了小桌子上,示意陆吉祥可以开始吃东西。

女孩儿受伤的是右手,如今只有一只左手可以活动,她有些不习惯,但勉强可以拿着勺子喝粥。

不过,她刚喝了没两口,外面走进来一人。

定眼一看,居然是许久不见的——赔钱货!

“哎哟哟,瞧瞧我们可怜的小吉祥物,这会儿都成独臂猴了!”裴谦笑得很夸张,指着女孩儿受伤的那只手,一顿嬉笑:“这夹板弄得很有艺术感嘛,真酷!”

“赔!钱!货!”

陆吉祥咬牙切齿,左手狠狠的握着手中的银勺。

裴谦扭了扭屁股,一副骚气样儿:“看不惯来打我呀!”

陆吉祥气得不行,当即鼓起腮帮子便望向了旁边的男人,直哼哼:“宋教授,这人欺负你老婆了,你还不快点收拾他!”

得,别忘了,她可是有老公的人!

宋锦丞不轻不淡的瞄了眼裴谦。

他这眼神儿,真够瘆得慌的!

裴谦浑身一激灵,立马变老实了。

他笑道:“吉祥物,这是我给你买的鲜花,额,祝你早日恢复健康!”

说罢,立马将手里的一捧鲜花献了出来。

“哼哼!”

陆吉祥偏头,压根儿不搭理他。

裴谦怔了一下,随即又将鲜花递向宋锦丞。

可是,宋锦丞也没有伸手去接,摆明了就是和陆吉祥站在同一战线上的。

裴谦撇嘴,嘀咕一句小气,默默的将鲜花放到了房间里的桌子上。

待他再返回到床边的时候,陆吉祥已经低头在喝粥,只是动作有些笨拙,基本要倚靠旁边的宋锦丞帮忙。

“我要吃小笼包!”女孩儿说了句。

宋锦丞拿起筷子,立刻夹了一颗小笼包,细心的喂到女孩儿嘴边。

“唔!”陆吉祥张嘴就咬了一口,嘴边沾了一点油渍。

“小心点!”宋锦丞说了句,抽了张纸巾替她擦嘴。

“我还要再吃一口!”

陆吉祥仰头张嘴,像是一直嗷嗷待脯的小鸟,而宋锦丞则是喂养她的大鸟!

裴谦看到这里的时候,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!

这、这还是宋锦丞么?简直就是个妈婆子啊!

于是,就在这种你浓我依的喂养方式下,陆吉祥很快吃完了早餐,摸着圆滚滚的肚子躺床上,整个儿的就像是旧时封建社会里的纨绔公子哥儿,忒颓废了!

可关键是,这都是宋锦丞给纵容出来的啊!

裴谦狂翻白眼,表示自己受不了。

“我还是出去透透气吧!”他说了句,转身就溜到了外面的走廊里。

刚掏出香烟点上,便见着宋锦丞的心腹小叶走了过来。

“裴先生!”

小叶见着他,礼貌的问了好。

裴谦点点头,示意道:“抽根不?”

“不了,谢谢!”小叶客气的拒绝。

裴谦挑了挑眉,正欲说什么,病房房门被人从里面打开,紧接着,宋锦丞走了出来。

“嗨!”

裴谦挥了挥爪子,故意揶揄道:“宋保姆出来了啊,你家小吉祥睡着了吗?”

宋锦丞不理会他的调笑。

他将目光望向小叶,声音略沉:“查得怎么样了?”

小叶听到问话,立刻变得严肃起来,只听他道:“基本和主任您猜想的一样,只是……”

他迟疑的皱起眉。

“只是什么?”宋锦丞目光凛冽。

小叶停顿了一下,犹豫的答道:“肇事司机的嘴巴太紧,不管我们用什么办法,他都死咬此事与他人无关,只说是他自己开车时眼花了,一不注意就撞上了夫人所乘坐的小轿车!”

“眼花了?”宋锦丞冷嗤一声,表情森冷。

“肇事司机多大?”旁边,裴谦忽然问了句。

小叶望向他,回答道:“四十六岁。”

“家里人呢?”裴谦继续问道,他此刻的表情很严肃,完全不似平日里那般轻佻。

小叶摇头,道:“家里老人都去世了!”

裴谦倏地眯眸:“老婆儿女呢?”

“都没有!”小叶继续摇头。

裴谦听了,不禁冷笑起来:“真是巧了,居然还是个了无牵挂的人!”

这样的人,既无亲情的羁绊,也没有任何留念之事,死亡于他而言,反倒有可能是种解脱。

而往往就是这种人,最容易被阴谋者加以利用,因为没有任何顾忌,所以敢以性命作为豪赌!

“现在该怎么办?”裴谦转头,将视线望向没有说话的宋锦丞。

男人脸色冷峻,毫无丝毫表情。

“长了眼睛还能撞到人,那要眼睛有何用?”

小叶愣了愣,正要说话,裴谦的声音传来:“我听说,几乎每个监狱里都会有囚犯闹事的情况发生,而狱警们为了维持治安,偶尔也会误伤到犯人,这个谁又说得准呢?”

小叶恍然大悟。

“是,我明白了!”他说罢,很快转身离开。

裴谦斜斜的倚靠在墙边,指端夹着一根香烟,慢慢的吞云吐雾。

宋锦丞倒是站得笔直,只是不知他想到了什么,一双眉头皱得很紧。

“这是你家老爷子给你出的难题啊!”裴谦慢慢的开了口,笑得很淡:“锦丞,毕竟是天高皇帝远的,你真不该把吉祥物也带来!”

他不提这事还好,宋锦丞很懊悔。

“是我没保护好她!”他叹息,许是因为提及陆吉祥,他冷冽的表情变柔了许多。

裴谦见状,不禁耸肩道:“自从你结婚以来,你的智商好像降低了好多啊!怪不得别人都说爱情是盲目的,锦丞,你中咒了啊!”

宋锦丞斜睨她一样,眼神儿高深莫测。

裴谦举起双手,连道:“行行行,算我说错话!算我说错话!”

宋锦丞收回视线,转而凝向病房方向。

他意味深长:“这丫头性子马虎,不管干什么我都不放心,其实有时候我都觉得是自己太操心,毕竟她都二十多岁了……”

“你这是关心则乱!”裴谦接过口,直摇脑袋:“不过,我就是一直都想不明白,你俩怎么会闪婚?像这种一见钟情的事情,可并不适合发生在你的身上啊!”

宋锦丞但笑不语。

裴谦扬起眉梢,微诧道:“锦丞,你该不会是真对吉祥物一见钟情吧?呃,我上次就听吉祥物说过,你俩结婚是因为她”

裴谦还没把话说话,便被宋锦丞用一个手势打断。

“随她怎么说吧。”宋锦丞的表情很淡,眸仁温润如海:“只要她高兴就行!”

裴谦做晕倒状,直呼道:“完了完了,看来你陷得还挺深!”

“什么陷得深啊?”

陆吉祥的声音忽然岔进来。

两人同时转头望去,发现女孩儿正站在门口,头发乱糟糟的,受伤的右手正挂着在她的胸前。

宋锦丞当即眉头一拧,不悦道:“你出来干什么?!”

陆吉祥吐了吐舌头,模样俏皮:“我喊了你好几声,你都没答应我,所以我就出来看看咯!”

宋锦丞虽然不高兴,但还是不禁道:“又做什么?”

“你进来!”

陆吉祥红了脸,说得很隐晦。

宋锦丞当即明了,提步就往病房里走。

裴谦欲跟上去,可刚到门口——‘咚’的一声,房门被关,甚至就差一厘米的距离便要撞到他的鼻尖上。

“不带这样打击报复的!”

裴谦心有余悸的摸着自己的鼻子,不甘心的在外面直嚷嚷。

而此时,病房内……

陆吉祥满脸通红的站在卫生间里,任由男人替她脱下裤子以后,露出了一双光溜溜的大腿。

宋锦丞目不斜视,低着头,动作熟稔的为她替换卫生巾。

“宋、宋教授……”

陆吉祥轻轻的唤道。

“嗯?”男人没有抬头,继续着手上的动作。

陆吉祥咽了咽口水,目光盯着男人的黑发。

“你会不会觉得我很烦啊?”她忽然问道。

宋锦丞动作一顿,继而仰头望她,只是道:“为什么会这样问?”

“因为我总是给你添麻烦啊,而且、而且还要你帮我做这种事情……”陆吉祥皱了下鼻子,声音瓮瓮的:“我感觉我在你面前,真是一点*都没有了!”

“你要*有什么用?”

宋锦丞一边说着话,一边替她穿裤子,动作很温柔:“再说了,你是我老婆,你的什么事情我不知道,嗯?”

陆吉祥耷拉着一颗小脑袋,没吭声。

宋锦丞看她一眼,勾起了她的下巴。

“又在胡思乱想了?”他盯着女孩儿的双眼,故作不悦:“忘记我们的约定了?”

“没……”陆吉祥摇头。

宋锦丞表情不改:“说一遍,我们的约定是什么?”

陆吉祥舔了舔唇,乖乖的说道:“不许胡思乱想,不许有事瞒着你,不许随意的移动右手!”

“你做到了么?”男人继续道。

陆吉祥犹豫了一下,抬眸看了眼男人,声音很低很低:“只做到了最后一个……”

宋锦丞松开了她,将人拉到了镜子面前。

“想出去散步吗?”他问道。

陆吉祥点了点头,难得笑起来:“我还能出去散步啊?”

宋锦丞瞪她一眼,斥道:“我有限制你的自由吗?”

陆吉祥从镜子里看向男人,嘻嘻笑道:“没有!”

宋锦丞懒得与她废话,拿着梳子开始为她整理凌乱的发。

陆吉祥一动不动的任由男人替她梳发,只是那心里面就跟吃了蜜似的,特别特别的甜!

这感觉真好!

……,

三日后,众人启程准备回首都。

前往机场的途中,陆吉祥坐在车内,受伤的手挂在胸前,依然还是绑着夹板。

她盯着窗外看了一会儿,忽然又想到了什么事情。

“宋教授!”

她出了声,转头看向身边的男人。

宋锦丞正盯着笔记本,眼皮都没抬的‘嗯’了一声,示意她有话就说!

陆吉祥盯着他,继续说道:“我的行李箱呢?”

“行李箱?”

宋锦丞蹙了下眉,继而抬头看向她,有些不解:“什么行李箱?”

“啊,就是我上次去机场的时候,我自己拖着的那个行李箱啊!”陆吉祥说道,模样挺着急的:“当时我出车祸以后当场就晕死过去了,然后醒来就在医院里面躺着的,我根本就不知道我的那个行李箱去哪里了!”

宋锦丞不动声色,他问道:“里面有重要的东西?”

“是啊!”

陆吉祥点头,没有多想的就道:“那个行李箱里放着很多我买的礼物啊,我还要给长辈们带去呢!”

“我知道。”宋锦丞点头,道:“都在呢,你别担心!”

陆吉祥咬了咬唇,小心翼翼的看着他:“那,那你有没有看到一本圣经啊?”

“圣经?”

宋锦丞挑眉,他似是回忆了一下,接着又点头道:“看到了,你是什么时候买的,我怎么都不知道?”

陆吉祥没敢与他对视,回答得敷衍:“就是、就是路过一个书摊的时候,额,顺手、顺手买回来的……”

“是么?”

宋锦丞的目光很深,犀利得宛若洞悉一切。

“是、是啊。”陆吉祥已经将脑袋转向了窗外。

“吉祥!”

宋锦丞却是不依不饶,他追问道:“你买圣经干什么?”

陆吉祥没吭声,可身体却明显紧绷起来。

其实,如果她肯回头的话,必有机会看到男人眼中的深邃寒意。

渐渐的,车里的气氛变得有些紧张,接下来的时间内,两人几乎都是沉默,直到上了飞机以后,陆吉祥才又厚脸皮的凑到男人身边,用着没受伤的左手拉扯着他的衣袖。

“宋教授,你别生气好不好?”

男人拂开她的手,表情略冷:“我为什么要生气?”

陆吉祥不甘心的又拉住他的衣袖,继续厚脸皮道:“如果你没生气的话,干嘛不理我?”

男人倏地回头,瞪向她。

陆吉祥裂嘴笑了起来,非要往男人的身边凑去,抱着他的一只手臂道:“宋教授,我知道你最好了,其实我也有给你买礼物啊,嘿嘿,你想不想要啊?”

男人不说话。

陆吉祥见状,锲而不舍的继续道:“这个礼物可是我挑了好久的,你绝对都想不到我买的是什么!”

男人听到这里,终于是忍不住冷笑起来。

“陆吉祥,你买东西都是刷的我的卡,你认为我会不知道?”

陆吉祥错愕的张嘴,彻底傻住了!

完了,她怎么把这茬给忘了?

思及这里,她又不得不更加小心起来。

她观察着男人的反应,边道:“那,那你到底要我怎样才不生气啊?”

宋锦丞有些不耐烦,随口就道:“只要你肯闭嘴,我就不会生气!”

陆吉祥的心里有些伤心,讪讪的松开了抱着男人的手,默默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,不再说话。

上一章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