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越小说吧

闪来的暖婚

第139章 翟先生,我错了!

当陆吉祥在海城遭遇车祸的事情传进周潇潇的耳朵里时,她正在首都郊区的某栋私人别墅里面。

她焦急万分,一边给翟耀打领带,一边在心里琢磨着这件事情。

“翟、翟先生……”

她迟疑着开口,目光犹豫的望向眼前的伟岸男人。

翟耀瞥她一眼,不说话,提步往外走。

周潇潇僵在原地,片刻后,她又提步追了出去。

“翟先生,我能不能请个假啊?”

她话音未落,前边的男人忽然停住了脚。

她来不及收脚,‘嘭’的一下便撞上了男人的后背。

“唔!”

周潇潇踉跄了一下,险险的稳住身子以后,继而有些惶恐的看着眼前已经缓缓转过身的男人。

“我、我不是故意的……”

翟耀冷睨着她,黑眸深如潭底幽邃。

“请假?你请什么假?”

周潇潇咬唇,声音有些低:“我就是、就是想去”

“你以为我是你的老板吗?”翟耀没等她说完话,便冷嗤道:“还请假?周潇潇,你把自己当成了什么,嗯?”

她把自己当成了什么?

周潇潇在听到这话的时候,心里有些难受。

这个男人给她钱花,给她奶奶治病,给她漂亮的衣服和房子。

如果他俩真是老板和下属,那这样的关系,恐怕就是包养了吧!

可是,她很清楚,她很明白,她如今的身份,只怕是比包养更为不堪!

想到这里,她不禁闭了眼,脸上的表情有些悲恸:“对不起……”

话刚出口,下巴骤然被一道猛力勾起。

翟耀仅仅只用二指便捏住了她的下巴,他很用力,足以在女孩儿的下巴上留下鲜红的指印。

他低了头,邪魅的容颜,深黑如潭的眼眸有着一抹冷冽的色。

他挨得很近,几乎与女孩儿鼻尖相抵。

“为什么道歉?”

他森森开口,强大的气场,令这个空间里的气压正在噌噌下降。

周潇潇咬着牙,没吭声。

男人施了力,蹂躏着女孩儿的下颚。

女孩儿轻哼了几下,表情有些隐约的痛色。

“说,为什么道歉!”翟耀不依不饶,锋利的眸光,狠狠钉在女孩儿脸上。

周潇潇皱紧了眉,忍着痛意开口:“我、我刚才撞到、撞到你了……”

“噢?”

翟耀挑眉,眸中冷光一闪。

周潇潇苍白着一张小脸儿,浑身轻颤。

终于,男人将她松开。

翟耀的声音很冷,宛若寒霜:“潇潇,我不喜欢你撒谎!”

周潇潇得到自由,她连忙捧着自己的下巴,默默的低头没敢说话,只是眼眶里已经迅速的积起泪水,单薄的身子更是像是一张纸似的。

她最近,真是越来越瘦了!

翟耀莫名的有些烦躁。

“不许哭,下楼吃饭!”

他甩下这句话,提步就往楼下走去。

周潇潇被他吼得一怔,反应过来以后,她又连忙亦步亦趋的跟在男人身后,但因为心中的畏惧,她不敢离他太近,也不敢离他太远,只有小心翼翼的看着他的高大背影,心中的委屈翻江倒海。

她,连哭的资格都没有了么?

两人一前一后的下了楼,始终无言以对,而楼下餐厅里,桌上已经摆好了丰盛的午餐。

“先生好,小姐好!”管家候在旁边,微笑着向他们问好。

翟耀不予理会,径直落座以后,周潇潇走了过来,亲自为他盛来米饭,并小心的放在他面前。

“坐我旁边!”

男人忽然开口。

周潇潇怔了下,随即乖乖的坐到他的身边。

她有些不大习惯,因为她以前都是坐在他的对面!

不过很快,她明白了男人的用意。

“太多了……”

她苦着脸,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盘子里菜越来越多,以至于最后堆积如山!

翟耀脸色淡淡,他夹了块鱼肉放到女孩儿碗里,颔首:“把它们都吃了!”

周潇潇拧紧了眉头,看着盘子里的‘小山堆’,整张脸都皱成了一团。

翟耀宛若未闻,继续道:“以后你必须吃两碗米饭,还要多喝汤,月底之前要长胖十斤,记住了么?”

月底之前要长胖十斤?

他以为她是猪吗?想长胖就长胖?

周潇潇挺为难的,她手里拿着筷子,低头默默地吃饭。

她的速度很慢,动作就像是小猫。

翟耀难得有耐心,他放下了筷子,坐在旁边看着她吃。

很快,周潇潇吃完了第一碗米饭。

“管家!”

翟耀出了声,略冷:“给小姐盛饭!”

“是!”

管家走上前,欲从女孩儿手中接过瓷碗。

哪料,周潇潇拒绝!

她皱眉看向男人,表情很难受的样子:“我已经吃饱了,很饱很饱!”

翟耀不看她,声音转沉:“给她盛饭!”

管家连声点头,目光哀求的看向女孩儿:“小姐……”

周潇潇都快要哭了,可她不得不交出手中的碗。

转眼的功夫,一碗盛好的米饭被放到她的面前。

周潇潇拿着筷子,咬牙继续吃饭。

她吃得很慢很慢,似乎每咀嚼一口,对她而言都是种折磨。

翟耀看着她的动作,眉头一点一点的拧紧。

忽然,他从椅子上站起身。

周潇潇被吓了一跳,仰头茫然的看着他。

“不想吃就别吃!”

他愤怒的甩下这句话,转身离开。

周潇潇楞坐在椅子上,好半天都没回过神来。

她不明白,她又在哪里招惹到他了?

“小姐,您还要继续吃饭么?”

管家的声音从旁边传来,带着关切:“如果您实在是吃不下去了,就别吃了吧!”

周潇潇咬唇,犹豫的看了眼桌上的那碗米饭,最终,她还是从椅子上站起了身。

“麻烦你了,管家!”她开了口,脸有歉色。

“不碍事的,不碍事的!”管家连忙摇头,开始招呼着佣人们收拾桌上的碗筷。

周潇潇一直站在原地没动,她想了又想,最后还是转身走了出去。

二楼有个影音室,周潇潇走进去的时候,房间里一片黯淡,前边屏幕上闪着荧光,画面里正播放着精彩的动作场景。

而那个邪魅稳沉的男人,就这么安安静静的坐在黑色的皮沙发里,在这嘈杂的光影里,愈发冷漠。

他修长的双腿交叉,二指夹着香烟,淡淡的青色烟雾将他围绕。

“过来!”

翟耀抬眸凝向女孩儿,一边掐烟,一边很沉的出了声。

周潇潇抿了下唇,毅然提步走了过去,并按照男人的意思,很乖巧的坐在他的大腿上。

男人伸了手,掌心抵在她纤瘦的后背心上。

“你瘦了很多!”

他沉沉的出了声,指腹磨蹭着女孩儿后背上突出的背脊骨。

不知为何,周潇潇的心尖儿忽然一颤。

她张嘴欲说话,却不料男人的下半句话,接踵而来:“每晚抱着你的时候,我都嫌硌得慌!”

女孩儿的心,霎时沉下。

原来,他是在嫌弃她的身体!

周潇潇垂了脑袋,说话的声音很轻,就像是自空中飘落的一根羽毛。

“我会努力吃饭的!”

她保证道:“我会努力的让自己长肉,翟先生,请你不要嫌弃我!”

翟耀意外的挑了眉。

须臾,他沉沉的笑了起来,大手滑过女孩儿的腰侧,顺势便将她搂进了怀里。

“怕我嫌弃你,嗯?”

他语气调笑,呼吸洒在女孩儿的耳后,像是那蛊惑人心的邪恶魔王,吐着人世间最迷人的情话,其实也不过是包着糖衣的毒药。

周潇潇不知道该如何回答,所以只有选择沉默。

翟耀似是被取悦,他低了头,大手扳过女孩儿的面颊,直接将她吻住。

他的吻,从来都是狂风骤雨,甚至令人窒息。

周潇潇根本就受不住,可她又不敢反抗,只有尽量的让自己放松放松再放松,张着嘴努力的去适应他的索取。

可最后,她还是感觉到了痛意,舌尖被他毫无怜惜的咬住,被迫与他激烈交吻,力道大的简直是要将她活生生的吞入腹中。

迷糊之间,周潇潇感觉自己抱了起来,然后,她被放在了影音室里的沙发之前。

前边的屏幕上,正播放着刺激的枪战动作片。

可房间里面,女孩儿正被男人死死的压在沙发里,大手掐着她的纤细颈项,粗暴狂野的动作,痛得她几乎想直接死掉!

一时间,女孩儿哭泣求饶的声音,撩拨得连人的心尖儿都跟着痒了起来。

……

时间好像过了很久,久到周潇潇都忘记了时间,直到她被抱了起来,然后被放进了盛着温水的浴缸里面。

她睁了眼,迷蒙的看着站在旁边的女佣。

“小姐!”

女佣手里拿着毛巾,恭敬的道:“先生让我给您净身!”

周潇潇似乎是听懂了,又似乎是没有听懂,她虚弱的点了头,什么都没说,可意识却再次沉入了黑暗里。

她太累了,那场激烈的性(河蟹)爱几乎夺去了她的所有力气,浑身更是酸疼得像是被火车碾压过一般,极为难受,特别是下面那地儿,她连动一下都不敢!

因为,太疼了!

这一觉,她整整睡了将近十多个小时。

等着她再次睁眼醒过来的时候,外面的天色已经一片黑暗。

她动了下身子,发现腰身正搭着一只沉重的手。

当她意识到翟耀就睡在她身边的时候,她没敢再动。

男人睡得很沉,大手却极具占有欲的圈着她,即使在睡梦中也没有松过分毫。

周潇潇抬了头,目光盯着窗外的夜色,心里却是溢满了悲凉,她觉得自己可怜,可有句话不是说的好么,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!

其实,她也恨自己!

她恨自己的懦弱,为什么不敢抵抗翟耀!

她恨老天爷的不公,她周潇潇一生从未做过任何缺德事,但为何要让她受尽这般苦难?

可是,恨又如何?

今时今日,她除了在翟耀的身下婉转承欢以外,她还能做什么?

她背负着奶奶的性命,那是养育了她二十余年的亲人,是她唯一的亲人!

有的时候,周潇潇会很恶毒的想,如果奶奶就这么忽然的去世了,或许,她就能真正的、彻底的摆脱掉这一切了!

但她又舍不得,如果连奶奶也走了,那在这个世界上,她就是真正的无依无靠了!

刚想到这里,周潇潇感觉到身边的男人动了一下。

她惊骇,连忙闭上双眼。

翟耀松开了她,然后翻身下了床。

不消片刻的时间,卫生间里传来一阵水声。

原来,他只是起夜而已!

两分钟以后,男人又返了回来。

周潇潇侧卧着身子,依旧保持着之前的睡姿,根本不敢移动丝毫,甚至连喘气都是小心翼翼的。

她感觉到男人重新躺上了床,盖好被子以后把她抱在怀里。

她紧闭着眼,小心翼翼的不敢让他发现自己在假寐。

男人将她转了个身,使她不得不与他面对面。

紧接着,一个轻轻的吻,温柔的点落在她的额头上。

“潇潇……”

翟耀深深的低叹,把她紧紧地抱在怀里。

周潇潇的心里说不出是个什么感觉,这个男人总是不时的表现出温柔的一面,可更多的时候,他是残忍而暴力的,比如今天上午的时候,不论她怎么的哀求,他还是把她折磨得死去活来。

有的时候,她觉得自己都快要被他折磨死了!

男人抱得很紧,厚实的怀抱就像是火炉,炽烈得让人无可适应。

周潇潇拧了眉,轻轻的动了一下,但不敢太剧烈,感觉到男人不会松手,她也只要作罢。

她将脑袋靠在男人的胸前,呼吸着他的呼吸,渐渐的再次睡了过去。

次日,她是被吻醒了。

男人吻得很重,将她的整个嘴唇吸住,堵得严严实实的。

因为窒息,周潇潇不得不睁了眼。

下一刻,她便对上了男人漆黑深邃的眼。

“醒了?”

翟耀缓缓的笑了起来,刀削般的冷峻容颜,即使在他情。欲之时,依然那般的凛冽。

这样的男人,就像是非洲草原上的凶恶雄狮,本质嗜血,难以征服。

周潇潇张着嘴大口呼吸,胸脯强烈的起伏不定,仰躺着身子,脸色白白的看着近在迟尺的男人。

大概是因为刚睡醒的原因,她的眼眸里还带着迷茫的神色,看起来有些我见犹怜。

“早上好!”

翟耀平淡的说出这句话,目光盯着女孩儿樱红的唇,隐约有欲。望闪现。

周潇潇慢慢的回过神,却在对上男人的这种眼神儿时,霎时被吓得寒毛倒立。

“翟、翟先生……”

她缩起了脖子,怯生生的开口,目光闪烁着根本不敢去看男人的眼:“你、你可不可以起来一下,我想”

“好!”

周潇潇还没说完话,男人便从她身上起了身。

说实话,见他如此爽快,周潇潇倒是有些适应不过来了。

不过,她还是迅速的从床上爬了起来。

毕竟,对于躺姿而言,她更加愿意站着!

她的动作很慌张,急急忙忙的穿好拖鞋以后,低着脑袋就往卫生间方向走去。

“潇潇!”

忽然,男人的声音传来。

周潇潇脚步停住。

两秒后,她哆哆嗦嗦的转过身,昨天刚被蹂躏过的地方,又开始隐隐的泛着疼。

她跟了翟耀这么久的时间,对他也算是颇为了解。

这个男人的欲。望,总是不分时间,不分场合。

他要,她就必须给!

只要对象是他,那她便永远没有拒绝得能力!

“今天有精神么?”翟耀问了这么一句,目光盯着女孩儿的脸,还不等她回答,接着又嗤笑一声,道:“放心,我今天不会对你怎样!”

如此,周潇潇总算是安了心。

她想了想,出声回答道:“我、我还好!”

翟耀点了头,继续道:“这样吧,待会儿你收拾一下,吃过早餐以后就陪我出门!”

“去哪儿?”

周潇潇下意识的问了句。

可说完这话以后,她方觉自己越矩,连忙又道:“是,我知道了!”

说完,转身就要进入卫生间。

“陪我去见几个朋友。”翟耀的声音很缓慢,他可从未向别人解释过自己的想法,而此刻却听他说道:“都是些圈中好友,别害怕,到时候跟着我就好!”

周潇潇皱了皱眉,接着又点头。

但她又有点不甘心。

“翟先生……”

她重新转了身,目光祈求的望向男人,便道:“我、我有个事情想、想求你……”

翟耀挑眉,有些意外。

“有事要求我?”

说到这里,他勾了唇,用调笑的语气道:“潇潇,你知道的,求我做事的人,往往都是要付出代价的!”

周潇潇愣住。

翟耀好整以暇的看着她的反应,双手环胸,笑得愈发残忍:“可是,你连你这个人都是我的了,还有什么东西可以拿来求我呢?”

周潇潇的脸色彻底转白,近乎透明。

她这副模样儿,看起来倒是分外的可怜。

翟耀先是皱眉,接着便挥手道:“行了,你不就是想看你奶奶么?这事还不急,我会安排的!”

“不、不是这事……”周潇潇低低的出声。

“不是?”

翟耀眯眼,笑得讳莫如深:“是什么事?”

周潇潇咬了下唇,迟疑片刻,像是下定了某种决心,就道:“我想去海城看望吉祥,她、她是我唯一的好朋友,以前帮我过很多,现在她出了事,我不能不去”

话没说完,她便在男人阴鸷的目光下,倏地住了嘴。

她心跳得很快,就像是快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似的。

翟耀面无表情,如同布了寒霜。

“又忘了我说过的话?”

他冷冷的出声,大手指向她,骤怒:“是不是欠收拾了!”

周潇潇被吓了一跳,连忙往后退,眼泪唰唰的往下掉。

“我错了我错了……”

她知道!

她当然知道!

这个男人的占有欲从来都是强烈的,他几乎连她关心自己的奶奶都要吃醋,何况是别人!

她又碰到了他的逆鳞!

前边,翟耀已经大步走来,高举起的手掌,眼看着就要落下。

周潇潇忽然尖叫一声,猛地闭上双眼,她不敢躲,只是浑身颤如筛糠!

她等待着那一巴掌的来临。

可是,几秒钟以后,意料中的痛意,却并没有如约而至。

周潇潇小心的睁开眼,却见着男人正满面怒意的瞪着她,而那只手,依然正举在半空中。

周潇潇见状,当即又被吓得闭上了双眼。

她就像是受惊的白兔,除了缩着身子呜呜哀鸣以外,别无他法。

‘嘭——’

男人摔门的声音,惊天动地!

周潇潇开了眼,看着满室的静寂无声,虽没有挨打,可是心里却一阵儿一阵儿的泛疼。

她好迷茫!

她真的好无助!

这种无休止的折磨,就像是漆黑无底的深渊,究竟何时才能熬到头?

周潇潇曾经不止一次的想,为什么翟耀还不厌烦她?为什么翟耀非要缠着她?

她想不明白,她真的想不明白,在这个世界上,比她美丽比她窈窕的女人数不胜数,可是那个男人,怎么就偏偏看中了她!

这时,她又忽然想起来。

有一次在床上,翟耀曾对她说过,他是一眼相中了她!

一眼相中?

周潇潇并不自恋,她不认为这是一眼相中就等于一眼钟情!

如果非要解释的话,这话的意思应该就是——从他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,他就想上了她!

真是嘲讽的!

说到底,她不过就是他一眼看中的猎物。

如果时间能够倒回,她真希望在那一天,她并没有遇到翟耀!

这个披着绅士外表的,魔鬼!

上一章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