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越小说吧

闪来的暖婚

第138章 他的温柔窝!

下午,贺东庭和贺宝贝闻讯赶来医院探望。

贺宝贝走进房里的时候,陆吉祥正坐在床上吃苹果,一只手上还夹着白色的夹板,模样颇为滑稽。

“吉祥姐姐!”

贺宝贝喊出声,一边急急忙忙的跑到病床边,目光很迫切的看着她:“吉祥姐姐,你还好吗?”

对于贺宝贝的出现,陆吉祥完全没有想到。

“你、你怎么来了?”她瞪眼看着忽然出现的贺宝贝,很惊讶。

“我来看望你啊!”

贺宝贝撅起了嘴巴,鼻音浓浓的:“我听说你出车祸了,吉祥姐姐,你都差点被我吓死了!”

“我没事,放心吧,宝贝!”陆吉祥冲她笑了笑。

贺宝贝摇头,依然紧紧地盯着她,继续道:“我很担心你呀,吉祥姐姐!”

“我知道!”陆吉祥点头,道:“谢谢你!”

贺宝贝撇了撇嘴巴,正欲说什么,一直跟在后面的贺东庭已经慢慢地走了进来,男人一手拎着水果篮子,一手抱着鲜花,完全就是副来看望病人的样子。

不过,陆吉祥很惊讶啊!

贺东庭居然会来看望她?

额,难道今天的太阳是从西边出来了吗?

“是我让东庭哥哥带我来的!”贺宝贝适时的开口,笑得很灿烂:“我不认识路啊,所以就只有让东庭哥哥给我带路了,噢对了,我还给你买了漂亮的鲜花!”

说话间,贺宝贝已经转身跑到了贺东庭跟前,身上穿着的碎花裙子随着她的动作微微晃动,衬得她就像是一只美丽的小蝴蝶。

“我的花!”贺宝贝伸出手,毫不客气的冲着男人道:“给我!”

贺东庭则是满脸的包容。

他弯了腰,小心的将手里的大束鲜花递给女孩儿,一边柔道:“小心点!”

“好!”

贺宝贝答道,两手接过鲜花以后,献宝似的又凑回到了床边。

“呐,吉祥姐姐你看,漂亮么?”

她的笑容璀璨无比,目光盈盈的模样儿,尤为娇憨可爱。

“嗯,漂亮!”

陆吉祥笑着点头,一边偷偷地看了眼那边的贺东庭。

男人倒是一脸的淡然之色,只见他将手中的水果放下以后,转身便往外走。

“哎,贺先生!”

陆吉祥见状,连忙出了声。

贺东庭站住脚,转过身,表情平静的看着她。

“额,宋教授在楼下,好像是有什么人找他……”陆吉祥弱弱的出声道。

“我知道!”

贺东庭面色浅淡,说完这话以后,转眸看了眼贺宝贝,脸庞瞬间放柔:“宝贝就在这里呆着,晚饭前我来叫你,嗯?”

“好!”

贺宝贝乖乖的点头,冲着男人一笑。

贺东庭似乎也跟着笑了一下,很浅很浅,几乎是转瞬即逝。

他很快出了病房。

男人刚离开,房间里的气氛便变得活跃起来。

贺宝贝挺高兴的,她一直笑眯眯的看着陆吉祥,说道:“吉祥姐姐,你会在海城呆多久啊?”

陆吉祥举了下自己的右手,苦兮兮的就答道:“其实我过两天就可以出院了,只是这只手比较严重,估计要过好几个月才能变好!”

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,陆吉祥这只骨折的手,起码得折腾三个多月呢!

“啊,吉祥姐姐你以后可要小心一点!”

贺宝贝忽然开了口,她的表情很认真:“骨头受伤了是最严重的,如果你不能照顾好自己的话,以后每到下雨天还会疼呢!”

“我知道啊!”陆吉祥点点头,赞道:“宝贝懂得真多!”

贺宝贝摇脑袋,表情萌萌的:“不是我懂得多,因为我以前也受过伤啊。你看,就是这只腿!”

陆吉祥闻言挑眉,没有多想的就道:“宝贝以前也受过伤?”

“是啊,就在我小的时候!”贺宝贝眨了眨眼,歪着脑袋道:“唔,那时候我还没有遇到东庭哥哥呢,我在家里干活的时候,不小心从房子上摔了下来,然后就把腿给摔断啦,当时超疼的,我都以为自己要死了呢!”

说到这里,她的表情还挺委屈的。

陆吉祥却忽然想起来了,这事她以前就听宋锦丞说过,贺宝贝是在受伤以后遇到贺东庭的!

思及此处,她不由得出声道:“你是在医院里遇到贺东庭的?”

“是啊!”

贺宝贝点点头,微微一笑道:“是东庭哥哥救了我!”

“他救了你?”

陆吉祥挑眉,对于贺宝贝的这句话,她可并不认同,如果贺宝贝知道了贺东庭对她所做的这一切,她还会有这种想法吗?

“东庭哥哥是我的恩人!”贺宝贝看着陆吉祥,慢慢的说着她以前的事情:“那时候我家里很穷的,妈妈爸爸根本就没有钱给我治腿,如果不是因为有了东庭哥哥的帮忙,或许我要坐一辈子的轮椅呢!”

贺宝贝在说到这些事情的时候,表情很忧伤。

“是东庭哥哥救了我,如果没有他的话,也许我现在会过得很苦,一辈子都站不起来了呢?”

陆吉祥怔住,似乎没想到贺宝贝会说出这些话。

“你怎么了?”

贺宝贝看见陆吉祥不说话,不由得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,边道:“吉祥姐姐,你怎么不说话呀?”

陆吉祥回过神。

“宝贝,那你现在过得开心吗?”她如是问道。

贺宝贝不假思索的点头,笑笑道:“很开心啊,东庭哥哥对我很好的。他说了,就算是我要天上的星星,他都会帮我摘下来!”

陆吉祥勾了勾唇,有些嘲弄。

“那是因为你还没有体会过别的快乐!”

“别的快乐?”贺宝贝闻言,很是不解:“什么意思啊?”

陆吉祥盯着她,不答反问:“宝贝,你有没有想过以后的事情?比如,你长大以后想干什么?”

“当然有想过啊!”贺宝贝点点头,回答道:“等我长大了以后,我要嫁给东庭哥哥,要当全世界最美丽最幸福的新娘子!”

“……”

“你怎么又不说话了呀?”贺宝贝努起了嘴巴,似乎是有些不大高兴:“你是不是觉得我的这个愿望有点过分啊?唔,可是,这是东庭哥哥给我说的,他说他会让我成为这个世界上最美丽最幸福的新娘子,他会把所有的好东西都拿给我!”

陆吉祥叹了口气,因为女孩儿的天真无邪,她反倒是觉得自己挺卑鄙的,居然想怂恿贺宝贝去和贺东庭摊牌!

可是,这个孩子根本就什么都不懂!

她想了想,再次问道:“宝贝,那你为什么不愿意去读书呢?如果你肯进校园里读书的话,你就会结识到很多朋友,然后你才会真正的明白,其实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种快乐!”

贺宝贝抿着嘴巴,忽然不说话了。

陆吉祥并没有发现女孩儿的不对劲儿,她还在继续说着话:“宝贝,你还小,你不应该不去读书的,虽然我知道你有家庭教师,可家里和学校毕竟是不同的,这对你的成长也会有一定的影响!”

“我想去读书……”贺宝贝忽然声音很低的开了口。

陆吉祥顿了下,皱眉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贺宝贝抬了头,脸色有些微微的泛白:“吉祥姐姐,其实我很想去学校里读书的,以前家里穷,爸爸妈妈没钱给我交学费,所以我每次都只能看到别的小朋友背着书包去学校,我超级羡慕的!后来,我受了伤,东庭哥哥就把我带到了他的家里,他说他会对我很好,然后……然后……”

“然后什么?”陆吉祥追问道。

贺宝贝抿了抿唇,眸光闪闪。

“东庭哥哥对我很好,我想要什么他都会给我,除了、除了去学校里读书!”

“为什么?”陆吉祥闻言,差点从床上跳了起来:“他凭什么不让你去学校里读书?”

贺宝贝看着她,答道:“因为我受伤了啊,医生说我不能剧烈的跑动,而且那时候我的身体也不好,所以东庭哥哥就不许我去学校上课,他说他会担心我!”

“……”

陆吉祥发现,她竟无言以对。

贺宝贝眨了眨眼,视线看着陆吉祥:“吉祥姐姐,我都把我的故事说出来了,你也要说你的啊!”

“我的?”

陆吉祥挑眉,直摇头道:“我哪有什么故事啊!”

贺宝贝撅了撅嘴,道:“你和锦丞哥哥是怎么认识的?”

陆吉祥叹口气,答道:“都说好奇心害死猫啊,宝贝,我建议你还是不要听得好!”

“为什么?”贺宝贝瞪起眼,直摇脑袋道:“不行,你必须告诉我,吉祥姐姐你不能耍赖!”

谁说这小丫头傻了?

明明就很聪明嘛,半点亏都吃不得!

陆吉祥很无奈,只要讲道:“我和宋教授吧……额,其实我们是在酒桌上认识的,当时我喝了很多的酒,然后……然后我就把宋教授给娶回家了!”

“这么厉害?”

贺宝贝闻言,一脸惊羡的看着陆吉祥,连道:“吉祥姐姐你居然还会喝酒!”

“我怎么就不会了?”提及这事儿,某人开始吹牛了:“我可是传说中的千杯不倒,江湖人送外号——酒神!”

贺宝贝拍掌,很捧场:“真厉害!”

陆吉祥抬了抬下巴,挺得意的:“快来崇拜我吧!”

“崇拜你什么?”

随着这句话,宋锦丞和贺东庭从门外走了进来。

“锦丞哥哥!”

贺宝贝开心的扭头望去。

然后,陆吉祥忽然就有种不大好的预感。

“锦丞哥哥,原来你是被吉祥姐姐娶回家的啊,哈哈哈哈,吉祥姐姐好厉害啊,她可是千杯不倒的酒神哦!”

“……”陆吉祥默默的低下脑袋。

“噢,千杯不倒?”宋锦丞挑了眉,目光不冷不淡的瞄向女孩儿,笑得有些诡异:“吉祥?”

陆吉祥已经将脑袋缩进了被窝里。

“怎么了?”

贺宝贝不明白。

“宝贝!”

适时,贺东庭开了口,他弯腰朝着女孩儿伸出了手,目光温和:“时间差不多了,我们该走了!”

贺宝贝有些意犹未尽,但见着贺东庭已经朝她伸出了手,她又不得不一步步的走过去,并将自己的小手放了进去。

贺东庭收起五指,将女孩儿顺势拉入自己怀中。

宋锦丞看了眼,目光淡淡。

“一起吃饭?”他问道。

“不了,晚上还要带这丫头去看海边夜景!”贺东庭开了口,很无奈的看向好友,说道:“你也明白,失言了难哄!”

宋锦丞深有感触。

“好,路上小心!”他点头。

贺东庭带着贺宝贝离开。

陆吉祥仰躺在床上,由始至终,她都没说过一句话。

直到,宋锦丞走到床边落座。

“怎么不说话?”

他问道,一边伸手撩开了女孩儿额前的刘海,看着她的眼睛道:“饿了没,想吃什么?”

陆吉祥动了下眼珠子,懒洋洋的看着他。

“没胃口!”

她答了句,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儿。

宋锦丞挑眉,道:“真不吃?”

陆吉祥犹豫了一下,再次看了眼男人,迟疑道:“那个,我想吃挂面!”

“……”

“最好能多放点辣椒,啊,越说越想吃了!”

宋锦丞叹气,看了眼床头柜上被女孩儿啃过了一半的苹果,道:“你现在受了伤,最好是吃点有营养的东西,挂面之类的,以后再说吧!”

“可是”

“难道你想在医院里继续住下去?”

陆吉祥摇脑袋,腮帮子一鼓一鼓的:“那你说,我吃什么好?”

“会有人送过来的。”宋锦丞说道。

陆吉祥闻言,不禁瞪起了眼:“原来你早就定好了呀,那你还问我想吃什么,这不逗我玩儿么?”

男人听了这话,顿时有些忍俊不禁。

他伸手捏了捏女孩儿的脸蛋,墨色的眸仁里满是晏晏笑意。

“可怜的小猴子!”

“不许说!”

“穿衣服都不能自己穿了!”男人眼露促狭。

陆吉祥咬牙,气得很:“我说,不准再说了!”

宋锦丞摊手,继续道:“就连上个厕所都不能自己脱裤子!”

“混蛋混蛋!”

陆吉祥伸脖子直叫唤,想到今天上午才发生过的窘事,她就想死啊啊啊啊!

……

晚上临睡之前,陆吉祥满脸通红的坐在床边,浑身更是扭捏得很。

宋锦丞故意不戳破她,替她洗了脸以后,才说道:“躺床上去吧,我给你盖被子!”

陆吉祥没动,低着脑袋没看他。

宋锦丞的声音很平缓,他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“我……”

陆吉祥张了张嘴,没好意思说出口。

宋锦丞很有耐心,他站在女孩儿面前,静待她的下文。

陆吉祥一忍再忍,终于还是忍不住了,她声音很低的开口道:“我、我想上厕所!”

“你说什么?”

男人弯了腰,凑近她道:“声音大点!”

陆吉祥咬着唇,恨恨的盯着他。

宋锦丞做无辜状。

“我不要你帮!”

女孩儿赌气的说了句,从床上跳下来以后,穿好拖鞋就往卫生间里奔去。

“真不要我帮忙吗?”

男人站在原地,冲着女孩儿的背影问道。

而回答他的,是重重的关门声。

宋锦丞无奈的摇头,坐在床边等着女孩儿的求救!

果不其然——

几分钟不到的时间,卫生间那里便传来了响动声,紧接着,女孩儿单手打开了房门,渐渐的露出了一个毛茸茸的小脑袋,目光闪烁得厉害。

“宋教授……”

她怯生生的开口,似是有比天大般的难为情!

“怎么?”男人侧头,黑眸望向她:“你不是一个人就可以了么?”

陆吉祥咬着唇,可怜兮兮的不吭声。

男人见状,当即认命的叹气,从床边站起来后提步朝女孩儿走去。

临至门口,他正欲抬手推开门,却听女孩儿淬然开口道:“我来大姨妈了!”

她语速很快,几乎瞬间便说完了这句话。

宋锦丞皱眉,回忆了一下,才有些不可思议的道:“信期来了?”

陆吉祥点头。

男人几乎是不假思索:“不是还有两天么?”

陆吉祥怔住,很是意外:“你怎么知道我的信期在哪天?”

宋锦丞瞥她一眼,眼神儿高深莫测。

陆吉祥默默的缩了下脖子,扁嘴巴道:“宋教授,我情况特殊,所以还得拜托你了,额,我用的牌子是”

“我知道!”

男人出声打断她,转身拿起外套后就往外走。

陆吉祥没有眨眼睛,一直目送男人离开。

真奇怪,连她自己都记不住自己的信期在哪天呢,宋锦丞居然记得!

可是,他是什么时候知道的?

十多分钟以后,男人拎着个黑色塑料袋走了进来。

哪料,房间里根本没有女孩的声音。

他意外的喊了声:“吉祥?”

“我在这……”卫生间里传来女孩儿的声音。

宋锦丞皱起眉,当即提步朝着卫生间走去,当他推开门以后,却发现女孩儿居然还坐在马桶上!

“你怎么在这?”

他如是问道,眉头越拧越紧。

陆吉祥耸了耸肩,一脸的无所谓:“我在等你呀,额,你把东西拿给我!”

宋锦丞走了进去,将手里的东西递给她,边道:“需要我帮你么?”

女孩儿满脸通红的摇头。

如此,宋锦丞便没再多说什么,转身往外走。

刚临到门口,却听女孩儿轻细的声音传来:“麻烦你,给我拿条内裤……”

宋锦丞自然照做。

只是,他盯着女孩儿挂在胸前的那只手臂,还是有些担忧:“真不需要我帮你?”

女孩儿的脸蛋已经红得要滴出血。

“你出去!”

她说道,小脑袋都快低到了胸前。

宋锦丞无声的转身走了出去。

关了门后,他安静的站在门口,时刻注意着里面的动静。

陆吉祥应该是正在更换内裤,他听到了她的嘶嘶抽气声,期间还掺杂了几句脏话。

大约十分钟以后,浴室门打开。

陆吉祥没料到男人会站在门口,先是一怔,随即才故作平静的问道:“宋教授,你怎么在这里?”

“没事!”

男人不咸不淡的答了句,转身离开。

晚上,陆吉祥躺上了床,受伤的手臂被小心的放在旁边,男人一边替她盖被子,一边嘱咐道:“不要翻身,小心压着受伤的手!”

“噢!”

陆吉祥点点头,表情挺乖的。

宋锦丞摸了摸她的小脑袋,旋身去拿了张椅子放在床边。

然后,他落了座。

陆吉祥瞪大双眼,十分惊讶:“宋教授,你要干嘛?”

男人没说话,盯着女孩儿的手臂看了一会儿,缓缓道:“你这手……”

话说到这里,他又停住了。

陆吉祥有些懵,下意识的开口道:“难道你要在这里陪我吗?”

“不然呢?”男人瞥她一眼,起身将灯光调暗。

陆吉祥难以置信。

“你、你真要在这里陪着我?啊,难道你要这样坐着陪我一宿?”

宋锦丞的目光重回到了她受伤的那只手臂,微微叹息:“我实在是放心不下,你睡觉向来就沉,若是在睡梦中翻了身也不知道,我得守着你才行!”

陆吉祥抿紧了唇,看着男人半天都没说话。

“闭眼睡觉吧!”

宋锦丞说道,弯腰在女孩儿额上落吻。

陆吉祥眨了眨眼睛,忽然闭了眼,将脑袋歪到了另一边。

她感觉到男人握住了他的手,指尖就像是有阵电流窜过,顺着她的神经传至四肢百骸,最后汇聚在她的心间,酸酸涩涩的,有点涨,让她有种想哭的感觉。

她想,她已经彻底的沦陷了。

他的温柔窝,她已不想再出来。

上一章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