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越小说吧

闪来的暖婚

第128章 是我没照顾好你!

完全与陆吉祥想象的相同,晚餐是一顿丰盛的烛光晚餐,加上宋锦丞亲自为她献上的一束火红玫瑰,迎着满天星辰,衬着远际的深蓝大海,如梦如幻得宛若置身于童话故事之中。

至少,陆吉祥被感动得哇哇的!

宋锦丞看着她流泪的模样儿,又是无奈,又是心疼。

“你呀,就是太容易受感动了,所以别人说什么都信!”他一边说着话,一边把这感性的小丫头搂进怀里,呈着赤诚之心,只想将她永远的护着宠着!

“你什么意思?”

陆吉祥抽噎了几下,一边问他话,一边将鼻涕眼泪得都往他衬衣上蹭去。

宋锦丞并不在意她的举动,他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背,声音缓和:“明天你就回首都去吧!”

陆吉祥倏地从他怀里抬了头。

她惊诧万分的看着男人:“不是说要过两天才回去么?”

宋锦丞低头,目光柔柔的望向她,答道:“你回去!”

“我回去?”陆吉祥怔了下,有些不可思议:“你的意思是,让我一个人回去?”

“是!”男人点头:“机票已经定好了,时间在明天上午。”

陆吉祥瞪着他,完全无法理解:“为什么要让我先回去?你、你不和我一起吗?”

宋锦丞摇头,道:“事没忙完,我估计还得去趟外省,把你一个人放在这里我也不放心,还不如先送你回去!”

“我可以陪着你!”

陆吉祥紧盯着他,小手揪着男人的衣襟,眸光盈盈:“宋教授……”

宋锦丞叹息,大手摸了摸女孩儿的小脑袋,眸色轻润,声音亦如温水:“吉祥乖,待会儿回去以后我就替你收拾行李,明早你要准时出发,好不好?”

“宋教授……”

“让我安心,嗯?”宋锦丞看着她,脸庞始终带笑。

有人曾说,温柔也是一种毒药!

这男人总是有那本事,让你心甘情愿的跟着他的安排走。

陆吉祥无法反驳,只是心情变得十分沮丧,完全没有了之前的甜蜜感。

两人回到了酒店里以后,宋锦丞拖出了行李箱,蹲在旁边开始收拾衣物。

不过,这次他收拾的全是女孩儿的物品,而他自己的则是分毫未动。

陆吉祥很不高兴,闷声不响的一个人坐在大床边上,对于男人的任何问话,她一概闭嘴不答,反正是铁了心的要当个小聋子!

到了最后,宋锦丞无奈了。

“吉祥,你得理解我,不是我不想让你跟着我,只是最近事多较忙,你一个人呆着也无聊,还不如回首都去呆着,那里有你的同学和朋友,你可以根据自己的心意去找她们玩啊!”

宋锦丞说道,一边看向女孩儿:“你觉得呢,嗯?”

“你是怕我无聊么?”陆吉祥终于开了口。

宋锦丞闻言点头,继续道:“不单是怕你无聊,主要是最近不安全!”

“不安全?”

陆吉祥皱起眉,狐疑道:“有人想害我?”

宋锦丞微微一晒,答道:“最近海城贪污案已经进入最后阶段,此次牵扯的人员数量众多,现在正是最危险的时候!”

“我不懂!”陆吉祥摇头,对于这些政治阴谋,她并不懂。

宋锦丞走到床边落座,耐心的继续解释道:“树倒弥孙散,一旦共同利益没有了,自然会有人不甘心,而人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,什么事情都是有可能做出来的!”

陆吉祥恍然大悟,她急道:“你是说,有人会报复?”

“在所难免!”宋锦丞说道,一边抬手将女孩儿散落的发丝勾到耳后,眼眸深邃如黑夜苍穹:“你回去以后也要小心,最好搬到大院里去住着,嗯?”

“可是”

“放心,这事我已经跟家里打过招呼了,到时候你直接过去就好!”宋锦丞说道,一边低头在女孩儿的眼角处落吻,声音愈发的温柔:“小猴子,我会想你的!”

如此迷人的情话,一句我会想你,胜过诸多千言万语!

陆吉祥脸红着闭了眼,偎入男人怀中。

……

次日,陆吉祥整装待发。

宋锦丞本想亲自送她去机场,奈何刚出酒店,他的手机便响了起来,纪委那边正火急火燎的找他,据说是有个正在接受调查的官员自杀了,还放火烧了自家的房子!

宋锦丞在得知此事以后,眉头紧锁。

“你去忙吧,我自己去机场就好!”陆吉祥开了口,伸手欲从男人的手里接过自己的行李。

宋锦丞未动,目光深深的看着她。

“怎么了?”

陆吉祥仰头,不解的看着他:“你不是有事要忙么?哎,工作要紧,你去吧,我自己可以的!”

她这样说,不是让人更心疼么?

宋锦丞松了手,将行李箱递给了她,声音很轻:“到了机场以后要记得给我打电话!”

“好!”陆吉祥点头,拉过拖杆以后便要往前走。

男人忽然伸手,拉住了她的另一只小手。

陆吉祥回头看他,扬眉道:“你还要说什么?”

她还挺不耐烦的!

宋锦丞摇头,目光凝着女孩儿的容颜,心里总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奇怪感觉。

“松手啦!”

陆吉祥见他不说话,不耐的挣脱他的手,拖着行李便朝前边走去,司机见状小跑过来,恭敬的接过女孩儿手中的行李箱将它放到后备车箱里,接着又为她拉开了车门。

临上车前,女孩儿回过头,冲着男人灿烂的微笑,一边招手道:“再见,宋教授!”

宋锦丞点了点头,按耐着心中的那股莫名烦躁感,冲她挥手。

很快,陆吉祥所乘坐的车辆驶离。

宋锦丞一直站在酒店门口,目光遥遥的看着那辆渐行渐远的轿车,直到没了影,他才收回了视线。

这时,小叶才敢走过来,请示道:“主任,纪委那边催得紧,我们现在要过去么?”

宋锦丞眉眼很淡的看他一眼,却是笑笑道:“忽然就这样把她送回去了,我还蛮舍不得!”

小叶一怔。

宋锦丞并不在意,只是半开玩笑的继续道:“看着她离开的时候,我这心里总是忽上忽下的,这么多年了,我还是第一次有这种感觉!”

小叶低了头颅,只是默默地倾听,并不说话。

宋锦丞似是有些惆怅,沉默了整整有半分钟,再次开口的时候,语调已转冷冽:“通知纪委,我稍后就到!”

“是!”

……

另一边,陆吉祥上车以后,立刻开始掏手机玩游戏。

最开始的时候,车流比较慢,走走停停的有些堵。

不过,就在上了高速以后,车速逐渐开始加快,与此同时,她的右眼皮却忽然开始跳了起来。

陆吉祥不禁想起了一句话——左眼跳财,右眼跳灾!

莫非,她今天会遇到什么倒霉事儿?

可惜,陆吉祥的脑子里才刚浮现出这几个字,一阵急速的刹车声猛地响起,她整个人便已不受控制的骤然朝前倾去,头部不知撞到了什么东西,最后的意识消散以前,她想的是——妈呀,还真出事了!

下一刻,整个世界都黑了!

……

宋锦丞到达自杀现场的时候,警察正在拉着警戒线,四周的围观群众很多,甚至连媒体都已经赶了过来。

而前边,一栋独立白色小洋楼,早已被大火烧得面无全非!

男人面色冷峻,盯着那栋被烧毁的房子,眼神儿有些狠。

旁边正站着两名纪委工作人员,他们在小声的讨论:“听说死的这人是市里财政部的,咱们还没查到他呢,居然就自杀了!”

“什么自杀啊,手里的把柄太多,被人灭口了也不一定!”另一人摇头道。

“不过,这把火烧得到是绝,转眼的功夫什么证据都没有了!”

“主任!”

不远处,小叶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,手里举着手机:“找您的电话,是夫人的手机!”

宋锦丞收回视线,转而看他一眼,伸手接了过来。

手机里的人不知说了什么,只是,小叶亲眼看到男人的脸色正在一点一点的变白,直至最后竟是森冷骇人。

“主任?”

小叶狐疑的看着他,不明白究竟有什么事情,能让这个从来都镇定的男人变得面无血色。

“您怎么了?”他开口问道。

宋锦丞捏着手机的手腕不禁颤抖起来,他脸色苍白得厉害:“立刻去机场高速!”

小叶闻言,先是愣了下,忽然又醒悟过来,连忙答应了一句,冲出去便开始找车。

宋锦丞站在原地,几秒后,转身朝外奔去。

鸣笛的警车一路风驰电缆,不知闯了多少个红灯,终于在十多分钟以后到达出事的机场高速。

男人从车里走了出来,抬头第一眼便看到了前边的出事现场,而之前陆吉祥所乘坐的那辆黑色小轿车,此时正安静的横在马路边沿,轿车前身几乎都已变形!

光看这仗势,便足以想象这场车祸有多严重!

男人张了张嘴,似是想说什么,可又什么都说不出来。

他一步一步的走了过去,目光紧紧的盯着安放在地上的一具尸体。

他脸色惨白的缓缓蹲下身子,忍着满心剧痛,伸手欲揭开盖在尸体身上的白布。

“哎哎,你干什么呢?”

正在处理事故现场的交警看见了,连忙走了过去,欲阻止。

小叶上前将他挡住,眼神儿极冷:“做好你的事!”

说话间,这边的宋锦丞已经揭开了白布。

霎时,一张面无全非的脸,全然袒露在男人眼前。

可是,这分明就是具男尸!

宋锦丞一愣,随即站起了身。

“车里的女孩儿呢?”他冷冷的开口,目光掠向那名交警,气场很强。

交警被这仗势唬住,呆呆的就回答道:“送、送去医院了!”

宋锦丞当即转身往外走。

小叶瞪了眼那名交警,转身追了上去。

交警愣了下,反应过来以后,气得连跳脚:“都是些什么人呐,居然敢妨碍司法公务……”

可是,没人听到他的话。

这边,宋锦丞已经返回到了车内,他沉着的下令道:“立刻和本市所有医院联系,看看吉祥被送去哪了!”

“是!”

小叶领命。

几乎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,车便停到了医院门口,小叶还未来得及开门下车,后座上的男人已经冲了下去,直朝医院里面跑去。

宋锦丞是跑着上的楼梯,因为等电梯的人太多了,他根本就没那耐心,每一分每一秒,这于他而言都不亚于是折磨!是凌迟!

他想要快点见到陆吉祥!

越快越好!

可是,任凭他体力再好,整整十三层楼,还是令他喘得上气不接下气,额头上也溢满了汗水,使他出现了他人生中少有的狼狈!

他跑过整条走廊的时候,一路来不知撞到了多少的医生和护士,叱骂声在他身后此起彼伏,可他根本就不在乎!完全就没那心思!

终于,他来到了那间病房前。

医生正从里面走出来,看到满身狼狈的英俊男人时,不由得愣了愣。

“医生,她怎么样了?”

宋锦丞来不及去在意医生诧异的目光,他喘着气,双眼急迫的看着他。

医生到底是医生,很快恢复了镇定。

他回头看了眼病房,不疾不徐:“病人是因为车祸受伤,不过运气很好,只是有轻微脑震荡,右手骨折,这会儿正在上夹板呢!”

医生的话音刚落,病房里紧跟着传来女孩儿的惊声惨叫:“啊啊啊,疼啊疼啊,你轻点呀!哎哟哎哟,轻点!轻点!”

听到她叫得这么有活力,宋锦丞反倒是不由得舒了口气,全身的紧张和僵硬也在这瞬间里得到了纾解。

他推开了病房门,脚步轻轻的走了进去。

陆吉祥正躺在里面床上呢,旁边还站着两名护士和医生,他们正在给她的右手臂上夹板,动作很快,就算女孩儿叫得很惨,但还是顺利的给她弄上!

宋锦丞就站在不远不近的地方,他满眼心疼的看着女孩儿,心尖儿那地儿就像是被谁给割了一刀,痛得他十分的难受。

陆吉祥似乎是得到了某种感应,她忽然抬头望来,却在看到男人的那一瞬间里,立刻哇哇大叫起来:“宋教授快来救命啊!快来救命啊!这里的医生好暴力啊,啊啊,他们要疼死我!哎哟哎哟,妈呀,你们轻点啊,这是活人的手啊……”

“呼,总算是好了!”

医生抹了把汗,直起腰,看着女孩儿手上的自己的杰作,很满意。

“不错,这个夹板弄得不错!”

“……”陆吉祥欲哭无泪,捧着自己的手臂直掉眼泪。

医生和护士很快走了出去。

房间门刚关上,男人便几大步走到床边,直接将她抱到了怀里。

“吉祥,吉祥……”

他不停的唤着他,如今这满脑子里,便只剩下这两个字。

陆吉祥努了努嘴,用着没受伤的那只手拍了拍男人的肩头,很大方的道:“安啦,我没什么事情的,呐!你看嘛,我只是折了根骨头而已,医生说了,要不了多久我就会好起来的!”

宋锦丞听到这些话,不禁更紧的抱着她,嘴里喃道:“对不起,吉祥,是我没照顾好你……”

“其实你已经很照顾我了!”

陆吉祥回答了一句,歪头看到男人的脸色不大对,她又不禁继续道:“好啦,我没事的,就是有点痛!”

“痛?”

男人闻言,不由得连忙将她放开,满脸关切的看着她:“哪里痛?是不是还有别的地方受伤了?”

说完,动手就要掀开女孩儿的衣服做检查。

“哎哎哎!”

陆吉祥连忙避开他的手,一边道:“我没有什么地方受伤啊,除了这只手!哎哟,宋教授,他们说我有轻微的脑震荡哎,以后我要是成傻子了,你还会不会要我啊?”

宋锦丞皱眉,表情很认真很严肃:“不管你变成什么样,我都会照顾你一生一世!”

陆吉祥闻言,十分高兴。

“这还差不多!”

宋锦丞亲吻了他一下,目光看着女孩儿上着夹板的那只手,流露出怜惜和痛意。

“是不是很痛?”

“痛,我都差点痛死了!”陆吉祥捧着自己的手,一张小脸都皱成了苦瓜。

宋锦丞看见她这样,心里是愈发的心疼。

“吉祥,是我的错,我应该亲自送你去机场的!”

陆吉祥听到这话,小脸儿绷了起来。

“你应该说,你不应该催着我回首都!”

宋锦丞一听这话,心中的愧疚犹如滔滔江水绵延不绝,他痛苦的看着躺在病床上柔弱的女孩儿,眉头拧得很紧,“吉祥,如果可以的话,我宁愿这次受伤的是我。”

上一章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