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越小说吧

闪来的暖婚

第127章 一石二鸟(下)

陆吉祥一惊,忙道:“快,快藏起来!”

她的表情慌张极了,甚至还不等到唐小宁有所动作,她便已经推着男孩儿往里面走去。

可是,她才推了没几下,唐小宁便将她拂开。

他的动作很轻柔,却绝对有力!

“我不会躲起来的!”

他说得坚决,漂亮的脸上有丝冷色:“难道我是豺狼虎豹吗?为什么要我躲起来!”

陆吉祥听到这话,没差点跳起来!

“你想害死我啊!”陆吉祥气得不行,指着唐小宁就是一通骂:“你知不知道你现在是什么身份?你是通缉犯啊!唐小宁,难道你要我眼睁睁的看着你被抓起来吗?”

“姐……”

唐小宁心里难受,眸光盈盈的看向女孩儿。

陆吉祥不理会他,抬手指向卧室方向,便道:“去,给我藏起来!”

唐小宁咬唇,最后看了眼陆吉祥,不得不提步朝卧室方向走去。

只是临到门口的时候,他又忽然停住了脚,转身问向女孩儿:“姐,你要我藏哪儿?”

陆吉祥气得不行:“你自己看着办!”

说完,怒气冲冲的提步就朝门口走去。

这时候,外面已经响起了第二次门铃声。

来到门口,陆吉祥先是深吸了两口气,稍微平缓了一下自己的气息以后,她才拉开了门。

本以外,外面站着的是宋锦丞!

可事实是——

“夫人!”

小叶正站在门口,身上穿着军绿色衬衫,腰杆儿挺得那叫一个笔直。

陆吉祥愣了一下,随即皱起了眉。

“怎么是你?”

既然小叶在这里,那就代表了宋锦丞也在这里!

可是,他人呢?

说真的,陆吉祥现在的心跳很快,她的手心里可全是汗水啊!

“主任在楼下。”小叶回答道。

陆吉祥皱了皱眉,有些想不明白:“他在楼下干什么?为什么不亲自上来?”

“主任现在和另外两名领导在一起的,他让我上来拿点东西。”小叶说道,脸上的表情很自然。

陆吉祥盯着他看了几秒,确定没什么问题以后,这才让开了道儿。

“你进来吧!”她说道。

“谢谢!”小叶点头,迈步往房里走去。

陆吉祥紧跟在他的身后,当她看到小叶在进屋后左顾右盼的动作时,立刻就紧张的问道:“你在看什么?”

小叶转过身,目光看向陆吉祥,说道:“夫人,请问您知道主任的公文包是放在哪里的吗?就是那个黑色的包,大概这么大!”

小叶一边说,一边用手比划了几下。

陆吉祥想了想,恍然大悟:“我知道!”

说罢,提步走到一个柜子前,将里面的东西取了出来。

“谢谢!”

小叶道了谢,伸手接了过来。

陆吉祥小心翼翼的看着他,问道:“你、你还有别的事情吗?”

“没有了!”

小叶摇头,拿着公文包准备离开。

可就在这时,卧室里忽然传来一声异响。

小叶脚步一顿,目光敏锐的朝卧室方向掠去。

陆吉祥被吓得小心肝乱颤,连忙出声解释道:“额,我在收拾东西呢,估计是香水瓶滚下来了!”

“是么?”

小叶皱眉,狐疑的看了眼陆吉祥,最后又将目光凝向卧室门口,脸上的表情很严肃。

“是啊是啊!”陆吉祥点头,急忙道:“你快把东西拿下去吧,宋教授还在楼下等着你呢!”

小叶回过神。

“好!”

他点了头,转身往外走,可临至门口,他又忽然停住了脚。

“怎么了?”陆吉祥紧张兮兮的看着他,觉得自己都快要被搞得神经衰弱了。

小叶转回身,目光复杂的看着女孩儿。

“夫人!”他开了口,问道:“您确定不要我帮忙么?”

“帮忙?”陆吉祥怔了下,很迷茫:“帮什么忙?”

小叶抬了头,目光遥遥的朝着卧室方向望去。

陆吉祥忽然明白过来,急急罢手道:“不需要不需要,我只是在收拾一些小东西而已,我自己一个人就可以了,你快下去吧,别让宋教授等久了!”

小叶似乎有些不甘心。

“夫人,真的不需要么?”他再次问道,表情愈发冷凝。

陆吉祥狂摇脑袋,答道:“只是点小事情而已,我自己可以搞定的!”

小叶闻言,表情忽然变得奇怪。

他看了眼陆吉祥,似乎有些失望。

“我走了,夫人,您小心一点!”他说道,转身便大步离开。

“慢走啊!”

陆吉祥挥了挥小爪子,亲眼看着小叶走远了以后,她才长长的舒了口气。

这可真是场硬仗,刚才差点就被发现了!

想到这里,陆吉祥很快关上房门,怒气冲冲的朝着卧室走去,嘴里直嚷道:“唐小宁你搞什么鬼,你知不知道你刚才”

话还没说完,在她推开房门的那一瞬间,立马便被里面的一幕给惊呆了。

唐小宁那丫的,居然在……在换衣服!

噢漏!

陆吉祥急忙转过身,脸蛋通红的斥道:“你干嘛啊你!”

“穿别人的衣服不习惯。”唐小宁倒是自在的很,他弯腰将裤子拎起来以后,一边侧头看向正站在门口的女孩儿,笑得诱惑:“姐你怕什么?小时候我们还一起洗过澡呢!”

陆吉祥不搭他这话,提步走到了客厅里。

“换好了就出来!”她冲着里面喊了句,走到饮水机前倒了一杯水。

刚在沙发上落座,唐小宁便走了出来。

他今天的打扮倒是随意的很,简单的涂鸦t恤搭配浅色牛仔裤,头发有些凌乱,却令他看起来更加帅气,这完全就是一个正在读书的学生打扮!

可谁又能想到,眼前这名年轻的翩翩少年,却是那传说中心狠手辣的唐门族长?

陆吉祥抬头看他一眼,表情淡淡:“你走吧!”

唐小宁盯着她,似乎并没有听到她的话,反而道:“姐,我也渴!”

陆吉祥皱眉,有些不耐烦:“渴就自己倒水去!”

“不要!”

唐小宁走了过来,无赖似的挤在女孩儿身边坐下,一双漂亮的眼睛就盯着她手里的水杯。

陆吉祥明白了,他想喝她的水!

“不行!”

她拒绝得果断,当即便仰头喝光了杯子里的水液。

唐小宁并未阻止,只是目光紧盯着女孩儿的脖子,表情甚是骇人。

陆吉祥也发现了,她连忙放下了杯子,很戒备的看着他:“你看什么呢?”

说完以后,她又忽然想起来,她的脖子上可全是小草莓啊!

妈呀!

她被吓得不行,起身就想往卧室里溜。

唐小宁严厉手快,一把攥住了女孩儿的手腕。

他动作谈不上的温柔的把人扯到自己跟前,目光宛若锋锐的利刃,死死的钉在女孩儿的肌肤上。

“这些是什么!”

他狠狠的咬牙质问,因为怒意与嫉妒,整个五官都有些扭曲起来。

“小宁……”

陆吉祥弱弱的喊出声,缩着脖子想躲开他的目光。

唐小宁的动作却变得强势起来,他一把抓住女孩儿的双手,头颅逼近,以目光凌迟着她肌肤上的红痕,似是要记住它们,又似乎是想消灭它们。

说真的,唐小宁这一刻的表情,真的比杀人还恐怖。

陆吉祥哪经得住,一个劲儿的叫疼,以至于最后开始挣扎。

不注意之间,她的手打到了男孩儿的脸。

唐小宁幡然回神,手上微微一松。

陆吉祥趁机挣脱,并跑到了另外一边,与他保持安全距离,眼神儿中有戒备。

唐小宁慢慢的反应过来,他抬头看向女孩儿,睫毛微微的颤抖着。

“姐……”他提步想靠近她。

“你、你别过来!”陆吉祥指着他,很警惕:“不准动!对,你就站在那你别动,有话就说,没事你就走!”

唐小宁低了头,手握成拳,最后又慢慢松开。

“对不起,姐,刚才是我太冲动了!”

陆吉祥摇头:“我不怪你,只要你不过来就好!”

唐小宁很受伤,指了指旁边的沙发,说道:“姐你坐,我保证不会再乱动你!”

陆吉祥才不相信呢。

所以,她没动。

唐小宁见她不动,索性自己走到沙发上坐好,他道:“我只是有些适应不过来,以前姐还是我一个人的呢,现在又忽然冒出来一个姐夫,而且你和他还……姐,我不怪你,来,你坐,过来坐!”

“你真不会再动手了?”陆吉祥需要再次确认。

“我保证!”唐小宁点头,眼神儿很真诚。

陆吉祥吁了口气,罢手道:“算了,我还是站着吧!”

“姐,你变了!”唐小宁忽然低低的出声。

“噢,是么?”陆吉祥没看他,开始在房子里走动。

“是真的!”唐小宁的视线跟着她移动,一边道:“姐,你以前很关心我的,就算我是小小的咳嗽一声,你都会紧张得不得了!”

陆吉祥听了这话,只觉得牙疼得很。

“小宁,你已经长大了!”她叹了口气,很无奈:“那时候是你太小,我是姐姐,所以才会对你格外关心!”

“难道你现在就不是我姐了么?”唐小宁拧起眉,白瓷般的容颜上浮现苍白的颜色。

陆吉祥回头看他,很不耐烦:“你明明就很聪明,可你为什么要在我面前装傻?”

唐小宁怔住,不可思议的看着她,似乎是没想到陆吉祥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!

陆吉祥也察觉到自己失了言。

“那个,我去给你倒水!”

她胡乱找了个理由,很快离开现场。

过了会儿,她端着一杯水返了回来。

唐小宁还是保持着之前的坐姿,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沙发上,低着脑袋,额前的刘海微微垂下,几乎挡住了他脸上的大半表情。

此时此刻,他看起来竟格外落寞。

陆吉祥见了,暗暗叹气,走过去将水递给他,边道:“呐,你的水!”

唐小宁抬了头,目光无波澜的看着她。

“姐,你变心了!”

思考了这么久,他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。

虽然,这个结论有些荒谬!

陆吉祥狂翻白眼,强行的将水杯塞到男孩儿手里以后,她说道:“什么变不变心,别乱说!”

“你就是变心了!”

唐小宁倔强的看着她,目光不受控制的掠了眼女孩儿的脖子,随即又立刻移开。

他紧紧地捏着手里的玻璃水杯,唇色显得苍白:“你动心了!你爱上那个男人了!”

陆吉祥被吓得脚下一个踉跄。

她惊讶的看向男孩儿,难以置信:“小宁,你在乱说些什么!”

唐小宁紧抿着唇,不再吭声。

陆吉祥捂住额头,很是无奈:“行了,小宁,我们不谈这个话题好不好?你这样真的让我很为难,为什么我们每次见面都要说这些,你不觉得累么?”

唐小宁不说话,低头看着水杯里的水液。

两秒后,他忽然仰头开始喝水,并一口气把它们全部喝光。

陆吉祥见了,不由挑起眉梢,心想,他难道真的很渴?

‘咚’的一声,水杯被重重的放到茶几上。

唐小宁从沙发上站起了身,一米七几的个子,足以令她俯视陆吉祥!

“好,听姐的,我们不谈这个话题!”他开了口,表情很认真。

陆吉祥看着他,奇怪道:“小宁,你今天来找我是不是有别的事?”

唐小宁点头,道:“的确是有点别的事儿!”

“噢!”

陆吉祥挑了下眉,反应很淡的走到一张单人沙发上落座,边道:“你说吧!”

唐小宁看着她的动作,眼中逝过冷意。

不过很快,他再次开口道:“姐,上次你去康德酒庄的时候,是不是见到了一个叫康纳的人?”

康纳?

陆吉祥蹙眉,目光看着唐小宁:“见过了,怎么?”

“他的脸上是不是有烧伤?”唐小宁继续问道。

“是!”陆吉祥点头,心里有些不大好的预感:“小宁,你想干什么?”

唐小宁笑了起来,表情有些妖冶。

“我听说,康德酒庄里有一批百年前的珍藏红酒,极为珍贵……”

“小宁!”

陆吉祥倏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,紧张的看着他:“你该不会是想打那批红酒的主意吧?”

男孩儿耸了耸肩,笑得风姿卓越:“何乐而不为?”

“你敢!”

陆吉祥斥道:“那是康德家族的遗产,你不能去破坏它们!”

唐小宁脸色微冷:“姐,你在帮着外人!”

陆吉祥几步走到他跟前,焦急道:“小宁,你的身体不好,本就不宜喝酒,再说那些红酒也不是什么名酒,你何必要去掠夺它们?还有啊,那个康德酒庄里的安保设施很森严的,如果你被抓住了”

“谁说我要去偷了?”唐小宁忽然出声,他伸手抓住了女孩儿的手腕,目光紧盯着她:“姐,你知道那个康纳是干什么的吗?你知道他的脸为什么会被烧伤吗?呵,他是我唐家的仇人,他的父亲害死了我的母亲,就连当年害得你家破产的也是”

话刚说到这里,唐小宁忽然住了嘴。

陆吉祥却是听得心惊胆战。

“小宁,小宁你说什么?”她紧紧的盯着男孩儿。

唐小宁侧过头,声音淡淡:“没有,我没说什么!”

“不,你有说!”陆吉祥看着他,不依不饶的追问道:“你说了我家破产的事情!你说是有人害得我家破产的,你说啊!这到底是什么意思?!”

唐小宁叹了口气,无奈的扭头望向女孩儿。

他道:“姐,你听错了,我没说过你家破产的事!”

“有,你有说!”陆吉祥的表情很坚定,她道:“你绝对有说过破产两个字!小宁,算我求你了,你就告诉我吧,你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?”

“我没说!”男孩儿打死不肯承认。

“小宁……”

“姐!”男孩儿看着她,瑰丽的眸仁里有着复杂的神色,只听他道:“这些话本不该由我来说,姐夫不是神通广大么?为什么你不找他帮帮忙?”

陆吉祥不理会他这话,她抓着男孩儿的手,继续道:“我要你说!小宁,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?你告诉我好不好?你现在就告诉我好不好?”

当年她家破产的时候,她正读小学,对于这段往事的记忆并不是很深刻。

她只记得,她家以前的房子又大又漂亮,那里面还有许多的洋娃娃和漂亮裙子。

再后来,家里破了产,妈妈哭着收拾行李,带着她从那栋美丽的大房子里搬到了一个普通的居民区,从那以后,她就再也没有过漂亮的洋娃娃和花裙子了!

这么多年了,父母从未对她提及过关于当年公司破产的原因,而陆吉祥则是因为记忆不深,所以才从不追问。

可如今,她猛然醒悟,诺大个公司,怎么可能说破产就破产?

这里面必然是有缘由的!

那么,到底是什么原因?

可不管她如何追问,唐小宁始终抵死不肯承认。

“姐,真的是你听错了,我真没说过什么破产的话!”

唐小宁难得无奈起来,面对死缠烂打的女孩儿,他觉得蛮头疼的。

“小宁……”陆吉祥可怜巴巴的看着他,就像是一只小狗似的:“你就告诉我吧,好不好?”

唐小宁看着她这样儿,终是忍不住的笑了起来。

他摸了摸她的小脑袋瓜,眼神儿很宠溺:“姐,这些事情你可以去问问姐夫呀,我相信,以他权限,一定会给你一个最满意的答案!”

陆吉祥很沮丧。

唐小宁却忽然弯了腰,张手抱住女孩儿。

“姐,我要走了!”

陆吉祥抬头看他,没吭声。

唐小宁对此并不在意,他笑笑道:“姐,临走以前,我还有件事儿想求求你!”

陆吉祥没什么心思,语气很敷衍:“什么事?”

“我想让你代我去探望影子,你知道的,我现在情况特殊,不能去看她!”唐小宁缓缓的开口,在陆吉祥惊讶的目光中,他笑得愈发璀璨:“你别多想了,姐,我和影子到底是主仆一场,我只是想让你捎个东西给她!”

“什么东西?”陆吉祥不相信,按照她对唐小宁的了解,他可并不是个会念及旧情的人!

这时,唐小宁开口道:“圣经!”

“圣经?”陆吉祥瞪起眼,很是意外的道:“你让我带着一本圣经去看望影子?”

“是!”唐小宁点头,目光含笑的看着女孩儿,继续道:“影子是基督教的信徒,送她金银珠宝,还不如送她一本圣经更能讨她喜欢!”

陆吉祥有些质疑,不禁喃喃道:“影子她居然还信神?”

“很奇怪么?”唐小宁耸了耸肩,道:“世人都有信仰!”

陆吉祥哈哈一笑,答道:“其实,我一直以为影子的信仰是你,小宁,你不觉得影子对你太在乎了么?”

“姐!”

男孩儿的脸色转沉,宛若雾霾:“我不喜欢你说这些话!”

陆吉祥摊开手,无所谓道:“好吧,我知道了,我会替你给影子送本圣经过去的!”

唐小宁点头,最后紧紧的抱了下女孩儿,旋即松开了手。

他转身往外走。

陆吉祥站在原地未动,目光看着男孩儿一步一步的走离。

临到门口,唐小宁忽然停住双脚,并转头望来。

他的目光殷切,似是蕴含千言万语。

陆吉祥似乎早已预料,她只是挥了挥手,笑着道:“你放心吧,小宁,我会替你办到的。”

唐小宁低了头,声音很浅很浅。

“姐,对不起!”

“啊,你说什么?”陆吉祥看着他,眨了眨眼睛:“你说话声太小了,我没听见。”

“没什么,姐,我走了!”

唐小宁最后看她一眼,毅然转身开门离开。

‘嘭’的一声,房门被人从外面关上。

陆吉祥盯着紧闭的房门,终于是不由得长吁了一口气。

她暗暗摇头,弯腰拿起桌上的两个空水杯,准备把它们拿到厨房里洗干净。

在路过餐桌前的时候,陆吉祥无意看到了正放在上面的托盘,这是唐小宁刚才假扮服务生时拿进来的东西。

她走了过去,掀开托盘上的盖,却见着里面正安静的躺着一本圣经。

……

与此同时,酒店楼下。

黑色的轿车正安静的停驻在马路边上,小叶走了过来,拉开副驾驶车门以后便快速钻入。

“主任!”

他刚坐下,即刻转头看向了后座上的男人。

光线暗淡的车厢内,宋锦丞完美如刀割般的容颜,此刻显得异常邪魅冷酷。

“走了?”他低沉的启了声,脸上没有什么表情。

“刚走。”

小叶回答道,末了,他又补充一句:“主任,今天的机会难得,咱们真不把姓唐那小子铐起来么?”

宋锦丞侧了头,深黑的眸仁递向窗外。

人行道上,几个穿着学生服的女孩正结伴路过,她们似乎在聊着什么话题,笑得十分开心,素颜朝天的脸蛋,宛若白净的小茉莉花儿。

男人的脑海里,忽然就浮现出了陆吉祥的脸。

他收回视线,阖眼,揉了揉眉心。

“还没到时候!”他叹了口气,似是无奈:“那丫头不傻,如果此刻把人抓起来,她必然能猜到是我做的。”

“就算猜到了又怎样?”小叶不服气,想到刚才发生的那一幕,他不禁急道:“主任,那小子都躲到您和夫人的卧室里了,难道您就”

话没说完,便在男人冷厉的视线中闭了嘴。

小叶很不甘心,呼哧呼哧的直喘气。

宋锦丞冷笑起来:“放心,他会付出代价的!”

……

傍晚,陆吉祥接到宋锦丞的电话,说是让她去海边的某个西餐厅。

陆吉祥应下以后,电话挂了没多久,小叶便摁响了外面的门铃。

“夫人,主任让我来接您!”

他面无表情的说着话,并不像以往那样带着微笑。

陆吉祥并未在意,只让他稍等片刻,匆忙的换上一条长裙以后,穿了双高跟鞋便往外走。

小叶看了一眼,随即低了头,转身跟着人乘电梯下楼。

途中,陆吉祥打探道:“小叶,宋教授现在在哪里啊?”

“主任已经到达餐厅,正在那里等您!”小叶回答得一板一眼。

陆吉祥‘噢’了一声,笑得挺开心的:“他怎么会忽然让我去外面吃饭啊?而且还是在西餐厅里面,噢!是不是还有烛光晚餐等着我啊?”

女孩子家嘛,都爱幻想美好的事情!

“……”小叶沉默着。

陆吉祥没有听到回答,不禁眨了眨眼,看着表情冷肃的小叶,有些奇怪:“小叶,你怎么了?”

小叶扭头看她一眼,目光恭敬而疏离:“我没事!”

“真没事?”

陆吉祥挑起眉,不相信的道:“从我开门到现在,小叶你一直都没笑过,而且也不怎么爱说话,是不是心情不大好啊?”

“没有!”小叶否认。

陆吉祥见他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儿,索性也闭了嘴,只是专心的跟着他往外走,直到出了酒店以后,两人乘车前往海边。

快要临近目的地的时候,前边忽然堵起了车,长长的车流几乎停滞不前,周围都是此起彼伏的喇叭声。

“怎么回事?”

陆吉祥歪头朝前看了眼,有些急躁:“前边还有好多车啊,按这速度,还不得堵到猴年马月去啊!”

小叶正坐在副驾驶上,他听了女孩儿的话以后,不禁出声道:“餐厅距离这里大概还有两里路,如果夫人愿意的话,我可以陪着您走过去!”

陆吉祥皱着鼻子,心里大概衡量了一下。

最后,她毅然咬牙点头:“成,咱们走过去!”

说完,打开门下了车。

小叶紧跟其后,一直尽忠职守的保护着陆吉祥的安全。

只是,走了没多久,他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。

“夫人?”

他喊出声,目光看着前边一瘸一拐的女孩儿。

陆吉祥苦兮兮的回了头,懊恼道:“早知道我就不穿高跟鞋了,这鞋跟也忒高了点,走得我脚疼!”

随着她的话,小叶将目光落到了女孩儿的脚上。

她穿得是一双银色细带的高跟鞋,后部跟底很细,目测至少有八寸!

就在这时,陆吉祥弯了腰,似是打算脱鞋。

小叶很惊讶:“你要干什么?”

“我能干什么啊,当然是脱鞋走路啊!”陆吉祥愤愤然的说道,一边动作快速的脱了高跟鞋。

她这举动,引得旁边路人观望。

不过,陆吉祥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儿,手里拎着鞋,赤着脚就开始朝前走了去。

小叶迟疑了一下,但还是追了上去。

“夫人,如果您实在是受不了的话,我们就在这里等车过来吧,你这样……”说到这里,他不由得看了眼女孩儿的一双光脚,嘴角抽搐:“待会儿主任该骂我了!”

“他不会骂你的,放心吧,有我在呢!”陆吉祥拍了拍胸脯,一副有我在你别怕的仗势。

小叶拗不过她,只得默默地跟在她的身后。

相比较小叶苦大仇深的表情,陆吉祥则是舒坦的很,少了高跟鞋的束缚,她整个人都轻松了很多。

她是真的忍受不了了,这高跟鞋若是再穿下去,她这双脚就该废了!

……

于是乎,当宋锦丞看到陆吉祥的时候,这丫头正拎着一双高跟鞋,光着脚走得正高兴。

男人站在楼梯上,轻轻的唤出声:“吉祥!”

陆吉祥听到声音,当即抬头朝前望去。

下一刻,她便已经欣喜若狂的跑了过去,裙摆随着她的动作在空中飞扬。

“宋教授!”

她高兴得不得了,张开双手就直接扑进了男人怀里。

宋锦丞微微弯腰,笑着容纳女孩儿的热情,目光看了眼她的脚,微微蹙眉。

“怎么不穿鞋?”

他问道,语气虽淡,却略含不悦。

陆吉祥抱着他的腰,眼睛亮亮的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:“因为我不想穿,所以就不穿咯!”

看!

这就是恃宠而骄!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教授和小宁,到底谁将谁的军?

上一章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