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越小说吧

闪来的暖婚

第125章 阴谋重重!

陆吉祥从来就没有想过,原来电视里的那些狗血情节,终有一天,居然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。

是的,不论她信与不信,事实已经发生!

此时此刻,灯壁辉煌的酒店大厅内,衣着华贵的男人怀里,一个精致玲珑的小丫头正紧紧的抱着他的腰,她的声音很清脆,就像是飞掠在杨柳之间的黄鹂鸣叫。

“爸爸——爸爸——”

小女孩很高兴,眉开笑颜的模样,就像是一朵花。

可这一幕落在陆吉祥的眼里,那就跟针扎似的难受。

不,不是难受,她是难以接受!她是难以置信!

特别是,欧阳飞飞也不知从哪里走了出来,她笑得很得意,漂亮的裙装套在她的身上,光彩熠熠如同迷人的钻石,至少,她几乎把大厅内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!

宋锦丞同样也很意外,他低头看着怀里的小孩,甚是惊诧。

“念锦,你又胡闹了!”

欧阳飞飞信步走了过来,高跟鞋踩在光滑的大理石地面,发出清脆的声响。

她就像是一个胜利的女神,一步一步的,带着满满的自信走了过来。

“宋先生,我们又见面了!”

她举止得礼,目光带笑的看向眼前的男人。

宋锦丞抬了头,正要开口说话,欧阳飞飞却又忽然转了头,目光倏地投向另一边的陆吉祥,声音清丽:“对了,还有宋夫人,我们真是有缘呢,早上才刚见完面,晚上又见着了!”

陆吉祥看向她,张了张嘴,却吐不出任何一个字。

明亮的灯光下,她的脸色苍白得近乎透明。

“宋夫人的身子不舒服么?”

欧阳飞飞开了口,她佯装不解的看了眼陆吉祥,接着又望向宋锦丞,却不料瞬间就对上了一双漆黑的眸仁。

宋锦丞表情不善。

“欧阳飞飞!”

他斥责出声,冷峻的容颜,已经彰显他的不悦。

欧阳飞飞还挺委屈的:“你凶我干什么?我又不是来找你的,我们真的只是偶遇而已!”

宋锦丞深吸一口气,动手就要板开怀里抱着他的小孩。

可不曾想,他才刚动了一点力,怀里的小女孩儿忽然就惊叫了起来:“啊啊啊,爸爸不要!爸爸不要!”

念及对方只是一个小女孩儿而已,而且反应有些激烈,宋锦丞没敢使太大力,只是眉头拧得很紧。

“欧阳飞飞,把人给我弄走!”

他将命令抛向眼前的女人。

欧阳飞飞撩了撩头发,动作有些妩媚。

她含嗔带怨的望了眼宋锦丞,接着弯了腰,目光温柔的看向男人怀里的小女孩儿,声音柔软:“小念锦要乖,过来,我们去吃冰好不好啊?”

“不要!我要爸爸!我要爸爸!”小女孩根本不为所动,两只小手依然紧紧地抱着男人的腰身,她很用力,小小的腮帮子都鼓了起来,一双卷长的睫毛上还挂着泪珠儿,怎么看都是一个我见犹怜的小美人儿!

“小孩子要听话噢!”

欧阳飞飞故意板起了脸,半带威胁的道:“如果你再不过来的话,我就不要你了!”

没有想到的是,小女孩听到这话以后,非但没有松手,反而‘哇’的一声就大哭了起来。

“哎,哎你别哭啊……”

欧阳飞飞见状,当即就急了,赶紧手忙脚乱的出声哄道:“我们去吃冰好不好啊?你最喜欢的草莓味好不好?吃两个,吃两个好不好……”

小女孩还是哭得很伤心,两手抱着男人的腰,哭得哇哇的:“爸爸,我要爸爸……”

两个大人,一个小孩,这种场面,真的好刺眼!

陆吉祥几乎心塞,她也很想哭,可是她不能哭!

“没什么事的话,我就先回房了!”

她冷漠的出了声,说完后根本没去看宋锦丞的反应,转身就走。

“吉祥——”

宋锦丞唤了声,大概是想追上来,但奈何,小女孩的哭声很猛:“爸爸不要走!爸爸,爸爸不要走——”

在这一刻,陆吉祥几乎是忍不住的掉泪。

其实,她很想回头,但是,她不敢,真的不敢!

那一声声的‘爸爸’,于她而言,简直就像是利箭,嗖嗖的杀她于无形之中!

一路疾步,她很快走到了电梯口。

可电梯还没打开,她便已经被人抱入怀里。

“吉祥,你听我解释!”

宋锦丞追了上来,他紧紧的把人抱在怀里,不论她如何挣扎,他绝不肯放手丝毫。

陆吉祥就跟疯了似的,她的反应很激烈,拼了命的在男人怀里扭动,声音很尖锐:“你松手,你给我松手,宋锦丞你个混蛋!”

“不是你想象的那样,那个孩子她”

“不许你骂我爸爸!”

一声娇斥传来,骤然打断了男人的解释。

众人同时把目光转去,小女孩儿不知何时站到了宋锦丞和陆吉祥的身边,她的表情很桀骜,而且很凶,就像是发了怒的小狮子。

她直指陆吉祥,龇牙咧嘴:“你这个坏女人,就是你破坏了我爸爸妈妈的感情,我讨厌你!我讨厌你!”

“闭嘴!”

宋锦丞怒斥。

小女孩没有想到爸爸会骂自己,先是一怔,旋即大眼睛里开始弥漫泪水。

“爸爸……”

她弱弱的叫出声,眼眶里开始掉着晶莹的泪珠。

这一幕,几乎把陆吉祥逼疯!

“我让你松手!”

她猛地推开宋锦丞,整个人气得直发颤:“宋锦丞,我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人,你、你……”

她气得不行,指着男人的手抖得很厉害。

宋锦丞伸手想抓她,但被陆吉祥躲开。

她冷冷看着他。

“宋锦丞,看来我们之间需要”

“她不是我的孩子!”宋锦丞直接出声。

陆吉祥怔住。

“念锦!”

另一边,欧阳飞飞已经快步追了上来,但当她看到小女孩正一个人站在原地哭泣的时候,几乎是冲上去就把人抱到了怀里。

她满脸愤怒的看向宋锦丞:“她只是一个孩子!”

宋锦丞压根儿就不理她,目光始终只是看着眼前的陆吉祥,他耐心道:“吉祥,你冷静一下,这件事里有误会,这个孩子她”

“念锦!”

忽然间,欧阳飞飞的惊叫声响起。

宋锦丞和陆吉祥同时望去。

只见,之前还挺嚣张的小女孩儿,此刻正脸色苍白浑身发颤,小小的身子躺在欧阳飞飞的怀里不停的抽搐,两眼翻白的样子煞是恐怖。

陆吉祥见状,还没反应过来,旁边的男人已经厉然出声:“把她平放在地上!”

欧阳飞飞立刻照做,她的动作还算熟稔,只是手腕有些发颤,画着妆容的精致面孔,此刻终于裂出了一丝慌张,她几乎是哀求的看向宋锦丞:“水!我要水!”

宋锦丞皱眉,竟是丝毫未动。

适时,陆吉祥出了声:“我去找水!”

说完便从男人的怀来退出了出来,急急忙忙的朝着外面跑去。

过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,陆吉祥很快又返了回来,手里还拿着一瓶矿泉水,她将瓶盖拧开以后,快速的递向正跪在地上的欧阳飞飞。

“给,你要的水!”

欧阳飞飞抬手接过,目光瞥她一眼,其中意味深长。

不过,这一切不过转瞬之间的事情。

这时候,小女孩儿已经停止了抽搐,嘴里塞着的手帕也被取了出来,欧阳飞飞捧起她的脑袋,开始伸手往她的嘴里探去。

“呕——”

小女孩儿又是一阵抽搐,嘴里吐出秽物。

陆吉祥皱眉,不禁扭了脑袋。

欧阳飞飞倒是镇定的很,待小女孩吐完了秽物以后,她又将她抱了起来,耐心的一点一点的喂她喝水。

周围聚集了不少观望的人,经理闻讯赶来,待见着宋锦丞也在场以后,连忙就要组织人欲清场。

“不必!”

他忽然挥手,表情淡淡的开口道:“人已经没事了,叫个医生过来看看吧!”

“哎哎!”

经理点头应下,连忙又去找医生。

“我是医生!”

就在这时,人群里忽然站出了一个年轻人,只听他说道:“这个小妹妹刚才是癫痫发作,只要等这病犯过了以后,她基本也没事了,只是切记不要让她情绪太激动,带着人去吃点流食吧,小心点!”

于是乎,欧阳飞飞又准备带着人去吃东西。

可哪料——

“爸爸!爸爸!”

小女孩被欧阳飞飞抱在怀里,可那双渴望的眼,分明就是一直看着宋锦丞的。

可是前边,被唤作爸爸的男人毫无反应,根本就没看她。

“爸爸……我要爸爸……”

小女孩依旧执着的看着男人,遥遥的朝他伸着一双小手,眼眶里溢满了泪花,尤为可怜。

陆吉祥拧了眉。

“宋教授……”

她忽然转头,目光看向男人。

宋锦丞瞪她一眼,不耐道:“又开始同情心泛滥了?”

“可是,她好可怜哎……”陆吉祥呐呐的开口,没敢去看男人的眼,她说道:“不管她是不是你的孩”

“她不是!”宋锦丞打断她,很不耐烦:“这事我以后再给你解释!”

“爸爸,呜呜呜……我要爸爸……”

另一边,小女孩儿的哭声依旧。

陆吉祥瞥了两眼,于心不忍的伸手扯了扯男人的衣袖。

宋锦丞深吸一口气,很无奈的看着她:“我知道你心里还有疙瘩,反正我说了你也不信是吧?好,既然如此,待会儿就让欧阳飞飞亲口和你说!”

说完,一把扯过女孩儿的手腕,拖着人就往外走。

在路过欧阳飞飞身边的时候,他不冷不淡的说了句:“去吃饭!”

欧阳飞飞只是嗤嗤冷笑,倒是她怀里的小女孩很高兴,伸着一双小手,不停的唤道:“爸爸抱!爸爸抱!”

宋锦丞哪会抱她?除了陆吉祥以外,他谁都不想抱!

这样的四人组合很奇怪,男人牵着女孩在前边走,身后跟了一个摩登女郎,女郎的怀里抱了个小女孩儿,而小女孩儿则是在不停的喊着爸爸……

一家粥店,四人坐在桌前。

小女孩非吵着要爸爸,无奈之下,陆吉祥只好和欧阳飞飞坐在一起,将宋锦丞身边的位置让给了小女孩。

“爸爸!爸爸!”

小女孩很高兴,一直抱着男人的手臂,摇啊摇啊。

宋锦丞面无表情,目光一直盯着桌对面的陆吉祥,对于她主动让位的举动十分不满!

陆吉祥咽了咽口水,端起桌上的饮料喝了一口,才慢吞吞的出声打破了这一桌的寂静。

“那个……额,这个孩子是?”她看向身边的欧阳飞飞,问道:“是你的孩子么?”

“当然不是!”

欧阳飞飞摇头,回答得很快。

陆吉祥闻言,不禁大松了一口气。

也许,这真的只是一个认错人的误会!

“她是我姐姐的孩子!”

哪料,欧阳飞飞的下半句,接踵而来。

陆吉祥的心弦再次被勾起来,她很意外的看着欧阳飞飞:“你、你姐姐的孩子?”

“是啊!”欧阳飞飞点头,以下巴指了指对面的小女孩,继续道:“她是我的亲侄女,是我亲姐姐的孩子!”

陆吉祥愕然。

这又是什么情况啊?

欧阳飞飞看了眼面色不善的宋锦丞,虽然知道后果,但还是不怕死的说了出来:“这孩子跟我们一个姓,叫欧阳念锦!”

欧阳念锦?

念锦!念锦!是思念宋锦丞的意思么?

“欧阳飞飞!”

宋锦丞低沉出声,他已无耐心:“不要误导吉祥,直接告诉她原因!”

欧阳飞飞耸了耸肩,语气不屑:“你让我说什么?说你和我姐姐老早就认识了,说你们曾经是在同一个部队里服过役,而且还”

“闭嘴!”宋锦丞淬然出声打断她。

欧阳飞飞果真闭了嘴,只是在面对男人的骇人目光时,她并无惧意:“是你让我解释的!”

宋锦丞看着她,眼神儿冷得像是寒冰。

“欧阳飞飞,我是欠你姐,但不代表我就要容忍你!”

此话一出,欧阳飞飞当即脸色大变。

宋锦丞直接从桌前站起了身。

“吉祥,我们该回家了!”

他说得不急不缓,长腿迈出,伸手便将椅子上的女孩儿拉了起来。

“爸爸!”

欧阳念锦见状,立马也跟着站了起来,很渴望的看着他:“你要去哪里?”

“我不是你的爸爸!”

宋锦丞极冷淡的回了句,拖着陆吉祥就往外走。

隔了远远的距离,欧阳念锦的哭声传来。

陆吉祥整个人都有些懵,剧情的发展已经完全超乎她的意料。

最开始的时候,她以为这个孩子是欧阳飞飞的孩子,结果被告知,那个叫欧洋念锦的孩子,只是欧阳飞飞的亲侄女,是她姐姐家的孩子!

而这个孩子的母亲,则是和宋锦丞又似乎有过什么关系!

这都什么跟什么?!

刚想及这里,脚下不知踩到了什么东西,陆吉祥被绊了一下,整个人眼看着就要朝前边倒去。

一双大手伸来,及时的将她搂进怀里。

宋锦丞的声音里含着薄怒:“陆吉祥,你走路都不用眼睛的?”

陆吉祥从他怀里抬了头,不言不语的看着她。

宋锦丞与她对视片刻,忽然低咒一声。

“该死的,你真不会以为那个孩子是我的?”他很生气,双手掐着女孩的双肩,不顾这是人来人往的街道,厉声质问:“陆吉祥,你说,你信不信我?”

他真该死,千算万算,竟漏了个欧阳飞飞!

他是真没想到,欧阳飞飞这个女人居然如此胆大,当着他的面就敢把孩子拉到陆吉祥的跟前来!

他从来不是心慈手软的主儿,若非当初的承诺,他哪会如此容忍?!

“我信你……”

这时,陆吉祥的声音传了过来,她始终低着一颗脑袋:“宋教授,我相信你的话,这件事情里一定是有误会的,对不对?”

宋锦丞拧眉,盯着她看了一会儿,接着又捧起了她的脸。

他的目光很锋锐,不愿放过女孩儿脸上的任何表情。

“吉祥,这里面的确是有些误会!”他重重的叹气,声音很沉:“一时半会儿的我也解释不清楚,但你要相信我,由始至终,我都只有你一个女人!”

这,是变相的表白么?

陆吉祥睁大了眼,傻傻的看着眼前的男人。

宋锦丞看着她的反应,被逗乐。

他低头,毫无嫌隙的在女孩儿唇上啄了一口,道:“最近发生了太多的事情,有人趁虚而入想要挑破离间,不过你放心,我会处理的!”

陆吉祥撅起嘴巴。

“你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?刚才欧阳飞飞在说出那些话的时候,你为什么不反驳?”陆吉祥还是有些不甘心,对于宋锦丞之前的反应和举动,她颇为不满。

宋锦丞摸了摸她的小脑袋,笑笑道:“大人虽然很坏,可是小孩子很无辜,我不想在孩子面前说太多,欧阳飞飞只是个小角,我想知道她后面的人是谁!”

陆吉祥有些意外。

“你怎么知道欧阳飞飞是别人指使的,而不是她自己?”

宋锦丞嗤笑:“这都多少年前的事情了,她若是想借题发挥,何必等到今天?”

陆吉祥愈发的听不明白了。

她摇了摇脑袋,道:“哎,我怎么听不明白啊?”

“因为你笨呀!”男人笑言。

“你!”女孩儿当即瞪眼,挥着小拳头作势要打他:“你说不说!”

宋锦丞笑得温和,他重新揽住女孩儿,带着她一边往前走,一边道:“有些事情我也没想明白,等我想清楚一切以后,我就向你坦白,好不好?”

“哼哼!”

陆吉祥扭了头,摆出不屑的样子。

可是她的心里面啊,早就甜成了蜜。

……

晚上,陆吉祥躺在床上斗地主,可打了没几把牌,她便输了个精光。

“唉,没意思……”

她扔了手机,翻个身就窝进了男人怀里。

宋锦丞放下手中的书,顺势抱住女孩儿,吻了吻她的额头道:“什么没意思?”

“豆豆不经输,打了没几把就输光了!”陆吉祥叹了口,将脸埋到男人的臂弯间,软软道:“好困啊,你不准动,我要睡觉!”

“独裁!”

宋锦丞笑了句,果然没动。

过了没多久,女孩儿便香甜入梦。

就在这时,安静的房间里,床头柜上的手机忽然响起了来。

宋锦丞手快的关掉铃声,先是低头看了眼怀里熟睡的丫头,方才小心的将她从自己的怀里移开。

他下了床,刚出房间,立刻将电话回拨过去。

静谧的室内,只有男人轻淡的说话声。

……

第二天早晨,陆吉祥起床以后,发现宋锦丞已不在房内。

她挺意外的,不过也没太在意,慢吞吞的洗完脸刷完牙以后,拿着手机准备给他打电话。

刚拨出去,门外响起门铃。

陆吉祥挂掉电话,走过去开门。

“之雅姐!”

当看清门外的女人时,陆吉祥惊喜的叫出声。

“嗨,好久不见了!”宋之雅张开手,热情的与陆吉祥拥抱。

“之雅姐,最近你都去哪里了啊,我问过宋教授好几次了,可他每次都说你在外面旅游……”陆吉祥拉着宋之雅的手,目光打量着她,一边道:“之雅姐,你好像都黑了许多……”

宋之雅哈哈大笑,边道:“我是去旅游了啊,不过最近半个月都在夏威夷晒太阳呢,你看,我现在的皮肤可是麦色的!”

“……”

“哦对了,我还给你带了礼物!”宋之雅说着话,一边招呼着侍者将行李箱放进房里来。

陆吉祥急忙让开道路,看着使者们忙上忙下的,最后,客厅里整整摆满了五个大行李箱!

“没办法啊,熟人太多,每个人都得带礼物啊!”宋之雅摇头,很快打开了其中的一个行李箱,并从里面取出了一个东西,边道:“呐,这个是给你的!”

说着,转身递给陆吉祥。

陆吉祥伸手接了过来,却并没有急着把盒子打开。

她看着宋之雅,语气里带着迟疑:“之雅姐,你、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?”

“宋锦丞给我打的电话呗!”宋之雅耸了耸肩,并不打算瞒着陆吉祥:“其实我觉得我还是挺义气的,只需要我哥的一个电话,我立马就从太平洋彼岸飞了过来,怎么样,够给力吧!”

陆吉祥并不觉得好笑。

因为,她差不多已经猜到了原因。

“是宋教授让你来开导我的?”她继续问道。

“当然不是!”宋之雅回身看她,很坦荡:“吉祥你已经是一个成年人了,你有自己的独立思维能力,所以在很多事情上,并不需要别人来开导你,你又不是小学生!”

“那你是……”

“我是来给你讲故事的!”宋之雅说到这里一顿,嘿嘿笑道:“是关于宋锦丞的过往秘史,你想知道么?”

陆吉祥不假思索的点头。

宋之雅罢了罢手,继续道:“不急不急,等我先洗个澡,吃个饭,然后再与你细细道来……”

“好!”

……

午饭后,陆吉祥和宋之雅去了隔壁商城顶层,准备一起做个spa!

宋之雅很豪放,全身衣服一脱,大大咧咧的就往椅子上躺。

而相比较陆吉祥,她则是含蓄了很多,至少没有露出关键部位,脸蛋还红得跟朝霞似的。

结果,她被嘲笑了。

宋之雅问她:“吉祥,你和宋锦丞那啥的时候,你也是这么害羞么?”

“……”

“唉,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!”

“额!”陆吉祥愣了下,没多想的问道:“你知道什么?”

宋之雅瞥她一眼,笑得高深莫测:“吉祥,你没发现你最近变漂亮了?典型的就是被男人滋润”

“哎,打住打住!”

陆吉祥赶紧出声打断她,直道:“你就不能说点正经的么?”

“好啊,那我们就来说点正经的!”宋之雅点头,表情变得认真起来:“话说,你昨天见到欧阳飞飞了?”

“是!”

对于宋之雅的问题,陆吉祥一点都不意外。

她知道,既然宋锦丞能把宋之雅叫来陪她,那肯定就是事先安排好了一切。

事到如今,陆吉祥就想听听,宋之雅会如何解释这一切!

“唉,其实这一切都是场孽缘啊……”宋之雅深深的叹了口气,直摇头道:“那个小女孩的母亲叫欧阳晓丹,当时在部队卫生院里可是出了名的美女!哎,其实我以前还见过一次,漂亮倒是漂亮,但没有那么神乎其神,部队里面有几个女人长得漂亮了?那欧阳晓丹只是因为掉到了丑小鸭堆里,所以才衬得她漂亮!”

陆吉祥听到这里,挺郁闷的。

“之雅姐,我不想知道那个欧阳晓丹到底长什么样,你能直接讲重点么?”

宋之雅闻言,看她一眼,笑道:“我还以为你在乎呢!”

“我为什么要在乎?”陆吉祥皱起眉,说道:“我和她又不认识,干嘛要在乎她长什么样?”

“可是她和宋锦丞认识啊!”宋之雅说道:“她俩是在非洲维和部队里认识的,宋锦丞是干部,欧阳晓丹是卫生员,当时两人坐的是同一架飞机,而且位置还是挨在一起的!”

“真是巧啊!”陆吉祥叹了句。

“巧什么巧!”宋之雅瞪她一眼,恨铁不成钢的道:“这不摆明了就是有人刻意这么安排的么?那个欧阳晓丹也不是省油的灯,以为坐在宋锦丞身边就能爬进我宋家了?简直是异想天开!”

“……”

宋之雅似乎还挺气愤的:“后来在非洲的时候,欧阳晓丹还想勾引宋锦丞,不过你男人很给力,非常果断的拒绝了她!”

陆吉祥默默的抹汗,道:“之雅姐,我知道宋教授是个什么样的人,你不用刻意的替他说好话!”

“我没有刻意的替他说好话啊,这是事实!”宋之雅眨了眨眼,表情很无辜。

陆吉祥无奈了,只好道:“好吧,之雅姐你接着说!”

宋之雅先是喝了口果汁,才继续道:“非洲那边挺乱的,你也知道,维和部队去那边也只是为了帮助当地百姓,虽然已经在尽量的避免与当地的武装部队相碰撞,但凡事总是有意外的!”

“怎么了?”陆吉祥听到这里,不禁捏了把冷汗。

宋之雅摇了摇头,说道:“发生了很多事情,维和部队遭到了多次攻击,在撤退途中,欧阳晓丹不幸被对方抓住,后来……后来……”

连说了好几个后来,宋之雅都没说出个理所然来。

“后来什么呀?”陆吉祥着急的追问道。

宋之雅咬了牙,毅然道:“其实大家都想把欧阳晓丹救出来,可是等着救援队赶到现场的时候,欧阳晓丹早已被……当时她衣衫不整的躺在一个土窑里面,是宋锦丞亲自把她给抱出来的,后面经过医生检查,证实她被轮(河蟹)奸……”

陆吉祥目瞪口呆。

“所以,那个孩子是……”

宋之雅摇头,继续道:“不是,那次欧阳晓丹没有怀孕,不过她从那以后就变得神志不清了,整天胡言乱语疯疯傻傻的!”

“傻了?”陆吉祥很惊讶。

“是啊,傻了!”宋之雅点头,说道:“后来她在部队里是呆不下去了,她的家里人就把她接了回去……至于后面的事情,我也不是很清楚,反正欧阳晓丹产女的事情,是她离开后一年才发生的!”

陆吉祥沉默了下。

“那为什么,欧阳晓丹的女孩儿要喊宋锦丞为爸爸?”

宋之雅皱了眉,想了想,摇头道:“这个我还真不是很清楚,宋锦丞是怎么和你说的?”

“他说这是个误会!”陆吉祥如实道:“可是,我不相信,苍蝇不叮无缝的蛋,如果他没做什么的话,为什么欧阳念锦要喊他爸爸?还有,你听听,欧阳念锦!欧阳念锦!这都什么破名字!”

宋之雅哈哈大笑:“你这是关心则乱啊。吉祥,你在吃醋!”

“吃醋?”

陆吉祥愣住了,脑子里回旋着这两个字。

吃醋?

她这是,在吃醋么?

上一章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