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越小说吧

闪来的暖婚

第124章 妖孽归来!

两百多年以前,海城只是一个建在海边的无名小村庄,随着改革的历史进程,越来越多的视线开始关注这个频临海边的天然富饶之地,而康德酒庄成立于百年前,虽然它是国内诸多酒庄中最年轻的的一位,却也是成名最早的,以其刁钻独特的风格与高品质,取得众多海内外人士的情有独钟。

随着轿车的缓缓驶入,刚进入酒庄内,首先映入人眼的,是一栋栋风情浓郁的法式建筑,而远处山腰上竟还有一座尖顶小教堂,隔着远远的距离,陆吉祥甚至还能看到上面五彩斑斓的花式玻璃,在太阳光下折射出耀眼的彩光。

她很激动!

“宋教授,你快看,那里有个教堂哎!”

她摇着身边男人的手臂,一脸的兴高采烈。

宋锦丞顺着女孩儿所指的方向看了眼,只是淡淡的‘嗯’了一声,兴趣并不很大。

他敷衍的反应,令女孩儿很不满:“你除了‘嗯’以外,难道就不能再说点别的?你多说两个字会死啊?”

宋锦丞笑了笑,看着女孩儿近在迟尺的白皙容颜,启声道:“你让我说什么?那只是个教堂而已,有什么好稀罕的?”

陆吉祥冲他握拳,咬牙道:“是你不懂情趣!”

“情趣?”

男人挑眉,目光促狭的看着她:“你确定想要?”

陆吉祥一怔,反应过来以后,脸蛋通红。

“老不正经!”

她嘴里啐了句,一边转了头,继续盯着窗外的景色。

宋锦丞依旧盯着她,墨色的眸仁里溢满了笑意。

“吉祥!”

他缓缓的启了声。

“嗯?”陆吉祥重新转头看她,小脸上有戒备的神色,只听她道:“我警告你啊,说话注意点,要是再敢占我便宜的话,小心我、我不理你了!”

“不占你便宜!”宋锦丞说着话,一边拉住了女孩儿的手,将那柔弱无骨的小手捏在手心里细细磨蹭,沉默了一下,才道:“待会儿我给你介绍一人。”

“噢!”陆吉祥看着他,静待他的下文。

宋锦丞稍微斟酌了一下用词,方才接着道:“他是我朋友,姓康!”

“嗯,然后呢?”陆吉祥扬起眉,继续道:“你别告诉我这个康德酒庄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。”

“这倒不是。”宋锦丞摇头,缓缓道:“康德酒庄成立于百年以前,那时候他都还没出生呢,这是他曾祖父留下来的酒庄,名字也是以他的曾祖父的名字而命名的。”

“噢,是这样啊……”陆吉祥感叹道:“有个家族遗产的感觉真好!”

宋锦丞笑了笑,将女孩儿的小手翻了个面,他低眸看着女孩儿柔软的掌心纹路,淡淡道:“待会儿不管你看到了什么,你都不要太惊讶,更不要一直盯着他的脸,但要记得向他问好,知道么?”

“噢,我记住了!”

陆吉祥点头,心里却有些疑惑,为什么不能盯着那个人的脸?

不过,她并没有将心中的疑问说出来,因为她很快就知道了答案。

过了没多久的时间,轿车缓缓的在一栋白色建筑前停下,司机下车后绕过车头,恭敬的拉开了后座车门。

宋锦丞率先下车,然后伸手请出了里面的女孩儿。

陆吉祥抬头看着眼前的精美建筑,心底暗暗感叹它的美!

“宋!”

这时,一道男人的声音传来。

陆吉祥下意识的抬头望去,却在看清对方的那瞬间里,不禁倒抽一口凉气。

那是怎样的一张脸?

布满了扭曲疤痕的半边容颜,即使是太阳当头的白天,也令人不禁背脊生寒,宛若是看到了夜晚里的罗刹!

“康纳!”

宋锦丞出了声,一边轻捏了一下女孩儿的手臂。

陆吉祥回过神,连忙收回视线,低头跟着唤道:“康先生!”

康纳并没有在意陆吉祥,只是径直张开了双臂,热情的冲着宋锦丞道:“宋,好久不见,我很想你!”

宋锦丞微笑,松开陆吉祥以后,与他毫无嫌隙的拥抱,熟稔得像是多年的老友。

可是,陆吉祥的心里仍旧是满满的震惊,男人的那张脸,给了她太多的震撼。

“噢,这位是你的夫人?”

康纳的声音忽然传来。

陆吉祥回过神,目光再次回到康纳的那张骇人容颜上,故作镇定的笑道:“您好,康先生,我是陆吉祥!”

“您好,陆小姐!”

康纳弯腰行礼,像是个绅士:“我一直在想象,宋的夫人一定会是个大美人,陆小姐长得很美!”

说完话,他直起了腰,目光谦和而有礼。

陆吉祥才发现,这个康纳的眼珠竟然是蓝色的,他是外国人!

“吉祥!”

宋锦丞的声音在耳边响开。

陆吉祥皱眉,急忙将视线从康纳的脸上移开。

但仅仅一瞬,她又重新望了过去,笑道:“康纳先生,你的眼睛,很美!”

康纳怔住。

宋锦丞适时的出声解释:“康纳是混血儿,祖上有东欧血脉!”

陆吉祥点点头,再次冲着康纳一笑道:“原来康纳先生是混血儿啊,我还以为你就是个外国人呢!”

如此轻松的语气!

康纳很快也笑了起来,他似乎很愉悦:“我的母亲是亚裔!”

说完以后,他又看向宋锦丞,意喻深长:“宋,你的眼光很好,令人羡慕!”

“谢谢!”

宋锦丞勾了唇,牵着女孩儿的小手,一同步入这栋精美的白色建筑之中。

康纳在前边带路,一边介绍着康纳酒庄的历史,有了这位康纳酒庄的主人作陪,一路来,她们几乎是畅通无阻,甚至最后还进入了并不对外开放的私人酒窖。

“这个酒窖是我曾祖父留下来的,庄园内的大多酒窖都是对外开放的,除了这个以外!”说着,他指向酒架上的一排葡萄酒,继续道:“这些都是我曾祖父亲自酿的酒,已经在这里放了上百年!”

陆吉祥闻言,相当的惊讶。

她不禁凑到宋锦丞的身边,小声道:“这些酒是不是很值钱啊?”

“当然了,它们是无价之宝!”康纳回头看向她,笑着道:“这是我们康德家族的伟大遗产,我们将世代相传,并奉为珍宝!”

“无价之宝?”

陆吉祥一听,更加激动了,一双小眼神儿不停的往酒架上瞄去。

康纳见状,不禁问道:“陆小姐也喜欢葡萄酒?”

“额……”

陆吉祥纠结了一下,正想着该怎么回答,身边的宋锦丞已经替她出了声:“这丫头沾酒必醉,喝不得的!”

康纳哈哈一笑,道:“葡萄酒的度数并不高,女人适当饮用,还可以养颜美容的!”

陆吉祥狂点头,赞同的道:“对呀对呀,这个我也知道,葡萄酒可以养颜,偶尔的喝一点,其实是没事的!”

宋锦丞斜睨向她,目光不善。

陆吉祥冲着他一笑,说道:“大方一点嘛!”

这时,康纳的声音传来:“如果陆小姐喜欢的话,我可以将曾祖父留下来的葡萄酒送给你一瓶!”

“真的吗?”陆吉祥一听这话,当即激动的望向康纳,口不择言的道:“你、你真的要把你家的这个、这个无价之宝送给我?”

“不过,我有个条件!”康纳笑了起来,蓝色的眸仁在酒窖黯淡的灯光下泛着耀眼的光:“等着你和宋的孩子出世时,我会亲自送来,就当是给孩子的见面礼!”

“……”

陆吉祥瞬间石化状。

这个条件也太坑人了吧!

另一边,宋锦丞挑了眉,目光看向康纳:“好兄弟!”

康纳冲他竖了大拇指:“加油,宋!”

……

众人从酒窖里出来以后,康纳又带着人前往位于酒庄中心位置的珍珠城堡。

这座城堡已有上百年的历史,据说是和康纳酒庄同时存在的,以康纳夫人的名字珍珠命名,典型的法式建筑体系,每一处每一角都充斥着美轮美奂的浪漫与精致。

城堡里外都是前来参观的游客,甚至在外面的草坪上,还有人在拍着婚纱照。

陆吉祥伸着脖子看了眼,无心的说了句:“那些人好浪漫啊,居然会想到来这里拍婚纱照,蓝天白云加上城堡,简直就跟童话里的王国一样!”

她的呢喃之声,并没有逃过男人的耳。

宋锦丞弯了腰,薄唇凑到女孩儿耳边,呵气如兰:“吉祥,你是不是想说,我们也该举行一个婚礼了?”

陆吉祥扭头看他,乌黑的眼,纯粹透底。

她没有多想的就道:“不是说好了要等我毕业以后么?”

宋锦丞叹息,将这小丫头搂到怀里,声音很沉:“真的好难等啊,吉祥……”

“这有什么难等的啊,等我交了论文以后,差不多就没什么事儿了!”陆吉祥窝在男人的怀里,语态很轻松:“等我毕了业,我就是自由身啦!”

“你现在不自由么?”

男人低头,目光深深的看着怀里的丫头。

陆吉祥想了下,眼珠子滴溜溜的直转。

她说道:“宋教授,我这样跟你说吧,在没有遇到你之前,其实我的理想是当一个有正义感的黑客。不过嘛,这行太难干,所以我的想法就是白天坐班,晚上和朋友们相互切磋技术,如果遇到有什么比赛之类的,我还可以赚点奖金呢!”

宋锦丞‘嗯’了一声,继续道:“那现在呢?你的想法是什么?”

陆吉祥扬起了脑袋,笑得挺灿烂的:“你不是说让我进部队么?如果能为国家效力,我自然是百般愿意的!”

“你真这么想?”宋锦丞勾唇。

“呃,我当然是这么想的!”陆吉祥点头,笑得愈发的无耻:“主要吧,我是想跟着您混,您多大的官儿啊,只要有您在,我就有肉吃!”

“噢,你想吃肉了?”

宋锦丞若有所思的点头,目光笑望着女孩儿:“前几天没吃够?”

“前几天?”陆吉祥没反应过来,傻乎乎的反问道:“前几天我吃什么肉了?”

男人但笑不语。

陆吉祥想了又想,忽然又明白过来了。

她脸颊泛红,气愤得很:“宋锦丞,你不要总是扭曲我的意思!”

“我没有扭曲你的意思啊!”男人装起了无辜,摊开双手道:“是你多想了吧,吉祥?”

“啊啊啊!”

女孩儿气得原地直跺脚,脸上的那抹红,几乎蔓延到了耳根子后面。

宋锦丞看着,只觉心里都柔成了一片。

“过来,吉祥!”

他朝女孩儿招了招手,见她不肯听话,笑得愈发温和:“我有个秘密要告诉你,想听么?”

女孩儿警惕的看着他,可又按耐不住自己的好奇心。

她一步一步的走了过来,嘴里说道:“什么秘密啊?”

就在她距离男人还有一步之遥的时候,宋锦丞骤然出手,一把将女孩儿揪到怀里。

“啊!”

陆吉祥受惊,猛地尖叫一声,引得周围人纷纷望来。

她窘涩不已,连忙将脑袋往男人怀里钻。

宋锦丞顺势低头,含住她的耳珠,声音低醇如同酒窖里的红酒。

“你脸红的样子,真可爱!”

他的呼吸就在你的耳边,动人的情话,令人不禁双脚发软。

而事实是,陆吉祥很没出息的脚软了!

“这么不禁哄?”

宋锦丞笑话她,大手托着她的腰身,半抱着人往城堡里走。

陆吉祥哆哆嗦嗦的倚靠在男人怀里,有种想哭又哭不出来的感觉。

这丫的绝对就是一妖孽,杀人于无形啊!

城堡一层是对外开放的,二层是会员餐厅,三层以上拒绝外人到访,独属于康德酒庄的继承人,也就是康纳!

陆吉祥走上三层的时候,发现走廊两边都挂着油画,有男人也有女人,甚至还有一只德国牧羊犬!

“这是康纳养过的一只狗,他俩从小一起长大,不过后来出了意外,死了!”宋锦丞在旁边说道。

陆吉祥闻言,不由得转头看向他,问道:“什么意外?”

宋锦丞沉默了一下,接着道:“是火灾,半夜里忽然烧起来的,当时康纳还在睡觉,是他的狗以命救了他!”

听他这么一说,陆吉祥忽然就明白了什么。

她小心翼翼的问道:“宋教授,那个康纳的脸……”

“就是因为那次意外。”宋锦丞拉着人往前走,一边道:“这事都已经过去很多年了,现在说这些也没意义,你以后也别问了!”

“噢!”

陆吉祥点头,末了,她又问一句:“对了,康纳呢?”

“在做菜。”宋锦丞答道:“他说要亲自下厨款待你!”

陆吉祥眨眼睛,笑得开心:“原来我的面子这么大。不过,有句话说得很好,物以类聚人以群分,以前我不相信,现在我总算是信了!”

“噢?”男人扭头看她。

陆吉祥继续道:“你会做菜,然后你的朋友们也会做菜,这就是物以类聚啊!”

歪理!

宋锦丞无奈的摇头,拉着人继续往里走。

可走了没几步,陆吉祥又忽然停住了脚。

“怎么了?”

宋锦丞回身望她。

陆吉祥的脸色有些奇怪,她看了眼男人,结巴道:“我好像、好像……”

结巴了半天,也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。

“到底怎么了?”

宋锦丞靠近她身边,大手摸了摸她的额头。

陆吉祥先是看了眼前边带路的侍者,两手趴到男人肩头上,小声的凑到他耳边道:“我感觉……额,我好像来大姨妈了!”

“……”

“真的,刚才我、我……”后面的那些话实在是不好意思说出来啊,但她是真感觉下面热热的,十有*就是来大姨妈了,而且她的信期也是在这几天啊!

这边,宋锦丞看着她纠结的样子,不禁握住她的手道:“需要我帮忙么?”

陆吉祥脸红着摇头,呐呐道:“不需要你帮什么,我就是想去趟卫生间。”

宋锦丞点头,立刻让旁边的侍者带着女孩儿去卫生间。

临走前,陆吉祥问道:“待会儿我上哪去找你啊?”

“走廊的尽头。”宋锦丞指了指前边。

“噢,我明白!”

陆吉祥点头,转身跟着侍者离开。

最后的事实证明,她的确是来大姨妈了,不过幸好早有准备,这几天她一直都把姨妈巾带在身上呢。

哼着小曲儿弄完这一切以后,陆吉祥冲了水,抬手就要打开隔板间的门。

然而,就在这千钧之际,打开的门缝之间骤然传来一股力道,陆吉祥根本反应不及,一道黑影已经窜了进来,动作灵敏得就像是一只豹。

“啊救唔唔唔……”

身子被重力压至墙边,嘴巴也被捂住,陆吉祥拼命挣扎着想要推开对方。

“姐,是我!”

突如其来的声音,就像是乌云密布的天空忽然被一道阳光划破。

陆吉祥瞬间僵住,两眼大瞪的看着眼前的男孩儿。

“小、小宁?”

她不可思议,因为过于惊喜,整个身子都不禁颤抖起来。

“姐!”

男孩儿的容颜依旧精致,只是那泼墨般的眸仁里,溢满了对眼前女孩儿的深深思念。

他双手紧紧地抱着眼前的女孩,胸腔强烈的起伏着,而那双漂亮的眼里,竟已弥漫氤氲。

陆吉祥愣了好久才慢慢的回过神来,她抬了头,抚摸着男孩儿伏在她肩上的头颅。

“小宁,真的是你!”

她很确定,怀里这具纤瘦的身子,正是那个陪伴了她十余年的少年。

“姐,是我!”唐小宁抬了头,咧着嘴看着眼前的女孩,笑得很开心很开心:“姐,我都快想死你了,你有没有想我啊?”

“想!”

陆吉祥点头,目光看着唐小宁的脸,慢慢的也跟着笑了起来。

“姐……”

唐小宁得到了满意的答案,不禁又重新低了头,将脑袋靠在女孩的肩头上,眷念的来回磨蹭着。

他就像是个讨要糖果的小孩儿,带着万分的小心翼翼。

陆吉祥却忽然很心疼很心疼。

“你最近都去哪里了?”她轻轻的拍着男孩儿的后背,叹息的道:“小宁,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?”

男孩儿没说话,只是静静的呼吸着她身上的味道。

这种感觉,真好!

“小宁!”

陆吉祥没有听到回答,不禁动了一下身子,急道:“你倒是说话啊!”

唐小宁终于抬了头,还是那副娇弱的美少年样儿。

“对不起啊姐,我不是不想给你报平安,只是、只是情况比较特殊,我也不想让你担心!”说着,他低了脑袋,像是个做了错事的小学生似的。

陆吉祥没听明白,傻乎乎的继续问道:“什么特殊情况?小宁,你、你到底怎么了?”

她自然没有看到,少年落下的刘海阴影里,那双眼中满是精明与算计。

不过很快,他再次抬起了头,只是那张脸,那眼神儿,依旧是纯粹的无辜可怜,就好似……之前的那幕,不过是幻觉!

“我受了伤,一直躲在外面养伤呢!”

他还挺委屈的。

“你受伤了?”陆吉祥一听,却是担心得不得了,她用目光打量着男孩儿的全身,一边问道:“哪里受伤了?是不是、是不是上次受的伤?”

说实话,唐小宁真的很享受这一刻!

他喜欢陆吉祥围着他转的感觉,这证明他在她的心中,还是很重要的!

“不是上次,不过也差不多!”

他喏喏的开了口,表情很可怜:“伤在背上!”

“背上?”陆吉祥闻言一愣,但最后,她还是亲手掀开了男孩儿的衣服,目光凝向他的后背。

这一看,她几乎震惊!

一条足足有十余厘米的狰狞疤痕,就这么斜斜的横在男孩儿白皙的背部之上,硬是破坏了这本该完美的画面。

“小宁!”

她心疼的唤出声,颤抖着手腕,似是想抚摸那条疤痕。

可就在要触到的那瞬间里,她忽然又收回了手,没敢再去看第二眼,只是眼中有泪花闪烁。

唐小宁回过头的时候,正好看到这一幕。

“姐!”

他几乎是从原地跳起来,旋身便一把抱住了女孩儿,嘴里直说道:“姐,姐,你、你别哭呀!算我求你了,你别哭啊!”

陆吉祥只是摇脑袋,不愿说话。

唐小宁着急得很,一边笨拙的拿手给她擦眼泪,一边连忙道:“姐,我已经不疼了,真的不疼了,你别哭了好不好?哎,你再这样,我、我又得疼了!”

陆吉祥抽噎着,眼皮红红的看着他。

“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?”

唐小宁抿了抿唇,回答道:“其实我前几天就已经到海城了,但是、但是你一直和姐夫在一起的,所以我也没有机会,今天看到你们要出门,我就一直在后面跟着!”

事实当然不止这么简单,宋锦丞的座驾岂是想跟踪就能跟踪的?

为了查到他们的行驶路线,唐小宁花费了不少的功夫,沿路来每个十字路口的监控录像,更是被远在外省的童乐利用网络入侵搜了个遍,最后才找到了这里!

这时,陆吉祥又开了口,她很小心的问道:“小宁,你跟我说实话,你到底、到底是做什么的?”

这下,唐小宁又沉默了。

陆吉祥吸了吸鼻涕,抓着男孩儿的手腕,继续追问道:“为什么要躲在外地养伤?为什么不愿意回来?小宁,你还有多少秘密瞒着我,你说话呀!”

唐小宁长叹了一口气。

“姐,你不要问我了好不好?”

“不行!”陆吉祥咬牙,一边擦泪,一边说道:“宋教授说你是干黑社会的,小宁,你是个好孩子,你家又那么有钱,你怎么可能和黑社会有关系?”她说道,目光殷切的看着男孩儿,似是不肯死心:“你说,我要听你亲口说,你快点告诉我啊!”

“姐……”

唐小宁很犹豫,真的很犹豫。

他不怕泄露自己的身份,只是,他怕!

他很怕姐知道了这一切以后,再也不理他了!

“小宁,我知道你贪玩,虽然有时候你也会打人,但如果不是别人先招惹你,你也不会去找别人麻烦的!可是,可是黑社会就不同了,他们连杀人放火都敢做啊!”陆吉祥看着他,说道:“小宁,你说话啊!”

唐小宁咬牙,心中反复斟酌。

最后,他出了声:“姐,对不起……”

这一刻,心如坠冰窖。

陆吉祥缓缓的松开手,却反被唐小宁紧紧握住。

“姐,我很听话的,我没有做过杀人放火的事情,你要相信我!”他急切的看着女孩儿,解释道:“我只是为了维护家族利益,姐,我、我只是为了活下来!”

陆吉祥看着他,眼神儿分明很失望。

唐小宁彻底急了,他再也顾忌不了其他:“姐,你根本就不知道,唐门里面究竟有多残忍,我是孤儿,我没有父母,没有兄弟姐妹,你知道我为了今天的位置,我失去了多少吗?你从来都以为我是养尊处优,可你根本就不知道,在我没有得到这一切以前,我曾经被人踩在地上,我曾经被亲人推到河里!对,没错,当初我们第一次见面那天,我是被我的亲人推到河里的,他们想要我死,他们想要我死啊!”

“小宁!”

陆吉祥忽然伸手抱住他。

唐小宁笔直的站在原地,他低头看着怀里的女孩儿,声音依旧很悲伤,可在女孩儿看不见的地方,那双眼眸愈发的冷冽无情。

“姐,你现在只有你了!”

陆吉祥浑身直颤,她在男孩儿的怀里点头:“我会保护你的,小宁,我会保护你的!”

唐小宁忽然笑了起来。

他弯了腰,张手反抱着女孩儿,声音淡淡的,就像是阳光照耀在冰雪上的感觉。

“这可是你说的,姐,你要保护我!”

“好,我会保护你的!”陆吉祥完全没了思考,只是茫然的一直点头。

在以前的时候,陆吉祥曾笑话过唐小宁,说他虽然长得漂亮,却只是个连高中都考不上的小笨蛋,最后还得花钱买进去!

可她根本就不知道,在她眼中的笨蛋,其实是个天才!

特别是,心理学!

……

傍晚,陆吉祥坐在车里,脑子里乱得就跟浆糊似的。

她一直就没想明白,当时她和唐小宁见面的时候,怎么会忽然变得那么脆弱?只要一听他说点什么,她就会觉得十分难受,巴不得时时刻刻像母鸡护雏似的跟着他身边?

她怎么觉得,小宁他似乎和以前不大一样了?

“吉祥?吉祥?”

忽然,一只大手在她眼前晃了晃,陆吉祥幡然回过神。

她转了头,满脸迷茫的看着宋锦丞:“怎么了?”

宋锦丞皱着眉,奇怪的看着她:“听到我跟你说的话了么?”

“啊,什么话?”

陆吉祥的反应很呆。

宋锦丞深吸一口气,才忍住了恼意。

他开口道:“从吃饭到现在,你已经出现了很多次这样的情况,你究竟在想些什么?”

“我、我什么也没想啊……”

陆吉祥摇脑袋,还是很迷茫。

其实,她连她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了,她现在的脑子里太乱了。

宋锦丞叹息,二指压住眉心,有些头疼:“吉祥,想说什么话就说,不要跟我打哑语,知道么?”

“好!”

陆吉祥点头,在男人等待的目光中,她摇头道:“我没什么话要说的,我很好!”

至此,宋锦丞彻底无言。

一路来,车里格外安静,直到行驶至酒店门口,两人下了车。

宋锦丞在前面走,陆吉祥亦步亦趋的跟在后面。

可是,两人才刚进入酒店大厅,一道淬然响起的声音,震慑所有人的耳膜。

“爸——爸——”

如果说,陆吉祥刚才的脑子里还有些乱。

而此时此刻,她则是彻彻底底的懵了,完全变成了一片空白!

因为,随着这声长长的‘爸爸’,一个帮着羊角辫儿的小丫头,已经跌跌撞撞的冲进了宋锦丞的怀里。

上一章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