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越小说吧

闪来的暖婚

第123章 叫兽,请不要卖萌!

傍晚,男人在客厅里开会议视频,而陆吉祥则是趴在卧室大床上刷微博。

微博上每天都有各种各样的新鲜事迹发生,不过,近日里关于海城政府高层贪污受贿的新闻,却是占据了微博新闻页面的大半块页面,这次事情的发展似乎有些出乎意料。据相关知情人士透露,这次事件的起因,竟然是某个官员的昔日情人因不满分手费太低,一怒之下将其丑事悉数抖了出来!

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!

那个爆料的情人或许不知道,她这一抖,几乎将海城的半边天都掀开了,现在全国人民都在议论这件事情,就连首都那边都被惊动了,新闻部就此事专门召开了记者招待会,发言人义正言辞的向所有人保证,必将严惩所有涉案人员!

至此,关于此次牵涉了几十余人的重大贪污受贿案件,已然进入白热化!

不过,陆吉祥有了个重大发现。

为什么宋锦丞没有上新闻?

她记得,那天他受伤了的时候,可是有不少的媒体记者守着他跟着他,一路来闪光灯无数,可为什么她翻遍了所有的新闻,却连半分蛛丝马迹都没有?

陆吉祥不服气,打开搜索引擎,输入了‘宋锦丞’三个字!

没有!

根本就没有那日的任何新闻报道!

看都这里,陆吉祥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,心想,这宋锦丞背后的公关团队,真的好厉害啊!

“吉祥!”

忽然,外面传来男人的声音。

陆吉祥赶紧从床上跳了下来,穿上拖鞋就跑了出去。

“怎么了?”

她急急忙忙的跑了出去,喘息着看着正坐在沙发上的男人。

宋锦丞抬头看她一眼,又指了指桌上已经空掉的茶杯!

得,敢情是把她当成甜茶丫鬟了!

陆吉祥皱起鼻子,握着小拳头朝他挥了挥。

宋锦丞正在倾听会议报告内容,看到她的举动,只是笑了笑,眼中溢满宠溺。

陆吉祥虽然心有不甘,但还是走了过去,拿起茶杯去了厨房。

回来以后,她冲着男人小声道:“我想出去一下!”

宋锦丞闻言,立刻示意会议暂停,让众人稍微休息十分钟。

他将电脑移开以后,一边取下耳边的蓝牙,一边道:“这么晚了,你要出去哪里?”

“我不走远。”陆吉祥笑着答了句。

宋锦丞优雅的将双腿交叠,宛若洞悉一切的目光,令她无所遁形。

“继续说完!”他道。

女孩儿咽了咽口水,讪笑道:“我今儿白天看到街角那里有家面包店,我想去买点面包!”

宋锦丞不说话。

陆吉祥看着他,继续笑道:“你想吃点什么啊,我给你捎回来啊?”

“这么晚了,你还是别出去了。”宋锦丞开了口,委婉的拒绝她道:“如果实在是想吃,我可以让人给你买来!”

陆吉祥有些不大乐意。

“你都说这么晚了,哪好意思再打扰别人啊?”

说到底,她就是想亲自出门。

可是,宋锦丞还是很担心。

“不行,天都黑了,不准出去!”

“真霸道!”陆吉祥小声的嘀咕,满脸的不甘心。

宋锦丞瞥她一眼,神色淡淡:“冰箱里有水果,你可以自己洗点水果吃!”

“可是我想吃面包!”

“不准!”男人这次拒绝的决绝。

“可是”

陆吉祥还想再说些什么,男人挥手打断她,重新戴上蓝牙以后,继续之前的视屏会议。

陆吉祥气结,咚咚咚的跑回卧室里。

可哪料,不消几分钟的时候,女孩儿又风风火火的走了出来。

她一身穿戴整齐,手里还拎着自己的小皮包,看这打扮,她是要出门?

宋锦丞抬头望去,眉头皱起,声音沉了几分:“陆吉祥,我说了不准出门!”

视频会议还在进行之中,他也顾不得太多,随手取了蓝牙扔到桌上,拔腿就追了出去。

这边,陆吉祥才走到电梯口,便被男人攥着手臂扯了回来。

“哎哟!”

她手腕一阵发疼,足以证明男人这一扯,该有多用力,差点都脱臼了!

“宋锦丞!”陆吉祥气得大叫。

男人惘若未闻,冷峻容颜如同寒霜笼罩。

他转身,拉着人就往套房方向走去。

陆吉祥一路挣扎,嘴里直叫唤:“我都这么大的人了,我出去买个东西又怎么了?这里又不是郊区,外面到处都是行人,难道还有人敢把我给拐了不成?宋锦丞,啊,宋锦丞你给我放手,你、你哎哟哎哟,好疼啊!”

男人始终不语,强制的把人拖回房内,‘咚’的一声,关门的声音惊天动地。

陆吉祥觉得委屈,摸着自己泛疼的手腕,可怜兮兮的瘪起嘴巴。

宋锦丞恶狠狠的盯着她,想把人抽一顿,但又舍不得!

他气得头疼。

“行了,不许再胡闹,回卧室去!”

“我不!”

陆吉祥犯倔,只要一想起那香喷喷的面包,她浑身都难受:“我、我想吃面包……”

这种感觉,那简直就跟犯了烟瘾似的,非吃不可!

宋锦丞瞬间火大。

“今天不准吃,我倒要看看,你不吃面包会不会死!”

“那、那我要是死了怎么办?”

男人差点跳起来:“你要死了,我偿命!”

“宋教授……”

女孩儿忽然软了起来,看着他的那双眼睛,就跟麋鹿似的无辜。

宋锦丞深吸一口气,把人推搡着塞进了卧室里。

“明天给你买面包,现在洗澡去!”

他发出命令。

陆吉祥很不甘心,可看着男人一脸严肃认真的样儿,她也只好慢吞吞的进了浴室里,含着泪花洗完澡以后,爬上大床开始睡觉。

现在的时间才刚过九点,她了无困意,缩在被窝里玩手机,直到没了电,她才闭眼睛开始数绵羊,不知不觉中,很快入了梦。

半夜里的时候,她觉得很热,迷迷糊糊的睁开眼,发现她正被男人密密实实的搂在怀里。

海城是典型的亚热带气候,如今正值夏季,虽然酒店里有中央空调控温,但因为宋锦丞的特殊要求,到了晚上的时候,房间里的温度几乎和外面无异。

所以,两人若是靠得太近,还是会很热。

陆吉祥那叫一个难受啊,好不容易从男人的怀里挣脱以后,她刚翻了个身,连口气都没来得及喘,男人已经从身后贴了过来,将她继续抱在怀里。

陆吉祥想哭了。

这男人难道就不知道热吗?

啊,她觉得自己都快熟了!

……

次日早晨,一个不速之客不请自来。

这不,陆吉祥才刚咬了一口昨日心心念念的面包,外面就有敲门声传来。

“唔唔唔!”

她抬了头,嘴里还含着面包,示意桌对面的男人去开门。

宋锦丞假装低头看报纸,毫无反应。

“无耻!”

陆吉祥斥了句,从椅子上站起身后,走到门口打开了门。

“额!”

外面站着的是一个妙龄女郎,她在看到陆吉祥的时候,明显愣了一下,但很快,她又恢复了常态,笑意吟吟的开了口:“您好,请问宋锦丞宋先生是住在这里的么?”

“是啊!”陆吉祥点了点头,目光打量着女郎,边道:“请问您是……?”

女郎翩然一笑,声音极为悦耳:“您好,我是欧阳飞飞,我是专门来拜访宋先生的!”

欧阳飞飞?

额,她姓欧阳?

难道,昨天那个来找宋锦丞的欧阳小姐,就是她?

“吉祥,谁啊?”

这时,里面传来男人的询问声。

陆吉祥转回头,答道:“是昨天”

她话还没说完呢,哪料欧阳飞飞忽然将她推开,脚踩十寸高跟,哒哒哒的就走了进去。

陆吉祥愣了愣,反应过来以后,连忙追了进去:“哎哎,我还没有让你进来啊,你怎么就”

“好久不见了呀,宋锦丞!”

欧阳飞飞忽然站住了脚,画着淡妆的娇媚小脸儿,一双桃花眼在看到宋锦丞的那一瞬间,万般复杂神色流逝而过,可最终,还是化作了一抹最灿烂的笑。

宋锦丞的手里还拿着报纸,对于欧阳飞飞的到访,他似乎并不意外,墨色的眸仁里是如湖面般的平静淡然,隽白的容颜,清秀英俊。

“你好,欧阳小姐!”

他开了口,不清不淡,客气的疏离。

陆吉祥嘀嘀咕咕的走了过来,看了看欧阳飞飞,接着又望了望宋锦丞,皱鼻子道:“需要我回避一下么?”

宋锦丞看向她,敛眉:“你回避什么?坐下,继续把东西吃完!”

他的语气虽然很重,可正是因为有情绪,所以代表了不同。

你看,他对欧阳飞飞就是一种冷冷淡淡的态度。

“噢……”

陆吉祥低了脑袋,重新落座以后,继续啃她的面包。

不过,现场的气氛似乎发生了微妙的变化。

这一次,欧阳飞飞终于正式看向陆吉祥。

在她的意识里,像宋锦丞这样身份矜贵的男人,比较中意的应该是前凸后翘的妩媚女人,只有成熟的女人,才能激起男人最原始的征服欲!

可眼前这个,若是用‘清汤挂面’来形容,也不足为过!

看到这里,欧阳飞飞倒是不由得笑开了口:“宋先生,不介绍一下么?”

宋锦丞终于起了身,他姿态翩然,举手投足间皆带着儒雅,而说出来的话,更是令欧阳飞飞惊讶不已。

“她是我的夫人,陆吉祥!”

男人笑得很温柔,看着女孩儿的目光里,慢慢都是宠溺。

欧阳飞飞呆滞了片刻,脸上是不可置信的表情。

“你、你结婚了?”

她真的很惊讶,因为她一直以为,宋锦丞会永远单身。

这般完美的绝世男人,世间有几个女子配得上?

“是,结了。”宋锦丞低低的回答,目光缓缓的从陆吉祥的身上转移到欧阳飞飞身上,表情自然:“欧阳小姐呢?最近如何?”

“我、我很好,还是、还是老样子!”欧阳飞飞低了头,心里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儿。

“那么,欧阳小姐今日到访,是为了……?”宋锦丞随意说着话,一边抽了张纸巾递给陆吉祥,接着又对着女孩儿说道:“吉祥,你能猜出欧阳小姐的职业么?”

陆吉祥先是接过纸巾擦了擦嘴,一边扭头看了看欧阳飞飞,猜测道:“欧阳小姐的身材很好啊,长得也好看,难道是模特?”

宋锦丞含笑摇头。

“额,演员?”

宋锦丞继续摇头。

陆吉祥想了想,有些沮丧:“好难猜!”

宋锦丞笑得愈发迷人,目光看着女孩儿,缓声道:“知道皇后杂志么?”

陆吉祥闻言一怔,随即眼里开始冒光:“我当然知道了,以前我上高中的时候,一直就喜欢皇后杂志,每期都有好多帅哥,额……那个,欧阳小姐是记者么?”

说真的,这个场面真的很温馨。

夫妻之间的一问一答,充满了俏皮和宠溺。

可偏偏,其中一个是宋锦丞,这令作为旁观者的欧阳飞飞,觉得十分难堪。

这两人,完全就是把她当做空气了么?!

“宋先生!”

她很快开了口,表情认真的看向男人,端出了一副办公事的姿态:“我知道我的拜访有些冒昧,我向您以及宋夫人道歉,不过,作为皇后的主编,我此次前来,是诚心的想要邀请您成为我们杂志的下期的采访嘉宾!”

她话音刚落,宋锦丞便已寡淡的吐出三字:“我拒绝!”

两个女人皆是一愣。

陆吉祥的表情有些呆呆的,她想不明白,从来都是待人温和的宋锦丞,今儿怎么会表现得如此冷酷?额,他和欧阳飞飞之间,不是熟人么?

另一边,欧阳飞飞的心里也很难受。

宋锦丞的拒绝,在她的意料之中,也在她的意料之外。

关键是,她没想到男人已经结婚了!

对于这条突如其来的消息,她实在是难以接受!

她稍微调整了一下呼吸,继续冷静的开口道:“宋先生,相信您也知道,最近海城发生了很多事情,网上也有很多相关的负面新闻。而据知情人时爆料,前日您曾在政府办公大楼前受到了示威群众的袭击,虽然关于此次事件并无任何相关报道,但作为当事人,您就没有什么想对公众说的?”

宋锦丞回头看她,只是轻笑道:“关于此事,你可以找我的律师!”

欧阳飞飞再次愣住。

宋锦丞似乎没了耐心,他看了眼已经吃好的陆吉祥,颔首道:“乖,去换衣服,待会儿我们一起出门!”

“噢!”

陆吉祥点了点头,两步一回头的进了卧室里。

她觉得奇怪,作为女人,她自然是了解女人的。

那个欧阳飞飞,她在看向宋锦丞的眼神儿时,似乎有些不对劲儿啊!

额,难道是旧情人?

陆吉祥为自己的这个想法,心惊不已!

可转念一想,又觉得有哪里不对。

那个欧阳飞飞的眼神儿虽然有些怪,但那种神色却一点都不像爱恋,似乎带了点怨,又似乎在渴望着什么!

啊啊啊啊,好复杂!

陆吉祥不愿意多想,快速的换完衣服以后,她猛的就拉开了门。

“……宋锦丞,你不能这么狠心!”

意外的几个字眼,忽然就蹦进了陆吉祥的耳朵里。

紧接着一阵安静,几秒后,宋锦丞的声音传来:“吉祥,换好了么?”

额,她还想偷听呢!

“换好了!”

陆吉祥回了声,一步一步的走了出去,她看到宋锦丞正坐在沙发上,而欧阳飞飞则是站着茶几旁边,因为是背对着她而站,所以并不能看清她的脸。

只是,傻子都看得出来,这两人之间绝对是出了什么问题!

“欧阳小姐怎么了?”她开口问了句。

宋锦丞一笑,并不回答,只是道:“今天天气不错,你想去哪里玩?”

陆吉祥想了想,目光看了眼欧阳飞飞的背影,有些犹豫的说道:“我知道最近有部国外的动作片很火,而且正好在上映期间,要不,我们去看电影吧,好不好?”

“行,都听你的!”

宋锦丞点头应下。

她话音刚落,欧阳飞飞忽然迈步往外走,她的声音很决绝:“既然宋先生不愿意接受我们的采访,那我就告辞了,只是希望宋先生不要后悔,毕竟这个世上是没有后悔药卖的!”

说完,‘咚’的一声摔门离开。

陆吉祥惊讶得张大嘴,好半天才说了句:“宋教授,你这个朋友的脾气好大啊……”

宋锦丞伸了个拦腰,似是并不在意。

陆吉祥继续道:“喂,我好像看到你朋友在哭哎!”

对此,宋锦丞只是嗤笑:“不是谁的眼泪都值钱,她哭与不哭,干我何事?”

他此刻的表情,冷邪而蛊魅。

陆吉祥看着他,愣愣的。

男人转头看向她,冲她招手:“看什么呢,你怎么了?”

陆吉祥摇头,一边朝他走来,一边道:“宋教授,我怎么觉得你好像很讨厌那个欧阳飞飞啊?额,你们不是朋友么?”

宋锦丞叹气,知道这丫头又多想了。

他解释道:“严格的来讲,我们只是在同一个部队里服过役,那时候她是话务员,因为工作关系见过几次面,然后就熟了!”

陆吉祥显然不信:“只是这样么?”

宋锦丞瞥她一眼,笑得高深莫测:“要我说实话也行,但你不能生气!”

陆吉祥听了这话,差不多也猜到他要说什么了。

“欧阳飞飞曾经追过我,不过我没同意!”男人笑得促狭,等着小丫头暴跳如雷的表情。

可意外的是,陆吉祥的反应很淡定。

“我就知道,那个女人肯定是喜欢过你的!”陆吉祥握着拳,开口说道:“只可惜,神女有意,襄王无心,最后你还不是被我收了?”

得,反将一军!

宋锦丞哈哈大笑,心情愉悦:“不错呀,变聪明了嘛!”

“不要转移话题!”陆吉祥瞪起眼,气势汹汹:“老实交代,那个女人找你究竟是为了什么?是不是想和你旧情复燃?哦不对,你们之间都没有情,哪来的旧情?呃,你就说,她为什么忽然来找你?”

“想要提高她们家杂志的销售量,仅此而已!”男人摊了手,神情坦然:“你也听到了,她想邀请我当嘉宾,只是被我拒绝以后有些不甘心!”

“只是这样?”陆吉祥的心里还是有怀疑。

男人看着她,眸底讳莫如深,可表面上却是不动声色,他继续道:“她还骂我太狠心,不顾昔日之情,连帮她做个采访也不愿!”说到这里,男人做出了一个无辜的表情,冲她直眨眼道:“吉祥,我好冤枉的!”

陆吉祥记得,她是隐约听到欧阳飞飞骂他狠心!

原来,是为了这个事情啊!

她不禁释然,却又忽然从地上跳了起来,指着男人就骂道:“宋锦丞你别卖萌,你信不信我吐给你看!”

宋锦丞哈哈大笑,很快恢复了正常,笑道:“行了,我们别管她了,还是好好想想要去哪玩吧!”

陆吉祥皱了皱眉,说道:“不是说好了去电影院么?”

宋锦丞勾唇,伸手将女孩儿拉到自己怀里坐着,先是吻了吻她的面颊,方才接着道:“电影是要去看的,只是我们总不能一直在电影院里呆着吧?”

陆吉祥努了努嘴,不依不饶的道:“你的工作不是很忙吗?我的想法很简单啊,我们看完电影以后就回酒店里,然后你继续工作就好了!”

“那你呢?”男人问道。

“我?”陆吉祥眨了眨眼,没有多想的就道:“我还不简单啊,先睡个觉,起来以后就玩手机游戏,然后这一整天就差不多过去啦!”

“真没追求!”男人说了句,趁着女孩儿翻脸以前,赶紧又接着道:“我知道离海城不远处有座庄园,我们去摘葡萄吧,怎么样?”

上次,女孩儿不是做梦梦到摘葡萄么?

陆吉祥很是欣喜:“摘葡萄?真的么?”

“嗯!”男人点头,道:“我去过几次,那里山上倒是种了不少葡萄!”

“呃,可是最近好像不是摘葡萄的季节吧?”陆吉祥狐疑的看着他。

男人一笑,答道:“放心吧,现在的科技手段这么厉害,只要你喜欢,一年四季都有葡萄摘!”

“成,我们去摘葡萄!”

女孩儿拍掌。

一切准备就绪以后,两人上路前往葡萄酒庄园。

途中,陆吉祥一忍再忍,终于是忍不住的问向男人:“宋教授,你究竟是用了什么办法,才让那些媒体对你的事情一字不提的啊?”

宋锦丞没说话,一手搂着她,阖眼小憩。

陆吉祥不甘心,继续说道:“我还上网查过你的名字,是真的没有一家媒体刊登你的新闻,宋教授,你的公关团队好厉害啊!”

宋锦丞忽然睁眼。

他看向女孩儿,微微笑道:“你好像很感兴趣嘛!”

“那当然了!”陆吉祥裂开嘴,笑道:“我想看看现场视频!”

男人摇头:“没有现场视频!”

陆吉祥‘嗯’了一声,点头道:“是不是都被删掉了呀?”

“不是。”

“咦?”陆吉祥歪头看他,道:“那是为什么呢?”

“因为我根本就没有遭到任何袭击!”宋锦丞看着她,眸仁很亮:“吉祥,有些事情其实跟你说了也不懂,最近风声很紧,上次你想出门买面包,我不让你出门也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。这里是海城,不是首都,我还不能百分之百的护你安全!”

陆吉祥听他这么一说,徒然紧张起来。

“宋教授,你到底是怎么了?”

宋锦丞叹了口气,神色有些倦:“或许这次不该带你来了,爸的意思是本想让你搬去大院里,但因为我的私心,终究还是把你带来了!”

这下,陆吉祥彻底懵了。

“这关爸什么事?”

宋锦丞忽然冷笑出声:“那份举报信,是我投的!”

陆吉祥瞪大眼:“可是,网上不是说、说”

“你不是说我的公关团队很厉害么?”男人斜睨她一样,容颜冷峻无双:“最近的日子太太平了,总要拉点人来搅合搅合。”

讲到这里,陆吉祥算是明白了一些。

怪不得宋锦丞最近这么轻松,整天陪着她到处玩的,原来他来海城的目的,就是为了揭发当地高层官员的*行为,并亲自监督纪检委的工作,只要有他这个钦差亲自坐镇,谁敢徇私枉法?

这潭水,真是搅得大大的!

上一章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