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越小说吧

闪来的暖婚

第121章 撩人啊!

睡到半夜里的时候,陆吉祥被尿憋醒,迷迷糊糊的从床上爬起来上厕所,可等着她回来的时候,却意外的发生大床上早已没了男人的身影。

咦,宋锦丞呢?

陆吉祥瞬间清醒了几分,左右望了望,最后又趿着拖鞋走出了房间。

外面客厅里,笔记本屏幕正散发着微弱的光芒,桌上摆满了文件,男人在听到声音以后,抬头望来,却在看到来这是陆吉祥的时候,微微一愣。

“你在干嘛?”

陆吉祥站在客厅里,头发凌乱得像是鸡窝,可目光却是瞬也不瞬的看着男人。

宋锦丞很快恢复自然,他朝着女孩儿招了招手,浅笑道:“过来!”

陆吉祥一边打着哈欠,一边慢吞吞的走到男人身边坐下。

宋锦丞顺势伸手将她抱住,先是摸了摸她的额头,确认没什么问题以后,他才笑着开口道:“怎么起来了?”

“我上厕所,然后发现你不在!”陆吉祥说着话,目光瞥了眼桌上的各类文件,直撇嘴道:“原来你是在加夜班啊?”

加夜班?

宋锦丞想了想,点头道:“算是吧!”

陆吉祥闻言,愈发不解了。

“为什么你白天不工作,非要大半夜里加班?”

“今天白天被耽误了一下。”宋锦丞回答得随意,大手拍了拍女孩儿的后背,安慰道:“我没事的,你还是回去继续睡觉吧!”

“不要!”陆吉祥摇头,两手很自然的抱住男人的腰身,边道:“我要陪着你!”

男人听到这话,心里微微一暖。

但他依然很坚决的拒绝:“不行,你回去睡觉!”

陆吉祥不说话,将脸埋到他的胸口处。

宋锦丞觉得不对劲儿,连忙两手捧起女孩儿的脸颊。

却不料,映入眼中的是,却是一双红通通的兔子眼。

他觉得好笑,又很无奈:“吉祥,你到底是怎么了?”

“你今天是不是为了陪我,才把工作压到现在的?”陆吉祥淬然开口,两眼含着泪光的看着他:“宋教授,是不是我耽误你的工作了?”

谁说她笨了?

其实这丫头聪明着呢,该糊涂的时候,倒是半点都不糊涂!

男人叹了口气,低头在那湿漉漉的眼角吻了吻,语带怜惜:“好了,不要多想,你是我老婆,丈夫陪老婆是天经地义的,而且我也是自愿的。乖,要听话,先去睡觉好不好?”

有时候,这丫头倔得很,嬉皮笑脸的没半点正经。

可有的时候,这丫头又黏得很,比如现在,软得像水儿,真真儿是我见犹怜!

“不要!”

陆吉祥依然摇头。

宋锦丞见她坚持如斯,实在是没办法了,目光看着她。裸。露在见外的肩头,沉吟须臾,方才开口道:“你要陪着我也可以,但要先去找件衣服穿上,不要着凉了!”

“好!”

陆吉祥从沙发上站了起来,急忙回到房间里找衣服。

不消片刻的时间,她很快返了回来,身上就随意的套了件长袖t恤,长发依旧散着,额前的刘海也是乱糟糟的。

“我去给你泡茶好不好?”

她很殷勤的看着男人,没穿内衣的胸脯,随着她的呼吸上下起伏。

男人盯着看了眼,淡淡点头,嘱咐道:“小心点,别被烫着了!”

“好勒!”

陆吉祥转了身,就像是一只勤奋的小蜜蜂,先是把水烧好以后,她又开始翻箱倒柜的找茶叶。

宋锦丞听到声音,不禁从电脑面前抬了头,看着女孩儿跑来跑去的身影,无奈道:“茶叶在箱子里,对,就是那个箱子,就拿绿茶吧,小罐那个!”

搞定一切以后,女孩儿将沏好的茶水小心翼翼的把它端到男人面前,并一脸讨好的道:“宋教授你尝尝吧,我没什么经验,有什么不好的地方,你可得多担待点!”

宋锦丞没说话,端起茶杯看了眼,旋即道:“水太烫了,不是让你凉一下再冲泡么?”

陆吉祥愣住。

宋锦丞放下茶杯,淡淡的继续道:“茶叶分量拿捏得很好,进步空间很大!”

如此,陆吉祥又笑了起来。

她主动的坐到男人身边,小脑袋就靠在他的肩头上,声音软软的:“宋教授,你还有多少工作没做啊?”

“快完了!”

男人回答道,十指翻飞的敲打着键盘。

陆吉祥盯着看了会儿,只觉得眼睛一阵泛花,索性又闭上了双眼。

“宋教授,原来你的工作真有这么多呀,以前听小叶说你工作忙的时候,我还不信呢,原来是真的!”她虽闭着眼,可嘴却在小声的嘀咕:“看来我以后不能老是来打扰你!”

男人打字的动作一顿,侧头看了眼倚靠在自己肩头上的女孩儿,不动声色的问道:“噢?小叶都是怎么和你说的?”

“他就说你日理万机啊,还让我平时多关心你,最好是监督你多休息,还有就是,额,就是……”

“就是什么?”

陆吉祥忽然反应过来,她忙摇头道:“没什么啊,宋教授,你继续工作吧,我不会再说话打扰到你了!”

说完,她还做了一个封嘴的动作,很滑稽。

宋锦丞将她揽了过来,轻轻的在她头上一吻,满是宠溺:“乖!”

陆吉祥笑了起来,一双眼睛尤为黑亮。

哪料,男人的声音忽然转冷:“小叶是什么时候在你面前嚼的舌根?”

完了!

陆吉祥捂着自己的嘴巴,直摇脑袋。

宋锦丞看她一眼,高深莫测。

他平静的转了头,目光落在笔记本上。

陆吉祥小心翼翼的看着他,过了一会儿,才喏喏道:“很久以前的事情了,宋教授,你可千万别去找小叶的麻烦啊,好不好?”

宋锦丞冷笑:“这事用不着你管,小叶既然敢违反警卫员守则,那他就该知道是什么后果。吉祥,你是我的内眷,有些话,还轮不着他来说!”

“不是的,不是这样的!”

陆吉祥闻言,连忙罢手道:“这事是我逼着小叶说的!”

男人倏地转头看她。

陆吉祥的面色有些奇怪,她低了头,碘着脸道:“那时候我刚嫁给你嘛,对你也不很熟悉,所以就想从你的身边人下手套点情报……”

“是么?”宋锦丞挑眉。

陆吉祥点头,道:“小叶他对你很忠心,不管我怎么问他,只要你关于你个人*的问题,他是打死都不告诉我,当时可把我给气坏了!”

宋锦丞继续沉默着。

陆吉祥偷偷的瞄他一眼,继续道:“那时候我对你一直就有意见,然后又老想着想离婚,所以……所以……”在男人冷飕飕的视线下,陆吉祥不得不主动坦白:“我还以金钱诱惑过小叶……”

宋锦丞冷哼:“陆吉祥,你还长本事了!”

女孩儿笑得特不要脸,她裂开嘴道:“你知道当时小叶是什么反应么?”

“什么反应?”宋锦丞一边问道,一边开始收拾桌上散开的文件。

而在他身边的女孩儿,声音很清脆:“我一直记得小叶当时看我的那种眼神儿,啧啧,特别的鄙夷,就好像在说我是个不知好歹的白眼狼儿……哎,你笑什么笑?”

宋锦丞一边整理文档,一边说道:“你也知道你不知好歹?”

陆吉祥直翻白眼,哼哼道:“那时候我又和你不熟,除了有个共同的结婚证以外,我们什么关系都没有,作为一个正常的新时代女性,我当然会想知道自己的丈夫是个什么样的人了!”

听到这话,宋锦丞倒是忽然想起了一事儿。

“对了,你的结婚证呢?”

陆吉祥愣住,一时愕然:“呃,呃,我的结婚证啊……这个这个……”

她的结婚证,至今还扣在唐小宁的手里呢!

天啦!

她哪敢说实话?!

“怎么了?”宋锦丞扭头看她一眼,道:“我好像一直都没有听你提起过这事,吉祥,你该不会是把结婚证给弄丢了吧?”

“啊,没有啊!”

陆吉祥摇头,赶紧道:“我的结婚证……它、它当然是在我手里了!”

宋锦丞点点头,并未在意:“你性子马虎,结婚证放你那也不安全,改天你把它拿给我,我来替你保管!”

“……”

“怎么,不愿意?”

“没有没有!”陆吉祥提起精神,继续道:“我、我把结婚证放我妈那儿了,她、她在替我保管呢!”

“噢,是这样……”

宋锦丞已经关了电脑,他一把将女孩儿从沙发上拉起来以后,一边接着说道:“这没关系,改明儿我们回去看望爸妈的时候,你再把东西要回来就行了!”

陆吉祥有些想哭了。

“我妈保管不是一样的么?”

男人的表情很认真:“不行,意义不一样,这是我们两个的东西,不能拿给第三人保管!”

陆吉祥已经无力再解释了。

她知道,纸是包不住火的,宋锦丞早晚得知道她已经把结婚证给弄丢的事实!

不行不行,她得想点别的什么办法!

“你在想什么?”

忽然,男人的声音至耳边响起。

陆吉祥回过神,这才发现她们已经回到了卧室里。

“没什么啊!”她抬头,坦然的对上男人的视线。

宋锦丞看着她,沉默了一下,又道:“行了,已经很晚了,快睡觉吧!”

“好!”

陆吉祥转了身,走到床边坐好以后,开始脱着外面的t恤,很快露出了里面的吊带睡裙,光滑的肌肤在昏暗的卧室里泛着柔和而迷人的光。

她感觉到了男人凝重的视线。

可她偏要假装什么都不知道,掀开被子就躺了进去。

安静的空间里响起一阵窸窣的声音,很快,男人也跟着躺了上来,温热的身躯就紧紧地贴在她的后背上,大手随意的搭在她的腰上,掌心里的滚滚热量,仅与她隔着一层薄薄布料。

她不大舒服的动了动身子,以哼哼声抗议:“挨这么近干嘛,好热啊!”

说完,身子朝前挪了挪,与男人拉开了一定距离。

可是,身后的男人又紧跟着贴了上来,大手将她重新桎梏在自己怀里,毫无缝隙。

陆吉祥侧了头,以手肘推了下男人,嘟嚷一句:“你还没完没了了?”

男人不说话,扳过她的下巴,封住了那张小唇儿。

陆吉祥呜咽了两声,扭着脑袋想要避开他,可惜根本没用。

渐渐的,她软得像是水,肩上的吊带也不知何时滑了下去。

*,似乎已经冒出了火星儿。

哪料——

“睡吧,晚安!”

男人忽然放开她,侧卧着闭上了眼。

陆吉祥目瞪口呆,傻傻的盯着天花板。

两秒后,她转头看向枕边男人。

他似乎已经进入了梦乡,英俊的容颜格外柔和,卷长的睫毛更是一动不动的。

拜托,他是在逗她玩儿吗?她都已经准备好随时献身了有木有!

陆吉祥难受的扭了几下身子,哆哆嗦嗦的窝进男人的怀里。

宋锦丞动了下身子,闭着眼,伸手抱住她的腰,将她更紧的搂在胸前。

然后……没有然后!

陆吉祥真想把他叫起来,这撩人也不是这样个撩法吧!

可是!

她看着男人眼睑下的青色,却又于心不忍,只好忍着满身yu火,等它自己慢慢平息。

临睡着前,女孩儿还在想,这男人真记仇!真小气!

……

等着陆吉祥睁眼醒来的时候,外面的天儿,早已变了色。

一夜哗变,海城高层忽然传出贪污受贿的新闻,不出几小时的时间内,网上皆是一片讨伐声,网民们情绪激昂的发帖,人肉搜索到几乎把对方的八代祖宗都搜刮了出来。

酒店里,陆吉祥的嘴里叼着面包,一边津津有味的看着新闻报道。

视频中,办公大楼被围了个水泄不通,多家媒体连续跟踪报道,而自发前来的人民群众,则是一直激动的要求严惩相关涉案人员,更有甚者还拿鸡蛋在砸着办公大楼的牌子!

真真儿是热闹非凡!

陆吉祥看得很激动,连声就道:“宋教授,你昨天的猜测果然是对的,海城高层里果然有蛀虫,你快来看啊,现在网上讲的全是这个新闻!”

另一边,男人正在收拾东西,听到女孩儿的话后,他只是笑了笑道:“意料之中的事,没什么好看的。”

陆吉祥‘咦’了一声,歪头看向他。

“意料之中的事?宋教授,难道你早就知道,这事儿会上新闻?”

宋锦丞抬头看她一眼,继续道:“老百姓最爱看的新闻就是这些,什么高官,什么豪门,她们越是接触不到的就越是好奇的。像贪污受贿这种事情,只要有点矛头,记者们就敢添油加醋的让它立刻上报,不管是真不假,只要能博人眼球就好,所以,有什么好稀奇的?”

陆吉祥有些气馁。

“我怎么觉得,宋教授你对什么事情都没有好奇心?”

“谁说的?”男人走了过来,揽着女孩儿落座,笑道:“你就是我的好奇心!”

“切——”

陆吉祥扭头,故作不屑,可脸颊却泛了红。

宋锦丞见状,心中甚是欢喜,凑过头便偷香一记。

陆吉祥转头怒瞪他,不悦道:“宋教授,这早餐你也吃了,是不是该去上班了呢?”

男人慵懒的伸了个懒腰,眉眼含笑:“这里是海城,全国最出名的度假胜地之一,既然来了就该好好享受,还上什么班?”

陆吉祥很惊讶:“你要翘班?”

翘班?

宋锦丞被这个词逗笑,不禁摇头道:“不是翘班,我只是带薪休假而已!”

“……”

“想去海边冲浪么?”男人忽然问道。

陆吉祥一怔,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“今天我有空,可以陪你去海边玩玩,怎么样,有兴趣么?”男人从沙发上站起了身,眯着眼,目光遥遥的望着窗外远际。

他们下榻的是海边酒店,加上所住楼层较高,几乎一眼就能远际泛着粼粼波光的海面。

陆吉祥跃跃欲试。

“我们真的要去海边?”

“当然!”男人颔首,指了指旁边的小包,道:“东西我都准备好了!”

这时,陆吉祥才发现,原来刚才男人收拾的东西,正是她们要去海边所需要的物品。

“好!”

她点头,欣然应允。

午后,二人前往海边。

陆吉祥穿了一身波西米亚风长裙,头发随意的散开,整个打扮都很随意轻松。

宋锦丞穿的是休闲纯棉t恤搭配同色中裤,普通的打扮完全与当地游客无异,只是那张英俊的脸,一路来招惹无数的回头率。

对此,陆吉祥颇为不爽。

“没事干嘛长这么帅?”

她小声的嘟嚷一句,可还是没能躲过男人的耳朵。

宋锦丞将这小人儿搂进怀里,笑得风华绝代:“爹妈给的,没办法啊!”

“你!”

陆吉祥倏地回头瞪他,目光不经意的落在男人的额角处,她又不禁叹气道:“可惜啊,你今天不能下海游泳,所以只有一个人可怜巴巴的在岸上等着我了!”

宋锦丞无所谓,道:“这没关系,看着你玩也好,我可以给你拍照!”

陆吉祥狂翻白眼,不愿意再和他说话,反正她怎么都说都说不过他,何必给自己找气受!

很快,两人到了海边。

今天的天气很晴朗,此时岸边早已经聚集了不少的游玩旅客,而很多摆着太阳伞和躺椅的地方,更是早早的就被人给霸占了!

陆吉祥有些沮丧:“好像没有位置了!”

“谁说没位置了?”

宋锦丞一笑,拉着人继续往前走。

陆吉祥挺纳闷的,左右望了望:“哪里有啊?”

“我们不在这里玩!”

宋锦丞耐心的解释一句,带着人上了旁边的一个小码头,一艘快艇正在那里安静等候着。

陆吉祥一见,相当的亢奋:“我们要去哪?”

“一个小岛!”

宋锦丞答了句,拉着人上了快艇。

一路风驰电缆,海风夹杂着咸味儿吹拂在人的脸上,期间驾驶员还玩了几个招式,使得快艇忽上忽下,惹得女孩儿哇哇大叫,一直都紧紧的抱着身边的男人。

宋锦丞见她的高兴,他的心情也跟着愉悦起来。

行驶了大约二十多分钟的时间以后,一座海中小岛渐渐出现在众人眼前。

陆吉祥见了,很惊讶的感叹一句:“哇,好美!”

这是一座私人小岛,占地约三百多亩,周围绿树环绕,而位于岛中央的精致城堡,更是令它看起来宛若童话里的仙境一般。

陆吉祥登岸以后,一直说着想去城堡里看看!

宋锦丞只是笑,问她:“不想游泳了?”

“想啊!”陆吉祥点头,继续道:“但我更想去那个城堡里看看!”

“好!”

宋锦丞点头,将拎包递给随行人员以后,与女孩儿手拉手的朝着岛中央走去。

“这里是私人领域么?”陆吉祥问道。

“对!”宋锦丞点头。

陆吉祥有些惊讶:“难道,这座岛是你的?”

“不是!”宋锦丞敛眉,有些惋惜:“当时我下手晚了些,这岛被贺家买下了!”

“贺家?额,贺东庭?”陆吉祥忽然恍然大悟,她连道:“怪不得这座岛上会有个城堡,贺东庭不喜欢这些,但是贺宝贝肯定会喜欢的!”

宋锦丞只是笑了下,没回答。

陆吉祥顺着石阶往前走,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城堡,心中很有感概。

“这个贺东庭为了讨好宝贝,还真是下足了本钱啊,上次我还见过他把草莓空运到军区大院里,然后让人偷偷的放到贺宝贝的小花圃里,让她以为这些草莓都是她自己种出来的!”陆吉祥说到这里,忍不住摇头道:“真是疯了!”

“也许他是乐享其成呢?”宋锦丞忽然接了句。

陆吉祥转头看他,一脸的难以置信:“怎么可能,这分明就是疯了!”

说话间,二人已经走到了城堡门前。

走近以后,陆吉祥才发现这座城堡并没有完全修成型,外面还堆着成批的材料,几名工人正坐在旁边休息,看到她们的出现时,显得有些意外。

不过,他们倒是懂礼数,并没有上前来打扰。

陆吉祥大概的参观了一下城堡内部结构,发现这座城堡的外观虽然很复古,可内部结构设计却是相当的现代化,她在二楼还看到了一个室内游泳池的雏形,还有一个应该是家庭影院之类的,总之,应有尽有!

最后,她再次感叹道:“贺家真有钱!”

宋锦丞看着她,浅笑道:“你也想要一个?”

“不!”

陆吉祥摇头,说道:“我对当岛主夫人不感兴趣,不过,我就是想不明白了,贺东庭他为什么要在岛中央修个城堡?莫非,他是打算金屋藏娇?”

她说得本无心,可不知为何,在她把这句话说完以后,心里忽然升起一股寒颤。

按照贺东庭对贺宝贝的那种近乎偏执的独占欲,金屋藏娇什么的,他恐怕还真做的出来!

想到这里,陆吉祥心惊不已,她连忙拉住了男人的手,急急道:“宋教授,贺东庭他、他”

“别乱想!”

宋锦丞适时的开口,大手拍了拍她的小脑袋,宽慰道:“这里只是一个度假的小岛而已,虽然是在贺家名下,但是我们随时都可以过来的,你看,我现在不是带你过来了么?”

他这话,说得似乎并无破绽。

至少,陆吉祥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儿。

“这倒也是……”

她舒了口气,心想自己或许是真的多想了!

平白无故的,贺东庭怎么会把贺宝贝关在这个小岛里?

关于城堡的这个话题很快被跳过,陆吉祥重新回到海岸边,换了比基尼以后,高高兴兴的跳到海里游泳。

她胆子小,加上又是只旱鸭子,虽然贪玩,却不敢游太远,几乎都是在浅水区。

宋锦丞一直在旁边看着,手里拿着相机给她拍照,对于女孩儿时不时的故意掬水来泼他的举动,他皆是一笑置之,由着她玩!

最后,陆吉祥从海里出来的时候,宋锦丞也是一身的湿哒哒,手里还拿着相机,一副无辜的呆萌表情。

陆吉祥见状,霎时就扑了过去。

“宋教授你好可爱啊!”

她哈哈大笑,不顾自己全身都是湿漉漉的,像个无尾熊似的挂在他身上。

宋锦丞小心的托着女孩儿的腰,看着她笑得开心的模样,很是无奈:“吉祥,你就是个长不大的孩子!”

陆吉祥无所谓,直笑道:“我就是个孩子啊,怎样,你来咬我呀?”

宋锦丞盯着她,眼睛很亮。

陆吉祥警惕起来,正欲松手从男人身上跳开,却不料宋锦丞忽然一把捏住她的肩头,整个人就像是乌云,黑压压的就朝她……咬来!

好吧,他真的来咬她了!

……

两人乘着快艇回去的时候,陆吉祥的眼睛还是红通通的,她挺委屈的,小手一直在摸着自己的嘴巴。

宋锦丞看不下去了。

“行了,别摸了,小心感染!”

说话间,伸手就想去抓女孩儿的小手。

陆吉祥侧身躲开他,红肿的嘴巴,足以证明之前的战况有多惨!

准确的来说,是她被欺负得有多惨!

宋锦丞侧头,目光盯着女孩儿出血的下唇,心里是万分懊悔。

他该轻点的!

可是,凡事只要沾到这丫头,他似乎总是控制不了自己!

“宋锦丞!”

忽然,女孩儿的声音响来。

宋锦丞回过神,连忙看向女孩儿,并道:“怎么了?”

“你看!你看!”

女孩儿将自己的双手伸到他面前,哽咽着声音诉苦:“你把我的手都抓破了,你看,这里全是红痕,还有这里,啊,手臂上也是!”

宋锦丞心疼得想死。

“对不起,吉祥,是我没控制好!”

他虔诚的认错,握着女孩儿的手,轻柔的替她揉捏着。

而快艇上,其余的工作人员根本连大气都不敢出一下。

妻管严啊!

这就是妻管严啊!

此事以后,圈子里便有个一个八卦,素日里被冠以笑面虎称号的政治部宋主任,原来是个妻管严,因而导致很多人都想结识这位传说中能够降服笑面虎的母老虎!以至于在很久以后,陆吉祥不堪受扰,不得不举着旗帜大呼冤枉——究竟是谁说的妻管严啊,明明就是夫管严啊好不好!

天色擦黑以前,两人回到了酒店里。

“宋先生!”

刚走进大厅,酒店大堂经理便走了过来。

宋锦丞和陆吉祥同时停住脚,转头望去。

“宋先生,很冒昧的打扰您一下,之前有一位自称是您朋友的欧阳小姐来找过您,您看,这是她留下的名片!”说着便递上了一张名片,经理笑道:“因为不知道您什么时候回来,所以她就先走了!”

“欧阳小姐?”经理的话刚说完,陆吉祥便接了句:“哪个欧阳小姐啊?”

大堂经理看向她,微笑着回答道:“我也不是很清楚,那位小姐只说是宋先生的朋友,其余的,我们也不敢多问啊!”

陆吉祥听后,转而看向旁边的男人。

这边,宋锦丞已经伸手接过名片,他看了眼,反应不大。

“好,我知道了!”

他点头,语罢,拉着女孩儿继续往里走。

陆吉祥跟着他身边,好奇的问了句:“谁啊?”

“以前的朋友。”

宋锦丞的回答很简单,他似乎并不想多解释,在等电梯的时候,更是顺势就将名片扔到了旁边的垃圾桶里。

陆吉祥看着他的动作,默默的撇了撇嘴,无心道:“也许人家是找你有什么急事呢?”

宋锦丞闻言,侧头睨她一眼。

陆吉祥心惊不已。

他的眼神,真的好冷啊!

上一章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