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越小说吧

闪来的暖婚

第120章 别扭的叫兽!

意外的发生,总是让人淬不及防。

当天下午,就当陆吉祥还在网上搜索着海城当地的美食推荐时,小叶的电话却忽然跳了进来,他的声音里带着万分焦急。

“主任出事了,夫人您快来市医院!”

一路堵车,车流行动缓慢得如同蜗牛,陆吉祥在这种漫长的煎熬中担忧不已,等着她到达医院的时候,大门口外早已聚集了众多执勤民警和媒体记者。

现场极度拥堵,陆吉祥根本没法进入,无奈之下,她只有拨通小叶的电话求救。

十多分钟以后,小叶出现在她面前,并带着她一路畅通的越过封锁线,直接乘着电梯上了楼。

“宋教授怎么了?”

陆吉祥一忍再忍,终究还是忍不住的问出声:“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啊,他为什么会在医院里面?”

其实,她的心里早已有了答案,既然人都来医院了,必然是受了伤!

可是,她又在潜意识的自我催眠,告诉自己这或许只是个误会!

小叶的表情很严肃,只听他回答道:“我们在市政府里遇到了示威群众,当时宋主任已经准备要乘车离开,但不知道是谁忽然高声辱骂了一句脏话,群众们的情绪被激怒,做出了一些不理智的事情!”

“不理智的事情?”

陆吉祥闻言,手腕不禁一抖,苍白的脸色在灯光黯淡的电梯内,宛若透明:“他,受伤了?”

小叶点头,道:“不过您放心,宋主任只是受了些轻伤,目前正在休息。”

陆吉祥的脸色愈发不好。

电梯门打开以后,小叶率先提步走在前边,陆吉祥亦步亦趋的跟着他的身后,虽不曾说话,眼眶却在不知何时开始泛红。

很快,两人走到一间病房门前。

门口正站着两名警卫员,看到小叶的时候,抬手敬了个礼。

小叶点了点头,指着陆吉祥道:“这位是宋主任的夫人!”

“宋夫人!”

警卫员齐声问好。

陆吉祥并不在意这些,目光盯着紧闭的房门,声音里竟带着一丝颤意:“他在里面?”

“是的,主任正在里面休息。”警卫员答道。

陆吉祥闻言,立即不假思索的伸手想去推门。

两名警卫员本想制止,可忽然想到了眼前这名女子的身份以后,硬生生的又停止了所有动作,只是无声的目送她进入房间里。

这是一间干净而整洁的病房,窗边还摆有一盆吊兰,而雪白的大床上,正安静的侧卧着一个男人。

他正睡熟着,就像是童话里的睡美人。

陆吉祥轻手轻脚的走了过去,待看清宋锦丞的清隽容颜以后,目光却久久的盯着他额角处的白色纱布。

他真的受伤了!

陆吉祥的心里挺难受的,但具体又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儿,她还记得今早送男人出门的时候,他还曾温柔的吻过她的唇角,许诺着今天下午会带她去吃美食!

可如今,他却躺在医院里。

想到这里,陆吉祥的眼眶里不禁开始掉泪珠儿,一颗接着一颗的,就像是断了线的珍珠项链,噼里啪啦的就直往下掉,止都止不住。

“房里什么时候窜进来了一只小花猫?”

忽然间,男人温润含笑的声音响开。

陆吉祥抬头,透过朦胧的泪眼,看着床上不知何时醒来的男人。

他倒是一副云轻云淡的模样,似乎什么都不曾发生。

陆吉祥忽然怒从心头来:“这都什么时候了,你还有心情开玩笑?”

她很不高兴,真的很不高兴!

她为他担心得要死,可他却还要反过来取笑她!

“过来!”

男人依旧躺在床上,大手却朝她递来。

陆吉祥虽然心有不悦,但还是把自己的手放了进去。

哪料,男人骤然五指收紧,往回一收,陆吉祥整个人便跌向了他。

“啊!”

她受惊不小,本以为会摔疼,可下一秒,迎接她的却是男人温柔而宽厚的胸膛。

“傻丫头,好端端的哭什么呀?”宋锦丞满怀怜惜的以指腹拭过她的脸,声音温柔得不可思议:“乖,别哭了,来,笑一个给我看看!”

陆吉祥扭头,犯别扭的不愿看他。

宋锦丞低低的笑,近距离的看着女孩红通通的眼皮儿,眼中光芒犹如雪后初晴的太阳光,耀眼的美。

“你在担心我。”他缓缓的说道:“而且,还为我哭了!”

陆吉祥闻言,倏地转回头,眼睛瞪得很圆。

“你想多了!我很遗憾的告诉你,我并没有为你担心,也没有为你而哭!”

“是么?”

宋锦丞勾了勾唇,指尖掬起女孩儿脸庞残留的泪水,质问她:“那你告诉我,这是什么?”

陆吉祥不说话,小牙齿却呲了起来,像是随时都会扑过来的小兽。

霎时间,男人心情大好。

他张手把人紧紧的抱在胸口,似是喃喃,似是叹息:“小叶真不该把你叫来,害得你白白的担心,还掉了这么泪,哭得跟小花猫似的!”

“不准说了!”

陆吉祥怒斥,十分不爽:“早知道你这样我就不来了,害我白白给你掉了这么泪,你知不知道我、我”

话还没说完,女孩儿忽然就哽咽了起来。

“我还以为你出事了……”她的声音很低,晶莹的眼泪再次汹涌而出。

宋锦丞叹了口气,把人重新摁回怀里,轻轻拍着女孩儿的后背,有些无奈:“当时情况实在紧急,现场失控以后很乱,很多人都受了伤,我只是”

“你的伤怎么样了?”还不等男人说完话,陆吉祥忽然抬了头,目光担忧的看着男人额角的纱布,眼眶红红的:“是不是很疼啊?”

“只是一点皮外伤,并不是很严重!”

宋锦丞低头,轻轻在女孩儿额角落吻,继续道:“放心,过不了几天就好了!”

陆吉祥还是很担忧:“那,你以后会破相吗?”

破相?

宋锦丞一怔,有些意外。

但很快,男人又恢复了自然的神色,只是看着女孩儿道:“你很在乎?”

陆吉祥没有多想的点头,一边说道:“你这伤口的位置可是在脸上啊,如果以后留了疤痕,那就很难看了!”

宋锦丞的表情有些高深莫测。

他的声线很平淡,就像是没有波澜的水面。

“你,很在乎?”

这是他问出来的第二遍。

陆吉祥睁着一双眼,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男人,但很快,她又笑了起来,没心没肺的样儿:“我当然在乎了,宋教授可是大美男一个,若是破了相,以后就不好看了!”

男人的表情有些难看。

陆吉祥很疑惑:“你怎么了?”

“没什么!”

男人忽然将她松开,翻了个身,只留下了一个宽厚的背影给她。

陆吉祥简直是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!

这男人的翻脸速度,简直不输给女人啊!

“宋教授?”

陆吉祥从床上撑起了身子,伸脖子去看男人,一边道:“你到底是怎么了啊?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呀?呃,要不要我把医生叫来?”

男人闭着眼,没吭声。

陆吉祥见状,彻底迷茫了。

难道是她说错了什么话?

……

傍晚,在由众人的护送下,宋锦丞从医院离开。

大批媒体记者守在外面,看到男人出现的那一刻,立马蜂拥而至。

“宋主任,对于此次政府强行拆迁您有什么看法?”

“请问您这次遭到拆迁户的攻击,是否与政府的霸王赔偿款有关?”

“请问您这次为什么回来海城?是因为这次的环城拆迁吗?”

“宋主任……”

“请问……”

随着噼里啪啦的闪光灯,记者们的问题也是一个比一个锋利。

对此,那位被众人众星拱月般护在包围圈里的男人,表情始终讳莫如深,面对任何提问皆是闭口不答,只给众人留下了淡漠冷酷的侧面轮廓。

他很快上了车。

记者们显然很激动,不甘心的将车围住,闪烁的白炽灯此起彼伏。

陆吉祥早已坐进车内,此刻看着宋锦丞冷沉的模样,小心翼翼的不敢说话。

“主任,您看这……”

小叶有些为难的扭头看向车后的男人。

这些记者的热情度太高,外面的保镖根本就拦不住啊!

宋锦丞表情不变,声音毫无温度:“开车!”

“可是,车前边都是”

“扎过去!”

“啊!”陆吉祥和小叶同时瞪起眼。

宋锦丞冷眸掠来,森森勾唇:“没听到我的话么?扎过去!”

小叶不敢违抗,插入钥匙以后,很快发动引擎。

这已经算是一种警告!

可哪料,拦在车前方的记者们不为所动,闪烁的灯光简直要晃花人的眼。

小叶踩下油门,缓缓的行驶。

顷刻间,外面传来惊呼声:“天啦,他们居然敢撞我们……”

后面具体说的什么,陆吉祥无从知晓,此时此刻,她们已经安全的驶上马路,除了后面还跟有几辆不死心的记者以外,前边无人拦路。

陆吉祥呆呆的,目光一直看着窗外。

静默片刻,车厢内响起一阵手机铃音,紧接着,小叶的声音响了起来:“主任,是首长的电话,您看?”

“拿来!”

宋锦丞出了声,一边接过手机。

手机里面的宋爸爸不知说了些什么,宋锦丞有些不耐烦:“爸,我知道……没什么大概……赔偿款?我不是很清楚……行了,我会处理的……”

匆匆敷衍了几句,很快便挂断了手机!

车厢内再次恢复安静。

陆吉祥低头,目光盯着自己的手。

她和他,已经快有两个小时没再说过话了!

她觉得自己挺冤枉的,她究竟是说错什么话了?刚才还挺好好的呢,怎么转眼间就不和她说话了?

真是越想越憋屈!

‘咕——’

突然,奇怪的声音响开。

陆吉祥赶紧捂住自己的肚子,面颊红得快要滴出血。

“饿了?”

她听到旁边的男人问了句。

她不禁扭了头,也不说话,只是一脸委屈的看着她。

宋锦丞看着她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,心里瞬间就柔成了水。

“好了,想吃点什么,嗯?”

他一边说,一边伸手揽住了女孩儿的腰,让她靠在自己的胸口前。

其实,他忍得也辛苦!

“你不是不和我说话了么?”女孩儿在他怀里开了口,语气里满是愤愤不平:“我还以为你永远都不和我说话了呢!小气的男人。”

这丫头,还真会顺杆爬啊!

宋锦丞那叫一个无可奈何啊,他只得给她赔小心:“是,我是小气,我在这里给夫人赔个不是,夫人莫要生气了可好?”

“不好!”

陆吉祥抬了下巴,恨恨的盯着他:“你说,你凭什么不和我说话?你说,我到底是说错什么话了?”

其实吧,她就是不甘心!

她就是想不明白了,她究竟是哪里做错了,他凭什么就不和她说话了?

这事儿啊,必须解释清楚,她才不要平白无故的受这白气!

宋锦丞却似乎并没有听到她的问题,他径直抬了头,冲着小叶吩咐道:“去海尔大道!”

说完后,低头看向怀里的小丫头,笑笑道:“喜不喜欢吃焖锅?”

“你不准转移话题,我”

“我知道那里有家三汁焖锅,你不是爱吃鸡翅么?我们去吃鸡翅?”

‘咕——’

小肚子很配合的叫了一声。

陆吉祥的注意力被暂时的转移,她摸了摸自己的小肚子,扁着嘴巴道:“我一直是饿着肚子在酒店里等你吃饭,结果你又出了这种事情,我巴心巴肺的赶过来,结果你还给我甩脸色!”

宋锦丞深叹一口气,只觉得怀里这丫头,真是如冰雪般晶莹玲珑,只可旁观而不可触之!

真是半点委屈都受不了!

“行了,我今天听你的,你想吃什么就是什么,好不好?”他难得妥协。

陆吉祥闻言,傲气的直哼哼:“算了吧,看在你是伤员的份上,我就大人不记小人过,我不和你计较了!”

这话,真是让人哭笑不得。

横来竖去的,这还成了是他的不对?

半小时以后。

陆吉祥和宋锦丞坐在二层窗边桌位,服务员刚点完餐退下。

陆吉祥望了望远处正对着他们的镜头,偷偷努嘴道:“宋教授,那些记者好差劲啊,真以为躲在盆景后面我们就看不见了么?真的好天真好幼稚!”

“……”男人低头看着手机。

陆吉祥好奇地看着他,继续道:“宋教授,你还没跟我说过呢,什么政府的霸王赔偿款啊?你的伤,啊,那些伤你的人呢?你打算怎么处理?”

男人闻言,不禁放下了手中的手机,平静的抬头看向她。

“关于你说的什么赔偿款,我的确是不知情,海城在搞规划,想要修高铁。呐,大概就在那个方向,有个世代相传的小古镇,近年来被改成了旅游区,各家各户的收入都还不错,可忽然收到通知要被拆迁了,自然是不服气了!”

他的语气实在是平淡如水,就好像这件事情只是报纸上的一个新闻,而不是发生在他的身边。

陆吉祥还是不理解。

“政府拆迁不是都要给出相应的赔偿么?那他们为什么要去市政府里示威啊,而且、而且还要伤人!”说着,目光再次落到了男人额角的纱布上,表情凄凄。

男人表情一沉。

他微微敛眉,表情复杂:“这种事情应该长远来看,拆迁区是个旅游景点,政府能给多少钱?他们一年的收入都不止这个数吧!”

陆吉祥惊讶的张大嘴。

“真有这么赚钱?”

宋锦丞摇头,答道:“这倒不是一定得,只是这些人都是世代相传,试问谁愿意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祖祖辈辈修建的家园被拆毁?”

陆吉祥赞同的点头。

“既然人家不愿意,海城政府就应该修改高铁的修建路线啊,只要绕过这个古镇就可以,何必非要把人家的家园拆掉呢?”

宋锦丞闻言,眸中冷光闪过。

他看了眼远处的肩头,嗤嗤冷笑:“这就是问题的关键坐在了,如果绕道而修,经费可能不止现在这数。不过,我倒是听到了一些别的风声!”

“什么风声?”

陆吉祥两眼发光的看着他,一脸的期待。

她已经嗅到了八卦的味道。

宋锦丞看她一眼,待见着她此刻的表情时,忍不住笑了起来:“这些事情呢,和你说了也不懂,何必自添烦恼?”

“可是,可是你都给我说了这么多了,也不差这多的一两句啊!”陆吉祥眼巴巴的看着他,哀求道:“宋教授,你就给我爆一个内幕吧,我保证不会说出去!”

宋锦丞坐直了身子,倾腰捏了捏女孩儿的脸颊。

他满眼的宠溺:“你说出去也没关系,反正这也不是什么秘密!”

“那你快说!”陆吉祥蠢蠢欲动,竖耳聆听八卦。

宋锦丞端起桌上的茶水,慢条斯理的喝了一口,旋即又皱着眉将它放下。

他慢慢开口道:“纪检委应该会很快插手此事,既然政府机构里有了蛀虫,我们就该把它找出来!”

“那你的伤……”陆吉祥已有所指。

宋锦丞垂睫,掩盖眸底的冷光。

“只是小伤而已,不必在意。”

既然能钓出大鱼,以自己为诱饵又有何妨?

吃过饭后,两人走出饭店。

记者还守在原地,看到男人走出来的时候,犹豫着是否该上前。

陆吉祥看了眼,透透的凑到男人身边道:“宋教授,那些人想采访你!”

宋锦丞不说话,却伸手搂住了女孩儿的腰,带着她一同钻入车内。

回到酒店里以后,陆吉祥忙来忙去的不停收拾着。

宋锦丞看着她的动作,忍俊不禁:“你到底在忙些什么?”

“我要照顾你啊!”陆吉祥看着他,义正言辞:“你的伤口不能碰水,而且还得忌辛辣,不然以后真的会留疤的,哎呀,那你洗澡怎么办?”

男人不说话。

陆吉祥想了想,继续道:“浴室里有浴缸,我建议你今天泡浴缸吧!”

男人还是不说话。

陆吉祥看着他,笑笑道:“安啦,我知道你有洁癖不喜欢在酒店里泡浴缸,不过你放心好了,我待会儿亲自去把浴缸洗一遍,这样你该安心了吧?”

宋锦丞径直起身去了外面的房间。

陆吉祥看着他的背影,挺郁闷的。

他又怎么了?

到了晚上以后,陆吉祥发现了一个情况。

她发现,男人居然在对着镜子看他的脸,尤其是他额角处的伤口,似乎盯着看了很久很久。

她百思不得其解,等着男人躺上床以后,她趴在他的肩边,笑得灿烂:“宋教授你在担心什么呀?”

男人睨她一眼,伸手把人抱在怀里,不吭声。

陆吉祥用手指戳了戳他的胸口,有些洋洋得意:“你在害怕我嫌弃你啊?”

“陆吉祥!”

宋锦丞忽然出声,却是怒斥道:“你不要得寸进尺!”

这下,陆吉祥愈发的得意了。

她反手抱住男人的腰,大大方方的看着他,眼睛笑眯眯的。

“你放心好了,现在的整容业这么发达,如果你的额头上真的留疤了,大不了我陪着你去韩国呗!”

男人被激怒,眼中冒出隐约的火星儿。

陆吉祥嘿嘿的笑,无视他愤怒的表情,继续不怕死的道:“宋教授,古人都说女为悦己者容,原来你们男人也很在乎自己的外貌的啊!啊,我算是知道你今天为什么要生气了,原来就是为了我说你破相的事情啊!”

宋锦丞恶狠狠的盯着她,过了半响,总是不禁长叹了一口气。

“吉祥,你真没良心!”

“谁说我没良心了?我的良心大大的,宋教授你放心好了,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,我都不会对你始乱终弃的,哈哈哈……”

她总算是扳回一局了,耶!

上一章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