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越小说吧

闪来的暖婚

第119章 小猴子,过来!

中午以后,宋锦丞出门办事,而陆吉祥则是留在了酒店里面。

这丫头犯懒,不愿意跟着男人到处跑,虽然外出有车代步,但她非说什么坐车也累,还不如在酒店舒服的大床上睡觉。

宋锦丞在听了她的辩解以后,只觉得十分无奈,再加上他本身也不大愿意看到女孩儿受苦,便应允了她想要留在酒店里的要求,但是不准出去乱跑,这人生地不熟的最容易出事了!

陆吉祥拍胸脯保证,在亲自把男人送出了大门以后,刚过了没几分钟,她转个身就抄起电话给贺宝贝打了去。

电话是管家接的,据他说,贺宝贝这俩天的身子不大舒服,应该是水土不服,所以就不出来了,不过陆吉祥倒是可以来家里玩。

陆吉祥本想约贺宝贝出来一起逛街呢,结果在听了管家的这些话以后,她顿觉有些意兴阑珊,随便敷衍了几句便挂了电话。

然后,她爬上床准备来个回笼觉,可不管她怎么翻来覆去的睡,她就是无法入梦。

无奈之下,她只有出门前往贺家打发时间!

贺宝贝和贺东庭的家同样也是在海边,不过他们的别墅是处在山林区,附近没有商店,也没有热闹的景区,完全就是一片私人领域。

陆吉祥走进花园里的时候,贺宝贝正拿着水壶在浇花,一片绿油油的草地上,女孩儿的身上穿着繁复的欧式宫廷裙装,长发被编了起来,头上还别着一朵娇嫩的小粉花,亦如她给人的感觉,干净稚嫩!

“宝贝!”

陆吉祥眯着眼唤出了声。

前边,贺宝贝先是一怔,随即抬了头,满脸欣喜的朝她看来。

“吉祥姐姐!”

她高兴得笑了起来,放下手中的浇水壶以后,提着裙子就跑了过来。

陆吉祥站在原地,待贺宝贝跑近以后,她才笑着道:“你在干什么呢?”

“浇花啊!”贺宝贝答道。

“我知道你是在浇花。”陆吉祥走了过去,一边道:“我是问你在给什么花浇水?”

说话间,她已经走到了贺宝贝之前所站的地方。

花盆里面只有绿色的小芽儿,根本就看不出是什么植物。

“太阳花啊!”贺宝贝笑着答道,挺自豪的:“这些都是我亲自播的种,你看,都发芽了呢!”

“太阳花?”

陆吉祥愣了愣,脑子里快速的寻找着关于太阳花的资料。

可是,太阳花是什么花?

这边,贺宝贝着急的解释道:“就是、就是那种会跟着太阳一起转的花,东庭哥哥说它叫太阳花,可是我看书上写的是向日葵!”

“……”

“它有两种名字!”贺宝贝咧着嘴,伸出两根手指头晃了晃。

陆吉祥有些微的无语,叹了口气道:“那好吧,你接着浇花,我去喝水!”

“噢,好!”

贺宝贝点头,目送着陆吉祥走进屋子里以后,她又重新将浇水壶拿了起来,认真的继续给她的太阳花浇水。

这边,陆吉祥在走进别墅里以后,佣人立刻迎了上来,恭敬的询问有什么可以帮助。

“我想喝水!”陆吉祥擦着额头上的汗水,一边道:“额,最好是可乐!”

佣人闻言,答道:“对不起,小姐,家里并没有可乐!”

“那,雪碧呢?”

“没有!”

陆吉祥有些失望,继续道:“那冰水总该有吧?”

“您请稍等。”佣人退了下去。

趁着这个空档里,陆吉祥开始参观这栋别墅的一层,几乎都是粉嫩系的风格,不论是窗边的小碎花窗帘,还是浅色系的沙发,基本上都很迎合贺宝贝的爱好。

“吉祥姐姐!”

正看着,贺宝贝的声音从身后传来。

陆吉祥转了身,笑眯眯的看着女孩儿,道:“浇完了?”

“嗯!”

贺宝贝走了过来,很亲热的拉起了陆吉祥的手,一边道:“我还可以看会儿电视,吉祥姐姐你陪着我看电视好不好?”

陆吉祥一听,拍掌道:“对了,我喜欢的偶像剧也快开始了!”

“偶像剧?”贺宝贝微微蹙眉,有些不明白:“偶像剧是什么?”

陆吉祥一脸惊讶的看着她,道:“你连什么是偶像剧都不知道?”

贺宝贝摇脑袋,一脸的赫然:“我不爱看偶像剧,我喜欢看动物世界!”

“……”这都什么跟什么。

陆吉祥不打算跟她解释,直接把人拉到了电视机跟前。

她一边开电视,一边说道:“今天你就跟着我看偶像剧,宝贝,我保证你会爱上偶像剧的!”

“好啊!”

贺宝贝挺开心的,乖巧的坐在沙发上,等着看陆吉祥所说的偶像剧。

可是,她等了半天,却看见陆吉祥正盯着电视拧眉头。

“怎么了?”贺宝贝奇怪的问了句。

陆吉祥一边换台,一边诧异的道:“宝贝,你家电视机是不是有问题啊?怎么、怎么搜不到我想看的台啊?哎,好像连很多节目都搜不到!”

“我不懂。”贺宝贝摇头。

这时候,佣人已经将冰水端了上来,并给贺宝贝带来了一杯鲜榨果汁。

贺宝贝先是弯腰捧起果汁喝了一口,而后才看向旁边的佣人道:“吉祥姐姐说家里的电视好像坏了,你去把管家叫过来!”

“是!”佣人应了声,很快把管家叫了过来。

“小姐!”管家走了进来,微笑着看着贺宝贝,道:“您有事叫我?”

“嗯!”

贺宝贝点头,指了指前边的电视机,说道:“管家,电视机好像坏了!”

管家有些意外,扭头看了眼电视机,接着又道:“哪里坏了?”

这时候,陆吉祥开了口,她一脸的郁闷说道:“你们家的电视接收信号是不是有问题啊?为什么好多节目频道都搜不到呢?翻来覆去的就那两个台,究竟是几个意思嘛!”

管家脸色微变,但很快,他又微笑道:“应该是前几天打雷时受到了影响,请您们放心,我立刻就找人过来看看!”

陆吉祥点点头,道:“那你们还是搞快一点吧,我的偶像剧都快完了!”

“是!”

管家弯了腰,很快退了出去。

陆吉祥显得郁闷,喃喃道:“这么好的别墅,居然连根避雷针都没有,搞什么嘛!”

沙发上,贺宝贝还在一口一口的吸着果汁。

她边道:“我一直都是看的这几个节目啊,以前也没见过什么别的频道,吉祥姐姐,其实你是在骗管家吧,哈哈哈……”

说完这话,小女孩儿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陆吉祥愣住。

她刚才说什么?

她一直就是看的这几台节目?

意思就是说,这电视机本就只能收到这几个台!

不知为何,陆吉祥的心里忽然有股寒意在渐渐升起。

她不由得看向贺宝贝,却发现她笑得纯真而快乐。

“吉祥姐姐你好坏哦,居然会用这种事情去骗管家,待会儿等他把人找来以后,我看你怎么解释!”贺宝贝越说越开心,嘴角两边的梨涡,绚烂的像是桃花瓣。

而不同于她的天真烂漫,陆吉祥则是心惊不已。

贺东庭!

她忽然明白过来,这一切,必然都逃不过贺东庭的授意!

那个男人,竟这般对待贺宝贝!

天,她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。

“吉祥姐姐?”

贺宝贝的声音传来,她挺疑惑的:“你在想什么啊?怎么一直不说话呀?”

“啊?”

陆吉祥幡然回神,眼神儿慌慌的看着她。

贺宝贝见状,眼中的迷惑更深,她道:“吉祥姐姐,你怎么了?”

“没,我没事……”陆吉祥摇头,有些狼狈的不敢去看贺宝贝的表情,因为她眼中的色彩,实在是过于单纯与简单。

她何其忍心!

她根本不敢告诉贺宝贝,其实她生活中的一切,她看到过的,接触过的,甚至是看过的电视,统统都不过是贺东庭一手布置的东西。

那个男人,为她构建出了一个童话的世界!

说实话,陆吉祥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儿。

她以为,贺宝贝应该是个快乐的孩子,因为宋锦丞曾经说过,贺宝贝简直就是贺东庭的掌中宝,是他捧在手心里的夜明珠!

所以,她一直觉得贺宝贝就是个快乐的小公主。

可如今,她的想法却是有些复杂了。

她不知道该如何去评价。

永远的不谙世事!——这对于和宝贝而言,究竟是福是祸?

中午,陆吉祥陪着贺宝贝一同用餐。

贺家的午饭十分丰盛,意式通心粉,苹果派,奶油玉米浓汤等等,精致得无与伦比。

贺宝贝一手拿叉一手拿刀,吃相极为优雅自然,一颦一笑都是大家风范。

而反之陆吉祥,她则是怎么吃都觉得别扭的很。

果然啊,这玩意儿还是得从小培养,对于她这种半路出家的人,实在是困难!

刚吃完饭,管家便走了过来,只听他恭敬的说道:“小姐,修电视的工人已经在路上了!”

贺宝贝点了点头,偷偷地冲着陆吉祥挤眉弄眼。

陆吉祥也笑了笑,只是有些勉强。

结果,一个下午过去了,这个工人还是没有到家里来,按照管家的话来解释,他应该是在路上被堵车了!

这话用来骗贺宝贝,或许有用!

可是,陆吉祥却不相信。

海城也就这么大一点,就算再怎么堵车也总不能堵一个下午啊!

不过,她并没有把这些话说出来。

临走以前,贺宝贝拉着陆吉祥的手不愿意分开,一直恳求着陆吉祥能在这里多陪陪她!

陆吉祥没办法,这天都快黑了,刚才宋锦丞还给她打电话让她回去呢,她不能再这样耽搁下去。

而且最重要的就是,她不想看到贺东庭,因为只要一见着那男人,她就会想到今天发生的那些事情!

贺宝贝不会知道,其实,贺东庭已经在她身上施加了许多无形的枷锁!

……

刚出了贺家大门,陆吉祥便看到了停在门口的黑色轿车。

她走了过来,后座车窗降下来以后,宋锦丞的容颜出现在她眼前。

“宋教授!”

陆吉祥很惊讶。

男人看她一眼,微微颔首:“上车!”

陆吉祥并无异议,当即拉开车门坐了进去。

宋锦丞斜身看着她,眼眸灿如星辰。

“吃晚饭了么?”

“没有!”陆吉祥摇头。

因为不想看到贺东庭的原因,所以她并没有留在贺家吃晚饭。

宋锦丞听了后倒是并未多问,只是向司机报了个地名,托着女孩儿的腰便将她抱入怀里。

“今天玩得不开心?”

他说道,指腹轻轻抚过女孩儿的秀眉。

陆吉祥摇头,沉默着。

“怎么了?”宋锦丞看着她,道:“发生了不愉快的事情?”

陆吉祥还是摇头不语。

宋锦丞见她如此,便也不再多问,只是满含怜惜的把这小人儿紧搂在怀中。

过了会儿,陆吉祥从他怀里抬了头。

“宋教授,我心里有个问题,一直就想不明白!”

宋锦丞似乎早有意料,他看着她:“问吧。”

陆吉祥稍微斟酌了一下,开口道:“你说,贺宝贝是在很小的时候就被贺家收养的?”

宋锦丞‘嗯’了一声。

陆吉祥继续道:“那宝贝的家里人呢,她们为什么就愿意把自己的亲生女儿拿给别人呢?”

宋锦丞拍了拍她的背,道:“贺家给了钱。吉祥,这些事情不该你管。”

陆吉祥有些微恼的看着他,说道:“宋教授,你也是知道贺东庭是怎么对待宝贝的吧?他完全就是把宝贝当成了他的私有物,你知不知道他连宝贝的衣食住行都要插足?我今天和宝贝看电视的时候,你猜我看到了什么,他家的电视机里居然只能看简单的几个台,宝贝她居然连什么是偶像剧都不知道!宋教授,你不觉得贺东庭对宝贝太霸道了吗?简直是、简直是让人觉得恐怖!”

宋锦丞始终安静,眸仁却寒栗如冰。

“你把这些话都说给宝贝听了?”

“没有!”陆吉祥摇头,道:“我又不傻,如果我贸然的把这些事情都说给宝贝听了,她肯定会去质问贺东庭的,说不定他俩还会吵一架呢,然后我就惨啦,贺东庭指不定就会殃及池鱼,偷偷地找人把我打一顿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!”

宋锦丞被她这话逗笑。

“这还不至于!”他摇头,说道:“不过,你今天做得很对!”

“做得很对?”陆吉祥有些没明白过来:“为什么啊?”

宋锦丞看着她,继续道:“你考虑得很成熟,如果你把这些话都告诉给了贝儿,在贺家,势必会掀起轩然大波,到时候谁都不好收场啊!”

陆吉祥有些惆然:“不是我爱多管闲事,我只是觉得宝贝好可怜,外面的世界精彩纷呈,可她却什么都不知道,不过她过得倒是挺单纯挺快乐的!”

就算是浇花拔草,也能令她快乐好久!

宋锦丞神情复杂,眸色如若墨汁浓郁。

“外面的世界精彩纷呈?原来,你你是这么想的!”

陆吉祥抬头,望向他的眸中溢满不解。

“你怎么了,宋教授?”她奇怪道。

“没什么……”宋锦丞扯了下唇,很快恢复自然。

陆吉祥没察觉出太多一场呢,所以她也并不在意,只是继续道:“宋教授,你不觉得贺东庭这样对待贺宝贝很不公平吗?虽然你们都说他把宝贝当做珍宝一样的捧在手心,可我却并不认为这就是爱的表达,相反,我倒是觉得这只是贺东庭对宝贝的一种占有欲!”

“占有欲?”男人讥讽的挑眉。

“是的,占有欲!”陆吉祥点头,道:“如果喜欢一个人,那就该让她自由,而不是一昧的束缚。所以说,贺东庭根本就不懂得什么叫做喜欢!”

男人眼中的嘲意更深,亦如湖面水纹圈圈漾开。

“你懂什么是爱?什么是占有欲?”他开了口,嗓音低缓得像是拉响的大提琴:“这两者之间根本就没有任何联系,是我的就是我,不是我的,也要把她变成是我的。吉祥,你根本就不懂,因为你还没有爱过一个人,你永远不懂那种明知在眼前却抓不到的感觉,挠人心肺,简直是痛不欲生!”

这或许是陆吉祥第一次听到男人提及‘爱’这个词,只是,他的诠释既是如此的……另类!

是他的就是他的,不是他的,也要把她变成是她的。

陆吉祥不禁把这个‘她’,开始往自己的身上套。

古人曾说,当局者迷旁观者清!

贺宝贝看不见自己,而她却看到了。

可是,她自己的呢?

……

晚饭是在一家川菜馆子里解决的,陆吉祥捧着碗,一直默默的低头吃饭。

宋锦丞就坐在她身边,男人的口味向来就淡,对于什么青椒炒肉丝、糟溜鱼片什么的,他几乎连看都不看一下,更别提去吃了。

不过,这些倒是陆吉祥的最爱。

女孩儿虽然闷头吃饭不说话,但胃口却是极好的,已经添了两碗米饭,并且还准备添第三碗。

“够了!”

宋锦丞按住她添饭的手,微微敛眉:“晚上要少吃一点,你昨晚还在拉肚子呢,忘了么?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陆吉祥纠结了一下,眼巴巴的道:“我饿啊!”

宋锦丞温柔却不容置喙的夺过她手中的碗,一边淡道:“不准吃了,但你可以喝点汤。”

说完,亲自为女孩儿添了半碗热汤放到她面前。

陆吉祥无可奈何,只要老老实实的捧着碗喝汤,可目光却一直盯着男人的碗。

半响,她开口道:“宋教授,我发现你还挺挑食的!”

宋锦丞看她一眼,不答话,慢条斯理的继续吃饭。

陆吉祥习以为常,自言自语的说道:“我发现你不爱吃辣的食物,哎呀!哪有吃菜不要吃川菜的?宋教授,这可是天下一美味,如果你错过了,那可真是大大的可惜!”

“……”继续不理她。

“呐,就说这个青椒炒肉丝吧,多好吃的菜啊,可你居然一筷子都没夹过!”陆吉祥撇了撇嘴,有些愤愤然:“宋教授,你这样的生活习性是不好的!”

真是奇了!

平时在家里面的时候都是他在教育她。

可今儿倒是反着来了,这小丫头居然还敢说他挑食!

说到挑食,谁比过得她?几乎是见青不吃的肉食动物!

宋锦丞根本就想不搭理她,吃完饭后立即结账,拖着人就从饭馆里走了出来。

外面的天色已经彻底的落了幕,海城的天夜空是一望无际的璀璨星辰,微风中夹杂着淡淡的海味儿,有种别样的说不出来的感觉。

陆吉祥深深的嗅了一口,心旷神怡。

“这个地方真美丽!”她如是感叹道:“环境优雅,民情质朴,的确是适合人类居住的地方!”

宋锦丞拉着她的手,侧头看着女孩儿凝望星空的眼,那双水眸中正倒影着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画面。

“如果你喜欢,我们以后可以在这里定居!”

他忽然说出了这样的话。

陆吉祥收回视线,转而惊讶的看向他,道:“定居在海城?”

“嗯!”

宋锦丞点头,微微笑道:“只要是你喜欢的,我都愿意满足你!”

陆吉祥犯楞的看着他,眼里是说不出的复杂情感。

“宋教授……”她嗫嚅着唇,再次被他感动。

宋锦丞弯了腰,仔细的看了看女孩儿的眸,愈发无奈:“小女孩家的心思啊,太容易感动了!”

“这是很多女孩子都梦寐以求的事情!”陆吉祥开口答道。

“梦寐以求?”

宋锦丞微微蹙眉,颇为不解:“什么梦寐以求?”

“每个女孩儿都会幻想自己是灰姑娘,然后得到白马王子的爱!”陆吉祥说着话,目光紧紧的看着男人:“我是幸运的,不过我不是灰姑娘,因为是我向你求的婚。宋教授,有时候想一想,我觉得我当初还真是幸运啊,居然能碰到你!”

宋锦丞摸了摸她的小脑袋,很包容。

“我也是幸运的!”

何其幸运,能够遇到曾以为早已遗失的珍宝。

……

晚上,陆吉祥洗完澡以后,在浴室里找来找去都没找到浴巾。

真是奇了怪了,她刚才还看到在里面呢,怎么又不见了?

“宋教授!”

她光溜溜的站在浴室里,冲着门外大喊道:“帮我把睡衣拿来一下好不好?”

外面没有回声,不过几秒后,浴室门板被敲响。

陆吉祥轻轻地走了过去,将浴室门拉开一条缝以后,示意外面的男人道:“我要的睡衣呢?”

男人将手中的衣服递了进来,并说道:“没看到你的睡衣,只看到睡裙!”

“额,睡裙也可以!”陆吉祥也没有多想,直接就伸手接了过来,反正这睡衣和睡裙都是用来穿着睡觉的,她并不挑剔。

“快点出来,小心别着凉了!”男人嘱咐一句,旋即离开。

“噢!”

陆吉祥倒是没有太在意,将门重新关上以后,开始穿睡裙。

可是,她很快又发现了一个重大的问题!

她!的!内!裤!呢!

天啦!

陆吉祥有种抓狂的冲动,匆匆套上睡裙以后,哆哆嗦嗦的就打开了浴室门。

外面的卧室里只亮了一张橘黄色的壁灯,身穿浴袍的男人正安静的坐在一张单人沙发上,因为是逆光,所以女孩儿并不能看清他的脸。

不过,她现在也不想看清他的脸,她就想找到她的内裤。

“洗好了?”男人幽幽沉沉的声音传来。

“额,是啊!”

陆吉祥点了点头,慢慢的迈步往外走,裙下空荡荡的感觉有些凉,令她不大自在。

她目的性明确,脚步直接走向衣柜。

哪料,男人的第二话传来:“小猴子,你过来!”

乍一听到这话,陆吉祥双腿有些发软。

乖乖哟,每次这男人叫她小猴子的时候,总是没啥好事!

“有、有什么事你就说嘛……”

陆吉祥佯装镇定,一边拉开了衣柜。

这时候,旁边好像有什么声音传来。

陆吉祥下意识的歪头去看,只见一只大手凌空而降,她尖叫一声,天旋地转间,整个人便已经陷入了柔软的大床里,而男人颀长精悍的身躯,正与她紧紧相贴。

“你干嘛啊!”

陆吉祥警惕出声,有种不大好的预感。

宋锦丞居高临下的望着她,双眸深邃幽黑,宛若化不开的浓墨。

他不说话,就这么笔直的盯着她。

时间宛若停止不动,就连空气似乎都在慢慢变得稀薄。

在他近乎专注的注视下,女孩儿的脸颊开始渐渐的泛了红,眼神儿更是慌张的左右闪躲,小手就抵在他的胸前,带着些微的颤抖:“宋、宋教授,你还是、还是放了我吧,我今天有点、有点累……”

男人眼中的yu望,难以掩盖。

她已非稚子,自然明白那是什么意思。

可是,那热切的吻,终究还是铺天盖地的落了下来。

陆吉祥想要尖叫,可男人缠住了她的舌,不但将她的声音吞掉,连同她身上的睡衣都在不知不觉中与她分开。

她哆哆嗦嗦的承受着他的热情,整个人都格外的软绵,简直就是要化成了水。

只是,一夜*。

……

有的时候,yu望的爆发,从来都不会是空穴来风。

陆吉祥醒来以后,目光一直定定的盯着雪白的天花板,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直到,浴室里的水声停止。

不消片刻,半裸的美男走了出来,头发还是湿哒哒的,偶尔一颗水珠顺势流下,划过那麦色的结实胸膛以后,最终消失在了白色的浴巾边沿。

陆吉祥没什么反应,还是瞪着眼看着天花板。

“吉祥?”

宋锦丞走了过去,在床边落座,好脾气的道:“怎么还赖在床上不肯起来啊?乖,快点起来洗漱,然后我们一起吃早餐,嗯?”

陆吉祥不说话,翻了身,背对着他。

宋锦丞倒是不恼,大手抚上女孩儿裸露在外的圆润肩头,笑道:“好了,昨晚的事情是我不对,别生气了好不好?”

男人难得服软,可哪料,女孩儿还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儿。

其实吧,陆吉祥就是过不了自己这一关,昨天晚上,她居然……她居然因为做那种事情做到生生晕了过去,天啦,这种事情真的是好丢脸的!

简直是,简直是丢脸丢到了太平洋!

想到这里,陆吉祥不禁将小脑袋掩埋到了被窝里面,声音瓮瓮的:“你就是个混蛋!”

“随你怎么说都好!”宋锦丞无限量的宽容他,低了腰,微凉的薄唇印在她的肩头,带着淡淡的笑意,就像是窗外那温暖的熹微阳光:“乖,昨晚你也累着了,先起来吃点东西以后再继续睡,好不好?”

他已经做出了退步,只为了照顾这个犯别扭的小丫头的情绪。

陆吉祥动了下身子,连同那肩头都一同藏进了被褥里面。

由此,男人便只能看到她乌黑的小脑袋,以及那三千迷人发丝。

他摇头一笑,不得不使出杀手锏:“吉祥,你再不出来,我可要掀被子了!”

“你!”

果然,女孩儿听到这话,立马从被子里钻出了小脑袋,一双眼睛瞪得圆滚滚的。

可不知为何,宋锦丞倒是不由得想起了昨天晚上,他把女孩儿抱到窗边看星星,看着她又惊又惧的模样,想要慢慢的疼她,却不料她胆子小,居然直接就晕了过去!

想到这些,心里不禁一柔,他又开口道:“好了,早餐都已经送过来了,你再不起来可就要凉了!”

陆吉祥磨牙,故意摆出一副很凶悍的表情:“你出去我就起来!”

“好!”

宋锦丞点了头,走到衣柜前随意挑了身衣服穿好以后,最后看了眼床上的女孩儿,开门走了出去。

小东西在害羞,他知道!

上一章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