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越小说吧

闪来的暖婚

第118章 纵着她宠着她!

与上次来海城时不同,如今已是夏季,整个海城的温度已经上升。这不,刚出飞机,陆吉祥便感觉到滚滚热浪席卷而来,头顶的太阳也是明晃晃的直惹眼。

“妈呀,好热!”

她感叹一句,想也没想的就连忙将身上的针织开衫脱了下来。

宋锦丞跟在她的身后,看到她的动作以后,忍不住一笑道:“真有这么热么?”

“热!真得很热!”

陆吉祥点头,一边将脱下来的开衫扔给男人,一边道:“呐,给你拿着!”

她就是懒!

关键是,宋锦丞还真就愿意给她的‘懒’付单。

看看吧,这男人已经伸手把开衫接了过来,并且脸上始终带笑,很宠溺。

可惜,陆吉祥并没有注意到他的表情,将衣服扔给他以后,转身就想去找贺宝贝说话。

她刚走了一步,便看到贺东庭抱着女孩儿走了出来。

见状,陆吉祥立马停住了脚,目光却直盯着贺东庭身上的女孩儿。

贺宝贝正伏在男人肩上,全身一动不动,似乎是,睡着了?

正想着,贺东庭已经走了过来。

“我要先回趟住处,这丫头好像有点感冒。锦丞,你们要过去坐坐么?”

贺东庭说得很客气。

关键是,他说这话的时候,目光一直就是看着宋锦丞的,而陆吉祥这么大一个人,则是沦落成了透明的空气。

陆吉祥挺不爽的,心想这丫的莫非还搞歧视?

“你带贝儿回去吧,我们就不过去了,下午还有事!”宋锦丞也很客气。

“好,那我就先走了。”

贺东庭并不想多做停留,说完这话以后,快步离去。

陆吉祥站在原地,目送贺东庭走远以后,她才回头看向身边的男人,开口道:“宋教授,你和贺东庭不是一起来办事的吗?他怎么就先走了?”

宋锦丞收回视线,笑笑道:“我们只是顺路而已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行了,我们先到市区里随便逛逛,然后找地方吃饭。”宋锦丞一边说,一边拉起了女孩儿的手,笑意满面:“今天没有公事,你想干什么我都陪着你!”

陆吉祥直翻白眼,挺无语的:“你就为了一个顺路,然后就提前来海城了?”

“这倒不是。”男人否认,说道:“主要是为了陪你!”

明明头顶上就挂着火球似的大太阳,可陆吉祥还是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。

“宋教授,你别吓我好吗?”她巴巴的开口,任由男人拖着她往前走,一边道:“这可一点都不像您的风格!”

男人忽然停住了脚步。

在这人来人往的机场内,男人冷峻的容颜,就像是一道光,吸引了不少目光。

“为什么就不像我的风格?”

宋锦丞转了身,目光寒冷如星,冷冷的看着女孩儿:“我倒是好奇了,我的风格又是什么?”

陆吉祥真想抽自己两大嘴巴。

她平时和朋友们说话贫惯了,一时忘记了眼前的这个男人根本就不懂得什么叫风趣。

准确的来说了,他是不懂她这个年龄段的玩笑话!

想到这里,陆吉祥的眼珠子不禁一转,很快就开了口:“额,我的意思吧,其实就是说……额,宋教授你对我太好了,我、我受宠若惊啊,所以就、就一时没习惯得了,呵呵呵……”

她笑得很假。

宋锦丞没什么表情,只是忽然道:“陆吉祥,我真怀疑你以前究竟是怎么谈恋爱的!”

“就是一起上自习呗!”

陆吉祥随口答了句,但很快又反应过来,她惊道:“你居然套我话!”

宋锦丞嗤笑,很不屑:“高中生能谈出什么恋爱?”

“你什么意思?”陆吉祥瞪起眼,总觉得他话里有话。

宋锦丞瞥她一眼,眼神儿有些冷飕飕的。

“拉过手么?”

陆吉祥点头,挺自豪的:“当然拉过了,没拉过手还算谈恋爱么?”

“接过吻么?”男人的脸色已经微沉。

陆吉祥抬了下巴,回答得不假思索:“废话,当然是”

话说到这里,戈然而止。

陆吉祥捂着嘴,震惊的看着男人。

“很好!”

男人阴森森的开了口。

陆吉祥狂摇头,连忙解释道:“我们没有接过吻,只是、只是拉过手!”

“噢,是这样么?”男人没什么表情变化。

陆吉祥咽口水,如实道:“我承认我高中时是谈过一次恋爱,对方是我隔壁班的体育委员,但是、但是我们才谈了不到一个星期就、就被我哥发现了,他凶了我一顿,然后我就只有和那个男生分手了。”

男人看着她的表情:“觉得惋惜?”

陆吉祥可不笨,在这种事情上,那可是半点都开不得玩笑的。

她继续摇头,很诚恳的道:“一点都不惋惜,反而我还觉得我哥当时做得很对,如果他没有阻止我的话,我、我就根本遇不到您了啊!”

宋锦丞冷哼,回身继续往前走。

陆吉祥拍了拍自己的小胸脯,暗暗舒了口气以后,亦步亦趋的跟在男人身后。

只是,她就想不明白了,刚才那话题怎么就忽然跳到谈恋爱上去了?

出了机场,一辆黑色轿车早已等候多时,旁边还站着两个男人,当看到宋锦丞走出来的时候,立马笑脸迎上,一边伸手道:“宋主任,欢迎来到海城!”

宋锦丞与对方握手,客气的寒暄几句。

上了车以后,陆吉祥问道:“他们是谁啊?”

宋锦丞看了眼窗外,语气很淡:“当地政府的。”

说完后,他稍微顿了顿,又继续道:“你现在是想逛街,还是回酒店休息?”

陆吉祥想了想,道:“宝贝她们也会在酒店里么?”

“东庭在这里购有房产,他应该是带着贝儿回家了吧。”宋锦丞答道。

陆吉祥挑了眉,道:“那,宋教授你在这里有房产么?”

私以为,像宋锦丞这种有钱人,肯定会在美丽的海城购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了。

哪料——

“没有。”

他摇头,道:“平时就很少来海城,偶尔出差住酒店就够了,买房子干什么?”

陆吉祥听了,一脸鄙视的样子。

宋锦丞却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,他侧头看着身边的女孩儿,笑道:“你想在海城买房子?”

陆吉祥忙罢手,边道:“我可没这钱!”

“可是我有啊!”

男人伸了手,揽过小丫头的蛮腰,宠溺道:“这样吧,我们现在就去看房子,怎么样?”

以前,他是一个人,住哪儿都是住!

可如今不同了,他身边多了个小丫头,自然是不能跟着他老住酒店了!

在海城,他们该有个家!

……

“……这附近还有几家大型购物商城,还有中小学,旁边还有医院、温泉区,来,请您们看,从二楼望去,直接就可以看到大海!”

随着销售人员的讲诉,陆吉祥慢慢的走到了二楼阳台边上。

霎时间,微凉的清风迎面拂来,而不远处,蔚蓝色的大海在阳光的照耀下散发着熠熠光辉。

真美!

简直就像是童话!

“喜欢么?”

男人的声音从身后溢来,宽厚的胸膛瞬间抵上她的背。

他从后面将她紧紧圈在怀中,一起遥望着远处的海洋。

陆吉祥轻轻地点头。

但很快,她又转头看向男人,略有些迟疑:“这个地段的房子,是不是很贵啊?”

“这个你别担心。”宋锦丞温柔的笑,低头在女孩儿的脸颊旁落吻,边道:“只要你喜欢就好!”

陆吉祥努了嘴,轻轻的往后顺势依偎在男人怀里。

“我们又不在海城长期居住,你这样太浪费了!”她低低的开口说道。

男人笑了声儿,胸膛微微颤动。

“你笑什么?”女孩儿瞪着他,有些不爽。

宋锦丞亦看着她,双眸荡漾如波澜的海面。

他很快开了口,含着笑:“真不容易啊,小丫头终于知道心疼自家老公的钱了!”

“你!”

陆吉祥微窘,娇嗔道:“谁心疼你的钱了?你要买就买,关我什么事!”

“好,那我就买了。”

宋锦丞彻底笑了起来,与她脸颊贴着脸颊,一同眺望远际,边道:“我们还要一起设计室内装修,一起挑家具,所有的一切,我们都自己动手好不好?”

陆吉祥纠结的皱起五官。

“啊,自己动手?”她有些心悸:“这可是三层的别墅啊,就靠我们两个,那得什么时候才能弄完啊?”

男人沉默了一下,继而道:“我的意思是,我们自己设计自己的家,至于具体该怎么实施,自然有别的人来做,不需要你亲自动手。”说完一顿,他又笑道:“你连做饭都不会,我怎么敢让你来装房子?”

“……”

“上次进厨房还差点把屋子点着了!”

“你别说了好不好!”陆吉祥咬牙,面色不郁:“那次只是失误而已,你不要老是把它挂在嘴边好不好?”

“好,我不说!”

男人顺着她的话,微笑点头。

陆吉祥变得安静,目光一直盯着远处的海。

宋锦丞亦不再说话,将女孩抱在怀里,与她一起享受这难得的静谧时刻。

很快,一阵上楼的脚步声传来。

陆吉祥率先回过神,转头望去,却见着是之前的那位销售小姐。

“宋先生,宋夫人!”对方有些拘谨,手里还拿着什么东西,只听她道:“那个,购房合同我已经准备好了,您们看……?”

陆吉祥挺惊讶的:“准备得这么快?我们都还没说要不要买呢!”

“额……”

销售小姐愣了愣,目光看向那位俊美的男人,呆呆的道:“可是,可是宋先生刚才说”

“拿来吧。”

宋锦丞径直开了口。

销售小姐立刻举步走上前,双手恭敬的将合同递给男人。

陆吉祥重新看向男人,十分意外:“宋教授?”

宋锦丞眉目清淡,他低眸一页一页的看完合同,英俊的脸宛若浮雕精美。

几分钟后,他抬了头。

“带笔了么?”

他问道,目光自然的看向销售小姐。

销售小姐似乎是发了呆,直到男人第二次声音传来,她才猛地回过神,匆忙的将签字笔递上,红着脸没敢再去看他。

宋锦丞倒是并不在意,转手又将笔拿给了陆吉祥。

“啊,干嘛?”

女孩儿盯着他,不明所以。

“签字啊!”

宋锦丞拉过她的手,指了指合同末页的空白处,道:“在这里,签下你自己的名字!”

“可是”

“你连自己的名字也不会写吗?”

“我会啊!”陆吉祥点头,接着又摇头:“不对啊,这房子是你要买的,为什么让我签字?”

“送给你的。”

男人淡淡的说道,拉着女孩儿走到桌边,亲自将合同在桌上摊开以后,方才继续道:“乖,快点签字!”

陆吉祥咬着唇,迟疑着没动。

“听话!”

宋锦丞耐心很好,从身后抱住女孩儿,握着她的手,一划一笔的在合同上签下了‘陆吉祥’三个字。

不同于女孩儿字迹的秀娟,男人笔法苍劲有力,一如他雷厉的行事风格。

签完合同以后,宋锦丞再次看向旁边的销售小姐,微微一笑道:“麻烦了,后面的事宜我会派人过来协助,有任何问题都可以找我的秘书!”

“好!”

销售小姐点头,整个人都是呆呆的。

宋锦丞收回视线,低头在怀里女孩儿的耳边轻语几句,旋即搂着人下了楼。

销售小姐慢慢的抬了头,看着楼梯间里渐渐消失的两道人影,整个脑子里却是男人温柔轻笑的模样。

可是,她分明看得清清楚楚,男人对她笑的时候,根本就是疏离而漠然的,唯独在看向他怀里的女孩儿时,那双眸里的神色才会转为真正的温柔,浓郁得就像是春日里的风。

真令人嫉妒!

……

从别墅区离开以后,宋锦丞和陆吉祥在这附近随便逛了逛,最后选择了一家海鲜餐厅。

陆吉祥的要求不高,她只想要吃虾,至于其他的海鲜,她统统不感兴趣!

落座没多久,一盘水煮虾便上了桌。

“开吃!”

陆吉祥夸张的喊了一句,撸起袖子就开始剥虾。

只是,她剥虾的姿势,实在是惨不忍睹。

而反观她对面的宋锦丞,两人明明都是干的同一件事情,可男人却似是艺术品似的优雅。

陆吉祥很不服气。

“你小时候是不是经常剥虾?”她一边问道,一边把自己剥好的虾放进嘴里。

“为什么要这么问?”

宋锦丞笑看着她,一边将手里剥好的虾放到她的盘子里。

陆吉祥见状,心里稍稍平衡了一些。

她愤愤道:“因为你剥虾的姿势很好看,肯定是专门有练过!”

“没有。”男人答道,一边继续剥:“我以前不爱吃虾。”

陆吉祥闻言微诧。

然后,她脑子秀逗的忽然问了句:“你该不会是为了我才吃虾的吧,啊,不对,难道你只给我剥过虾?”

“你觉得呢?”

男人抬头看她一眼,接着又将第二个剥好的虾放到她盘子里。

然后,他又拿起了第三个虾继续剥。

陆吉祥感动得哇哇的。

“宋教授,你对我真好!”她发自肺腑的感叹。

宋锦丞只是勾了勾唇,没什么反应的继续剥着虾。

这话,他已经听过很多次了!

陆吉祥拿起盘子里的虾,一边往嘴里塞,一边继续道:“宋教授,其实我有个问题,一直就想问你,但是又怕你不说实话!”

“什么?”男人没有抬头。

陆吉祥在心里稍稍斟酌了一下,最后道:“我就是很好奇,当初我和你结婚的事儿!”

男人的动作一顿。

继而,他抬眸看向,神色复杂莫测。

“这有什么好奇的?”他显得平静。

陆吉祥歪了头,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:“我当时是喝醉了,所以才会做出求婚这种事情,这个情有可原嘛!可是,宋教授你当时是正常的吧,可你为什么会答应我的求婚呢?而且还拉着我去民政局结婚了?”

男人抿唇未语。

陆吉祥见他不答,她也没有多想,只是忽然说道:“啊,难道我当时威胁你了?或者就是死缠着你不放,好死赖活的求着你娶我?”

“差不多吧。”男人不动声色的敛了色,继续手上剥虾的工作,边道:“当时你很难缠,加上又是在大街上,实在是丢脸,所以我就勉强把你娶回家了!”

“啊?”陆吉祥瞪眼:“只是因为这样吗?”

“不然呢?你以为怎样?”宋锦丞忽然微恼,将手中的虾扔到女孩儿盘中,道:“不剥了,要吃就自己剥!”

“哎哎哎,别啊,宋教授,我错了还不成嘛?”陆吉祥一听到他不帮自己剥虾了,立刻厚颜无耻的笑了起来,十分谄媚:“宋教授,我知道我自己捡了个大便宜,哎呀,您放心,我以后一定会好好孝敬您老的!”

宋锦丞冷嗤。

“就你这样?”

“是啊,就我这样!”陆吉祥点头,一脸坦坦荡荡:“像我这种上得厅堂,下的厨房的绝世好妻子,宋教授你也不亏啊!”

男人只笑不语。

估计是陆吉祥自己也有些不大好意思了,她很快又转了话题道:“哎,你要在海城呆多久啊?”

“大概一周左右的时间。”

“噢,那你工作的时候,我能不能去找贺宝贝呀?”陆吉祥一边说,一边把虾往男人手里塞,特别的厚脸皮。

宋锦丞顺着她的意,继续给她剥虾。

“他们那边我也不是很清楚,不过你可以打个电话去问问。”宋锦丞说道,目光不经意的朝远处一瞥,一丝光芒至眼底不胫而走。

他顿了顿,继续又道:“如果你想打,我可以替你去问。”

“好!”陆吉祥狂点头。

男人的视线从远处收回,他轻轻的笑,再次将剥好的虾放进女孩儿的盘中。

一顿海鲜晚餐,差不多吃了将近一个多小时。

期间,宋锦丞吃的极少,点了份炒饭也只吃了一半,其余时间几乎都是在为女孩儿服务。

陆吉祥的胃口倒是并不错的,就连男人吃剩下的那半分炒饭,也被她一并消灭。

宋锦丞拉着她一同走出餐厅的时候,还在感叹:“照你这吃法,过不了多久就要变成小肥猪了!”

女孩儿挥拳头:“不许老说我是动物!”

“上次你还说我是狼!”

“……”

“好像还说过狐狸?”

“好吧,我们扯平了!”

夕阳西下,两人散步与金黄海岸边上。

橙色的光芒,在他们身后拉出了长长的、相依偎的影子。

当天晚上,陆吉祥有点拉肚子的征兆,索性的是并不严重,她只拉了几次以后便消停了。

男人对此大为光火。

这不,她才刚从卫生间里走出来呢,便看到了正一脸沉色的坐在沙发里的男人。

她暗暗吐了吐舌头,一边笑道:“宋教授,您刚才不是还说有个视屏会议么,不开了?”

男人抬眸,蕴含薄怒。

“你过来!”他启声,表情如若寒冬冰雪。

陆吉祥不知道自己哪里又惹到他了,不由得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,并选择在另外一张沙发上落了座。

“怎么了?”她再次问道。

宋锦丞将目光落在女孩儿的脸上,发现她苍白的脸色以后,眸色愈发深沉。

他问道:“拉肚子严重么?”

陆吉祥本来是想点头的,可看着男人的这副表情,她没敢点头,也不敢回答。

宋锦丞见她不说话,继续冷道:“陆吉祥,为什么你从来都没有跟我说,你的肠胃不好?”

“谁说的!”

陆吉祥闻言,立马瞪起眼,道:“我消化系统很好的,吃嘛嘛香,从来就没有什么肠胃不好的毛病!”

“是,你的消化系统是没什么问题。”宋锦丞掀了唇,缓慢的说道:“可一旦吃了过多的冷食或者碳烤类食物,你就会拉肚子!”

“……”

“为什么不把这点告诉我?”

陆吉祥哭丧了脸:“不是我不说啊,如果我给你说了,你以后肯定就不让我吃烤串了……”

男人睇她一眼,接着又看了看腕表,从沙发上起了身。

“以后都不准吃了!”

他轻飘飘的扔下这句话,提步就欲离开。

陆吉祥却忽然从沙发上跳了起来,动作夸张的抱着他的腿,不甘心的道:“你是怎么知道的?这事儿连家里周阿姨都不知道,你又是从哪里听到的?”

其实,这算是陆吉祥从小到大的一个毛病,她就是不能吃太多的冷食或者是烧烤,只要一旦吃得多了,必拉肚子无疑!

而正是因此如此,从小她就与很多美食擦肩而过!

想想就觉得肉疼。

这时,男人的声音已经传来。

“我给你妈打了个电话!”

陆吉祥一怔,随即哭死。

天啦,原来是遭亲妈叛变!

……

临睡前,应男人的要求,陆吉祥不得不吃了几粒胃药。

吃了没多大会儿,她便困意来袭,全身蜷缩在男人的怀里,像是个无尾熊似的双手双脚的趴在着他,迷迷糊糊的很快就睡了去。

梦里,她梦到了以前老家的院子,院子里有结满了果实的葡萄架子,还有角落里的那颗李子树,奶奶戴着老花镜坐在椅子上缝衣服,而她则是坐在爷爷的肩头上,开心的伸着手去摘葡萄。

这是她小时候的,最美好的记忆之一。

次日醒来的时候,她还是保持着昨晚入睡前的姿势,两手两脚的仍纠缠着男人,整个人以绝对霸道的姿势把人压在身下。

但是,她绝对不会承认,男人胸前的那摊水迹和她有关。

“不用看了,那就是你的!”

正想着,男人的声音响来。

陆吉祥下意识的反驳一句:“不是我!”

说完抬头,瞬间对上男人似笑非笑的眸子。

“不是你,难道是我?”他的心情似乎挺不错的,只是头发太乱了。

“你的头发是怎么回事?”陆吉祥很惊讶。

宋锦丞倒是一脸的无所谓,只是笑着答道:“昨儿晚上,某个丫头一直在叫爷爷,还伸着手想抓葡萄!”

“……”

“你梦到你爷爷了?”男人问道。

陆吉祥点了点头,脸上的表情淡了很多:“我梦到了我小时候的事情,我爷爷把我扛在肩头上摘葡萄,哎,你是不知道,以前我们家小院子里种的葡萄特别的好,又大又甜!”

“是么?”男人弯了唇。

“嗯,说真的。”许是想到了以前的一些事情,陆吉祥不禁笑了起来,继续道:“以前我最喜欢的就是去我爷爷家了,特别是葡萄成熟的时候,啊对了,还有李子,只不过爷爷家的李子特别的酸,能把你的牙都酸掉!”

宋锦丞‘嗯’了一声,摸了摸她的小脑袋,耐心的听着她的讲诉。

陆吉祥不负所望,讲了很多她小时候的事情,但大多数都是些什么挖蚯蚓啊,去河里抓鱼什么的啊,整个儿的就是个小疯子,半点不像别家的小姑娘那般文静。

由此,宋锦丞总算是知道了她这假小子德行是怎么回事了,敢情是从小养成的!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如果,来点虐的……会被抽不?

上一章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