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越小说吧

闪来的暖婚

第117章 忤逆东庭哥哥!

在门被打开的那一瞬间里,陆吉祥的脑子里想过很多种可能,可唯独没有想到的是,贺宝贝口中所说的心肝哥哥,竟然是——

“童乐!”

陆吉祥皱起了眉,目光盯着走进来的男孩儿。

童乐一身白色空少制服装,挺拔的身姿,漂亮的容颜,看起来就就像是个奶油小生!

“你是谁?”

贺宝贝见到他,立刻皱起了眉:“心肝哥哥呢?”

“我就是你的心肝哥哥啊!”童乐朝着她们挥了挥手,一副偶像做派:“嗨,女士们,很高兴能够见到你们!”

陆吉祥有些恼。

“童乐,你这样有意思么?”

“怎么没意思了?”童乐摊了手,一边取下了鼻梁上的墨镜,笑意晏晏:“我觉得挺有意思的啊!”

陆吉祥翻了个白眼,拖着贺宝贝就要朝外走。

童乐横了一步,直接挡在二人面前。

他原本嬉笑的表情,忽然变得认真起来。

“陆吉祥,我劝你最好还是听我把话说完!”

“他不是心肝哥哥!”贺宝贝紧跟着他的话接了一句,小脸上的表情很气愤:“居然敢骗我,连我东庭哥哥都没有骗过我!”

童乐看她一眼,冷冷的笑:“谁说我不是你的心肝哥哥了?贺东庭可是连我出生时哭了几声都调查得一清二楚,你就是个连毛都没长齐的小丫头片子,小爷我会看上你?嗤,简直是痴心妄想!”

“你!你!”贺宝贝哪懂得骂人啊,被气得腮帮子是一鼓一股的。

“童乐!”

陆吉祥低斥,道:“麻烦你嘴上积点德可以么?”

童乐无所谓的勾了唇:“放心吧,我对这小丫头没恶意,谁让她是我的宝贝妹妹呢?”

他这话,三分玩味儿,七分轻佻。

陆吉祥还没来得及说话,贺宝贝却是勃然大怒:“我才不是你的宝贝妹妹,我不允许你这样喊我!”

童乐没看她,墨色的眸仁,目光径直落在陆吉祥的身上。

“陆吉祥,我最后再问你一次!”他颔了首,说道:“你真不想和我去见小宁?”

陆吉祥闻言,连想都没想的就答道:“童乐,不是我不想,而是我不相信你!”

“你信不过我?”男孩儿挑了眉,但旋即一股怒意升起:“你认为我会害了你?!”

陆吉祥摇头,道:“不,相反,我觉得你是个正直的人,应该不会因为一己私利而害人。童乐,你说你知道小宁的下落,那好,你告诉我,他在哪?”

“我不能说!”童乐回答得斩钉截铁。

陆吉祥笑了声儿,道:“你看,你连地名都不愿意告诉我,我为什么要和你走?”

童乐闻言,表情夸张:“为了小宁的安全,我不能说,为什么你就不肯相信我?!”

“行了!”

陆吉祥挥了手,道:“童乐,请你不要浪费我的时间,飞机马上就要起飞了,你让开!”

童乐不说话,脸色沉得像是黑夜下的海面。

陆吉祥见他不让,索性拉着贺宝贝就要绕过他。

哪料,她才刚走到门口,童乐忽然伸了手,抓住了她的手臂。

“最近我被人盯上了,你知不知道我见你一面有多难?”

“你太夸张了!”陆吉祥侧头看他,开口道:“我又不是什么重要的大人物,我的身边也没有任何保镖,童乐,你现在不是正在和我说话吗?”

童乐很生气。

他就想不明白了,这女人的脑子里究竟装的是什么?

他怒道:“我没有骗你,你丈夫倒是铁手腕得很,直接以政治部的名义向我家老爷子施压,一出手就想把我弄到外地去实习!陆吉祥,经此一别,我们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面!”

陆吉祥十分惊讶。

“你要去外地?”

“是!”童乐点头,答道:“如果没意外的话,大概在后天就出发。”

陆吉祥一边点头,一边道:“那挺不错的啊,你去外地历练一番以后再回来,对你以后的前途倒是很有帮助。不过,为什么要把你送去外地?”

听她提起这事儿了,童乐不禁冷笑,眉眼间宛若结了冰霜。

“因为上次私自闯入中央军部网络的事儿,我本来是该在里面蹲个好几年,老爷子费了很大劲儿才把我捞出来,政治部因为这事一直盯着咱们家呢,如果我不肯去外地,凶多吉少!”

“……”

童乐看着女孩儿,表情似笑非笑。

“怎么不说话,觉得愧疚了?”

陆吉祥却摇头,答道:“我从不后悔,童乐,当初你做的那件事情本来就是错误的,你知不知道因为你的干扰,差点给整个军演造成了大多的恶性后果?”

童乐不说话。

陆吉祥看着他,继续道:“你也别记恨我,当时如果没有我,还会有别的高手,他们同样也能把你揪出来!”

“这事我早忘了。”童乐侧了脸,没有看她。

陆吉祥闻言,不禁扬起了眉梢,脸上隐约透出了笑意:“真的忘记了?”

“胜者为王,败者为寇。可是陆吉祥,我并不认为你比我厉害,我只是出现了失误!”

“是,你比我厉害!”陆吉祥忙不迭的点头。

童乐让开了身子,声线平淡:“好了,反正我该说的也说完了,你走吧!”

“好!”

陆吉祥点头,拉着贺宝贝就要往外走。

哪料,贺宝贝忽然挣脱了陆吉祥的手,直接就冲到了童乐面前。

小女孩儿的表情很气愤,小手举得高高的。

童乐将眼一瞪,恶狠狠的就道:“你敢!”

贺宝贝瘪了嘴,慢吞吞的又收回了自己的小手,只是有些心不甘:“你这个骗子!”

“……”童乐无语。

“……”陆吉祥也是呆住了,完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。

贺宝贝的两眼很湿润,巨大的期待忽然落了空,这种强烈的落差感,令这个从来都是备受宠爱的小公主,一时间难以接受!

“你告诉我,心肝哥哥他到底在哪里!”她大声质问。

童乐嘴角抽搐。

小宁那丫的,害人不浅啊!

啧啧,这次倒是有好戏看了,就是不知道贺东庭知道了以后是什么反应!

想到这里,童乐的心里倒是蛮得意的,他双手抱臂,痞痞的就开口道:“小丫头,你真想知道他的下落?”

贺宝贝点头。

她的表情很萌,两只圆滚滚的大眼睛,就像是黑葡萄似的。

童乐弯了腰,近距离的看着贺宝贝的五官。

唔!

不得不说的是,这丫头的确长得水灵,怪不得贺东庭整天把人当宝贝似的供着。

心中有邪恶的因子在萌芽,男人笑得像是恶魔。

“要我告诉你也可以,不过,你得亲我一口!”

“童乐!”

陆吉祥的声音瞬间岔来,她伸了手,欲把贺宝贝拉过来。

可是,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。

贺宝贝忽然垫起了脚尖,吧唧一下,便在童乐的脸颊边亲了一口。

童乐呆住了。

半响,一声轻笑溢开。

“呵……”

男孩儿缓缓的站直身子,嘴角的笑,怎么看怎么诡异。

“你快说啊!”贺宝贝着急得很。

童乐睨着他,目光很复杂。

“我告诉了你又怎样,你又见不着他!”

“这个用不着你管!”贺宝贝瞪着她,鼓着勇气道:“我告诉你,现在我已经知道你的名字叫什么了,如果你敢骗我,我就去给东庭哥哥告状,说你欺负我!”

“……”

童乐有种想抽这丫头一顿的冲动。

告状什么的,他最讨厌!

“你快说呀!”贺宝贝催促道。

“好,你凑近一点!”

童乐朝她勾了勾手指,表情高深莫测。

“宝贝……”陆吉祥想把贺宝贝拉过来。

可是,贺宝贝压根儿没有搭理她,而是听话的靠近童乐。

男孩儿再次弯了腰,轻声在她耳边说了几句。

只见,贺宝贝的表情先是欣喜,然后又变得担忧起来。

待对方说完话以后,她立马焦急的开口道:“为什么、为什么不能说啊!”

“为了他的安全!”童乐笑道:“贺宝贝,我可是相信你才给你说的,你可千万不能告诉别人哦,就算是贺东庭都不可以说!”

“好!”

贺宝贝重重的点头,她相信自己一定能守住这个秘密的。

“宝贝,我们该走了!”

陆吉祥适时的出声,拉起贺宝贝,准备往外走。

“再见!”贺宝贝居然朝着童乐挥了手。

童乐挥手,冲她挤眉弄眼的笑:“宝贝妹妹,你可一定要保护好这个秘密哦!”

“恩恩!”

贺宝贝点头,欢快的跟着陆吉祥走出了卫生间。

途中,陆吉祥试探性的问她:“宝贝,童乐他给你说了什么啊?”

贺宝贝摇头,声音轻快:“没有啊,什么都没有说!”

“……”

“吉祥姐姐,刚才在卫生间里发生的事情,你可千万不能说给别人听,特别是东庭哥哥,他知道了以后会生我的气的!”她扭头看着陆吉祥道。

陆吉祥点头,心想,她肯定是不敢说出去的,依着宋锦丞的那性子,若是让他知道了,她恐怕也是吃不了兜着走啊!

哎!

本以为自己遇到了一个妻管严,哪想是个夫管严!

十多分钟以后,众人登机。

陆吉祥和宋锦丞单独坐在一边,两人从上飞机以后便基本没怎么说过话,因为陆吉祥很累,几乎沾了椅子便倒头就睡。

宋锦丞见她睡着了,轻声向空姐要了一张薄毯,小心翼翼的为她盖上。

而另一边,贺宝贝则是兴奋得很。

她笑嘻嘻的趴在圆形窗口前,目光一直盯着外面的雪白云朵。

小女孩儿家的心思,永远都是浪漫的。

“东庭哥哥,你快看,那朵云好像一只羊哎!”

“嗯!”男人头也没抬的应了声,目光盯着手中的文件。

贺宝贝没在意,她很快又道:“东庭哥哥,你快看,那边那朵云,好像是一直在奔跑的马!”

“嗯!”男人依然没有抬头。

女孩儿还是不在意,一直在说着外面的风景。

直到她累了,她才老老实实的在椅子上坐好,秀气漂亮的五官,嘴畔始终带着微笑。

这时候,贺东庭终于抬了头。

“累了?”他问道。

贺宝贝点了点头,答道:“说累了!”

贺东庭有些无奈,开口道:“真有这么高兴么?”

“恩恩!”贺宝贝继续点头,一边道:“东庭哥哥,我们还有多久才能到海城啊?”

“快了,你先睡会儿怎么样?”男人很担心这丫头累着。

“不要,我还想多看看外面的风景呢!”贺宝贝裂开了嘴,漂亮的梨涡忽隐忽现:“如果我能看到小鸟就好了!”

男人闻言,忍俊不禁。

“海拔太高,小鸟是飞不上的!”

“切,这可说不定!”贺宝贝哼哼一声,脸颊粉粉:“东庭哥哥,你敢不敢和我打个赌,一定有小鸟会飞上来的。”

男人摇头,道:“宝贝,你输定了!”

“为什么?”女孩儿不服气。

男人保持耐心,解释道:“因为我们在几千米以上的高空,这里空气稀薄,风速很大,任何小鸟都不可能飞到这么高的地方,它们们会没命的!”

“不,一定有小鸟可以。”

小丫头很固执。

男人皱了眉,不说话。

贺宝贝见他不说话,还以为他不相信自己的话,想也没想的就继续出声道:“东庭哥哥你为什么从来就不相信我的话呢?我以前跟你说,我见到过背着礼物袋的圣诞老人,可你非说是我的幻觉。还有,我说我看见过超人,你又说我是在做梦,为什么你就不肯相信我的话呢?”

贺东庭叹气,道:“那都是你几岁时的事情,你怎么还记得?”

“因为我不服气,东庭哥哥你不相信我的话,那就证明我在你的心里是个小骗子!”

贺东庭闻言,先是一怔,随即拧了眉。

“宝贝!”

他含怒低斥,颇具威严。

贺宝贝却是扭了头看向了窗外,小唇抿得很紧。

贺东庭盯着她看了半响,最终也只能是无奈的叹气。

“宝贝,不生气了好不好?”他一边说着话,一边将手里的文件暂时搁置以后,伸手解开了女孩儿身上的安全带,将人抱到了腿上坐着。

女孩儿不肯看他,小小的身子虽然是在他怀里,可那颗小脑袋却是固执的扭向窗外。

贺东庭将她的小脑袋扳正,目光与她对视。

“你不是小骗子!”

他很郑重的说道。

贺宝贝看着他,目光闪烁,显然是似信非信,却,就是不肯说话。

贺东庭低了头,先是在女孩儿的小唇上轻啄一口,继续道:“你是东庭哥哥的小宝贝,不是小骗子,哎!你怎么会想这些事情呢?”

在贺东庭的意识里,贺宝贝是个本性善良淳厚的小姑娘,加上他这么多年的刻意保护,这丫头应该快乐得像是城堡里的小公主才对,他希望她永远都是无忧无虑的。

当然了,最重要的是,他要她的眼里心里都只有他一个人!

“我只是就事论事!”贺宝贝忽然开口。

贺东庭一听这话,乐了。

“你这小丫头还会就事论事?”他把人密实的搂在怀里,心里一片柔软:“好了,宝贝,你先休息一会儿好不好?等到了海城以后我再叫你,嗯?”

贺宝贝又不吭声了。

“怎么了?”

贺东庭低头看她。

贺宝贝亦正仰头看着他。

第一次,女孩儿第一次违背男人的意愿,天知道她使了多少的勇气。

“东庭哥哥,如果我说,我还不想休息,你会不会让我继续看云啊?”

这种感觉,真的说不出来是什么样的感觉。

贺东庭从来都没有想到过,自己宠了这么多年的宝贝,会用这种小心翼翼的眼神儿看着自己,这让他感觉自己就像是个暴君,正在欺压自己的臣民!

沉默了良久,男人方才缓缓的开了口:“如果你不觉得累,可以继续看云!”

“好!”

贺宝贝点了头,小身子一动,便想从男人的怀里离开。

可就在这一刻里,男人忽然生出了一种错觉,他怀里的这个宝贝,正要离他远去!

他不禁猛地收起手臂,紧紧地把这小人人抱在怀里。

“东、东庭哥哥!”

贺宝贝淬不及防,被男人忽然这么猛力一抱,整个人都呼吸不过来,小脸儿憋得通红。

与此同时,刚才还是温柔的男人,倏地变得邪佞霸道。

“不准看云,立刻闭眼睛睡觉!”

“啊,可是,可是你明明就答应”

“不准再说一个字,睡觉!”

男人厉声打断她,大手将女孩儿的小脑袋压向胸膛。

贺宝贝的眼里开始蓄起泪花,她乖巧的伏在男人怀里,两手抱着男人精实的腰身,可这依旧满足不了男人的占有欲,他抱着她的手很用力,女孩儿小小的身子,几乎都要被他狠狠的揉进怀里。

最终,贺宝贝还是偷偷地流出了泪水。

只是她很小心,并没有让贺东庭发现……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挺心疼宝贝的,于是,坐等她成长,快快脱离贺家!

上一章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