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越小说吧

闪来的暖婚

第116章 小猴子VS大灰狼!

晚上,全军‘抗震救灾’表彰大会现场,众星闪耀。

当陆吉祥挽着宋顾的臂弯走进会场里的瞬间,耀眼的闪光灯稀里哗啦的就朝她迎面扑来,铺天盖地的掌声似乎要将整个会场的房顶掀翻。

这场面,这气势,丝毫不逊于一场著名影星的演唱会现场,因为实在是震撼人心!

而最要命的是,全场人的所有目光都聚集在你的身上,不管是你眨了一下眼睛,还是微微的弯了一下唇角,哪怕是最细微的一个表情,都逃不过现场的无数高焦镜头。

而这一切,只因为她身边的这个人,至高无上的掌权者!

面对这忽然从天而降的光环,陆吉祥只觉得自己就像是在做梦一般,如梦如幻,似乎是朦朦胧胧的白雾,明明就在眼前,她却永远都无法将它抓到!

她以前看电视的时候,可从来就没有想过自己终有一天也会出现在电视上!

而且,还是以宋顾大领导的儿媳妇的身份!

“不要东张西望,记住要微笑!”

这时候,宋顾的声音从耳边传来。

陆吉祥一个激灵,瞬间回了神。

她连忙调整了自己的状态,抿唇微笑,目光平视前方。

可是,只有宋顾才知道,女孩儿搭在他臂弯里的那只手,正在轻微的颤抖着。

毕竟只是个普通孩子,要她忽然适应聚光灯下的生活,倒是有些难为她了。

想到这些。宋顾不禁有些心疼她。

“放轻松!”

拍了拍女孩儿的手背,宋顾带着人落座。

因为宋顾的身份,陆吉祥有幸跟着他一起在前排落座。

大领导刚落座,全场立马变得静寂无声,没有一丝一毫的动静,哪怕是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到声儿。

这就是军人的纪律!

陆吉祥在心中感叹的同时,偷偷的凑近宋顾,刻意压低声音道:“爸,接下来我还需要做些什么啊?”

实在是不能怪她太紧张,对于她这种从小连参加校运会都是站在最末排的人而言,她是真的接受不了这突如其来的万众瞩目!

“坐着看表演,不要左右乱望,保持微笑就好!”

宋顾的声音很淡,不管是在什么地方,他永远都像是温暖的春风。

这就是独特的个人魅力!

“噢!”

陆吉祥点了点脑袋,果然就坐直了身子,视线一直目不斜视的看着前方。

全场灯光变暗,很快,一男一女两个主持人走了出来,她们的身上也是穿着军装制服,男的高大帅气,女的娇小漂亮,皆是英姿飒爽。

随着主持人的欢迎词,表彰大会正式拉开帷幕。

其实,表彰大会的核心,主要就是为了表扬那些在灾区受难时做出特殊贡献的武警战士们,不管前边的表演多精彩绝伦,主要的还是为了衬托最后的颁奖典。

当然了,大会上的表演几乎都是紧扣绿色军营系列,什么唱军歌,表演武术,甚至连后面的芭蕾舞舞剧也是和红色励志故事有关!

渐渐的,陆吉祥有些撑不住了,她两只眼皮儿开始打架,有种晕晕欲睡的感觉。

“吉祥!”

宋顾的声音从旁边传来。

陆吉祥立刻挺直坐姿,斜眸睨了眼宋顾,但仅仅片刻间,她又立马收回了视线。

“爸!”她低低的开口,目光看着前边台上,一边道:“怎、怎么了?”

宋顾表情不变,侧面轮廓在舞台灯光的衬托下,梦幻得像是浮雕般。

他一动不动,只是薄薄的嘴唇微微开启:“如果身体不舒服,你可以提前退场!”

如果说,宋锦丞是只狐狸!

那他爹宋顾就是只老狐狸!

老狐狸的心思,旁人是永远不会明白了,尤其是像陆吉祥这种傻小猴子,她更是不会明白。

“不了,爸,我还能坚持!”

说完,她继续强撑着精神看着前边。

宋顾闻言,倒是有些微诧,终于是转头看向了旁边的这个小丫头。

渐渐的,他眼中浮现赞赏:“是个好孩子!”

这是陆吉祥听到的第二句夸奖,她心里是愈发得瑟了。

“……下面,有请我们勇敢的战士们!”

主持人的声音适时传来,陆吉祥瞬间便被吸引了目光。

舞台上,几十名穿着军装的战士们陆续走上了舞台,他们都是刚从前线回来的勇士,而其中的几位,甚至还是坐着轮椅的!

陆吉祥看到这里,眉头紧紧皱了起来。

主持人很快站了出来,绘声绘色的讲述着战士们的英勇事迹,说到感动处,连他们自己都不禁哽咽。

从主持人的讲诉中,陆吉祥得知,原来那几位坐着轮椅的战士,有的是因为泥石流的忽然塌陷,他们为了保护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而负伤!还有的是在救人的时候,残缺墙体坍塌砸在了他们的身上……等等等,每一个人的事迹都感人肺腑。

陆吉祥是个感性的人,还不等主持人说完,她便已经热泪盈眶,一直喃喃说着他们好可怜好勇敢之类的等等!

宋顾坐在她的身边,女孩儿的呢喃声并没有逃过他的耳朵,只是,男人心中想的却是——这小姑娘家的心思的确太浅!

轮到颁奖时刻,陆吉祥看到了一个人。

宋锦丞!

陆吉祥一见着他,立马就傻了!

舞台明亮的灯光下,男人一身笔挺军装,挺拔清瘦的身子,英俊绝伦的面容,威严得不容他人亵渎!

此时此刻,全场的聚光灯,都被他吸引了去。

陆吉祥听到四周的咔嚓声很热烈,所有人都注视着这一幕。

主持人先是介绍颁奖嘉宾的身份,最后有请端着托盘的礼仪小姐,里面放着的是即将颁给战士们的军功章。

陆吉祥微微抬起身子,想要将宋锦丞看得更清楚。

可惜的是,由始至终,宋锦丞的目光都没有朝她这边看来。

而更可疑的是,宋顾也没有再说话,始终是表情不冷不淡的看着台上的儿子,一双润墨眸仁中透着极为复杂的神色。

颁完奖以后,大会进行最后一项,宋顾走上台,亲自为有特殊贡献的战士颁奖。

宋顾上台的时候,全场掌声雷动。

陆吉祥却伸长了脖子,一直在找寻着宋锦丞的身影。

可奇怪的是,他刚才还在台上呢,怎么转眼间就没了影?

“夫人!”

这时,耳边传来声音。

陆吉祥转头,目光霎时瞪大。

“宋主任在外面等您呢,跟我走吧!”小叶低着腰,悄无声息地站在女孩儿身后。

陆吉祥扭头看了看周围。

却发现,所有人的目光都看着台上呢,根本就没人注意她这里。

倒也是,宋顾就像是一块磁铁,不论走到哪里都能吸引一切的目光,比他儿子宋锦丞还要厉害!

“如果我就这么走了,是不是不大好啊?”陆吉祥低低的出声道,小手指了指前边正在颁奖的宋顾:“爸那边,我、我不好交代啊……”

小叶闻言,却是面不改色的道:“您放心,宋主任会亲自向首长解释清楚的!”

如此,陆吉祥便不好再拿乔,乖乖的弯腰跟着小叶走了出去。

不同于会场里的热闹非常,刚出了大门,便是一阵凉风吹来。

陆吉祥不习惯的缩了缩身子,低着脑袋,跟着小叶走下了楼梯。

“宋教授在哪?”

她一边走着路,一边问向小叶。

“主任在停车场那。”小叶回答道,末了,他又补充一句:“这里有媒体,一不小心就会被别人拍到的,所以得小心些!”

陆吉祥哼哼,不爽道:“我和宋教授和合法的,他害怕被拍到什么?”

小叶无奈,解释道:“不是宋主任害怕被拍到什么,关键是他是在为您着想啊!夫人,您还是学生呢,如果您过度曝光,势必会对您的生活产生不好的影响!”

听他这么一说,似乎是挺有道理!

陆吉祥撇了撇嘴,没再继续问别的问题。

一路走来,除了巡逻的警卫以外,他们几乎都没有再遇到其他的什么人,四周很安静,偶尔虫鸣声传来,或是远处的喇叭声。

“主任,夫人来了!”

小叶把人领到了一辆黑色悍马车前。

陆吉祥左右瞅了瞅,黑乎乎的窗户,根本就看不见里面。

她微恼,索性自己拉开后座车门钻了进去。

男人正坐在里面,没说话,安静得像是一座雕塑,窗外隐有灯光透入,黯淡的光影里,他的容颜很是冷峻,或者是,面无表情?

陆吉祥看着他,皱眉道:“喂,我好像没招惹过你吧?”

宋锦丞扭了头,目光不冷不淡的看着她。

陆吉祥咽了咽口水,结结巴巴的继续道:“我、我告诉你,昨晚的事情,咱们、咱们还没算完,你、你给我摆什么脸色?”

“为什么不接电话?”男人冷冷启声。

陆吉祥听到这话,霎时心肝儿一颤。

她不说话,后背紧紧的抵在车门边上,准备在情况不对的时候随时开门逃跑!

宋锦丞的目光就像是结了冰的湖水,锋锐至极。

“说话!”

“我、我没听到!”陆吉祥鼓着勇气辩解一句。

宋锦丞嗤笑,大手一伸,直接扣住女孩儿手腕。

陆吉祥受惊,‘啊’的一声就叫了出来,下意识的想要挣脱,可是男人的五指就像是铁爪一样的紧紧扣着她,不管她怎么扭动挣扎,他永远都是稳如泰山。

“为什么不接电话!”他再次重重的开口问道,眼神儿极为不善。

陆吉祥哇哇大叫:“我们还在吵架,我为什么要接你的电话?宋锦丞你不是人,我昨晚都那么求你了你都不肯放过我,现在你知道打我电话了?你混蛋你!你知不知道我腿上都破皮了,哎哟,你轻点,疼疼疼——”

她尖叫,拼命挣扎间,整个人便已经被压倒在了皮椅上。

“啊啊啊,你要干嘛!”

就在男人开始脱她裤子的时候,陆吉祥尖叫的声音愈发凶猛。

“闭嘴!”

宋锦丞怒斥,目光掠了眼女孩儿,道:“如果你想让小叶听到,那就给我使劲叫!”

陆吉祥就是个胆小如鼠的丫头,而且在某些事情上,脸皮特别的薄!

果不其然,她在听了男人的这句话以后,当即闭了嘴,只是眼神儿很惶恐。

宋锦丞脸色不变,手法极为熟练的解开女孩儿的西装长裤,往下一拉,那双洁白纤细的*儿,便这么大咧咧的展现在他眼前。

陆吉祥捂着自己的嘴,两眼大瞪,不可思议的看着他。

你奶奶的,这男人是想干嘛?

光天化日之下……哦不对,夜黑风高之下,是想玩车(河蟹)震么?

妈蛋,只要他敢动她一根汗毛儿,她明天绝对敢让他上头条!

她要让全市人民都知道,宋锦丞这丫的根本就不是人,简直就是禽兽!是老流氓!随时随地发情的种马!

哎,不对!

他是种马,那她是什么?

呸呸呸!

她不能为了骂他而把自己也牵连进去,得换个词!

就在这时,男人的声音已经传来:“抬腿!”

什么,居然还敢叫她抬腿!

“抬你妹的腿!”陆吉祥想也没想的一脚踹去。

男人准确的抓住她的脚踝,目光掠去,隐有厉色。

陆吉祥哪管得了这么多,她就像是一条被拉上了岸的鱼,只知道拼了命的挣扎扭动。

两人一番打斗,使得高大的悍马车微微震动起来。

小叶正守在外面呢,他虽然看不到车里发生了什么,可是女孩儿的声音时有传出,加上这晃动的车,想不让人想歪都不行。

小叶红了脸,默默的走远。

而此时,车内。

陆吉祥全身被压制,男人轻巧的骑在她的腰间,却不让她受半分力。

他怒斥:“陆吉祥你发什么疯!”

陆吉祥不干示弱:“你起开!”

“安静!”

“我让你起开!”

宋锦丞沉脸,目光冷厉的盯着她。

他眼神儿极为不善,就像是草原里的狼。

陆吉祥有些怂,不禁缩了缩脑袋。

许是看出了她眼中的胆怯,宋锦丞先是微微蹙眉,继而启声道:“哪里破皮了?”

“啊?”

陆吉祥没听清,睁眼看着他:“你、你说什么?”

男人不大耐烦的重复:“我问你,哪里破皮了?”

嗳?

陆吉祥有些懵了。

原来他不是发情了呀!

“说话啊!”男人催促。

陆吉祥一个激灵,也没多想的就道:“腿,大腿!”

宋锦丞闻言,眉头拧得更紧。

他把女孩儿翻了过来,借着窗外透进来的光线,细细的观察着女孩儿娇嫩白皙的大腿内侧。

她没撒谎,的确是有一处破皮。

他叹气:“谁让你昨晚不乖了?”

“我不乖?”女孩儿一听这话,愤怒的瞪起眼:“这和我有什么关系?是宋教授你小肚鸡肠,我不过就是开个玩笑而已,你干嘛这么在意?”

宋锦丞低眸看着她,一只手还放在女孩儿的腰上。

“只是这样么?”他冷嗤。

陆吉祥转了头,脸红了起来:“反正、反正就是你的错,而且你今天还不给我做早餐,害得我饿了一早晨,宋锦丞你就是个小气鬼!”

这丫头,果然是给点阳光就敢灿烂!

宋锦丞万般无奈的道:“我不是给你留了纸条么?冰箱里有吃的,你只需要放在微波炉里热一下就行了!”

陆吉祥听到这话,有些傻了。

“你把纸条放在哪里的?”她问道。

“冰箱上。”男人答道。

陆吉祥纠结起来:“可是,我根本就没去看冰箱啊!”

“……”

“宋锦丞你就不是个人,昨晚我差点死了你知道吗?”

“不许胡说!”

男人皱眉,一边弯腰将女孩儿扶进怀里。

陆吉祥不理会他,她这两条腿都还是光着的呢,总觉得有些危险。

“喂,你可以让我把裤子先穿上么?”

陆吉祥在男人怀里说道。

“好!”宋锦丞应了声,却依然抱着女孩没撒手。

陆吉祥扭了扭,继续道:“你倒是松手啊!”

宋锦丞忽然低头,薄唇吻上了那张喋喋不休的小嘴。

“以后不许不接我的电话,记住了?”

呢喃间,男人霸道的命令。

陆吉祥直哼哼,没有给出准确的答复。

宋锦丞一手扣住她的脑袋,一手顺着她光滑的大腿便朝里滑去。

陆吉祥一惊,连忙就道:“我记住了!我记住了!”

男人很满意。

“这才乖!”

他一笑,亲自为女孩儿穿上了裤子。

可是,他没说完的下半句话,却是让陆吉祥又恼了起来。

“回家以后我给你擦药!”

她挺想哭的。

“宋教授,我可不可以自己给自己擦药啊?”

“这怎么能行?既然是我弄的,我就有必要为它负责!”

“可是,可是你”

“你不相信我?”男人声音微降。

女孩儿摇头,连道:“我信我信!”

“就这么说定了!”

“可是”

“吉祥!”

“……”

呜呜呜,这个老。淫。贼!

……

当天晚上,陆吉祥趴在大床上,美名其曰,上药!

她挺不自在的,两条劈开的*,虽然穿着内裤,但依然让她一时间难以接受。

门口传来动静,很快,男人推门走了进来。

陆吉祥揪着身上的薄被,整张脸都皱成了一团。

“宋教授,我给你商量一事儿呗!”她巴巴的开口道。

男人连眼皮儿都没抬一下的道:“等给你上完药以后再说!”

“就是关于上药的事情!”陆吉祥开口,抓着薄被的五指渐渐收紧,一边道:“我都这么大的人了,宋教授你不应该老是把我当做小孩子!”

“我知道。”

男人一边点头,一边在床边落座,并顺势将手中的东西放到了床头柜上。

“宋、宋教授……”陆吉祥弱弱的。

宋锦丞没有看她,动手就欲掀开女孩儿身上的薄被。

可是,女孩儿抓得很紧。

“吉祥!”

宋锦丞无奈了,不得不抬头看向她,道:“我们说好了的不是吗?”

陆吉祥一副快哭的表情,很纠结:“你、你就给我一次自己动手的机会吧。”

宋锦丞不说话。

陆吉祥还在力辨:“我又不是背上手上,我只是腿上被磨破了一点皮而已,我自己动手就可以的,完全就不必劳您大驾啊!而且,我都这么大的人了,你、你这样让我挺不好意思的!”

宋锦丞看着她,目光又深又黑。

“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,你才刚小学毕业吧?”

“啊?”

陆吉祥愣了下,有些反应不及:“什、什么意思?”

宋锦丞眉目不动,继续道:“而我读小学的时候,你还没出生,不是吗?”

“你比我大十岁,你读小学的时候,我的确是还没有出生的。”陆吉祥点了点头,随即又警惕的看着男人,道:“你、你说这些干什么?”

“我比你大!”宋锦丞的表情很认真:“而且是比你大十岁!”

“……”

“所以,我照顾你是理所当然的!”

“好像、好像是挺有道理的……”陆吉祥纯粹就已经被他绕进去了。

宋锦丞看着她傻傻的反应不过来的样儿,嘴角微微上翘,便道:“所以,给你上药,也是我理所应当该做的事情!”

“可是,可是”

陆吉祥还想争辩几句,但男人却没在给她机会,直接动手强力掀开她身上的薄被,目光盯着那两条白皙纤长的*,声音低沉迷人。

“乖,好好躺着!”

从羊进入圈里那一刻起,便注定了她再也逃不出去!

瞧瞧吧,小猴子算是彻底栽在了大灰狼的手中。

一辈子哦!

……

两日后,考级成绩公布。

这不,刚吃过中午饭,陆吉祥便迫不及待的上网查询分数。

周姨站在旁边,手里还拿着抹布。

“吉祥,成绩如何啊?”

陆吉祥的五指灵活的敲打着键盘,边道:“等下啊,我还没有登录呢!”

“噢噢……”

周姨点头,没再说话。

十秒后,周姨又问道:“吉祥,成绩出来了么?”

陆吉祥叹了口气,有些好笑的看着身边的人,道:“周阿姨,我怎么觉得你比我还要紧张啊?”

周姨瞪她一眼:“还不是你前几天老是念叨这个,害得我也跟着你担心了,哎,到底是多少分啊?怎么还没出来啊?”

“出来了出来了!”

陆吉祥连忙说道,鼠标啪啪啪的点了几下,很快调出了自己的分数。

得,名落孙山!

“啊!”

她惊讶得不得了,‘噌’的一下就从椅子上跳了起来。

“怎么了?怎么了?”周姨连忙问道。

陆吉祥垮了脸,一副苦瓜相:“完了,周阿姨,我又没考过!”

周阿姨的表情是不可思议。

“怎么……怎么回事……宋老师不是每晚都给你补习了么?怎么还是没有考过?”

“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啊!”陆吉祥满脸愁容,纠结得很:“我觉得那些题目很简单啊,每一道题我都会做啊,怎么会没考过呢?”

周姨急得手足无措。

陆吉祥见状,连忙又道:“不过您别担心,宋教授说过了会帮忙的,相信我!相信我一定能过的!”

周姨点了点头,急道:“那,那你还不快点去找宋老师帮忙?”

陆吉祥想了想,道:“等他晚上回来以后再说吧。”

周姨继续点头,并道:“成,我去买菜,晚上吃火锅,你先好好想想怎么和宋老师说这事儿!”

“嗯!”

陆吉祥握拳:“我会的!”

晚上。

宋锦丞刚回到家里,便发现了不对劲儿。

首先,陆吉祥亲自在门口等着他,并且还为他拎来了拖鞋。

说真的,这种待遇,他还真没享受过几回。

“来,把包给我吧!”

陆吉祥无视男人的探索目光,殷勤的朝他伸出了双手。

宋锦丞将公文包递给了她,一边换鞋,一边开口问道:“你今天怎么了?”

“没怎么啊!”

陆吉祥微笑,道:“您每天工作都很累了,我只是想略尽一点绵薄之力,帮您分忧!”

“……”

进屋以后,陆吉祥跟在男人身后,继续问道:“宋教授,您想喝茶吗?”

宋锦丞回头看她,心中疑惑愈来愈深:“你到底是怎么了?”

“没有啊,我很正常啊!”陆吉祥站直了身子,笑得谄媚无比。

宋锦丞由上至下的打量她,笑道:“你前几天不是还说,永远不想和我说话了么?”

“呃……”女孩儿眨了眨眼,装傻道:“是吗?那是我说的吗?哎哟,我怎么一点都不记得了?宋教授,您肯定是记错了吧!”

男人似笑非笑的睨着她,道:“我忽然想起了一句话!”

“什么话?”女孩儿看着他。

“无事献殷勤,非奸即盗!”

“你你你!”

“我怎么了?”男人继续睨着她。

女孩儿瞬间变得温顺,继续用着娇滴滴的声音道:“宋教授,我、我的确是有件事情想求你帮忙!”

男人做恍然大悟状:“因为考级的事情?”

女孩儿微微一怔,随即开始大拍马屁。

“宋教授您可真是神机妙算啊,我都还没说出来呢,您就已经知道了!”她朝他竖起了大拇指,继续道:“您真是厉害,我对您的崇拜那是犹如滔滔江水连绵”

“换个新鲜点的词吧!”男人挥手打断了她,继续道:“关于考级的事情……”

陆吉祥来了精神,目光一直紧紧的盯着他,满心期待的等待着他的话。

“……看你的表现而定!”

陆吉祥想骂娘了!

“我的表现?我的什么表现?”

宋锦丞朝她招招手。

陆吉祥一见,立马屁颠儿屁颠儿的跑了过去,就差摇尾巴。

男人很满意,大手摸着她的小脑袋,微笑道:“后天我要出差,你陪我一起?”

女孩儿顿时敛了笑。

“我可以不去么?”

宋锦丞笑意不减,继续道:“随行的还有贺东庭,你知道的,贝儿也会跟着去,那小丫头想你了,刚才还给我打了一通电话,说是希望我能带上你!”

陆吉祥听了,依旧很戒备。

“我有什么好处么?”

“一个考级证书,还有好吃的好喝的,除此以外,你还想要什么?”

陆吉祥眼里冒光,直点脑袋:“够了够了,有这些就够了!”

宋锦丞摇脑袋,笑得宠溺。

“我才发现,其实你还挺好养的!”

“切——”

陆吉祥转了头,虽然是一脸的愤愤不平,可那表情分明就是欣喜得很。

在这世上,有一种特殊的人类种族,她们名唤‘吃货’!

没错,陆吉祥就是个十足十的吃货!

……

两日后,陆吉祥收拾整齐,准备和男人一同出发。

宋锦丞难得穿上军装,一手拎着行李,一手拉着女孩儿出了门。

小叶已经将车开到了楼下,看到二人走来的时候,立刻挺胸敬礼道:“宋主任好,夫人好!”

宋锦丞点了点头,示意陆吉祥先上车。

不过,女孩儿的目光却正盯着小叶。

真是太难得了,居然连小叶都把军装穿上了。

“吉祥!”

宋锦丞出声,微有不悦。

陆吉祥回了神,明目张胆的朝着小叶眨了眨眼,笑道:“小叶兄,你穿军装的样子还挺好看的嘛,但如果肯多笑一笑的话,我保证有好多女孩子倒追你!”

“呃……”

小叶浑身冒冷汗,没敢去看自家领导。

陆吉祥还不知危险在靠近,她继续说道:“小叶你今年多大了啊?有没有女朋友啊?看你长得这么帅,工作能力又强,只要你点头,我保证给你”

“上车!”

宋锦丞没好气的开口打断她的话,一手攥住女孩儿的手腕,直接把她拖上了车。

“哎哟,你想疼死我!”陆吉祥被攥疼,不由得哼哼埋怨一句。

宋锦丞不吭声,容颜越发冷峻。

前往首都机场的途中,车厢内无人说话。

陆吉祥一直盯着窗外的景色,偶尔和宋锦丞说上几句话,可惜对方都不怎么爱搭理她。

她倒是没怎么在意,既然宋锦丞不搭理她,那她就自娱自乐呗。

到达机场以后,距离飞机起飞还有半个小时,她们来早了!

宋锦丞坐在候机室里椅子上,歪头看着陆吉祥打游戏。

可惜的是,这丫头就是个游戏渣,技术烂得不行,每次打到第三关以后,必死无疑!

而且,她耐心很差!

这不,她才玩了没几次,便扬言要把这个游戏删掉,并且永远都不玩了。

宋锦丞叹气。

“拿来,我帮你!”

他开了口。

陆吉祥扭头,两眼晶亮的盯着他,笑得狡猾:“怎么,宋教授终于愿意开尊口和我说话了?”

男人脸色不愉。

陆吉祥倒是懂得见好就收,赶紧将手机递到男人跟前,并道:“辛苦宋教授了!”

宋锦丞抬手接过,很快跟着陆吉祥玩过的第二关,继续一步步的往下闯关。

有的时候,天才与蠢才,往往只是一线之差。

在陆吉祥眼中难于上青天的第三关,可在宋锦丞的眼中,却只是动一动手指的功夫。

轻轻松松的,男人很快闯到了第五关!

“啊,这不科学!”

她惊讶得不行:“为什么你就能过关,而我就不可以?”

“人笨就该多学习!”男人玩着游戏,神色淡淡的回答。

陆吉祥握拳头,正要张口反驳什么,不远处传来熟悉的声音:“吉祥姐姐——”

得,光是听这声儿就知道,贺宝贝驾到!

陆吉祥转过头,目光看向不远处走来的两人。

贺东庭的手里牵着贺宝贝,他正稳步走来,高大彪悍的身材,一身绿军装衬得他威武雄伟。

而在他身边,娇小玲珑的贺宝贝同样也是一身绿色军装,盈盈一握的小蛮腰,灿烂如花的小脸儿,远远跑来的时候,就像是一头美丽的小梅花似的,充满了朝气蓬勃的青春与美好。

“宝贝妹妹!”

陆吉祥不甘示弱,腻歪的喊道:“姐姐我真是要想死你了!”

贺宝贝咯咯咯的笑,显得开心极了。

“我就知道,吉祥姐姐你一定会来的!”贺宝贝眨了眨眼,嘴角梨涡忽隐忽现。

“因为你给宋教授打电话了?”陆吉祥闻言,并不意外。

“当然不是!”

贺宝贝摇脑袋,小嘴巴一咧,就道:“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!”

“秘密?”

陆吉祥听得不是很明白,她和贺宝贝之间什么时候有了秘密?

贺宝贝冲她眨眼睛,眸仁亮晶晶的。

陆吉祥还在想着是什么秘密呢,旁边的贺东庭已经开了口,声音是一如既往的沉稳霸道:“宝贝,你刚才不是还说着要去卫生间么?不去了?”

“哦对了!”

贺宝贝恍然大悟,目光看向陆吉祥,开口道:“吉祥姐姐,你陪我去一下卫生间好么?”

“好啊!”

陆吉祥没有多想的点头,从座位上起了身。

贺东庭看了眼,虽然没有反对,但依然有些放心不下。

“宝贝,要不要我陪着?”他问道。

贺宝贝拉着陆吉祥的手,目光看着贺东庭,声音脆脆的:“东庭哥哥,我自己可以的,你先休息吧。哎,锦丞哥哥在玩什么啊,好认真的样子!”

陆吉祥听到这话,满肚子的火气。

“走走走,我们去卫生间!”

她一脸不爽的说道,拉着贺宝贝直接离开。

“宝贝,小心点!”

贺东庭还是有些不放心。

“我知道啦!”

贺宝贝回头,冲着男人灿烂一笑,很快又反手握住了陆吉祥的手,与她一同朝着卫生间方向走去。

一路上,贺宝贝总是会莫名其妙的发笑,而且表情很痴。

陆吉祥看了她好几眼,觉得很奇怪。

“你到底是怎么了?”她忍不住的问道:“宝贝,什么事情这么开心啊,能不能给我说说啊?”

“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开心!”贺宝贝扭头看着她,说道:“反正,只要我心里一想着要马上见到心肝哥哥了,我就很开心,就会忍不住的想笑!”

说到这里,贺宝贝自己也疑惑了起来:“吉祥姐姐,你能给我说说,我这是怎么了?”

“心肝哥哥?”

陆吉祥不能理解,她道:“心肝哥哥是谁?宝贝,我怎么发现你看到谁都喜欢叫哥哥姐姐啊?”

“叫哥哥姐姐不对吗?”贺宝贝睁着一双眼,表情很纯粹:“以前给我上课的老师,还有东庭哥哥,他们都说过做人要讲礼貌,但凡是比自己大的人,女的要叫姐姐或者是阿姨,男的要叫哥哥或者是叔叔伯伯!”

噢,原来这和她从小的教育有关!

陆吉祥对此倒是没什么可说的,多懂点礼貌,嘴甜一点总是没坏处的。

这时候,贺宝贝的声音继续传来。

“吉祥姐姐,其实我一点都不想上厕所!”

呃!

陆吉祥瞬间停住脚。

贺宝贝抬头看着她,继续道:“我是来见心肝哥哥的!”

“……”

“我只把这个秘密告诉你哦,昨天我收到了心肝哥哥给写的小纸条,他让我在今天上飞机之前,一定要把你带到女卫生间!”

不知为何,陆吉祥听到这话,后背一阵毛骨悚然。

“你的心肝哥哥他、他到底是谁……”

环顾四周,陆吉祥这才发现,这间女卫生间里似乎就只有她们两个人!

“心肝哥哥就是心肝哥哥啊,你不是认识他吗?”贺宝贝并没有发现任何的危险,她继续道:“反正是心肝哥哥让我帮忙的,我喜欢他,所以就帮他咯!”

“宝贝,你想害死我啊!”

陆吉祥腿软,赶紧拉着贺宝贝往外走。

哪料,她的手还没碰到门把手。

‘咔哒’一声!

有人从外面打开了门。

陆吉祥下意识的往后退,一手把贺宝贝护到身后。

大门缓缓的打开,首先映入眼中的,是一只白皙漂亮的手……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推荐我的完结文——《名少的宝贝》《小萌妻》!

征服与反征服,大叔与小萝莉之间的宠爱,萌萌哒哒的宠文哟!

上一章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