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越小说吧

闪来的暖婚

第115章 生娃?造娃?

这是陆吉祥心中的一个秘密,不,准确的来说,对于宋锦丞而言是个秘密!

在陆吉祥很小的时候,奶奶信奉中医,曾经带着小吉祥去拜望过一位当时非常有名的老中医,先是一通望闻问切,最后得出的结果时——小丫头身子偏寒,平日里需要多注意,其余的倒并无大碍!

当时,陆吉祥并没有把这话放在心上,一个小孩子而已,哪懂得什么偏寒偏热的?只要能有好吃好喝的就行,其余的根本就不会去管!

如今想来,老中医的话,记忆犹新。

说真的,陆吉祥的心里还是挺害怕的,如果真是因为她身子的原因,那她以后该怎么办?

而这边,宋锦丞的心中同样是千转百回。

他承认,他是很想要一个和陆吉祥的孩子,但尚未达到非要不可的地步!

“吉祥!”他开了口,很无奈的看着眼前的女孩儿,说道:“你别太有压力,你还在读书呢,一切事宜等你毕业以后再说,好不好?”

陆吉祥没吭声。

宋锦丞抬了手,捧起女孩儿的脸。

“吉祥,你有听我的话吗?”他问道。

“啊?”女孩儿幡然抬头,两眼茫然的看着他:“呃,你说什么?”

“我说,不管是什么事情,先等你大学毕业以后再说!”他很耐心的重复一遍,并道:“相信我,一切都有我!”

陆吉祥点点头,目光怯怯的。

宋锦丞盯着她看了会儿,忍不住一笑道:“小丫头皱什么眉?就你这小样儿,难不成还会有心事?”

“是、是有点……”陆吉祥犹豫不决。

宋锦丞凝视着她,道:“就为了刚才那事?”

陆吉祥又不吭声了。

宋锦丞保持着耐心,继续道:“其实有没有孩子也无所谓,只要你在我身边就好!”

他对她,从来都是包容的。

既然娶了她,他便终生不会弃她,不管是任何理由!

他是她的,不管现在,还是将来!

“宋教授,其实我……”陆吉祥犹豫再三,终于还是忍不住的说出了她小时候的事情,并道:“我奶奶在世的时候,她每天都会熬中药给我喝,可我那时候太小了,非常讨厌那玩意儿,加上我爸妈并不在意,所以我就只喝过几次就没有再喝了。再后来,我奶奶去世了,我家里面就更没有提过这件事情了!”

“噢,原来是这样……”

男人若有所思,他淡道:“体质偏寒而已,并不一定和怀孕生子挂钩!”

关于体质偏寒这种症状,应该很多女人都有,是属于平常的现象。

“但是,但是如果是很严重的那种呢?”陆吉祥看着男人,急急道:“宋教授,我很害怕!”

宋锦丞听到这话,不禁乐了。

不过,看着女孩儿一脸认真的样子,他很快敛了表情,语气严肃的道:“你刚不是还说怕怀孕吗?怎么现在又怕自己怀不上了?”

“哎呀!”

陆吉祥挣脱了男人,说道:“上次我和周潇潇见面的时候,她就跟我聊过孩子的问题,她说你们宋家是一代单传,加上又是豪门贵族,对于后代子嗣的问题是很看重的。如果、如果我不能母凭子贵,那你以后就有可能”

“不可能!”

还不等陆吉祥说完话,男人便打断了她,不悦道:“吉祥,你都被你朋友教坏了!”

“……”陆吉祥抬眼,可怜巴巴的看着他。

真像个小可怜儿。

宋锦丞的心里忽然放了柔,不禁又重新把这爱乱想的丫头搂进了自己的怀里。

他软声道:“小猴子,我很高兴你能为这些事情烦恼,这代表你心里有我了,是不是?”

真是难以相信,宋锦丞竟会说出这样的话。

陆吉祥从他怀里抬了头,目光看着他,有些不可思议的道:“我很烦恼,你居然很高兴?”

说完,她伸手就想去揪男人的胳膊。

宋锦丞倒也不躲,声音含笑的答道:“当一个女人想为一个男人生儿育女的时候,这就代表了女人是爱这个男人的!”

真惊讶!

真的好惊讶!

这些话,真的是宋锦丞说出来的吗?

陆吉祥眼里的惊讶,已经变成了震惊。

“宋教授,你是从哪里听到的这些话?”她忽然问道。

男人一怔。

这才发现,他居然说漏嘴。

陆吉祥就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似的,她目光戏谑的看着男人,嘿嘿直笑:“宋教授,你就老实交代了吧!你看看你,啊,一大把年纪的人了,居然还看爱情小说!”

宋锦丞彻底傻了。

“爱、爱情小说?”他没看过啊!

“对呀,这些话一般都是爱情小说里才有的。”女孩儿说道,直摇脑袋:“啧啧,真是让人意外啊,堂堂军史教授居然还会看爱情小说!”

“……”

“不过,我想说的是,您多虑了!”

“什么意思?”男人皱眉。

陆吉祥先是从他怀里退了出来,目光狡猾的道:“其实,我不是担心自己有问题,因为我觉得自己挺好的。毕竟,这生孩子是两个人的事情,教授您虽然老当益壮,不过嘛……”

她说着话,一边不怕死的将目光往下瞄。

宋锦丞脸色一沉。

女孩儿的下半句话,继续传来:“教授您今年的体检做了么?”

私以为,这丫的一定会被气得跳起来。

哪料,他反而是笑得愈发迷人。

陆吉祥有种不大好的预感,浑身的寒毛开始一根根倒立。

“我有问题?”

男人缓缓开了口,目光深邃诡异:“陆吉祥,看来你明天是不想下床了!”

话未落音,倏地伸手朝她抓去。

“哇——”

女孩儿尖叫,转身撒丫子就跑。

可惜跑了没几步,便被男人给揪住搂进怀里。

陆吉祥一边挣扎,一边大喊道:“我错了,我错了,宋教授,我错了,我真的错了!”

“晚了!”

得,原本是一个关于生娃的问题,转眼间,很快又变成了造娃了!

唔,时间很早,至少,离明儿天亮还很远!

……

次日,当安静的清晨被一道急促的门铃声打破的时候,陆吉祥正四叉八仰的躺在床上,头发凌乱,眼睑下面还有了黑黑的眼圈。

她这副萎靡样儿,典型的纵欲过度啊!

终于,在门铃第五次响起来的时候,她不得不从床上爬了起来,拖着一双颤抖的小腿,慢吞吞的移到门口。

“谁呀?”

她问道,连猫眼都没力气去看了。

“是我,裴谦!”

很快,外面传来熟悉的声音。

陆吉祥没开门,只是问道:“你来干嘛?宋教授不在家里,要找他就打他手机!”

“不是啊,我是来找你的!”裴谦说着话,一边‘叮咚叮咚’的直按门铃,大声喊道:“你快开门啊!你快开门啊!”

“开你妹的门啊!”陆吉祥盯着门板,同样气势不减:“今天老娘不接客!啊不是,今天老娘没空和你玩儿,该去哪儿就去哪儿,别来吵我!”

裴谦在外面着急得很:“我的姑奶奶哎,我可是捧着圣旨过来的,你真不开门?”

圣旨?

这是什么玩意?

妈蛋,宫廷剧看多了吧?

“不开!”她再次果断拒绝。

裴谦听了,嗷嗷直叫:“陆吉祥,我可是你家老爷子亲派过来的特使,我可是奉了皇命,你不开门,小心你后悔一辈子!”

她家老爷子?

额,莫非是顾爸爸?

陆吉祥咬牙,想了想,很快又道:“你等一下!”

说完,颤着两腿又回了卧室里。

大约十多分钟以后,房门终于打开了。

裴谦一见着陆吉祥,便直嚷嚷道:“让你开个门怎么就这么费劲呢?我又不是陌生人,你还怕我给你拐卖了不成?我说你……哎,你怎么了?”

裴谦忽然住了嘴,惊讶的看着眼前的女孩儿。

哦不对,不是惊讶,是惊吓!

瞧瞧这丫头,原本白皙的小脸儿上硬是扑了一层厚厚的粉儿,唇上是鲜红的口红,更夸张的是……

“你很冷么?”

裴谦看着陆吉祥身上的高领长袖羊毛衫,难以理解的道:“难道,这是今年的流行款?”

陆吉祥直翻白眼,没好气的说道:“赔钱货,你的问题很多!”

“那你就一个一个的回答吧!”

“呵呵,我给你变个魔术怎么样?”

话题转变得太快,裴谦先是一怔,下意识的就道:“你要变个什么魔术?”

“这是一个神奇的魔术,能让你忘记你是一条狗!”

“好啊!”裴谦点头,但下一秒,他不禁瞪眼:“等等,我又不是狗!”

陆吉祥面无表情:“看吧,你现在就忘记了!”

“……”

陆吉祥转了身,一瘸一拐的朝客厅走去。

裴谦跟着她的身后,看着她奇怪的走路姿势,很快忘记了刚才的‘魔术’。

“吉祥,你的腿到底是怎么了?”他疑惑道。

陆吉祥听到这话,心里在默默地流泪。

她的腿倒是没事,只是……只是……天,难以启齿!

“你受伤了?”裴谦见她不说话,继续道:“需要去医院么?”

“不需要!”

陆吉祥答了句,在沙发上落座,边道:“说吧,你找我有什么事?”

裴谦看她一眼,确定她没什么大问题以后,这才开口说道:“今儿晚有个‘抗震救灾’表彰大会,你家老爷子的意思是,希望你能参加!”

陆吉祥蹙眉,道:“奇怪了,爸他为什么会忽然让我参加这种什么大会?”

“你是宋家儿媳,老爷子又只有锦丞一个儿子,我想,他应该是想培养你吧!”裴谦说道。

这下,陆吉祥更加懵了。

“这算是哪门子的培养?”

裴谦笑了起来:“嘿嘿,这你就不懂了吧!我给你说啊,从你决定嫁给锦丞那天起,这些交际你就注定了是躲不了,虽然你夫家的地位高,可就算是第一夫人也难免会有交际,这是一种形象的树立,你总不得整天都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吧?!所以,这对你来说,当然是一种培养了!”

“噢,是么?”陆吉祥似懂非懂,表情有些犹豫不决。

裴谦见状,赶紧道:“哎呀,你就不要再犹豫了,老爷子还等着你呢!”

“啊,爸在哪?”陆吉祥道。

“我不知道!”裴谦摇头,道:“老爷子只是让我把你直接带过去,具体也没吩咐别的,你懂的,领导的话,我们哪敢多问啊!”

陆吉祥哼哼:“真是奇了怪了,爸他居然会把这差事交给你!”

“嘿嘿,还不是因为我和锦丞比较熟么!”裴谦挠了挠后脑勺,表情很自豪。

陆吉祥叹了口气,继续道:“那我现在需要做什么?”

“呃,你只需要把自己收拾得漂漂亮亮的就好!”

“……”陆吉祥瞪着裴谦。

裴谦看着女孩脸上的厚厚粉底,默默地咽了咽口水,继续道:“那个,我还是叫两个专业化妆师过来吧,你有礼服么?”

陆吉祥摇头。

她就是普普通通的学生,虽然提前步入了婚姻的坟墓,但她依旧是个学生。

所以,她的衣柜里面除了运动装和普通t恤以外,裙子什么的,基本都是些休闲款,难登大雅之堂啊!

“噢,我懂了,我会替你准备好的!”裴谦点点头,起身走向阳台,掏手机开始打电话。

陆吉祥坐在沙发上,冲着阳台方向喊道:“赔钱货,我不要漏脖子和胳膊的裙子,最好是长袖的,保守一点的!”

裴谦听了这些摇头,面部表情尤为夸张,他嘴角抽搐的道:“吉祥物,我还真没看过来啊,原来你还是个这么保守的人!”

陆吉祥欲哭无泪,她这是有苦难言啊!

下午,陆吉祥和裴谦同时走出大楼。

女孩儿一身光鲜,简单秀气的浅色西服套装,颈间俏皮的花色小领带,使得这套打扮的严肃感降低了很多,相得益彰!

只是,陆吉祥走路的姿势,还是有些奇怪。

裴谦为她开了车门,看着女孩儿的奇怪走姿,实在是担心得很。

“吉祥物,你真的不需要去看医生么?”

“不需要!”陆吉祥拒绝得果断,弯腰便钻入了车里。

只是,她落座的动静有些大,疼得她龇牙咧嘴的。

混蛋宋锦丞!

这已经是她心里第N次大骂!

而此时,另一边。

整片干净透亮的落地窗前,男人合上了最后一份档案。

小叶敲门走了进来,出声道:“宋主任,现在已经过五点了!”

宋锦丞点点头,从桌前站了起来。

“给家里打过电话了么?”他随意问道,一边取下了立式衣架上的外套。

“打了。”小叶回答道:“只是,座机没人接。”

“没人接?”宋锦丞闻言,微微蹙眉:“手机呢?”

小叶点头,道:“手机也打了,可是响到一半,夫人就掐断了,打了两次都没接。”

宋锦丞听了这话,无奈的笑了起来,说道:“小丫头昨儿使脾气,这儿应该还生着气呢!”

想到昨天的事情,男人的脸庞格外柔和,窗外的阳光撒入,正好镀了他一身。

这个完美的男人,此时此刻,就像是沐浴在金色光芒中的神祗。

他将外套搭在臂弯间,一边迈步往外走,一边说道:“别给她打了,我们先去超市买点菜,然后再回家!”

“是!”

对于领导的命令,小叶自然不好违背,只是,他就是想不明白了,夫人究竟有什么好的,居然能让一个工作狂摇身一变成了顾家男好人!

再则,小叶跟在领导身边这么多年,他多少还是了解领导的习性。

不过,正是因为了解,所以他才想不透,爱情这玩意儿,真有这么神奇么?

宋锦丞乘车从机关大院里离开的时候,他想了又想,最后还是决定亲自给陆吉祥打去电话,昨晚他使了些力,估计那丫头到现在还躺在床上呢!

唉,谁让那小丫头乱说话了!

他不行?

他哪里不行了?!

“嘟——嘟——嘟——”

电话里刚响了三声,立马便被对方掐断。

宋锦丞无奈的笑,耐着性子又打了一遍。

“嘟——嘟——嘟——”

还是刚响了没几声,再次被对方直接掐断!

“小丫头!”

宋锦丞摇头一笑,将手机放回兜里,倚在车椅阖眼小憩。

过了没多久,小叶小心翼翼的声音传来:“主任,超市到了!”

几秒后,宋锦丞睁了眼。

“到了啊,还挺快!”他有些疲惫,朝窗外看了眼,沃尔玛的标识在这灯火阑珊中尤为突兀明显。

“主任,要不,我去买菜吧,您在车里休息一会儿?”小叶看着领导脸上的倦意,挺心疼的,为了能够节约出晚上的时间,领导几乎牺牲了午休时间,每日都需要亲自批示很多文件,有时候他光看着都累!

“你买菜?你会买什么菜?”宋锦丞一边开门下车,一边淡笑道:“你就是个糙汉子,吃饭可以,做饭你会么?”

小叶也跟着从车里走了下来,他还挺不服气的。

“主任你也是汉子,凭啥你会,我就不会了?”他一边说着话,一边亦步亦趋的跟在领导的身后。

宋锦丞笑了一声,回头看了眼小叶,道:“我和你不一样。”

“怎么不一样了?”小叶还是不甘心。

其实,小叶就是心疼自己的领导,他每天工作就已经够累的了,下了班以后还得回家做饭,这都算是个什么事儿!

“你是一人吃饱全家都饱,我不一样,家里还有个小家伙在等着我!”想到这个‘小家伙’,宋锦丞忍不住笑了起来,就连话也变多了许多:“这个小家伙很挑食,爱吃肉,不爱吃菜,每次吃饭都得哄上好久,实在不行就得威胁她,看着她瞪眼睛鼓嘴巴的样子,你会很想笑,但是又不能笑,因为她生气了就更难哄。”

小叶再傻,他也明白这个小家伙指的是谁!

“夫人她、她真有这么好么?”小叶好奇的问道。

宋锦丞摇头,道:“她有什么好的?性格迷糊,爱睡懒觉,有时候上课还爱开小差,她以为我不知道?其实她每次的考试成绩出来以后,她的班主任都会亲自给我打电话,有时候还说她上课吃东西!哎,你让我怎么说她?”

这下,小叶就更加疑惑不解了。

“那,主任你究竟喜欢夫人的什么?”

宋锦丞想了想,仍旧摇头。

“其实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不过,我唯一知道的一点就是,我无法忍受她离开我!”

“……”小叶彻底迷茫。

宋锦丞取了一个购物推车,慢慢的步入超市内。

小叶见状,连忙上前准备替领导推车。

宋锦丞挥手,淡道:“我自己来吧。”

如此,小叶便没再多说什么,只是默默地跟在领导的身边,心里却在不停的回想着那些话。

不知道为什么喜欢对方,而唯一知道的是,无法忍受对方离开自己!

啊,真复杂!

……

回到家里的时候,意外的,里面竟然是一片冷清。

宋锦丞喊了两声,可这大房子里除了他自己的回音以外,根本就没有陆吉祥气急败坏的叫骂声。

他将食物都放在厨房里以后,推开了卧室门。

惊讶!

卧室里面竟是空空荡荡。

宋锦丞一愣,随即掏手机给陆吉祥打电话。

可是,不管他怎么打,对方永远都会把他的手机掐断,到了最后,竟然直接关机。

宋锦丞急得不行,那小丫头和他吵架归吵架,总不至于又离家出走了吧?

想来想去,他给陆吉祥的父母家打去了电话。

结果被告知,陆吉祥根本就没回去过。

这下,宋锦丞的眉头彻底拧了起来。

他镇定的开始回想着陆吉祥身边的朋友,并且开始一个一个的给他们打电话,到了一半的时候,裴谦的电话忽然跳了进来。

“喂?”裴谦率先出声。

“……”

“你别不出声啊,我问你,是不是在找你老婆?”

“她和你一起?”宋锦丞敛眉,声音冷沉。

“是啊,你家老爷子想让她参加这次的表彰大会,听说你不同意,所以就让我把人给偷偷带出来了!”裴谦嘿嘿的笑,一边道:“看不出来啊,锦丞,你这私心还挺多,不喜欢自己的媳妇出去抛头露面?”

宋锦丞叹了口气,高悬的心弦总算是落了下来。

他道:“这次表彰大会的颁奖人本来定的我,但被我拒绝了,老爷子知道以后估计是不高兴了吧。”

“噢,我懂了!”裴谦大呼:“你家老爷子够狠啊,连你这亲儿子都坑!”

“……”

“你要过来么?哎,我给你说啊,你媳妇今儿好像不大对劲!”

“怎么了?”宋锦丞问道,一边抄起桌上的车钥匙,大步流星的朝外走。

“她的腿是不是受伤了?我看她走路一瘸一拐的,问她是怎么回事她也不说,今天让化妆师来你家里的时候,她还死活不肯穿裙子,硬是套了件西装,弄得一点女人味都没有!”

“裴谦,看来你似乎很喜欢乡下生活?”

“哎哎,我什么时候说过我喜欢乡下生活了?你、你又想干什么!”

“给你个机会!”

“什么机会?”

“下乡!”

裴谦大呼哀哉,道:“我的宋大哥,你就饶了我吧,我错了还不成么?”

宋锦丞冷笑,看着极速下降得电梯层数,冷冷的道:“你什么时候开始为老爷子效命了?”

裴谦听到这话,不禁开始倒苦水:“这都算我倒霉,我今儿本来是想去大院里找个人,结果碰到你家老爷子了。哎,你也知道,他是领导,他要我办什么事,我敢拒绝么?你能让我下乡,他就能让我上月球啊!锦丞,你两父子都狠啊,我这是倒了什么霉,遇上”

他话还没说完呢,电话里咔嚓一声,忙音传来。

好吧,宋锦丞直接挂了电话!

“好你个宋锦丞,居然敢挂我电话!”裴谦气得大跳。

“赔钱货——”

这时,陆吉祥的声音传来。

裴谦赶紧转了身,笑眯眯的看向女孩儿,道:“吃好了么?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出发?”

陆吉祥点头,一副吃饱喝足的样子。

“走吧走吧,我们现在就出发!”

“好勒!”

……

‘抗洪救灾’表彰大会现场。

陆吉祥跟着裴谦刚进场,瞬间便感受到了里面的热闹和雄伟!

为什么要说雄伟?

举目望去,完全就是一片绿色的海洋啊——全是些穿着戎装的军人!

裴谦拉着陆吉祥,熟练的穿梭在人群之中。

陆吉祥很好奇,她问道:“赔钱货,你不是一个科学家么?为什么你对这些事情好像很熟悉的样子?”

裴谦没怎么在意,他一边看着四周,一边随意道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“我觉得你和一般的科学家不大一样!”陆吉祥道。

裴谦听到这话,倒是忍不住的转过了头,笑眯眯的看着女孩儿道:“是不是觉得我长得很帅?所以啊,我是我们这科学领域里的鹤!”

“鹤?”

“鹤立鸡群啊!”

“……”

“哎,找着了!”裴谦忽然说了句,拉着女孩儿赶紧往前走去。

陆吉祥反应不及,被他拉着跌跌撞撞的从人群中穿梭而过,并很快来到了一个军装男人跟前。

看年纪,对方起码都奔五了!

“钟主任,你看,人我带来了,圆满完成任务!”裴谦笑着将陆吉祥推了出来。

“他谁啊?”

陆吉祥问道,目光警惕的看着眼前的军装男人。

钟主任的目光很犀利,虽然年纪已大,但身材依旧魁梧强壮。

他朝陆吉祥敬了个军礼,道:“少夫人您好,我是领导身边的办公室主任,我叫钟诚!”

钟诚?

忠诚?

好,好名字!

陆吉祥听了后,小鸡啄米似的直点脑袋:“钟、钟主任您好!”

钟诚点了点头,目光看向女孩儿身后的裴谦,目光锋锐得像是老鹰。

裴谦一个激灵,连忙道:“既然人已经送到了,那我就算是功成身退,我、我就先走了……”

说完,拔腿就想溜。

“哎!”

陆吉祥忙转了身,伸手就想去拉裴谦。

可惜,她晚了一步,裴谦转身就钻进了人群里。

“裴谦!”

陆吉祥喊道,下意识的就想去追。

可是,她的手臂被人拉住。

她回头,不解的看着钟诚。

由始至终,钟诚的表情都很严肃。

“宋夫人,领导在休息室,我带您过去吧!”

“可是,裴谦他”

“您别担心,他不会有事的!”钟诚开口道:“我的任务是保护您,并将您安全送到休息室,领导在里面等你!”

晕!

不就是带她去休息室么?非得说得这么上道儿,还安全把她送到休息室呢!

陆吉祥不禁撇了嘴,就道:“好吧,那就麻烦钟主任了!”

“不麻烦!”

钟诚答了句,护着陆吉祥往旁边的休息室方向走去。

这是一间非常敞亮宽大的休息室,或许是因为有个大领导在里面,房里的布置十分温馨,单是桌上放着的那盆怒发的国花牡丹,便是极为大气!

陆吉祥独自走了进去,第一眼便看到了正坐在沙发里的宋顾,他手里正拿着什么资料在看,旁边还有个副官在替他整理资料,只是在看到陆吉祥的时候,微微愣了下。

“来了啊!”

宋顾温润的声音缓缓传来。

陆吉祥回过神,连忙将目光投向他。

宋顾的鼻梁上还架着一副眼镜,头发一丝不苟,身上是浅色的中山装,衬得他整个人格外的儒雅清贵,倒有几分古代君王的感觉。

唔,这个人,本就是大权在握!

“爸!”

陆吉祥主动的出声唤了句。

她此话一出,旁边的副官立马恍然大悟,敢情,这位就是领导家的那位儿媳妇!

“来,过来坐!”

宋顾笑了笑,朝着陆吉祥招招手,显得平易近人,他道:“吃饭了么?”

“吃了!”陆吉祥走了过去,小心的在沙发上落座,边道:“爸,你、你今天叫我来是……”

宋顾看着她,左右端详一番,才道:“小丫头的脸色不大好,怎么,最近睡眠不好?”

“啊?”

她没想到领导会忽然说出这么一句话,不禁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,答道:“呃,估计是粉底抹太厚了吧,我最近的睡眠质量挺好的。”

宋顾点了点头,将手里的东西递给了副官。

副官连忙弯了腰,双手接了过来。

宋顾道:“去给这丫头泡杯茉莉花茶!”

“好!”副官点了点头,将文件收起来以后,便去泡茶。

屋子里面弥漫的不但有茶香,还想淡淡的牡丹花香,就如同宋顾给人的感觉,很淡很淡,却让人无法轻易忘怀。

其实,陆吉祥就在想,一个男人,若是能活到宋顾这地步,算是此生无憾了!

半分钟的时间,一杯茉莉花茶便被端了上来。

宋顾示意道:“女孩子家偶尔也可以喝点茶,安神的。”

“哎!”

陆吉祥点点头,双手小心的端起茶杯,张嘴就喝了口。

“嘶——”

水太烫,她被烫得不禁倒抽一口气,直伸舌头哈气。

宋顾在旁边看着,不由叹气。

“年轻人就是太急躁!”他摇头,问道:“烫的严重吗?”

“我没事!”陆吉祥说道,一边将手中的茉莉花茶放到了茶几上,一边道:“爸,我发现你和宋教授都很喜欢喝茶哎,是因为喝茶能够修身养心么?”

“这只是其中之一。”宋顾看着女孩儿,微笑道:“它还能提神,人老了,老喝咖啡也不好。”

陆吉祥闻言,连忙罢手,并一脸认真的道:“爸您还年轻呢,一点都不老。”

宋顾看着她认真的样子,不禁看向了旁边的副官,打趣道:“这丫头有趣的很,你家不是也有个丫头么?可以让她俩多在一起玩玩,对了,你家丫头多大了?”

“刚满二十一!”副官答道,笑得无奈:“虽说是二十多岁的人了,但还是皮得很,整天都看不到人影!”

宋顾笑了笑,道:“看来,还是我们家的吉祥比较乖巧些!”

陆吉祥坐在沙发上,当她听到这句夸奖的时候,整个人都不大好意思起来,主要吧,这夸她的对象不是别人,那可是大领导哎,他的话,含金量很高的!

陆吉祥想,她以后终于有向宋锦丞炫耀的东西了!

接下来的时间内,陆吉祥几乎是一直在陪着宋顾说话,不过大多数都是宋顾在问,她在回答。

比如……

“为什么会想到学习通信工程?”宋顾看着女孩儿,眼中含笑:“女孩子不是更该偏爱文艺之类的么?比如美术,舞蹈之类的?”

陆吉祥闻言,不禁挠了挠后脑勺,挺不好意思的:“说起来也不怕您笑话,当初我之所以会选择这个专业,一半是因为和家里人赌气,一半是因为我本来就喜欢电脑嘛,所以、所以就报名了!”

宋顾点了点头,温和道:“为什么要和家里赌气?”

“因为……”陆吉祥撇了撇嘴,似乎有些难以启齿。

宋顾适时道:“不方便就不用说!”

“不是不是!”陆吉祥连忙罢手,说道:“我高中的时候,有一年特别迷网游,那时候学习成绩下滑得厉害,我妈就把我电脑给没收了,后来我很生气,就想着你不要我碰电脑,我非要天天碰给你看,然后、然后我就选择了通信工程……”

说这话的时候,陆吉祥的声音几乎是越说越小。

宋顾摇了摇头,与宋锦丞颇为相似的容颜上,满是淡淡的笑意。

“你这性子,倒是和锦丞一样!”

“他怎么了?”一听到有关于宋锦丞的八卦可以挖,陆吉祥立马兴奋起来,连忙道:“爸,宋教授以前也爱玩游戏?”

“这倒不是,锦丞从小到大就是个让人省心的孩子。”宋顾开口道:“只是……唉,男孩子嘛,总是想凭自己的本事去闯下一番天地的。”

陆吉祥似懂非懂。

她想了想,正要开口,外面响来敲门声。

副官立刻走上前开门,钟诚站在外面,轻声道:“领导,大会马上就要开始了。”

“好!”

宋顾起了身。

陆吉祥见状,连忙也跟着站起了身子,目光一直瞅着他。

宋顾往外走了几步,忽然又想起了什么,转身朝着女孩儿伸出了手,笑道:“你妈她今天身体不舒服,我缺个女伴,所有,我有这个荣幸么?”

陆吉祥微怔。

她倒并没有多想,以前看新闻的时候,经常有领导出席某重要宴会的时候,跟在他身边的不是夫人就是他的女儿,而她作为儿媳,差不多也算是半个女儿了吧!

只不过……

陆吉祥缩了缩脖子,道:“我、我没经验啊。”

宋顾爽朗一笑,点头道:“我知道,丫头,别怕,你总要有第一次的!”

豪门世家里,哪能容忍畏头畏脑上不了台面的女人?

裴谦也说过,作为宋锦丞的妻子,宋家的唯一儿媳,她以后总是无法避免的要参加一些各种宴会。

就算躲过了这次,那也有下次,下下次,无数次!

想到这里,陆吉祥不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。

她提步走向宋顾,努力的让自己笑起来。

最终,她挽上了男人的臂弯。

宋顾的声音很平和,就像是一抹春风。

“丫头,别害怕,深呼吸,记得要微笑!”

“嗯!”

上一章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