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越小说吧

闪来的暖婚

第113章 你是在做饭还是烧房子?

黑色的宾利慢慢滑进守备森严的军区大院,低调的旋出一道优雅弧线,熄了火,司机率先下车,恭敬的拉开后座车门。

然后,一个漂亮的男孩走了出来。

童乐的手里还拎着一盒吃食,他的表情漫不经心,浅色休闲装套在他的身上,简单的设计,反衬得他愈发优雅矜贵。

他是军门世家里长大的孩子,而且还是排名老幺,从小到大,自然是万千宠爱于一身!

只要是在军区大院里长大的孩子,谁能不知道他的大名?

想当年,他可是大院里出了名的孩子王,一个童家,一个周家,这家两小子可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,好事儿没做多少,坏事儿倒是说不完!

这不,他刚进家门,立马发现不对劲儿的地方。

童乐多聪明啊,他当即脚步一顿,正要往后退,老爷子呵斥的声音已经传来:“小王八蛋,给老子滚进来!”

童乐一听这声儿,心想,他最近好像没干什么事吧?

想归想,他还是老老实实的踏进了前厅里。

前方,老爷子正端坐于上位,旁边的管家立于旁,手里端着一个什么东西。

童乐扫了眼,发现好像是个粉色的东西,好像是花环?

什么情况?

他有些懵,完全不明白老爷子这是怎么了!

“啪!”

老爷子拍桌,声音慷锵有力:“说,给老子老实交代,这几天你都去哪儿了?!”

童乐想了一下,很快答道:“和朋友吃饭唱歌,偶尔打点小牌,爸,你怎么了?”

“混账!”

老爷子怒斥,吹胡子瞪眼:“今天上午去哪了?”

上午?

童乐一听这话,心里嘀咕起来。

这事儿传得这么快?

他这刚和陆吉祥才分手呢,下一秒就传到老爷子的耳朵里了?

可是,他俩也就坐在一起吃了顿饭,简单的聊聊天儿,其余的什么也没做啊!

最后,童乐确认一点。

这宋锦丞的也忒阴险了,居然把这事儿捅到了老爷子跟前!

“爸,我上午和朋友一起呢。”童乐答了句,末了,他又补充道:“普通朋友,大家一起吃了顿饭,然后喝咖啡聊天。”

“放屁!”老爷子横眉冷竖,大手一抬,指着管家手里的东西便怒道:“你个小王八羔子,吃了豹子胆了啊,连贺家的丫头都敢招惹,是不是咳咳咳……”一阵剧烈的咳嗽,老爷子被气得面色通红。

“首长!”

管家见状,立马上前替老爷子抚背,一边劝道:“您别动气,兴许这里头有误会不是?”

“误会?狗屁的误会,没看到人把东西都送来了!”老爷子气得不行,恶狠狠的指着童乐,唾骂道:“老子就不该管你,早知道你狗改不了吃屎,老子就不该救你出来!”

童乐一听这话,有些火了。

“爸,我听不懂您说些什么!”他也瞪了眼,梗着脖子回道:“什么贺家的丫头,我压根儿不认识!”

“你你你!”老爷子气得直喘气。

“乐乐,你就少说一点吧!”管家开了口,一边替老爷子抚着背,一边说道:“只要您肯认真的认个错,老爷子就不生气了!”

童乐是越听越糊涂。

“我真不知道什么贺家的丫头!”

“混蛋!”

老爷子大喝,手掌一挥,桌上的青花盖碗茶便被他甩到了地上,发出清脆的声响以后,碎了个稀巴烂。

童乐皱着眉,没再说话。

他承认他是招惹过不少的信男童女,可那都是以前的事儿,年少轻狂时,谁不风流?再说了,就算他在外面再怎么的癫狂,却也都是瞒着家里的。

可今儿个老爷子所说的这个贺家的丫头……姓贺?他好像是认识好几个姓贺的女孩子!

童乐想了想,还是没琢磨明白。

他将目光看向了管家,问道:“管家,你说,什么姓贺的丫头?”

管家闻言,先是看了眼旁边的老爷子,方才小心的回答道:“就是、就是东大院那边的贺家……”

噢!

童乐知道了,东大院那边的确有个贺家!

“可是,这和我有什么关系?”他一脸的迷茫。

前边,老爷子听到这话,忽然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,大手一把抓起那粉色的花环,使了力气的就朝男孩砸来,嘴里直骂道:“和你有什么关系?你个王八羔子,平日里惹事我不管,可这次连贺家的小媳妇都敢动,你是吃了雄心豹子胆是吧?啊,你才出来几天啊,半点都不安心,老子迟早要被气死你!”

“首长!首长!”管家担忧不已,连忙伸手去扶老爷子。

老爷子挥开管家,继续怒道:“你和哪个朋友吃饭?啊,都吃到北戴河去了?还敢调戏人小姑娘,老子看你是活腻了!”

“我什么时候去北戴”

童乐说话说到一半,忽然就住了嘴。

他的脸色变得有些奇怪,目光复杂的看着地上的粉色花环。

如果他没看错,花环上的点缀是满天星吧!

粉色的满天星!

他一看就知道是谁!

“怎么不说话了?”老爷子看他不说话,还以为他是心虚了,心中的怒火那是噌噌噌的直往外冒:“你说,你是不是去海边别墅了?”

童乐叹了口气,只觉得牙根儿疼。

“是,我去了!”

他点头承认,只得背下这个黑锅。

老爷子没料到他承认得这么快,不由得愣了一下。

他叹了口气,像是瞬间苍老了许多。

“乐乐啊,你就不能让爸爸为你少操点心吗?你说说,这里谁不知道那丫头是他贺家的掌中宝,那贺东庭是什么人?你惹谁不行,你偏要去惹那丫头,到时候两家翻了脸,你让我怎么办?啊,你让我怎么办?”

童乐咬着牙,半天都没吭声。

老爷子向后坐回椅子里,挥手道:“罢了,你以后多注意点,看到贺家小丫头就绕道走,免得再惹出什么事儿来!”

“是,我知道了!”

童乐点头,目光再次看了眼地上的花环,表情冷沉。

很快,再由管家的搀扶下,老爷子上楼休息去了。

童乐一个人站在大厅里发了好久的呆,最后回了自己的卧室,拨出了一通电话。

不消多时,对方接了电话。

“你遇到贺宝贝了?”电话刚接通,童乐便径直开了口。

对方先是沉默,继而缓缓道:“怎么了?”

童乐听他这么淡定,直接就从椅子上跳了起来,他表情夸张的道:“你大爷的,我差点被你害死了!”

唐小宁觉得好笑,握着手机,身子倚靠在二楼的阳台围栏上,目光望着远际的橙色夕阳,笑得夺人心魄!

可惜,这会儿没人能够看到!

“我怎么害你了?”他漫不经心,任由橙色光芒镀了他一身。

“你是不是还送人一花环了?”童乐咬牙道:“人家长都告到老爷子跟前了,说我调戏人小姑娘?哎,我就好奇了,你怎么就看上那丫头了?”

唐小宁拧眉,愠怒。

“我没有!”他否认。

童乐嗤嗤一笑,都:“这话我倒是信,除了陆吉祥以外,你眼里还有女人?”

陆吉祥这三个字,就像是一根刺插到了他的心上。

唐小宁站直身子,声音变得冷肃:“姐怎么了?”

“她没事,哎,你别打岔,你说实话,你到底把人小姑娘怎么了?”

唐小宁舒了口气,继续道:“我什么都没干,偶然遇到的,然后就给她编了一花环,怎么,这种事情还要给你家老爷子汇报?”

童乐直翻白眼,道:“你住那别墅本就是老爷子名下的,贺家做调查的时候估计是把你看成是我了。哎,这都不是关键,你知道贺东庭么?那个小丫头是贺东庭的未婚妻,前段时间刚订完婚,整天就跟宝贝似的护着!”

唐小宁听到这话,忽然回忆起贺宝贝所说的一句话。

贺家的童养媳?

他有些惊讶:“那小丫头还没成年吧?”

“是啊!”童乐点头,怪笑道:“贺东庭都三十多岁的人了,也不知道他是和那小丫头怎么做的,咳,比我们还疯!”

唐小宁歪了头,眼看着那半截夕阳就要沉入海里,漂亮的眼中闪着森然的光。

“我的伤也快好了,童乐,安排一下,我要回来!”

童乐蹙了眉:“你确定?”

唐小宁并未回答,只是嘴里喃了句:“也不知道姐有没有想过我……”

不知道为什么,童乐在听到这话以后,心里变得很复杂!

……

而此时,另一边。

“陆!吉!祥!”

宋锦丞满面怒气的走进厨房里,可他才刚进入,一阵乌烟瘴气涌来。

“咳咳咳……”

他被呛得直咳嗽,抬头望去,女孩儿正站在电磁炉前,一边咳嗽,一边端锅炒菜!

“你究竟在干什么!”他愤怒不已,几步走上前,一把就将女孩儿手中的铁铲夺了过来,顺便关了火。

“我咳咳在炒菜啊,咳咳……”陆吉祥说着话,作势就欲去抢男人手里的铁铲,很着急的样子:“你干咳咳咳、干嘛啊?”

“我看你是在烧房子!”

宋锦丞将手里的东西扔进水池里,拖着女孩儿就往外走。

陆吉祥挣扎着不配合。

“你放开我!”

宋锦丞忍着火气,把人拖到客厅里以后,不禁斥道:“你究竟想干什么?陆吉祥,你今天若是不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,看我怎么收拾你!”

陆吉祥听了这话,当即就从原地跳了起来。

“你不识好人心!我在做什么?我还不是为了给你做饭啊!”她愤愤不平,两只眼睛瞪得圆圆的,就连腮帮子也鼓了起来。

宋锦丞微怔。

但很快,他又吼道:“我不是说了让你叫外卖吗?做饭,你会做哪门子饭,啊?”

他虽长相英俊,可一旦凶起来,同样唬人!

陆吉祥被他这么一吼,忽然安静了下来。

她也不说话,就这么眼巴巴的看着她,眼眶四周渐渐的泛起红,有些可怜,有些委屈。

宋锦丞看她一眼,见她如此也不好再责备,转身就准备回厨房里收拾残局。

哪料,他刚转身,女孩儿低低的声音便从后面传了过来。

“我只是想给你做饭嘛……”

她的声音很低很细,就像是一湾溪水,不经意间便流进了你的心间里。

宋锦丞脚步顿住。

片刻后,他转了身,深黑的目光看向女孩儿。

他开口道:“你想做饭为什么不找我帮忙?”

陆吉祥低了头,绞着手指:“我、我想给你一个惊喜!”

宋锦丞叹气。

惊喜没有,惊吓倒是有很多!

“过来!”

他朝她伸了手。

陆吉祥先是抬头看他一眼,确定他没生气以后,这才又死乞白赖的走上前,拉住男人的大手,厚脸皮的摇着道:“宋教授,你别生气呀,大不了我现在就给你叫外卖嘛!”

宋锦丞扭头看她一眼:“闭嘴!”

陆吉祥立马比起嘴巴,只有一双圆圆的大眼睛很闪亮。

宋锦丞看着她此刻的模样,忽然抬手扣住了她的下巴,有些邪气儿溢出。

“这会儿倒像是只乖猴子!”

“喂!”陆吉祥闻言,当即不爽道:“不兴语言攻击的,你”

忽然没了声儿。

为啥?

男人吻住了那张喋喋不休的小嘴。

陆吉祥瞪着眼,看着近在迟尺的男人,呼吸忽然变得很乱。

但所幸的是,宋锦丞仅是蜻蜓点水的吻了下,旋即松了开。

“不准还嘴!”

他说了句,拉着女孩儿往厨房里走去。

陆吉祥心不甘情不愿的跟在他后面,悄悄的说了句:“霸道!”

“你说什么,嗯?”

霎时,男人的声音响来。

陆吉祥被吓了一跳,赶紧就摇头道:“没有没有,我什么都没有说啊!”

宋锦丞没再说话。

可陆吉祥却是小心得很,目光看着男人的后脑勺,心想这男人莫非是长了顺风耳?她都说得这么小声了,他居然还能听到!

而此时,厨房里的浓烟已经基本散了个七七八八。

如此一来,宋锦丞终于看清了厨房里的惨状。

料理台上全是散放的各种蔬菜水果,案板上还躺着几块切到一半的生肉,垃圾桶里全是碎蛋壳和菜叶,水池里蓄满了水,可里面居然还有一条活鱼!

看到这里,宋锦丞忽然问道:“你还敢杀鱼?”

陆吉祥摇头。

宋锦丞来了兴趣,他指了指水池里那条正游来游去的活鱼,问道:“那照你的计划,你准备怎么处理它?”

陆吉祥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看了眼,撇撇嘴:“先把它摔晕,然后把它放到锅里炸熟了就好!”

“……”

“怎么了?”

陆吉祥看着男人,疑惑道:“你的脸色好奇怪啊!”

宋锦丞摇头,不知是该哭还是笑。

“你以后还是少进厨房的好!”他忽然说了句。

“为什么?”陆吉祥追问,她道:“你以前不是还鼓励我要经常进厨房么?哎,宋教授,你这是姑息养奸,我不进厨房,那我的厨艺一辈子都不会有所进步的!”

宋锦丞点头,随意道:“成语用得不错。不过,我建议你还是给家政打个电话,让他们先派个人过来收拾屋子!”

陆吉祥皱眉,道:“周姨什么时候回来?”

宋锦丞拉着人往外走,边道:“她老家出了事,请了一周的假!”

陆吉祥闻言,不禁长叹一声:“那我们这周吃什么啊?”

“该吃什么就吃什么!”

宋锦丞说完,回头一看,发现女孩儿身上还穿着家居服。

“去把衣服换了!”他颔首道:“我们出去吃饭!”

“好!”

陆吉祥欣喜的点头,转身就朝卧室走去。

可是,等着她进了卧室里以后,发现男人也跟着走了进来。

“你干嘛?”

她看着男人,有种不大好的预感。

宋锦丞神情自然,他走到衣柜前,一边挑衣服,一边回答道:“换衣服!”

陆吉祥皱眉,当即转身往外走,嘴里边道:“那你先换吧,我去给家政打电话!”

过了五分钟以后,女孩儿重新返回卧室里。

男人已经换了套清爽的衣服,白衬衣搭配黑色长裤,经典的搭配,永不过时。

况且,宋锦丞本就是个衣服架子,这身穿起来更是使得他身上的优雅与高贵,展现得淋漓尽致!

老妖孽!

陆吉祥在心中诽谤,无视男人眼中的笑意,她走到衣柜前挑了件连衣裙。

男人见了,不由皱了眉。

“换件!”他忽然出声。

陆吉祥回头看他,挺意外的:“为什么?”

男人眉头依旧皱着,他道:“晚上会降温,你穿裙子会冷的!”

唔,有道理!

陆吉祥想了想,立马又换了件运动套装。

这一次,男人没再多说什么。

可是,他为嘛还坐在床上不肯走?

“喂!”

陆吉祥出了声,道:“我要换衣服了!”

“我知道!”男人含笑点头。

陆吉祥翻了白眼,继续道:“宋先生,麻烦你出去一下可以么?”

男人坐着没动,也不说话。

陆吉祥忍了又忍,忽然怒斥一句:“老流氓!”

男人沉脸:“你再说一遍!”

“老”

话还没说完,眼看着男人忽然从床边站了起来,陆吉祥吓得闭上嘴,抱着衣服就要往浴室里钻。

可惜,她还没走进去,便被一只手从后面揪住了衣领子。

“陆吉祥!”

阴嗖嗖的男声从身后传来。

陆吉祥哇哇大叫:“我换,我换,我现在就换!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嘤嘤嘤,忽然觉得叫兽和吉祥这对冤家,真的好有爱啊!。(* ̄3)(ε ̄*)。

上一章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