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越小说吧

闪来的暖婚

第112章 我会努力长大的!

“啊,你叫心肝?”

当贺宝贝听到男孩儿的这个回答时,显得惊诧万分:“你怎么会叫这个名字?”

唐小宁看着她,模样慵懒闲散。

“我为什么不能叫这个名字?”他反问道。

“因为……”贺宝贝皱了眉,目光看着男孩儿过分漂亮的脸庞,傻乎乎的就道:“因为这个名字很像女孩子的名字呀!”

“……”

“啊,不不不,我没有别的意思的,心肝哥哥你别生气啊!”

‘噗——’

唐小宁终于是忍不住的笑出了声儿。

他眉眼精致,一双眼眸格外迷人。

“你叫我什么?”他看着女孩儿问道,心想,这世上怎会有如此率真单纯的女孩儿?

“心肝哥哥呀!”

贺宝贝睁着眼,很开心的看着男孩儿,说道:“东庭哥哥说过,见到别人就要主动的问好,这是做人最基本的礼貌!”

说到这里一顿,她无意识的鼓了鼓嘴巴,像是只可爱的小仓鼠:“唔,我看你的年纪又不是很大,我喊你哥哥也是对的呀!”

好吧,她说得似乎有些道理!

唐小宁竟无言以对。

“咦,你怎么又不说话了?”贺宝贝弯了腰,目光看着沉思的男孩儿,笑嘻嘻的继续道:“难道你比我还小啊?嘿嘿,那你就要叫我宝贝姐姐哦!”

唐小宁抬头看她,不冷不淡的开口问道:“你多大了?”

贺宝贝眨了眨眼,表情狡黠。

“下周就是我的生日,如果你给我送礼物,我就给你说我多少岁!”

唐小宁闻言微楞。

这么多年了,这丫头是第一个敢和他这么说话的人!

给她送礼物?

呵,自从他有记忆以来,除了陆吉祥以外,他从未给任何人送礼!

谁有资格?!

“哎,你怎么又不说话了?”

贺宝贝等了半天,却见着男孩儿并没有要说话的意思,她又不禁微恼了起来,有些不大高兴的道:“你这人怎么这样啊,一点礼貌都没有!”

她很聒噪!

唐小宁皱了眉,索性起了身,准备离开。

哪料,他才刚动,衣袖便被人拽住。

贺宝贝就是个没心没肺的主儿,她忘性很大,这才转眼的功夫,她便被地上的粉色小花吸引去了目光。

“心肝哥哥,这些花好漂亮啊,它们都是什么花啊?我以前都没有见到过!”

唐小宁不动声色的拂开她的手,一边冷淡道:“满天星!”

“满天星?”

贺宝贝挑了挑眉,目光盯着地上的小花,密密麻麻的一片,看起来还真像是天上的星星。

“噢,我懂了!”她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。

这下,唐小宁倒是有些意外了。

“你懂什么了?”他问道。

贺宝贝扭头看他,眼睛笑成了月牙儿。

“这些花很漂亮,看起来就是像星星,所以才叫满天星的嘛!”

“……”唐小宁忽然有些后悔和她搭话。

“呐,心肝哥哥,你为什么要把这些满天星放在地上啊?”贺宝贝仰头,看着眼前纤瘦颀长的美丽男孩儿,继续道:“你应该把它们都放在花瓶里,不然的话,它们就会枯萎死掉的!”

唐小宁表情不屑。

“这是女人才会做的事情!”说完一顿,他掠了眼旁边正努力仰头看着他的小丫头,勉强解释一句:“我在做植物标本!”

“噢,原来是要做植物标本啊!”贺宝贝点了点头,小脸儿上全是灿烂的笑意:“我以前也做过植物标本哦,东庭哥哥超级厉害的,他什么都会做,他还教我做过蝴蝶标本呢!心肝哥哥,你喜欢蝴蝶吗?我可以把我做的蝴蝶标本送给你哦!”

唐小宁深吸一口气,他的耐心已经达到极限。

“你该回家了!”

他冷言一句,转身就要走。

然而,贺宝贝再次故伎重演。

她又伸手拉住了男孩儿的衣袖。

唐小宁几乎是满脸愤怒的回头:“放手!”

贺宝贝被吓了一跳,赶紧松了手,两眼惶恐不安的看着他。

“心肝哥哥……”

她喏喏的出了声,眼眶四周竟然红了起来。

这么个小娇人儿,从小到大都是被贺东庭捧在手心里呵护着,她哪受过别人半分气?

在贺家,甚至是周围的人,哪个见了她不得笑眯眯的喊一声贝儿?

啧啧,如今吃了闭门羹,让她很难过!

不,准确的来说,贺宝贝根本就接受不了。

她一直以为,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人都是好人,所有人都该喜欢她的。因为东庭哥哥说过,她是个讨人喜欢的小公主!

可是,她居然被凶了!

她挺憋屈的,有种想哭的感觉。

“不准哭!”

唐小宁呵斥一句,可见着女孩儿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,他顿时有些头疼起来。

除了陆吉祥以外,他还真没哄过别人!

不是不会,而是不屑!

在他的心中,这世上就只有一个女人,那就是他姐!

除此以外,谁都入不了她的眼。

可眼前这丫头……

“你不是要礼物么?”唐小宁忽然开了口,并弯腰从地上捡起了一束粉色满天星,边道:“我送你一束花吧!”

“咦?”

贺宝贝一听这话,脸上的悲伤瞬间变为好奇。

“为什么要送我花?”她追问道。

唐小宁低眸,一边动作灵活的编着花环,一边答道:“因为这里只有花!”

“噢……”贺宝贝努了努嘴,目光好奇的看着男孩儿的动作,有些兴奋:“心肝哥哥,你是在给我编花环吗?”

唐小宁‘嗯’了一声,手上的动作没有停下。

贺宝贝拍手掌,脸上重新恢复了笑。

“东庭哥哥也会编花环,就是不知道你和他谁厉害!”

“嗤!”

唐小宁冷笑,唇瓣微勾:“你说得是贺东庭?”

“你认识东庭哥哥?”贺宝贝停下了拍手掌的动作,看着男孩儿道:“哇,你认识的人好多啊,不单认识吉祥姐姐,你连我的东庭哥哥都认得!”

“你的?”

唐小宁抬了头,拧眉看着女孩儿道:“你是贺东庭的什么人?”

“什么人?”贺宝贝的表情有片刻的迷茫之色,她想了想,喏喏的答道:“我也不知道啊,不过,她们都说我是东庭哥哥的童养媳,嘿嘿……”

唐小宁很没形象的翻了个白眼。

他是该说这丫头太天真?还是太傻?

“行了,低头!”

他出声命令。

贺宝贝闻言,连忙便乖巧的低了脑袋,一边眉开眼笑的道:“对了,我刚才好像还看到了什么闪闪发亮的东西,是什么东西啊?”

唐小宁亲手为她戴上花环,听了女孩儿的问题,他只是随意道:“太阳光的反射,哪怕是一滴水,也有可能反光!”

“噢……”

贺宝贝点了点头,站直了身子。

她低头看着自己胸前的花环,显得很高兴。

“谢谢你,心肝哥哥!”她如是说道。

“嗯!”

相比较女孩儿的兴高采烈,男孩儿的反应则是平淡得像水。

就在这时,远处隐约传来一声呼喊。

“贺小姐——”

“贺小姐你在哪——”

贺宝贝听到声音,回头朝着来时的方向看了眼,撇嘴道:“林木哥哥来找我了,我得走了!”

说完以后,她又重新看向男孩儿。

前边,唐小宁正在弯腰捡着地面上的满天星,似乎并没有听到她的话。

“心肝哥哥!”

她出声喊了一句。

“你走吧。”

唐小宁没有看她,依然捡拾着地上的植物,精致的侧面轮廓,在这满山绿茵之中,宛若那透过树叶间的阳光,明明近在眼前,你却永远无法将它握在手心里。

贺宝贝愣了一下,忽觉自己的脸颊变得好烫。

她觉得奇怪,不禁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,目光却一直看着前边那个美得不可方物的男孩儿。

“我下周就满十六岁了!”

她突然说出了这么一句话。

唐小宁的动作一顿,他回头,望向女孩儿。

贺宝贝正咧着嘴,冲他笑得天真烂漫。

可不知道为什么,唐小宁的脑海里,却忽然浮现了另外一张笑颜如花的脸。

他先是深吸了一口气,继而平静的开口道:“宝贝,你还小,以后见到陌生人要绕道走,记住了吗?”

“为什么?”贺宝贝看着他,刨根问底。

唐小宁微恼,如果不是因为这丫头认识陆吉祥,他哪会忍这么久?

“哪有什么为什么,给我记住了就行!”

“好!”

贺宝贝点头,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忽然生气。

唐小宁已经将花都捡了起来,捧在怀里,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开。

贺宝贝跟了两步,正想出声喊她,身后传来林木的声音:“贺小姐!贺小姐!”

贺宝贝转过头,站在原地看着林木跑了过来。

“林木哥哥!”

她眯了眼,乖巧的喊道。

林木先是左右打量了一番,确认她没出什么事以后,才将目光落在了她胸前的花环上。

他皱眉道“贺小姐,您刚才和谁在一起?”

贺宝贝眨了眨眼,如实答道:“一个哥哥!”

“哥哥?”林木闻言,眉头皱得更紧了。

“怎么了?”贺宝贝不解的看着他。

林木回过神,连忙答道:“首长就要开完会了,我们现在就得立刻回去!”

“可是”

“刚才警卫长还看见我了,他问您去哪了,我只说您去卫生间了,您看这……?”林木很为难:“如果首长知道我没照顾好你,我肯定要被骂的!”

“你这么大了还怕被骂啊?”贺宝贝捂着嘴在笑。

林木却是苦着一张脸,只听他道:“贺小姐你是不知道,首长骂人可凶了,上次我还看到有个军官都被他骂哭了!”

贺宝贝听了以后,表情很夸张。

“被骂哭了?”

在这丫头的认知里,军人就该是铁骨铮铮的男子汉,天不怕地不怕,就像他的东庭哥哥一样厉害!

可是,林木居然说,东庭哥哥把一个军官被骂哭了?!

她觉得有些匪夷所思!

“哎呀!”林木解释道:“其实我们也不是怕被骂,只是比起被骂,我们宁愿被打一顿,这、这忒丢人了!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

贺宝贝叉腰笑了起来,挥手道:“好吧好吧,我们现在就回去吧,免得你被骂!”

“哎哎!”

林木点头,不由松了口气。

……

贺宝贝刚回到别墅里没多久,贺东庭便回来了。

“宝贝呢?”

男人跨进屋子里,第一句话便是问他的宝贝。

警卫员先是敬礼,随即答道:“贺小姐在楼上。”

“楼上?”

贺东庭闻言,有些意外。

按照他对这丫头的了解,她这会儿应该在客厅里看电视才对!

他心中疑惑,轻步上了楼以后,推开卧室门,却并没有看到小丫头的身影。

男人眸光一敛,视线定格在被女孩儿放在桌面上的那个粉色花环!

看来,这丫头今天玩得很开心嘛!

“宝贝!”

他出声喊了句,大步迈入房内。

浴室那里传来一阵动静。

贺东庭皱着眉,果断走向浴室,先是抬手敲了敲门,才道:“宝贝,你怎么了?”

里面没有声音。

“宝贝,我是东庭哥哥!”男人耐着性子又说了句。

几秒后,女孩儿的声音传了出来:“东庭哥哥……”

贺东庭微微叹气,柔声道:“你在里面干什么?快点出来,我有话和你说!”

“好!”

女孩儿回了句,声音很低。

贺东庭察觉到不对劲,屏息倾听里面的动静。

隐约间,哗哗水声传来。

水声?

贺东庭心中警铃大响,捏住门把手猛地就推开了门。

朦胧雾气的浴室里,女孩儿纤瘦有致的身子,正伫立于莲蓬头之下,晶莹的水液由上至下倾泻而出,打湿了她的发,也熏热了男人的心。

“啊,东庭哥哥!”

贺宝贝淬不及防,她没料到男人会忽然撞进来,手足无措的站在原地,完全不知道该干什么了。

贺东庭的眉头皱得很紧。

“洗好了没?”他问道。

贺宝贝慌乱的点头,忙道:“洗、洗好了!”

贺东庭倒不觉得尴尬,他转身取来了大浴巾,一边朝着女孩儿招手,道:“过来,我帮你擦干!”

“噢!”

贺宝贝应了声,先是伸手关了水,而后才一步一步的走向男人。

她赤着一双脚走来,一丝不挂的小身子上满是水珠,在男人眼中又嫩又美。

贺东庭目不斜视,张手便用整张围巾把女孩儿包裹了起来。

贺宝贝主动地伸了手,撒娇道:“哥哥抱!”

“小丫头!”

贺东庭无奈的笑,弯腰把这湿漉漉的小人儿抱进怀里,完全不在意他身上的衣服被她弄湿,相反,他很担心女孩儿着凉。

将人抱到大床上坐好以后,男人从衣柜里拿出了新的衣物,并亲自替她换上。

途中,男人问她。

“今天玩得开心吗?”

“嗯!”贺宝贝点头,抬着小手让男人给她穿衣服。

贺东庭微微的笑,继续问道:“今天捡到多少个贝壳了?”

“一个都没有捡到!”

想到这事儿,贺宝贝不由得扁了嘴巴,好像还挺委屈的:“书上都是骗人的,沙滩上根本就没有什么大贝壳!”

贺东庭已经替女孩儿穿好了衣服,他示意女孩儿坐到床上,一边道:“以后有机会了就带你去潜水,海里有很多贝壳,还有珊瑚什么的。”

“真的?”

贺宝贝一听,立马抬头看向男人,眼中有光:“我们可以到水里去?”

以前看海底世界的时候,贺宝贝就曾非常向往海里面的世界,那里有很多千奇百怪的鱼,而且都是在海洋馆里看不到的。

“嗯!”

贺东庭点头,目光由上至下的看着贺宝贝。

女孩儿正仰着小脑袋,从他这个角度望来,双眸似水荡漾。

他没忍得住,忽然就低头擒住了女孩儿的那两片粉嫩小唇。

他与她深深的缠绵接吻,不知不觉间便将女孩儿压到了身下。

“唔唔重……”

贺宝贝轻微挣扎,两只小手抵在男人的胸膛前。

她的嘤吟,促使男人猛地回过神。

贺东庭翻身从床上坐起,脸色阴沉得像是乌云。

过了没多久,身边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,伴随女孩儿的小心翼翼:“东庭哥哥……”

贺东庭转了头,黑眸看向女孩儿。

贺宝贝还以为是自己犯了错,颤颤巍巍的缩在床脚,刚被蹂躏过得唇,鲜红潋滟。

贺东庭忽然觉得自己好卑鄙,他刚才竟对她……

眉头一皱,男人倏地从床上站起,举步就朝外走。

“东庭哥哥……”

贺宝贝凄厉的声音从后面传来,带着颤抖:“你别走,东庭哥哥别走……”

她就是他心中的那根刺,只要一动,便能让他痛彻心扉!

男人痛苦不已,却,只得回去抱住那个丫头。

他紧紧的抱着她,嘴中低喃着他曾经说过无数次的话语。

“宝贝,你快点长大吧……”

“嗯,宝贝会努力长大的!”女孩儿在他怀里点头,两只小手紧紧的抱着眼前这个给她无限宠溺与爱的男人!

而另一边,粉色的花环正安静的躺在旁边。

……

晚上,餐厅内。

贺宝贝低头扒饭吃,旁边的小盘子里堆满了已经被挑了刺的鱼肉,和被剥了壳的虾。

她大口大口的吃着饭,嘴角不知在何时沾了一颗饭粒也不自知。

贺东庭看了,忍不住笑道:“宝贝!”

“唔唔?”

女孩儿抬头,两眼看着男人。

贺东庭伸了手,轻轻的将女孩儿嘴边的饭粒取了下来,笑道:“小馋猫,今天吃饭很乖!”

贺宝贝忙不迭的将食物咽入腹中以后,方才娇滴滴的开口道:“从现在起,宝贝一定要努力的吃饭,这样才能快点长大!”

男人闻言,微怔。

贺宝贝并未发现,冲他灿烂一笑,低头继续扒饭吃。

贺东庭的心中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儿,他盯着女孩儿看了一会儿,慢慢的问道:“宝贝为什么要快点长大?”

“咦?”

贺宝贝听到这句话,不禁抬了头,挑眉道:“不是东庭哥哥希望宝贝快点长大吗?”

这下,贺东庭彻底意外了。

“只是这样吗?”

“是呀!”女孩儿点头,诚实的道:“只要东庭哥哥能够开心,宝贝愿意每天吃两碗饭,而且、而且我还会吃胡萝卜,不过我只吃一点点就好!”

说到自己不喜欢的食物,女孩儿的声音也变低了很多。

贺东庭爽朗一笑,心情甚是愉悦。

贺宝贝歪了脑袋,眼睛笑眯了起来。

“东庭哥哥,你笑起来的样子真好看!”

贺东庭再次愣住。

然而,女孩儿的下半句话,接踵而来。

“不过,你好像没有心肝哥哥长得漂亮,他就像是个花仙子似的。”

“心肝哥哥?”男人皱眉,锋锐的眼中逝过一丝冷意。

居然叫得这么亲密!

一个宝贝,一个心肝么?!

他家小丫头,谁敢觊觎!

“对呀,心肝哥哥还说他认识你呢!”贺宝贝咧了嘴,表情很天真:“他人超好的,还送了我一个生日礼物,呐!东庭哥哥你刚才不是说那个花环很漂亮吗?嘻嘻,其实不是林木哥哥给我编的,是心肝哥哥啦!”

哗!

男人忽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。

“呃?”贺宝贝抬头,茫然的看着他。

贺东庭瞥她一眼,淡道:“你继续吃,我出去一下马上就回来!”

说完,拔腿就朝外走去。

“首长!”

警卫长看到男人的手势,悄无声息的闪了过来。

贺东庭冷着脸,表情阴霾。

“去查一下,宝贝今天都和谁接触过!”

“是!”

上一章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