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越小说吧

闪来的暖婚

第111章 我叫宝贝,你呢?

北戴河,某军事度假区。

这里临近海岸,举目眺望,一望无际的蔚蓝大海,在璀璨的阳光下散发着耀眼熠熠的光芒,就像是一颗美丽迷人的钻石。

今天是个好天气,万里晴空无云,温度不冷不热,格外的凉爽。

贺宝贝刚从车里下来,便兴奋的直拍小手。

“哇,真漂亮啊!”

她很高兴,巴掌大的小脸儿上全是满满的笑意。

这一望,竟比那太阳还要灿烂!

贺东庭一身笔挺戎装,雕刻般的冷峻容颜,唯有目光落在前边蹦蹦跳跳的小丫头身上时,才会变得格外的柔和。

“宝贝!”

他出声唤道。

贺宝贝听到声音,脚步一顿,转头朝男人看来。

她拥有一双乌黑纯净的眼,就像是初生的懵懂小兽,对于这个充满了丑陋与恶意的世界,她干净得就像是一张白纸,比天空还要白,比大海还要纯!

“过来!”贺东庭继续道,朝着女孩儿招了招手。

贺宝贝看到他的这个动作,顿时有些不高兴。

可是,她又不敢违抗男人的命令,只好一步一步的朝他走了去,小嘴巴撅得老高。

贺东庭倒是不在意她的反应,待人走近以后,他弯腰把人抱了起来,极具占有性的把人搂在自己的怀里,一边吻了吻她如牛奶般嫩滑的脸颊,一边道:“小嘴巴撅得这么高干什么?不喜欢这里吗?”

贺宝贝摇脑袋,晶莹乌黑的眼,巴巴的看着男人。

“东庭哥哥……”她怯生生的开口,一只小手勾着男人的脖子,模样儿很乖巧。

“嗯?”

贺东庭心里一阵柔软,抱着他的宝贝便大步朝着山上的别墅走去。

贺宝贝迟疑了一下,但还是忍不住的开了口:“我、我想去海边玩!”

“好!”

贺东庭答得随意,抱着人上了石梯。

贺宝贝的心里很着急,眼看着自己离海岸越来越远,她急道:“东庭哥哥,我现在就想去海边玩儿!”

男人脚步一顿。

他转头看向女孩儿,眸仁高深莫测,就像是冬日里的黑夜。

他不说话,光这气势便足够吓人。

贺宝贝缩了缩脖子,小脸儿有些苍白。

这就是个玲珑小人儿,那受得了半分委屈?

贺东庭一声叹息,大手拍了拍女孩儿的后背,无奈的开口道:“宝贝,你的身体不好,最好还是不要下海!”

“东庭哥哥……”

女孩儿软软的叫着他,漂亮的眼睛就像是一汪清澈的水。

贺东庭皱眉,目光看着女孩儿。

半响,他难得妥协:“你可以去海边捡贝壳玩,但是不准下海游泳!”

说到底,他还是担心这丫头的身体,从小体弱多病的体质,哪能轻易沾水?

再则,这丫头又不习水性,若是出了什么事情,这不是要他的命么?!

“好!”

这边,贺宝贝听了男人的话后,忙不迭的点头,脸上再次恢复灿烂笑意。

“乖,听话!”贺东庭也笑了起来,只是极为内敛。

贺宝贝扑腾着两手两脚,高兴的在男人怀里直叫唤:“东庭哥哥,你快点把我放下来啊,我要去捡贝壳!我要去捡贝壳!”

贺东庭表情不变,目光看着女孩儿,道:“等吃过午饭以后才可以去!”

“可是”

“没有可是!”男人打断她的话。

“噢……”贺宝贝当即噤了声,乖乖的俯趴在男人的肩头上,目光却看着远处的海岸,眼中充满了渴望。

这一片都是私人领域,并不对外开放,相比较海对岸的旅游区,这里则是安静得只能听到海浪拍打礁石的声音。

别墅二楼,卧室内,贺宝贝趴在透明的落地窗前,目光一直瞅着外面的风景。

地上铺了一层厚厚的毛茸茸地毯,就算女孩儿赤着一双脚,仍旧不觉得有任何的凉意。

过了没多久,卧室门被人从外打开。

贺宝贝听到声音,赶紧从地上站了起来,刚转头望去,便对上了男人的不悦目光。

“宝贝!”

贺东庭敛眉低斥:“都跟你说过多少遍了,不准坐在地上,把我的话当耳旁风了?!”

“对不起!”女孩儿垂了头,主动认错。

这种感觉,就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,让你根本就无力可发!

贺东庭深吸一口气,迈步走进房间里。

“先换衣服,然后下楼吃饭!”

他一边说着话,一边走到衣柜前为女孩儿挑衣服。

诺大的衣柜里,除了挂有几件他的军装以外,其余的几乎全是女孩儿的各类衣服,花花绿绿,款式多样。

他大概扫了眼,最终为女孩儿挑了件泡泡袖衬衣和牛仔裤。

贺宝贝见了,不由得撇嘴道:“东庭哥哥,我想穿裙子!”

贺东庭闻言,不为所动。

他站在床边,示意女孩儿过来,一边道:“穿裙子就不准去海边,穿裤子就可以去海边,你自己选!”

贺宝贝愕然的张大嘴。

“为什么穿裙子就不可以去海边?”她有些不服气。

贺东庭看着她,很平静的道:“海边风大,你身子弱,穿裙子很容易着凉!”

又是这样!

贺宝贝心里愤愤不平,可面上却不敢表露出来。

她乖乖的爬上大床,张开了双手。

这个动作,她已做过了千百遍,并不认为有任何不妥之处。

而这边,贺东庭也是一脸的淡定,他亲自动手脱下了女孩儿身上的所有衣物,直到她白皙的身子彻底暴露在他眼前。

女孩儿站在软软的大床上,瘦小纤细的身子,几乎找不到半点多余的肉。

太瘦了啊,就像是一根小竹竿!

贺东庭看到这里,不禁皱起眉头。

“以后要多吃肉!”他说道,一边为女孩儿穿上内衣。

“噢!”贺宝贝点头,乖乖的任由男人摆弄。

对于男人的这句话,她早就习以为常,每次穿衣服的时候,贺东庭几乎都要说一遍!

从小到大,他总是嫌她太廋,所以只要他在家里,他都会亲自监督她吃饭。

可惜,这么多年了,她还是这么瘦,不管怎么吃,就是不长肉!

穿好了内衣以后,男人继续为她穿内裤。

贺宝贝坐在床上,伸着两条长长的细腿,顽皮的动着小脚趾头。

贺东庭却忽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。

贺宝贝抬头望去,发现男人正盯着她的某个地方。

“怎么了?”

小女孩儿傻乎乎的问了句,低头朝自己的下边望去,却发现自己的某个部位不知在什么时候长出了细柔的黑毛毛。

额!

贺宝贝先是一愣,随即惊呼出声:“我生病了!”

“嗯?”

贺东庭幡然回神,目光看向女孩儿,有些没反应过来:“你说什么?”

贺宝贝就像是一只灵活的猫,噌的一下就从床上坐了起来,她很惊讶的看着自己的下边,不可思议的道:“我这里为什么会长毛毛?”

这,可真要命!

贺东庭倒吸一口气,勉强稳住自己的心神,撇开了视线以后才悠悠的出声道:“宝贝,你长大了!”

“我长大了?”

贺宝贝很迷茫,她仰头看着男人,却发现他并没有看着自己。

这下,贺宝贝有些不高兴了,她继续开口道:“东庭哥哥,为什么你不看着我?”

“没有!”男人果断否认,可目光依然看着别处。

贺宝贝赶紧从床上站了起来,她张开双手抱住了男人的脖子,表情很紧张:“东庭哥哥是不是不喜欢宝贝了?”

贺东庭震惊的转头看她。

“为什么要这么说?”

男人的身子就站在床边,伟岸如同大山。

而娇小的女孩儿则是站在床上,她就这么光溜溜的抱着他,丝毫不觉得害臊。

“因为、因为……”贺宝贝纠结了一下,她想了想,最后才继续道:“因为宝贝长大了,东庭哥哥是不是不喜欢长大以后的宝贝?”

这都是什么逻辑?

贺东庭无可奈何,他转头看着近在迟尺的女孩儿,脸庞轮廓格外轻柔。

“不管宝贝变成什么样子,我都喜欢!”他郑重的许下承诺。

“真的?”

贺宝贝看着他,两眼亮晶晶的。

贺东庭‘嗯’了一声,凑头欲亲吻女孩儿。

哪料,这小丫头竟在床上跳了起来,一副手舞足蹈的开心样儿。

“宝贝也是最喜欢东庭哥哥的!”

看,就是这么个可伶的小人儿,令他真想就这么一直宠下去!

……

吃过午饭以后,贺宝贝急着想出门。

可是,贺东庭不发话,她根本就不敢出门一步。

“东庭哥哥!”

她急得不行,目光看向客厅沙发上的男人。

贺东庭显得沉稳淡然,精悍的身子陷在沙发里,目光一直看着前边电视机里的新闻频道。

贺宝贝直跺脚,趿着拖鞋就朝男人跑了过去,她一边出声喊道:“东庭哥哥,你到底还要看多久啊?”

她已经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。

“不着急,先等我把新闻看完!”

贺东庭淡淡的说了句,一边朝女孩儿伸出了大手,示意道:“过来,宝贝!”

贺宝贝见状,虽然有些不乐意,但还是走了过去,并主动的坐到他的怀里,直奴小嘴巴道:“东庭哥哥,你都看了快半个小时的新闻了!”

这是新闻频道,一天到晚都有播不完的新闻!

他让她等,可是这得等到什么时候啊?!

“好,看完这个就走!”

贺东庭随意的答了句,搂着女孩儿香软的身子,十分享受。

既然男人都这样说了,贺宝贝也不好再发法牢骚,只好耐心的等着男人看完新闻。

几分钟以后,贺东庭抱着女孩儿起了身。

贺宝贝很激动,直嚷道:“我要去捡一个最漂亮的大贝壳!”

“好!”

男人颔首,抱着人往外走。

贺宝贝扭了扭身子,先是主动的在男人脸颊边亲了一口,方才小心的开口道:“东庭哥哥,外面好热的,你就让我自己走吧!”

贺东庭不理会,抱着人继续往外走。

贺宝贝不死心,接着又道:“要不,我们手拉手?”

如此,贺东庭总算是把她放了下来。

“哈哈哈……”

这下,贺宝贝更加开心了,拉着男人的大手甩啊甩啊。

只不过,这两人才刚走出大门口,副官便小步跑了过来。

贺东庭停下脚步,看向副官。

副官先是立正敬礼,而后才道:“首长,大家都已经到齐了,就等着您的批示!”

贺东庭闻言,颇为惊讶。

“都到齐了?”他问道。

“是,都到齐了,一个不差!”副官点头。

贺东庭似乎是迟疑了一下,转头看向了身边的女孩儿。

这边,贺宝贝正仰头看着他,一双漂亮的大眼睛里,正盛着满满的盈盈笑意,就像是夜里映照在水面上的月,美极!

副官是个聪明人,他看到了自家首长眼里的犹豫,待见着他手上牵着的女孩儿以后,他立马又明白了一些什么。

思及这里,副官不禁小心的出声道:“首长,要不,把会议安排到明天?”

贺东庭闻言,当即拧眉,不悦斥道:“胡闹,人都到齐了,哪有再让人回去的道理?”

副官当即噤声。

贺东庭想了想,再次看向身边的丫头。

“宝贝,我”

哪料,他话还没说完,女孩儿竟‘哇’的一声大哭了起来。

“哭什么!”

男人皱眉,弯腰把这小人儿搂进怀里。

贺宝贝哭得伤心,眼泪更是牵成线的往下掉。

“骗我,你骗我……哇,呜呜呜,我要去捡贝壳,我要去捡贝壳……”贺宝贝哭得那叫一个汹涌澎湃啊,这么多年了,甚是少见。

贺东庭忍了又忍,最后忍无可忍。

“我什么时候骗过你?贺宝贝,你说话要讲良心!”

“我不管!我不管!”贺宝贝撒泼,眼泪哗哗直流:“我等了这么久,你怎么能说不去就不去了!你就是骗我,你就是骗我,哇……”

贺东庭听到这些话,忽然心疼不已。

“宝贝,宝贝听话,我明天再陪你去捡贝壳好不好?”他耐着性子的软言相哄,一边擦着她掉下来的眼泪。

可是,不管他怎么说,这小丫头就像是铁了心要和他作对似的,哭声依旧!

到了最后,贺东庭真是没办法了。

他板了脸,目光看着眼前哭闹的丫头,冷声道:“贺宝贝,你究竟想怎样?”

“我要去捡贝壳!”

贺宝贝仰头瞪他,回答得毫不犹豫。

贺东庭有些怒,这丫头倔得他想抽人!

“你再说一遍!”

女孩儿索性在他怀里扭起了身子,一边掉泪,一边直嚷道:“我要去捡贝壳!我不管,我就是要去捡贝壳!”

她鲜少这么任性,想来她是真的想去!

可是,一边是重要的工作,二十多位军官正等着他的亲临!

而另一边,又是他怎么宠都宠不够的宝贝!

唉!

贺东庭无可奈何,最后只好道:“你要去也可以,但得答应我,不许去海里,记住了吗?”

“啊?”

贺宝贝听到这话,一时没反应过来,傻傻的看着他。

“记住了没有?”贺东庭有些不耐烦。

贺宝贝回过神,忙不迭的点头:“我记住了!”

“行了,不许再哭了!”

贺东庭一边以指腹擦着女孩儿脸上的泪水,一边扭头冲着旁边的副官道:“派个人跟着她,记住,不管这丫头说什么,一定要看着她,不要让她下海!”

“是!”

副官领命,立刻去安排人。

如此一来,刚才还哭得像是个泪人儿的小丫头,这会儿又笑得像是一朵花了!

贺东庭又气恼又无奈,却,根本就拿这丫头没办法呀!

“谢谢东庭哥哥!”

女孩儿脆生生的道谢,小手拉着男人的大手。

贺东庭睨她一眼,什么都没说。

贺宝贝的眼珠子转了好几圈,最后又道:“东庭哥哥,你放心吧,我一定会给你捡一个大贝壳的,最漂亮的那种!”

“嗯!”

男人应了声,反应淡淡。

贺宝贝知道他心里不高兴,可是,只要一想到自己马上就可以去海边自由自在的玩耍了,她的心里就止不住的亢奋起来。

临走之前,贺东庭把人抱在怀里,狠狠的衔着那小唇儿深吻了一番。

他吻得有些重,不似往日里的温柔。

贺宝贝有些吃疼,但她不敢吭声,乖乖的趴在男人的怀里,任由他胡作非为,甚至当他把舌头钻到了她的嘴里,她都没有再像以前那样拒绝。

总之一个字,乖!

送走了贺东庭以后,贺宝贝拎着小包,跟着一个警卫员走向海边。

途中,贺宝贝看着那名警卫员,开心的笑问道:“哥哥,你叫什么名字啊?”

警卫员闻言,立刻就出声答道:“我叫林木!”

“哦,林木哥哥!”

贺宝贝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,接着又说了句:“三个木哦!”

林木一怔,待明白了女孩儿的意思以后,他又腼腆的一笑,模样有些憨实。

贺宝贝的表情很狡黠,她一边看着林木,一边又道:“林木哥哥,你会游泳吗?”

听她提及游泳两字,林木的表情立刻变得认真起来。

他一板一眼的说道:“贺小姐,您不可以下海游泳!”

“我又没说我要去游泳,你干嘛这么紧张?”贺宝贝撇嘴,表情有些苦兮兮的:“我知道,东庭哥哥给你说过不许我下海游泳,你放心吧!我很听东庭哥哥的话,我是不会去海里游泳的,就算你叫我去,我都不会去的!”

听她这么一说,林木的表情不由得松懈了一分。

“其实,首长很关心您!”林木开了口,一边跟着女孩儿走向海边,一边说道:“贺小姐,你应该多体谅一下首长对您的良苦用心!”

“噢……”

贺宝贝低着头走路,一边踢着路边的小石子。

林木见她反应平淡,顿时有些摸不透了。

“贺小姐,如果您不喜欢听到这些话,那我就不说了!”林木是个老实人,不懂得阿谀奉承,从来都是想到什么说什么。

或许,这就是他一直没能升职的原因吧!

这边,贺宝贝已经出了声。

“你们都说东庭哥哥对我很好,那你们有想过我吗?”她的语气有些低落,不似之前那般明媚动人:“东庭哥哥说,他要和我一辈子在一起,还要照顾我一辈子。可是,我想自己成长,以前在家里的时候,我爸妈虽然对我不好,可是我每天都能出门,还有啊,我家以前还养过一只小狼狗呢,就是那种灰灰的,每天都跟我在一起,非常可爱!”

“您的家?”

林木听得不是很明白,据他所知,眼前这位贺小姐好像是和首长住在一起的吧?

她说的家,难道是指军区大院?

“对呀,我以前的家!”贺宝贝点头,直言不讳:“在我没有遇到东庭哥哥以前,我是住在我自己的家里的,我家那里有高高的大山,凉凉的溪水,非常美,就跟画里的一样!”

林木闻言,不禁问道:“贺小姐不是本地人?”

“我不是!”贺宝贝答道。

林木恍然大悟,笑道:“听贺小姐的口音,一点都听不出来您不是本地人!”

“我从小就来贺家啦,口音早就变了!”贺宝贝眨了眨眼,看着林木道:“不过,我都好久好久没有回到过我自己的家里了,东庭哥哥不喜欢我出门,我连故宫都只去过一次呢。唔,那天是我的生日,我许下的生日愿望就是去故宫,所以东庭哥哥就带我去啦!”

说到这里,她又很开心的笑了起来:“故宫里面真的好大啊,我的脚都走累了呢,最后还是东庭哥哥背着我走出去的,哈哈哈……”

果然是个心无城府的小丫头,哭也快,笑也快!

林木看着她璀璨的小脸儿,心里只觉得暖洋洋的。

“哇,大海到了!”

顺着女孩儿的声音,林木朝前望去,霎时间,波澜壮阔的大海映入眼中。

空气中带着海的味道,女孩儿咯咯咯的直笑,踩着柔软的细沙便朝海岸跑去。

她步伐轻快,身后留下一串浅浅的小脚印,快乐得就像是一只花蝴蝶,长发飘飘,笑声清脆。

林木看着女孩儿的背影,不禁微微一愣。

他仿若看到了遗落在人间的天使!

“林木哥哥,你快点来啊,这里有螃蟹!”

女孩儿的声音忽然传来,使得林木不由得回了神。

他朝前看了眼,立刻小跑了过去,走到女孩儿身边低头一看,果然,一只小螃蟹正在沙滩上缓慢爬行,高高的举着两只小钳子,威风得很。

“你敢抓它吗?”

贺宝贝看着他,嘻嘻问道。

“当然!”林木点头,先是蹲下了身子以后,伸手便直接抓住了小螃蟹。

“哇!”女孩儿见状,不由低呼。

林木很轻松的抓着螃蟹,将它小心的举到女孩儿面前。

贺宝贝睁大眼,好奇的看着那只正在林木手中挥舞着小钳子的小螃蟹,过了几秒后,她忽然道:“我们把它放回海里吧!”

“好!”

林木点头,和女孩儿走向海边。

他扬手,正欲把小螃蟹扔回海里,却不料,女孩儿出声制止了他。

“你这样把它扔到海里去,它得多疼啊!”

“好吧!”林木无奈,只好弯了腰,小心翼翼的把小螃蟹放到水里。

小螃蟹很狡猾,它刚得到自由,立马撒丫子就跑。

贺宝贝看到这一幕,捧腹大笑:“好可爱的小螃蟹!”

放完了小螃蟹以后,贺宝贝开始在沙滩上捡贝壳。

可惜的是,她只捡到了一些小贝壳,并没有遇到她想象中的那种漂亮的大贝壳!

现实太残酷,令她很失望。

“为什么这里没有那种又大又漂亮的贝壳?”

她不甘心的问向林木。

林木想了一下,答道:“那种大贝壳一般都是生活在海里面的!”

“海里?”

贺宝贝闻言,不禁转了头,将目光投向那一望无际的大海。

“我从来都没有到海里游过泳!”她忽然说了这么一句。

林木微怔。

女孩儿却不自知,仍旧在说着话:“东庭哥哥说我的身体不好,所以不喜欢我游泳,他说我会生病!”

林木忽然注意到,这丫头最爱说的一句话就是,东庭哥哥说怎样怎样!

难道,首长真把她管得很严吗?

可是,这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女孩儿啊,在她这个年纪,正是天真烂漫的时候!

鬼使神差的,林木忽然冒了一句。

“贺小姐,虽然你不能游泳,但是你可以把鞋脱了以后下水冲脚啊!”

“啊?”贺宝贝闻言,不禁扭头看向他,疑惑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林木笑了起来,朝她比划道:“你脱了鞋,然后走到海边,水会跟着海浪朝你扑来,但是你别怕,只要你保持一定距离,海水就只会打湿你的脚!”

“我真的可以?”贺宝贝听了,眼中冒出光。

林木点头,道:“只要你别离海水太近就可以!”

贺宝贝想了想,还是有些犹豫:“那,你会告诉东庭哥哥嘛?”

林木摇头:“贺小姐放心,这是我和贺小姐之间的秘密!”

“哇——”

女孩儿闻言,已是迫不及待的跑向海边,脱了鞋子以后便站进了海水里,感受着海浪刷过脚背的感觉,酥酥麻麻的,令她忍不住想要尖叫。

“真舒服呀!”

她回头朝着林木在笑。

“小心一点!”林木朝她喊了一句。

可是,贺宝贝还是出了事!

这丫头太马虎,转身的时候没站稳,‘啪’的一下,整个身子便跌坐在了海水里,溅起了一阵白晃晃的水花。

林木大惊,几步冲了过去,弯腰便一把将人从水里抓了起来。

贺宝贝就像是落了水的猫,裤脚湿漉漉的往下滴着水,一双眼睛尤为可怜。

林木皱紧眉头,赶紧把人拎上岸。

贺宝贝泫然欲泣,身子微微颤抖。

林木还以为她是太冷,抱着人一边往别墅方向跑去,一边就道:“贺小姐你别怕,我现在就带你回去换衣服!”

“别别别——”

贺宝贝出声,身子在他怀里扭动,叫喊道:“我不要回去!我不要回去!”

见她反应激烈,林木不由得停住了脚。

他疑惑的看着她。

贺宝贝红了眼,激动的道:“我回去了肯定就出不来了,林木哥哥,我不要回去!打死我也不要回去!”

林木皱眉,不敢苟同的道:“你的裤子都湿了,不回去怎么能行?”

“我反正就是不回去,哇——”

说到最后,这丫头开始哭,反正她最拿手的就是哭。

林木见状,顿时无措了。

“你、你别哭啊……”

女孩儿哪会听他的话,哇哇的故意哭得很大声。

林木赶紧把人放到地上,手足无措:“要不,要不你在这里等着,我去给你拿裤子?”

见他这么一说,贺宝贝立马停止了哭声。

“好!”

她点头:“我等你!”

林木傻眼了。

“啊,你还真让我”

“快去啊!”贺宝贝催促道:“记得给我拿裙子!”

都说爱美之心人皆有之,这丫头都成了落水的猫了,居然还能想着裙子的事儿。

林木无可奈何,嘱咐了几句以后,转身朝别墅方向跑去。

他一离开,便只剩下贺宝贝孤零零的一个人站在丛林小道里面。

女孩儿浑身湿透,一阵风吹来,更是冷得她浑身直哆嗦。

她左右望了望,发现前边有处空地,阳光正好照在上面。

她心中一喜,赶紧跑了过去,打湿的衣物紧贴在她的肌肤上,令她很不舒服。

忽然间——

一阵叮铃声传来,极为清脆。

贺宝贝屏息,认真聆听。

最后,她确认这是风铃的声音,而且就在这附近。

附近是私人领域,虽然人不多,但是别墅倒是修得有好几个,贺宝贝左右看了看,隐约看到不远处有什么东西在闪闪发亮

闪闪发亮的东西?

贺宝贝是个小女孩儿,她能抵挡得了闪闪发亮的东西?

答案是,当然不能!

她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,目光一直好奇的看着前边。

可是,就在她拐过了一个小道路口以后,入目的却是摆满了一地的粉色满天星!

这种感觉,不亚于柳暗花明又一村!

贺宝贝倒吸一口气,只觉自己是步入仙境。

然而,更要命的是,她还看到了一个漂亮得像是仙女的男孩子。

“出去!”

对方也看到了她,眉头一皱,很不客气的下了逐客令。

贺宝贝呆呆的看着他,心想,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漂亮的男孩子呢?

难道,他是花中精灵?

想到这里,贺宝贝不禁走向了男孩儿,傻傻的开了口:“你是精灵吗?”

“滚!”

男孩儿呵斥,对于这个不速之客,他只想掏枪毙了她!

可是,对于这个从小被娇养的女孩儿,她哪懂得察言观色?

她不知道在她眼中的精灵已经萌生了杀她的想法,相反,她还挺高兴的。

“既然你不是精灵,那你是什么?”她问道。

“……”

“喂,你为什么不说话?”

贺宝贝一边开口问道,一边提步朝着男孩儿走去,身上打湿的裤子还在滴水,她却并不在意,反正也不很冷!

这边,男孩儿明显已经动怒。

他拿出了别在腰间的手枪,正要抬手,哪料——

“哎,吉祥姐姐?”

贺宝贝忽然奇怪的叫了声,目光盯着男孩儿手里的东西。

男孩儿的手里正拿着一张照片,而上面那个正冲着镜头笑得灿烂无比的女孩子,可不就是陆吉祥么?

男孩听到这句话,手上的动作忽然顿住。

他不可思议的抬了头:“你认识她?”

“是啊,我和吉祥姐姐的关系可好了!”贺宝贝裂开嘴在笑,毫无防备:“哎对了,你怎么会有吉祥姐姐的照片?啊,难道你也认识吉祥姐姐吗?”

男孩儿已经将手枪放下,目光重新回到了照片上。

“他是我姐,是我最爱的人!”

“噢,你是吉祥姐姐的弟弟啊!”贺宝贝点点头,继续道:“我是吉祥姐姐的妹妹,你是吉祥姐姐的弟弟,我们好有缘哦!”

男孩儿没有理会她的这句话,依旧自顾自的看着自己手中的照片。

其实,他很想她!

“哎,你怎么又不说话了啊?”另一边,贺宝贝不满的声音传来。

男孩儿头也没抬的回了句:“你想我说什么?”

“唔……”贺宝贝想了想,忽然朝着男孩儿伸出了小手,清脆的道:“我们还没有自我介绍呢!呐,我叫宝贝,你呢?”

宝贝?

唐小宁听到这话,忍不住一笑。

他重新抬了头,瑰丽的眼中,是惊心动魄的美。

“你好,宝贝,我叫心肝!”

上一章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