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越小说吧

闪来的暖婚

第110章 斗智斗勇斗叫兽!

晚上,宋锦丞下班归来。

周姨正在客厅里拖地,当她听到开门的声音时,立刻放下了手中的活,疾步走到玄关处为男人提来了拖鞋,并一边笑道:“宋老师,您回来啦!”

宋锦丞点了点头,换好了拖鞋以后,他首先便朝着客厅方向走去。

周姨见状,立马道:“吉祥不在客厅!”

“哦?”

宋锦丞闻言,颇感意外:“那丫头今儿没看电视?”

“是啊!”周姨点头,继续笑道:“吉祥今天吃过晚饭以后就进了书房,我刚才还偷偷去看了一眼,她好像在做作业,还蛮认真的咧!”

宋锦丞挑了眉,即刻改变方向,朝着书房走去。

果不其然,这丫头正趴在他的办公桌前做考题呢。

“吉祥!”

宋锦丞出了声,一边走向女孩儿。

陆吉祥只是‘嗯’了一声,头也不抬的继续做着题目。

明亮的灯光下,女孩儿穿了件棉质短袖睡裙,乌黑的长发只是随意的挽在脑后,更衬得那雪白纤细的颈项,婉约柔嫩如同那亭亭玉立的莲。

她的美,永远都是干净纯粹的!

宋锦丞笑了起来,伫立在桌边,静静的看着她。

陆吉祥认真的做了几道题,待发现男人好一会儿都没有说话时,她才忍不住的抬了头,奇怪的看向男人:“你干嘛不说话?”

她仰着小脸儿,素白干净的容颜,一双眸仁尤为晶亮。

宋锦丞柔柔的看着她,微笑道:“不想打扰你学习!”

“切!”

陆吉祥撇了嘴,低头继续做题。

可是,这么一个大男人站在旁边,真的很影响注意力的好不好!

没过多久,女孩儿再次抬了头,微有些恼:“你能不能不要站在这里啊?我都不能专心的做题了!”

“好!”

宋锦丞点头,可身子却依然立在原地没动。

陆吉祥皱了眉,目光上下的打量了他一番,才道:“宋教授,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啊?”

“这话应该是我问你!”男人开了口,目光看着女孩儿道:“前几日我可没见你这么用功,怎么,终于想通了?”

陆吉祥面露不屑,答道:“我只是不想你丢脸而已,毕竟,你可是咱们学校里有史以来最年轻最优秀的教授啊!”

她这话,怎么听都有些奇怪。

宋锦丞敛了眉,声音随之沉了几分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陆吉祥摇头,继续道:“你可别多想了,我的意思是下周考级,如果我这次再考不过,那就真成老油条了,到时候丢脸的可不只是我!”

宋锦丞闻言,抿唇不语。

陆吉祥歪头看着他,咧嘴嘿嘿一笑,很快有了鬼主意。

“宋教授!”

她谄笑着从椅子上站了起来,提步绕到了男人身后,一边伸爪子替他捏肩,一边就道:“你不是在政治部里工作吗?平时你接触的人多,是不是也有认识教育部的人啊?”

宋锦丞皱眉,拂开她的小爪子,转而握在手心里,一边道:“想让我帮你?”

“嗯嗯嗯!”

陆吉祥点头,那动作就跟小鸡啄米似的。

宋锦丞摇头:“不行!”

“为什么?”陆吉祥见他拒绝,脸上的笑意瞬间消散,她含怒道:“这种小事你都不愿意帮我?宋锦丞,你没良心!”

这怎么就和良心扯上关系了?

男人颇为无奈,只得道:“吉祥,考级很简单,只要你认真复习,一定要考过的!”

“狗屁!”

陆吉祥大为光火,不由骂出脏话。

男人微微沉脸,略为不悦。

“你说什么?”

陆吉祥偏过脑袋,嘴巴撅得老高。

宋锦丞见她这样,心里是又气又无奈。

“丫头,你听我说!”他扳过了女孩儿的小脸,与她目光相对的道:“不是我不愿意帮你,只是这事太过简单,以你的能力完全是可以考过的,既然如此,我们为什么还要去求人帮忙?”

“我对自己都没有信心,你为什么就相信我能考过?”陆吉祥看着他,满脸的委屈:“我考级都考了两年了,可是一直都没能考过,我现在听到考级两字就害怕!”

原来,她是有了心理阴影!

宋锦丞叹息,有些心疼的低头吻了吻女孩儿的小唇。

但吻了一下,他觉得不够,又凑过去吻了一下,如此反复了十多次。

最后,陆吉祥有些受不了了,双手推搡着男人的胸膛,眉头拧了起来:“哎呀,你到底帮不帮忙啊?”

宋锦丞看着她,眸色已接近赤黑。

“好!”

他低低的开口,目光深深的看着女孩如同蜜桃般的红唇。

“真的?”

陆吉祥抬头看他,双眼闪亮如同星星。

男人低低的‘嗯’了一声,忽然俯下身,重重的吻住了那诱人的小唇儿。

“唔!”

陆吉祥反应不及,身子被男人紧紧揉在怀里,被迫仰着脑袋,接受他如火般热情的激吻。

他的吻向来强势,不消几分钟的时间,陆吉祥便觉得自己的唇舌又麻又疼,呜呜咽咽的就想要推开他。

却,根本没有机会!

到了最后,她在不知不觉间便被男人抱着坐在了书桌上。

两人吻得热火朝天,宋锦丞托着女孩儿的后脑勺,精悍的身子紧贴着她,随着房间内的暧昧热度的上升,一丝丝危险正在蔓延着展开。

忽然——

手机铃音响起,打破了这满室的暧昧。

宋锦丞微恼,一手搂着女孩儿的腰,一边从兜内掏出了手机。

他欲直接摁掉,却在看到来电显示的时候,迟疑了!

但仅仅片刻间,他松开了女孩儿,在她额间轻柔一吻,拿着手机去了旁边。

他讲电话时的声音很淡,像是冬日里的雪。

陆吉祥坐在书桌上,抚着自己微微泛疼的唇,十分恼怒!

这个老流氓!

待着宋锦丞重新返回来的时候,陆吉祥已经坐回了桌前,手里拿着笔,正在认认真真的做题,嘴里还念念叨叨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。

宋锦丞屏息倾听,只可惜这丫头的声音实在太小,他没听清。

“小猴子!”

他出了声,微笑着走到女孩儿身边。

陆吉祥不搭理他,继续埋头做题。

宋锦丞倒也不恼,只听他继续道:“下周你安心考试吧。”

陆吉祥听到这话,终于抬头看向了男人,却是有些狐疑:“你真会帮我?”

宋锦丞点头,道:“可以帮你!”

“真的?”

陆吉祥一听,眼中浮现欣喜。

可是,宋锦丞的注意力却是停留在了女孩儿的唇上。

微张的两片唇瓣,有些红,有些肿,艳丽迷人。

看都这里,他不由眯了眸,道:“不过,这次你得认真考,不准敷衍!”

“认真考?”

陆吉祥皱眉,不解道:“这是什么意思?”

宋锦丞看她一眼,解释道:“意思是,如果你只差个十几分及格,我或许可以帮忙!”

陆吉祥瞪大眼,有些不高兴。

宋锦丞无视她的愤怒表情,倾身欲伸手拉她。

哪料,这小丫头的反应很激烈,忽然就从座位上跳了起来,一下蹦得老远。

“吉祥!”

男人不悦低斥。

陆吉祥冲他挥拳头,模样还挺认真:“不准耍流氓!”

“我哪里耍流氓了?”男人勾唇一笑,模样慵懒,风华绝代。

只是,他说这话,有些无赖!

陆吉祥愤怒的指着自己的唇,恶狠狠的开口:“你看看你都把我的嘴巴亲成什么样子了?宋锦丞我警告你,你要是下次再这样,你、你”

“怎样?”男人扬眉,静待下文。

女孩儿咬了牙,愤然跺脚:“你就不准进我房间!”

说完以后,许是觉得这话说得太大胆,陆吉祥转身就要往外溜。

身后跟来脚步声,应该是宋锦丞提步追来。

陆吉祥忽然尖声大叫,打开书房门以后,撒丫子就往外跑。

“周阿姨!周阿姨救命啊——”

她一边叫喊,一边朝着客厅跑去。

周姨听到声音,回头望来,待见着女孩儿满脸惊恐之色时,她先是惊讶得一愣,随即道:“你这是怎么了?”

“宋教授要家暴我!”

陆吉祥一惊一乍,像是只蹦跶的小虾,直接就躲到了周姨的身后。

“什么?”

周姨听了她的话,十分吃惊。

陆吉祥畏头畏脑,可等了半天,却根本不见宋锦丞追来。

她稍微放下心来,连忙抚着自己的胸口。

太惊险了!

实在是太惊险了啊!

“吉祥,你说谁要家暴你?”周姨看着她,却是不依不饶的在追问。

“额!”

陆吉祥嘴角一抽,赶紧摇头:“不是啊,周阿姨,我没说什么家暴啊!”

“是吗?”

周姨皱了眉,一边回忆,一边喃喃的道:“难道是我听错了?”

陆吉祥连连点头,道:“周阿姨,我的确没说过什么家暴,这绝对就是你听错了!”

“是吗?”周姨看着她,疑惑道:“你真没说?”

“没说没说!”陆吉祥罢手。

“好吧,也许是我听错了!”

周姨也没太在意这个问题,毕竟,宋锦丞在她心中可是个有礼貌有学识的雇主,这种人怎么可能和家暴沾边呢?

……

晚上,陆吉祥被男人密实的搂在怀里。

她有些不舒服,微微挣扎,却换来他更紧的束缚。

她有些不爽了。

“喂,你抱这么紧干什么?”

宋锦丞不说话,依旧抱着她。

陆吉祥扭动了一下身子,呼呼的直喘气:“宋锦丞,你倒是说话呀!”

男人连眼都没睁,直接呵斥:“闭嘴,立刻睡觉!”

“你这样让我怎么睡觉啊?”陆吉祥皱起了五官,使劲的在他怀里伸脖子,边道:“我好热啊,我根本就睡不着啊!”

“噢?”

男人听到这话,倏地打开了眼。

他目光深邃的看着她,幽黑的眸里似有暗流涌动。

他表情邪魅的开口:“既然睡不着,那我们就来做点别的事情!”

“啊?”

陆吉祥一怔,但后知后觉的,她很快又明白了男人这句话里的‘别的事情’,可并不是什么好事!

特么的又想折腾她是吧?

还没完没了了是吧?!

“嗯?”

男人笑得危险,慢慢的朝她挨近。

“啊,忽然觉得好困啊,我们睡觉吧!”

陆吉祥叫了一声,两手抱着男人的脖子,直接栽到他的怀里,一动不动。

宋锦丞看着这个翻脸比翻书还快的丫头,无奈的笑,把人搂在怀里,嗅着她的体香很快入了睡。

……

一周后,英语六级考试如约而至。

陆吉祥起了个大早,匆匆的吃了早餐以后,搭着宋锦丞的顺风车前往考场。

途中,陆吉祥很紧张,一直抱着书本在啃。

宋锦丞亲自开车,看到女孩儿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,无奈摇头。

“有这么夸张吗?”

他不能理解,只是一个考试而已,可这丫头的反应实在夸张!

陆吉祥瞪了他两眼,不满的哼哼道:“我哪能跟你比,你出国留过学,英语说得比中文还好,那会懂得我们这些小透明的痛苦?”

“是么?”

宋锦丞掀了唇,声音不咸不淡:“如果你肯把平时和我拌嘴的功夫用在学习上,你的英语也能说得比中文好!”

陆吉祥闻言,‘啪’的一下合上书本,愤愤道:“我英语学不好,那是因为我爱国!”

“谬论!”男人嗤之以鼻。

陆吉祥斜睨向他,反问道:“宋教授,说到你出国的事情,我倒是有个问题想问问你!”

宋锦丞皱眉,根据女孩儿说话的语调,直觉告诉他,这个问题可并不是什么好问题!

思及此处,他不由道:“你问吧。”

陆吉祥双手环胸,嘿嘿的笑:“宋教授,我听赔钱货曾经说过,他说你在国外的时候,曾经有过一个女朋友,是真的吗?”

果然!

男人的眉头不由得拧得更紧。

“没有!”他回答得决绝。

“你撒谎!”陆吉祥看着他,趾高气扬:“我以前的事情都没有瞒着你,为什么你就不肯承认?只是个前女友而已,我又不会像某些人一样,胡乱的吃飞醋!”

她在暗指上次的事情!

宋锦丞心下不悦,声音也跟着沉了几分。

“裴谦什么时候跟你说的?”

“就是上次啊!”陆吉祥看着他,乌黑的大眼里闪着狡黠的光,只听她继续道:“上次我和赔钱货聊天的时候,他无意说漏了嘴,然后就被我记住了!嘿嘿,宋教授,真是没想到啊,你可一点都不诚实!”

这时,前边正逢红灯。

男人停了车,扭头看向女孩儿,却在不经意间看到了她眼中的狡猾。

他忽然明白!

这丫头根本就是在诓他话!

他了解裴谦,那小子的嘴巴向来就严,怎么可能有说漏嘴的时候?

“喂,你笑什么笑?”

陆吉祥的声音传来,她还挺得意的:“怎么着?我劝你还是赶紧承认了吧,我是不会生气的,真的,我保证!”

关于宋锦丞的过去,一直就是个秘!

所以,陆吉祥会好奇也属正常。

只不过,这女人往往好奇的,怎么都是那些无聊的八卦呢?

宋锦丞浅浅的笑,并不急着回答女孩儿的话,而是反问道:“裴谦都跟你说了些什么?”

“就说你在国外有个女朋友啊!”陆吉祥回答得不假思索。

男人不动声色,继续道:“还有呢?”

“没了!”陆吉祥摇头,末了,她又故意拔高声音道:“你不准转移话题,快说,你在国外的那个女朋友是怎么回事?”

“没有!”男人亦态度坚决。

陆吉祥皱起了小脸,开口道:“我不信!”

宋锦丞懒得搭理她,重新发动引擎上路,慢慢的顺着车流往前行驶。

车厢里恢复安静。

但很显然,陆吉祥根本就是个闲不住的主儿。

“宋教授!”

她按耐不住的出了声,伸脖子道:“你可要记住你的话,若是我六级没过,那可是拿不到毕业证的!”

宋锦丞‘嗯’了一声,容颜清俊。

陆吉祥见此,总算是安了心。

于是,关于前女友的问题,再次被翻了篇。

中午以后,陆吉祥考完了试,先是给宋锦丞打了电话,然后准备自己坐公交回家。

她刚拐过一个路口,便有一辆黑色宾利驶了过来,正好停她跟前。

哟,这司机的停车技术不错!

只不过呢,这车似乎有些眼熟!

陆吉祥的心里还在想着,对方已经将车窗缓缓降下,童乐那张欠扁的妖孽脸,出现在女孩儿面前。

陆吉祥一见到是他,直翻白眼。

“原来是你!”

“让你失望了?”童乐勾唇一笑,面若桃花艳艳。

“哎!”

陆吉祥赶紧挡住眼,直哼哼:“别乱放电,有事就说,有屁就放!”

童乐看着她,直接道:“你不是想见唐小宁么?上车,我带你去!”

上一章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