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越小说吧

闪来的暖婚

第109章 吃醋了?

陆吉祥很惊讶,因为她从来就没有想过这个问题。

更确切的来说,她根本就不曾把宋锦丞和唐小宁牵连在一起!

毕竟,一个是她儿时的玩伴,一个是将要陪伴她一生的丈夫,这两者的意义不同,所以根本就不能作为比较。

再则,陆吉祥本身就是个感情迟钝的人,她虽然一直就知道唐小宁对她自己的心思,但在她的认知里,只要她不点头不搭理,那她和唐小宁之间便是清清白白的,她们依然是姐弟关系,非常非常的纯洁。

可是,这只是她一个人的想法。

她想不明白,为什么宋锦丞会拿自己和唐小宁做比较?居然还问她谁更重要?

她很意外,真的,特别的意外!

“宋教授,你和小宁是不一样的!”

她开口了,并且很认真的道:“小宁只是我的弟弟!”

“是么?”

男人掀了唇,表情冷淡。

陆吉祥捉摸不透他的心思,只好继续道:“宋教授,你不要生气好不好?我和小宁从小就一起长大,虽然、虽然他有时候会很坏,但他的心是很善良的。”

宋锦丞阖着眼,没说话。

陆吉祥舔了舔唇,一边小心的看着男人,一边继续道:“你不要嫌我话多啊!宋教授,我真的没有说谎,我和小宁之间虽然没有血缘关系,但是我们的关系一直就很要好,我是真把小宁当做了亲弟弟,而且他”

女孩儿的话刚说到这里,男人却‘咻’的一下睁了眼。

他目光锋锐,像是鹰。

“吉祥,你把唐小宁当做弟弟,那他有没有把你当做姐姐,嗯?”

他问得犀利,几乎是一针见血!

陆吉祥怔了怔,脸色有些不大自然。

宋锦丞看她一眼,嗤嗤的冷笑。

“吉祥,我的耐心有限!”

其实,他也是个霸道的男人,只不过从不愿去束缚她。

但这不能代表,他没有底线!

陆吉祥低了头,有些垂头丧气的样子。

“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?”她有些不甘心的问道。

宋锦丞却伸了手,二指勾起她的下巴,居高临下的望着她。

他表情冷酷,黑眸深幽:“那小子对你的心,早已昭然若揭!吉祥,你以为我为什么会忍这么久,我只是不想让你太为难!”

他曾说,他会宠着她纵着她!

可是,这并不代表她无论做什么,他都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!

有些事情,总是有个限制的。

“宋教授……”

陆吉祥表情呆呆的看着他,脑子里有些懵。

她以为,她和唐小宁之间的那些爱恨纠葛,从来无人知晓!

却不曾想,宋锦丞早已心知肚明!

“你,要适可而止!”男人继续说道,深黑的眸,像是要看进女孩儿的心底:“我要你记住,你是我的人,除了我以外,没人能够左右你,明白吗?!”

陆吉祥傻傻的点头,完全无法思考。

此时此刻,宋锦丞竟像是个魔王,她从未见过得另外一面。

在她的记忆里,宋锦丞一直就是个温柔儒雅的翩翩绅士,她何曾见过他如此邪肆霸道的一面?

她完全被震住了!

“以后,我不想再听到那三个字!”宋锦丞风轻云淡的说着话,拇指磨蹭着女孩儿的下巴,感受她细腻的肌肤触感,看着她一副傻乎乎的模样,颇有些忍俊不禁。

这个傻丫头!

“啊!”

陆吉祥终于回过了神,她连忙从座椅上跳了起来,表情惊讶。

可下一秒!

‘咚!’的一声,她的脑袋撞到了车顶。

“哎哟——”

陆吉祥捂着头重新坐回椅子上,疼得龇牙咧嘴。

宋锦丞当即皱眉,斥了句:“莽撞!”

可说归说,大手却将女孩儿抱了过来,将她放到自己的腿上坐好,拉开她捂着小脑袋的手,继而替她轻轻地揉着受伤的部位。

陆吉祥扁着一张嘴巴,眼角还挂着一颗泪珠子,就这么眼巴巴的瞅着他。

“宋教授……”

看起来就像是一只受了委屈的小狗。

宋锦丞无奈的笑,将她抱得更紧一些,慢慢的开口道:“我知道你的性子,你呀,天生就是个马虎精,和你生气有什么用?”

陆吉祥努了努嘴,低低道:“你、你真的没有生气?”

宋锦丞摇头,在女孩儿白皙的额头上落吻,一边道:“但我希望你以后能够多注意一些。毕竟,你已经结了婚,你是有家室的人,记住了吗?”

“嗯,我记住了!”

陆吉祥乖乖的点头,一边偷偷地拿眼角去看男人。

宋锦丞低眸睨她一眼,哼哼:“还有事?”

陆吉祥的眼珠子转了好几圈,表情变得有些狡猾,她忽然嬉笑了一声,便清脆的开了口:“宋教授,我觉得你刚才很奇怪!”

“噢?”

男人挑眉,手上依旧在替着女孩儿揉着伤处。

陆吉祥不怕死的继续道:“我怎么觉得你是吃醋了呢?”

“……”

男人敛眉,收回了放在她脑袋上的手。

陆吉祥却是没有注意到,她依然自顾自的在说着话:“宋教授,你就承认了吧,你吃醋了!哈哈哈……你居然吃醋了!”

她挺骄傲的,越说越觉得好笑。

可是,等着她一阵笑过以后,却发现车厢里的气氛有些不大对。

她怯生生的转了头,对上男人似笑非笑的视线。

宋锦丞勾唇,声音危险:“欠收拾了?”

陆吉祥一愣,随即连忙摇头,边道:“没有没有没有……”

“我看看!”

宋锦丞伸了手,直接捧起女孩儿的脸颊,与她鼻尖相对的看着彼此。

两人间的距离实在是过近,危险系数正在噌噌噌的往上涨。

‘咕噜’一声,陆吉祥咽口水的声音,在这安静的空间里,像是尤为清晰。

宋锦丞被她逗笑。

“害怕吗?”他笑着问了句。

陆吉祥点头,但见着男人皱了眉,她又立马改为摇头。

宋锦丞故意板起脸,恶狠狠的道:“到底怕不怕!”

陆吉祥整个人就像是打了蔫儿的茄子,特别没骨气的就开了口:“宋教授,你到底是要我怕呢,还是不怕啊?”

男人终于放了笑。

“吉祥,你这名字果然取得好!”

“啊?”

陆吉祥从他怀里抬了头,满脸的迷茫之色:“为什么我的名字取得好?”

男人看着她,勾唇:“讨喜!”

“……”

宋锦丞摸了摸她的小脑袋,继续道:“还疼么?”

陆吉祥摇脑袋,末了,她又不甘心的说道:“你不准拿我的名字说笑!”

“好!”

男人点头。

陆吉祥见他如此爽快,倒是不由得挑了眉梢。

“宋教授,你知道我爸妈为什么要给我去这个名字么?”

宋锦丞点头,道:“长辈们的心意,大概是希望你这辈子都吉祥如意万事顺心!”

陆吉祥重重的点头,高兴道:“是呀,他们还希望我大富大贵呢!”

“嗯?”宋锦丞看着她。

女孩儿调皮的吐了吐舌头,笑容灿烂:“所以我就遇到了你呀!”

男人闻言,脸庞不禁放了柔。

“迷信的丫头!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

陆吉祥不禁仰了脖子,哈哈大笑。

但下一刻,男人倾身压来,直接覆住了那诱人的小唇。

笑声戛然而止。

……

次日,陆吉祥拖着酸软的身子从床上爬起来,准备洗漱后去学校上课。

她很辛苦,站着刷牙的时候,两条腿都在抖。

这叫啥?

典型的纵欲过度!

她浑身都难受,可是没办法,她要去上课!

等着她好不容易的从浴室里走出来的时候,却见着男人还躺在床上睡觉,那副享受劲儿,不禁让她想起了昨天晚上的事情。

她被折腾的够惨,可他呢?

居然还能这么享受,真是越想越觉得不公平!

陆吉祥提步走上前,忽然就伸手掀开了被褥。

霎时之间,男人光裸的身子,几乎不加掩盖的展现在女孩儿眼前。

“啊——”

陆吉祥受惊不小,忽叫一声,连忙捂住自己的双眼。

半响后,她没听到任何动静,又不由得慢慢的放下了双手。

“还没看够?”

淬然,男人淡淡的声音传来。

陆吉祥第二次尖叫,赶紧又重新闭上了双眼。

耳边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,过了没多久,宋锦丞的声音再次响来:“还傻站着?又不是没看过!”

“你混蛋!”

陆吉祥睁开眼,怒气冲冲的看着已经穿戴整齐的男人,腮帮子一鼓一鼓的:“睡觉居然不穿裤子,你害不害羞啊!”

男人摊了双手,表情甚是无辜。

“昨晚你不也没穿么?”

“你!”

陆吉祥瞪起眼。

男人脸上的笑意加深,他朝女孩儿招了招手,容颜清俊永隽。

“来,过来,小猴子!”

陆吉祥才不会上当,狠狠的白他一眼,转身就往外走。

只是,她的步伐有些奇怪,一歪一歪的。

宋锦丞站在原地,默默的看着女孩儿的背影,心想,他昨晚应该轻点的!

……

外面餐桌上,周姨正在摆弄早餐,看道陆吉祥走出来的时候,她笑了起来:“吉祥,早上好啊!”

“早上好,周阿姨!”

陆吉祥冲着周姨一笑,拉开椅子落座,随口问道:“今天的早餐是什么啊?”

“三明治、鸡蛋和牛奶!”周姨一边说着话,一边将牛奶放到了女孩儿跟前。

陆吉祥先是低头闻了闻,才道:“放糖了么?”

这丫头不仅是个无辣不欢的主儿,而且也嗜好甜食!

哦不对,准确的来说,只要是吃的,她都是来者不拒!

“放了放了,你尝尝,已经够甜了!”周姨点了点头,无奈的道:“别人都说纯牛奶是最好的,你偏不一样,非要往里面放糖!”

“我喜欢甜牛奶!”陆吉祥嘿嘿一笑,捧着牛奶尝了一口,目光却无意的瞥见餐桌上的水晶玻璃瓶,里面正插着一束粉色的满天星!

粉色的满天星?

陆吉祥一怔,心中有震撼。

但她表面上却是不动声色,只是佯装随意的问道:“好漂亮的花啊!周阿姨,这是你买回来的吗?”

“不是啊!”

周阿姨听她提及这花,不禁回答道:“这是我今天出门倒垃圾的时候,在家门口看到的。咦,这花难道不是宋老师让花店送来的?”

陆吉祥有片刻的愣神。

“吉祥?”

周阿姨看到她发呆,不由得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。

陆吉祥抬了头,目光盯着花瓶里的粉色满天星。

莫名的,她的心跳突然加速。

“宋老师,早上好!”

就在这时,周姨的声音传来。

陆吉祥回过神,转头望去,一身正装的男人走了过来,并在她身边落座。

“你怎么了?”

宋锦丞向来敏锐,几乎一眼就看出了陆吉祥的不对劲。

旁边,周姨开了口:“宋老师,我今天”

“你好帅!”

陆吉祥忽然出声。

宋锦丞挑眉,目光看着她,眼中有诧异。

陆吉祥已经恢复如常,她笑着挽住了男人的手臂,小脑袋就搭在他的肩头上,声音腻腻的:“宋教授,你穿西装的时候真好看,简直跟电视上的大明星似的!”

“是么?”

男人笑了笑,顺手摸了摸女孩儿的脸庞,目光却精明深邃。

“是啊!”

这边,陆吉祥还在天花乱坠的拍马屁:“你长得这么帅,身材又好,简直就是天生的衣服架子,穿什么衣服都好看,啊不对!就算是不穿衣服,你也好看!”

宋锦丞斜睨她一眼,其中寓意深深。

陆吉祥的脑子里再次浮现出昨晚的那一幕。

“咳,当我没说!”

她赶紧低了头,拿着三明治就往自个儿嘴里塞。

周姨见这小两口的感情好,早就回到了厨房里。

十分钟以后,陆吉祥快速的吃完早餐,可就在她准备起身离开的时候,却被宋锦丞叫住,只听他道:“时间还早,待会儿我们一起出门!”

陆吉祥直跺脚:“来不及了!”

男人看她一眼,不说话,转身进书房拿公文包。

待他出来的时候,陆吉祥还老老实实的等在外面。

“走吧!”

他说道,拉起女孩儿的手往外走去。

陆吉祥拎着包,跟着男人急匆匆的往外走。

一路走来,她不停的抱怨:“都是你,都是你,大晚上的发什么疯,非要把我叫起来……哎,你笑什么!我警告你,没有下次了!”

由始至终,宋锦丞都没说什么,亲自把她送到了校门口以后,他还弯腰在女孩儿的额头上落了一个吻。

四周有惊羡的声音传来。

陆吉祥停止了唠叨,闭着嘴,一脸惊讶的看着他。

据她所知,宋锦丞可不是个高调的人!

拜托,这里可是人来人往的校门口啊!

“好了,去上课吧,要专心听讲!”男人摸了摸女孩儿的小脑袋,无视她吃惊的表情。

“噢……”

陆吉祥迟疑着最后看他一眼,继而慢吞吞的转身离开。

殊不知,后面还有令她更意外的事情,正在等着她!

……

陆吉祥的学习专业是通信工程,那么,什么是通信工程?

百度上的解释是——通信工程专业主要为研究信号的产生、信息的传输、交换和处理,以及在计算机通信、数字通信、卫星通信、光纤通信、蜂窝通信、个人通信、平流层通信、多媒体技术、信息高速公路、数字程控交换等方面的理论和工程应用问题。

说白了,就是为信息传输做服务!

那么,黑客技术是什么?

继续找百度——“黑客技术”一词是由英语Hackte音译出来的,拼“Hackte”。简单地说,是对计算机系统和网络的缺陷和漏洞的发现,以及针对这些缺陷实施攻击的技术。这里说的缺陷,包括软件缺陷、硬件缺陷、网络协议缺陷、管理缺陷和人为的失误。

说白了,就是专找漏洞并把它破坏掉的职业!

至此,问题来了!

为什么童乐会成为她们班里的学生?

陆吉祥自以为自己是正派人士,所以对于童乐这个专干破坏的黑客,她是嗤之以鼻的!

没办法啊,谁让她是专杀黑客的小狐狸呢?

讲台上,班主任的声音还在继续:“……童乐同学作为交换生,即将成为我们班里的一份子,虽然只有短短的一周时间,但我相信,大家一定能够相处愉快!好了,现在请鼓掌,欢迎我们的新同学——童乐!”

男孩儿一上讲台,那简直是妖气冲天啊!

“大家好,我是童乐!”

他微微弯了腰,虽只是简单的一句话,却足以让班里的女生都记住他!

谁让人天生一副好皮囊呢!

“切,不要脸!”

陆吉祥嘀咕一句,却在不经意间对上了男孩儿的目光。

童乐似笑非笑,漂亮的容颜,宛若钻石闪耀。

他看了眼陆吉祥,接着转了头,声音清凉如山泉叮咚:“老师,我能自己挑座位吗?”

“当然可以!”班主任点头,欣然允许。

不知为何,陆吉祥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
男孩儿下了讲台,一步一步的朝她这个方向走来。

陆吉祥在心中祈祷,千万不要过来!千万不要过来!

这一次,老天爷似乎是听到了她的祈祷。

因为,童乐已经站到了一个女同学的跟前,他笑得很迷人:“这位同学,你后面的这个座位有人了吗?”

女同学摇头,目光呆呆的看着他。

童乐不以为然,继续问道:“那么,我能否有荣幸坐在你的后面?”

女同学娇羞的点了点头。

童乐道了谢,直接在女同学的身后落座。

“哎,那个童乐该不会是看上她了吧?”

“我看八成是!”

“他长得真好看……”

四周有窃窃私语声,但大多都是在讨论童乐的长相!

对此,陆吉祥只有一句话评价——祸国殃民!

上午的几堂课,每位来上课的老师都会点童乐的名,不过这丫的似乎还有点真料子,对于老师的提问,他几乎都是对答如流。

因此,班里的女生们,更是被他迷得七荤八素。

中午下课以后,陆吉祥收拾好课本,准备去食堂吃饭。

半路上,她被人截住!

童乐两手插兜,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儿。

“你想干嘛?”

陆吉祥看着他,没好气的道:“你不是早就毕业了吗?怎么会忽然变成什么交换生,童乐,你是吃饱了撑着没事做吧?”

她这一开口,便是浓浓的火药味儿啊!

童公子倒是大度,他并不计较。

他笑了起来,眼角微微上翘。

“宋夫人可真是小气,昨儿我不是赔罪了么?怎么,还在气头上呢?”

得,这货也不是好鸟,完全就是一副调戏良家妇女的痞调儿。

陆吉祥斜他一眼,准备绕过他离开。

童乐伸手拦住她,故意撇嘴道:“看来这差事还真不好当,既然宋夫人不领情,那就当我没有出现过吧!”

说完,他收了手,做了个‘请走’的手势。

“你可以离开了,宋夫人!”

陆吉祥有些火大,她咬牙低声道:“童乐,咱们明人不讲暗话,如果你知道唐小宁的下落,那就请你告诉我!如果不知道,那就请你不要再耍我。”说完一顿,她想了想,接着又补充一句:“以前的事情,我们就当两清,谁也不欠谁的!”

童乐挑了眉。

“宋夫人真是爱说笑,我们以前可从来没有什么恩怨,何来两清一说?”

“你!”陆吉祥气结。

童乐表情不变,继续道:“夫人收到花了?”

陆吉祥闻言,差点原地跳起来。

“是你送的!”她惊呼。

“当然是我送的。”童乐耸了耸肩,笑得高深莫测:“宋叔这么宝贝你,除了我以外,谁还敢给你送花?”

陆吉祥没在意他这话,只是目光很警惕。

“童乐,你给我说实话,你到底知不知道小宁的下落?”

“知道!”童乐掀唇。

“真的?”陆吉祥有些兴奋。

童乐摇头:“不知道!”

陆吉祥怔了怔,眉眼间有怒气浮现:“你耍我!”

童乐看了眼远处,微微一笑道:“我可以把他的下落告诉你,不过,这得看夫人你的表现!”

“你什么意思?”

陆吉祥皱眉,质问道:“你到底是知道,还是不知道?”

童乐微微歪了头,看着女孩儿含怒的脸庞,这般生动的表情,倒像是怒放的艳红海棠,鲜明动人。

“夫人为何如此急着想见唐小宁?”他出声问道。

陆吉祥闻言,没有不加思考的道:“因为我担心他啊!”

“噢,担心?”童乐蹙了蹙眉,他继续道:“既然你担心他,那为什么不让宋叔去帮忙找人,而是你一个人像是只无头苍蝇似的到处求别人,嗯?”

“因为宋教授他不喜”

话没说完,陆吉祥忽然住了嘴。

她很警惕的看着童乐,开口道:“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?你认识唐小宁?”

“他是我的好兄弟!”

童乐承认得十分干脆。

这下,换作陆吉祥惊讶了。

她难以置信的看着童乐:“你、你是小宁的……”

不能怪陆吉祥如此惊讶,从小到大,她是真没听说过唐小宁有什么朋友,那孩子的性格天生孤僻凉薄,除了影子以外,她还真没见过唐小宁身边有什么亲近的人!

可如今,童乐居然说,他是唐小宁的好兄弟?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

陆吉祥仰天大笑,连眼泪都笑了出来。

“你笑什么?”童乐不悦。

“我笑你太天真,就算是想编谎话来骗我,那也请你先提前做好功课吧!”陆吉祥一边擦泪,一边道:“你说你是小宁的好兄弟,证据呢?你给我证据啊!”

童乐也不多解释,掏出兜里的手机,直接翻了几张照片给她。

照片上,童乐和唐小宁勾着肩搭着背,冲着镜头笑得好不开心!

陆吉祥傻了!

“这不可能!”她斩钉截铁的开口道:“如果你是小宁的朋友,为什么我以前都没有听他提起过你?这个照片有问题,绝对有问题!”

童乐看着她,嗤嗤的笑。

“你以为你有多了解小宁?”

陆吉祥听到这话,眼中有迷茫。

她忽然想了起来,在很久很久以前,宋锦丞曾经对她说过一句话。

‘十岁执掌唐氏,短短三年内就干掉了上任家族族长,在你眼中心思简单的弟弟,可并不‘简单’!’

并不简单?

那么,真正的唐小宁,究竟是什么样子的?

“我和小宁认识了十多年,而且一直就知道他有个好姐姐,是他心中的女神!”童乐讥讽的说道:“只可惜,小宁的占有欲太强,虽然我们这堆朋友都知道你,但是因为小宁不喜欢我们接近你,所以这十多年以来,你都不知道我们的存在!”

陆吉祥听着这些话,表情很复杂。

“小宁他、他不想让我认识你们?”

童乐点了头,嘴角弧度加深:“这个道理很简单,就像宋叔不喜欢别人接近你一样!”

陆吉祥听到这话,不禁皱眉:“你胡说,宋教授不是这样的人!”

“是么?”童乐冷哼,道:“唐家几十年的根基,若非有人刻意指示,岂能说倒就倒?陆吉祥,其实你心里也是明白的,不是么?!”

上一章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