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越小说吧

闪来的暖婚

第108章 总有意外!

宽敞的宾利车内,安静的空间里流窜着不安的紧张因子。

车厢内很安静,陆吉祥盯着窗外看了一会儿,接着又转了头,看向了正坐在身边的男孩儿。

童乐很安静,除了之前的嚣张跋扈以外,此时此刻的他,显得异常的静谧,微阖的眼,精致的五官,就像是一尊经由上帝之手的美丽雕塑。

陆吉祥皱了邹眉,有些不大耐烦。

“童公子?”

她启了声,急躁道:“请问你究竟要把我带去哪里?别忘了,你可是亲口跟我保证过,绝对不会伤害我和”

“你喜欢喝茶么?”

男孩儿忽然开了口,却是毫无预兆的来了这么一句。

陆吉祥怔了怔,眉头皱得更紧了。

“你想干嘛?”她警惕道。

童乐勾唇一笑,只是这笑,根本未曾抵达眼底。

“忽然想到了一个好去处,那里有上好的大红袍和碧螺春,如果宋夫人感兴趣,我们可以去喝喝茶聊聊天!”

他说得倒是熟捻得很。

可是,陆吉祥的心里明白,这丫的压根儿就没打算要听取她的意见。

你瞧瞧,她都还没说去不去呢,这人便已经向前边的司机下达了命令。

“去胭脂胡同。”

“是!”

司机应了声,立刻朝着目的地驶去。

陆吉祥闻言,心中微惊。

胭脂胡同?

童乐要带她去胭脂胡同干什么?

八大胡同作为古时京都历史上最为有名的风月场所,它与秦淮河一样备受世人瞩目,那里有着黑暗的罪恶,也有美丽的传说。

恰好了,胭脂胡同就是其中之一。

如今的首都,早已被钢筋水泥所覆盖得密密实实,昔日古都的精美繁华,所剩寥寥无几。

可正是因为如此,如果不是亲眼所见,谁又会相信,在咱大首都的二环内,这般寸土寸金的地方,竟然还有这么个奢侈豪华的古院。

陆吉祥从车里走下来的时候,刚一抬头,红漆大门,威武石狮,三个鎏金大字就这么趾高气扬的跃入她的眼中——春丽园!

陆吉祥惊讶的愣住。

这里是个什么地方?

不过光看这名儿,倒是有点像古代妓院的感觉!

“呵,妓院?”

童乐开了口,他冷冷嗤笑:“古装剧看多了吧,宋夫人?”

陆吉祥窘了一下,她竟在不知不觉中将自己的心里话说了出来。

两人一同步入古院内,门口正候着一名古装美女,她见人来了以后,轻唤了一声‘童公子’,那嘤嘤细细的声音,听得陆吉祥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。

院内古色古香,亭台楼阁,檐角起翔。

一路走来,陆吉祥看得是目不暇接,心中惊叹的同时,却愈发好奇童乐带她来此的用意。

很快,古装美女领着人走进了一座大院子里。

前边,一方戏台高高伫立。

而院中,只有一张方桌,两把椅子。

古墙四周种有美女樱,最近正是季节上,百花齐放,姹紫嫣红。

“童公子,请坐!”

古装美女上前,轻轻的拉开了椅子。

童乐连眼皮儿都没抬一下,走过去径直落了座。

古装美女抬头,目光看向陆吉祥。

“哎,我自己来就好!”陆吉祥连忙出声,一边就自己动手拉开椅子落了座。

古装美女笑了一下,朝她福了福身,旋即转身离去。

这下,陆吉祥倒是有些懵了。

这是什么情况呐?

想到这里,她又不禁转了头,朝身边的男孩儿望去。

另一边,童乐正慵懒的倚在椅子里,翘着二郎腿,左手托着下巴,神情悠然自得的看着前边。

“童乐!”

陆吉祥出了声,眉眼间有丝不耐:“男子汉大丈夫,做事就该光明磊落,故弄玄虚算什么?”

童乐听到声音,转了头。

他看着她,目光无波无澜。

“我什么时候故弄玄虚了?”他出了声,表情有些迷惑,可似乎又掺着狡黠。

陆吉祥气结,咬牙道:“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?”

“喝茶呀!”

童乐回答得干脆,他指了指前边的戏台子,眉眼一弯:“今儿这出戏是游园惊梦,算你运气好,这可是春丽园里在最招人喜欢的戏!”

看戏?

陆吉祥听了这话,不禁有些傻了。

他费了这么大的劲儿把她弄来,难道就是为了来看戏?

额,他不是来找她报仇的么?

“哎,开始了!”

童乐忽然出声说了句,他话音未落,台上一阵铜锣敲打声,紧接着丝竹之声跟起,随着一个妙曼人儿的缓步踏出,婉转悠扬的唱腔,继而悠悠溢开。

开戏了——

陆吉祥瞪着眼,听着台上戏伶的咿呀唱腔,只觉得脑子里一阵晕晕乎乎的。

她根本就听不懂那人唱的是什么。

过了没多久,之前的那名古装美女去而复返,手中托盘里放着茶水和点心。

“这里的碧螺春不错!”

童乐说道,接过美女递来的茶,低头尝了一口,微微眯眸。

他这副模样,就像是高贵的波斯猫。

陆吉祥先是看他一眼,接着果断的端起茶水,咕噜咕噜的就连喝了两大口。

相比较童乐的会享受,她完全粗鄙得像是个乡下人。

童乐似笑非笑,声音清淡得像是那美女樱的花香。

“我让你喝你就喝,不怕我下毒么?”

陆吉祥呵呵一笑,‘咚’的一声放下手中的茶碗,便道:“童乐,今天我既然敢跟你过来,我就不怕你使阴招儿!再说了,现在是法治社会,你以为你想杀谁就能杀谁?我告诉你,别以为你老子是个司令,我就会怕你!”

她说得慷慨激昂。

童乐却是微微垂了眸,良久都未说话。

前边,戏伶翘起了兰花指,咿呀唱声依旧。

“你倒是说话呀!”

陆吉祥喊了一声。

童乐忽然抬眸,晶亮透彻的眸子,就像是广阔的冰天雪地。

“我今天是真的想请你喝茶!”他说话的语气很严肃,就连表情都很认真。

陆吉祥先是一怔,随即嗤嗤的笑,她的目光有讥讽:“童公子请人的方法,倒是挺特别的。”

她在暗自,童乐之前的所作所为。

这人的胆子真不是一般的大,居然敢在大马路上举枪拦车,若不是当时路段偏僻,而且又是地处郊区,童乐此举,无疑的危险的!

“当时所作所为,实在是无奈之举!”童乐回答得行云流水,表情亦无任何变化,只听他继续道:“谁让宋夫人不肯赏脸呢?”

“是么?”

陆吉祥冷哼一声,抓起桌上的黄豆糕,直接往自个儿嘴里塞去。

她吃得不乐亦乎,不管台上如何精彩,她只管使劲吃就是。

童乐盯着她看了一会儿,漂亮的脸上渐渐浮现出迷茫的神色,他缓缓的开了口:“宋夫人,我有一个问题,始终都想不明白!”

“我知道!”陆吉祥一边吃东西,一边含糊不清的道:“你就是想不明白,为什么你引以为傲的黑客技术,居然会被我这么个小透明给破了?哎呀,其实”

‘哐当’一声!

童乐居然伸手掀翻了桌上的盖碗。

茶水顺着桌面倾斜至地面,桌上变得一片狼藉。

陆吉祥抓着点心的手,就这么定住了。

旁边,古装美女赶紧上前收拾,一边细声软语的道歉。

陆吉祥顿时就怒了,她拍桌而起,便斥责道:“你凭什么要给他道歉?这茶分明就是他弄倒的,就算是要道歉也是他道歉啊!”

古装美女似乎没有听到陆吉祥的话,依然在认真的收拾着桌面上的东西。

童乐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,嘴角勾着妖娆的笑,斜睨着眸,完全就是看戏的状态。

陆吉祥瞪向他,如果目光能够杀人,童乐或许已经死了千百遍。

“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童乐摊了手,笑得无辜。

他此举,无疑是在火上浇油。

陆吉祥原本忍耐了好久的怒火,‘腾’的一下全烧起来了。

“你分明就是在睁眼说瞎话!”她指着男孩,横眉怒斥:“我刚才亲眼所见,你就是故意掀翻茶水的!”

“那又怎样?”

童乐看着她,眼中有挑衅。

“你!”

陆吉祥忽然有种想要撸袖子干一架的冲动。

童乐终于从椅子上站了起来,他姿态懒怠,唇红齿白的样儿,倒有几分风华绝代的味道儿,就像是戏台上的当家花旦,的确有够养眼的。

他走到了女孩儿跟前,身高令他足以俯视陆吉祥。

“宋夫人,不要以为赢了我一次,你就是永远的赢家!”

他一字一句,异常冷冽。

陆吉祥抬着头,表情呆滞的看着他。

童乐在笑,唇瓣微微的上翘,如梦如幻。

这是个聪明且自信的男孩儿,他永远都知道该如何利用一切对他有益的东西,包括他身边的任何人,包括他自己,以及他的美貌!

门外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,古装美女转了头,正好看到一众浩浩荡荡的人走进来。

为首的男人,步伐稳重,丰神俊逸。

“吉祥!”

宋锦丞唤出了声,打从进入这个院子里,目光便一直紧紧地黏在女孩儿的身上。

陆吉祥惊讶的转过身。

童乐一脸的镇定,似乎早已预料。

他俯了身,轻轻的在女孩儿耳边低语一句。

然后,他如愿以偿的看到了女孩儿瞬间僵直的身子。

“童乐!”

陆吉祥猛地回头。

可下一秒,她整个人便已被宋锦丞卷入怀里。

“有没有受伤?”

宋锦丞关切的问道,目光检查着女孩儿的脸蛋,当发现她的脸色很苍白的时候,眼中神色越发锋锐。

可是,陆吉祥此时的心思,根本就不在宋锦丞的身上。

她微微挣扎,想从男人怀里离开。

宋锦丞却是收了手臂,紧紧的不让她离开自己分毫。

“宋叔!”

童乐表现得优雅,右手放在腹前,非常有礼貌的朝着男人鞠了躬。

这是个绅士!

披着美丽外表的绅士!

宋锦丞横眼掠去,惊涛骇浪间,男人目光如若嗖嗖利箭。

若是平常人,根本就受不住如此凶狠的眼神儿,宛若无形的厮杀。

童乐身形微微一顿,正欲说什么,门口忽然传来哭声:“乐乐,乐乐……”

童乐一愣,抬头望去,惊讶的看着蹒跚走进的华发老人。

“奶奶!”

童乐喊了一声,连忙疾步走了过去。

他欲伸手扶住老人,却不料老人忽然扬手——

‘啪!’的一声,不轻不重,却正好让在场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。

陆吉祥见到这一幕,愣了!

童乐僵在原地,被扇偏的脸,红红的五个指印浮在表面。

老人痛心疾首,老泪纵横:“乐乐啊,你忘了你上次是怎么跟你爸保证的吗?你怎么这么不听话啊,你妈走得早,你要是再出了什么事,这不是要奶奶的命啊……”

“奶奶……”

童乐低着头,咬牙嗫嚅出声。

可没人看到,那双漂亮的眼中,尽是骇人的杀意。

好个宋锦丞!

居然连奶奶都被他请出来了!

“乐乐,乐乐你给奶奶说清楚!奶奶相信你,今天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老人杵着拐棍,瘦弱的身子微微的颤抖,似乎下一刻就要倒地。

童乐伸手扶住老人,转头看了眼那边的陆吉祥。

他表情似笑非笑,嘴上却已经出了声:“奶奶,您听乐乐说,其实今天是个误会,我和宋夫人是在开玩笑呢!”

“哦,是吗?”老人抬了头,浑浊的眼,看向不远处的女孩儿。

陆吉祥一个激灵,结巴了起来:“我、我……”

说真的,她还在老人的那一巴掌里没回过神来呢。

那巴掌扇得可真狠啊,瞧瞧童乐的那半边脸,几乎都红了!

可是,那丫的居然还笑得出来!

她真是服了。

“其实,我和宋夫人是提前约好了的,我们只是来这里喝茶看戏的。呐,奶奶您看,演的是游园惊梦!”

他胡诌起来,几乎是脸不红心不跳。

“是这样吗?”

宋锦丞低了头,目光森森的看着女孩儿。

陆吉祥迎上他的目光,有些颤颤然。

她的心里在呐喊——她当然不是和童乐约好的,这一切都是他在胡说!

可是,她不能说实话。

就在刚才,童乐在她耳边清清楚楚的说了三个字!

——唐小宁!

难道,他知道小宁的下落?

陆吉祥不知道答案如何,但是,她不能冒险去惹怒童乐!

指不定他是真知道小宁的下落呢?

可是,如果她顺着童乐的台阶走,那宋教授怎么办?

思及此处,陆吉祥不由得环顾院中,发现今天来的人还挺多,尤其是童家,就连老太太都被请出来了,说明这件事情闹得很大啊!

所以,她的选择是……

“哎哟!”

陆吉祥忽然面露痛色,两手捂着自己的肚子,哀哀惨叫。

果然,她此举立刻迎来众人的关切目光。

除了,童乐!

宋锦丞抱住女孩儿,表情紧张:“肚子疼?”

“嗯!”

陆吉祥点头,贝齿咬着下唇,表情十分痛苦:“好痛啊,宋教授,我的肚子好痛啊……”

光喊疼还不算,她还努力的挤出了几滴鳄鱼泪。

宋锦丞当即把人横抱起来,大步往外走。

旁人见状,立刻去招呼车辆。

整件事情的发展趋势,似乎有些出人意外,原本该是一场兴师问罪,到最后竟演变成送女孩儿去医院。

一路来,陆吉祥蜷缩着身子,捂着肚子一直在喊疼。

而宋锦丞则是从上车起,便是面无表情。

“哎哟,好疼啊……好疼啊……”

陆吉祥觉得自己真有表演天赋,居然能骗过所有人,因此她叫得也愈发的卖劲儿:“哎哟,真是要疼死我了……宋教授,我要被疼”

“行了!”

男人淬然出声打断她。

陆吉祥吃惊的抬头看向他,却刚好撞入男人深邃复杂的眸中。

宋锦丞面无表情,说出的声音就像是冰块般毫无温度:“为什么要袒护童乐?”

他,他竟然都知道!

其实想来也是,就凭着陆吉祥的那点三脚猫功夫,当时在场的都是些官油子,岂会没人看出来女孩儿这是在装病?

童家的人,心里都清楚!

而宋锦丞这边,亦是明明白白!

不过都是因为两个字——忌讳!

童家和宋家都是举足轻重的权势贵族,若是吵翻了脸,得益的也只会是那些看戏的旁人!

可没人知道,在此之前,宋锦丞本已做好了鱼死网破的打算。

他曾想过,如果陆吉祥受了伤,哪怕是少了一根头发,他必定让童乐付出代价!

可事实是,这丫头非但没事,而且竟会袒护童乐。

他虽顺水推舟的把人带走,但这并表明,此事就这么算了!

这一刻,车内的气压很低。

男人端坐的模样像是雕塑,只是周身围绕着足以冻死人的寒气儿。

陆吉祥犹豫再三,终于还是忍不住的说了出来:“因为、因为童乐他、他好像知道小宁的下落!”

她话音刚落,男人的脸色彻底冷下。

他像是忍耐已久,漆黑的目光冷厉如寒星。

“陆吉祥,在你的心中,究竟是我重要,还是唐小宁重要?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……

叫兽若生气,后果很严重。

上一章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