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越小说吧

闪来的暖婚

第107章 冤家来了!

在这个世上,除了唐小宁以外,陆吉祥还真没见过有哪个男孩子长得比女人还要漂亮!

如今,她又碰到了一个。

眼前的男孩儿,的确是个漂亮精致的孩子。

他正倚在豪车旁,身上穿着简单的白衬衣,衣摆随意的掐在牛仔裤里,整个人不说话,却透露着一股子雅致的高贵——这必然是个家境不凡的孩子,从小的环境练就了他与生俱来的悠然与自信。

陆吉祥怔了一下。

不知为何,她的脑子里却忽然浮现出了唐小宁的脸庞。

她还清楚的记着,男孩儿曾经趴在她的肩头,一声儿一声儿的唤着她——姐!姐!你会永远陪着我的,对么?

“咳!”

一声假咳,很快拉回了女孩儿飘远的思绪。

陆吉祥抬头,目光先是看了眼两车相撞的地方,接着便怒气冲冲的开口了:“你们到底是怎么开车的?没看到这里是单行道啊,居然还敢逆行,怎么?你们是打算私了呢,还是叫警察叔叔来处理,嗯?”

这番话,说得老有气势了!

当然了,如果对方是普通人,或许还有点用!

可偏偏,对方不是普通人啊!

“噢,私了?”

漂亮男孩开了口,声音有些凉:“你,想怎么私了?”

怎么私了?

陆吉祥瞪起眼,几乎是不假思索:“当然是赔钱了!你看看,你好生给我看看,我这车可是今年刚上市的新车,你知道我花了多少钱吗?”

“不知道!”男孩摇头。

“小叶,告诉他,我们买这车花了多少!”陆吉祥大手一挥,显得老有气魄了。

小叶默默的抹汗,偷偷的拉过陆吉祥,低声道:“夫人,咱这车可是公车啊,我哪知道具体的数儿?!”

“额!”

陆吉祥一愣,回头看了眼。

可不是,车牌还是红色的呢!

这年代,到处都是媒体记者的,谁敢把红牌牌挂在自家的私家车上,这不是招人举报么!

男孩依旧闲逸淡然,漂亮的眼中,隐有讥讽。

陆吉祥倏地回过头,依然不减气势:“我告诉你,我们这可是公车,所以就是国家的财产!既然是国家的财产,那咱们就更不能损坏它一丝一毫。这样吧,你给我个千八百的,这事儿就算了了!”

噗,敢情扯了这么多,就只为要个千八百的?

小叶叹了口气,心想,这还是亏了啊!

“周末,给她一千块!”漂亮男孩开了口,却是一句趾高气扬的命令。

说真的,他这语调,真的很像打发叫花子啊!

陆吉祥当即就有些不爽了。

她欲开口,却不料男孩的下半句,接踵而来。

“难得能在这里遇到宋夫人,可否赏个面儿,一起喝杯咖啡?”

陆吉祥听这话,顿时懵了。

这人究竟是谁啊?

她心里直打鼓,不禁将询问的目光看向了旁边的小叶。

小叶面有霭色,他开口道:“夫人,这位是童司令家里的公子,童乐。”

童乐?

陆吉祥将这个名字在自个儿脑子里过滤了一遍,最后确认,她不认识这人!

“额,童公子,您好您好!”

不管三七二十一的,就冲人家的老子是个司令,她再怎么着也得先打个招呼啊。

“宋夫人您好!”

童乐勾了勾唇,脸上显出惊心动魄的笑。

他主动的伸出了手,白皙修长的五指,正对着女孩儿。

陆吉祥先是愣了愣,反应过来以后,赶紧伸手与他相握。

真凉!

就像是一块冰凉的玉!

陆吉祥的心中很惊讶,但脸上依旧带着笑,并很快开口道:“童公子真是百闻不如一见!”

“噢?”童乐扬了眉梢。

陆吉祥继续道:“您真帅!”

“……”

“咳咳咳……”小叶咳嗽了两声,出声提醒道:“夫人,时候不早了,我们该走了!”

“噢,好!”

陆吉祥松开了手,冲着童乐点头道:“再见,童公子!”

童乐只是淡淡一笑,漂亮的脸,宛若放在太阳光底下的水晶,折射出五彩斑斓的光。

“再见!”

不知为何,陆吉祥总觉得他说的这句‘再见’,还有点别的什么意思?

唔,好奇怪的人!

回到车里以后,陆吉祥还在回想着那个童乐。

那个童乐居然认识她哎,难道,她们以前就认识?

可是,这不对啊!

按理来说,照着童乐那长相,如果她俩以前认识,她肯定是不会把他忘掉的。

毕竟,不是人人都生来就有一身好皮相!

那,他到底是谁呢?

“咳咳!”

小叶的声音又再次拉回她的思绪。

陆吉祥抬起头,不满的看着他,道:“你怎么有事没事的就爱咳嗽?这招是谁教给你的,宋教授吗?”

小叶很无辜。

“不是啊,夫人,我只是在提醒您!”

“提醒我什么?”陆吉祥瞪眼,继续道:“难道你还嫌人家的赔款不够吗?拜托,那个童乐的老子可是个司令哎,咱们不看僧面得看佛面吧!唉,算了算了,剩余的就让宋教授给补上吧,谁让咱倒霉呢!”

小叶往后视镜里看了眼女孩儿,不确定的道:“夫人,您真不知道那个童乐是谁?”

“知道啊!”

陆吉祥点了头,没有多想的道:“不就是长得漂亮,顺便还是个官二代么?”

“……”

“哎对了,他怎么会认识我?”对于这点,陆吉祥可谓是百思不得其解:“我以前好像没有见过他啊!”

小叶叹了口,一边认真的开车,一边说道:“童乐当初擅自闯入部队指挥网络,并肆意篡改指挥命令,差点造成我军重大损失,后来还是夫人您亲自出手把他给揪了出来!这些,您都不记得了?”

“妈呀!”

陆吉祥大惊失色:“那个网络黑客就是他?”

“是的!”小叶点头。

陆吉祥张大嘴,非常的不可思议:“他不是被判刑了么?这、这才多久的时间,他怎么就出来了?”

“夫人!”小叶的声音变得很低:“您也知道,他的父亲……”

这话,点到为止。

陆吉祥顿时明白了。

只是,她的脸色不大好。

“那,他知道当时把他揪出来的人是我吗?”

小叶沉默了一下,缓缓道:“这事,几乎传遍了整个部队!”

陆吉祥闻言,登时就跟打了蔫儿的茄子儿,全身都软在了座椅上。

“那个童乐,怕是要来找我寻仇了!”

……

到达女子监狱的时候,时间刚过了午饭点没多久。

小叶的意思是,先安排陆吉祥吃午饭。

对此,陆吉祥摇头表示没胃口,并要求立刻见李玫!

小叶无奈,只得依了这位小祖宗!

会客室里,除了李玫以外,还有一名狱警陪伴在旁。

只是,数月未见,李玫好像变了许多。

她的头发变成了短发,整个人几乎廋了一圈。

她本就瘦,如今更是成了皮包骨。

不过,她在看陆吉祥的时候,明显有些惊讶,但随之而来的,则是感动和泪水。

“吉祥……”

她没想到,在她入狱这么久以后,第一个来探望她的,竟是最该恨她的人。

“李姐!”陆吉祥走到李玫的对面坐下,脸上带着微微的笑,熟稔得似乎这只是许久未见的两个老朋友之间的普通会面。

“最近过得好么?”她问道。

“好,很好!”李玫含着泪水点头,声音沙哑:“我会在里面认真的忏悔和学习,吉祥,我会每日都向老天爷祈祷,所有我辜负的人,都希望她们能够过得幸福!”

陆吉祥叹了口,心里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儿。

“李姐,我不知道该怎么劝你,但如今事已至此,你、你在里面要好好的努力学习,争取早点出来!”

“是,我知道,我知道……”

李玫一个劲的点头,泪水忍不住的掉下来。

陆吉祥递给了她一张纸巾,叹气道:“别哭了,坚强点!”

李玫听到这话,却是哭得愈发伤心。

“吉祥,我对不起潇潇!我真的对不起她!我来这里这么久了,经常都会梦到我们以前的日子,我们一起上课,一起吃饭,那时候的我们多快乐啊!吉祥,这一切都是因为我!都是因为我!”

她越说越哭得伤心,一张纸巾几乎瞬间便被浸湿。

陆吉祥皱紧了眉,开口道:“潇潇现在过得还不错,她也没说过你什么。或许,她根本就已经不恨你了吧!”

“真的?”李玫抬头看她,眼睛很红。

陆吉祥违心的点头。

李玫舒了口气,但还是忍不住小心的问道:“那,那她为什么没来?”

陆吉祥一愣。

其实,她之所以会来看望李玫,不过也是因为一时的心血来潮而已。

至于周潇潇那边,她根本就不敢在她面前提起李玫这两字!

想到这里,陆吉祥不禁开口道:“潇潇她最近很忙,你也知道,她那专业一直就难学,现在就快毕业了,额,她、她还在准备毕业论文呢!”

李玫听了,点头:“对,还是学业重要!”

陆吉祥看着她,犹豫再三,终于还是忍不住的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。

“李玫,我、我有个问题想问你。”她迟疑着开口,目光看着李玫:“当然了,如果你不想回答的话,可以不用回答的!”

李玫摇头,自嘲道:“我已经没有什么秘密了。吉祥,有话你就问吧,只要是我知道的,我都愿意说。”

陆吉祥深吸了一口气,忽然道:“当初,潇潇和范思雨之间为什么要吵架?”

李玫愣了下。

紧接着,她开口答道:“她们之间的事情,我还真不是很清楚。吉祥,这话你应该去问潇潇才对!”

“我可不敢问她。”陆吉祥摇头,对上李玫疑惑的目光,继续道:“当初那件事情,对潇潇产生了很大的影响,我不想让她再难受,所以……”

“我明白。”李玫点点头,她想了想,很快道:“我只记得一点,她俩吵架的原因,好像是因为苏泯文?”

“苏泯文?”

陆吉祥惊讶得瞪大眼,意外道:“这和他有什么关系?”

李玫有些犹豫:“我当时站得远,只是依稀听到了一些片面之词,好像、好像是范思雨和苏泯文之间有些来往……”

陆吉祥顿时倒抽一口凉气。

她当然记得,范思雨可是学校里出了名的花花小姐,她和苏泯文之间有来往,那这关系必然不会太简单。

“不可能,苏泯文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?”陆吉祥果断摇头,虽然她现在已经对苏泯文没了好感,但在大学这几年里,她可是亲眼看着周潇潇和苏泯文之间的感情发展,她们两个的关系一直就很亲密。

而且,苏泯文对周潇潇很好,几乎是言听计从!

所以,他怎么可能和范思雨扯上什么关系?

这边,李玫叹了口气,表情有些复杂:“吉祥,你知道我为什么当初选择了要陷害周潇潇,而不是你么?”

陆吉祥抬头瞪着她。

李玫面无愧色,继续道:“你太单纯了,几乎没什么城府心机,所以比起周潇潇,我其实更把你当朋友!”

“你别说了!”陆吉祥微怒。

李玫并不在意,她的声音没有停下:“你和潇潇的关系好,所以你根本就不会太注意苏泯文,我作为旁观者,却是看得清清楚楚!吉祥,我问你,苏泯文每天来给周潇潇送早餐的时候,为什么连同我们的都要一起捎上?”

“那是因为苏泯文的性格太老实,他不好意思只给潇潇买早餐!”陆吉祥反驳道。

“真是这样么?”李玫笑了笑,继续道:“那我问你,你有没有注意过,苏泯文每次带来的早餐中,只有范思雨的早餐是与众不同的?”

范思雨一直注意塑身,所以她的早餐几乎都是拉沙一类。

而周潇潇和陆吉祥就不同了,她们的食量很大,早餐尤其最爱吃小笼包和馄饨!

所以啊,苏泯文每天都会买上好几笼的小笼包送来,但与此同时,他每次都会带上一盒蔬菜沙拉!

如此一想,这其中似乎还真有点什么问题。

陆吉祥脸色微白。

“这、这怎么可能……”

李玫长叹了一口气,表情嘲弄:“男人嘛,有几个是好东西?”

陆吉祥不说话,贝齿咬着下唇。

李玫看着她,勾了唇:“而且,我私底下还看到潇潇和一个老男人见过面,她”

“不许你胡说!”

陆吉祥忽然拍桌站起。

李玫扬了头,表情诧异的看着她。

半响,她又嗤嗤的笑:“我都忘了,吉祥你都结婚了,那个教授,对你好吗?”

“这与你无关!”

陆吉祥怒道,转身就要离开。

李玫见状,急忙从椅子上站了起来。

身后,狱警见状,当即摁住她的肩膀,将她重新压回到了座位上。

李玫不甘心的喊道:“吉祥,吉祥,我不是故意要说这些话的,你不要生气好不好?我向你道歉,对不起!”

陆吉祥刚走到门口,脚步顿住。

她没有回头,只是道:“我没有生气,李玫,你在里面要好好的,再见!”

说完,毅然迈步往外走去。

“陆吉祥——”

李玫大喊的声音传来,但最终,淹没在关拢的房门内。

一路来,陆吉祥的步子迈得很大。

原来,在一切看似美好的表面下,竟是如此的污秽不堪。

她甚至不敢想象,周潇潇的心里到底埋了多少的屈辱和难过,可她却从来没有向任何人提起过,这种咬碎牙往肚里咽的感觉,恐怕比死还难受!

陆吉祥很难过,她替好友感到难过。

“夫人!”

小叶跟在旁边,当他看到陆吉祥在低头抹泪水的时候,显得有些无措:“您、您怎么了?”

陆吉祥摇头,一个劲儿的低头往前走。

小叶疾步跟在她的身边,他想了想,继续试探道:“要不,我给宋主任打个电话?”

“不!”

陆吉祥继续摇头,很伤心。

小叶无奈了,只要亦步亦趋的跟在女孩儿的身后。

两人很快出了监狱,小叶替陆吉祥打开了后座车门,一边问道:“夫人,我们现在要去哪?”

“我想去找潇潇……”

陆吉祥几乎是脱口而出。

小叶怔了一下,听得并不是很清楚:“您,您要去找谁?”

陆吉祥回过神,抬头看向小叶,眼中有湿润。

片刻后,她勉强的扯了扯唇,道:“没什么,我们还是回家吧。”

“是!”

小叶点了头,将女孩儿送进车里以后,他轻轻关了车门。

他绕过车头,低腰钻入驾驶座里,很快发动引擎上路。

一路驶来,车厢内异常安静。

小叶曾有好几次偷偷的抬头往后视镜里去看女孩儿,可每次都看到她在抹眼泪,好像很伤心的样子。

小叶想了想,开口道:“夫人,您别伤心了,如果您有什么难事,其实可以去找宋主任的,不管是任何事情,他都能帮到您!”

陆吉祥说了句‘不要’,依旧低着脑袋。

小叶见状,不禁有些纳闷了。

难道,在这个世上还有宋主任不能摆平的事情?

然,就在这时。

尖锐的刹车声忽然响起,风驰电缆般的速度,前边骤然横插来两辆黑色轿车。

小叶紧急刹车,轮胎摩擦地面卷起阵阵青烟,就在距离对方还有几厘米的距离之时,险险停住。

由于惯性,陆吉祥朝前扑去。

小叶急忙回头,询问道:“夫人?”

陆吉祥爬了起来,脸上的表情有些惶恐:“怎么回事?”

小叶看她没事,回头望向前方。

对面轿车内,正有几名穿着黑衣的男人走下来。

小叶全身警惕,右手取下腰间配枪。

“夫人,你尽量趴下!”

他一边说道,一边准备迎战。

可就在这时,一抹修长纤细的身影,出现在众人面前。

小叶先是一愣,随即愤怒起来:“童乐!”

陆吉祥听到声音,猛地从后座上爬了起来,表情很夸张:“我草,他还真来寻仇了,快,你快点给宋教授打电话啊!”

小叶皱眉,还没来得及说话,童乐已经走到了轿车前。

他弯了腰,先是朝着挡风玻璃往里看了一眼,屈指敲了敲引擎盖,又冲着陆吉祥勾了勾食指,表情张狂放荡。

“夫人,您别下去!”

小叶咬牙说道,一边准备拨打援救电话。

然而,令人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。

前边衣袂飘飘的男孩儿,竟然缓缓的从腰后取出了一把黑色手枪。

他眉目昭然,漂亮的脸上,一抹笑尤为惊心。

“下车!”

他开了口,并缓缓的拨动了枪栓。

陆吉祥被吓得不行。

小叶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发动引擎,准备往后倒退。

可是,他才刚动,几声枪响。

“啊——”

陆吉祥闭眼尖叫。

整个轿车瞬间下陷。

太恐怖了,他们居然射穿了轮胎。

“下车!”

童乐依旧是这句话,眼中的美,透着冷冽,像是白莹莹的冰雪。

他和唐小宁不同,他根本不懂得什么叫做怜香惜玉!

小叶下了车,手中依然捏着手枪。

他直指着童乐,表情冷肃:“童乐,你疯了!”

与此同时,四周的几把枪眼,皆是指向了他。

童乐歪了头,笑得惊艳。

他开了口,漂亮的眸,透过挡风玻璃看向里面的人:“今儿冒昧,想请宋夫人一同喝杯咖啡,既然你也办完了正事儿,走吧?”

这话,表面上是询问。

可实际上,那可是结结实实的命令啊!

几秒后,轿车门打开,陆吉祥从里面走了出来。

“夫人!”

小叶急忙回头,着急得很。

前边,童乐缓缓的抬了头,当看到女孩儿的脸时,先是一怔,随即又轻轻的笑了起来。

他是个骄傲的男孩儿。

即使是笑,依旧很美,却像是把无形的尖锐利刃。

“胆子这么小,被我吓哭了?”

上一章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