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越小说吧

闪来的暖婚

第104章 情难自控

对于怀孕这两个字眼,陆吉祥从来就没有想象过,她自己都还是一个学生呢,怎么能提前晋级为妈妈?

当她颤着手腕推开隔板门的时候,整张小脸都是惨白惨白的。

周潇潇见了,十分担心。

“大吉祥,你没事吧?”

陆吉祥摇了摇头,脑子里一片嗡嗡作响,她完全就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,里面只剩下了空白的一片。

她怀孕了!

她居然怀孕了!

“大吉祥……”

周潇潇见她这样,心里愈发的担忧不已。

她不由得伸手扶住了她,一边就道:“你别害怕呀,我现在就去把宋教授叫过来,他”

“不要!”

哪料,陆吉祥听了这话,就像是被针扎到了一般,反应很激烈:“不能和他说,一定不能让他知道!”

“为什么?”周潇潇完全不能理解。

陆吉祥哭丧着脸,巴巴的开口:“他肯定会笑话我的!”

周潇潇闻言先是一怔,随后直翻白眼道:“陆吉祥你脑子里有坑吧?你这肚子里装的可是他宋锦丞的种,他为什么会笑话你?”

“可是”

“行了!”周潇潇素手一挥,豪迈道:“你在这里等着,我去找宋教授!”

陆吉祥赶紧伸手抓住她,直摇脑袋道:“不行不行,我还没准备好!”

周潇潇停住脚,一脸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她:“你还需要准备什么?怀孕这种事情呢,就像和中了彩票是一个道理,怀了就是怀了,有什么大不了的?”

陆吉祥一副快哭了的表情。

“可是,我还不想生孩子啊……”

周潇潇长叹了一口气,反手握住陆吉祥的手,感叹道:“这就是吃肉的下场啊!吉祥,你都这么大的人了,平时你俩那啥的时候,就不知道做好保护措施?”

陆吉祥有片刻的迷茫,她缓缓的道:“我、我忘了……”

周潇潇瞪她一眼,伸手就夺过了她手中的测孕试纸,边道:“行了,你就在这里等着,我现在就去把这玩意儿拿给宋教授,我倒要看看他”

话刚说完这里,周潇潇又忽然跳了起来,直指着手中的试纸骂道:“陆吉祥你什么神经病吧,啊?你这叫怀孕吗?你这叫怀孕吗?”

“啊?”

陆吉祥抬头看着她,完全不明所以:“什么意思?”

周潇潇气得浑身都在抖。

她甩了甩手里的试纸,咬牙切齿:“拜托你看清楚点好吗?你这上面才一条杠,这算是哪门子的怀孕,啊?!”

陆吉祥彻底懵了。

“难道,我没怀孕?”

周潇潇很想甩手抽人,她不禁将说明书举到了陆吉祥跟前,指着上面的一行小字就道:“你看清楚!你给我看清楚!两条红杠才能算是怀孕,你再看看你的,你的是几条?”

陆吉祥赶紧将自己使用过的试纸拿了过来,凑到自己眼前一看。

“哇!”

她惊呼,满脸喜悦:“原来我没怀孕啊!”

敢情,这只是一个乌龙!

周潇潇很想就这么两眼一闭的晕过去!

“大吉祥,我真是败给你了!”

“对不起啊,对不起啊,是我自己没看清!”陆吉祥连忙赔罪,谄笑着道:“潇潇,你快去试试你自己的吧!”

周潇潇‘嗯’了一声,拿起一个新的试纸,走进了隔间里。

五分多钟以后,陆吉祥拍了拍门板,询问道:“潇潇,你好了没?”

她话音一落,门板缓缓打开。

陆吉祥抬眼望去,看到周潇潇的脸色不大好,手里还拿着她已经使用过的试纸。

“怎么样了?”

她紧张的问道,特别是看着周潇潇一脸灰色的模样时,心脏都快跳到了嗓子眼:“潇潇,你说话呀,结果怎么样了?”

“我……”

周潇潇抬了头,目光缓缓的看向陆吉祥:“我没有怀上!”

说完,忽然就哈哈大笑。

陆吉祥一愣,随即就气急败坏的原地大跳:“周潇潇你故意骗我!”

周潇潇伸手抱住她,高兴的道:“我试了两遍,结果都是一样的,我真的没有怀孕,大吉祥,我真的没有怀孕!”

“没事就好!”

陆吉祥舒了口气,抬手拍了拍她的背,脸上也带着笑容。

周潇潇放开她,站直身子,很郑重的道:“大吉祥,谢谢你!”

“切——”

陆吉祥满不在意的挥手,边道:“你要是真想谢谢我,下楼去干一杯?”

“好啊!”

周潇潇点头,跟着陆吉祥就下楼返回了会场内。

可惜,周潇潇前脚才踏进舞池里,后脚就有人跟了上去。

“周小姐,翟先生已经离场,他吩咐我们务必把您亲自送回家!”

对方说话简明扼要,却字字都能掐住周潇潇的命脉。

周潇潇浑身一僵,原本的好心情,几乎瞬间殆尽。

“怎么了?”

前边,陆吉祥回了头,奇怪的看向周潇潇。

可是,就在她看到了正站在周潇潇身后的两个大男人时,立马就明白了过来。

她挺生气的:“怎么,我们跳个舞也要有人跟着?”

对方微微低头,态度谦和,语气却甚是强硬:“对不起,陆小姐,我们也是奉命行事!”

“你!”

陆吉祥欲发作,却被周潇潇拦下。

“好了,吉祥!”她拉住了好友的手,冲她微微一笑道:“时候不早了,我也累了,是该回家休息了。”

“可是”

“我们下次再约吧!”周潇潇凑到她耳边,说道:“不醉不归!”

陆吉祥听到这话,两只眼里顿时放光。

她重重点头:“成交!”

“再见!”

周潇潇挥了挥手,转身跟着那两名黑衣男人离开。

陆吉祥说了句‘再见’,眼睁睁的看着好友离开以后,心里只觉得翟耀把人看得太紧,她们两个女孩子在也一起玩玩又怎么了?

真是越想越郁闷!

“你朋友呢?”

正想着,腰上忽然缠来一只大手。

陆吉祥被吓得猛地回头,当看到对方是宋锦丞的时候,她才不由得微舒了口气,扯唇道:“你差点把我吓到了!”

“抱歉!”

宋锦丞浅笑,低头在女孩儿额角一吻。

陆吉祥倒是无所谓,她皱了皱鼻子,埋怨道:“翟耀把潇潇给喊走了,那个男人也忒霸道了吧,整天走哪儿都把潇潇带在身边,难道他就这么离不开她吗?”

她说这话的时候,完全就是一副怨妇的口气啊!

宋锦丞只是笑了笑,语气很淡:“谁知道呢?”

他完全就不在意这句话。

陆吉祥‘切’了一声,抬头睨着男人,颇有几分挑衅:“宋教授,我虽然嫁给你了,但是我的自由权可是捏在我自个儿手里的,你以后可不许管我管太多了哦!”

“到时候再说吧!”

宋锦丞拍了拍她的肩,搂着人往前走。

陆吉祥却不肯闭嘴,还在一边聒噪:“我可是什么都不怕的,我不喜欢霸道的男人,宋锦丞你听到了没?”

“好,我知道了!”

宋锦丞表情不变,继续搂着人往前走,边道:“应该快切蛋糕了,到时候你要记得祝妈生日快乐,知道了么?”

“好好,我记着呢!”

……

此时另一边,周潇潇已经走出了会场,安静冗长的马路旁,黑色宾利正悄无声息的驻扎在道路旁。

周潇潇看到这车,登时眼皮儿一跳。

“翟先生没走?”

她低声问向旁边的男人。

对方没说话,依旧面无表情。

周潇潇看他不理会自己,暗暗撇嘴,迈步走到了车旁。

“周小姐!”

司机弓了腰,替她打开后座车门。

周潇潇低腰钻入,不出意外的,里面果然正坐着翟耀。

她看到男人,心口一紧,嘴上已经出了声:“翟先生……”

翟耀侧了头,邪魅如同刀削般的容颜,一双深邃的眸,在这光线晦暗的空间内,却显得异常的明亮锋锐。

“玩开心了?”

他沉沉的启了声,眼底无波无澜。

周潇潇始终提着心弦,她小心的看着男人,出声道:“我和吉祥是好朋友,您知道的……我、我和她从大一就是”

“行了!”

翟耀挥手打断她,脸上有丝不耐烦:“不用跟我说这些,周潇潇,我就问你一句话!”

他有话要问她?

什么话?

周潇潇有种不大好的预感,她怯生生的道:“您、您请问!”

翟耀看着她,犀利的眸,像是要看进她的心底。

“你去求宋锦丞了,嗯?”

“啊?”

周潇潇低呼,睁着一双眼,表情很迷茫:“翟先生,我不明白,你这话是……?”

翟耀冷哼一声,他稍微调整了一下坐姿,眉眼间的冷色,宛若树梢结了冰般,毫无温度。

“最好是与你无关!”

周潇潇听到这话,心中愈发的不解。

或许是因为牵扯到了宋锦丞,而宋锦丞又是陆吉祥的丈夫,周潇潇难得上心,她不禁继续问道:“翟先生,到底是因为什么事”

话还没说完,男人倏地转头,幽深的眸,像是一只无形的利爪,直掐你咽喉。

周潇潇的话说到一半,没敢再继续说下去。

“对不起,我越矩了!”

她低了头,主动地道歉。

翟耀倒是没怎么表态,朝她微微抬起了右臂。

周潇潇见状,立马乖巧的顺势偎进他的怀里,小手环住他的精实腰身,就像是柔顺的小兔儿般。

翟耀这男人向来强势霸道,却独独喜欢周潇潇的乖巧和柔顺。

不过这也不奇怪,男人嘛,有哪个不喜欢温柔娴静的女人呢?

“今天吃饱了么?”

翟耀问得随意,大手绕过女孩儿的腰侧,直接就这么放到了她的小腹上,轻轻磨蹭。

周潇潇的心中一阵颤栗。

她努力维持着表面上的风平浪静,开口道:“没、没怎么吃饱……”

“噢,还想吃点什么?”翟耀问道,一边低眸看向自己怀里的女孩儿。

周潇潇不知道在想些什么,睫毛微颤,就连表情都不似平常。

翟耀看到这里,不由得以二指勾起了她的下巴。

“你怎么了?”

他说道,目光审视的看着女孩儿脸上的表情。

周潇潇努力的保持着镇定,勉勉强强的与男人对视,并结巴的道:“我想、我想吃点热的东西!”

“热的?”翟耀皱眉。

周潇潇眨了眨眼,脑中快速的旋转着,并很快道:“我想喝粥,对,我想喝粥!翟先生,我们回家吧,我给您做粥喝好不好?”

翟耀看着她,视线很深。

良久,他点了头。

周潇潇见状,不由得大舒一口气,整个人都松了几分。

却不料,下一刻,男人温热的气息从身后袭来。

她的耳垂被含住,浓烈的男性气息,将她紧紧包裹。

翟耀的声音很低沉,可他说的话,却像是投进了平静湖面的小石头,激起一阵阵的水纹:“吃完东西以后,我们还可以干点别的……”

周潇潇浑身一紧,脸色微变,闭着嘴巴没说话。

翟耀看她一眼,笑了笑,把人搂在了怀里。

今晚的夜,还很长……

……

宋家的这场生日宴会,举办得非常完美!

特别是临到宴会末尾,当宋爸爸亲自推着蛋糕车走出来的时候,全场轰动,宋妈妈更是惊讶得不得了,最后甚至还感动落泪。

宋爸爸位居高位多年,如今能够做出此举,足以看出了宋妈妈在他心中的地位,这是一个温柔而体贴的老男人!

那时候,陆吉祥不禁看向了自己身边的男人。

她想,或许在很多年以后,宋锦丞也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吧。

不过,最让陆吉祥意想不到的,却是宋爸爸亲手送给宋妈妈的那个礼物。

那件孔雀绿旗袍!

“啊!”

当陆吉祥看到宋妈妈打开礼物盒子的时候,不由得低呼出声。

宋锦丞转头看她,微微皱眉:“你怎么了?”

陆吉祥激动得不行,双手扯着男人的衣袖,冲他道:“你看,你看那件旗袍,是我挑的!是我挑的!”

“噢?”

宋锦丞扬了眉,朝前看了眼,微微扯唇道:“眼光不错!”

“那是,这可是我挑了好久才挑中的,当时我就觉得这是一件特别漂亮的旗袍!”陆吉祥这丫头的性格就是这样的,禁不住夸,你一夸她,她的尾巴就能翘上天!

宋锦丞只是笑,伸手把这小人儿揉进怀里,眼中尽是赤诚温柔。

“小猴子,以后你的每一个生日,我都要陪着你!”

“好啊!”

陆吉祥欣然点头,开心得很:“你也一样,以后我也陪着你过每一个生日,好不好?”

宋锦丞‘嗯’了一声,情难自控的就想低头吻她。

陆吉祥赶紧偏头闪躲,小手压在他的手臂上,表情很夸张:“这么多人呢,你、你收敛一点好不好?”

男人抬眸,眼中已是一片纯黑。

他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就一把捞起了女孩儿的腰身,转身带着人直接出了人群,径直大步的就往里面的偏厅而去。

“哎哎……”陆吉祥挣扎了几下,一边扭头往后看,一边嚷道:“我还没吃蛋糕呢,我还没吃蛋糕呢!”

当下,此情此景,宋锦丞哪管了这么多。

他只觉得自己的心里像是有千万只蚂蚁正在爬行,酥酥麻麻的很痒,而这一切,只是因为怀里的这个小人儿!

这一切,不过转瞬之间。

当陆吉祥被男人抵在门板上强吻的时候,她还呜呜咽咽的在骂他,这混蛋就知道自己图乐,她还想吃蛋糕呢!

可这吻着吻着,似乎又吻住了一点别的味道儿。

陆吉祥仰着脖子,目光看着头顶的灯光,直到自己的上衣被脱掉,光裸的肌肤接触到冰凉的空气,冒起了一阵鸡皮疙瘩。

她不禁抖了抖,低头看着正埋于她胸口的男人,有些欲哭无泪。

“宋教授,我想吃蛋糕!”

这丫头是饿鬼投胎的吗?

都这时候了,还想着蛋糕!

宋锦丞不耐烦的抬了头,凑过去衔住她的唇,随意道:“会给你留着的,专心点!”

真霸道!

陆吉祥不舒服的扭了一下,抬手抱住他的脖子。

可她又想了想,觉得有些不公平。

她都已经被脱光了,这男人凭什么还能衣冠楚楚?

于是,她伸了手,开始野蛮的撕他的衬衣。

突然,‘啪嗒’一声,有个什么东西从她的裤兜里掉了出去。

宋锦丞无意的瞥了一眼,仍旧继续与女孩儿接吻。

可下一秒,他觉得不对,重新回头一看。

‘测孕试纸’四个大字,大咧咧的就这么撞入了他的眼球内。

男人浑身一僵,就这么愣住了。

上一章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