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越小说吧

闪来的暖婚

第102章 急速危情!

首都的地貌特征大致可以分为三个圈带,第一个是广阔的平原地带,其次是崎岖的丘陵低山和盆地,第三个是巍峨壮丽的山地带。北部山地属燕山山脉又称军都山,这是一片群山围绕的山地地段,缭乱而又茂密的崇山峻岭,一眼望去,连绵起伏。

直升机从商场顶楼离开以后,根据劫匪的要求,行驶方向一路朝北,直到出了市里后便慢慢的进入了北部山脉地区。

这帮劫匪的警惕心很高,单独有人拿着枪抵在宋锦丞的头上,密切的注视着他的行驶方向和操作方法,而其余的人则是在整理劫来的黄金,将其重量分均匀的分放在口袋里。

直升机一路飞逝而过,宛若旋风过界。

渐渐的,逼近一处悬崖附近。

“等等!”

老大忽然发现不对劲的地方,他探头往下望了望,拧紧眉头道:“怎么跑到这里来了?我不是让你一路朝北吗?”

“是、是朝北啊!”小弟的手里还拿着指南针,他满脸无措的看向自己的老大,结结巴巴的道:“老大,您看,我这指南针可是一直都指着北边的,咱们是朝着北边的啊!”

老大有些狐疑,一把夺过小弟手中的指南针,朝前这么一比划,的确是在朝北行驶。

可是,怎么会开到悬崖山?

说到悬涯山,那也算是小有名气,最高峰海拔高度一千多米,因为特殊的地貌特征,向来就是国内外跳伞爱好者的福地。

只是,这悬涯山明明就是在西北方向,难道,这指南针偏了?

老大不疑有二,脸色沉凝的看向飞行员,问道:“我们还有多久能到大兴安岭?”

宋锦丞微微侧头,声音很淡:“两三个小时吧,就是不知道这油能不能撑得住!”

老大闻言,脸色微变。

他怒道:“我不是说了让警方把油箱加满吗?怎么,你们敢骗我,别忘了我这里还有人质!”

说完,顺手就一把拽起了旁边女孩儿的头发。

陆吉祥完全没想到他会出手,她根本就来不及有所反应,整个人被她拽起来的同时,头皮差点就被他硬生生的扯掉,痛得她不由惨叫一声,小脸皱成了一团。

宋锦丞淬然回头,目光看着女孩儿痛苦的样子,眼含厉色。

“飞机后面应该有备用油箱!”他出声说道,目光看了眼旁边拿枪的小弟:“你来拉着操纵杆,我到后面去看看!”

“啊,我来?”小弟一阵,表情很傻:“可是,我、我不会开飞机啊!”

宋锦丞不耐烦:“你拉着就好,不需要你开!”

“我,我……”小弟犹豫不决,目光看向那边的老大。

老大看了眼宋锦丞,眼中有审视。

但仅仅片刻间,他点了头,冲着小弟道:“听他的!”

“哎!”

小弟点了头,反手将手枪别到腰间以后,弯腰就要去拉操纵杆。

然,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!

宋锦丞忽然从座位上跃了起来,手法极快的一把扭过小弟的手腕,只听‘咔擦’一声,骨骼瞬间断裂,小弟惨叫出声的同时,男人已经顺势夺过他别在腰后的手枪,直指老大!

“啊——”

陆吉祥尖叫一声,闭着眼没敢看。

静!

死一般的寂静!

除了外面螺旋桨的声音以外,一切都静得出奇。

陆吉祥缓缓的睁开了眼,却看见,一把黑幽幽的枪眼,正对着她!

噢不,准确的来说,是对着她身后的劫匪老大。

直升机失去了驾驶员,摇摇欲坠。

机上人员见状,纷纷惶恐起来,除了老大和宋锦丞。

男人沉静的开口,表情森冷:“你最好是拉着操纵杆,不然,我们谁也别想活命!”

听到这话,原本想从他身后偷袭的那名小弟,赶紧转身用手拉着操纵杆,屏息着大气,连动都不敢动一下。

摇晃的直升机,勉强恢复平稳。

众人不由得舒了一口气,可下一秒,所有的视线都被此刻正对持的两个男人吸引了去。

人质就被夹在中间,两把枪都对着她。

陆吉祥想哭了,眼泪汪汪的:“救我……”

宋锦丞连表情都没变一下,声音冷酷的像是冰:“放了她,我让你们走!”

老大闻言,嗤笑不已:“我凭什么要信你的话?”

“你不得不信!”宋锦丞启声,眉目昭然。

老大死死地掐着女孩儿的脖子,对于那柄直指着他的枪眼,根本就毫不在意。

“你斗不过我的!”

他开了口,表情得意:“你才一个人,我们有四个人!”

宋锦丞挑眉,似笑非笑。

老大见状,不由得皱眉。

他看了眼自己的手下,一个手腕受伤正拉着操纵杆,另外两个人则是被刚才的状况吓得差点尿了裤子,脸色煞白得像是吃了屎。

“废物!”

他斥了句,表情狰狞。

“放了她!”

宋锦丞看着她,眉梢冷峻。

老大沉默了一下,却忽然哈哈大笑,他极为狂妄:“要我放了她也可以,但你必须把枪交出来,不然……”

冰凉漆黑的枪眼,慢慢的顺着女孩儿的脸颊,蜿蜒爬到了她的肩胛骨位置。

“不然,我就废她一只手!”

宋锦丞脸色骤变。

“呜呜呜……”

陆吉祥哭了起来,浑身颤抖如糠筛。

时间点滴而过,螺旋桨的声音,愈发刺耳。

宋锦丞状似无意的看了眼窗外,嘴角忽的勾起一丝弧度。

“好!”

他说到做到,当即将自己手中的枪扔到了老大脚下。

陆吉祥睁大眼,不可思议的看着他。

简直是不可置信,宋锦丞居然就这么轻易的交出了手枪,难道,他就不怕对方反悔吗?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

劫匪老大见状,笑得愈发嚣狂,他将手枪从女孩儿的肩上移开,眼神儿却犀利得像是刀刃。

“真是条汉子!”

他说完,手腕一动,忽然将怀里的女孩儿朝旁边推去!

旁边——

正是半开的机舱门,而外面,则是万丈悬崖。

“啊!”

陆吉祥惊恐大叫,整个人不受控制的朝外面跌去。

宋锦丞眼目欲裂,毫不迟疑的飞身跳出机舱,伸手抓住女孩。

却,两人因此完全脱离了直升机。

下面是深不见底的万丈悬崖,两人处于半空中,相拥的身子正在极速下降,风声呼啸着从耳畔刮过,宛若死神低吟的嘹歌。

“抱紧我!”

宋锦丞大喊。

陆吉祥赶紧双手双脚的抱着他,可这下降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,心脏几乎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,甚至,陆吉祥可以想象,不久之后,他们两个将被摔成血肉模糊的肉泥!

‘嘭’的一声!

就在陆吉祥满心以为她和宋锦丞即将被摔死的时候,神奇的事情发生了。

男人的身上居然背着降落伞!

此时伞叶一撑开,两人下降的速度戛然收缓。

陆吉祥瞪大眼,两只手还抱着他的脖子,两只脚还缠在男人的腰上,整个人却已呆若木鸡。

直到,温热的吻落在她的嘴唇上。

“被吓着了?”

男人含笑的声音就在耳边,两人正悠悠然然的飘划下降,悠闲得犹如鸟儿般穿梭于群山之间,而这波澜壮丽的大自然景色,正在他们的脚下。

陆吉祥没说话,只是睁眼看着他。

慢慢的,她的眼中开始积起泪花。

她一眨眼,这晶莹剔透的泪珠子,便从她的眼眶里滚落了出来。

“别哭啊,傻丫头!”

宋锦丞抱着她,以唇吻去她的泪珠儿,满心怜惜之意。

刚才的生离死别,似乎不过转瞬之间的事。

而此时,已是风平浪静。

宋锦丞深深的叹了口气,紧紧搂着怀里这具柔软的身躯,叹谓道:“吉祥,你知不知道我差点被你吓死了,嗯?”

“你才把我吓死了!”陆吉祥呜咽着开口,将脸深深的埋在他的颈项里。

宋锦丞驾驭着降落伞,并未答话。

过了片刻,两人安然落地。

陆吉祥的双脚刚沾地,她便浑身瘫软的跌坐在草坪上,脑子里空白一片,只剩下了张嘴喘气的份。

宋锦丞脱了降落伞以后,一边弯腰将女孩儿从地上扶起来,一边打量着四周道:“救援队的应该快过来了,我们得离开这里!”

陆吉祥点点头,任由男人搀扶着自己从地上站了起来。

她看了眼被男人丢弃在旁的降落伞,语气里依然有些惊讶:“宋教授,你在什么时候背的降落伞啊,为什么那帮劫匪都没看出来!”

宋锦丞搂着人朝前走,一边答道:“这种降落伞的材质十分轻盈透薄,平常人背在身上根本就没什么重量感,而我之前又特意穿了身厚重的飞行服,那几个劫匪虽然搜了我的身,但若是不注意,根本就发现不了我里面还有别的东西!”

陆吉祥恍然大悟。

她道:“现在的部队里都是在用这种降落伞么?”

宋锦丞摇头,道:“制作成本太高,目前还没有大面积使用。”

陆吉祥‘哦’了一声,两只手抱着男人的腰,跟着他顺着山间小路往外走。

这里的景色倒是不错,只是陆吉祥方才经历了生离死别,她的心跳仍旧很快,此时根本就没什么多余的心思去注意周围。

两人走了大约一个多小时,救援队便找到了他们。

“宋主任!”

小叶首当其冲,当她看到宋锦丞和陆吉祥都是安然无恙的时候,整个人都激动得不行。

“我没事。”

宋锦丞说了句,接过了小叶递来的矿泉水以后,他却并不急着喝,而是递到了女孩儿的唇边,先是哄着她喝了点水以后,他才将剩下的悉数喝光。

小叶亦步亦趋的跟在男人身后,他说道:“指挥部一直在跟踪那架直升机的信号,那帮人应该都不会驾驶飞机,最后是在一家农场里面匆忙降落,还把人家的屋舍给砸了个稀巴烂。”

宋锦丞没说话。

小叶继续道:“大兴安岭那边的警方已经介入,宋主任,那几个劫匪是逃不了的!”

宋锦丞脚步微顿,冷笑一声。

“总之,活要见人,死要见尸!”

简简单单的一句话,就已代表他的立场。

如果对方反抗不从,我方将不惜一切代价击毙他们!

……

在由一支警卫队的护送下,宋锦丞与陆吉祥乘车回市里,途中,宋爸爸亲自打来电话问候。

电话是宋锦丞接的,他说话的语气很平淡,几乎是惜字如金,陆吉祥窝在他的怀里,根本就猜测不出他们的对话内容。

直到宋锦丞挂了电话以后,他才看向女孩儿,道:“今天还想去大院么?”

噢对了,今天还是宋妈妈的生日呢!

可是……

陆吉祥纠结了半天,犹犹豫豫的开口道:“我给妈买的生日礼物,好像是落在那个商场里面了……”

宋锦丞揉了揉眉心,有些头疼道:“不用担心礼物的,问题,爸的意思是,你今天受了惊吓,妈那里你就别去了,现在和我回家去好好休息!”

陆吉祥皱着眉,心里正在权衡着这件事情的利弊。

她是新入门的媳妇儿,婆婆的第一个生日宴会若是缺了席,别人会怎么看待她?

目无尊长?

或是不识大体?

宋锦丞看出她眼中的犹豫,继续道:“你别多想了,今天是情况特殊,就连爸都说了让你回家休息,你还有什么可顾虑的?”

“可是,今天不是你妈妈的生日么?”陆吉祥还是满心的犹豫:“而且今年又是我嫁到你家里来的第一年,别人知道了肯定会说闲话的!”

虽然,她也很想回家休息,可是这长辈的生日一年只有一次,她作为唯一的儿媳,若是不出席,似乎有些不大好交代。

宋锦丞沉默了下,接着道:“妈还不知道今天的事情,我和爸也打算先瞒着她。至于生日的事情……”

说到这里一顿,他皱眉道:“我就说你身体不好,临时去不了了!”

“这样不大好吧!”

陆吉祥摇头,她从男人怀里坐了起来,说道:“今天的事情虽然危险,但毕竟我没有受伤,只是去参加个生日宴会而已。宋教授,她是你的妈妈,也是我的妈妈,我们应该去祝贺她的!”

宋锦丞听完这话,目光倏地变得幽深。

“好,我们去大院!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今天精神不大好,写得少,亲们请见谅。

上一章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