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越小说吧

闪来的暖婚

第101章 嫁你真是嫁对了!

两日后,陆荣景出殡。

说到出殡,因为没能找到尸骨的原因,陆家只能为他做了个衣冠冢,在墓中放了几件他生前爱穿的衣服,再由法师做了法,最后合上了棺木。

这天,陆吉祥哭得昏天暗地,整个人的精神状态都很不好。

回到家里以后,陆妈妈陪了她一宿,第二日中午的时候便回去了。

宋锦丞一直在外面守着,送走了陆妈妈以后,当他再回到卧室里的时候,却意外的看到陆吉祥正在换衣服,似乎是打算出门。

“你要去哪?”他惊讶的问道。

陆吉祥听到声音,不由得转过了身。

她的一双眼睛还很红肿,只是泪水已经被她擦干,但依然楚楚可怜。

“我要去学校!”

她一边说着话,一边穿上了外套以后,提步就要往外走。

然而,就在她路过男人身边的时候,却不料他伸手把她抓住。

“今天就不要出门了!”宋锦丞看着她,目光落在女孩红通通的眼皮儿上,蹙眉道:“你需要休息,我给你班主任打电话请假,明天再去?”

“不了,今天是第一天上课,我不想缺席!”

陆吉祥摇头拒绝,扭着手腕想要挣脱他的束缚。

宋锦丞索性将整个人都抱到了怀里,声音叹惋:“吉祥,你这不是让我替你担心吗?”

女孩儿没说话,只是将脸埋在他的怀里。

两人静静相拥了一会儿。

“咕噜——”

直到,奇怪的声音响起来。

宋锦丞低头看他,眉毛微扬,似乎有些意外。

陆吉祥窘了一下,红着脸,喏喏的出了声:“我好像饿了……”

“我知道!”

男人笑了笑,在她额角落吻,继而道:“我给你煮碗面?”

“好!”

陆吉祥点了头,末了,她又补充一句:“你还是别给班主任打电话了,我真的已经没事了。我妈说得对,哥他从小就疼我,虽然他走了,但是他还在天上看着我呢!这么久以来,他一直就希望我过得好,所以,他一定不希望因为他自己而影响到我,不然他一定会愧疚的,死也不会安心!”

宋锦丞闻言,皱着的眉头依然没有舒展开来。

“你真这么想的?”他问道,目光审视的看着女孩儿的表情。

“是,我想明白了!”陆吉祥重重的点头,她仰头看着男人,微微的笑了起来:“我哥还没死,他永远都活在我的心里。宋教授,我很感谢你在这些日子里以来对我的宽容和照顾,我妈还说了,她说我嫁给你,真是嫁对了!”

说完以后,她似乎是有些腼腆,小脑袋又不自觉的低了下去。

宋锦丞弯了腰,捧起她的脸颊,对着女孩儿的小唇儿啄了一口,声音含笑:“只要你想开了就行,我也放心了。不过,还是咱妈比较厉害,这思想工作做得比我还厉害!”

陆吉祥终于被他逗笑,哈哈哈的笑了起来。

连日来的阴霾,总算是放了晴。

吃过东西以后,陆吉祥趁着宋锦丞还在厨房里的时候,偷偷的溜出了门。

只是,她这前脚才刚出小区大门呢,男人的电话就敲了过来。

她倒也没多想,接了电话以后便率先开口道:“你别担心,我现在正在去学校的路上,我会一直把手机都开着的,有事你可以随时打给我!”

她这话说得,简直让人无法再拒绝。

宋锦丞很无奈,只得道:“中午要回来吃饭吗?”

“不了,你这些日子里一直都陪着我,工作那边肯定积了很多吧?你去安心工作吧,中午我在食堂里吃饭!”陆吉祥一边说,一边走上了天桥。

宋锦丞那边沉默了下,方才妥协道:“也好,你小心点,晚上一起吃饭。”

“好的!”

挂了电话以后,陆吉祥正好走进校门。

今天是开学的第一天,老师们基本上也没上课,就是让大家相互聊聊天,讲一讲这段寒假里都干了些什么,各种稀奇古怪的故事,使得班里的气氛一直就很好。

中午的时候,陆吉祥一个人坐在食堂吃午饭。

真是令人唏嘘不已,她记得在以前的时候,每次来食堂里都有周潇潇的陪伴,可如今,她们整个寝室里面,便只有她一个人还在学校里读书。

时间快如流水,时间改变了一切。

下午放了学,陆吉祥很意外的接到了一通电话。

为什么说是意外?

因为,她实在是想不到大领导居然会亲自给她电话!

没错,对方是宋锦丞的父亲——宋顾!

“爸!”

她握着手机,怀里揣着小心翼翼,猜测着大领导的来意。

宋顾的声音很温和,只听他道:“吉祥,你现在放学了吧?”

“是啊,我刚放学!”

陆吉祥一边朝前走,一边问道:“爸,您,额,您是有什么事儿么?”

宋顾倒也不废话,直接就说道:“我在梧桐路,你过来吧,黑色轿车,车牌号是……”

说完,挂了电话。

陆吉祥有些懵,手里握着电话,出了校门以后就朝着梧桐路方向走去。

一路来,她都一直注意着路边停靠的车辆,找了没多大一会儿,她终于看到了那辆正停在路边的黑色奥迪。

司机正站在车旁,当看到陆吉祥走过来以后,恭敬的唤了句‘少夫人’,随即替她打开了后座车门。

陆吉祥长了个心眼,她先是低头朝里面看了看,发现宋爸爸真的正坐在里面以后,她才忙不迭的低腰坐了进去。

她挺局促的,虽然宋顾和他儿子一样是好脾气,可到底是个大人物,她多多少少还是对他有些敬畏之心的,所以显得有些紧张。

“爸,您找我有什么事啊?”

她抬头,目光看着宋顾的英俊侧脸,却心想,这宋爸爸年轻的时候,一定是个美男子!

“我今天找你来,是想让你帮个忙!”宋顾转了头,微笑着看着女孩儿,道:“今天是你妈妈的生日,我想让你帮忙挑个礼物送给她!”

陆吉祥闻言,惊讶得张大嘴巴。

“今天是妈妈的生日?”

咳,为什么宋锦丞没提前告诉她?

“平日里太忙,今天还是听小江提起来的。”宋顾看着女孩儿,墨眸温润含笑:“本来不想打扰你的,但我想你是第一年来家里,理应给你妈妈准备一份礼物,噢!这次是我们两个一起准备!”

哇咔咔,她居然可以和大领导一起准备礼物哎!

“好啊好啊!”

陆吉祥狂点头,高兴得很:“我们还可以叫上宋教授,到时候一定能让妈高兴的!”

宋顾点点头,道:“我已经给锦丞打过电话了,他现在还赶不过来,到时候晚上一起回家吃饭。”

“噢,是这样啊……”陆吉祥若有所思,她想了想,又道:“那,您想好了要准备什么礼物吗?”

宋顾一怔,脸有些赫色。

陆吉祥见状,不由得挑高了眉毛,便道:“爸,您该不会是什么都没准备吧?”

“我不知道该送什么。”宋顾回答得坦坦荡荡。

陆吉祥差点笑出声,但被她忍住了。

她扳正脸色道:“那您的意思是……?”

宋顾答道:“我们先去买礼物,然后再回家!”

“好吧!”

陆吉祥点头,表示同意。

司机重新返回驾驶室内,他请示道:“首长,我们现在要去哪?”

宋顾颔首,道:“听吉祥的!”

“唔!”

陆吉祥听到这话,有种想哭的冲动。

敢情,她是被大领导喊来当军师了!

不过,她可是个狗头军师!

“要不,我们去给妈买条钻石项链,或者手镯什么的?”她提议道。

宋顾摇头,道:“雅芝她不喜欢戴首饰。”

“那……”

陆吉祥继续想,很快又出声道:“爸,根据你对妈的了解,她平时爱干些什么?”

“上班,做美容,和朋友聚会聊天。”宋顾一边回想着,一边道:“偶尔还会陪着我出席各类宴会,噢,她对慈善很感兴趣!”

陆吉祥窘了。

“爸,我的意思是,妈她就没点什么别的爱好吗?您、您说的这些,基本上每个女人都喜欢吧,而且做慈善这个,只要是个名人都爱做的……”

最后这句话,声音越说越小。

宋顾看她一眼,眼神儿很深。

“吉祥,慈善并不是做给别人看的,这是对社会的贡献!”

“我知道呀!”陆吉祥点头,心里有些后悔自己说出的那句话。

宋顾倒不是很在意,他想了想,继续又道:“雅芝她好像挺喜欢听评书的,我记得她有好几个朋友都是评书老师。”

“评书?”陆吉祥皱眉。

宋顾看着她,道:“怎么了?”

“额,评书是什么?”

“……”

“额,好吧,我就姑且认为这和听戏是一个意思吧。”陆吉祥挥了挥手,说道:“我知道该送什么了。爸,你就给妈买件裙子吧!”

语出惊人啊!

“裙子?”宋顾很意外。

“是啊,自古以来每个女人都爱美嘛,所以有句话说得好,女为悦己者容!您是妈妈的丈夫,她最希望能够发现她的美丽的人就是您。所以说,如果您能亲自送给她一条裙子,她看到以后肯定会很高兴的,而且我敢跟你保证,事后她一定会把这条裙子穿起来给您看,到时候您可一定要夸她几句哦!”

宋顾在听完女孩儿的这席话以后,持有怀疑态度。

陆吉祥见状,连拍胸脯保证道:“爸,您要相信我,只要是个女人,她总是爱美的。俗话说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,连老祖宗都这样说了,那绝对是没错啦!”

宋顾觉得好笑,摇头道:“你这是小女孩家的心思啊!”

“哪有!”

陆吉祥瞪大了眼,表情很夸张的道:“不管是在什么年龄段的女人,她都是爱美的,只是妈她现在的年纪大了,虽然想爱美,但她不好意思啊!可如果您肯送她一条裙子,那就代表了您对她的宠爱啊,证明妈她对你而言还是有魅力的!爸,我敢给您立个军令状,如果妈不高兴,您可以随意处置我!”

宋顾听到这里,终于是忍不住的笑出了声。

他开怀大笑,愉悦的笑声充斥整个车厢内。

这下,陆吉祥倒是有些不明白了。

“爸,你笑什么呢?”

她很郁闷,敢情她说了这么多,都是白费口水了么?

“你这丫头啊……”宋顾看着女孩儿,感叹道:“怪不得锦丞会喜欢你,的确是有些意思!嗯,很有意思!”

陆吉祥还是一脸的茫然。

这和宋锦丞喜不喜欢她有什么关联吗?

宋顾却没再看她,转而向司机下令道:“去附近最大的商场。”

“是!”

司机得令,当即发动引擎驱车上路,前往这附近最大的购物商城。

不过,到了商场以后宋顾却并没有下车,碍于他的身份不宜随意出现在公众场合,所以,这次选购裙子的重任便落到了陆吉祥的身上。

陆吉祥走进商场里的时候,手里捧着一张卡。

唔,这是宋顾亲手交给他的,据说是大领导的工资卡!

天啦!

工资卡?!

陆吉祥不相信,这肯定是宋爸爸说来逗她玩儿的。

商场很大,但因为陆吉祥心中有谱,所以她也没耽误太多的时间,直接询问了前台服务以后,直奔她想去的那家商店!

说到买裙子这个任务,说大不大,说小却也不小。

宋妈妈的年纪就摆在这里,陆吉祥肯定是不能给她买什么蕾丝裙啊莲蓬裙啊什么的,既然要买,必然就要买一件符合她年龄及气质的裙子!

所以,这又是一门技术活儿。

她绞尽脑汁,最后决定为宋妈妈买入一件漂亮的孔雀绿旗袍。

旗袍,中国女性的传统服装,被誉为中国国粹和女性国服。

它代表的不仅是东方女性的一种柔美,更是端庄和优雅的代名词。

于是乎,陆吉祥是越看这件旗袍越觉得满意,她觉得自己真是老有才了!

“站住——”

“全部都给我蹲下——”

忽然而来的声音,伴随着周围的尖叫声,陆吉祥被吓得原地站定。

她下意识的抬头朝前望去,却看到几个蒙着面的持枪劫匪正朝她这边走来,四周的顾客已经纷纷的抱头蹲下身子,一些胆子小的,甚至已经开始哭了起来!

陆吉祥的脑子里‘轰’的一下就炸开了。

天,这种事情都能让她遇上!

“都不许动,都给我统统蹲下——”

蒙面劫匪还在乖张叫嚣,随着小型机枪的‘噔噔’扫射,商场墙边的大块玻璃幕墙悉数坍塌,稀里哗啦的碎了一地。

“啊啊——”

客人们纷纷尖叫。

陆吉祥是个怂货,她看到这种情况,当即抱头蹲下,一动都不敢动。

几个劫匪很快从她身边走过,除了留有两人端枪守在现场以外,其余的已经冲进了旁边的金店里。

一阵扫射声传出,伴随着店员的惊恐叫声,劫匪已经开始有序的搬运黄金首饰。

陆吉祥蹲在原地没动,心里却在犯嘀咕。

她到底要不要现场拍两张传微信?

额,算了吧,小命要紧!

可哪料,她才刚想完这个问题,旁边的一个小女孩忽然被劫匪拎了起来。

“啊,妈妈——”

小姑娘蹬着一双小腿儿,惊声尖叫

“闭嘴!”

劫匪的耐心明显不好,看到小女孩儿又哭又闹,当即一个大耳瓜子就甩了过去。

他的力道很重,小姑娘闷哼一声,半边脸就肿了起来。

现场一片窒息般的安静,面对劫匪如此穷凶极恶的一幕,竟然没有任何一个人愿意站起来指责他!

小姑娘嘤嘤惨叫,嘴角溢出一丝血迹。

“囡囡!”

忽然,人群里站起了一个女人。

劫匪大惊之下,不禁怒吼道:“蹲下,谁他妈让你站起来的!”

“妈妈!妈妈!”

小姑娘看到女人,眼中当即燃起了希望,伸出小手想要索抱。

原来,这个女人是那个小姑娘的妈妈!

女人想要冲过来,却被身边的一位男士死死拉住。

陆吉祥挨得近,所以她听到了那个男人说的话。

“老婆,保命要紧啊,孩子没了可以再生!”

“你混蛋——”

女人气得伸手就想打他。

就在这时——

“里面的劫匪听着,你们已经被包围了。不要伤害人质,罪上加罪。赶紧出来投降,争取宽大处理……”

“警察来了!”

劫匪扭头,朝着里面喊了一句。

这时候,闯进金店里的那几个劫匪已经走了出来,满满当当的三个黑色口袋,一人背了一个,架着那个小姑娘就往外走。

“站住!”

陆吉祥听到自己忽然喊了这么一句。

劫匪回了头,手中黑漆漆的枪口对准她。

“你们放掉这个小女孩吧,她只是一个孩子,我愿意来当你们的人质!”

劫匪很意外,但仅仅片刻以后,为首的一个男人开了口,声音阴阴沉沉的像是一把飞来的尖刀。

“把她换上!”

……

陆吉祥从来就没有想过,终有一天,她居然会成为人质!

商场门外,此时正围了一圈黑压压的特警,双方对峙,皆是真枪核弹。

四个劫匪,其中三个正躲在暗处,只有抓着陆吉祥的这个劫匪暴露在了公众视线内,只不过,他是躲在女孩儿的身后,以她当做了挡箭牌!

陆吉祥有些脚软,身后的劫匪一直都死死地扣着她的脖子,冰凉的枪眼就抵在她的太阳穴上,只需要一扣扳机,她便与世长辞!

“我们要一架加满油的直升机,给你们半个小时的时间,在此之后,我们会每隔十分钟就杀一名人质!”

劫匪喊完话,拖着陆吉祥就往商场里退。

谈判专家试图拖延时间,可这帮劫匪明显就是有经验的惯犯,无论警方怎么说,他们始终保持沉默。

而就在这种紧张的气氛里,二十分钟转瞬即逝,可外面依然毫无动静。

其中一名劫匪忍不住了,他看向了旁边的男人,开口道:“大哥,我咋觉得这帮龟孙子不会给我们直升机呢?”

大哥冷笑一声,目光阴鸷:“这个商场里的人质有上百号人,他们不敢不给!”

“可是大哥,这个直升机咋一直就没过来呢?这都二十多分钟了!”

“你给我闭嘴!”大哥怒斥,训道:“都他妈给你说过多少次了,干咱们这行最重要的是什么?耐性耐性,你的脑子被狗吃了吗?滚滚滚,给我滚!”

小弟灰溜溜的走到一边。

陆吉祥的双手被绑,她正被迫蹲在这间房间里的角落处,当她听到这段对话以后,忍不住的低低笑了声。

霎时,一阵锐光掠来。

“很好笑吗?”

大哥阴森森的看着她,手中玩耍着一把瑞士军刀,那刀就像是有了生命般,一直在他手中灵活旋转。

陆吉祥摇头,表情惶恐。

大哥嗤笑一声,正欲张口说什么,外面忽然就跑进来一个小弟,只听他连声道:“啊!大哥,直升机来了!直升机来了!我听到外面喊话了,他们已经把直升机停到楼顶了!”

“噢?”

大哥闻言,甚是惊讶。

他惊讶的是,这次警方居然这么大方,还真是说给就给呀!

“走,把人质带上,去楼顶上看看!”

大哥出了声,抄家伙就开始往楼上走。

而此时整个商场内,所有的人质正被集中关在三楼的某个餐厅内,门外被上了锁,根本就跑不出去。

当陆吉祥被带到楼顶的时候,放眼望去,一辆银色直升机正被稳稳的停在楼顶天台上。

“哇,真的有飞机啊!”

小弟惊呼一声,两眼里直冒光。

可是,陆吉祥眼中所见的,却是站在直升机旁边的那名飞行员。

宋锦丞!

天啦,居然是宋锦丞!

上一章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