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越小说吧

闪来的暖婚

第099章 来,我伺候你!

飞机失事的地点是在一处茂密的丛林高山之间,山峰奇峻,不论大小型车辆都开不上去,所以就只徒步攀爬。

当陆吉祥从车里走下来的时候,四处人声涌动,周围都停满了各类汽车。

举目朝远处眺望,隐约可见山顶大半都已被烧毁,乌黑的焦地,就算在山脚也能闻到那股呛人的烧焦味,令人触目惊心。

陆吉祥见到这些,早已是等待不及,拔腿就要朝山上跑去。

宋锦丞眼明手快,一把攥住了女孩儿的手腕,稍一用力就把她给拉扯了回来。

“放手!”

女孩儿怒气冲冲的回头,表情甚是狰狞。

此时此刻,她满脑子就只有一个想法,她要找到哥哥!她要找到哥哥!

宋锦丞虽恼,但心知这丫头也是着急过了头,他倒也不与她多计较,只是紧紧的攥着她的手腕,目光漆黑却沉着冷静。

“山路湿滑,我陪你一起!”

说罢,拉着女孩儿就沿着山路往上行去。

陆吉祥一愣,傻傻的由男人牵着往前走,心中滋味百般复杂。

大约二十多分钟以后,两人终于到达了失事地点。

满目疮痍!

真正的人间地狱!

那么大一架由钢铁造就的客运飞机,如今,竟只剩下了一些零散骇人的漆黑框架。

足以想象,当时的灾情,终究有多么的恐怖与触目惊心!

工作人员正在进行清理工作,现场还散落着一些零零散散的物件,有的是只剩半截的行李箱,有的是破碎的没有烧尽的飞机座椅,大范围的分布在这周围,无声的在诉说着当时飞机上的客人们,究竟经历了怎样一番地狱般的历程!

陆吉祥不敢想象!

她快崩溃了,所见之处,一片焦黑,哪还有半点尸迹?

尸骨无存啊!

那个爱她宠她护她的哥哥,最终的下场竟是尸骨无存!

“哥——”

她忍不住的大喊一声,声嘶力竭的模样,引得周围人纷纷转头望来。

幸而,事故现场并未允许媒体靠近,这一幕,除了在场工作人员以外,再无任何外人窥见。

宋锦丞很心疼她。

纵然他权势在握又如何?可这六道轮回,出离生死,终究是他无法掌控的事情!

所以,他除了在她身边默默的陪着她,再无他法!

……

傍晚,宋锦丞搂着女孩儿,不顾她的挣扎,强制性的就要带她下山。

陆吉祥的精神状态不大好,她这一天几乎滴水未进,若不是现场需要进行保护工作,这丫头恐怕早就冲了进去。

真是令人震惊!

别看这丫头平日里吊儿郎当胆小懦弱的,可就在刚才的时候,她的胆子却是出奇的大,居然要求进入飞机内部寻找尸骸!

当时,就在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不管是宋锦丞,还是现场的几十号工作人员,均是被惊得目瞪口呆。

可是,这又怎么可能?

这场灾难结果非常严重,就连飞机都被烧了个七七八八,这一身皮肉的人,怎么还可能剩得有任何东西?

结果可想而知,为了安全起见,陆吉祥的要求被驳回。

可令人没想到的是,女孩儿竟就这么一直站在原地,一直远远的看着那架飞机残骸,足足看了整整一天还不算,最后若不是宋锦丞硬要拉着她离开,她恐怕会永远的这么站下去!

她的脸色很白,嘴唇上起了皮,白白的一层,看起来格外的憔悴。

回到车里的时候,宋锦丞摸了她的额头,发现很烫,灼人的温度,仿若要在男人的心口上烧出一个洞。

他叹息,两手紧紧的抱着女孩儿,一边询问旁人:“这附近有医院吗?”

司机闻言,想了想,很快回答道:“这附近都是荒山野岭的,哪来什么医院啊!不过,我记得据这里几公里的地方有个小镇,我们可以去那里看看有没有医院!”

宋锦丞皱着眉,看着怀里双眼紧闭的女孩儿,又是担心又是心疼。

“好,就去那个小镇!”

司机应了声好,当即发动引擎驱车上路,朝着那座无名小镇而去。

没多久的功夫,众人很快进入了小镇。

也许是天色已黑,小镇街道上并没有什么人,副官下车去敲响了其中一家农舍的房门,经过一番询问以后才得知这个镇上并没有什么医院,不过倒有一家小诊所,就在这条小街尽头的第一家!

副官道了谢,回来以后将情况悉数告知给男人。

宋锦丞闻言,皱眉紧锁。

小镇里的小诊所?

难道,你要让他把自己心爱的女人,交给一个乡下诊所里的小医生去医治?

姑且不论这个医生的能力如何,如果他没把人救好也就算了,可若是越医越糟糕怎么办?他以前曾下过乡,深知这种小地方里的诊所卫生情况有多糟糕,他家小猴子可是一身的细皮嫩肉,哪能吃太多苦?

“宋主任!”

这时候,小叶开了口,只听他道:“我知道您在担心什么,可夫人如今正发高烧,这病是最耽误不得的,如果我们不在这家小诊所里求医,那就只有回市里了。您知道的,这地方距离市里还很远,其中至少得耽误五六个小时,夫人还这么年轻,又是个女人,她可比不得我们这些糙男人能抗啊!”

对,他是关心则乱!

宋锦丞低了头,看着怀里满面潮红的丫头,只得咬牙:“去小诊所!”

“好好好!”

小叶连忙点头,欣喜的赶紧招呼着司机开路。

几分钟的时间而已,当众人到达街头这家小诊所的时候,诊所的招牌还亮着,副官推门走进去的时候,首先第一眼看到的,却是一桌子正在打麻将的人!

诊所里的人本在高兴的打着麻将,可没想到外面会忽然走进来几个人,特别是看到对方都是穿着军装的魁梧男人时,个个都被吓得连动都没敢动一下。

这是什么情况啊?

很快,宋锦丞抱着女孩儿疾步走了进来,小叶跟在他的身边,一直尽职尽责的与男人寸步不离。

可是,就在他们看到屋内的这一幕时,纷纷愣住了。

宋锦丞大怒:“哪位是医生?”

麻将桌前,一个矮小的胖男人站了起来,满脸胆怯懦弱的神情:“您好,我、我是医生!”

他这副模样,哪像个医生?

宋锦丞火大,若不是怀里还抱着陆吉祥,他指不定就冲上去踹人了!

小叶赶紧走了上来,厉声质问道:“你们诊所里就只有你一个医生吗?”

“不不不,还有我媳妇儿咧!”胖男人开了口,他虽然长相寒碜,但眼力劲儿还不错,他看到了宋锦丞怀里的丫头,立刻又继续道:“您们有人生病了是吧?是这位姑娘吗?您们别担心,我现在就去叫我媳妇!”

说完,跌跌撞撞的就往里屋跑了去。

宋锦丞按耐着心中的怒气,目光扫了一圈诊所内,最后停留在那张麻将桌上。

麻将桌前还剩得有三个人,他们都是这附近的邻居。

如今这一出,可是有些唬人的咧!

这三人都是些老实巴交的农民,何曾见过这种场面了?再加上男人的视线实在不善,一个个的都不由得哆哆嗦嗦的站了起来,不知所措。

小叶适时的开口:“你们都出去!”

“哎哎!”

如得赦令一般,这三人慌忙逃了出去。

这时候,里屋内走出了一位妇人,看模样还挺敦厚。

“您、您们……”

她忐忑无措的站在原地,有些胆怯的看着眼前的这几个大男人们。

宋锦丞抱着人走上前,容颜冷峻,声音冷酷:“你会看病?在哪毕业的?”

“省医学院!”

女人开了口,目光无意的看了眼男人怀里的女孩儿,忽然又‘呀’的一声叫了出来,连忙道:“这位姑娘在发烧呀,看情况好像有点脱水了,哎哎哎,你们快进来,快把人放进来!”

她一边说着话,一边连忙推开了旁边的一扇木门,回头看见男人没动,立马又道:“不要光站在不动呀,快点把人放进来撒!”

宋锦丞皱着眉,抱着人提步走了过去。

小叶见状,赶紧提步跟了上去,伸手将门帘掀开。

屋内,两张白色的病床并排而放,应该是平时用来病人输液的地方。

宋锦丞走了过去,小心的把人放到了床上。

妇人走了过来,先是大概的检查了一下,最后量了体温才发现竟已烧到了三十九度五!

她惊讶得很:“三十九度五!哎,得输液哟,还得补点生理盐水才行哦!”

说完,转身就往外走。

宋锦丞看了眼小叶。

“是!”

小叶心神理会,默不作声的跟在那妇人身后走了出去。

折腾了这么久,总算是可以消停下来。

陆吉祥这病呀,基本上都是因为忧心给忧出来的,先是给她打了退烧针,加上生理盐水,一共输了两瓶点滴!

小叶做事倒是心细,他先是认真的检查了输液瓶上的标记以及生产日期,最后又给市里医院打了通电话,详细的一番询问以后,确定没有问题,这才向宋锦丞汇报了结果。

最后,宋锦丞点了头,这些东西才敢用到陆吉祥的身上。

这一夜,很漫长。

其余的军官们在外面休息,而宋锦丞则是亲自守了小半宿,直到女孩儿输完了所有的液,他才抱着人合了眼。

到了夜里下半宿的时候,外面下了一场雨。

稀里哗啦的雨声,在这安静的大山里,格外的清晰,并逐渐演变出了一番别的滋味儿来。

宋锦丞抱着陆吉祥,这么久以来,他好像已经习惯了怀里要有个傻丫头。

而某个傻丫头呢?

真不知道她在上辈子修了什么好福气,这一世竟能遇到一个宋锦丞!

……

次日清晨,陆吉祥睁开眼睛的时候,入目的是一片陌生。

她从床上起了身,环顾四周,发生这是一间很简单的小屋子,看起来像是病房,但又好像不是病房!

该怎么说呢?

大概是因为这个房间有些简陋寒酸吧!

她下床穿好了鞋,自己掀开门帘子走了出去。

“哎,你醒了呀!”

门口,一个陌生的女人正在炉子上熬着什么汤,浓浓的香气,弥漫整个屋子。

陆吉祥回忆了一下,结果脑中却是一片混乱!

她只记得她自己被宋锦丞强行拉上了车,然后,然后发生了什么?

她好像睡了好久好久的样子!

“别害怕撒,你丈夫在外面咧!”

女人笑了起来,抬手指了指外面。

“额,谢谢!”

陆吉祥道了谢,提步慢慢的往外面走去。

此时正是早晨,外面是一大片金灿灿的阳光,穿着军大衣的男人正站在绿色的悍马车前,他两手插兜,站姿随意,神情自然的正与旁人说着话,肃白清隽的容颜,在这广阔的绿林大山之间,宛若一道明亮的光。

“夫人!”

旁人看到陆吉祥走出来的时候,立刻尊敬的唤了一声。

宋锦丞听到声音,回了身。

女孩儿就站在他的不远处,白皙的小脸儿,就像是这漫山遍野的油菜花一样,光彩照人!

“吉祥,过来!”

他朝她微微一笑,抬了手。

陆吉祥裂开了嘴,笑着小跑了过去,就像是某种小动物似的,高高兴兴的就偎进了男人的怀抱之中。

她仰头看着他,晶莹的眸,像是花朵上的露珠儿。

“宋教授!”

她高兴极了,两只小手抱着男人的腰,完全不在意还有旁人在场。

“咳咳咳……”

旁人侧了头,没好意思打扰这对小夫妻间的清晨甜蜜。

“感觉怎么样了?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?”

宋锦丞一边说着话,一边不由得摸了摸女孩儿的额头和颈项,感觉到她身上的体温已经恢复了正常,这令他安心不少。

“感觉好多啦,浑身都充满了活力!”

陆吉祥一边说话,一边摆了一个大力水手的经典动作。

旁人见状,不由得轻轻笑了起来。

宋锦丞却是摇头,颇有些无奈:“恢复得不错,很有精神劲儿!”

“那是!”

陆吉祥冲他吐了吐舌头,目光无意的看了眼旁边的男人,却是微微一愣。

“哎,你……”

她看着对方,觉得有些眼熟,但又记不起是谁。

“您好,我是李木,很高兴见到您!”

“噢,李木?”

陆吉祥皱着眉,脑子里回忆了一遍,可惜有些模糊,她记得不是很清楚。

李木看了眼女孩儿,目光有些深。

但仅仅眨眼间的功夫,他脸色自然的望向宋锦丞,道:“宋主任,事情的大概就是这样,具体等我回去以后传资料给您,不过您也知道,有些事情事关国家安全机密,我实在是……”

他欲言又止。

宋锦丞点了头,淡笑道:“我明白的,到时候我会提交申请,不会让李特助为难!”

“好!”

李木笑了笑,道:“我还得回去一趟,您和夫人路上小心!”

“再见!”宋锦丞点头。

“再见!”

说罢,李木转身离开。

这时候,陆吉祥才发现路边还停得有一辆轿车,一直没有熄火,应该是在等着这个叫李木的男人。

不过,引人注目的是,这辆轿车的屁股后面挂的也是红色车牌。

看到这里,陆吉祥不禁撇了嘴,说道:“这个李木是谁呀?好拽的样子!”

宋锦丞冷笑一声儿,说道:“国家安全部的。”

“安全部?”陆吉祥闻言,不禁皱眉:“国家安全部的来这里干什么?还有啊,宋教授,他要传什么资料给你,为什么又要说什么事关国家安全机密,哇,好神秘的样子!”

宋锦丞浅笑,弯腰捏了捏女孩儿的小鼻子,打趣道:“都说了是事关国家安全机密,你还要问?”

“我就是好奇嘛!”陆吉祥看着他,乌黑的眼中溢满了渴望:“哎呀,你就给我透露一点点嘛,到底是什么国家机密啊?!”

宋锦丞拉着她往屋里走,一边道:“好奇心可不是什么好东西,你还是不要好奇得好!”

“可是”

“你饿了么?”男人忽然出声打断她。

陆吉祥一愣,随即点了头,皱起了小脸儿。

“早就饿了!”

“那你怎么不跟我说?”宋锦丞斜睨着她,忍着笑。

“有别人在嘛,我不好意思说……”陆吉祥努了努嘴,睁着亮晶晶的眼,直瞅着男人,活像是一只饿了的小兔子。

宋锦丞见状,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。

最后,大家一起在小诊所里吃了早饭。

饭菜是由昨天那位女医生亲自制作的,为了招待这些远方的客人们,她还特意让丈夫杀了一只鸡,混着土豆一起炖出来以后,格外的香糯。

陆吉祥连吃了两碗饭,大赞这锅土豆炖鸡太好吃!

临走之前,小叶塞了一叠人民币给那名女医生。

起初,女医生不愿意接钱,推搡着只愿意收部分诊金。

最后,还是女医生的丈夫出了面,一脸谄笑的收了那叠人民币。

小叶对这男人没什么好感,板着脸说了句谢谢以后,当即转身回到车里。

这边,陆吉祥坐在车内,亲眼看着这发生的一切。

末了,她好奇的问向身边的男人道:“昨天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?宋教授,你的脸色不大好啊!”

宋锦丞闻言,低头望向她。

他伸了手,将这身子单薄的女孩儿拥入怀里。

“昨晚你发烧到了三十九度五,所有人都替你捏了把汗,这荒郊野外的,如果你真出了什么事,我该怎么向爸妈交代,嗯?”

陆吉祥扁了嘴,真心道:“对不起,我让你们担心了!”

“以后不许再闹了。”

宋锦丞出了声,拍了拍女孩儿的背,叹息道:“吉祥,昨晚那种事情,我可再也受不了第二次,你知不知道你当时”

话说到这里,男人忽然住了口,只是脸色变得有些奇怪。

“我当时怎么了?”陆吉祥看着他,好奇的追问道。

宋锦丞摇头,淡淡道:“算了,都已经过去了。”

陆吉祥不免有些沮丧,她想了想,忽然又道:“宋教授,你说,我这次回去以后,应该怎么跟爸妈解释啊?”

“解释?”男人皱眉:“解释什么?”

陆吉祥的情绪忽然变得有些低落。

她低低的道:“我没有找到哥哥的遗体,连骨灰都没有……我们、我们以后该怎么给哥哥立墓啊?”

宋锦丞没说话。

“宋教授……”陆吉祥扯着他的衣袖,眼巴巴的看着他。

宋锦丞看她一眼,只是道:“可以立个衣冠冢!”

“衣冠冢?”陆吉祥一愣。

“对!”宋锦丞摸了摸她的小脑袋,慢慢道:“可以找一些你哥哥平常爱穿的衣物……吉祥,这些事情不该由你来操心,你才多大点年纪?整天想着这些也不好,听话,现在就安心的跟我回去,我会替你安排好一切!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你放心,我跟你说的这些,爸妈们的心里也明白。”宋锦丞苦口婆心:“你年纪轻,什么都不懂,但不代表爸妈们就什么都不知道,毕竟活了几十年,有些事情不用说,他们心里自然是有数的!”

陆吉祥点点头,纵然心里有不甘心,但也无可奈何。

她知道,宋锦丞已经为她做了够多的事情,她不能再一而再再而三的任性,做人嘛,总要懂得适可而止!

只是,她很想念哥哥!

……

回到市里以后,宋锦丞并没有带着人立刻上飞机回首都。

他到底还是担心这丫头的身体,先是带她去了趟市医院,确认她没什么事情以后,这才让小叶定了机票,准备第二日中午回京。

而在此之前,男人带着她去吃了很多当地美食。

比如像什么糯糍粑,恋爱豆腐,洋芋粑粑之类的等等。

最终,陆吉祥表示,南方的美食,果然和北方的不一样!

当晚,两人入住当地星级酒店。

陆吉祥早就受不了自己身上的汗味儿,所以在看到浴室里的那个超大双人浴缸的时候,她的心里美得是直冒泡。

“啊,终于可以洗个澡了!”

她高兴得直拍掌,整张小脸眉开眼笑。

宋锦丞跟着看了一眼,笑得很深:“我可以帮你擦背!”

“好啊!”

陆吉祥点头,但下一刻,她又忽然反应过来,连忙摇头道:“不需要不需要,我自己有手有脚的,我自己可以给自己擦背!”

男人笑意不减,容颜依旧俊美无双。

“有人帮忙总是好的!”

陆吉祥依旧拒绝。

奶奶滴,开什么国际玩笑,让人帮忙擦背什么的,还是算了吧!

毛爷爷曾经说过,自己动手,丰衣足食!

她可玩不起什么鸳鸯浴,会要人命的好不好哇!

可最后——

当陆吉祥一脸欲哭无泪的被男人抱着坐进水里的时候,她的浑身都在颤抖。

是的,她是被气得发颤!

毛爷爷曾经说过,打倒一切恶势力!

可是,毛爷爷并没有说该如何打倒恶势力啊!

“放轻松,你绷这么紧干什么?”

男人的胸膛就贴在她的后背上,而她更是被迫坐在他的两腿之间,这个姿势实在是暧昧得很,她不动还好,一动就能感觉到后面有个什么玩意儿。

妈呀妈呀,少儿不宜,少儿不宜!

一室弥漫的雾气里,女孩儿酡红的脸颊,像是美味的苹果。

她僵硬的像是一尊绝美的少女雕塑,就这么一动不动的坐在你的怀里,除了像是小猫儿似的弱弱叫着‘宋教授’以外,别无他法!

平日里那般张扬跋扈,可此时此刻,她就是落了水的猫,被人捏了命脉,任由处置!

宋锦丞很喜欢,捏着她的小手,慢慢的替她搓洗。

陆吉祥则是浑身直冒鸡皮疙瘩,她觉得这男人真是疯了,莫非这伺候人还能上瘾?

想到这里,她不由得小心翼翼的开了口:“宋教授,你、你没事吧?”

“你说呢?”

男人回答的随意,并不是很在意。

主要吧,他的注意力都在女孩儿的身上。

他现在才知道,原来这丫头的皮肤真的很好,平时在卧室里做的时候,她不让开灯,如今这浴室里的光线够足,他才得以看到她身上的肌肤,莹白娇嫩,如今更是透着微微的粉。

“呀!”

忽然,女孩儿惊叫一声,整个身子往缩,一下就紧密的贴进他的怀里。

一片朦胧的水汽里,除了当事人以外,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陆吉祥低头,看着正趴在自己胸口上的大手,咬牙切齿。

“宋锦丞,你摸哪儿呢?”

“你说呢?”

男人轻笑,扳过她的小脑袋,低了头,正好衔住那微张的小唇,趁机钻入以后,靡靡丽丽的就这么吻了起来。

唔!

好一场活色生香的鸳鸯浴!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宝贝儿们,元宵节快乐!。(* ̄3)(ε ̄*)。

上一章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