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越小说吧

闪来的暖婚

第098章 噩耗!

到达机场的时候,候机大厅内早已经挤满了人,人山人海之间,一阵阵的哭泣声,诉斥着的事态的不好,或者,迎来的即将是噩耗!

四周都是媒体,当宋锦丞忽然降临的时候,自然引起了一阵轰动。

毕竟,这位年轻而英俊的实力派权贵,一直便是媒体们的宠儿。

一众保镖忠心护主,不管媒体们如何拥挤和发问,宋锦丞始终保持沉默状态,容颜冷峻,薄唇紧抿,可关键是他怀里还抱着一个双肩抽泣的小娇人儿。

一时之间,众说纷纭。

很快,再由机场领导的亲自引领下,一行人浩浩荡荡的进入贵宾休息室内。

大门一关,所有的喧嚣即刻被阻挡于一块门板之外。‘

陆吉祥早已是迫不及待,她从男人的胸前抬了头,脸上的表情尽是焦急和忐忑。

“宋教授,到底是怎么回事?为什么外面全是人?还有,为什么连媒体都到场了?是不是出事了?是不是出事了?”

她紧紧的拽着男人的衣襟,仰头望着他,乌黑的眼眸,倒映着男人冷峻的面孔。

宋锦丞看着她此番模样,又是无奈,又是心疼。

但此时此刻,他却不得再隐瞒。

“的确是出了点事儿!”

他缓缓的启了声,却是一个坏消息。

陆吉祥愣住,心中的预感被证实,令她如遭雷击一般。

渐渐的,她的脸色开始转白,本已褪了色的唇,慢慢的开始颤抖起来。

出事了!

真的出事了!

“哥——”

她淬然凄厉大喊一声,转身就要朝外面冲去。

男人见状大惊,连忙伸手将她抱入怀里,并一边出声安慰道:“吉祥,你冷静一点,你听我说完,你听我说完,吉祥!”

他稍一用力,两手攥着女孩儿的双肩,迫使她不得不正面与自己对视。

她的眼,早已湿润。

泪珠儿就跟那被扯断的珍珠项链,一颗接着一颗的往下掉,看得人心都碎了。

宋锦丞拧眉看着她,开口道:“目前只是飞机失事,具体的人员伤亡还不清楚,你要镇定,相信我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!”

陆吉祥早就是哭得上气不接下气。

“我要去找哥哥,我要去找哥哥——”

“吉祥!”

宋锦丞无可奈何,张手把这丫头抱进了怀里。

陆吉祥不肯,挣扎着想从他怀里出来,一双小手胡乱的捶打着他,伴随着她凄厉的哭声,场面看起来令人尤为心疼。

小叶早就看不下去了,侧头将视线撇向了别处。

‘咚咚咚——’

门外,忽然响起了敲门声。

小叶走了过去,先是仔细一番询问以后,方才示意保镖开门让人进来。

外面依旧站着众多媒体工作人员,只是这开门的一小会儿功夫,外面的声音就溢了进来。

“宋先生,你对于此次飞机失事有何看法?”

“宋先生,您今日为何会出现在这里?机上是否有您的亲人或者朋友?”

“宋先生……”

片刻之间,房门再次关上,声音很快戛然而止。

陆吉祥早就是泣不成声,整张脸都趴在男人的胸口前,呜咽大哭,宛若掉了线的眼泪,几乎沾湿了他胸前的大半衣襟。

小叶走了过来,指着刚进来的那位男人道:“宋主任,这位是机场负责人,姓何!”

“何先生!”

宋锦丞出了声,因为他怀里还抱着个丫头,因此导致行动上有些不便,只得朝着何先生点了点头,算是以示礼貌。

“您好,宋先生!”

男人很快开了口,他倒也精练,还不等对方提出问题,他便率先开口道:“本次飞机是由云南飞向首都的CA41XX次航班,在途经云贵上空途中忽然失事,现已查明飞机坠落地点是在一处未知名的山林间,我们这边已经派专人赶了过来,出事地点已经由当地警方和医院赶赴抢救,具体的伤亡人数还没有出来,至于出事原因,只有等我们找到了黑匣子以后才能判断出!宋先生,对于这件事情,我代表机场向你以及这位小姐道歉,请您们节哀!”

他说得很客气,态度也是十分端正。

可是,陆吉祥却跳了起来,若不是她正被宋锦丞压制在怀里,她恐怕会控制不住的朝那个男人扑去,她在撕心裂肺的大喊:“我们不节哀,我哥他不会出事的,他一定不会出事的,我警告你,我不许你乱说话!”

她的情绪很激动,相当的激动。

机场负责人被吓得一怔,根本就反应不过来。

“吉祥!”

宋锦丞低斥,两手强制性的把人抱在怀里,他几乎是把人拖到了那边的沙发上。

陆吉祥激烈的反抗着。

“何先生!”

这边,小叶已经走到了机场负责人身边,只见他微笑道:“抱歉,让您见笑了,这边的事情我们会处理的,您这边请!”

说罢,带着在场的所有人出了休息室。

刚才还挺热闹的房间里,转眼间便只剩下了宋锦丞和陆吉祥!

“我要去找我哥!”

陆吉祥还在大喊大叫,就像是疯魔了般。

宋锦丞耐心有限,他见女孩儿情绪激动,索性将她直接压到在沙发上。

“呜呜呜呜……”

陆吉祥仰躺在沙发上,她的身子根本就无法动弹,只得盯着天花板,一个劲儿的哭,一个劲儿的淌眼泪。

到底还是太年轻了啊,忽然遇到这种生离死别的事情,怎么可能扛得住?

这边,宋锦丞看着女孩儿这番模样,他也是心疼得很,索性抱着女孩儿一起躺在沙发上,慢慢的哄着她。

过了很久,真的不知道过了多久,陆吉祥的哭声减小,只是依然再打着哭嗝儿,红肿的眼,憔悴的脸,整个人都萎靡了不少。

“我妈,我爸他们、他们知道么?”

她低低的出了声,嗓音有些沙哑。

“还不知道。”宋锦丞抚摸着她的发,轻轻地吻了吻她的脸颊,一边柔道:“爸妈那边就先瞒着,毕竟还没找到人,还是不要把他们吓到了,爸妈年纪大,禁不住的!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陆吉祥抽噎了几下,抬起红通通的眼皮儿去看男人,表情喏喏的,一副小可怜儿的样:“宋教授,你告诉我,哥他不会有事的对不对?他是个好人,老天爷一定会保佑他的,对不对?”

“对,一定会没事的!”

宋锦丞叹息,拍了拍女孩儿的后背,继续道:“你先休息一下,结果很快就会出来的!”

陆吉祥闻言,正要张口说什么,男人却以食指抵住了她的唇,柔声哄道:“乖,你已经很累了,闭上眼睛好好睡会儿,好不好?”

陆吉祥不再说话,耷拉着沉重的眼皮儿,柔顺乖巧的倚靠在他的怀里。

可等不了几分钟,她忽然又抬起了头颅。

“不行,我要去找我哥,我一定要去找我哥!”

说完,动着身子就想从男人的怀里起来。

宋锦丞将她抱得很紧,他的声音略沉,似是有些不悦。

“陆吉祥,你就不能给我安静一点?飞机失事的地点离我们有几千公里远,这大晚上的,你要去哪里找人?折腾了这么久,你就不能给我消停会儿吗?”

这话,说得到底是有些重了!

陆吉祥愣愣的看着男人,渐渐的,眼眶里又开始溢出了晶莹的泪水。

她觉得委屈!

她真的觉得好委屈!

“我只是想找哥哥,我只是想找哥哥……”

她哇哇大哭,像是一个被遗弃的孩子。

这一幕幕的,岂不是在挖男人的心窝子么?

宋锦丞是又气又无奈,这才多大会儿的功夫,怎么又开始哭闹了?

“吉祥,吉祥乖,不要哭了,哎,你不要哭了,听我说,你”

‘咚咚咚——’

外面的门,再次被人敲响。

宋锦丞从沙发上撑起了身子,他拍了拍女孩儿的背,示意道:“不要哭了,有可能是机场方面来通知消息了,你想不想知道?”

“想!”女孩儿回答得不假思索。

“那就不准哭了!”男人故意板了脸。

“好!”

女孩儿赶紧从沙发上起了身,一边擦眼泪,一边打着哭嗝儿,红通通的眼,直直的瞅着男人:“你、你快去嗝……快去开门呀!”

“不许哭了!”

宋锦丞摸了摸她的小脑袋,起身去开了门。

“宋主任!”

小叶走了进来,满脸的严肃。

宋锦丞见状,当即皱眉。

“有消息了?”他问道。

“是有消息了,可是……”小叶点了头,接着又迟疑的看了眼那边的女孩儿,似乎挺为难的样子。

他这副表情,简直是在吊人胃口。

“到底怎么了?”陆吉祥从沙发上站了起来,她两眼紧紧地看着小叶,追问道:“你们找到哥哥了吗?你们是不是找到哥哥了?”

小叶咽了咽口水,最后看了眼自己的上司以后,决定开了口。

“前边传来消息,经过医护人员和警方的最后确认,机上人员一共四十三名,包括机组人员,无一有生还迹象。夫人,请节哀!”

说罢,深深的一个鞠躬。

宋锦丞先是一愣,随即连忙回头去看女孩儿。

只见,陆吉祥脸色骤然翻白,就像是有一口气没能提得上去,紧接着,整个人直挺挺的就向后倒了去。

“吉祥——”

男人失色,一个箭步冲了过去。

……

只希望这一切,只是做了个梦。

一个虚无缥缈的荒诞梦境,等着醒来以后,所有的一切都还是老样子。

陆吉祥睁开眼睛的时候,首先看到的是自己的母亲。

陆妈妈的一双眼睛都是红的,她一直守在床边,当看到女孩儿醒来的时候,眼中迸出欣喜的光芒。

“医生,医生,我女儿醒过来了!我女儿醒过来了!”

她在朝外面大喊大叫。

然后,有很多穿着白大褂的医生疾步走了进来,有的人在翻看她的眼皮,有的人在检查旁边的仪器,还有的人在不停的说着话。

刚才还挺安静的病房,忽然就变得热闹了起来。

陆吉祥茫然的看着这一切,直到陆妈妈把她扶了起来,鲜香四溢的肉粥被递到她的面前。

“来,乖女儿,吃点粥!”

陆妈妈一边说着话,一边舀了勺热粥,小心翼翼的递到女孩儿的唇边。

这时候,陆吉祥总算回了神。

她抬了头,目光看着母亲,问道:“哥哥呢?”

陆妈妈动作一愣。

但很快,她又恢复了笑意,继续道:“乖女儿,你已经一天多没吃东西啦,先吃点东西好不好?乖,这个是你最喜欢的香菇鸡肉粥,很香的,你”

“哥哥呢?”

陆吉祥面无表情的再次开口。

陆妈妈脸上的笑,再也无法维持。

“吉祥!”

她痛心疾首,想到已经逝去的儿子,眼泪再次流淌了下来。

“吉祥,妈现在就你一个丫头了,你可不能再出什么事情了,若是、若是连你也出了事,这不是要了妈的命吗?吉祥,算妈妈求你了,你就吃点东西好不好?”

“妈——”

陆吉祥抬头望她,眼泪唰唰唰的往下掉。

“哥他真的、真的没了吗?”

陆妈妈没能忍住,她把手里的瓷碗放到了旁边的床头柜上,哭着道:“报道都已经出来了,现场很惨烈,飞机自燃以后只剩下框架,别说是人了,连骨头都找不到一块!造孽啊,这都是我造的孽啊,吉祥,这是妈的报应,报应啊……”

“妈!”

陆吉祥惊讶不已,她连忙从床上撑起了身子,张手就抱住了自己的母亲,边道:“妈,你怎么能这样说自己?这件事情不怪你的,不怪你的!”

陆妈妈摇头,声音哽咽:“这都是我造的孽,我、我不该逼荣景的,他是个好孩子,我不该逼他的!”

陆吉祥闻言,不由震惊的看着自己的母亲。

“妈,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你逼着哥哥做什么了?”

陆妈妈只是一个劲儿的摇头,眼泪流淌的很厉害。

“吉祥醒了吗?”

这时候,陆爸爸的声音传了进来。

可是,当他看到这对母女都在痛哭的模样时,不由得一怔。

“爸!”

女孩儿瘫坐在床上,透着朦胧的泪眼看着自己的父亲。

陆爸爸心疼得不行,赶紧提步走了过来,一边替女孩儿擦泪,一边对着自己的妻子斥道:“吉祥才刚醒过来,你这么刺激她干什么?你这当妈的,怎么一点都不知道轻重?哎呀,别哭了别哭了,你怎么”

他话还没说完,陆妈妈忽然起身跑了出去。

“妈!”

陆吉祥惊讶,本能的就想追出去。

陆爸爸摁住他,说了句别下床,随即转身就拔步追了出去。

陆吉祥呆坐在床上,脑子里却忽然浮现出了陆荣景的模样,她记得在那天停车场里的时候,哥哥抱着她说,他会每月按时回来看她!他还会给她买很多好吃的零食……

可是,可是她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,那天,竟是她和哥哥的最后一次见面!

“哥……”

她不由得卷缩成一团,心口那里一阵一阵的疼。

都是她太任性,都是她非要哥哥回来!

这一切都应该怪她,是她害死了哥哥!是她害得哥哥和她天各一方!

她真后悔,她真的好后悔!

……

傍晚,宋锦丞走进病房里的时候,那一幕,差点让他碎了心。

一片橙色的夕阳光芒之中,女孩儿孤独无依的蜷缩在白色的病床上,乌黑的发散了一铺,却不及她泪流满面的容颜。

在这一刻里,他忽然有种幻觉。

他好像看到了童话故事里的美人鱼,她将在第二天朝阳升起的时候,化成海面上的泡沫!

然后,永远的,永远的离开人世间!

“吉祥!”

他心疼得一揪一揪的。

他走了过去,俯了身,满是柔情的将这可怜的小家伙抱进了怀里。

女孩儿抬了头,一双乌眸,像是浸泡在溪水里的水晶。

“宋教授……”

她轻轻的开了口,两手紧紧地抱着他的颈项,小脸就贴在男人的脸颊边,极为粘人。

“我想回家,你带我回家好不好?”

“好!”

男人点了头,毫不迟疑的把女孩儿横抱起来,大步走出了病房。

门口正守着两个人,看到宋锦丞出来的时候,尤其是看到他怀里还抱着个陆吉祥,分别都愣了一下。

宋锦丞却是旁若无人,直接抱着人下了楼。

司机早已等候在门口,看到男人抱着女孩儿出来的时候,连忙将车门打开。

男人弯了腰,首先将怀里的小人儿放了进去,而后他自己才坐进去。

“宋教授,我想去看哥哥!”

陆吉祥忽然提出要求。

宋锦丞先是皱眉,看着女孩儿道:“吉祥,你现在的身体,根本就不适合”

“我想去送完哥哥的最后一程!”女孩儿不等他把话说完,接着又道:“在我很小的时候,我爸爸就给我说过,我在医院里出生的那天晚上,哥哥一直都守在产房外面,是他陪着我一起来到这个世界!现在,他要走了,我应该要陪他走完最后一程的。”

“宋教授,我求你了……”

女孩儿眼巴巴的看着他,满脸的祈求。

宋锦丞叹了口,先是将人抱到自己腿上坐好,而后才道:“出事地点是在南方,距离这里很远的,而且又是在一处偏远的山林里。吉祥,你再耐心的等两天好不好?很快的,他们会把骨灰送回来的!”

“不!”

女孩儿摇头,很固执:“我知道,飞机已经烧得面目全非,你们根本就找不出尸骨了对不对?宋教授,你不要再安慰我了,连飞机都烧没了,怎么还可能看得到人,你们怎么给我骨灰?”

男人一阵沉默。

陆吉祥紧紧地抓着他的手,继续哀求道:“宋教授,我嫁给你这么久了,从来就没有求过你,这次算我求你了好不好?你就帮帮我吧,你就带我去见哥哥吧,就这一次,就这一次好不好?”

真让人为难啊!

宋锦丞心疼这丫头,他不舍得她吃半点苦。

可是,他又知道她是个倔脾气!

他无可奈何,再由女孩儿的数次恳求之下,不得不同意带她前往南方。

当天夜里,二人乘坐航班前往贵州边界的某座城市。

到达目的地的时候,时间已是次日的凌晨四点多钟,陆吉祥的身上穿着军大衣,衣领子高高的竖起,只露出了一双红彤彤的大眼。

“宋主任!”

前来接机的是几名军官,当他们看到宋锦丞的时候,明显都很兴奋。

宋锦丞拉着女孩儿走了过去,一一与那几名军官握过手以后,才道:“准备好了么?如果没什么问题的话,我想现在就进山。”

军官们闻言,略有些惊讶。

“宋主任,您这事儿很急吗?”其中一名军官开了口,只听他道:“昨儿刚下过一场雨,现在山里路滑,您也知道咱们这地方的地理地貌,雨水天最容易遇到泥石流之类的,加上现在天还黑着呢,就算您再着急,为了您和这位小姐的安危,我们建议您还是等天亮以后再启程吧!”

宋锦丞闻言,稍作思忖,觉得有理。

“吉祥?”

他回了头,将询问的目光看向女孩儿。

陆吉祥的心里着急啊,特别是现在,她知道她现在距离哥哥就只有几百公里的路程,心里更是急得像有一把火焰在燃烧。

可是,她也知道,夜里行山路,是最危险的!

她犹豫一番,最后还是点了头:“好吧,我们还是等天亮以后再出发吧!”

宋锦丞微微一笑,点了头。

因为现在的时间已经是四点多钟,距离太阳升起的时间也没几个小时,众人并未找什么住宿的旅馆,只在车里将就着眯了一小会儿。

这些人都是些当兵的,时间观念很重,一点都不舍得浪费休息的时间!

宋锦丞抱着人坐在悍马车的后座上。

这几天以来,陆吉祥几乎都没怎么睡过安稳觉,现在也不知怎么的,脑子里晕晕沉沉的,倒是忽然有了几分睡意。

宋锦丞轻拍着她的后背,安慰道:“你先睡会儿吧,天亮的时候我叫你!”

陆吉祥犹豫了几下,可她终究还是没能抵挡住这浓浓来袭的困意,轻轻地点了点头,小脑袋靠在男人的肩头上,微微眯着眼。

结果,这一觉,她睡得还挺沉。

等着她再次醒过来的时候,外面的天色早已大亮,悍马车颠簸着在朝前行驶,而陆吉祥是因为被男人护在怀里,所以半点也没受外界的影响。

她朝外面看了看,发现他们正行驶在一条山间小路上。

只是,这条小路实在是太烂,颠来颠去的,实在是难受。

“醒了?”

男人温沉的声音,从头顶响起。

陆吉祥抬了头,目光看向男人。

宋锦丞的脸庞是一如既往的英俊,只是他似乎有些疲惫,眉眼间的倦意,根本无法掩盖。

“我睡了多久?”

陆吉祥开了口,目光依然愣愣的看着男人。

“大概有五六个小时吧,现在都快十点了!”宋锦丞浅笑,吻了吻女孩儿的眼皮儿,边道:“看你睡得挺香的,所以就没舍得叫你!”

陆吉祥盯着他,呆呆的道:“那你呢?你就这样一直抱着我?”

“不然呢?”

宋锦丞说道,并不意外的看到了女孩儿眼中的感动。

“你对我真好……”

她撇了嘴,小手紧紧抱着男人的脖子。

“好了,这没什么的,只要你好就行了!”宋锦丞拍了拍她的背,并不以为然,他朝窗外看了眼,又继续道:“你看,这里的风景很好,不像北方是一望无际的平原,这里有很多山很多水,你看看,吉祥,喜欢么?”

陆吉祥没抬头,依然深埋在男人的颈项间。

宋锦丞等了一会儿,感觉女孩儿没有任何动作,不由得低头看她。

哪料,女孩人竟忽然撑起了身子,也不管车上还有司机和副官,只是对准着他的唇,直直的就这么吻了下去。

关键是,她吻得还挺重,‘啵’的一声,在这安静的车厢里,尤为清晰。

宋锦丞愣住了!

这位向来运筹帷幄的尊贵男人,竟然脑子里忽然蒙圈,然后就这么愣住了!

“宋教授,谢谢你!”

陆吉祥一字一句,非常郑重。

前边,似乎传来了低低的笑声。

宋锦丞却是惘若未闻,他的眼中只有这个率真而可爱的小丫头片子。

“宋教授,感谢你对我这么好!”陆吉祥还在说话,她在说着真心话:“我妈说了,在这个世界上,没有谁天生就该对谁好的,你对我好,我记在心里,以后,我会慢慢还给你的!”

宋锦丞看着她,摇头。

“不,我不需要你还!”

他对她好,从来都是心甘情愿。

“那……”

陆吉祥想了想,再次抱住了男人,她在他耳边轻语:“那我以后也会对你好的,我会对你很好很好的,宋教授,你要相信我!”

“嗯,我信!”

他知道,从这一刻,无论如何,他不会再放手!

他心坚定,由始至终,他都知道,对于这个丫头,势在必得!

上一章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