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越小说吧

闪来的暖婚

第097章 关于生娃的问题!

晚上,众人从KTV里走出来的时候,外面的雨势不知何时变大,雨滴砸落在地面上,发出哗啦哗啦的声音。

陆吉祥看了看,连忙打开了手中的雨伞,并费力的高高举着。

裴谦看了眼,笑得狡猾:“看来我们的吉祥物开窍了!”

“什么意思?”

陆吉祥听到这句话,眼中有迷茫。

裴谦却是笑得愈发浓郁,他瞥了眼旁边的好友,意味深长:“哎呀,某些人的心思总算是没白花啊!”

“喂喂喂!”

陆吉祥看着他说话像是在打哑谜似的,便有些不爽了:“赔钱货你有话就说有屁就放,不要说这些文绉绉的话,你个理科生还装什么文科生?!”

“你你你!”裴谦气得拿手指着她,却半天都没‘你’出个一句话。

陆吉祥一手勾着宋锦丞的臂弯,一边冲他吐舌头。

裴谦深吸了一口气,最后才道:“吉祥物,我说你开窍的意思呢,就是说你会疼自己的老公了,这才像是一个正常女人该做的事情嘛!”

哟,这货什么时候学会拐着弯儿的骂人了?

难道,她以前就不是个正常的女人?

陆吉祥‘切’了一声,翻了个白眼道:“赔钱货,我看你是嫉妒的吧!”

“我嫉妒什么?”裴谦双手环胸,下巴抬得高高的。

“你说你一个孤家寡人,你能嫉妒什么?”陆吉祥扬了眉梢,笑得有些小坏:“听说你最近在相亲啊,找到了么?”

说到相亲这事儿,从古至今,多少人的死穴!

裴谦果然被激怒,正要张口反驳几句,许久未曾说话的宋锦丞,终于出了声。

“行了,吉祥,少说两句!”

他语气里颇含威仪。

陆吉祥闭了嘴,只是有些不甘心,冲着裴谦又瞪去了好几眼。

裴谦不理会,径直撑开了自己手中的雨伞。

‘滴滴——’

这时,小叶已经把车开到了路边停好。

“需要我们送你回去么?”宋锦丞问向裴谦道。

裴谦摇头,拒绝道:“不了,我要雨中散步!”

他话刚落音,另一边的女孩儿便笑了起来,而且还是笑得特别嚣张的那种。

裴谦龇牙道:“吉祥物,你笑什么笑!”

“赔钱货,你还没淋雨呢!”陆吉祥摇头,故作惋惜。

裴谦愣了下,傻傻的:“什么意思?”

“你病了!”

陆吉祥看着他,很肯定的点头:“而且还挺严重!”

裴谦一时没能反应过来,顺着她的话就问道:“什么病?”

“颈部以上瘫痪!”

裴谦有些懵:“这是什么病?很严重吗?”

陆吉祥继续摇头,一字一句:“这是脑残,没得治!”

说完,拉着宋锦丞就往前跑。

裴谦在她们的身后,气得直跳脚:“吉祥物,我和你没完!”

……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

回到车里以后,陆吉祥还在笑个不停,到了最后,她连肚子都笑疼了。

宋锦丞看着她这副莫样儿,很是无奈。

“吉祥,以后不要和裴谦开这种玩笑!”

“为什么?”

陆吉祥笑着歪倒在男人身上,一双大眼很是晶亮,只听她道:“你以前不是说赔钱货很厉害么?我看他还真是笨哎,哈哈,这么大的雨,他居然要什么雨中漫步,难道就不怕脑子里进水么?那样就更笨啦!”

宋锦丞的脸色微微有些沉。

他把女孩儿扶了起来,眸色认真的看着她。

“吉祥,裴谦比你年长,听话,以后和他开玩笑的时候,不许太过分!”

他的语气很严肃!

陆吉祥见状,脸上的笑意渐渐的收敛了起来。

“噢,我知道了!”她点了点头,抿着嘴巴,有些无精打采。

宋锦丞伸手把她抱到了怀里,单手轻轻拍着她的背,慢慢的说道:“裴谦在大学的时候曾经交过一个女朋友,他们那时候的感情很好,甚至到了要谈婚论嫁的地步。后来不知道为什么,他们忽然分了手,从那以后,裴谦就颓废过一阵子,有次酒醉后斗殴,甚至闹到了差点被遣送回国。”

陆吉祥听了,很意外:“她们交往了多久?”

“大概有两年多吧!”宋锦丞想了想,继续道:“女方是个中美混血儿,会说三国语言,她和裴谦的专业相仿,两人谈得来,很多兴趣爱好也相同!”

“这么说来,赔钱货在和那个女人分手以后,就再也没有谈过恋爱了?”陆吉祥说道,挺感叹的:“没想到赔钱货还是个痴情汉。”

宋锦丞‘嗯’了一声,低头在女孩儿的脸颊边吻了吻,道:“听话,以后不许再拿这事儿去调侃裴谦了,记住了?”

“好!”

陆吉祥点头,末了,她又有些想不明白。

“不对呀,照你这么说来,既然赔钱货很喜欢那个女人,那他为什么要分手?而且,就算是分手了,他也可以再把人给追回来嘛!”

宋锦丞闻言,忽然沉默。

“怎么了?”

陆吉祥抬头去望他,皱眉道:“你可别告诉我,那个女人早已经结婚生子了?”

宋锦丞叹了口气,缓道:“她死了!”

“啊!”

陆吉祥惊得从男人怀里坐了起来,她不可思议的看着他,道:“死了?谁死了?那个女人死了吗?”

宋锦丞点头:“很严重的车祸。”

陆吉祥愣住。

她突然有些后悔,早知道这里面还有这么一档子伤心事儿,她肯定不会拿相亲的事情去调侃赔钱货,唉,她真想对他说句对不起!

“好了,不知者无罪,你也别太自责!”宋锦丞安慰她道:“如果你实在是觉得心里愧疚,下次可以把裴谦约出来,请他吃顿饭!”

“好主意!”陆吉祥打了个响指,道:“我还可以给他介绍美女!”

“这些事情你就别瞎操心了!”宋锦丞万般无奈。

“嘿嘿嘿……”

陆吉祥冲他咧嘴一笑,大咧咧的就伸手抱住男人的脖子,小脑袋在他的肩胛骨那里蹭啊蹭啊。

宋锦丞看着她,大手拍了拍她的小脑袋,宠溺道:“小猴子,等你毕业以后,我们就举行婚礼,好不好?”

“嗯!”

陆吉祥没有异议,继续蹭他。

宋锦丞搂着她,脸上笑意愈发深邃。

“然后,我们再生个小小猴子!”

“……”

“怎么了?”宋锦丞看着忽然不动的女孩儿,微微蹙眉。

半响,女孩儿抬起了脑袋,一张小脸几乎都皱成了一团。

她哭兮兮的道:“宋教授,你这行程安排也忒快了点吧,像生孩子这种事情……额,我才多大点年纪啊!”

宋锦丞皱着眉,没说话。

陆吉祥歪着头,小心翼翼的看着他。

“宋教授?”

宋锦丞回了神,低头看她,拍拍她的肩道:“顺其自然吧。”

陆吉祥‘噢’了一声,继续趴在他的肩头,声音逐渐变得含糊起来:“宋教授,我先眯一会儿啊,到家以后叫我……”

“好!”

宋锦丞一边说,一边把人紧紧的楼着怀里,只是稍微的调整了一下坐姿,以便这丫头能够更为舒适安逸的倚靠在他的怀里。

一路安静无言。

女孩儿睡得分外安心。

……

这一觉,似乎睡了很久。

直到宋锦丞把人叫醒的时候,陆吉祥的眼中还尽是迷茫。

她依靠在男人的臂弯里,刚随着他踏出车外,一阵寒风迎面拂来,冻得她直哆嗦。

“好冷啊!”

她一边喃喃着,一边更紧的往男人怀里躲去。

她这副模样,倒是难得的柔弱。

宋锦丞托着她的腰,带着人快速进楼以后,直接乘电梯回家。

周阿姨听到门铃声来开门的时候,陆吉祥依然是软绵绵的趴在男人怀里。

“吉祥这是怎么了?”周阿姨很惊讶。

宋锦丞抱着人,一边费力的换鞋,一边道:“在车上睡着了,怎么叫都不肯醒过来。”

“哎,怎么像是个小孩子似的!”

周阿姨无奈的笑着摇头,陪着宋锦丞一起把人弄到了卧室里。

伺候完这丫头以后,男人换了身衣服,挽着衣袖进了厨房。

周阿姨跟了进去,当她看着男人正在素手洗姜的时候,不禁诧异的问道:“宋老师,您这是打算做姜汤么?”

“对!”宋锦丞点头,末了,又问一句:“对了,家里有红糖吗?”

“有的有的!”

周阿姨连忙答道,一边从柜子里取出了红糖,她看着男人的动作,忍了又忍,最终还是没能忍得住:“宋老师,这些事情就交给我来做,你去照顾吉祥?”

“不碍事,你去忙你的吧。”

宋锦丞很淡的说了句,手上的动作没有停下。

周阿姨站在原地,她有些局促不安。

宋锦丞倒是没怎么在意她,洗好了生姜以后,他很快又开始架锅烧水,一系列动作尤为流畅熟练,半点也没有什么别扭的地方。

五分钟以后,一碗生姜红糖水就做好了。

宋锦丞先是自己喝了半碗,觉得味道不错以后,这才端着去了卧室。

周阿姨站在原地,目光看着男人的背影,心想,今后若是她的女儿能够找到这样一个好女婿,她就算是死了,那也是笑着的!

这边,卧室内。

陆吉祥正呼呼大睡,迷糊间,她被人抱了起来。

“吉祥?吉祥?”

男人出声唤她,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脸颊。

陆吉祥皱眉,渐渐的,她又慢慢的睁了眼。

她没说话,一双乌黑的眼,倒映着男人的脸庞。

“想喝水吗?”男人问道。

陆吉祥懒得动口,她点了点头,模样懒懒的。

宋锦丞抱着她,侧身从床头柜上拿起了瓷碗,并将碗沿抵到了女孩儿唇边。

“张嘴!”他道。

陆吉祥闭着眼,乖乖的张了嘴。

可是,她才刚喝了一口,五官立马皱了起来。

“唔——”

她侧头,作势就要吐出去。

“不许吐!”男人低斥。

这下,陆吉祥倒是瞬间清醒了几分,她的嘴里还含着姜汁,一双湿漉漉的眼,可怜兮兮的。

男人见状,心里瞬间不由得柔了好几分。

他耐心道:“乖,这是姜汤,喝了预防感冒的。”

“唔唔!”

陆吉祥摇头,表示自己不想喝。

男人微微沉脸,道:“不许吐,喝了它!”

陆吉祥的内心很痛苦,你说说,这都算是个什么事儿,她只是想安安稳稳的睡个觉而已,可这男人莫名其妙的为什么非要逼她喝什么姜汤?!

啊,真要命儿!

“乖,喝了它,喝完了你就可以继续睡觉了!”

这边,男人还在耐着性子的哄人呢。

陆吉祥皱着眉,闭着眼,很努力的将自个儿嘴里的东西往腹里咽。

可不曾想,她刚把这玩意儿吞进肚子里,一大碗乌黑黑的姜汁出现在她面前。

“啊!”

她低呼,满脸的不可思议。

“再喝两口!”男人不容置喙的出声。

“宋教授……”

陆吉祥扬了头,可怜兮兮的看着他,面颊粉粉的模样儿,就跟那刚出锅的馒头似的,软乎软乎的,让人想伸手去捏捏。

可是……

“乖,喝了它!”男人表情依旧不变。

陆吉祥很难受,她现在满脑子就两个字——睡觉!

天杀的,干什么非得逼她喝什么姜汤!

她心里恼火,实在是不愿意和男人多说话,索性张嘴含住了碗沿,本想一鼓作气的把这乌黑的玩意儿一口喝完,可刚喝了一半,她就有些受不住了,鼻子眉毛都快皱成了一团。

“不喝了不喝了!”

这一次,她的态度同样坚决,哪怕你不让她睡觉了,她也决计不再喝第二口。

宋锦丞看了眼碗里,里面还剩下三分之一。

他心里也明白,这丫头的脾气本就掘,再逼下去也没什么意义!

“好,你继续睡吧。”

他见好就收,一边说着话,一边放下了女孩儿,替她掖好了被子以后,端着碗出了门。

另一边大床上,陆吉祥将全身都蜷缩在热乎乎的被窝里,闭着眼,没多久的功夫,很快便呼呼大睡了过去。

夜里,床畔往下塌陷,一双手将她环住,紧紧的揽在胸前。

陆吉祥下意识的伸手抱住,脑袋靠了过去,找个了舒适的位置,继续睡。

暗淡的光影里,两具身躯,亲密相偎。

……

次日,陆吉祥起了个大早。

她心里很激动,只要一想到今天下午就能够见到陆荣景了,整个人就亢奋得不得了。

吃早餐的时候,宋锦丞也看出了女孩儿脸上的喜色。

他蛮意外的:“吉祥,你怎么了?”

“没怎么啊!”

陆吉祥笑着说了句,一边咬了口荷包蛋。

宋锦丞挑眉,目光审视着女孩儿脸上的表情,勾唇道:“你好像很开心?”

“是啊!”

陆吉祥点头,末了,她又接着喝了口豆浆。

宋锦丞挑眉,不动声色的继续问道:“做了个好梦?”

“切,我昨晚能做什么好梦?”

提到昨天晚上的事情,陆吉祥就满肚子的火气。

她瞪向男人,就道:“我昨天做了个噩梦,梦到有个坏蛋在逼我喝毒药!”

宋锦丞闻言不禁哈哈一笑,心情愉悦。

陆吉祥懒得搭理他,继续乐呵呵的吃早餐。

过了会儿,男人忽然开口道:“下午有个聚会,都是些老朋友,你想去吗?”

“不想!”

陆吉祥连想都没想的道,拒绝得非常干脆。

宋锦丞挑眉,他以为,这丫头至少会问点其他的问题,哪料她竟拒绝得如此干脆。

他想了想,侧敲旁击的道:“你下午有约了?”

“是啊!”

陆吉祥点头,一边张嘴吃着食物。

宋锦丞看着她,继续道:“和谁有约?要去干什么?”

他管得还挺宽!

陆吉祥哼哼,含糊的答了句:“和我以前的同学,我们能去哪里啊?大不了就是去西单附近逛一逛呗!”

宋锦丞‘哦’了一声,又道:“下午需要我去接你吗?”

“不需要,我自己坐地铁回来!”陆吉祥说罢,一边从椅子上起了身:“我吃饱了,宋教授你慢慢吃啊,我先上楼挑衣服去!”

说完,转身就一溜烟儿的上了楼。

宋锦丞抬头,看着女孩儿的背影,无奈的摇头。

这丫头,愈来愈像只小猴子了!

下午,三环某餐厅内。

按照约定的时间,陆吉祥提前到了目的地,她特意挑了个靠着窗边的位置,满心期待的等着陆荣景的到来。

中途,她给哥哥打了两通电话,结果都是关机状态,她想,他应该还在飞机上吧。

她耐着性子等待,看着窗外天边的颜色一点一点的变暗,直到彻底变成了黑色,她都没看到陆荣景的出现。

她再次给陆荣景打去了电话,可对方仍然是关机状态。

陆吉祥的心里有些隐约的不安,她开始安慰自己,哥哥的手机肯定是没电了!

晚上八点多钟的时候,餐厅服务生走了过来,提醒女孩儿他们即将下班。

陆吉祥道了歉,拎着包包走出了餐厅。

繁华的都市,车水马龙,万家灯火。

孤独的女孩儿却独自站在寒风中,一遍又一遍的照着同一个电话号码反复拨打,可电话那端传来的永远都是机械冰冷的女声:“对不起,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……”

她的心,莫名的开始颤抖和不安。

忽然,安静的街道,一道手机铃音响起。

陆吉祥赶紧接通后放到耳边,可她还没来得及开口,对方的声音已经传来:“吉祥,你在哪?”

是宋锦丞!

陆吉祥的心里难免涌起一阵失望,她很沮丧和失望,但在男人的再三逼问下,不得不把所在地点说了出来。

不到半小时,宋锦丞很快出现在她面前。

男人一身黑衣,当看到女孩儿正孤零零的一个人站在街角的时候,他几乎几大步的便走了上去,张手就把人搂进了怀里。

他很心疼。

“小猴子!”

他唤着她,把这正瑟瑟发抖的丫头,紧紧的扣在自己怀里。

陆吉祥咬着唇,不肯说话。

宋锦丞见她的状态不大好,搂着人回了车里。

小叶在看到二人回来以后,立刻递来了一瓶水。

宋锦丞把人抱在怀里,亲自动手拧开了瓶盖以后,递到女孩儿的唇边。

陆吉祥摇头,表示自己不想喝。

宋锦丞见状倒也不勉强,将水重新还给小叶以后,他搂着女孩儿,一边轻声问道:“你怎么一个人站在外面,不冷么?”

陆吉祥还是不大愿意说话,只是将自己往男人身上靠了靠。

宋锦丞怜惜她,脱了外套后将她裹住,忍不住的叹息道:“你就是太倔,有什么事情是不能和我商量的,嗯?”

“我……”

陆吉祥抬头,有些犹豫不决的看着男人。

宋锦丞的耐心向来就好,到这关键时候,他也不逼她,只是在慢慢的安慰着人。

“吉祥,我是你的丈夫,我们以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,我们要相扶相持一辈子,父母,儿女,朋友,所有人都比不过我们彼此,你要明白,我才是你最应该依靠和信赖的人,嗯?”

“宋教授……”

陆吉祥撇了嘴,一副要哭的样子。

“好了,乖!”

男人神情温和,满是怜惜的在女孩儿的眼角落吻,倾尽了柔情。

陆吉祥低垂着眼,慢慢的把事情说了出来,末了,她又焦急的看向男人道:“我一直都打不通哥的手机,宋教授,我知道你神通广大,你能不能帮我查一查哥他到底有没有上飞机啊?这么久的时间了,为什么他的电话打不通?为什么他没有出现?”

男人皱着眉,长久的沉默着。

其实,陆荣景的事情,他早就知道了!

只不过……

“宋教授,求你了……”

这边,陆吉祥已经忍不住的哭了出来。

宋锦丞抬头看着她,以指腹轻柔的替她擦拭泪水,声音却是前所未有的凝重。

“吉祥,你一定要镇定,你听我说……”

上一章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