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越小说吧

闪来的暖婚

第096章 要命的老妖孽哟!

两日后,开学季来临,各个学校均开始报名。

陆吉祥再次接到了陆荣景的电话,男人在那边称已经买到了机票,起飞时间是明日下午,大概能在傍晚的时候到京。

陆吉祥知道了以后很高兴,一直说要请哥哥吃饭!

陆荣景则是嘱咐她千万别来接机,免得麻烦,到时候直接在约定地点见面即可。

挂了电话后,陆吉祥一个人抱着手机,傻笑了很久。

周阿姨正坐在另一边沙发上剥蒜呢,她看见女孩一直在笑,忍不住的开口问道:“吉祥,到底是遇到什么高兴事儿啦,瞧你这乐呵劲儿!”

“嘿嘿,我哥哥要来看我啦!”陆吉祥一时嘴快,没有多想的就说了出来,但下一刻,她又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,不禁两手捂着嘴巴,一副吃惊的样子。

周阿姨看着她,笑着道:“噢,就是上次那位陆先生么?”

陆吉祥撇了撇嘴,答道:“周阿姨,你可别把这件事情说出去啊,一定要替我保密啊!”

“这没问题!”周阿姨拍着胸脯保证。

如此,陆吉祥又重新笑了起来,她道:“我哥哥他比我大五岁,从小到大就对我特别的好!呐,他以前读书的时候,学校女生们为了追他,每天都偷偷的往我们家门口放巧克力和糖果之类的,不过每次都被我吃掉了,但我哥他一直都不知道,直到后来有一次被他发现了,他都只说我是小馋猫,半点也没舍得骂我一句呢!”

周阿姨听完以后,只说了一句话。

“吉祥,你有个好哥哥!”

“那当然了!”

陆吉祥听到这话,立马就自豪了起来,只听她继续道:“哥哥他的人缘特别好,简直是男女老少通吃啊!我记得有次我考试没及格,结果高年级的好多学姐都跑来跟我说要给我补习功课,不过最后还是我哥哥亲自给我补习的。那时候他高三,为了准备高考,每天都忙得不得了,可是为了帮助我提高学习成绩,他每天都会抽出时间来给我补习功课!后来我听我妈说,哥哥他为了给我补习功课,牺牲了他的很多休息时间,每天都要凌晨以后才能睡觉!”

许是说到了以前的一些事情,陆吉祥的心里很有感触,因此声音也逐渐变低了很多。

“哥他对我很好,所以我在很久以前就发过誓,等我将来能够赚钱了,能够独立了,一定也要对哥哥很好很好才行!”

“好孩子!”周阿姨点头。

“好啦,不说这些事情了,反正明天就能见到哥哥了,我应该高兴才对嘛!”陆吉祥长舒了一口气,动着身子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。

周阿姨抬头,看着女孩儿道:“要不,明天请陆先生来家里吃饭?”

“不了!”陆吉祥摇了摇头,回答道:“我已经把餐厅订好了,再说了,哥他明天傍晚才能下飞机,如果航班延误,可能还会更晚!”

周阿姨闻言,想了想,又道:“那,宋老师知道这事吗?”

“嘘——”

陆吉祥弯了腰,朝着周阿姨做了个噤声的手势,她一边低声道:“哥哥他是偷偷翘班过来的,除了我以外,谁都不知道!”

周阿姨挑眉,正要张口说什么,旁边却忽然岔进了别的声音。

“说什么悄悄话呢,神神秘秘的!”

陆吉祥赶紧站直了身子,扭头望去,穿了一身休闲装的宋锦丞正站在客厅口。

男人身材颀长,此时正眉眼含笑凝视女孩儿,气质温稳娴静。

宛若,一株莲!

“宋老师!”

周阿姨见状,连忙从沙发上站了起来。

宋锦丞朝她点点头,接着又重新看向陆吉祥,微笑道:“我们该走了,吉祥!”

“噢!”

陆吉祥应了声,扭头看向旁边的周阿姨,道:“周阿姨,我们先走了啊!”

周阿姨点了点头,笑着道:“路上小心啊!”

“好!”

陆吉祥一边答道,一边走向了男人。

宋锦丞伸了手,抓着女孩儿的小手,拉着她一同出了门。

路上,男人问她:“周姨和你说了什么?”

“这是秘密!”

陆吉祥歪着脑袋答了句,并不愿意老实回答。

宋锦丞看着她一副鬼灵精怪的模样,摇头道:“肯定是没说什么好事!”

“你怎么就知道我们说的不是好事了?我告诉你,我”

话说到这里,她又忽然闭紧了嘴巴。

好个老妖孽,敢情这是想套她话呢!

眼珠子一转,陆吉祥继续笑道:“是啊,我们在说你的坏话呢,怎样?”

宋锦丞叹气,很是无奈:“我能怎样,还不是只得由着你们说了!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

陆吉祥被逗乐,仰着脖子哈哈大笑。

宋锦丞看她心情不错,趁机提议道:“待会儿报完名以后,我们去香山玩玩儿,怎么样?”

“香山啊……”

陆吉祥有些犹豫,毕竟这天儿太冷,登山可没什么意义。

宋锦丞似是看出了她的顾虑,开口继续道:“香山附近有个会所,如果你感兴趣的话,我就带你去看看,而且你还可以约几个朋友一起去!”

“切——”

陆吉祥哼了声儿,不屑道:“我的朋友都是些平民小百姓,如果把她们叫到那种高级场所里去,大家反而会不自在的。再说了,如果你是诚心想带我玩儿的话,还不如带我去唱歌呀,嘿嘿!”

“你就是一直想着这茬的,是吧?”

男人低眸看她。

陆吉祥很无耻的点头,并道:“是呀是呀,我一直记得呢!”

宋锦丞抬手,点了点女孩儿的额头,宠溺道:“行,我们下午就去唱歌!”

“真的?”

陆吉祥高兴得张大双眼。

男人‘嗯’了一声,末了,又道:“你还可以叫上你的朋友们!”

陆吉祥想了想,道:“算了吧,我就不叫人了,你把你的朋友们都叫上吧,啊!说起来我好像很久都没有见到赔钱货了,他最近都在干嘛呢?”

“工作和相亲!”

“哟!”陆吉祥笑了起来:“被逼婚了啊,啧啧,他也有今天,哈哈……”

宋锦丞没再说什么,伸手把这小丫头给搂进了怀里。

……

到达学校的时候,因为时间还早,校园里的学生们并不是很多,但宋锦丞的忽然出现,多少还是引起了一阵轰动。

毕竟,这位年轻貌美的宋教授,可一直都是学校里的大众情人!

对此,陆吉祥的表现则是大度得很,她并未与男人同行,等着宋锦丞率先离开了以后,她才慢吞吞的朝着教学楼走去。

“陆吉祥!”

她才刚上楼梯,便听到身后有声音传来。

她停下脚步,转身顺着声源望去,发现来者是同班同学李晨阳!

说到这个李晨阳,其实也算得上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,文学社的社长啊,雄韬伟略,翩翩才子,无数场辩论会上的胜利者,同样也是虏获了不少芳心。

“李晨阳,你好呀!”陆吉祥是个人来熟,先不管对方是谁,只要是她认识的,她都愿意先给个笑脸儿。

李晨阳小跑过来,帅气阳光的容颜,健康的麦色肌肤,额角的星点汗水在灿烂的阳光下泛着晶莹的光,他应该是刚从篮球场那边过来吧,身上还穿着球衣呢。

“你不冷啊?”

陆吉祥看着他还穿着短袖球衣的模样,浑身只觉得一颤儿,冷嗖嗖的。

“刚运动完,这会儿浑身发热,哪还会觉得冷啊!”李晨阳笑了起来,很开朗的一个大男孩儿,笑起来的时候还会露出一口的白牙。

唔,这是一个朝气蓬勃的年轻男孩儿!

不知为何,在这一刻里,陆吉祥的脑子里却忽然想到了宋锦丞。

如果说,李晨阳代表的是朝气,是活力,是不拘一格!

那么,宋锦丞则是成熟的,温稳的,就像是一块玉,经过了岁月的沉淀,看惯了人间沧桑,反倒是显得愈发的沉静迷人!

这就是区别啊!

“你今天是来报名的么?”

就在这时,李晨阳的声音继续传了过来。

“是啊!”陆吉祥笑了笑,继续道:“你已经报过了吧?”

李晨阳点头,道:“你知道学校南门街角那家的麻辣烫店吧?待会儿过来吃饭吧,大家都约好了,这都一个寒假没见了,怎么着也得聚聚吧!”

“好呀!”

陆吉祥连想都没想的便答应了下来。

结果,等着她到达街角那家的麻辣烫店里的时候,里面已经坐了十多个同学。

“陆吉祥来了!”

不知道是谁忽然喊了声,所有人的目光都朝她看了过来。

这时,李晨阳招了手,道:“陆吉祥,来,过来这边坐!”

“好!”

陆吉祥倒也不矫情,她看这屋里除了李晨阳身边便没有其他位置了,便只好小心的避开旁边坐着的人,来到了李晨阳的身边落座,

大家见状,开始起哄。

男同学们:“哟,李社长这是春天到了啊!”

女同学们:“可惜啊,人家陆吉祥早就是名花有主咯!”

这一闹,李晨阳和陆吉祥之间变得尴尬起来。

几秒以后,李晨阳赶紧端着饮料站了起来,率先出声道:“来,同学们一个月没见面了,我就先干为敬了!”

说罢,李晨阳当即仰了脖子,一口喝净。

可不曾想,某些男同学比较坏,一直闹着这饮料是女生们喝的,是爷们儿就该上酒!

陆吉祥可不管这些,她只顾着低头默默地吃菜,等着李晨阳一杯白酒下肚以后,整个屋子里的气氛算是彻底上来了。

“哎呀,说到咱们班里的夫妻档呢,其实还蛮多的,就说那个李巧和王刚吧,她们的感情那叫一个如胶似漆啊,整个寒假里我都不敢进空间,全是那俩货的霸屏照!”

“我听说王刚还带着李巧回家里见家长了,依我看啊,怕是好事将近咯!”

“照这样算来,咱们班里头一对结婚的人就是他俩了啊!”

“哎,这可不对,你没看到咱们这里已经有一位已婚人士了么?”

随着这句话,众人的目光,再次聚集在陆吉祥的身上。

陆吉祥先是努力的将嘴里的食物咽入腹中后,这才抬了头,呵呵的笑:“额,这个,这里的麻辣烫可真好吃!”

“陆吉祥,宋教授今天怎么没有和你一起来学校啊?”旁人问了句。

陆吉祥有些纠结,脑子里正想着该如何回答,忽然,前边店口的玻璃门被人打开了。

然后,一抹修长的熟悉身影,渐渐映入众人眼底。

有女生低呼:“哇,宋教授!”

灯光剪影下,男人温文而立,挺拔的身子,俊美的容颜,墨眸深邃如海。

他仅仅一个眼神儿,便令人魂牵梦绕。

过了许久,方才有人回了神。

“宋教授,宋教授快来坐!”

有人从椅子上站了起来,招呼着让店老板再去找张椅子来。

宋锦丞抬了眸,目光掠过这满满的一屋子学生们,并最终找到了正隐藏于人堆里的女孩儿。

旁人找来了椅子,自然而然的,陆吉祥身边的位置也空了。

宋锦丞走了过去,优雅在女孩儿身边落了座。

“你怎么来了?”

陆吉祥转头看他,非常诧异的问道。

她分明记得在之前打电话的时候,她可是说了让他先回家里的啊!

“外面在下雨,不好打车,所以我就过来了!”宋锦丞回答得风轻云淡,并不觉得这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。

陆吉祥张了张嘴,竟无言以对。

就在这时候,旁边的男同学开始起了哄:“宋教授,咱们今天的聚会可是有规矩的,是老爷们儿的可都得喝一杯白的!”

“来来来,快给宋教授满上!”

眨眼的功夫,一杯盛满了透明酒液的酒盏,被放到了男人跟前。

宋锦丞看了眼,浅笑道:“要我喝也可以,但每人仅限一杯,今儿若是有谁喝醉了,下次我可要点名提问了!”

“哎呀,我们还打算不醉不归呢!”

“宋教授这招够狠啊……”

众人唏嘘不已,但都心知教授是为了大家好。

这时,宋锦丞欲伸手端酒,却被旁边的女孩儿拦下。

“你待会儿还得开车呢!”陆吉祥担忧的看着他。

“无妨!”

男人淡淡的将她拂开,仰头,一饮而尽。

“好!”

众人鼓掌,气氛越发活跃。

……

从麻辣烫店里离开的时候,宋锦丞依旧谈笑自若,只是平日里隽白的脸庞,微微的染了点浅粉。

外面下着牛毛细雨,小叶举着雨伞匆匆赶来的时候,这两人正站在屋檐下。

“宋主任,夫人!”

小叶走了过来,将一柄蓝色的雨伞递给了宋锦丞。

打开雨伞以后,宋锦丞把人护在怀里,很快进入雨幕之中。

远远地,相拥的两人,看起来分外和谐温馨。

现场还有一些同学逗留着没走,当看到这一幕的时候,有几个同学忍不住拿手机拍了下来,此时此刻,大家的脑中只有四个字——天作之合!

下午,裴谦到达某KTV包厢里的时候,陆吉祥正抱着话筒在唱歌,宋锦丞坐在旁边的沙发上,单手撑着额头,似是小憩。

“赔钱货!”

陆吉祥冲着话筒喊了一声,一个劲儿的朝着男人挥手。

裴谦默默的抹汗,走到陆吉祥的身边落座。

他示意她暂停唱歌,并凑到她的耳边道:“锦丞怎么了?”

“他呀!”

陆吉祥转头看着那边沙发上的男人,撇嘴道:“中午喝了两杯白酒,现在好像是醉了!”

“他喝酒了!”

裴谦挑高了眉毛,非常惊讶。

“是呀!”陆吉祥奇怪的看着他,道:“你怎么啦,干嘛大惊小怪的?”

裴谦皱紧了眉,道:“以前读大学的时候,他曾经说过再也不喝酒的,今儿个怎么又突然喝上了?”

哟,这里面似乎有点别的什么故事!

陆吉祥起了八卦心思,不由得凑近裴谦道:“为什么他说再也不喝酒了啊?我今天看他喝酒的时候特别豪迈,半点也不像是勉强喝酒的样子呀!而且,我觉得他的酒量很差劲哎,这才喝了多少点,你看他,坐那儿半天都不说一句话!”

“这都多少年没沾酒了,你让他忽然喝酒,他当然受不住了!”

裴谦无奈的摇摇头,走过去推了推宋锦丞的肩头。

“锦丞?锦丞?”

他喊了几声。

须臾,男人缓缓的抬了头。

哎哟喂,这一幕,这一幕该如何去笑容?

古人曾这样形容过四大美女中的杨贵妃,回眸一笑百媚生,六宫粉黛无颜色!

而如今,宋锦丞这一抬眸,其震撼效果,那可一点都不低于杨氏啊。

那双眼,那双漆黑糜丽的眼,只消那么一望,就足以勾你的魂儿摄你的魄儿,迷得你晕头转向,久久不能回神!

至少,陆吉祥和裴谦都呆住了。

一个男人,怎地敢比女人还要妖娆,还……要人命啊!

可偏偏,这位始作俑者的主儿却不知道,他不知道眼前这两人被自个儿给迷住了,他伸了手,轻轻松松的就把傻住的女孩儿拉到了怀里,满是酒香味儿的怀,更是宛若美人窝似的,让人深陷而不能自拔啊!

陆吉祥仰着头,看着男人坚毅迷人的下巴。

咕噜一声,她不由自主的咽了个口水。

这妖孽哟!

这个老妖孽哟!

真真儿是快成仙了哇,怪不得他不喝酒,敢情这一沾酒,他竟这般迷人勾魂儿。

“妈呀!”

裴谦拍着自己的胸口,转了身没敢再去看。

乖乖哟,幸好他的性取向够正常。

否则,否则这岂不是要出事儿?!

而另一边,陆吉祥已经伸了手,着迷般抚上了男人的脸颊。

宋锦丞正低眸看着她,半垂的睫毛,妖糜的容颜。

一眼万年!

“宋、宋教授……”

陆吉祥巍巍然的开了口,眼看着男人的容颜越靠越近,胸腔中的那颗心,简直就快要跳到了嗓子眼儿。

最终,四片唇瓣相贴。

不得了,不得了——

陆吉祥只觉得自己的鼻端一阵湿润,抬手一摸。

妈呀,居然流鼻血了!

“唔!”

她急忙躲开了男人的吻,匆忙的拿起桌上的纸巾,胡乱的就要往自己鼻子里塞。

适时,一只大手伸了过来。

宋锦丞皱着眉,一边动手撕着抽纸,一边沉声道:“把头抬头来!”

女孩儿没动,一脸震惊的看着他。

男人见状,低斥:“看什么看,把头抬起来!”

女孩儿顾不上心中的惊讶和意外,赶紧将脑袋抬了起来。

很快,温热的气息靠近,男人动作轻柔的替她塞住了鼻血。

他在叹息:“陆吉祥,你还能不能有点出息?”

“谁叫你装醉了!”

女孩儿瞪了眼,将责任全往男人身上推去,只听她嚷道:“装疯卖傻的,居然还想轻薄于我!”

宋锦丞动作优雅的双腿交叠,他指了指女孩儿,道:“这和你流鼻血有关系吗?”

陆吉祥张了张嘴,却硬是没说出半句可以反驳的话。

她气得有些头疼。

“宋教授,你可真配得上人面兽心这个词!”

“噢?”

宋锦丞并不生气,黑眸深深,容颜依旧妖冶。

他笑道:“你是有色心,没色胆!”

“你你你你!”

陆吉祥气得直跺脚,加上鼻子那里还塞了一坨纸,此时形象分外滑稽可笑。

恰好,裴谦重新返了回来,进屋的时候,手里还端着一杯温水。

他看着包厢里这幕,甚是意外。

“吉祥物,你的鼻子怎么……”

陆吉祥窘涩,重重的哼了一声,跑到另外一边继续唱歌。

裴谦看了眼,继而走向好友,并将手里的温水递给了他。

“你现在感觉怎么样?”他问道。

“好多了!”

宋锦丞点头,浅浅的喝了一口水,接着又笑道:“这么多年了,没想到我还是沾了酒!”

裴谦‘啧啧’了几声,说道:“别人喝酒是要自己的命,你喝酒是要别人的命啊!”

宋锦丞只是笑,目光看着那边的女孩儿,淡道:“那丫头果然唬不得,胆儿小,没法!”

说归说,可这语气,这神态,分明就透着一股子‘宠’味儿。

裴谦觉得压根儿泛酸,哎哟喂的直叫唤。

从此以后,陆吉祥终于抓到了老妖孽的一个把柄。

原来,她和他一样,都喝不得酒哇!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推荐我的完结文:《小萌妻》《首长的宝贝》——灰常萌萌哒的大叔萝莉文哦!

上一章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