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越小说吧

闪来的暖婚

第095章 吉祥,你怕我么?

晚上吃饭的时候,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坐在餐桌前。

陆吉祥的心情明显很好,因为她一直都是乐呵呵的,可旁人问她为什么要笑?她却只说是秘密,始终不愿意透露出半个字。

陆妈妈见了,拿筷子虚指了指她,摇头道:“你还能有点什么秘密?从小到大,家里就属你的话最多,咱们等着吧,要不了多久,这丫头就会自己说出来的!”

陆吉祥听了,颇不服气,她哼哼道:“妈你也太看不起人了,以前那是我年纪小,现在我长大了,再也不会像小时候那样包不住话了!”

“就你这德行啊,我看是一辈子都不会变!”陆妈妈说得斩钉截铁。

“爸,你看看妈都怎么说我的,太不给我留面子了!”陆吉祥心里不乐意,眼巴巴的又望向了陆爸爸。

不料,陆爸爸一直低头吃饭,并不搭理这对母女的对话。

哎,这大的小的,他都不好得罪,索性两边都不管!

陆吉祥见状,立马又把求救视线投向了身边的宋锦丞。

宋锦丞抬头看她一眼:“来,吃块排骨!”

一边说着,一边就夹了块排骨放到女孩儿的碗底。

他也精明着呢,这里毕竟是小猴子的娘家,不管是自己的媳妇儿,还是丈母娘,他哪边都不好得罪啊,唔,所以他决定和陆爸爸统一战线,不到万不得已,尽量不要插进来!

“切!”

陆吉祥起的头顶冒火,直接夹起了碗里的排骨,狠狠的就张嘴咬了下去,似乎是要把自己的怨气,统统都撒在这块排骨上。

“来,再吃一块!”

宋锦丞看她胃口不错,继续又给她挑了一块排骨。

陆吉祥低头大吃特吃,只要是能吃的,皆是来者不拒!

哼,她要化悲愤为食量!

……

吃过晚饭以后,宋锦丞陪着陆爸爸在客厅里看新闻联播,偶尔的彼此讨论几句,相处得非常融洽平和。

而陆吉祥则是在厨房里陪着陆妈妈,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,但基本都是些琐碎的家庭小事,内容几乎都是围绕着陆吉祥。

比如——

“吉祥,平时你和小宋在家里的时候,你们都在干嘛?”

陆吉祥听到这个问题的时候,心里还觉得蛮奇怪的,也许是她自己的思想太邪恶了,她总觉得老妈的这个问题里似乎还有点别的什么意思。

“额,也没干什么呀,他在书房里工作,然后我就在客厅里看电视啊!”她如实答道。

陆妈妈闻言,想了想,继续又道:“你们是不是请得有保姆啊,我好像上次就听你说过!”

“是啊!”

陆吉祥点头,道:“怎么了?”

陆妈妈看着她,微微皱眉:“那保姆是住在你们家里的,还是每天都要回她自己家?”

“当然是住在家里的啊,周阿姨的家在郊区,每天跑上跑下的多累啊,再说了,她还得给我和宋教授做早餐呢!”陆吉祥撇了撇嘴,目光看着陆妈妈,接着道:“妈,你问这些干嘛啊?噢,你是在担心周阿姨吗?哎呀,放心吧,周阿姨是个好人!”

“我不是这个意思!”

陆妈妈摇了摇头,她的目光有些深:“毕竟你和小宋是新婚,这时候应该是最甜蜜的,这家里老实有别人,终究是不好的,多影响你俩啊?”

起初,陆吉祥还有些迷茫,可转念一想,她似乎又明白了什么。

“妈!”

她惊跳起来,一脸诧异的看着自己的老妈,脸红得很:“你都在瞎想些什么呢!”

陆妈妈瞪她一眼,恨铁不成钢的道:“这都多大的人了,我是你妈,你怕什么?”

“哎呀!”

陆吉祥直跺脚,窘迫得很。

而就在这时候,门外传来的宋锦丞的声音。

“妈!吉祥!”

说话间,他人已经走至门口。

可是,就在他看到满脸通红的女孩儿时,却是不由得一怔。

“这是怎么了?”他微微蹙眉。

陆吉祥赶紧转了身,不愿意面对面的去看他。

陆妈妈看了眼自己的女儿,接着又望向女婿,只是笑道:“没什么,只是谈到了这丫头以前的丑事儿,害羞了呗!”

“妈——”

陆吉祥又羞又躁。

宋锦丞了然,他一笑道:“看来我以后得多来看看妈,听您讲一讲吉祥小时候的故事,我还蛮感兴趣的!”

“好啊!”陆妈妈欣然同意。

“你敢!”

陆吉祥却忽然转了身,美目怒瞪的盯着男人。

宋锦丞冲她招招手,一边继续道:“妈,时间很晚了,我和吉祥还有点事儿,您看,如果没什么事儿的话,我们就先走了!”

“去吧去吧,路上小心!”陆妈妈点头。

“好的,妈,您早点休息!”

宋锦丞一边说,一边拉着陆吉祥的手,带着人往外走。

陆吉祥犯倔儿,不愿意和他多说话。

宋锦丞倒是好脾气,亲自给她拎来了鞋,由始至终都是眼中含笑,对这丫头迁就得很。

换了鞋以后,两人一同乘电梯离开。

临近二月底,虽然温度有好转,但夜里依旧是寒风凛冽。

陆吉祥瑟缩着脖子,低着脑袋往停车场方向走。

宋锦丞跟在身后,看着女孩儿瑟瑟发抖的模样,他先是皱眉,继而几大步走了上来,大手一伸,直接就把这个小家伙给搂进了怀里。

“你!”

陆吉祥还在和他赌气呢,看到他居然还敢抱自己,当即就斜眼瞪向他。

孰料,男人却是十足的痞。

“乖,小心感冒!”

他温柔的说着话,一边更紧的把人往怀里揉。

唔!

虽然,陆吉祥的心里有些不乐意。

但不可否置的是,男人的怀里的确很暖和,令她有些依恋和不舍离开。

于是乎,就在这种沉默中,宋锦丞搂着人走进了停车场。

两人刚钻进车里,陆吉祥便迫不及待的启声道:“快点开暖气啊,我都快被冷死了!”

宋锦丞看着她一副夸张的模样,忍不住摇头道:“真有这么冷?”

“冷,超级冷的!”陆吉祥重重的点头。

宋锦丞无奈叹息,动手发动引擎以后,一边开了暖气,一边将车往停车场方向开去。

随着时间的流逝,车里逐渐变得温暖起来,陆吉祥直接就大咧咧的靠在副驾驶上,一边很享受的道:“啊,真暖和呀!”

宋锦丞扭头看她一眼,满是宠溺。

“以后出门要多穿点衣服,虽说现在是春天了,但是北方的天气温度回转得很慢,你要注意保暖,感冒了会很难受的,知道么?”

“知道啦知道啦!”陆吉祥没好气的答道:“宋教授,我怎么觉得你比我爸还要啰嗦啊,我都这么大的人了,你们怎么谁都爱把我当成是小孩子?”

宋锦丞闻言,只是冷淡的一笑。

“如果你真懂事,那你今天就不该喊冷!”

“我只是偶尔失误!”

陆吉祥从座椅上坐直身子,强词夺理的欲狡辩。

宋锦丞看着前方道路,只是专注开车,并未回答她的话。

陆吉祥气呼呼的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,渐渐的,她的气焰开始降低。

“好嘛,我以后会多注意的!”

她难得服个软,其实,她就是个嘴硬。

宋锦丞忽然将手中方向盘一转,直接把车停到了路边。

“哎?”

陆吉祥往窗外望去,她还尚未反应过来,只觉得腰上一紧,正欲回头去看宋锦丞,她整个人便已经被宋锦丞抱到了腿上坐着。

男人的眸仁很深,像是这漆黑的夜色。

陆吉祥被他看得心里直发毛,她小心翼翼的道:“你、你要干嘛?”

“小猴子,你就是太倔强,女孩儿不应该这样!”男人缓缓的开口,语气柔和,但更多的是无奈:“物过刚则易折,你这样的性子,以后会吃很多亏的!”

他在担心她?

陆吉祥不禁心中一软,她搭耸下了小脑袋,撇嘴道:“宋教授,其实你说得这些我都懂,可是,可是真的好难做到!”

“以后多听我的话就好!”

宋锦丞笑着道,抬手捏了捏女孩儿的脸颊。

陆吉祥抬眼,奇怪的看着他:“听你的话?”

“我会教你!”宋锦丞补充一句。

陆吉祥闻言,想了想,最后又点头道:“好啊,让我听你的话也不是不可以,但是我有个前提条件!”

“愿闻其详!”

“唔!”女孩儿的眼珠子转了好几圈,一副狡黠的样儿:“你得取消对我的门禁!”

所谓门禁,其实这是宋锦丞给陆吉祥定下的家规之一,他要求她每天必须七点以前回家,否则,家法伺候!

当然了,虽然陆吉祥一直很好奇这个家法伺候究竟是什么,但是鉴于这个似乎不是什么好事,所以她并不想以身试法!

这边,宋锦丞笑得有些阴森。

“你听不听话和门禁有什么联系?”

“当然有了!”陆吉祥瞪大眼,解释道:“你有你的朋友圈子,我也有我的朋友圈子,有时候我们大家会约着一起去吃个饭唱个歌什么的,你让我七点之前就要回家!拜托,那时候我们才吃完饭,我甚至连KTV的大门都没有机会跨进去!”

“跨不进去正好,女孩子要少去那种地方,最好是不要去!”宋锦丞板着脸,表情很认真。

陆吉祥却是十分的不服气。

“不管,你这是只准州官放火,不许百姓点灯,你、你这简直就是霸王条约!”

宋锦丞看着她,勾唇冷笑:“不服是吧?陆吉祥,你千万别让我逮着你去那种不三不四的地方,否则”

“否则就家法伺候是吧?”陆吉祥接口道:“我可警告你,现在是法治社会,小心我告你家暴,哼哼!”

宋锦丞看着她,表情不变:“你可以去告了试试!”

呜呜,他欺负人!

陆吉祥垮了脸,顺势趴在男人的肩头上,佯装很伤心的在哭泣。

宋锦丞被她逗笑,一边拍着她的背,一边道:“行了行了,你不就是想去唱歌么,我有个解决的方法!”

“什么?”

陆吉祥一听,不禁抬头看他,眼睛里有光。

她此刻的表情,傻乎乎的像是呆萌的松鼠。

宋锦丞的心情忽然变得很好,他捧住了女孩儿的脸颊,一边轻啄着那粉嫩嫩的小唇,一边低声道:“下次我带你去,好不好?”

他的声音低魅蛊惑,漆黑的眼里,是盛开的曼珠沙华。

陆吉祥看着他,竟是傻了!

“嗯?”

男人沉沉的拖了个音,无限宠溺:“小猴子?”

陆吉祥幡然回神,面颊红如烧云。

她想偏头躲开男人的视线,可他却偏偏不许,低头衔住她的唇,含笑的眼,与她近距离的对视。

陆吉祥真是窘得想就地挖个坑把自己给埋了!

男人低低的笑,把她摁在微微颤抖的胸口前,愉悦充斥整个车厢内。

陆吉祥却在回想,她刚才是想说什么来着,她怎么忽然就忘了呢?

啊,都怪这男人,丫的老妖孽!

……

晚上,陆吉祥一时不慎,又被老妖孽压在床上收拾了一顿。

她欲哭无泪,原本想用脚把他踹开,哪料反被他抓住了脚踝,她本穿着睡衣,男人几乎毫无阻碍,拎着她就这么钻了进来。

她挺难受了,张嘴想叫唤,却被男人密实的堵着。

她想挣扎,可她这点小力气,压根儿就不是他的对手。

综合以上因素,她除了被欺负的份以外,别无选择。

结果,这一折腾,直接闹了小半宿,最后还是陆吉祥实在受不住了,一直哭闹着让男人起开,两条小腿儿几乎把床上的所有东西都蹬到了地上。

宋锦丞把她了抱起来,一边哄着她,一边做完了最后的步骤。

他想,他迟早要被这个小东西给折磨死!

消停过后,陆吉祥被男人抱着草草洗了个澡,倒在床上便呼呼大睡过去,那仗势,那场面,除非是家里着火了,否则任何事情都甭想把她弄醒。

宋锦丞很无奈,他不得不一边照看女孩儿,一边收拾着卧室里的残局,等着他上床抱着女孩儿安然入睡的时候,天边都已经出现了浅浅的白。

这一觉,两人都睡得蛮沉的,可若不是某个人的手机一直在响,这般和谐安宁的气氛,必然会一直延续下去。

“烦不烦啊,大清早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!”

陆吉祥气呼呼的从床上坐了起来,顶着个鸡窝头,下床以后跳着脚到处找她的手机。

宋锦丞翻了个身,眯着眼看着女孩儿的一举一动。

可就在这时,手机铃音又忽然消失了。

陆吉祥抓狂得很,站在原地等了一会儿,可这打电话的人就好像在故意跟她作对的似的,竟没再给她打过来。

“毛病!”

陆吉祥啐了句,赶紧又重新钻回了被窝里。

她困得不行,沾床就想睡觉。

结果这一觉,她竟睡到了中午以后,最后还是宋锦丞把她给硬拽起来的。

周阿姨看到陆吉祥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时,非常的关心。

“吉祥,最近是不是累着了啊?”

她纯粹就是出于关心,可这话落进了陆吉祥的耳朵里,却是让她臊得慌。

“还、还好吧……”

她结结巴巴的回答道,一边将脸扭到了旁边,不敢再去看周阿姨的眼。

周阿姨却忽然‘咦’了一声,就道:“吉祥,你怎么了?脸色好像有些不大对劲啊?”

陆吉祥心里郁闷,不由得狠狠的瞪向旁边的男人。

宋锦丞就坐在女孩儿的旁边,在接收到她的目光以后,他先是冲她大方一笑,继而适时的开口道:“周姨,家里还有毛尖么?”

“啊,有的有的!”

周阿姨闻言,连忙答道:“需要我给您泡一杯么?”、

宋锦丞点头,道:“辛苦了!”

“您太客气了!”周阿姨说道,连忙去给男人泡茶。

周阿姨走了以后,陆吉祥开始倒苦水:“真奇怪,为什么周阿姨对你特别的客气?啊,就好像……对了,她好像有点怕你哎?”

对于陆吉祥的问题,男人的回答很简单:“因为我是雇主!”

陆吉祥不服气,道:“我也是雇主啊,可是周阿姨就对我亲得很!宋教授,归根究底,其实就是你平时太严肃了,所以给人距离感!”

“是么?”男人扬了眉梢。

“是啊!”陆吉祥点点头。

宋锦丞却倾了身,目光深深的看着女孩儿。

“那,你怕我么?”

陆吉祥睁着眼,没有犹豫的摇脑袋:“不怕,我为什么要怕你呀?”

“这就对了!”宋锦丞点头,容颜永隽寡淡:“别人怕我无所谓,吉祥,我只要你不怕我!”

陆吉祥一怔。

宋锦丞看着她,眸中带笑。

“你呀,就是傻!”

上一章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