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越小说吧

闪来的暖婚

第094章 恩爱要分场合!

这是一个关于救赎的故事,故事的主人公是个被亲人所遗弃的小女孩儿!

在这个世界里,既然存在着幸福,那必然便有痛苦,每一个家庭都有欢笑与泪水!

可是,小女孩儿的家里却并没有幸福与欢笑,常年酗酒的父亲,以及每日流连于夜总会的母亲,她的家庭总是充斥着争执与暴力。

从小到大,她从来就没有吃过一顿饱饭,从来就没有穿过一次漂亮的新裙子。

甚至,她连幼儿园都没有上过,因为她的父母不愿意给她交她学费,所以她只有每天都偷偷摸摸的地躲在小树后面,渴望的看着那些背着漂亮的小书包,开心的在父母面前蹦蹦跳跳的小朋友们!

这是她做梦都渴望的奢侈!

直到有一天,家里忽然闯进了几个凶神恶煞的坏叔叔,他们砸碎了家里的所有东西,甚至把她的父亲母亲都抓了起来!

后来她才知道,原来是她的父母在外面欠下了很多高利贷,如果他们不还钱,那些坏叔叔就会要了他们的命!

这个时候,命运的齿轮已经开始改变。

时至今日,小女孩儿一直都想不明白,为什么她的父母要把她卖掉?为什么她们就不愿意爱她一点?

那是一段黑暗的、令她不愿意回忆的日子!

那是一个人间炼狱,无数个小女孩儿被聚集在一起,她们被迫学习一切取悦男人的手段,没有人敢反抗,因为拿着鞭子的坏叔叔就站在你的身后!

小女孩很绝望,她一直以为,她会死在这个地方,就跟她以前的好朋友一样,死了很久以后才被发现!

后来,她被送到了夜总会里。

再然后,就在她上班的第一天,她遇到了一个人!

“你是遇到了小宁吗?”

听到这里,陆吉祥忍不住的出声问了句。

影子摇头,由始至终,她连表情都没有变过一下,就好像她讲诉的并不是她自己的故事,而是她从别处听来的一个小故事般。

“主子怎么可能去那种地方?”她顿了顿,接着又道:“我遇见了我的师傅,他是唐氏保卫军团里的副队长,他说我很像他已经去世的女儿,所以就花钱把我赎了出来!”

陆吉祥闻言,不禁微微挑眉。

“然后呢?”她问道。

“然后?”

影子抬了头,目光看着头顶的炽白灯光。

“他教我识字读书,教我武功防身,只要是他会的,他统统就教给了我!”

不知为何,当影子说到这里的时候,陆吉祥似乎看到,她的眼角有什么晶莹的东西在闪烁。

“那段日子,真的很快乐很开心,我一直以为,我会和师傅永远在一起,我愿意永远守着他,只要师傅能不嫌弃我……”影子说到这里,语气却蓦地转为凶狠:“可是,有人嫉妒我的师傅,他们设计把他害死了,是我亲眼所见!陆吉祥,你永远都不会知道,当幸福在一夜之间忽然变成了绝望,它有多痛苦!所以,我把那些人都杀了,每一个都没有放过!”

陆吉祥听到这里,不禁倒抽凉气。

她难以想象,究竟是什么样的愤怒与仇恨,竟能逼得一个不到十岁的孩子动手杀人!

“后来,这件事情传到了唐老先生的耳里,噢,就是主子的亲生父亲!老先生把我叫了过去,他问我是否愿意对他永远忠诚?我问他,他能给我什么?老先生说,他能让我一辈子不受人欺负!当时我就想,反正我也没地方可去,何不答应了呢?”

陆吉祥安静的倾听着,并没有再说话。

影子看她一眼,冷冷的笑。

“我接受了唐氏的秘密训练,在那段日子里,我从未睡过一天好觉,每天都要面临着死神的挑战,稍有差池,我必死无疑!不过,所有的一切,我都扛下来了!”

“一年以后,老先生亲自来接我离开,他把我带到了一座很漂亮的庄园里,那天,是我第一次见到主子!”

“我一直以为,这个世界上没有天使,可是在见到主子的那一刻,我忽然又相信了!老先生说,以后我就是主子的影子,他把主子的安危交给我,让我用命来保护他!”

用命来保护他!

当听到这句话的时候,陆吉祥的心里忽然大受感触。

她猛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,有些控制不住的问道:“你知道小宁没有死对不对?影子,你告诉我,小宁在哪里?”

影子闻言,只是嗤嗤的笑:“我说过了,我会用命来保护主子,哪怕你们打我杀我,我也绝对不会透露半句!”

陆吉祥听了,不由得大为光火:“既然你不愿说,那你干嘛要和我说这么多?”

影子看着她,眼中有冷意。

“陆吉祥,在这个世界上,没有谁天生就欠谁,你不过就是仗着主子对你的爱,如果不是因为有主子护着你,从小到大,你早就死了千百回!”

“你!”

‘嘭’的一声,身后的房门忽然被人打开。

陆吉祥刚要回头,疾步走进来的宋锦丞已经一把攥住了她的手臂,拖着她就往外走。

“你干嘛!”

陆吉祥挣扎着不愿意配合。

身后,影子的声音还在继续传来:“陆吉祥,我很同情你,因为你就是一个被谎言所蒙骗的可怜虫,没有了主子,你什么都不是!”

房门逐渐关拢,而最终,影子的声音彻底的消失。

宋锦丞皱眉,回头去望她。

只见,陆吉祥浑身都在颤抖,她的脸色很白,整个人可怜得像是受了伤的孤兽。

“吉祥!”

男人出了声,张手把她抱入怀中。

隔了许久,女孩儿才巍巍然的从他怀里抬头看他。

“宋教授,影子的话,是什么意思?”

影子为什么要说,她是被谎言所蒙蔽的可怜虫?

究竟是什么样的谎言?

唐小宁!

唐小宁究竟还对她隐瞒了什么?!

“她是骗你的,她是在故意的误导你,吉祥,你别上当!”宋锦丞一边出声相哄,一边用手轻轻地拍着她的背,想让她平静下来。

“误导我?”

陆吉祥有些迷茫:“她为什么要误导我?”

有的时候,打破砂锅问到底这个习惯,可并不讨人喜欢!

宋锦丞皱眉。

“宋教授?”女孩儿看着他。

男人低了头,忽的勾唇冷笑。

“吉祥,从我娶你那一刻,这世上就注定了有人要嫉妒到癫狂却不能表现出来!”

陆吉祥听了,愈发迷茫。

她摇头:“我听不懂!”

“听不懂就算了!”宋锦丞揽住她的肩,起步带着人往外走。

陆吉祥跟着走了几步,忽然又回头往后望。

那扇门,隔着她和影子之间。

“你们会怎么处置她?”陆吉祥问道。

宋锦丞看着前边,表情没什么变化:“警署会向法院起诉她!”

“那,她会死吗?”

“对于一个杀人如麻的女杀手,法院自会做出最公平的裁决!”

……

回到首都的这天,是个风和日丽的天气。

自从那日与影子的谈话以后,陆吉祥的心情一直就不好,宋锦丞带她去了很多景点游玩,可惜却依然不能改变她的这种状态。

这不,听说今天下午能吃到妈妈做的饭菜以后,她倒是终于笑出来了一点。

宋锦丞见了,佯装不甘心的道:“我还没你妈妈重要啊,小猴子?”

陆吉祥瞥他一眼,撇嘴道:“宋教授,你好幼稚啊!”

“敢说我幼稚!”

男人故意瞪眼,作势就要去挠她的咯吱窝。

陆吉祥连忙往一边躲去,咯咯咯的直笑。

回到父母家里的时候,陆吉祥还在门口换鞋呢,就听到陆妈妈的声音从厨房里传来:“是不是吉祥和小宋回来啦?”

“妈!”

陆吉祥仰脖子喊了句,歪歪倒倒的脱了鞋以后,跳着单脚就要去拿拖鞋。

这时,身后递来一只大手,替她把拖鞋拿了过来。

女孩儿回头,目光看向男人。

“乖!”

宋锦丞笑了笑,扳着女孩儿的小脑袋,对准她的小唇啄了一口。

陆吉祥脸红,低着脑袋换了拖鞋以后,哒哒哒的往里面厨房方向跑去。

宋锦丞看着她的背影,微微的笑。

另一边,陆吉祥已经跑进了厨房里。

“妈,今天下午有什么好吃的呀?”

她开心的一边问道,一边凑到了老妈的身边,亲密得很。

陆妈妈回头看她一眼,笑着道:“放心吧,有你喜欢的宫保鸡丁和糖醋排骨,还有肉丸子汤。哦对了,小宋喜欢吃什么,我怎么一直都没听你提起过?”

陆吉祥闻言,有些犯傻。

“他喜欢……”

她结结巴巴的开口,脑子里转了好几圈,最后却惊讶的发现,她居然根本就不知道宋锦丞到底喜欢吃什么菜!

陆妈妈多了解自己的女儿啊,她看着陆吉祥的这副表情,心里立刻就明白了。

她摇头道:“你呀,就是这样为人妻的?连自己的丈夫喜欢吃什么都不知道?”

“额,我这就去问问他!”

陆吉祥说道,转身就要往厨房外面走。

“哎,你等等!”陆妈妈忽然出声。

“怎么了?”

陆吉祥听到声音,重新又返了回来。

陆妈妈一边洗菜,一边教导她道:“其实从平时的很多小事情里就看得出来,小宋这个人不错,关键是对你又好!所以,同样的,你平时也该多关心他,记住了?”

“我知道了!”陆吉祥点点头。

陆妈妈怀疑的看着她:“真知道还是假知道?”

“哎呀,我现在就去问他,妈你别担心!”

陆吉祥就是个典型的急性子,这不,她也不等陆妈妈把说完话,转身就一溜烟儿的跑了出去。

陆妈妈见了,只得摇头叹气的份儿。

她家这个女儿啊,别看平日里鬼灵精怪的,可在这关于感情的事情上,真是迷糊地连她这个当妈的看了都着急得不行!

……

而另一边,就在陆妈妈还在担心的时候,陆吉祥已经溜进了客厅里。

安静的空间内,前边的电视机正在播放着某部战争剧,宋锦丞坐在沙发上,耐心的陪着陆爸爸一起看电视。

“宋教授!”

陆吉祥风风火火的跑了进去,这才是发现自家老爸也在家里。

她先是一愣,随即又灿烂的笑了起来:“爸,您在家里呢!”

陆爸爸哼了一声,斜眸睨她一眼,没什么好气的道:“整天就知道宋教授宋教授的,怎么也没见你多喊过几声爸爸?”

晕,老爸这是吃醋了么?

陆吉祥嘿嘿的笑,立马谄媚的坐到了陆爸爸的身边,两手亲密的抱着他的手臂,就像小时候一样的撒娇:“爸爸!爸爸!爸爸!爸爸……”

这丫头也是个调皮捣蛋的货,一直就张着嘴喊爸爸,知道陆爸爸的脸上都笑出皱褶了,她才开心的说了句:“爸爸,爸爸,我最爱的就是爸爸了!”

“你呀你呀!”

陆爸爸直摇头,无奈得很。

旁边,宋锦丞看着小女儿态尽显的陆吉祥,眼中亦有宠色。

“最近去海城了?”陆爸爸开口问道。

“是啊!”陆吉祥点点头,看了眼旁边的宋锦丞,接着又道:“宋教授出差啊,所以我就跟着一起去了,那边的天气真好,每天都是风和日丽的!”

“是么?”陆爸爸反应淡淡。

陆吉祥挤眉弄眼的笑:“爸,要不你和妈也去一次吧,你俩的结婚纪念日快到了吧?呐,我出钱,你们去海城度蜜月怎么样?”

“尽瞎说!”

陆爸爸斥了句,脸颊有不自然的红。

陆吉祥盯着看了一会儿,咯咯咯的直笑:“爸,你脸红了!”

陆爸爸恼羞成怒,索性扔了遥控器,说是要出门买烟去。

“爸,记得早点回来吃饭啊!”

陆吉祥挥爪子,笑得狡猾。

‘咚’的一声,陆爸爸关门离开。

陆吉祥很高兴,一边笑着,一边转头朝男人望去,却不料对上了一双深邃复杂的眼。

“额!”

她微楞。

宋锦丞忽然从沙发上起了身。

然后,就在女孩儿的诧异目光中,他从沙发的另一端,走到了这一端。

他直接在女孩儿身边落座,并伸手把人抱起来到放到了腿上。

“哎!”

陆吉祥一手搭在他的肩膀上,一边皱了眉。

她有些不大自在的道:“干嘛老喜欢这样抱人?”

宋锦丞不答话,大手扣住女孩儿的下巴,微微往上一撅,直接低头吻住。

“唔!”

女孩儿只来得及发出短暂的一声低呼,继而整个人几乎瞬间沦陷。

这一次,男人吻得倒是极为细密,他慢条斯理的与她纠缠接吻,优雅而细致的刷过她的整排小牙齿,感觉到女孩儿的羞涩,他吻得愈发的深,像是要把她拆吞入腹。

“咳咳……”

客厅里,忽然岔进别的声音。

陆吉祥猛地清醒过来,她一把推开了眼前的男人,转头往客厅口望去,正好看到老妈正站在那里。

“妈!”

陆吉祥窘得不行,赶紧从男人的怀里站了起来。

宋锦丞也跟着她站了起来,跟着喊道:“妈!”

陆妈妈冲她点点头,抬手指了指陆吉祥,说道:“你,过来过来!”

说完,也不等陆吉祥是个什么反应,转身就回了厨房里。

陆吉祥瞥了眼旁边笑得高深莫测的男人,不禁呸他一口,心里暗骂老流氓,一边赶紧跟着陆妈妈进了厨房。

“妈……”

她心里有些害怕,小心翼翼的看着正站在料理台前的老妈。

陆妈妈看她一眼,倒是并未多说,只是道:“你们年轻人的事情,我管不着,但你俩年纪都这么大了,至少得分点地点场合吧?唉,你这丫头啊,就是爱闹!”

陆吉祥一听,心想这话不摆明了是在责怪她么?

苍天啦,刚才在客厅里那一幕,根本就不是她先挑起的啊!

“妈,你误会了,其实我”

“行了行了,你别跟我解释!”陆妈妈挥手打断她,说道:“下楼去买瓶醋来,我还等着做菜呢!”

“噢……”

陆吉祥点头,末了,她又说道:“对了,爸他下楼了,我给他打电话,让他把醋带上来吧!”

“随你!”

陆妈妈说了句,继续切菜。

陆吉祥转身往外走。

“哎,你还没说小宋爱吃什么菜呢?”陆妈妈忽然说了一句。

陆吉祥垮了脸,有些苦兮兮的道:“我一直都没机会问!”

“……”

“嘿嘿,我打完电话以后就去问!”

说罢,赶紧溜了出去。

其实,陆吉祥想得很简单,买瓶醋而已,只要给老爸打个电话,什么都搞定!

可是令她没想到的是,接电话的竟然是宋锦丞!

“怎么是你?”她惊讶的很。

男人的声音很淡定:“爸的手机落在茶几上了!”

“……”

“你在哪?”

“我马上过来!”陆吉祥说道,挂了电话以后,她走进了客厅里。

宋锦丞看到她走进来,先是以目光上下打量了她一番,最后才笑道:“怎么无精打采的?”

“我妈让我下楼去买醋!”

陆吉祥扁着嘴,可怜兮兮的道:“可是,我不想去!”

归根究底,这丫头就是懒!

宋锦丞认命的拿起外套,一边往外走,一边说道:“你坐着吧,我去买!”

陆吉祥一听这话,心里高兴得不得了。

“谢谢!”

她喊了一声,眉开眼笑。

宋锦丞很快开门离开。

陆吉祥开始悠闲起来,她拿起了茶几上的遥控器,开始调换自己喜欢的节目。

结果,看了没几分钟,手机忽然响了起来。

她拿了起来,放到耳边道:“喂,谁呀?”

对方沉默着。

陆吉祥‘咦’了一声,继续道:“喂,你谁啊?你倒是说话呀?”

“别说你没存我的手机号!”

霎时间,男人缓沉危险的声音传来。

陆吉祥愣了一下,随即又赶紧谄媚的笑道:“哎呀,宋教授啊,我有存你的手机号啊,额,只是我接电话的时候忘记看来电显示了!嘻嘻,你怎么啦,是不是迷路了?”

男人叹息,道:“家里的醋是什么牌子的?”

陆吉祥闻言,说了句‘稍等’,跑去厨房问了陆妈妈以后,她才笑嘻嘻的报出了一个牌子,末了,她还不忘道:“宋教授,记得捎一瓶可乐啊!”

男人却没有回答,径直挂了电话。

“切,没礼貌!”

陆吉祥哼了句,将手机扔回茶几上以后,继续翘着脚看电视。

结果,一分钟不到的时间,手机又再次响了起来。

陆吉祥不耐烦的抓起手机,放到耳边就喊道:“你不是爱挂我电话么?怎么,现在又打过来干嘛?”

她此话一出以后,对方一阵沉默。

陆吉祥觉得奇怪,看了眼手机屏幕,发现来电号码是一串陌生手机号。

额!

莫非,她骂错人了?

想到这里,女孩儿不禁赶紧出声解释道:“啊,对不起,我刚才不是在说您呢,请问您是谁呀?”

“吉祥!”

熟悉的深沉男声传来。

陆吉祥怔了怔,下一刻就激动的从沙发上跳了起来。

“哥!哥!”

她高兴的连声喊了好句,开心得不得了:“你终于肯打电话给我了,你知不知道我都担心死你了?哥,你现在在哪儿呢?什么时候回来啊?”

说到最后这里,女孩儿的声音变得愈来愈低,像是升起了一些委屈。

陆荣景挺心疼的,他出声道:“我在云南,这里很美!吉祥,对不起,这些天很忙,哥一直都没给你打电话,让你担心了,哥很抱歉!”

“我不怪哥!”

陆吉祥说了句,可怜巴巴的:“哥,你怎么会跑到云南去啊?啊,那里离北方好远的!”

“乖,我给你买了很多好吃的,想不想吃啊?”陆荣景软声相哄,完全就是把这丫头捧在手心里宠着。

陆吉祥却偏偏拿乔。

“不要,除非你亲自拿给我!”

陆荣景闻言,不禁再次沉默。

陆吉祥等了许久也没有听到男人声音,她逐渐有些着急了。

“哥,哥,你说话啊?你别生气啊,我就是气你当时走的时候没有”

“好,我过两天就回来!”男人忽然出声打断了她。

陆吉祥惊住:“什、什么?”

“我过两天就回来!”陆荣景说道:“但是你得跟哥保证,这事儿只有你知道,不许告诉别的任何人,记住了?”

“为什么啊?”陆吉祥不明所以。

陆荣景并不解释,只是道:“吉祥,你就跟哥说,你能不能做到?”

陆吉祥没有多想,咬牙点头:“好,我保证不跟任何人说!”

上一章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