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越小说吧

闪来的暖婚

第090章 说,你是我的!

夜幕降临,华灯初上。

富丽堂皇的会所包厢内,男人一身黑色的衬衣,他仅仅只是随意的坐在沙发内,修长的双腿交叠,神情淡漠,漆黑如潭的眼眸,宛若夜海讳莫如深。

他面无表情,暗黄的灯光下,深邃如同刀割般的轮廓,异常冷峻料峭。

他虽然并未说话,但仅凭一个眼神儿,便足以令你胆战心惊。

包厢内很安静,静到能够听到旁边卫生间里的冲水声。

片刻的时间,穿着香槟色小礼服的女孩儿走了出来。

她拥有乌黑的及腰长发,画着淡妆的小脸儿,整个人看起来有些稚嫩。只是,她的表情似乎有些痛苦,小手一直撑在自己的腹前。

“过来!”

男人启了声,声音冷沉,像是一块冰。

周潇潇咬着牙,一步步的走了过去,她的脸色有些白,更是衬得朱红的唇,愈发鲜艳。

最终,她走到了男人跟前。

翟耀看着她,漆黑的眼,像是没有星辰的苍穹。

“对不起!”周潇潇张了张嘴,勉强站立的身子,发着轻微的颤。

翟耀抬了手。

周潇潇咬牙,上前两步,将自己的手放入了男人的大手内。

他一收,女孩儿轻盈的身子,自然而然的跌进他的怀里。

“肚子很疼?”

翟耀沉沉的启声,一手掐在女孩儿的腰上,一手却放在了她的肚子上,宽厚的手心,一股热量正透过布料传递给她。

周潇潇忽然觉得疼意减少了不少。

“嗯!”

她点了头,小手不自觉的盖在男人的手背上。

翟耀低眸,目光落在女孩儿苍白的脸上,沉默了一下,道:“拉肚子了?”

周潇潇的目光有些闪烁,她没敢去看男人,嗫嚅了几下唇,这才小心翼翼的出了声:“来、来亲戚了!”

男人闻言,眉头倏地一皱。

周潇潇却抬了头,急迫的看着男人道:“翟先生,我、我一直就有乖乖喝药的,只是、只是我也不知道,为什么、为什么我没法成功受孕……”

男人的脸色很冷。

“这不关你的事!”他开了口,没什么情绪的道:“医生也说了,你的体质偏寒,本就极难受孕,以后多注意点,嗯?”

“是,我记着呢!”

周潇潇乖乖的点头,小手还放在男人的手背上,一直没舍得放开他。

翟耀垂了眸,掠了眼女孩儿的动作。

须臾,他又道:“真的很疼?”

周潇潇‘嗯’了一声,末了,又补充道:“我从小就有痛经的症状,只要、只要挨过这几天就好!”

翟耀闻言,并未多说什么,只是拍了拍她的背,淡道:“既然如此,待会儿的舞会你就别参加了,乖乖待在休息室里,不准到处乱跑,记住了?”

“是!”周潇潇应下。

翟耀将她放开,从沙发上站起了身子。

周潇潇忍着疼,赶紧拿起了放在旁边的西装外套,展开以后,举着双手为他穿上。

翟耀宛若君王般,心安理得的接受着女人的服侍,并一边道:“我会让人给你送来热水袋和牛奶,你可以在这里睡一觉,那里有薄毯,记得盖好!”

“好!”

周潇潇答道,一边绕到了男人跟前,仔细的为他整理衬衣领。

她真的变瘦了许多,身上似乎就只剩下骨头,下巴几乎细得像是锥子,每晚抱在怀里的时候,非常的硌。

“以后要多吃点肉!”

男人忽然说出了这么一句话。

“啊?”

周潇潇抬头,有些意外的看着男人。

甚至,她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。

“您说什么?”她出声问道,表情很诧异的样子:“您说,让我多吃、多吃肉?”

翟耀拂开了她,没有理会这句问话,举步往外走。

周潇潇跟了两步,最终停了脚,看着男人走出包厢。

待他离开以后没多久,一名工作人员敲门走了进来,送来了热水袋和热牛奶。

周潇潇在喝了牛奶以后,抱着热水袋卷缩在沙发里,整个人都舒服了很多,腹部的疼意明显减少,昏昏沉沉的,倒有了几分睡意。

她从沙发上撑起了身子,将毛毯拿来盖好以后,抱着热水袋便很快沉沉的进入睡梦里。

这一觉,她睡得很踏实。

以至于到了最后,若不是外面的敲门声不断,她是绝对不愿意醒来。

“谁呀?”

她不太高兴的喊了一声,从沙发上坐起来以后,先穿好鞋,然后才慢吞吞的走到门边。

打开门一看,外面站着的是一个陌生的女人。

“你是?”

周潇潇有些茫然。

女人焦急的朝她比划道:“我能不能借用一下卫生间?我、我肚子不舒服,公共卫生间里全是人,我、我实在是憋不住了!”

周潇潇闻言,先是一愣,随即赶紧让开了过道,并道:“你快点进来吧!”

“谢谢,谢谢……”女人感激的连声道谢,捂着肚子走了进来,她似乎是真的憋不住了,刚进包厢里,便直接朝着卫生间方向奔去。

“你没事吧?”周潇潇跟在她的身后,出声问了句。

“我没事!”

女人一边回答,一边冲进了卫生间里,并顺手关了门。

周潇潇暗暗撇嘴,回身坐在沙发上,安静的等待着。

大约十分钟左右的时间,女人开门走了出来。

“谢谢你了啊!”她满脸笑意的道谢。

周潇潇起了身,答道:“不客气!”

女人朝她伸出手,一边道:“我叫可可,你呢?”

“我是潇潇!”周潇潇伸手与她相握,并道:“你需要喝水吗,我这里有矿泉水!”

“不用了,谢谢!”可可笑了起来,并道:“你是我见过的脾气最好的姑娘,其实,我在此之前就已经敲过了好几个包厢的门,我知道这片是贵宾区,但我没想到都是,这里的有钱人的素质会这么差!额,我可不是针对你,因为你是好人嘛,嘻嘻!”

“我可不是有钱人!”周潇潇摇头。

可可罢手,道:“潇潇你太谦虚了!哦对了,你怎么没去参加外面的舞会,现场很热闹的,我还看到了好多明星,你不想要他们的签名吗?”

周潇潇摇头,保持微笑:“我有些不舒服。”

“噢,原来是这样啊!”可可点了头,有些遗憾的道:“那真是太可惜了!”

“没什么可惜的,我本来就对这些不感兴趣!”周潇潇摇头,对于这个忽然出现的可可,她还蛮有好感的。

就在这时,外面传来另外一道声音。

“可可,可可,你在哪里?”

听这声音,似乎有些熟悉!

周潇潇还没反应过来,可可已经朝着包厢外面跑了出去,出声回应道:“雅雅,我在这里!”

说话间,她已经打开了包厢房门。

几乎瞬间,昔日熟悉的容颜,瞬间映入周潇潇的眼底。

女孩儿身形一僵,愣在原地没动。

“可可,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?”

“哎呀,我内急嘛,到处都找不到厕所,所以就只有跑到这里来找找看了!”

“是么?”对方似乎有些疑惑:“你在这里有认识的朋友?”

“是呀,我刚认识了一个新朋友!”

可可开心的说道,拉着好友就要走进包厢里。

周潇潇正想转身躲进卫生间,可是,她终究是晚了一步。

李雅的声音很震惊:“周潇潇!”

周潇潇的双脚像是被灌了铅,钉在原地无法动弹。

可可的声音很欣喜:“雅雅,这也是你的朋友?”

“我可高攀不起!”

李雅忽然嗤笑起来,语气里是掩盖不住的嘲讽:“可可,你还记得苏泯文么?呐,眼前这位周潇潇小姐,就是当年将苏泯文夺走的那位‘高手’!”

可可的表情很惊讶。

周潇潇则是有些狼狈,脸上青白一片。

当年的事情,其实这中间有误会。

据说,这李雅和苏泯文曾经是邻居,两人从小玩到大,感情甚是深厚。

李雅曾喜欢过苏泯文,可苏泯文却在上高中的时候,一见钟情的爱上了周潇潇!

这件事情,当时在学校里还引起过一场轰动。

世人都说,是她周潇潇横刀夺爱,抢走了李雅的男朋友苏泯文!

可是,这不过都是片面之词,完全就是子虚乌有!

苏泯文就曾给她解释过,他和李雅之间从未谈过恋爱,所以根本就没有什么横刀夺爱,一切不过都是李雅在自导自演!

而因为这件事情,李雅和苏泯文的多年友谊,彻底断了。

如今,她居然又碰到了李雅!

“雅雅,你会不会是看错人了啊?”可可的声音响了起来,她拉着好友道:“毕竟都过了这么多年,说不定你是认错了呢!”

“你问她咯!”李雅努了努嘴,目光看着周潇潇,道:“你就问她认识苏泯文吗?”

可可闻言,不禁转头看向了周潇潇。

周潇潇有些狼狈。

她侧了头,声音很低的道:“李雅,当年是苏泯文先主动追的我,由始至终,我都没有抢过苏泯文!”

“如果不是你诱惑泯文,他怎么会离开我?”李雅瞪起眼,愤怒道:“周潇潇,既然你已经得到了苏泯文的心,那你就应该好好地对待他,以前我就说你是害人的狐狸精,没想到你还真是个祸害!”

“你什么意思!”

周潇潇抬头盯着她,压抑怒气道:“李雅,当初你污蔑我,为了苏泯文,我忍了!可如今,我已绝非是当年的周潇潇,若是你再敢血口喷人,那就莫怪我不讲情面!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

李雅大笑,她似乎像是听到了一个笑话,眼中是掩盖不了的鄙夷之色。

“周潇潇,你可真是好手段啊!”她嗤道:“我还以为你有多爱泯文呢,原来他只是你的垫脚石,一旦找到更好的下家,你就迫不及待的踹掉他!你可知道,你几乎害得苏泯文家破人亡!”

周潇潇闻言,身子不由得往后退了一步,脑海中忽然就想到了那一晚。

那只凶神恶煞的大黑狗,以及苏泯文撕心裂肺的凄惨叫声!

“你别说了……”

她浑身不禁颤抖起来,眼泪唰唰唰的往下掉。

李雅却以为被自己猜中,她不禁说出了恶毒的诅咒:“周潇潇,像你这样的人,真是该下十八层地狱!”

“别说了……别说了……”

周潇潇一个劲儿的摇头,她踉跄着往后退了几步,膝盖撞到了坚硬的茶几边角。

她痛得不禁弯曲了腰,用手捂着自己的膝盖,眼泪掉得愈发汹涌。

“雅雅!”

可可有些看不下去了,她拉着好友往外走,一边道:“我看她的脸色不大对劲儿,我们走吧,千万别出什么事!”

“既然敢做,就要有种承认,你特么装柔弱给谁看啊?”李雅被可可拖着往外走,可她的嘴巴却是没有停歇:“周潇潇,你就是用这个样子去诱惑男人的吗?你就是个人尽可夫的女表子,我呸!”

声音逐渐消失,可那些恶毒的毒咒,却仿若还在这个房间里回荡着。

周潇潇跪坐在地上,抱着膝盖痛哭了好久。

不知过了多久,她的哭声逐渐变低,却又忽然从地上站了起来,跌跌撞撞的就往外跑。

安静的走廊里,空无一人!

周潇潇完全就是无意识的在朝前奔跑着,她现在满脑子里就只有一个想法,她要离开这里!离得愈远愈好!

不知不觉间,周潇潇跑出了走廊。

可是,她却误打误撞的溜进了舞会现场。

她的身上还穿着价值不菲的小礼服,现场保安见了,只认为她是来参加误会的嘉宾,所以并未阻拦。

周潇潇左右看了看,很快看到了远处的会场大门,

她低了头,急急忙忙的朝着大门口方向走去。

有的时候,你越是害怕什么,老天就越是会让你碰见什么!

周潇潇一直盯着地面在走路,却不小心撞到了一个美丽的佳人。

霎时间,高脚酒杯中的香槟倾斜了出来,引得周围一片尖叫。

“你干什么呢!”

“对不起,对不起……”周潇潇连忙道歉,不敢抬头去看周围。

“神经病!”

“对不起,对不起……”

“你给我走开啦!”佳人生了气,一把将人推开以后,脚下踩着高跟鞋,噔噔噔的就往休息室里走去,准备重新再换套新的礼服。

而这时,周潇潇还在不停的道歉。

“对不起,真的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……”

佳人很傲娇,头也不回的离开。

周潇潇在看着佳人离开以后,这才轻拍着胸口,心有余悸的转回了身。

下一秒,她却意外的对上了一双漆黑冷沉的眸。

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就站在不远处看着她,他的臂弯里还挽着一个芭比娃娃似的洋妞儿,可那面无表情的冷峻容颜上,早已是寒霜笼罩。

“翟、翟先生……”

周潇潇惊住,脸色变得有些不大好。

翟耀定定的看着她,深黑的眸仁里,隐有翻腾的怒意。

他松开了臂弯里的芭比娃娃,带着一身煞气,一步步的朝着女孩儿走来。

周潇潇根本连动都不敢动一下,煞白的小脸儿,乌黑的眼眸里,水气弥漫。

她对他的惧意,早已根深蒂固。

这一切的变化,不过转眼之间。

男人已经站到她的面前,并举起了手掌。

周潇潇呼吸一滞,不由得紧闭了双眼,等待耻辱的那一刻。

却不料,温热的触感,只是轻轻地贴在她的脸颊边。

周潇潇一怔,不禁睁了眼,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男人。

“怎么哭了?”

翟耀皱了眉,他也不顾及旁边还有其他人,甚至还有记者在拍照,由始至终,漆黑的眼中便只有女孩儿,特别是看到她那双红肿的双眼时,眼中有不悦的色彩。

“肚子真的很疼?”他继续问道。

周潇潇因为太过震惊,根本就已经忘记了要回答的男人的问题。

翟耀低了头,当着在场所有人的面,轻轻的在女孩儿的额头上落吻。

“我们回家吧!”

他低低的说了句,忽然弯腰将女孩儿整个抱起。

“啊!”

周潇潇低呼一声,连忙用双手抱住了男人的脖子。

她睁着一双大眼睛,里面充斥着茫然和无措,像是小松鼠。

翟耀却是爱极了她的这个表情,当即抱着人大步往会场外面走去。

一路走来,无人敢挡。

司机已经将车开到了门口,恭敬的等待着他的主人。

而此时此刻,周潇潇完全就已经傻掉了,直到被男人放到了轿车后座里,她还是有些蒙蒙的无法回过神来。

翟耀脱了西装外套,命她穿上。

周潇潇一边穿西装,一边扭头去看他。

刚才,她以为翟耀会打她!

可是,她没想到的是,男人居然会上演这么一出!

他,究竟是什么意思?

“去郊区别墅!”

车厢内,男人的声音显得平缓寡淡。

司机应了声,即刻驱车上路。

周潇潇低了头,安静的坐在旁边。

“潇潇!”

忽然,翟耀出了声。

周潇潇闻言,几乎是立刻抬起了头颅,并回答道:“是,翟先生!”

翟耀朝她做了个手势。

周潇潇见状,立刻乖乖的凑到他的身边,并俯下了身子,听话的趴在男人的大腿上。

她闭着眼,感觉到男人正在一点一点的解开她礼服后面的拉链。

车厢里实在是太安静了,以至于拉链划过布料的声音,尤为清晰。

男人的动作尤为缓慢,可正是因为如此,反倒是成了一种折磨。

直到最后,女孩儿的整个背部,完完全全的彻底露了出来。

昏暗的光线里,女孩儿洁白无暇的背,像是一块美玉。

周潇潇屏息着呼吸,根本就不敢多动一下。

男人的大手,缓缓的抚过她的后背,由上至下,引得女孩儿阵阵颤栗。

“你恢复得很好!”他沉沉的开了口。

周潇潇闭了眼,抿着唇瓣没有说话。

她现在算是知道了,翟耀这个人,简直就是个变态!

当初因为苏泯文的事情,她差点被他活活打死!

她曾经亲身经历过鞭刑!

那种感觉真的是生不如死,她永远都不会忘记,当冰冷的长鞭砸在她的身上时,那种瞬间皮开肉绽的感觉,无论她如何的求饶,旁观男人的眼中永远都只有冷漠。

那天晚上,当着别墅所有佣人的面,她被打得在地上不停的翻滚,

可最后呢?

当她挣扎着从病床上醒过来的时候,男人却像是施舍的君王,对她说,他会聘请最好的医生为她医治!

再后来,她一直以为,她将永远的失去穿裙子的资格。

因为,除了她的脸以外,她的全身上下都是惨不忍睹的鞭痕。

但没想到的是,男人竟为她找来了全球最好的整容医生!

真是好笑!

这叫什么?给了一巴掌,然后再给一块糖吗?

“潇潇,你是我的,除了我以外,不能有任何人让你流泪,让你伤心!”

“是,我知道!”

周潇潇闭着眼,感觉到男人的大手已经从她的腰侧钻过,并最终捏住了她胸前的柔软。

“说,你是我的!”

“我是你的!”

“多久?”

“永远!永远都是属于你的!”

上一章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