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越小说吧

闪来的暖婚

第084章 她是他的小猴子!

下午,四人一同走出机关大院。

宋锦丞并未叫来司机,而是带着陆吉祥坐进了贺东庭的悍马车里。

贺宝贝很乖巧,她选择了坐在车后座上,并且让陆吉祥也跟着她一起坐在后面。

“我们女孩子坐在后面,他们男孩子坐在前面!”小丫头挺开心的,叽叽喳喳的声音就像是小麻雀似的。

贺东庭和宋锦丞闻言,只是微微的笑,默认了这个小家伙的安排。

于是,众人很快上路。

贺东庭的身上还穿着军装,他一边开车,一边与宋锦丞说话聊天,但大多数都是工作上的事情,两个男人聊得很融洽。

而在车后座上,两个女孩儿也正在小声的咬耳朵。

贺宝贝问道:“吉祥姐姐,我们要哪里呀?”

陆吉祥摇头:“我也不知道,应该是要去哪里吃饭吧!”

“啊,我们要去吃什么饭呀?”贺宝贝眨了眨眼,小手拽着陆吉祥的手。

陆吉祥继续摇头:“我不清楚!”

贺宝贝闻言,不禁鼓起了腮帮子。

陆吉祥见状,继续又道:“宝贝,你有没有什么特别想吃的东西?”

“有啊!”

贺宝贝点头,趴到女孩儿的肩头上,特别小声的说道:“我想吃烧烤,但是东庭哥哥不喜欢我吃那个,他说对身体不好!”

“额,偶尔吃一次,应该没什么问题吧?”陆吉祥看着她,有些不能理解,这贺东庭的规矩未免太多了,这样不准,那样不准的,他真是把贺宝贝管束得太严格了!

想到这里,她忽然就扬声道:“宋教授,我们今天去吃烧烤吧,好不好?”

“烧烤?”

宋锦丞闻言,不禁转头看向了女孩儿,微有诧异:“怎么又忽然想去吃烧烤了?”

“昨天就一直想吃的,我看电视的时候上面正好在讲烧烤,这都馋了我一天了!”陆吉祥面不改色的撒着谎,私底下却握紧着贺宝贝的小手,示意她不用害怕。

贺宝贝闭着小嘴巴,却在偷偷的去望贺东庭的表情。

果不其然,贺东庭的表情有些冷,薄唇微抿的样子,已透露出了他此刻的情绪。

这边,宋锦丞稍作沉吟,最后才看向贺东庭,客气的询问道:“东庭,你觉得如何?”

贺东庭开着车,一边淡淡道:“既然说好了是我做东,那自然是要任你们挑选了,想吃烧烤就去吃吧,这附近正好有家纸上烧烤,我们去那里?”

众人点头应和。

“谢谢姐姐!”

贺宝贝抱住陆吉祥的手臂,高兴的道谢。

陆吉祥笑了笑,伸手摸了摸贺宝贝的小脑袋,忽然有些心疼这个可怜的小姑娘!

……

半小时以后,某纸上烧烤店内。

陆吉祥坐在桌前,默默的看着旁边的服务员协助烤肉,随着温度的逐渐上升,肉片发出的滋滋声,使人看起来格外的兴奋,真想立马把它们吃入腹中!

“哇——”

贺宝贝发出了一声惊叹,大眼睛里全是亮晶晶的光。

陆吉祥已经迫不及待的拿起了筷子,看着上面已经烤得金黄的烤肉,忍不住的直咽口水。

“可以吃了!”

服务生忽然说出了这么一句话。

‘咻’的一下,陆吉祥伸出筷子,果断的夹起鸡翅,张嘴就要咬下去。

宋锦丞制止了她,不悦的皱眉道:“放凉了再吃!”

“我饿!”

陆吉祥抬头,可怜兮兮的看着他。

宋锦丞也不说话,动手将女孩儿筷子里的鸡翅夺过,转而放到了她的盘子里。

陆吉祥无奈了,只好默默的等待。

与此同时,在她的对面,贺宝贝也正准备拿筷子夹鸡翅。

“宝贝!”

贺东庭出了声,眉头始终皱着。

贺宝贝转头望她,巴掌大的小脸儿上,带着几分楚楚可怜。

“东庭哥哥,我想吃鸡翅!”她眼巴巴的开口,心里祈祷着男人不要拒绝她。

所幸的是,贺东庭只是看了她一眼,随即便亲自动手夹起了一块鸡翅放到了她的盘子里,并仔细的嘱咐道:“不要蘸辣椒,你胃不好,小心拉肚子,嗯?”

“好!”

贺宝贝点头,两只小手趴在桌上,嘟着小嘴在冲着鸡翅吹呼呼,希望它能够快点变凉。

她的表情实在是太萌了,以至于坐在对面的陆吉祥见了,都有种想要拿手机把她拍下来的冲动。

不过,比起替别人拍照,她现在更想吃掉鸡翅!

这时候,旁边的服务生开了口:“请问要把这盘牛肉烤了吗?”

“唔唔唔!”

陆吉祥的嘴里包着食物,她一边点头,一边含糊不清的道:“烤,烤了!”

“好的!”

服务生点了头,准备接着烤牛肉。

宋锦丞倒了一杯茶水,先是递到了女孩儿的手里以后,方才开口道:“吉祥,你是多久没吃肉了,嗯?”

陆吉祥凑唇喝了口水,将它们咽入腹中以后,才冲着男人哈哈一笑道:“我是食肉动物,对于各种肉类,我是永远都吃不腻的,哈哈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“宋教授,你不吃吗?”

陆吉祥睁着眼,目光落在男人盘子里的那块鸡柳上,这还是她夹给他的呢,结果他到现在连碰都没碰过。

“待会儿再吃。”宋锦丞很淡的答了句。

陆吉祥努了努嘴,问道:“你是不是不喜欢吃烤肉啊?”

宋锦丞摇头,只是笑道:“谈不上讨厌。”

“切,故弄玄虚!”

陆吉祥哼了声,重新将注意力放回到了烤肉大战场上。

有人曾说,吃,和会吃,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境界!

可是,陆吉祥却是属于另外一类,她是能吃!

这丫头的胃口真是惊人的大,满桌子的各种肉类,几乎被她一个人就干掉了三分之一,若不是宋锦丞不让她再吃了,这丫头还打算继续点一盘鱿鱼!

而与她相反的是,贺宝贝的胃口则是小得可怜,她在吃了两个鸡翅和少部分肉类以后,便再也撑不下去了,轻哼着倚靠在贺东庭的怀里,目瞪口呆的看着陆吉祥的疯狂进食!

然而,到了晚上以后,暴饮暴食的后果很快浮现出来。

宋锦丞正在刷牙,陆吉祥却忽然火急火燎的冲了进来。

“你快出去!你快出去!”

她一边大叫,一边开始推搡着男人,不顾着他满嘴的泡沫,竟然想把他推出门外。

宋锦丞看着她,十分诧异:“怎么了?”

“哎呀,我要上厕所!”

她说了句,‘嘭’的一声就把房门关上。

宋锦丞站在门口,一只手里还拿着沾满泡沫的牙刷,目光看着已经关拢的房门,心里是万般无奈。

他转身出了卧室,准备借用外面的卫生间来继续他未完成的刷牙工作。

可结果是,等着他再次回到卧室里的时候,陆吉祥居然还在卫生间里面。

他觉得有些不对劲儿,走到门边敲了敲,并出声询问道:“吉祥,是不是拉肚子了?”

“唔,是有点!”

陆吉祥在里面哼哼了一声,声音有些瓮瓮的。

宋锦丞皱眉,继续道:“严重吗?”

这次,里面没有任何声音传出。

“吉祥?”

他再次出声,眉头微微拧起:“听得到声音吗?”

话音刚落,浴室门便被人从里面打开。

陆吉祥慢慢的走了出来,一脸虚弱的模样。

宋锦丞见状,连忙伸手将她扶住,先是摸了摸她的额头,最后才道:“你的脸色不大好,我们去医院?”

“不!”

陆吉祥摇头拒绝,任由着男人搀扶着她,可刚走了没几步,她的肚子里又开始轰隆隆的叫唤起来。

“哎!”

她忽的佝起腰,脸色变得有些不大好。

“怎么了?”宋锦丞伸出手,把人揽入怀里。

可在下一刻,女孩儿却忽然将他一把推开,转身就往卫生间里跑。

“吉祥!”

宋锦丞回头,想伸手抓她,却捞了个空,这丫头的速度太快,几乎眨眼间就溜了进去。

卫生间里发出咕噜噜的声音,伴随着女孩儿的呻吟,很是痛苦。

宋锦丞走了过去,站在卫生间门口,有些担忧的看着正坐在马桶上的女孩儿。

陆吉祥不经意的抬头,却意外的发现男人正站在门口看她。

“喂!你、你出去!”

她斥了一句,无奈肚子太疼,底气不足,反显得表情有些扭曲。

宋锦丞皱眉,根本没有理会女孩儿的话语,他开口道:“你这样也不是办法,我们现在就去医院!”

说完,转身从门口离开。

说起拉肚子这件事儿,其实说大不大,说小却也不小。

按照医生的说法就是,这腹泻在大部分人眼里虽算不上什么大病,但它对身体的损害却不可小视。所谓好汉也架不住三泡稀!严重的腹泻可引起脱水和身体电解质紊乱,危及生命也绝不是危言耸听!

凌晨十点多钟的时候,陆吉祥被送进了急诊室里。

结论很快得出,她就是今天吃烧烤的时候吃坏了肚子!

这就是暴饮暴食的下场啊!

陆吉祥的心里在默默的哭泣,她低头看着自己手腕上的输液针,小心肝儿一直都在颤抖。

好痛啊!

真的好痛啊!

另一边,宋锦丞走进输液室里的时候,恰好就看到了正在默默掉眼泪的女孩儿。

他叹息,提步走过去以后,一边拿着纸巾替她擦泪,一边出声问道:“以后还要不要暴饮暴食了?”

“不要了!”

陆吉祥摇脑袋,小嘴巴都快瘪成了一条线。

宋锦丞见状,不由得摇头轻笑,道:“你呀,总是得吃点苦头了,才知道别人说什么都是对你好的,否则就跟头笨牛似的,倔得很!”

陆吉祥呼呼的喘气,不高兴的道:“你说谁是笨牛呢!”

宋锦丞笑而不语,弯腰将她轻轻地抱起来以后,放到了自己的腿上。

“哎!”

陆吉祥挣扎了一下,她的手上还吊着针,她不敢乱动,只得任由这个男人把她抱着放怀里。

她挺不爽的,一直在翻白眼。

“宋教授,我可不是贺宝贝,你也别拿贺东庭那招来对付我!”

“你什么意思?”男人皱眉,脸色不大好。

陆吉祥没有看他,她只是将目光下垂,瞬也不瞬的盯着自己的膝盖。

“我觉得贺宝贝很可怜,她只是个孩子,她根本连情爱是什么都不知道,可是!可是贺东庭却对她”

“吉祥!”

宋锦丞适时的出声,他打断女孩儿道:“人各有命,既然贺宝贝遇到了贺东庭,那就代表了这是她的命?”

“胡说!”陆吉祥反驳道:“分明就是贺东庭太霸道了,你今天又不是没有看到,他连贺宝贝吃什么喝什么都要管,他根本就是把贺宝贝当成了他的私有物!”

宋锦丞没有说话,他轻轻拍着女孩儿的后背,像是一个耐心的大人,正在哄着乱发脾气的小孩儿。

陆吉祥终于看向了他,她问道:“宋教授,这样是对的吗?”

“我不知道!”

宋锦丞回答得很快,几乎是不假思索。

“你不知道?”

陆吉祥皱眉,对于男人的这个回答,她显然很不满意。

宋锦丞冷笑:“我不是贺东庭,我怎么能知道他的想法?”

“我们可以换位思考啊!”陆吉祥说道:“如果你是贺东庭,我是贺宝贝,你会什么都管着我吗?”

宋锦丞微怔。

陆吉祥见他不说话,不由得道:“宋教授,你怎么了?”

宋锦丞低头望她,目光莫讳如深。

“吉祥,如果你从小就在我的身边长大,或许,我会比贺东庭更霸道!”

陆吉祥惊讶的愣住。

宋锦丞将她抱紧,一手始终托着她输液的那只小手,微微的笑:“行了,你先靠着我休息一会儿,等输完液以后,我再叫你!”

女孩儿‘唔’了一声,乖乖的靠在他的肩膀上。

很快,她进入了睡梦中。

迷糊之间,她似乎听到了有人在说话,她的手被抓住,紧接着全身忽然腾空,像是被谁给抱了进来。

她不大舒服的挣扎了几下,直到整个人被放到了什么柔软的东西上。

她忽的睁开眼。

映入眼中的,首先是一片黑色的幕顶。

她扭头左右看了看,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房间里。

“醒了?”

这时,宋锦丞的声音传来。

紧接着‘啪’的一声,整个房间都亮了起来。

陆吉祥从床上坐起,头还有些晕,但并不能妨碍她思考问题。

“这里是哪儿?”她问道,目光打量着周围。

“医院病房。”宋锦丞说了句,他提步走到床边落座,伸手撩了撩女孩儿的刘海,继续道:“现在很晚了,你继续睡吧,躺床上睡觉会比较舒服一些!”

“噢!”

陆吉祥没什么力气,她点了点头,重新在床上躺下。

宋锦丞俯身,在她脸颊边吻了吻。

“晚安!”

“嗯!”女孩儿闭了眼,重新进入睡梦中。

结果,这一觉,陆吉祥直接睡到了第二日的中午。

可关键是,她最后还是被饿醒的!

当她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,外面的天色早已一片大亮,灿烂的阳光洒满了整个大地,连树叶都被照应得金灿灿的。

她下了床,穿好鞋以后,走到窗户边往下一望。

她纯粹只是想感受一下明媚的清晨,可不曾想,她居然在楼下看到了一个熟人!

——唐小宁!

妈呀!

她被吓得赶紧缩回了脑袋,捂着自己加速的心跳,想着怎么会这么巧?

噢,她记起来,上次她好像也是在这家医院里看到的唐小宁,莫非,他又生病了?

不对呀,唐家有私人医生,唐小宁又向来都是贵公子做派,他如果生病了,除非是大病,否则怎么可能会来医院里看病?

这样一想着,陆吉祥忍不住又重新将脑袋探了出去。

楼下,唐小宁正站在绿油油的草坪旁,他站得笔直,整个身子都沐浴在璀璨的阳光中,而目光却似乎是一直盯着某处。

他一动不动,美丽得像是一尊精美的雕塑。

而每个从他身边路过的人,都会忍不住的停住脚步去望他。

就在这个时候,陆吉祥忽然感受到身后传来一声动静。

她转头望去,正好看到宋锦丞拎着什么东西走了进来。

“宋教授!”

她喊了一声。

男人看到她已经起床了,不禁笑道:“昨儿拉了一宿,现在该饿了吧?过来吃早餐!”

“哎!”

陆吉祥应了一声,最后扭头看了眼窗外,毅然转身走向宋锦丞。

男人将食物一一取了出来,陆吉祥看了眼,发现都是些清淡的食物,尤其是那碗香菇鸡肉粥,光是闻这味道都能让她直咽口水。

“好香啊!”

她赞了一句,接过男人递来的勺子以后,低头就迫不及待的开始吃了起来。

“吃慢点!”

宋锦丞嘱咐了一句,抬手摸了摸她的小脑袋,见她实在是吃得香,他倒也没再打扰她,只是悠闲的在屋子里走动,不知不觉的就来到了窗户边。

男人状似不经意的站在女孩儿刚才站过的地方,他将目光投射向外面,漆黑深邃的眸,冷冷的盯着某处。

有些事情,他不问,并不代表他不知道!

诚如女孩儿之前所问,他不是贺东庭,所以他并不会限制她的自由!

但是,这不等于他默许她可以恣意妄为,她是他的小猴子,绝不容许他人觊觎!

“宋教授!”

屋子里,女孩儿的声音传来。

男人转了头,目光已然恢复温和。

“怎么了?”

“这个粥做得真好吃,唔,你在哪家买的?”她一边吧唧着嘴,一边问道。

宋锦丞从窗边离开,他来到女孩儿身旁落座以后,方才答道:“家里保姆做的,然后让司机专门送了过来!”

陆吉祥很意外的瞪大眼。

“好吃你就多吃一点。”宋锦丞笑容不变,他怜惜的捏了捏她的脸,感叹道:“你就是太廋了,多吃点也无妨!”

陆吉祥很窘迫,她道:“按照你这么说来,额,家里所有人都知道我拉肚子的事情了?”

“你觉得呢?”男人反问。

“妈呀,我真是太丢脸了!”女孩儿捧着脸,鼻子眉毛都皱成了一团。

宋锦丞宽容的笑,他道:“行了,快点吃吧,吃完了我们就出院!”

“噢……”

陆吉祥低头,继续吃东西。

她是真的饿了,男人带来的早餐,几乎被她一扫而光。

宋锦丞见了,不禁叹息道:“我看你平时也挺能吃的,怎么身上就不长肉呢?”

陆吉祥闻言,哈哈一笑道:“我就是传说中的那种久对电脑不近视,和大吃特吃都不胖的人,怎么样,嫉妒我吧?”

“……”

吃完早餐以后,两人一同出了病房。

宋锦丞的助理小叶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钻了出来,手里还捧着一束鲜艳的玫瑰花。

哇,玫瑰花耶!

陆吉祥见状,不禁挑高了眉梢。

“这是什么情况呐?”

她故意奇怪的问道,心里却在隐隐的期待着什么。

果然,她看到宋锦丞伸手将鲜花接了过来。

然后,男人把花递给了她。

“送给你的,小猴子,希望你喜欢!”他始终风度翩翩,英俊的容颜,就像是一道明亮的光,吸引所有的视线。

这可是陆吉祥第一次收到鲜花啊!

她挺激动的,正要颤抖着双手去接花的时候,一道意想不到的声音,骤然插了进来。

“姐!”

唐小宁的声音,永远都是这般冷冽华丽。

当然了,他的出场时间也很惊人,真是惊得陆吉祥差点魂飞魄散。

陆吉祥的手腕一抖,鲜花差点落地。

她哭丧着一张脸,巍巍然的转过头颅,当唐小宁那张过分妖孽的容颜映入她的眼中时,她满脑子里就一个想法!

完了,今儿真是撞太岁了!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(づ ̄3 ̄)づ╭除夕夜快乐!

上一章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