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越小说吧

闪来的暖婚

第083章 爱一个人就要摸她?

外面的天色早已降为黑幕,万家灯火阑珊。

一路走来,陆荣景的步子迈得很大,他目的性明确,笔直的朝着停车场方向走去。

陆吉祥在后面追逐,她在不停的唤着他。

“哥,你走慢点啊!”

“哥,你要去哪里啊?”

陆荣景充耳不闻,走到了自己的座驾边,开了车门就要钻进去。

陆吉祥冲了过去,不假思索的一把就从身后抱住了他的腰。

男人动作一顿,保持着弯腰的姿势。

她的声音还在继续传来:“哥,你不要去其他城市好不好?我们一家人快快乐乐的生活在一起不好吗?这好端端的,你为什么要去别的地方呢?”

男人并未说话。

陆吉祥紧紧的抱着他,焦急的道:“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?哥,如果你心里有事,你可以给我说一说啊,指不定我还能帮忙呢!”

“……”

“哥,你不要走好不好?”

陆荣景终于是忍不住的转过身,他长臂一伸,轻而易举的便把这个他宠了二十余年的小丫头抱进怀里。

他带着深深的依恋,却依然要保持着一个身为哥哥该有的风度。

陆荣景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,声音里满是无可奈何:“不要担心,哥只是出去几年而已,我还会回来的!”

“不要!”

陆吉祥摇头,有些小性子:“我不准你走!”

陆荣景看着她,有些忍不住的笑:“你个小霸王,真是越来越霸道了!”

“反正我就是不准你去!”陆吉祥不管其他,目光紧紧的盯着他,眼眶却有些微的泛起了红:“哥,算我求你了好不好?这里是首都,这里已经是全国最有发展前途的城市之一,可为什么你还要离开呢?我就不相信了,南方还有什么城市能比这里更好!”

“这不一样的!”

陆荣景微微的笑,声音温和:“吉祥,这不是发展前途的问题,我只是想去南方看看!”

“那你可以放假的时候去南方旅游嘛,根本就没必要去南方工作!”陆吉祥盯着他,哀哀的恳求:“哥,放弃吧,你不要离开我们好不好?”

陆荣景摇头,表示此事没有商量的余地。

陆吉祥终于是忍不住的掉了泪,一颗颗晶莹的泪珠子,像是滴在了男人的心尖儿上。

陆荣景弯腰,皱眉替她擦泪,深深的叹息:“丫头,你都这么大的人了,怎么说哭就哭?行了,不要哭了,哥哥以后会经常回来看你的,好不好?”

陆吉祥摇脑袋,眼泪啪嗒直往下掉。

她哭得令人心碎。

陆荣景的心里有些难受,他不禁紧紧地抱着她,将她的脑袋摁在自己的肩头上,声音很沉:“吉祥,你听哥说,哥这次只是被调去别的城市警局里相互学习,这就跟你们学校里的交换生是差不多的性质,顶多两三年的时候,我就会回来在这里继续工作!”

“真的?”陆吉祥抬脸,透过泪眼看着他。

“哥有骗过你吗?”

陆荣景望着她,粗粝的大拇指轻轻地抚过她的眼角,替她拭去那些透明的眼泪:“行了,别哭了,真丢人!”

陆吉祥不在意,只是提出了一个条件。

“那你以后要经常回来看我和爸妈!”

“这是肯定的!”陆荣景点点头,不忘道:“而且,每次还会给你带好吃的,嗯?”

陆吉祥闻言,脸色缓和了许多。

只听她道:“这可是哥你自己说的,每次回来的时候,都要记得给我带吃的!”

“是是是,绝对会记得的,你个小吃货!”陆荣景拍了拍她的小脑袋,万般无可奈何。

陆吉祥吸了吸鼻子,继续道:“我们不吵架,走吧,该回去了!”

说完,主动拉住男人的大手,准备带着他往家里走。

哪料,陆荣景没动。

“怎么了?”女孩儿回头望他,奇怪的问道。

陆荣景看着她,说道:“你自己先回去吧!”

“为什么?”陆吉祥一听这话,立马又紧张了起来:“哥你反悔了?”

“我没有!”陆荣景连忙解释道:“我现在要去趟警局,刚才同事打来电话,说是我负责的那件案子有了点眉目,我现在要去看看!”

“真的?”陆吉祥挑眉,有些质疑。

“当然是真的!”陆荣景伸手揉她的脑袋,继续道:“新年快乐,吉祥!”

“新年快乐!”女孩儿回了句。

陆荣景想了想,继续道:“噢,欠着你一个红包,下次补给你!”

“那你可要记住了!”

“一点都吃不得亏!”陆荣景一边摇头,一边钻进了车里,冲着女孩儿道:“快回去吧,外面凉,小心感冒!”

“嗯,哥你路上小心!”陆吉祥往后退了两步,看着男人发动引擎。

“好!”

陆荣景最后扭头看她一眼,将车开走。

或许,陆吉祥从未想过,这是她最后一次见到陆荣景!

以至于很久很久以后,每当她回忆到这一天的时候,她都清晰地记得男人对她所说的每一句话!每一个表情!

他轻轻的替她擦掉眼泪时的手指温度,干燥而又温暖,只属于她的哥哥!

……

接近凌晨的时候,宋锦丞才姗姗来迟。

陆爸陆妈早就睡下了,陆吉祥一个人抱着枕头,正坐在客厅里看着无聊的电视剧。

门铃刚响,她立马就跑过去开了门。

“吵到你了没?”

宋锦丞看到她开门以后,笑着问了句。

陆吉祥摇头,转身去给他拎来了一双拖鞋。

宋锦丞关了门,换完了拖鞋以后,忽然就一把就将女孩儿拦腰抱起。

“呀!”

陆吉祥低呼一声,赶紧用两手抱住他的脖子。

宋锦丞的目光却是落在了女孩儿没有穿鞋的两只小脚丫子上,他略带责备的开口:“怎么没穿鞋?你家里又没有地暖,这大晚上的又冷,是不是想生病?”

陆吉祥没吱声,动了动自己的十根小脚趾头,狡猾的将脑袋埋到男人的怀里。

宋锦丞见状,只是皱了一下眉,抱着人就往卧室方向走去。

他才刚把人放到大床上,随即便低身倾上。

陆吉祥惊讶,甚至连一个音节都没来得及发出,唇瓣便已被男人衔住。

她们在热烈的激吻!

男人攻城略地,霸道得连她口腔中的每一个角落都不肯放过。

陆吉祥轻微的挣扎了几下,她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,生怕吵醒住在隔壁的父母。

而所幸的是,宋锦丞仅仅只是与她拥吻,其余的,倒是并未半分越矩。

女孩儿在他身下娇喘,面若桃花,黛眉如柳。

宋锦丞满眼怜惜,低头在她眉心轻轻一吻。

“你哭过?”

他忽然说了句,锐利的目光,盯着女孩儿依旧泛着微红的眼眶,质问道:“被欺负了?”

陆吉祥摇脑袋,否认道:“没……”

“真的?”

男人微微眯眸,薄唇移到了她的眼角。

陆吉祥竟不由轻轻颤抖,她闭着眼,始终不愿再说话。

宋锦丞见她执拗,并未再坚持追问,将她放开以后,淡道:“我去帮你把拖鞋拿来!”

说完,转身出了卧室。

半分钟不到的时间,他又重新返了回来,手里还拎着一双粉蓝色的拖鞋。

陆吉祥早已经钻进了被窝里,此时正侧卧着背对着房门,显得安安静静的。

她今天似乎有些伤感。

宋锦丞往床上看了两眼,旋即进入了浴室里。

待他再重新走出来的时候,女孩儿已经熟睡,整个身子都隐藏在被褥之间,只有一颗毛茸茸的黑色小脑袋在外面。

宋锦丞关了灯,轻轻躺上了床以后,先是将她挡在脸前的长发拿开,然后才把人抱着怀里,与她一同安然睡去。

……

几日后,陆荣景离开了这座他生活了二十余年的城市。

陆吉祥并未去送机,因为她根本就不知道,直到陆荣景到达了南方以后,女孩儿才知道哥哥已经离开了。

那天,她哭得特别惨,不知道为什么,她的心里很难受!

宋锦丞一直陪在她的身边,看着女孩儿哭得凄厉的模样,他是又气又无奈。

说真的,他一点都不喜欢这丫头为了别人而哭泣,哪怕那个人是她心中的哥哥,他依然很不爽!

时间总是过得很快,转瞬之间,寒假便要结束了!

这几日,陆吉祥得到了一个好消息!

苏泯文的消息!

原来,他并没有出什么事,当女孩儿拎着小包到达咖啡厅的时候,苏泯文正稳稳的坐在一张木桌前。

他穿着一身得体的西装,除了脸色有些苍白以外,其余的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好的地方。

“苏泯文!”

陆吉祥疾步走了过去,她很高兴的看着他,笑道:“你知不知道我找了你很久?哎,你这段日子去了哪里啊,我问了好多人,谁都没有你的消息!”

“你先坐吧!”

苏泯文只是微笑,抬手示意女孩儿先坐。

陆吉祥落座,目光依然兴奋的看着她,继续道:“你上次是怎么回事啊?我们正说得好好的,怎么忽然就断了电话?害得我担心了好久!”

“谢谢你,陆吉祥!”苏泯文忽然就没头没脑的说出这么一句话。

陆吉祥怔住。

只听苏泯文继续道:“谢谢你的关心!其实,我最近一直在忙着学业呢!唔,我的导师告诉我,国外有个交换生的保送名额,如果不出意外的话,这个名额应该是我的!”

“真的?”

陆吉祥闻言,不禁瞪大眼道:“你要出国去读书了?”

“是啊!”

苏泯文点了点头,他的唇色很白,虽然脸上在笑,却怎么看都有些勉强。

陆吉祥倒是笑得蛮开心的,她道:“苏泯文,你出国以后就好好读书,你的学习成绩那么棒,以后肯定会很厉害的!”

“嗯,谢谢!”苏泯文点头。

陆吉祥沉默了一下,忽然又道:“你,看到潇潇了?”

苏泯文表情一僵。

但很快,他点了头,并道:“对,我看到过她!”

“她过得好吗?”陆吉祥紧紧的看着他,追问道:“其实我也想去看她,可是,额,可是我丈夫不同意,而且我又找不到地址,所以至今都没能再看到她!苏泯文,你说潇潇她”

“潇潇她现在过得很好!”

苏泯文忽然出声打断她,他并没有去看陆吉祥,反倒是转头看着外面的蓝天,眼眶似乎有些湿润:“我和她之间已经不可能了,陆吉祥,谢谢你上次的帮忙!但我还想要求你帮我一个忙,请你以后不要再在我面前提起潇潇,我想、我想把她忘记!”

陆吉祥的内心很复杂。

苏泯文说,潇潇现在很幸福?

难道,翟耀已经回心转意了?

“苏泯文,你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,你说”

“行了,你先回去吧,我想在这里安静的待一会儿!”苏泯文毫不留情的再次将她打断,而这一次,他的语气已经算不上友善,甚至还带着点敌意!

陆吉祥顿时就有些不高兴了。

“爱说不说,不说拉倒!”

她啐了句,拎着小包就起身离开。

她这巴心巴肺的赶着来和他见面,可结果呢?

他居然要轰她离开,真是有够气人的!

陆吉祥一路大步流星,不消一分钟的时间,她便从咖啡厅里消失得干干净净!

然而,几分钟以后,一个穿着休闲服的男人走了进来。

抬眼望去,这人不正是宋锦丞身边的助理,小叶么?

“苏先生,您好!”

小叶走了过来,礼貌的冲着苏泯文点头问好。

“您好!”

苏泯文看他一眼,反应很淡。

小叶倒是并不介意,他从包里取出了一个信封,并放到了桌上。

他依旧保持着微笑,可眼神儿里却是冷淡而疏离,只听他继续道:“您今天的表现很好,我们将在明日中午送您出国,但希望您也能够遵守我们之间的约定!”

苏泯文抬头,眼中有愤怒。

“为什么不能让我再回国?”他质问,额角青筋露出:“我的家人怎么办?”

小叶指了指桌上的信封,不疾不徐的道:“这里是五十万,您别着急,请等我说完。宋先生不喜欢拖泥带水,他希望能够和你一次性付清所有余额!这五十万只是定金,等您出国以后,余下的五十万将打进卡内,您可以安心的将卡交给您的父母,密码就在卡的背面!”

苏泯文没说话,脸上很狼狈。

小叶表情不变,他继续道:“我们会支付您在国外的所有医疗费用,以及生活费。苏先生,请您不要试图做出任何违背我们约定的事情,否则,按照宋先生的脾气,他或许会做出比翟耀更让人不可挽回的事情!”

苏泯文的浑身开始颤抖。

良久,他终于点了头:“好,我知道了!”

“希望我们不会再有机会见面!”

小叶欠了身,说完以后,转身离开。

苏泯文在座位上坐了许久,直到服务生走过来客气的询问他是否要续杯?

“不用了!”

苏泯文摇了头,表情很沮丧:“请把我的轮椅推出来吧,谢谢!”

“好的,没问题!”

服务生点点头,很快为他取来了轮椅。

苏泯文弓起身子,艰难的将自己挪到轮椅上以后,慢慢的推着车轮往外走。

服务生站在原地,可脑海里,却是她刚才所见的那一幕。

她看到,那个男人的两条腿,分明就是塑料假肢!

……

这边,陆吉祥正坐在出租车内。

她正满肚子的不爽,所以在接到宋锦丞的电话时,语气也不是很好。

男人倒是好脾气,他温和道:“谁又惹着你了,嗯?”

“我看到苏泯文了!”陆吉祥答了句,扭头看着窗外,说道:“听说要出国了,现在拽得很,说不到两句话就要赶我走!”

宋锦丞顿时明了,他语气不变,自然的转了话题道:“你来我这里吧,等下班以后,我们一起去吃晚饭,怎么样?”

“看我心情!”陆吉祥没好气的答了句。

宋锦丞轻笑,无可奈何:“那好吧,你现在的心情怎么样?”

“还不错咯!”

“现在就过来,记得买点零食之类的。”

“买零食干什么?”陆吉祥疑惑。

“到时候你就知道了。”

说完,挂了电话。

“搞什么嘛,神神秘秘的!”陆吉祥嘟嚷了一句,出声让司机改变行车路线。

临近机关大院门前,陆吉祥付钱下了车。

刚进门,她便被门卫拦住。

她报出了宋锦丞的名字,在经由门卫的核实以后很快被放行,并轻车熟路的找到了宋锦丞的办公室。

她上次就曾来过,所以还有些记忆。

‘咚咚咚——’

她抬手敲门。

须臾,男人缓沉的声音传来:“进来!”

陆吉祥推门而入,第一眼就看到了正坐于办公桌前的男人。

他的这间办公室很大,完全现代化的设施,单是角落里的那组真皮沙发,便已是价格不菲!

“你还有多久下班啊?”

陆吉祥问了一句,一边懒散的走了过去,并且很不客气的将零食都放到了他的办公桌上。

宋锦丞抬头看了眼,敛眉道:“放到那边茶几上。”

“切——”

女孩儿哼了一声,重新又将这一袋子的零食拎了起来,并放到了那边的茶几上。

“你到底让我买这些东西干什么?”她一边问道,一边在沙发上落座,却眼尖的发现在另外一张单人沙发上,正放着个漂亮精致的粉色小包。

“你屋子里还有别人?”

她倏地回了头,一脸警惕的看向男人。

宋锦丞眉头抬头,声音平缓:“是有个小丫头!”

“小丫头?”陆吉祥皱眉,问道:“谁啊?”

“你认识的。”宋锦丞的回答很简单。

“到底是谁呀?”

陆吉祥追问道,可她话音刚落,办公室的门便被人推开。

与此同时,清脆悦耳的女声传来:“锦丞哥哥,吉祥姐姐到底什么时候过来呀?”

陆吉祥顺着声源望去。

她一愣。

“吉祥姐姐!”

贺宝贝已经开心的跑了过去,张手便给了陆吉祥一个大大的拥抱。

陆吉祥有些懵,不明白贺宝贝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?

“东庭哥哥在这里开会,他怕我无聊,所以就让我来找锦丞哥哥,然后让他把你喊过来和我玩儿!”贺宝贝咧着嘴,露出一口漂亮的小白牙。

陆吉祥汗,敢情,她是成了召之即来挥之即去?

她有些不高兴,恶狠狠的朝着那边的男人瞥去一眼。

宋锦丞微笑不减,道:“待会儿贺东庭做东请客,你想吃什么就说,甭客气!”

陆吉祥哼哼,拉过贺宝贝的小手,问道:“宝贝,你说,什么东西是最贵的?”

贺宝贝听了以后,歪着一颗小脑袋想了很久,最后才脆生生的答道:“我也不知道什么东西是最贵的,东庭哥哥又没有让我付过钱。不过,我知道什么东西是最好吃的!”

最贵的,她不知道!

但是,最好吃的,她一定知道!

“是什么?”陆吉祥急迫的看着她。

贺宝贝笑道:“臭豆腐呀!”

“……”她倒!

“怎么了,难道我说错了?”贺宝贝睁着大眼睛,奇怪的看着一脸郁闷的陆吉祥。

陆吉祥叹口气,感叹道:“果然是饱汉不知饿汉饥,贺宝贝,刚才那个问题,你就当我没问你吧!”

贺宝贝看着她,不满的撅起小嘴巴。

陆吉祥瞥她一眼,不禁意间,却看到了女孩儿脖子上的暧昧吻痕。

她挑眉,有些惊讶。

贺宝贝也注意到了她的目光,她低头摸了摸自己的脖子,不高兴的开口道:“这些都是东庭哥哥弄的,他可讨厌了,每天都要咬我,可是又不准我咬他!哼,只准州官放火,不许百姓点灯!”

陆吉祥没说话,默默地收回视线。

心想,非礼勿视!非礼勿听!

这时候,贺宝贝又忽然凑了过来,问出了一个陆吉祥无比震惊的问题。

“吉祥姐姐,我有问题想问问你!”

她趴到了陆吉祥的耳边,低低的出声道:“唔,我就是有些想不明白,东庭哥哥现在为什么老是喜欢摸我?”

“摸、摸你?”

陆吉祥瞪起眼,下意识的就往宋锦丞那边瞄去一眼。

办公桌前,男人正在执笔写着什么东西,似乎根本就没有听到她们的对话。

“是啊!”

贺宝贝的声音继续传来,她的小脸蛋上有着浅浅的粉色,像是刚刚从树上摘下来的桃花。

“在我小的时候,他都不会摸我的!”贺宝贝睁着眼,一脸的天真无邪:“可是,现在我们每次啃嘴巴的时候,他就会摸我!”

陆吉祥的内心很澎湃。

“锦丞哥哥会摸你吗?”贺宝贝抛出提问。

陆吉祥下意识的摇脑袋,打死也不会承认。

“那就奇怪了!”贺宝贝皱着秀气的小眉头,嘴里嘟嚷道:“东庭哥哥说,每个男人都会摸自己喜欢的女孩儿的,锦丞哥哥既然喜欢你,那他为什么没有摸你呢?”

陆吉祥现在是一个头两个大。

她想岔开这个话题,可是又禁不住自己的好奇心。

她小声的问道:“宝贝,贺东庭都摸你哪儿了?”

她觉得,她现在正像是邪恶的大灰狼,正在诱惑天真无辜的小红帽!

贺宝贝就是那个小红帽!

“这里!”

贺宝贝指着自己的小胸脯,努着嘴巴道:“每次都好痛的,而且,我这里好像都鼓起来了!可是东庭哥哥说,他是在给我按摩,以后我就能长得很漂亮!”

“……”

陆吉祥有些受不了了,她想找块豆腐来把自己撞死!

“吉祥姐姐,你以前这里会痛吗?”女孩儿问道。

陆吉祥深吸了一口气以后,答道:“每个女孩儿在发育的时候,胸部都会痛的,这是正常现象!宝贝,但我觉得,你应该学会保护自己才对!”

“保护自己?”

贺宝贝看着她,不明白的问道:“什么意思啊?”

“这个嘛……”

陆吉祥有些犹豫,她到底该不该说呢?

“说呀,吉祥姐姐你快说呀!”贺宝贝摇着她的手臂,声音就像是那刚蒸熟的糯米。

陆吉祥正欲开口,外面的门板被敲响,紧接着,贺东庭走了进来。

“东庭哥哥!”

贺宝贝看到男人,当即松开了陆吉祥,转而撒丫子跑向了他。

贺东庭弯腰,非常自然的将这个小丫头拥进怀里。

“有没有听话?”

他出声问道,当着旁人的面,直接在贺宝贝的小唇啄了一口。

“宝贝是最听话的!”贺宝贝洋溢着一张小小的小脸儿,安稳的坐在男人的手臂上,两只小脚不停的晃荡着。

“真乖!”

贺东庭笑了起来,原本冷硬的面部轮廓,瞬间就像是放了晴的天空,深邃俊朗。

陆吉祥作为旁观者,却是心惊胆战。

她想不明白,贺东庭究竟把贺宝贝看做成了什么?他是一个成熟俊逸的大男人,见惯了外面世界的形形色色,必然早已是万花丛中过。而和宝贝呢?她只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小丫头,她的天空里只有纯洁的蓝白色,简直就像是白纸一样的干净。

试问,这样一个什么都不懂的丫头,怎么可能是一个满腹城府的老男人的对手?

所以,陆吉祥不能明白。

贺东庭究竟是把贺宝贝看做成了一个专属物,还是一个想要呵护终生的小爱人?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这两天家里过年很热闹,简直是在考验我码字时的定力!

上一章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