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越小说吧

闪来的暖婚

第082章 谁吃了谁的豆腐?

第082章谁吃了谁的豆腐?

次日清晨,陆吉祥在一阵鞭炮声和嬉笑声中醒来。

床畔已经没了男人的身影,她晕乎乎的从床上爬了起来,走到窗户边往下望了望,发现是安陶陶在外面院子里放鞭炮,旁边还站得有一个人,在淡淡的晨光中,优雅矜贵。

许是感觉到了陆吉祥的目光,宋顾转了身,仰头朝二楼看来。

陆吉祥怔了怔,连忙冲着男人挥了挥爪子,笑道:“爸爸,早上好!”

宋顾点了点头,微微一笑。

“舅妈!舅妈你快点下来啊!”安陶陶也看到了陆吉祥,他高兴的在原地直蹦哒,手里还举着没有点燃的鞭炮,声音里满是喜悦:“快点下来陪陶陶放鞭炮啊!”

“好,我马上就来!”

陆吉祥应了一声,从窗边缩回了脑袋以后,赶紧穿好了衣服裤子,随便的洗了把脸,一边挽头发,一边就往楼下跑去。

路过客厅的时候,她看到宋锦丞正坐在沙发上看报纸。

“小猴子!”

男人淡淡喊了句,冲她招手:“过来!”

陆吉祥摇头,指了指外面,道:“陶陶让我陪他玩鞭炮,你要一起么?”

宋锦丞愣了一下,继而摇头道:“你去吧,小心些!”

“哎!”

陆吉祥应了声,连忙走出了屋子。

“舅妈,舅妈,你快来看啊,这些都是外公给我买的鞭炮!”安陶陶还在手舞足蹈的说着话,反倒是旁边的宋顾显得很淡定,始终都是目光温润的看着自己的小外孙儿。

陆吉祥走过去以后,首先礼貌的道:“爸爸,新年快乐!”

“嗯,新年快乐!”

宋顾回了句,目光看了眼陆吉祥,接着又重新望向安陶陶,笑着道:“让你舅妈陪着你玩儿,但是陶陶要听话,不许拿鞭炮吓唬别的小孩子,记住了?”

“陶陶记住了!”

小男孩儿仰着脸,非常认真的做出保证。

宋顾弯了腰,伸手摸了摸他的毛茸茸小脑袋,非常欣慰。

安陶陶调皮的一笑,转身又跑到了另外一边,继续玩着他的小鞭炮,旁边还跟着一名警卫员,专门帮助这个小家伙给鞭炮点火,以及负责他的安全问题。

陆吉祥伸脖子望了望,发现空地上放着的那个小箱子里堆满了鞭炮,但都是些只有小孩子才喜欢的小鞭炮,几乎都没有什么威力。

就在这时候,一个红包递了过来。

陆吉祥惊讶的转过脑袋,目光看着宋顾。

“爸爸,您这是?”

“既然拜了年,理应给红包。”

宋顾的声音很沉稳,即使年龄已经过了五十有余,但多年的养尊处优和保养得体,竟让他看起来不过四十出头的模样,高大的身材比年轻人还要挺拔,而与宋锦丞相似的脸庞,更是显得愈发成熟矍铄。

从他的身上根本就看不到经过岁月留下的沧桑,反倒是有着宛若打磨过的硬朗魅力!

这是一种只有处于巅峰的高位者才有的独特魅力!

而此时,陆吉祥有些惶恐,内心正无比纠结的看着宋顾递来的那个红包。

她到底是该接?还是不接?

“把手伸出来!”

突然,宋顾厉然的下出命令。

陆吉祥几乎是条件反射的伸出双手。

然后,一个红艳艳的红包便被塞到了她的手里。

她愣住了,傻傻的看着自己手里的这个红包,厚重感很足,估计里面的份量很可观。

“昨天太忙了,我也没有来得及准备,晚上看到你妈发红包的时候,我才忽然想起来!”宋顾开了口,他笑得很好看:“今年是你来家里的第一个新年,再怎么着也得给你准备一个红包才是!”

“谢、谢谢……”

陆吉祥呆呆的开口,眼睛瞪得圆圆的。

宋顾倒是没再多说什么,只是道:“陶陶就交给你照顾了,我先回书房!”

“好的!”

陆吉祥点点头,末了,她又忽然起了玩心,竟有模有样的朝着宋顾立正敬礼,并道:“保证完成任务!”

宋顾怔了下,随即点头一笑,答道:“同志加油!”

说罢,启步离开。

陆吉祥目送领导离开以后,暗暗拍了拍胸脯。

呼呼,宋家的遗传基因真是好到逆天啊!

老的,小的,都是妖孽!

……

玩完了鞭炮以后,陆吉祥和安陶陶去洗了手,准备吃午饭。

安陶陶就是个闲不住的调皮性子,这才眨眼的功夫,他便噔噔噔的往楼上跑了去。

陆吉祥追了几步,看到小家伙的奔跑速度太快,她又不得不停脚放弃了追他的念头,眼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楼梯拐角,陆吉祥叹了口气,提步走进了客厅里。

客厅内,宋锦丞双腿交叠,目光正盯着前方的电视机屏幕。

他的坐姿很随意,坚毅的侧面轮廓,俊美无双。

“宋教授!”

陆吉祥喊出了声,提步向他走去。

男人听到声音,转头朝她望来,并自然的抬起了左臂,边道:“玩开心了?”

“还好吧!”陆吉祥答道,一边乖乖的走到男人身边落座,顺着他抬起的臂弯,依偎进他的怀里。

听到她的回答,宋锦丞先是蹙眉,接着道:“陶陶又调皮了?”

“小家伙的体力太好,把我折腾得够呛!”陆吉祥将脑袋靠在他的肩头上,一边说道:“他真的是太聪明了,刚才放鞭炮的时候,我居然都没有炸到他,反倒是他把我给炸到了!”

宋锦丞听完,眉头皱得更紧了。

他扶起了女孩儿的身子,目光在她身上巡视了一圈以后,最后才道:“你们在用鞭炮炸对方?陆吉祥,这是很危险的事情,你知不知道?”

陆吉祥知道他误会了,连忙解释道:“这只是一个游戏,我们没有往身上扔鞭炮,都是扔在脚边的!”

“这也很危险!”男人斥责。

陆吉祥翻白眼,答道:“那好吧,下次不玩了!”

宋锦丞‘嗯’了一声,抓起她的小手,紧紧的握在手心里。

陆吉祥却狡猾的凑到了男人的身边,看着他嘿嘿笑道:“宋教授,刚才爸爸给我发红包了!”

宋锦丞‘哦’了一声,目光依旧盯着前边的电视屏幕。

“你猜,爸爸他给了我多少?”陆吉祥继续问道,眼里有光。

她刚才上厕所的时候,偷偷地看了眼宋爸爸发给她的红包。

结果,不看不知道,一看吓一跳啊!

这边,宋锦丞转头看了她一眼,只是笑笑道:“爸他对钱的意识并不强,但既然你是第一次来家里过年,红包数量必然很可观!”

“那你倒是说说看呀,爸他给了我多少钱?”女孩儿迫切的问道。

宋锦丞摇头,只是道:“你直说吧,我猜不出来!”

“切——”

陆吉祥哼了声,朝他比划了一下。

宋锦丞先是挑眉,随即摇头道:“他给得太多了!”

“你什么意思!”陆吉祥不悦,瞪眼看着他。

宋锦丞伸手搂住她的腰肢儿,将人融进怀里,胸膛微微颤动:“就你这小败家玩意儿,给得越多,你越是浪费!”

“你!”

“咳咳咳……”

客厅里忽然响起别的声音。

陆吉祥转头望去,发现宋爸爸和安陶陶正站在客厅口。

陆吉祥赶紧从男人怀里退了出来,讪笑道:“爸爸!”

宋锦丞也坐直了身子,看向了自己的父亲,声音略沉:“爸!”

“吃饭了!”

宋顾倒是淡然的很,说完这话以后,拉着安陶陶转身离开。

陆吉祥很窘,脸蛋有些浅浅的红。

“你怎么老是脸红?”宋锦丞看着她,笑意吟吟。

女孩儿瞪他一眼,却忽然说道:“宋教授,我发现你们家的遗传基因真的好好,你和爸爸都很帅,就连安陶陶那个小家伙都长得很可爱,等他以后长大了以后,一定也是个大帅哥呀!”

宋锦丞笑意不减,他起身拉着女孩儿往外走,一边笑道:“你别担心,我们以后的孩子也会和陶陶一样聪明可爱!”

“……”

她晕,这个话题跳得可真快!

今天是大年初一,吃过了午饭以后,陆吉祥和宋妈妈以及家里的佣人们坐在一起,准备碾皮儿包饺子!

这是一个技术活,陆吉祥笨手笨脚的,她根本就不会。

于是,她被分配的任务便是和馅儿。

做到一半的时候,宋爸爸走了进来。

“在包饺子呢?”他淡淡的问了一句。

宋妈妈抬头看向自己的丈夫,温和笑道:“先包好了放着,晚上吃宵夜用的。哎,锦丞呢?这大过年的,怎么还要往外跑?”

中午的时候,宋锦丞临时有事出了门,直到现在还没回来。

“工作上的事情,谁说得准?”宋爸爸的回答很淡,他先是往这边看了几眼,一边将衬衣袖子挽到了肘部,似乎是打算来帮忙。

陆吉祥见了,万分惊讶:“爸爸,您也会包饺子?”

宋妈妈听了,笑着道:“你爸爸以前下乡的时候,不单工作能力强,厨艺也是出了名的。”

陆吉祥眨了眨眼,道:“这么厉害呀!”

宋爸爸笑了笑,随意道:“有几年没做过了,不知道手艺退了多少!”

“可别让你儿媳妇笑话!”

宋妈妈的手里还拿着包到一半的饺子,她笑着打趣道。

“我试试!”

宋爸爸似乎有些兴趣,他接过了佣人递来的饺皮儿以后,动手便开始包了起来。

陆吉祥看着他的动作,似乎还挺熟练的样子,应该是有些底子的!

果然,眨眼的功夫间,宋爸爸的手里便出现了一个小巧玲珑的饺子。

陆吉祥见状,不由低呼道:“宋教授的厨艺也很棒啊,但我到了今天才知道,原来这都是家传的呀!”

“噢,锦丞也会下厨?”

这下,宋妈妈倒是有些意外了。

陆吉祥看向她,奇怪道:“妈妈您不知道?”

“从未见过他下厨。”宋妈妈摇脑袋,叹口气道:“锦丞从小在家里的时间就很少,特别是在初中以后,他几乎都在外面。那孩子呀,打小就独立,都是被你爸给逼出来的!”

说完,眼神儿哀怨的朝宋爸爸投去一瞥。

“男孩子就该从小独立,若是娇生惯养的养出一身纨绔痞性,岂非给我宋家丢脸?”宋爸爸甚至连脑袋都没抬一下,他一边包着饺子,一边冷淡道:“你呀,就是妇人之仁!”

陆吉祥低着脑袋,闭着嘴巴没敢吱声。

宋妈妈似乎有些尴尬,但很快,她又自然转移了话题,和众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平常的家事。

包完了饺子以后,陆吉祥洗了手,跑回了楼上卧室里。

手机已经充好了电,她给家里打了通电话,询问父母的状况。

正巧的是,陆爸陆妈居然也是在包饺子。

“爸爸现在还好吧?”

陆吉祥有些担心,对于老爸昨晚的醉态,她至今记忆犹新!

“放心吧,你爸早就醒了,现在在擀皮儿呢,待会儿我们要包饺子!”陆妈妈回答道,末了,她又问了句:“吉祥,你今天要回来吗?”

陆吉祥想了下,答道:“我还不知道呢,宋教授有事出门了,直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!”

陆妈妈叹口气,有些感叹:“昨儿还不觉得怎样,可是今天早上起来了以后啊,总觉得家里空荡荡的,这大年初一的也没了以前的那种热闹,挺不自在的!”

“妈!”

陆吉祥有些心酸。

陆妈妈的声音继续传来:“女儿啊,妈妈也不逼你,如果你没事的话,这几天内还是回来一趟吧,咱们自己一家人坐着吃顿饭,哪怕是在一起吃碗饺子,那才叫过年啊!”

陆吉祥握紧手机,低低的应声:“我知道了,妈!”

“那好,我先挂了,你爸在叫我呢!”

“好,再见!”

陆吉祥挂了电话以后,坐在床上独自想了很久。

最后,她还是忍不住的给宋锦丞拨去了一通电话,并说了她想回家的想法!

宋锦丞先是意外,随后询问她是怎么回事?

陆吉祥不愿意说,只说自己是想家了!

男人很无奈,只好应允了她,并承诺在晚饭前赶过去与她汇合!

十分钟以后,陆吉祥抱着外套出了卧室。

哪料,她在楼梯口遇到了宋爸爸。

“要出门?”

宋顾看着她怀里的大衣外套,开口问道。

陆吉祥点头,并道:“我想回趟家里。”

“这才多久的功夫,就想自己的爸爸妈妈了?”宋顾笑,似乎被女孩的小孩子心性感染,他一边往楼下走,一边就道:“一起走吧,正好我也要出门,可以让司机先送你过去!”

“噢!”

陆吉祥点点头,几秒后,她又反应过来:“啊,什么?您、您送我回去?”

“怎么了,有什么问题吗?”宋顾站住脚,回头望她。

陆吉祥连忙摇头,道:“没有!”

“那就走吧!”

宋顾温笑。

……

几分钟以后,陆吉祥全身僵硬的坐在轿车内,而在她的身边,则是一身黑色笔挺西装的宋顾,整个车厢内似乎都是他的味道。

那种沉稳的,儒雅的成熟男人味!

陆吉祥有些紧张,毕竟,这可是她第一次和大人物同坐一辆轿车。

今儿的大街上几乎都没有什么车辆,一路驶来,倒是没有遇到什么堵车的现象。

宋顾很和蔼,一直在和女孩儿聊天。

可是,不管宋顾问什么说什么,陆吉祥都表现得结结巴巴的,一直就放不开。

最后,宋顾有些看不下去了。

“吉祥,你很怕我吗?”他忽然问道。

“没有啊!没有啊!”女孩狂摇脑袋,一边连忙解释道:“我不怕您,我怎么可能怕您!呃,不是,我的意思是,我是崇拜您!敬仰您!我是”

话还没说完,便被宋顾的手势打断。

他在笑,而且笑得还挺开心。

“你不必说这些,小丫头,很少有人不怕我的!”

“没有,我真的不怕您!”陆吉祥继续要摇脑袋,并诚恳的道:“您是宋教授的父亲,也是我的父亲,我对您是敬畏,不是害怕!”

“是么?”

宋顾挑了眉,似笑非笑:“你这小丫头,还有点意思!”

“呵呵呵……”陆吉祥一边笑,一边低了脑袋,心里却在想,为什么还没到她家啊!

忽然——

一道刹车声起。

陆吉祥根本反应不及,出于惯性,她的全身都朝前边扑去。

眼看着她的脸要撞到前边的车椅上,一双大手及时伸来,动作很稳的捞过她的腰,直接就把她带进了一堵温厚的胸膛里。

宋顾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,有几分凌厉。

“怎么回事?”

“前边有小孩在横穿马路!”副驾上的警卫员转头望来,满脸的关切:“首长,您没事吧?”

宋顾微微蹙眉,继而低头看向了自己的怀里。

女孩儿的姿势有些不甚雅观,她整个人几乎都是趴在他的怀里,一只手还抓着他胸口的衬衣,从他这个角度望去,正好能够看到她变红的耳朵。

他眉头拧得更紧,沉沉道:“吉祥,有事没?”

她没说话。

宋顾将她放开以后,扶着她的肩,继续问道:“吓傻了?”

陆吉祥回过神,赶紧将全身往后缩,小心脏扑通扑通的跳得很快。

妈呀!

妈妈呀!

她居然,她居然吃到了宋爸爸的豆腐!

“吉祥?”

宋顾的声音还在继续传来。

“我没事我没事!”陆吉祥连忙罢手,根本不敢去看他。

宋顾见状,倒是没再说什么,安静的倚靠着车椅上,微微阖眼养神。

车厢内变得安静,除了外面偶尔传进来的烟花爆竹声以后,几乎都没有别的什么声音。

过了没多久,轿车很快停下。

陆吉祥往外看了眼,发现已经到了她的父母家。

副座上的警卫员下了车,恭敬的为她开了门。

陆吉祥走下车以后,回身弯腰对着车内的男人道:“爸爸,我先走了,您路上小心些!”

宋顾点头:“好,你也是!”

“再见!”

陆吉祥挥手,转身小跑着离开。

一路来,她的小心脏依旧在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。

她低着头,一个劲儿的在往父母家的方向疾步跑去。

天知道,她现在多想找块豆腐来撞死自己!

“吉祥——”

就在这时,不远处传来熟悉的声音。

陆吉祥脚步一顿,转身不可思议的看向陆荣景。

男人的身上还穿着警服,高大魁梧的身子,正斜斜的倚靠在悍马车边。

而在他的脚边,正散落着一地的烟蒂,彰显他已经在这里站了很久的时间。

“哥!”

陆吉祥喊了声,疾步走了过去。

然后,她一顿臭骂:“你怎么又在抽烟啊?我说你怎么一点都不长记性?哥你上次是怎么答应我的?你说了你以后再也不会抽烟的,啊!我不监督你,你就一点也不自觉是吧?我告诉你,如果你下次在抽烟,小心我、小心我……”

陆荣景温柔的笑,好整以暇的等待着女孩儿的下半句话。

陆吉祥结巴了半天,最后才说了句:“小心我把你的秘密说出去!”

“秘密?”

陆荣景皱眉,笑着摇头:“我能有什么秘密?”

他最大的秘密,分明就是她!

除此以外,他无所畏惧!

“哼!”陆吉祥狡猾的笑,促狭的看着男人,开口就道:“别以为我不知道,其实你和之雅姐在谈恋爱!”

陆荣景一愣,诧异的看着她。

陆吉祥还以为是自己说对了,高兴的哈哈大笑。

“哥,我终于抓到你的把柄了!”

陆荣景却忽然有些慌了神,他并没有理会女孩儿的调侃,反倒是伸手抓住了她的手,急急的解释道:“吉祥,我没有宋之雅谈恋爱,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?不对,是谁告诉你的?宋之雅?”

陆吉祥停止了笑,挤眉弄眼的看着男人。

“我上次看到你们了,之雅姐还拿着寿司要喂你!哥,不要再否认了哦,我可是亲眼看到的哟!”

陆荣景动作僵住。

紧接着,他眼中浮起愠怒。

“陆吉祥,你上次打电话给我,就是为了这件事情?”

“是啊!”女孩儿没有多想的点头。

她回答得可真直白!

陆荣景突然就有了一种心寒的感觉,他不禁放开了她的小手,好半天都没说话。

这下,陆吉祥终于察觉到了他的不对劲儿。

“哥,你怎么了?”她伸出手,推了推男人的手臂,询问道:“你是不是生气了?”

“……”

“你别生气呀,大不了、大不了我给你保密就是了!”她小心的看着他,继续道:“哥,你不要扳着一张脸啦,真的好凶,笑一个嘛!”

她又使出了小时候的撒娇本事!

每当到了陆荣景的面前时,陆吉祥就会化身成一个依赖哥哥的小丫头,从小到大,对于哥哥给予的保护,她早已经习惯了!

可偏偏是,陆荣景还真就吃她这一招!

“我和宋之雅真的没什么!”陆荣景终是不由得叹了口气,他无奈的抬头看着女孩儿,解释道:“吉祥,你不要乱想,更不能到处去乱说,知道么?”

“噢!”陆吉祥点了点头,但她还是有些不甘心的问道:“可是,可是哥你怎么会平白无故的和之雅姐在一起?”

按照他对陆荣景的了解,这可一点都不像他的风格!

在她的心中,哥哥陆荣景一直就是个对美人儿免疫的男人,从小到大,她还真没见过他交往过什么女朋友!

对此,陆荣景的解释十分简单。

“我们只是朋友!”

“只是朋友?”陆吉祥挑眉,狐疑的看着他。

“不信就算!”

陆荣景瞥她一眼,提步朝前走去。

陆吉祥跟在他的身后,追问道:“哥,你还没说你为什么要在这里抽烟!我可警告你,下次不准再抽烟了!”

陆荣景没有说话,心中始终弥漫着一股子烦躁。

他为什么要在这里抽烟?

难道要他说,因为他宁愿在这里受到尼古丁的侵蚀,也不愿意再回到那个家里了吗?

他已经厌烦了陆妈妈的猜忌和不断地逼婚,他受够了家里的清冷,每当回到那个家里,他心中的思念,便像是疯狂增长的蔓藤,它们淬了毒,无时无刻不在啃食着他的心,他的脑,他的全身!

他想,他真是要疯了!

“呀!”

陆吉祥突然尖叫一声。

“吉祥!”

陆荣景倏地转过身,想都没想的便把女孩儿拉到怀里。

陆吉祥吃惊,目瞪口呆的看着近在迟尺的男人。

陆荣景亦低着头,眼神儿深黑的看着她。

“我、我我……”

“怎么回事?”陆荣景皱眉,大手掌在她的腰间,一时没舍得放开。

陆吉祥哆哆嗦嗦的指着后边,答道:“有只死耗子!”

陆荣景歪了头,顺着陆吉祥所指的方向望去,看都一只死耗子正横尸在路中央。

他舒了口气,无奈道:“吉祥,你差点把我吓死!”

女孩儿冲他笑了起来,两手自然的搭在他的宽厚肩头,继续道:“哥你的反应可真快,我都差点被你吓到了!”

陆荣景笑了笑,近距离的看着女孩儿的容颜。

他道:“丫头长大了,都快超过哥了!”

“呃!”

陆吉祥嘴角抽搐,看着身高足有一米八几的男人,他于她而言,真的就像是一座大山!

而她,顶多就是个小山丘!

她无语的道:“拜托,我都二十多了,不会再长身高了!”

“倒也是!”陆荣景看着只及自己下巴的女孩儿,勾唇道:“就这样也不错,女孩子长太高了终究不好!”

陆吉祥嘿嘿的笑,拍了拍男人的肩头,道:“哥,你快放开我啦!”

男人没动。

陆吉祥看着他,瞪起眼:“怎么了?”

陆荣景什么都没说,抱着她的双臂却忽然收紧,竟然直接把女孩儿抱了起来,使得她双脚瞬间离地。

“小的时候,我也经常这样抱你!”

他说着话,深嗅着女孩儿身上的气息。

“呃!”

陆吉祥彻底懵了,但是隐隐约约的,她又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儿。

“哥,你到底怎么了?”她歪着脑袋,想要去看清陆荣景的脸。

就在这时,陆荣景却忽然将她放开。

“走吧,我们回家!”

他转了身,决然朝前走去。

陆吉祥彻底不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了!

当她回到家里的时候,陆妈妈很高兴,一直拉着她说了好久的话。

陆吉祥倒是一直就是嘻嘻哈哈的说着话,努力地扮演着一个活宝的角色,始终活跃着家里的奇怪气氛。

傍晚,宋锦丞打来电话,说他没法过来吃饭,直接到晚上来接她。

陆吉祥虽然有些生气,但宋锦丞毕竟是为了工作,她有怨气,但是并没有多说什么,只让男人多小心一些。

吃过晚饭以后,陆荣景毫无征兆的宣布了一个震惊的消息。

“什么,你要去南方?”

陆妈妈惊讶的出声,不可置信的看着陆荣景,就道:“你们警局里这么多人,为什么偏偏要把你调去南方?”

陆荣景很淡定的答道:“因为是我自己要求的!”

陆妈妈没有想到她会说出这样一句话,一时愕然,张着嘴好半天都没能说出一句话来。

这时,沉默许久的陆爸爸开了口,他的表情很严肃:“荣景,你是不是觉得我们家里有什么地方亏待你了?”

“没有的,爸!”陆荣景转头看向陆爸爸,认真的说道:“我只是觉得这个一个难得磨练的机会,而且,这对于我以后的升职也有一定的帮助。再则……”说到这里,他的声音忽然低了几分:“以前爷爷曾对我说起过,我的母亲,她是南方人!”

陆荣景的母亲?

莫非,他说的是他的亲生母亲?

陆吉祥咬着嘴里的筷子,安静的竖着耳朵倾听他们的对话。

其实,陆吉祥从小就知道,陆荣景并不是她的亲哥哥,他是爷爷收养的继孙。

据说,他的父亲是一位烈士,而母亲,却是从未有人提起过。

可如今,陆荣景却忽然说,他的母亲是一位南方人?

咦,莫非,他的亲生母亲还在这个世上?

想到这里,陆吉祥不禁开了口,她道:“哥,你要去南方的哪个城市啊?”

“暂时还没定!”

陆荣景看向她,语气柔了几分:“南方很美,如果我以后能在那里定居,一定把你和爸妈都接过去!”

陆吉祥咬着筷子,没有吱声。

如果她跟着哥哥去了南方,那宋教授怎么办?

唔,这条行不通!

“不行!”

陆爸爸坚决反对:“你不能去南方,我和你妈是不会同意!”

陆荣景闻言,不禁皱了眉,脸色也不大好。

只听陆爸爸继续道:“你在这座城市里生活了这么多年,哪能说走就走?你想想看,如果你一旦离开,那你这里的二十多年的拼搏和人脉,几乎不复存在啊!荣景,你可要想清楚,我们是你的家人,我们应该永远在一起的!”

陆荣景半垂着眼,没吭声。

陆吉祥侧头看他,伸手扯了扯他的衣袖,道:“哥,我也不希望你去!”

陆荣景听到她的声音,有了一点反应。

他也转头看她,目光很深,表情很复杂。

“吉祥,你该理解哥的,男子汉志在四方,我也想去外面的世界看看!”

“那你舍得爸妈和我吗?”陆吉祥问道。

他当然不舍得!

他怎么可能舍得!

可是,这又能怎样?

到了最后,他还不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嫁给别人,却始终无能为力么!

他闭了眼,心一横,便道:“我已经报名了,下周就会离开!”

“这么快!”陆吉祥惊呼。

陆爸爸拧紧了眉头,斥道:“你可要想清楚了!”

“对不起,爸!”

陆荣景从沙发上站起了身子,转身离开。

陆吉祥见状,心中惊讶得不行。

“哥他这是怎么了?”陆吉祥看向自己的父母,无法理解的问道:“为什么他要忽然要去南方?”

陆爸爸沉默着没有说话,眉头皱得很紧。

陆妈妈的脸色也不大好,她想了又想,最后忽然决定道:“不行,我得去和荣景好好说一说,这可是件大事!”

“你和他说?你和他怎么说?”陆爸爸抬头看她,语气不是很好:“到时候又得吵一架!”

陆吉祥闻言,不禁看向自己的母亲,诧异道:“妈,你和哥什么时候吵架了?”

陆妈妈并没有理会她的问题,继续对着陆爸爸说道:“你可得想清楚了啊,当年爸他把荣景交给我的时候,可是千叮咛万嘱咐,他就是爸最后的遗愿!若是让他离开了我们,去了别的城市,那我们以后还怎么照顾他?一旦出了什么事儿,我看你以后怎么跟爸交代!”

陆爸爸不说话,伸手就抓起了茶几上的香烟。

“不准抽烟!”陆妈妈斥了句,看了眼旁边的陆吉祥,道:“吉祥,你先回房间!”

陆吉祥从沙发上站了起来,她看着自己的父母,追问道:“爸,妈,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?”

陆妈妈没好气的答了句:“大人的事你少管,回你自己的房间去!”

“这大过年的,你骂她做什么?”陆爸爸也有些不高兴。

‘咚’的一声,陆荣景忽然从他房间里走了出来。

他的脸色不大好,大步流星的就往外走。

“荣景,你要去哪里?”

“哥,你要去哪儿啊?”

陆吉祥见状,连忙就拔腿追了出去。

上一章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