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越小说吧

闪来的暖婚

第081章 不要再做那种事儿!

下午,宋锦丞和陆吉祥准备离开大院回家。

临走之前,安陶陶抱着陆吉祥的大腿,可怜巴巴的看着她问道:“舅妈,你和舅舅什么时候再来看我?”

陆吉祥眉角一抽,弯腰捏着男孩儿粉嘟嘟的脸颊,似笑非笑:“安陶陶,你就乖乖等着吧,下次舅妈来带你去吃好吃的!”

“真的?”

安陶陶扬起眉毛,特别的高兴:“舅妈,你是要带着我去吃汉堡吗?”

陆吉祥咧着嘴,晃了晃食指,答道:“不是汉堡,但是比汉堡更好吃!”

这下,安陶陶倒是不禁狐疑了起来。

“难道这个世界上还有比汉堡更好吃的东西?”

“当然了!”

陆吉祥点头,笑得很深。

安陶陶看着她的笑,忽然觉得有些毛毛的,他又赶紧凑到了宋锦丞的身边,小手拽着男人的衣袖,摇啊摇啊!

“舅舅,陶陶会在外公家里乖乖的等你们,唔,你们最好明天就来看陶陶!”

“好,舅舅知道了!”

宋锦丞低眸,摸了摸小男孩儿毛茸茸的小脑袋,笑得温和。

安陶陶很开心,大眼睛里全是亮晶晶的光芒。

这时候,司机已经将车开了过来。

宋锦丞走上前,亲自打开后座车门,示意女孩儿上车。

陆吉祥瞥他一眼,很快低腰钻了进去。

“舅舅再见!”

安陶陶努力地挥着小手,目送他们离开。

“陶陶再见!”

宋锦丞回头冲他笑着答了句,很快钻入车内。

车厢里面,陆吉祥倒是显得安静,一直扭头看着窗外。

宋锦丞先是嘱咐司机将车开回青云小区,随后才望向了身边的女孩儿,他眼中有笑意,英俊的脸庞始终柔和。

他伸出大手,握住了女孩儿的小手。

陆吉祥蹙眉,虽然没有转头望他,可是手上却在微微挣扎。

宋锦丞无动于衷,他倚靠在座椅上,阖眼稍作小憩,大手握着女孩儿的小手,轻轻地搭在自己的腿上。

“你放手!”

过了没几秒的时间,车厢里响起了女孩儿的声音。

宋锦丞睁了眼。

他的目光很深,瞬也不瞬的盯着她,却不说话。

陆吉祥亦是不甘示弱,她抬起了下巴,瞪眼与他对视。

片刻后,宋锦丞倒是先笑了出来。

他倾过了身子,大概是想伸手揽过女孩儿,却被她躲了开。

他甚是无奈,声音温稳的开了口:“吉祥,我愿意主动向你求和,我们不要冷战了好不好?”

“谁跟你冷战了?”女孩儿没好气的哼哼一声。

宋锦丞握着她的手,拇指磨蹭着她柔滑的小手心,笑笑道:“如果不是在冷战,那你干嘛不和我说话?还不让我抱你?”

“你自己心里清楚!”

“噢,我若是清楚,我就不回来问你了!”

陆吉祥磨牙,憋了好半天,才说出一句:“你、你无耻!”

“无耻?”宋锦丞敛眉,低低的笑:“你是说昨晚”

“你别说了!”

陆吉祥忽然凑近身子,小手捂住他的嘴巴,示意他车上还有别人。

宋锦丞抬眸,看了眼前边正认真开车的司机,接着又将视线落回到女孩儿身上。

他顺势将人搂进怀里,不顾她的扭动挣扎,暧昧的在她耳边呵气如兰:“原来是小猴子害羞了啊!”

“你,你!”

陆吉祥在他怀里抬头,愤怒的看着他。

宋锦丞倒是云淡风轻,低头顺势在女孩儿的小唇上轻啄一口,看着她气急败坏的模样,心情愈发的好了起来。

他拍了拍她的背,继续启声道:“不要闹脾气了,先省着力气,我们待会儿还有别的事情要做!”

陆吉祥闻言,不由得一怔:“什么事情?”

“去超市!”男人答道。

陆吉祥有些懵,下意识地答了句:“买年货?”

宋锦丞看着她,说道:“家里阿姨请假回家了,这俩天我们得在家里自己做饭吃。所以得去超市里买点蔬菜瓜果,另外,还可以准备点年货,你想吃什么?”

陆吉祥没说话。

宋锦丞将手放到她的腋下,微一使力便把人抱到了自己的腿上。

“哎!”

陆吉祥扭动了一下,有些不自在。

宋锦丞掐着她的腰,将她牢牢的固定在自己的怀里,一边道:“你做决定吧!你觉得我们是先回家?还是先去超市?”

陆吉祥闻言,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就回答道:“当然是去超市了!”

“好!”

宋锦丞点头,摁着女孩儿的小脑袋,让她依偎在自己的胸口上,继续道:“你先靠着休息一会儿,到了我叫你!”

语音落后,车厢内恢复了安静。

但这种安静,仅仅只维持了几分钟。

陆吉祥的声音很快又响了起来,她很好奇的道:“宋教授,我有个问题一直就想不明白!”

“什么问题?”

“安陶陶是你的外甥儿?”

宋锦丞‘嗯’了一声。

“亲外甥儿?”女孩儿接着问了句。

宋锦丞低头看她,说道:“他的母亲叫宋以沫,我们是同一个爷爷!”

“哦……”陆吉祥点点头,撇嘴道:“那小子简直就是个小恶魔,别看他在你面前很听话,一旦你不在了以后,他可坏了!”

“你这是在告状吗?”男人笑问。

“切——”

陆吉祥歪了头,不屑道:“我从小就不爱告状!”

宋锦丞拍了拍女孩儿的后背,道:“陶陶只是顽皮了一些,其实并没有什么坏心。不过,你别看他只有六岁,其实聪明得很,什么都懂,就跟个小大人似的!”

陆吉祥听了,不禁哼哼:“的确是很聪明,居然还把我给灌醉了!”

宋锦丞失笑,摇头道:“你呀,什么都好,就是太笨了,连个六岁小孩子都能把你骗得团团转!”

“难道不是你教他的?”陆吉祥斜睨着他,质疑道。

宋锦丞一脸的无辜:“我怎么可能教一个孩子做这种事情?”

陆吉祥郁闷了。

宋锦丞将她鬓边的发丝勾到耳后,温柔的道:“丫头,我们以后就好好的过日子,好不好?”

陆吉祥不搭理他,微微动了一下小脑袋,将脸埋到了他的颈窝里面。

宋锦丞抱紧她,怀中的这团温香软玉,令他心畅神怡。

更令他想要握在手心里,一生守候!

……

到达超市里的时候,里面的客人很多,熙熙攘攘的人群,远远望去密密麻麻的一片。

陆吉祥两手推着购物车,高高兴兴的穿梭在人群里面,动作灵活得像是一条小鱼儿,时不时的会转头去看一眼身后的男人,却发现不管她再如何的东窜西窜,他总是能够一步不落的跟上她,目光中永远都只有她。

每个女人都有虚荣的一面,陆吉祥也不会例外。

如此完美的英俊男人,他的目光只随你而动,永远都只有你一人,这该是何等的一种自豪。

反正,她挺自豪的,心里也在不知不觉的冒出一股甜甜的味道儿。

推着购物车去结账的时候,一样望去,十余个收银台前,全都排满了长龙。

“把购物车拿给我!”

宋锦丞忽然出声。

陆吉祥依言将购物车拿给他,一边好奇道:“干嘛,你打算插队?”

宋锦丞看她一眼,淡道:“我在这里排队,你去找个地方休息吧,或许去吃点东西也行,结完账以后我打你手机!”

“这么好?”

陆吉祥眨了眨眼,很高兴的看着他。

宋锦丞收回目光,推着购物车站到了排队长龙的末尾,耐心的排队等候起来。

根据陆吉祥的目测,宋锦丞起码得在这里等上十多分钟才能轮得到他,因为要过年的原因,每位顾客都购买了大量的商品,因而导致在结账的时候,光是扫描商品价格就得花上很大一部分的时间。

所以,结账的速度真的很慢!

陆吉祥狡猾的笑,冲着男人挥了挥小爪子,眉眼弯弯:“宋教授,我去外面看看有什么好吃的,你结完账以后一定要记得来找我啊,我请你吃好吃的!”

“去吧。”

宋锦丞淡淡点头。

陆吉祥没有犹豫的转身,很快就溜走了超市。

其实,陆吉祥的想法很简单,一般在大型购物商城的附近,必定都会有一家麦当劳或者肯德基,她打算去那里面坐着等宋锦丞。

这不,她才刚出了超市,便看到了一对熟人!

关键是,这对熟人居然是——陆荣景和宋之雅!

哇塞!

这个场面好劲爆!

陆吉祥被吓得赶紧躲到了旁边的盆栽后面,只露出一个小脑袋,目光直盯着前方。

陆荣景和宋之雅正从旁边的一家寿司店里走出来,女人的手里还拿着一份盒装寿司,她正笑着和陆荣景说话,然后两指捻起一颗寿司就想要喂他。

从陆吉祥这个角度望去,她看不到陆荣景的表情。

不过,她倒是看到陆荣景摇了头,似乎是拒绝了宋之雅的喂食。

宋之雅的表情有些失望,她又将那颗寿司放回了盒子里面,动着嘴巴不知道在说些什么。

咦,她俩是什么情况?

陆吉祥连忙从自己兜里掏出了手机,果断拨出了陆荣景的手机号。

她一边将手机握着放在耳边,一边歪着脑袋注视着前方。

只见前方,原本正在走路的陆荣景停下了脚步,然后他掏出了手机,大概是看到了来电显示上的名字,他先是抬手示意宋之雅噤声,接通以后转身走到了另外一边。

“喂?”

男人沉稳的声音传来,似乎还有几分惊讶:“吉祥?”

“哥!”

陆吉祥开心的唤了声,目光看着前边的陆荣景,一边问道:“哥,你在干嘛呢?”

“我在外面。”陆荣景答了句,追问道:“你怎么了?是不是身体又有哪里不舒服了?”

“没有,我就是有点想哥了!”陆吉祥嘿嘿的笑。

“是么?”陆荣景苦涩勾唇,答道:“既然想哥了,那你今晚就回来吃饭,哥给你做你喜欢的糖醋鱼!”

陆吉祥窘,赶紧岔开话题道:“哥,你在外面哪里啊?你那边好像很吵的样子哎!”

她想套他的话!

陆荣景显得镇定,他想都没想的道:“刚下班,正在回家的路上,旁边有几个小孩子在玩游戏,你听得到我说话吗?”

“我听得到啊!”陆吉祥皱了眉,边道:“哥,你真在回家的路上?”

“是啊!”

陆荣景答道,声音微沉:“吉祥,你有事?”

他在撒谎!

可是,他为什么要撒谎啊?

陆吉祥百思不得其解,但她不敢多问,只好打着哈哈的道:“我没什么事啊!嘻嘻,今天不是情人节么,我还以为哥在外面和哪个美女约会呢!”

她在努力的说着轻松的话题。

哪料,她此话一出,陆荣景反倒是沉默了。

陆吉祥错愕,冲着电话又连续‘喂’了好几声。

“我没有和别人约会,吉祥,你多想了!”陆荣景的声音很无奈,他在向她解释,似乎是害怕她误会了什么。

陆吉祥握着手机,小心翼翼的缩回脑袋,整个身子都躲到了盆栽后面。

她道:“哥,那你回家的时候要小心一点啊,如果有美女向你搭讪,你可千万不要放过她!”

“……”

“呃,如果没什么事儿的话,我就先挂电话了?”

“吉祥!”

陆荣景的声音响来,声音特沉,像是蕴含了无数厚重的情绪。

陆吉祥动作一顿,轻轻道:“哥,我还在呢!”

“没几天就要过年了,你,你要回来吗?”

陆吉祥沉默了两秒,方才缓缓道:“我还不知道,但是我上次回家的时候,妈跟我说,让我今年不要回家。毕竟,毕竟这是我第一年嫁到宋教授的家里!”

‘嘟嘟嘟……’

陆吉祥万分惊讶,陆荣景居然挂了她的电话。

从小到大,这还是陆荣景第一次挂她的电话!

她倏地就从地上站起了身子,从盆栽后面走出来以后正想找陆荣景算账,哪料想,前边根本就没有了陆荣景的半点身影。

“哎?”

她奇怪不已,视线来回巡视着周围。

最后确认,陆荣景的确不见了,他已经走了!

这消失的速度——快得简直让她不禁认为刚才所见的一幕,不过都是她的幻觉!

“吉祥!”

就在这时,身后传来宋锦丞的声音。

陆吉祥转过身,看到男人手里拎着三大袋东西走来。

她连忙跑了过去,伸手就欲结果来一个。

哪料,宋锦丞拒绝了她,只是淡淡道:“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,大老远的就看到你蹲在盆栽后面,你在干嘛呢?”

陆吉祥跟着他往外面走,一边将自己刚才所见之事,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。

末了,她不解的问道:“宋教授,为什么我哥要撒谎?”

宋锦丞皱着眉,似是在沉思,并没有回答她的话。

陆吉祥伸出手,扯了扯他的衣袖,问道:“喂,你想什么呢?”

宋锦丞抬眸看她,微微勾唇:“也许是你哥是想给大家一个惊喜,所以才要对你撒谎的吧。”

“是这样的么?”

陆吉祥挑起眉梢,但她还是有些想不明白。

“之雅姐一直就喜欢我哥,如今他俩在一起了,那也算得上有情人终成眷属!我为我哥感到很高兴,可他为什么还要瞒着我们大家?我妈一直就希望我哥找女朋友,这是一件大喜事,完全没必要藏着掖着!”

宋锦丞摇头,一边往前走,一边道:“这是别人的事情,你想这么多干什么?”

“他是我哥!”陆吉祥鼓起腮帮子,说道:“我哥交女朋友了,而且对象还是之雅姐,这是大事!而且还是一件喜事!”

“行行行,随你怎么说吧!”

宋锦丞点点头,一边将手里的东西都放到了车后座上。

陆吉祥自己开门坐上了副驾驶座,嘴里还在嘀咕:“我倒是要看看,哥他打算瞒我们到什么时候!”

宋锦丞对她无奈了,径直进入了驾驶室里,发动引擎上路。

回到家里,陆吉祥还在琢磨着这事儿。

宋锦丞懒得和她多说,拎着东西去了厨房,准备将它们一一归类放好。

……

晚上,男人洗了澡,一边擦头发,一边出了浴室。

可令他意外的是,床上却没了陆吉祥的身影!

“小猴子?”

他喊了一声,提步走出了卧室。

客厅里面,没人!

厨房里面,没人!

最后,他去了客房,一拧门把手,果然被人从里面锁死。

他敲门,出声道:“吉祥,把门打开!”

里面没有任何声音。

宋锦丞深吸一口气,仰头看着紧闭的门,继续道:“你再不开门,我可就进来了?”

还是没有任何声音。

宋锦丞转了身,准备去拿备用钥匙。

房门被人从里面打开,穿着睡衣的陆吉祥站在门口,白净的小脸上,满是坚定:“我决定和你分床睡!”

“我不同意!”

男人回身看她,拒绝得果断干脆。

陆吉祥瞪大了双眼,有些气呼呼的:“这是我的决定,哪管你同不同意啊!”

宋锦丞微抬下巴,声音冷冽:“陆吉祥,我还是那句话,我!不!同!意!”

陆吉祥决定不再理会他,动手就要把门重新关上。

哪曾想,男人出手如风,抬手一把撑住门板,并同时揪住女孩儿的衣襟,直接就将她从客房里拽了出来。

“啊!”

陆吉祥叫了一声,她根本就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,整个人便已经被男人扛在肩头。

“啊啊啊,你放开我啊!”

她四肢并用的挣扎。

可惜,无果!

男人将人扛回卧室,甩手就往床上扔去。

陆吉祥整个人摔倒在柔软的大床上,疼得她龇牙咧嘴。

“宋锦丞你有毛病吧!”

她呵斥,一边从床上站了起来。

但是,她才刚撑起上半身,后腰处骤然袭来一道重力,竟然又生生的将她压回到床上。

男人的大手撑在女孩儿的腰上,他的表情有些冷,像是罩了一层冰霜般。

“陆吉祥,不许再胡闹!”

“你放开我!”陆吉祥挣扎,扑腾着两手两脚。

男人不予理会,径直道:“再不老实点,信不信我收拾你?”

“你来呀,你来”

陆吉祥一边骂骂咧咧,一边转过了脑袋,

可是,就在她的目光触及到男人深邃漆黑的眼神儿时,忽然就住了嘴。

宋锦丞此刻的目光很深,就像是深不见底的潭水,幽黑黑的宛若能够探进你的心里,莫名的让人有些心里直发毛。

理智在告诉着陆吉祥,他是真的很生气!

“你、你想干嘛……”她声音颤颤的开口,偷偷的想要挪动身子,可惜男人的大手压在她的腰上,根本然后她动不了分毫。

宋锦丞眉目未动。

“听不听话?”

陆吉祥点头,不敢再在老虎头上拔毛!

“立刻睡觉!”宋锦丞放开她。

陆吉祥一骨碌的爬起身子,赶紧就老老实实的钻进被窝里。

宋锦丞看她一眼,忽然道:“你放心,我不会再碰你,乖乖睡觉,不许再去客房里了,听到没?”

陆吉祥点了点脑袋,乖乖的躺在被窝里。

宋锦丞弯了腰,大手摸了摸女孩儿的脑袋,声音放柔:“以后你都得和我睡在一起,不许再说什么分床的事情,记住了?”

啊,她以前怎么没发现,这个男人居然这么霸道!

而且,他生气的时候好恐怖!

陆吉祥没出声,继续点头。

宋锦丞最后看她两眼,终究是没再说什么话,旋身回到浴室里,继续把头发吹干。

等着他再次出来的时候,女孩儿正侧卧着躺在床上,睡得很香。

他关了灯,掀开被褥上了床,习惯性的伸手去抱人,可才刚碰到她,就感觉到女孩儿的身子轻颤了一下。

“还没睡着?”

男人说了句,索性正大光明的把人抱在怀里。

陆吉祥微颤着睫毛睁了眼,声音里有几分弱:“宋教授,你可答应了不会再和我做、做那种事情的!”

“嗯!”

宋锦丞搂着她,没动。

陆吉祥扭了扭,有些不舒服的道:“那你别抱这么紧,我喘不过气!”

“好!”

男人应允,微微松了手臂。

陆吉祥呼了一口气,在黑暗里沉默了片刻以后,突然出声道:“对不起啊,宋教授!”

她说,对不起?

宋锦丞很意外。

“为什么要说对不起?”

“因为昨天的事情!”陆吉祥说得很含糊。

宋锦丞皱眉,道:“说具体一点!”

陆吉祥犹豫了一下,最后才结结巴巴的道:“昨天,额,昨天我不该喝酒的,我知道我的酒品不怎么好,可我是真没想过要扑倒你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再说了,我昨天也是第一次啊,照这样算来,其实你也不吃亏的!”陆吉祥一边说着话,一边在黑暗中睁着大眼,仰头就想要去看男人的表情。

宋锦丞的脸庞晦暗不明,根本就看不清楚。

他缓沉的启了声:“你记得昨天的事情?”

“记得一点!”陆吉祥道:“很痛!真的特别的痛!”

“对不起,小猴子!”

男人叹息,轻轻拍着她的后背。

陆吉祥重新闭了眼,轻轻的‘唔’了一声。

男人的声音继续传来:“下次一定注意!”

“什么?!”

女孩儿‘咻’的一下睁开眼,难以置信的看着他:“你、你说过的,你不会再”

“陶陶还想要个弟弟妹妹!”宋锦丞看着她,即使在黑暗中,目光依旧很锐利:“而我答应过他!”

陆吉祥咬牙,低斥:“关我屁事!”

“你是他的舅妈!”

“要生你自己生!”陆吉祥佯装生气的道,直接就在他怀里转了个身。

可是,此刻只有她自己知道,她的脸颊早已烫得像火。

男人轻轻低笑,贴在她后背上的胸膛,轻轻颤动。

“这事不着急,我们可以慢慢来!”

这个老流氓!

这个老不正经的!

陆吉祥在心中骂骂咧咧,不知不觉中睡了过去。

冬季的夜晚,依旧温暖。

……

随后的几天里,陆吉祥一直在琢磨着一件事儿。

在情人节的前一天晚上,到底是不是她酒醉后把宋锦丞给扑倒了?

对此,宋锦丞的回答始终是三缄其口。

眨眼功夫的,大年三十如约而至。

陆爸陆妈难得妥协,居然同意了去宋锦丞的父母家里过年。

只不过,陆荣景并未现身,只说是局里要加班,他不能来。

“大过年的居然还要加班,就算是人民警察,那也得有休息日啊!”陆吉祥愤愤不平的说道,一手挽着陆妈妈的手臂。

“你哥哥就是个工作狂,你又不是不知道,算了算了,他不来就不来了,待会儿你要记得给他打个电话说新年快乐!”陆妈妈拍了拍女孩儿的手背,笑着说道。

“噢……”陆吉祥应了声,还是有些不高兴。

此时此刻,大家都正坐在宋家客厅里。

宋爸爸早上出了门,估计要在下午以后才能归来。

而宋妈妈则是留在了家里,专门招待陆爸陆妈。

只不过,就在几分钟以前,宋妈妈称自己要去厨房里看看,所以暂时离开了一下。

“爸,妈,来吃点水果吧!”

宋锦丞端着切好的水果走了出来。

他一边笑着说道,一边将水果放到茶几上。

陆爸爸点头,拿起一块水果吃了起来。

陆妈妈拉住了宋锦丞的手臂,她小声问道:“小宋,亲家母呢?她不是说要去厨房里看看么?怎么到现在还没回来?”

“我妈在厨房里呢!”宋锦丞笑了笑,道:“她说您二老这是第一次来咱家里,所以打算亲自下厨做点菜!”

“哟,这怎么能行!”陆妈妈一听,连忙从沙发上站了起来,道:“我们都在这里坐着,哪能让她一个人在厨房里做菜的?”

宋锦丞笑道:“没关系的,厨房里还有佣人帮忙呢,她就炒几个菜,耽误不了多少功夫!”

陆妈妈罢手,摇头道:“这还是不行的!哎,你家厨房在哪里,我要去帮帮亲家母!”

“那边!”

宋锦丞指了个方向。

陆妈妈点点头,先是回头冲着陆爸爸说了几句,接着便疾步走向了厨房。

宋锦丞看着陆妈妈离开以后,走到陆吉祥身边落座。

他很自然的搂着女孩儿的腰,与她咬耳朵道:“这么贤惠的妈,怎么会生你这么个笨手笨脚的懒丫头!”

他是指,前几日陆吉祥自己在削水果的时候,不小心把手指弄伤的事情!

“我都给你说了多少遍了,我现在会烧菜了,拜托你不要老是看不起人好不好?”陆吉祥翻白眼,一边吃着桌上已经被切成小块的水果。

“是么?”男人挑眉。

陆吉祥回头看他,没好气的道:“我再给你说一遍,请记住了!我现在会烧两种菜了!”

宋锦丞诧异:“除了糖醋排骨以外,你又学会了一样?”

“烧白开水呀!”

“……”

傍晚的时候,宋爸爸回来了。

陆爸看到他的时候,明显有些激动。

宋爸爸走了过来,风度翩翩的伸出手,声音温和:“您好,我是锦丞的父亲宋顾!”

“您好您好!”

陆爸爸连忙伸出手,与宋爸相握。

宋爸爸微笑,一如电视里的平易近人,亦带着威仪。

“锦丞和吉祥都已经结婚这么久了,按理我们两家早就应该见面的,但因为我的工作原因一直拖到了现在,如果造成了二位亲家有任何不满之处,宋某深感抱歉!”

说完,居然还鞠了躬。

这可把陆爸陆妈给吓得。

陆爸爸赶紧托住宋爸爸的手臂,真心佩服的道:“您真是太客气了,其实这种事情,大家都应该相互理解的,我们没有任何不满的地方,只要孩子们开心就好!”

另一边,陆吉祥看着这一幕,心里有些感动。

虽说宋爸爸是位高权重的大领导人,可他的为人处事竟是如此的低调平易。

说真的,她很想冲宋爸爸竖大拇指,这才是真正的领导风范!

……

一顿年夜饭,大家都吃得很开心。

陆妈妈和宋妈妈聊得融洽,而宋爸爸更是破例喝了酒,并与陆爸爸一同喝醉了。

不过,两位爸爸在喝醉酒以后的状态,完全不同!

宋爸爸是直接眯眼睡着了。

而陆爸爸则是高亢的唱军歌,而且还是特别兴奋的那种。

陆吉祥和陆妈妈见了,心里在同时大呼太丢脸!

而宋锦丞却在笑,他心想,原来他家小猴子的酒品太差,完全就是家族遗传的原因!

上一章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