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越小说吧

闪来的暖婚

第080章 情人节的礼物!(荐)

晚上吃饭的时候,宋爸宋妈因为工作的原因并未归来。

陆吉祥乐得悠闲,坐在餐桌前尽情的享受美食,再也不必像今天早上那样装淑女,想吃啥就吃啥,美滋美滋的!

安陶陶趴在桌前,手里拿着小勺子,看着自己碗里的青菜,有些不大高兴。

宋锦丞执着筷子,一边给小家伙夹菜,一边笑着询道:“陶陶今天玩开心了吗?”

安陶陶摇脑袋,声音脆脆的:“没有玩开心!”

宋锦丞挑眉,先是瞥了眼旁边的陆吉祥,接着又询问道:“为什么不开心呢?你舅妈都带你去玩什么了?”

唔,这男人真坏!

他这不是故意在套小孩子的话么?

他知道陆吉祥不一定会说真话,所以才要询问安陶陶。

说到底,他就是不相信这两人会和平相处!

果不其然,安陶陶的声音传了过来:“我们去东院小花圃那里摘草莓了,而且还在那里遇到了贺宝贝哟!”

“贺宝贝?”

宋锦丞闻言,不禁皱眉。

只听安陶陶继续说道:“贺宝贝还邀请我们去她家里做客了,她种的草莓又大又甜!舅舅,你喜欢吃草莓吗?”

“还好吧。”宋锦丞淡笑,重新望向旁边的女孩儿,问道:“你们去了贺家?”

陆吉祥敷衍的‘恩恩’两声,低头继续扒饭吃。

“舅舅!”

安陶陶挥舞着自己手中的小勺子,他还蛮兴奋的:“贺宝贝说,舅舅你和舅妈会给我生个小弟弟,是不是真的呀?”

宋锦丞闻言,意外的微怔。

“给你生个小弟弟?”他扬眉,嘴角带着笑:“这话真是贺宝贝给你说的?”

按照他对贺家那小丫头的了解,她会说出这句话?

“是呀!”安陶陶点头,一脸的天真:“贺宝贝说,只有爸爸妈妈才会每天睡在一起,所以爸爸妈妈们都有小Baby的!唔,我今天看见舅舅你也是和舅妈睡在一起的,可是为什么你们还没有小Baby呢?”

窘!

陆吉祥深深的垂着脑袋,决定不参与这个话题!

这边,宋锦丞保持着微笑,他斜睨着身边的女孩儿,看着她慢慢变得粉红的小耳朵,声音愈发的柔和起来:“舅舅正在努力,相信用不了多久的时间,陶陶你就会有小弟弟或者小妹妹了!”

“真的吗?”

安陶陶拍手,他很高兴,睁着大眼睛看着男人,道:“舅舅,舅舅,那你快点把小Baby的种子放到舅妈的肚子里吧,最好多放几个,那么陶陶就会有好多弟弟妹妹了!”

“我吃饱了!”

陆吉祥忽然就放下了手中的筷子,起身离开餐桌前。

妈蛋!

这个话题简直是太邪恶,她实在是听不下去了!

晚饭后,安陶陶要看动画片。

可是,陆吉祥最近正在追着一部偶像剧。

于是乎,两个人争吵了起来,而且仗势还很大,连管家都劝不住。

宋锦丞被吵得心烦,索性上楼钻进了书房里,任由楼下这两个小家伙把客厅当做战场!

当然了,最后的事实证明,小恶魔终究是小恶魔,一招惊天地泣鬼神的哭功,硬是让陆吉祥不得不把遥控器交了出来,并被要求着陪他一起看那幼稚的儿童动画片。

看完了电视以后,安陶陶说是要带着陆吉祥去看一样宝贝!

“宝贝?”

陆吉祥皱了眉,很奇怪的道:“什么宝贝啊?”

安陶陶撅着粉嫩嫩的小唇,大眼睛一眨一眨的:“外公的宝贝!”

陆吉祥挑眉:“外公的宝贝?额,是什么?”

“来,我带你去看!”

安陶陶从沙发上跳了下来,拉着陆吉祥就要往楼上跑。

“哎哎!”陆吉祥连忙叫住她,道:“我们要去哪里?”

“外公的书房啊!”

安陶陶回身望她,笑得很神秘:“宝贝就在外公的书房里面噢!”

陆吉祥显得犹豫不决。

安陶陶哪还会给她思考的机会,拖着人就往楼上跑,并且很快就进入了宋家男主人的书房内。

这是一间完全现代化的大书房,诺大的实木书桌上,整齐的摆放着各类资料文件,旁边还放得有两支钢笔,以及一本厚重感很足的辞海!

这里,就是大领导的书房?

正当陆吉祥还在打量着书房内的布置时,安陶陶的声音传了过来:“舅妈!舅妈!你快来看,宝贝在这里,宝贝在这里!”

陆吉祥循声望去。

只见前边,风格轻奢的壁橱里放满了各类中西名酒,三十八年皇家礼炮,水晶瓶里的路易十三,以及镏金所造皇家玉玺瓶口、水晶瓶身、青铜合金镶围的世纪典藏水井坊……等等,应有尽有!

啧,原来宋爸爸还有收集名酒的爱好!

陆吉祥瞠目结舌的走了过去,目光巡视着壁橱里的‘宝贝’们!

“安陶陶,这就是你所说的宝贝?”她有些啼笑皆非。

“是呀!”

安陶陶点头,指着壁橱里的名酒道:“以前外公就给我说过,他的宝贝就在书房里的大柜子里面,呐,你看这些瓶子都好漂亮的!”

陆吉祥无语,默默的抹汗。

“舅妈,你觉得我厉害吗?”安陶陶仰脸望着她,乌黑的大眼睛,像是黑葡萄似的。

“厉害!”

陆吉祥嘴角一抽,准备转身离开书房。

安陶陶却抱着她的腿,死活不让她离开。

只听他嚷道:“舅妈,我要外公的宝贝,你要帮我把它们都拿出来!”

陆吉祥被吓得一个踉跄。

“要拿你自己拿,我可不干!”她想都没想的便摇头拒绝。

“你真的不帮我拿?”安陶陶看着她,小脸上的表情很认真。

“不帮!”

陆吉祥很坚定的摇头。

“那好,我自己拿!”安陶陶放开她的腿,转身来到壁橱旁边以后,小手撑在壁橱一角,忽然就剧烈的摇动了起来。

一时之间,整个壁橱都在晃荡,里面的瓶瓶罐罐也跟着在摇晃,叮叮当当的声音,看得人是心惊胆战!

“哎,你住手!你住手呀!”

陆吉祥赶紧制止他,心想再照他这么摇下去,这满柜子的名酒都得毁于一旦啊!

“那你帮不帮忙?”

安陶陶仰头看着她,表情甚是桀骜。

陆吉祥无可奈何,只得叹气道:“安陶陶,你只能选一个!”

“抱我!”

安陶陶朝她伸出了两只小手。

陆吉祥的太阳穴在跳动,她不得不蹲下身子,伸手将这个小家伙抱到了壁橱跟前,让他能够近距离的看到柜子里面的酒。

还别说,安陶陶这小家伙真的好软啊,抱着他的感觉很舒服,软绵绵的!

而这边,安陶陶正在认真的巡视着柜子里的名酒,凭着记忆,他很快指准了一瓶洋酒,并道:“我要这个!”

“好吧!”

陆吉祥点头,先是将他放回到地上以后,抬手打开柜子,并最终将安陶陶所指的那瓶洋酒取了出来。

“拿来!”

安陶陶朝她伸出手。

陆吉祥弯腰,小心的将洋酒递给小家伙。

安陶陶接过来以后,先是仔细的拿在手里看了几眼,最后确认道:“对了,这就是我妈妈最喜欢的洋酒!”

“你给你妈妈拿的?”陆吉祥问道。

真是看不出来啊,安陶陶居然还挺有孝心的!

“不是啊,我是给舅妈拿的!”

“啥?”陆吉祥惊讶:“给我拿的?”

“是啊!”

安陶陶努力的用两只小手抱着酒,摇摇晃晃的就往外面走。

陆吉祥赶紧跟了上去,小心翼翼的跟在安陶陶的身边,并道:“陶陶,你小心一点啊,千万别摔碎了啊,我们待会儿还得放回去呢!”

没错!

陆吉祥的想法很简单,她一直就认为安陶陶只是贪玩了一些!只是好奇心重了一些!

只要满足了他的想法以后,过不了多久的时间,他就会把酒还给她,到了那时候,她再神不知鬼不觉的把酒放回原位,谁也不会知道!

哪料——

安陶陶居然把酒抱到了自己的小房间里,并且还有模有样的拿出了一个杯子。

“舅妈,你帮我把酒打开!”

他趾高气扬的命令道。

陆吉祥没动,目瞪口呆的看着他:“安陶陶,你没跟我开玩笑吧?”

安陶陶眨了眨眼,笑得天真无邪:“舅妈,我想尝尝它的味道!”

“……”

“快点呀!”安陶陶鼓起腮帮子。

陆吉祥果断站起了身,并道:“安陶陶,你是想害死我吧?如果让你舅舅知道了我带着你喝酒,他非得弄死我不可!”

“不会的!不会的!”

安陶陶摇头,信心十足:“这个酒不醉人的,如果舅妈你不相信的话,你可以先尝一口!”

“我尝?”陆吉祥扬了扬眉梢。

安陶陶重新恢复了笑容,模样像是一只小狐狸,他保证道:“是的呀,平时我妈妈在家里的时候,她都是喝这个酒的,而且从来都没有醉过呢!”

陆吉祥狐疑着,似信非信。

安陶陶作势要举起洋酒,声音拔高:“喂,你再不给我打开,我就把它砸碎!”

这是一个过分骄纵的小祖宗!

陆吉祥犹豫着,眉头皱得很紧。

安陶陶还在说着话:“舅妈你放心,外公他不喝酒的,到时候我们只需要把瓶子放回去,他是绝对不会发现的。而且,我妈妈有说过哟,这个酒可是全世界的限量版,一般人还喝不到呢!”

“真有这么厉害?”

陆吉祥有些心动。

毕竟,很少有人能够对‘限量版’这几个字有免疫力!

“恩恩!”安陶陶点了点脑袋,大眼睛里闪着光芒。

陆吉祥终于动摇了,重新落座以后,很快将洋酒开了封。

霎时之间,一阵浓郁醇厚的酒香气,弥漫整个房间。

“好香!”

陆吉祥感叹一句。

安陶陶连忙将玻璃杯递了过去,笑着道:“舅妈你快尝尝!”

陆吉祥往杯子里倒了一点,放到唇边尝了一小口,丝滑入口的酒液,浸人心脾。

“这是什么酒啊?居然这么好喝!”陆吉祥很惊讶,拿着酒瓶看了看,却发现上面印着的都是外国文字,她压根儿就看不懂。

“好喝你就多喝点!”

安陶陶很殷勤,两只小手抱着酒瓶子,有些费力的将酒液倒进了杯子里。

而且,他很贪心,居然倒了整整一杯!

“哎,你倒这么多干嘛?”陆吉祥皱眉。

安陶陶闻言,连想都没想的道:“我也想喝呀!”

说完,作势就要凑嘴去喝。

陆吉祥赶紧将酒杯子举了起来,瞪眼睛道:“小孩子不许喝酒!”

安陶陶不乐意,眼巴巴的看着她手中的酒杯。

“不许看!”

陆吉祥斥了一句,仰头就把那杯酒液给喝入腹中。

这完全就是牛饮!

陆吉祥看着自己手里空空的酒杯,脑子里忽然就有些懵了!

什么情况啊?

她怎么就把这杯酒给喝光了?

安陶陶站在旁边,兴奋的直嚷道:“舅妈好厉害!舅妈好厉害!”

陆吉祥只觉得有些晕乎乎的,她摇摇晃晃的指着安陶陶,正想张嘴说话,忽然身子一歪,直接就往旁边倒了去。

她好晕!

她感觉整个世界都在不停的旋转着!

“舅妈?”

安陶陶凑过了小身子,小心翼翼的看着歪倒在地上的女人。

“呃——”

陆吉祥打了个酒嗝儿,满嘴的酒气。

“好臭呀!”

安陶陶捏着鼻子,小心的迈过了陆吉祥的身子以后,开门就往外面跑去。

“舅舅——”

“舅舅,舅舅,你快点来救舅妈呀——”

书房内,宋锦丞正伏案于桌前,听到男孩儿的声音时,他抬了头。

‘嘭’的一声,大门打开,安陶陶闯了进来。

宋锦丞皱眉,有些不悦的看着这个莽莽撞撞的小家伙。

安陶陶却是一脸着急的模样,只听他道:“舅舅,舅舅,你快点去救舅妈呀!”

“她怎么了?”

宋锦丞从桌前站了起来。

安陶陶手舞脚乱的比划着:“舅妈喝醉了,而且她还摔倒在地上了!”

话音未落,男人已经迈步出了书房,直奔安陶陶的房间,他才刚推门进入,便看到了正坐在地上,手里抱着酒瓶子在狂饮的某个女人!

此场景过于令人震撼,以至于男人不由得愣了两秒。

紧接着,满腔怒火升起。

“陆吉祥!”

他斥了一声,大步走到女孩儿身边,拽着她的手腕就要把人拉起来。

陆吉祥早已醉成一滩烂泥,浑身软绵绵的,根本就提不起半点力。

“喝嘛……喝嘛……”

她歪头晃脑的傻笑着,不停的冲着男人比划着喝酒的姿势。

宋锦丞的太阳穴在突突的跳动着,他弯腰直接把人横抱起,转身就往外走。

安陶陶鬼灵精怪的跟在男人身后。

临至卧室门口,宋锦丞忽然停住了脚,回头冷飕飕的看着身后的小跟屁虫。

安陶陶扬起小脸儿,主动的坦白道:“舅妈说了,她要给舅舅生个小Bbay,但是她害怕,所以要喝酒酒!”

“这些都是谁教你的!”宋锦丞冷沉的开口,若非对象是他的侄子,而且又是个小家伙,他非得一脚踹过去。

安陶陶浑然不知道自己闯了祸,只听她笑眯眯的道:“这是我妈妈说的呀!她说她以前就是喝了这个酒以后,才把陶陶生下来的!现在舅妈也喝醉了,是不是也能给我生个弟弟妹妹了?”

天啦!

宋以沫那个蠢女人究竟是怎么教育孩子的!

宋锦丞深吸一口气,压抑满腔怒意,沉沉瞥他一眼,抱着人转身回了卧室里,并顺手把门关上。

“舅舅,你快点把种子放到舅妈的肚子里呀!”

安陶陶在外面喊了一声,开心的拍着手。

他想,他终于快要有弟弟妹妹了呢!

……

此刻,卧室内。

陆吉祥的酒量实在是太差劲儿,而且她的酒品也差。

这不,宋锦丞在把她放到床上以后,只不过就是走进浴室里拿了张毛巾的功夫,待他再次走出来的时候,这女人居然在撕扯自己的衣服。

“吉祥!”

他喊了句,走过去就拉住了女孩儿的双手。

“热……”

陆吉祥扭捏着浑身滚烫的身子,脸颊通红得宛若要滴出血来。

她极其难受,嗓子口那里好像有团火焰在腾腾燃烧。

宋锦丞替她擦了擦额头,看着她一副很难受的样子,心中也是怒气横生。

“都给你说过多少遍了,不许喝酒!不许喝酒!为什么你就不能听话些,这脑子里到底装的都是些什么?居然被一个小屁孩牵着鼻子走,说出我都嫌丢人!”

陆吉祥摆动着脑袋,压根儿就听不清男人的说话声。

她无意识的伸长脖子,红唇微微的开启:“渴,我好渴啊……”

宋锦丞没说话,冷冷的睨着她,手中还拿着毛巾,俊逸的容颜,此刻像是冰霜般的冷酷。

“渴……”

女孩儿在宽大的床上扭摆着身子,灯光倾斜在她乌黑的发上,更衬得她的颈项愈发的雪白纤细,宛若是羊脂美玉般的诱人。

因为她的不停忸怩,腰间的肌肤露出了些许,细嫩白皙,甚是诱人。

而更要命的是,她的那张小脸,此时就像是红扑扑的苹果,引得人真想咬上一口!

宋锦丞皱了皱眉,微微偏过头颅,没敢再继续往下看。

“等着!”

他说了句,走出卧室去给她倒水。

可不曾想,等着他再次回来的时候,床上竟没了她的半点影子。

“陆吉祥!”

宋锦丞喊了一声,手里端着水杯,正要转身往外走。

忽然,他听到浴室里传来水声。

他没有丝毫犹豫,当即迈步走进浴室里。

可接下来的一幕,几乎让他彻底动怒!

陆吉祥这个蠢女人,居然正坐在莲蓬喷头下面,仰着头,张嘴迎着落下来的水花,全身都被淋了个透彻。

“你究竟在干些什么!”

男人咬牙走了过去,关了淋浴以后,伸手就把人从地上拽了起来。

“渴……”

陆吉祥早已没有了任何思考能力和行为能力,不管做出什么样的事情,她完全都是依靠着自身本能,她渴了,所以她要找水喝!

宋锦丞将人拎了出来,毫不怜惜的把人扔到外面地上。

陆吉祥浑身都没有力气,她倒是不怎么爱说话,只是一声不吭的趴在地上。

她像是一条蛇,慢慢的在地上扭动,湿哒哒的衣料贴着她的肌肤,将她纤瘦的身躯,衬得愈发的窈窕有致。

宋锦丞现在是满腔的火气。

他从柜子里翻出了衬衣,几步走到女孩儿跟前以后,蹲下身就开始剥她的衣服。

他才刚解开女孩儿的牛仔裤,正要往下脱,女孩儿忽然尖叫一声。

“祖国万岁——”

宋锦丞动作一顿,没有抬头望她。

紧接着,他决然的剥下她的裤子,然后是她的衣服。

片刻间的功夫,女孩儿的身上便只剩下了内衣内裤。

宋锦丞深吸一口气,抱着女孩儿将她放到床上。

陆吉祥战战兢兢的缩着身子,小手抓着男人的手臂,无意识的呢喃着:“冷,好冷……”

“现在知道冷了?”

宋锦丞没好气的看着她,将她的身子翻了个面以后,解开了她的内衣扣。

陆吉祥只是一个劲儿的喊着冷,浑身直冒鸡皮疙瘩,却毫无任何抵抗力。

被褥上,女孩儿雪白的娇躯,大咧咧的刺激着人的感官。

宋锦丞表情淡定,脱了她的内衣以后,伸手又帮着她脱掉内裤。

可是,刚脱到一半,陆吉祥却忽然就坐了起来。

“宋锦丞!”

她大喊一声。

随着她忽然坐起来的身子,胸前诱人的地方,轻轻晃荡。

宋锦丞呼吸一滞,目光盯着她。

陆吉祥同样看着他,却是两眼空洞无神。

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此时此刻的处境有多危险!

她从床上爬了起来,像是小狗一样的依偎到男人的怀中,抱着瑟瑟发抖的身子,嘴里反复都是同样的一个字眼。

“宋锦丞,我冷……”

“宋锦丞,我冷……”

“宋锦丞……”

疯了!

真是疯了!

男人原本镇定的神情,逐渐裂出缝隙。

宋锦丞伸出手,搭在女孩儿光裸的肩头上,他沉沉的开口:“陆吉祥,你不后悔?”

“宋锦丞,我唔唔……”

下巴忽然被人擒住抬高,唇瓣随之被紧密覆盖,铺天盖地的吻,如同骤雨落下。

陆吉祥很难受,她很冷,她想要靠近眼前的温暖。

她紧紧的攀着她,凭着本能的想要依靠这抹能够给她温暖的火焰。

可随之而来的,却是撕心肺裂的痛,她不禁放声尖叫,全身强烈的扭动挣扎着。

但不管她如何反抗,始终有只充满力量的大手,牢牢的压制着她,让她无法动弹,只有承受……

……

清晨,当第一抹阳光撒入房中的时候,陆吉祥睁了眼。

她刚动了一下,便不由得哼哼了两声,全身像是被火车碾压过般的酸疼不已,整个身子都异常的难受。

“再睡会儿!”

男人低沉性感的声音在耳畔响起,温热的呼吸,就在她的耳后。

陆吉祥瞪着眼,目光盯着远处的台灯。

她的脑子里正在回放着昨夜的片段,可惜过程对她而言有些零碎,因为喝醉了的原因,所以记得的并不多。

可身上的疼意,正在清清楚楚的提醒着她,昨晚究竟是发生了什么!

然后,她又缓缓的伸出了酸疼的手臂,慢慢的掀开了被子一角。

她低头望去,自己的胸脯果然正被男人一手拢在大手心里,随着她的呼吸上下起伏。

她的脑子里有瞬间的空白。

接着,杀猪般的叫声响起来。

“你到底干了些什么!”

陆吉祥大声怒吼,几乎瞬间从床上跳了起来,她的动作十分灵敏快捷,以至于她根本就没有考虑过任何的后果。

然后——

第二声杀猪般的叫声再一次响起。

陆吉祥就跟疯了一般,直接将床上的被褥扯起来裹在了自己的身上,却不曾想,宋锦丞的身子就这样暴露了出来。

晨光中,男人精廋的身躯完美无瑕,宽肩,窄腰,长腿,每一寸都宛若经过上帝最精准的切割。

他邪魅的笑,竟有几分魔性溢出。

可关键是——

“啊,你混蛋啊,快点把裤子穿起来!”

陆吉祥气急败坏的大叫,两眼紧紧地闭着,根本就不敢再往男人身上投去一眼。

该死的,这真是要命!要老命!

相比较陆吉祥,宋锦丞倒是镇定的很。

“小猴子,你叫什么?”他微微扬眉,慢慢的从床上坐了起来,一边微笑着解释道:“这叫晨勃,属于正常现象,你明白吗?”

天啦天啦!

这个男人怎么能够这么不要脸?!

陆吉祥抱着被子,背对着他呜呜哭泣。

直到,一双大手从身后伸来,动作温柔的把人圈在怀里。

宋锦丞亲啄她的脸颊,吮去那一颗颗晶莹的泪珠儿,一边出声哄道:“乖,我现在就把裤子穿好,不闹了好不好?”

陆吉祥闭着眼睛,扁着嘴巴没说话。

天知道,她现在浑身都好难受,特别是下面!

房间里传来窸窣的声音,几秒钟以后,男人的声音再次传来:“好了!”

陆吉祥这才慢吞吞的转过身子,浑身哆嗦的看着他。

宋锦丞仅穿了条宽松的裤子而已,上身依旧赤着,麦色的肌肤间,胸膛那里还留有新鲜的抓痕。

陆吉祥看傻了!

“你看看,这些全是你的杰作!”

宋锦丞转了身,指着自己后背上的斑驳抓痕,好笑道:“小猴子你是属猫的吗,昨晚把我挠得够惨,你怎么下得了手,嗯?”

陆吉祥没说话,眼里又开始包起了泪花。

宋锦丞先是皱眉,接着又几步走来,怜惜的把人拥进怀里。

“是不是身上哪里疼?”他关切的问道。

陆吉祥不吭声,眼泪一颗接着一颗的掉落。

“小猴子……”

宋锦丞无可奈何,低头吻去她的泪珠儿,柔柔的道:“不哭了好不好?”

陆吉祥还是不说话,可是小手却抓住了男人的手臂。

她很用力,指尖几乎瞬间陷入了男人的肌肉里。

宋锦丞却是无动于衷,大手轻拍着女孩儿的后背,语调不变:“乖乖的……”

陆吉祥似乎觉得还不够,张嘴又要去咬他。

宋锦丞几乎是下意识的往后一躲,陆吉祥则是下意识的伸手去抓他。

可不曾想,裹在身上的被褥,瞬间落地。

“啊!”

陆吉祥反应不及,赶紧伸手去抓。

宋锦丞却顺势将光溜溜的她抱进怀里。

“混蛋,放手!”

陆吉祥怒斥,美眸瞪得浑圆。

宋锦丞吻着她粉红的脸颊边,一边抱着人往浴室里走,一边笑道:“小猴子要听话,陶陶还盼着有个弟弟妹妹呢!”

“混蛋啊你!”

“好了,不要吵了,进去洗澡!”

“你,你你”

“是不是要我陪着一起?”

嘭!

女孩儿果断关了门。

宋锦丞站在门口没动,直到听到里面传来的水声以后,他才轻轻地叹息一声。

“小猴子,我把你的衣服放在门口了。”

说完,转身往外走,路过沙发时,顺便拿起上面的衣服套上。

……

楼下。

安陶陶正摇晃着一双小腿儿,开开心心的抱着遥控器看卡通片。

当他看到宋锦丞走下来的时候,特别高兴的喊出声道:“舅舅,早上好!”

宋锦丞瞥她一眼,脸色不变,径直进了厨房。

几秒钟以后,他又走了出来,手里端着一杯温水。

安陶陶看到他走出来以后,继续喊道:“舅舅!舅舅!”

可惜,宋锦丞是打算将他无视到底了,直接就上了楼。

当他进入卧室里的时候,女孩儿还在里面继续洗澡,他将水杯随手放到桌上,开始着手收拾床单。

雪白的被单上,斑驳的鲜红血迹尤为明显突兀。

宋锦丞表情复杂的盯了许久,直到浴室里的水声停止了,他才回过神来,一声不吭的继续更换床单被褥。

几分钟的功夫,陆吉祥走了出来,头发湿哒哒的,眼睛也有些红。

“先喝水!”

男人指了指桌上的水杯。

陆吉祥没吭声,但是却乖乖的走了过去,端起水杯一口饮尽。

宋锦丞走了过去,先是探手摸了摸她的额头,接着问道:“有没有哪里不舒服?”

陆吉祥不说话,只是恶狠狠的盯着他。

她这副表情对于男人而言,不但一点都不凶,反倒是有些可爱。

“还记得昨晚的事情么?”

宋锦丞低头看着她,含笑问道。

陆吉祥咬了咬唇,最后憋出几个字:“你是混蛋!”

宋锦丞哈哈一笑,心情很好的道:“随你怎么说吧。”

“你就是混蛋!”

陆吉祥冲他龇着牙。

宋锦丞看着她,良久,忽然就低头想吻她。

女孩儿的反应很快,简直就像是一条滑溜溜的鱼,一下就躲开了他,拔腿就想往外面跑了去。

可男人的反应却是极快,瞬间就反手抓住了她的手腕。

“放开我!”

陆吉祥回头,娇叱道:“小心我咬你!”

“你是小狗吗?吉祥!”男人笑意吟吟。

陆吉祥算是豁出去了,只听她道:“对,我就是属狗,怎样!”

男人耸肩,松开了大手。

陆吉祥得到自由,几乎转身就往外跑。

“傻丫头……”

宋锦丞轻叹,侧身看着女孩儿的背影,英俊的脸上,满是宠溺的笑。

他家小猴子真可爱!

唔,特别是在昨晚儿的时候!

……

吃过了午饭以后,陆吉祥在看电视的时候,才很意外的得知今天居然是情人节!

安陶陶问她,什么是情人节?

陆吉祥瞪他一眼,根本就不想和他说话。

这个小王八蛋,昨晚居然敢阴她!

啊!

她居然被一个小屁孩给算计了!

不对,这些肯定是宋锦丞那个老混蛋教的!

“舅舅——”

就在这时候,宋锦丞走进了客厅里,手里还端着果汁。

安陶陶仰着可爱的脸,笑眯眯的问道:“舅舅啊,什么是情人节呀?”

宋锦丞将果汁放到女孩儿跟前,他想了想,继而答道:“就是情人之间过的节日!”

安陶陶眨巴着大眼,不明所以的摇脑袋,道:“我听不懂。”

“你的爸爸妈妈就是情人,所以是你的爸爸妈妈该过的节日!”

“噢,我明白了!”安陶陶点了点小脑袋,小手指着宋锦丞和陆吉祥,开口道:“情人节就是舅舅和舅妈的节日!”

“对!”宋锦丞弯腰,摸了摸他毛茸茸的小脑袋。

安陶陶继续道:“是不是还要送玫瑰花啊?我看到爸爸就爱送玫瑰花给妈妈!”

“是要送礼!”宋锦丞说道,看了眼旁边没有理会他的女孩儿。

安陶陶闻言,高兴的叫了起来:“舅舅你有没有收到礼物啊?哇,陶陶也想要礼物,我想要变形金刚!”

宋锦丞笑得迷人,意味深长的道:“我已经收到了情人节里最宝贵的礼物!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宝贝们,情人节快乐,爱你们,么么哒。

上一章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