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越小说吧

闪来的暖婚

第079章 傻傻的贺宝贝!

陆吉祥没有想到的是,宋锦丞所谓的办法,竟然是——

“吉祥,还没洗好?”

男人站在浴室门口,轻轻地敲着门,从这丫头进入浴室到现在,已经一个多小时了,就算是两个丫头,那也该洗干净了吧?

思及这里,宋锦丞不禁抬了头,看着紧闭的门,再次出声道:“吉祥,我数到三,若是你再不开门,我可要进去了!”

话刚落音,浴室门被人从里面缓缓打开。

陆吉祥的脸蛋很红,睫毛轻轻颤抖如同蝴蝶的羽翼,而身上穿着的男式衬衫,将她凹凸有致的身躯展现的淋漓尽致,特别是那双笔直修长的美腿,更是漂亮的没话说。

宋锦丞打量着她,墨玉般的眸仁里,溢满深深的笑意。

“洗干净了?”

他问道,唇角微仰。

陆吉祥点了点头,没敢抬头去看男人,一只小手却在偷偷地往下拽着衬衣,试图将它往下再拉一点!再拉一点!

啊,这间该死的衬衣,为什么要这么短?

“你怎么了?”男人看着她的动作,好笑着问道。

“啊,没什么!”陆吉祥赶紧站直身子,两手自然下垂放在两边。

“既然没事,那就快上床睡觉去吧!”宋锦丞颁了赦令。

陆吉祥赶紧转身往床边跑,随着她的动作,身后的衣摆微微掀起,正好露出了她被内裤包裹着的圆润小屁股,很诱人!

男人眉头一皱,当即进入浴室内。

而这边,陆吉祥已经迫不及待的钻进了被窝里面,她用两手捂着自己发烫的小脸,脑子里乱得像是一团毛线。

过了没多久,男人走了出来。

陆吉祥听到声音,全身瞬间僵直。

她感觉到男人正往床边走来,然后,然后他躺上来了!

“哎!”

她突然低头,看着已经缠上自己腰身的大手,根本就还来不及做出反应,她便已经被男人拥进了怀里。

“晚安!”

宋锦丞低头,在女孩儿发心上落吻。

陆吉祥没有任何反应,因为,她现在和男人之间的姿势,真的好亲密。

她是背对着男人被他抱在怀里,宋锦丞的呼吸就在她的耳边,而因为两人挨得很近,她的小屁股正好抵在他的小腹前,她微曲着腿,后面是紧贴着她的男人的大腿。

根本就是毫!无!缝!隙!

陆吉祥有些怕,虽然她早已与他同床共寝,可是,可是她今天没穿裤子啊!

“宋、宋教授?”

她巍巍然的开口,大概是想提点别的要求。

“睡觉!”

男人却根本不给她任何机会。

陆吉祥苦着脸,只得轻轻地挪动了一下身子,想要尽量的拉开她自己和男人间的距离。

哪料,宋锦丞霸道得很,大手握着她的腰,始终不准她离开半点距离。

于是,在这种忐忑不安的心境里,陆吉祥慢慢的进入睡梦之中。

在梦里,陆吉祥做了一个奇怪的梦。

她梦到自己变成了一条鱼,并且还是一条被养在了鱼缸里的小丑鱼。

真奇怪!

她怎么会做这种梦?

陆吉祥睁开眼的时候,一张粉雕玉琢的小脸出现在她眼前。

“嗨!”

小家伙在冲她微笑,咧嘴露出的漂亮小虎牙,一闪一闪的。

陆吉祥先是愣了一下,随即赶紧从床上坐了起来,满脸的震惊。

“安陶陶!”

安陶陶的笑容很灿烂,他点头道:“好久不见了呀,笨女人!”

“……”

“真是没想到啊,舅舅居然真的把你娶回家了!”安陶陶皱了皱鼻子,一副小大人的模样:“就你这样的大懒虫,太阳都晒到屁股了还不肯起床,我舅舅怎么会喜欢你呢?”

陆吉祥翻白眼:“关你屁事啊!”

安陶陶眨了眨眼睛,一脸的无害:“舅妈,刚才外婆让我来叫你,现在大家都在楼下等你吃早餐哦!”

“什么!”

陆吉祥震惊,赶紧就从床上跳了起来,大概是顾及到屋子里有个小鬼头,她手忙脚乱的把衣服都抱到了浴室里,准备在这里面换衣服。

几秒后,女人尖叫的声音传来。

宋锦丞听到声音,连忙上了楼。

他才刚推开门,便看到陆吉祥正揪着安陶陶,凶神恶煞的正准备揍他一顿。

“吉祥,你干什么?!”

他轻斥一句,正欲迈步走过去。

这时,陆吉祥转过了头。

男人意外,脚步微顿。

只见,女孩儿原本白皙的小脸上,一只用笔勾画的乌龟,正大咧咧的趴在上面。

“舅舅!舅舅救命啊——”

安陶陶大叫。

宋锦丞蹙眉,提步走过去以后,将这小家伙从陆吉祥的手里拎了过来。

陆吉祥站着原地,撇着嘴,可怜巴巴的看着他,而脸上的那只乌龟,尤为滑稽动人。

“安陶陶,给你舅妈道歉!”

男人厉声道,一手轻松的拎着安陶陶。

小家伙倒也聪明,立马就脆生生的开了口:“我错了,舅妈,请你原谅我!”

陆吉祥不说话。

宋锦丞看她一眼,随即转了身,动手将安陶陶扔出门外。

‘嘭’的一声,他将门关上。

安陶陶坐在地上,仰头看着眼前的房门,嘿嘿的笑,哪还有半点的委屈样儿?

而这时,房门内。

宋锦丞已经回到了女孩儿跟前,他弯腰,近距离的仔细查看着女孩儿脸上的乌龟,发现安陶陶是用签字笔在她脸上作的画,洗起来的时候应该不会太麻烦。

“来,我帮你洗脸!”

他拉起女孩儿的手,带着人往浴室里走去。

陆吉祥挺郁闷的,她闷闷道:“你家小侄也太可恶了!”

“淘淘只是贪玩了些,其实他还是很喜欢你的!”

宋锦丞一边说着话,一边将毛巾打湿以后,开始为女孩儿擦拭脸上的墨水痕迹。

陆吉祥还是很不爽,只听她道:“我可真没看出来他有哪点喜欢我,你看看,那个小混蛋都把我的脸画成这样了,你还帮着他说话!”

宋锦丞浅笑,手上仔细的擦拭着女孩儿的脸颊,回答道:“淘淘只是个小孩子,吉祥你是个大人了,怎么能和一个小孩子计较这么多呢?”

陆吉祥不吭声。

宋锦丞挑起她的下巴,左右看了看,接着笑道:“不过,安陶陶的美术学得还是不错的,这只小乌龟画得很可爱!”

“你!”

女孩儿瞪起圆滚滚的眼。

宋锦丞勾了唇,出其不意的低头在她唇轻啄了一口。

陆吉祥怔住。

“好了,洗完脸就下楼去,大家都还等着你吃早饭呢!”

“噢……”

陆吉祥低头,脸颊粉红一片,任由男人拉着她下了楼。

途中,陆吉祥忽然就想到了一个重要的问题。

“宋教授,你查到潇潇的消息了吗?”她还是很担心。

宋锦丞并未回头,答道:“我没有查到你朋友的消息,但是我知道翟耀在哪里!”

“他在哪儿?”

陆吉祥闻言,赶紧拉住了男人。

宋锦丞回头,无可奈何的看着她,宽慰道:“翟耀出国了,所以,你的那个朋友是不可能找到他的!”

“真的吗?”陆吉祥睁大眼,隐约有几分喜色。

“是的!”

男人点头,嘴角带着浅浅的笑,唯独那双深邃的眸里,掺杂几分复杂的色彩。

可惜,陆吉祥并没有发现。

“那我就放心啦!”

陆吉祥开心的说了句,主动拉着男人的手,与他一同下了楼。

……

餐厅内。

安陶陶正坐在椅子上,看到宋锦丞和陆吉祥走进来的时候,他立马就甜甜的喊出声:“舅舅,舅妈,早上好!”

宋锦丞瞥他一眼,继而自然的望向了自己的母亲,开口就道:“妈,吉祥身体不舒服,所以耽误了一下,很抱歉。”

宋妈妈点点头,倒也没多说什么,抬手示意自己的儿子儿媳落座。

宋家的早餐很简单,除了安陶陶的是牛奶和三明治以外,大人们的早餐都是鲜肉馄饨,桌上还有几碟清爽精致的小菜。

陆吉祥低着头,默默的吃着馄饨。

宋锦丞的心情似乎还挺不错的,一直都在和宋妈妈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,内容很简单,基本上都是些日常生活中的小事。

最后,宋妈妈开了口。

“吉祥,你怎么不说话啊,是不是不喜欢吃馄饨呀?”

陆吉祥听到这句问话,赶紧就抬起了脑袋,并笑道:“没有啊,我很喜欢吃馄饨!”

说完以后,她想了想,接着补充一句:“以前上高中的时候,我基本上每天的早餐都是馄饨,我们学校门口李阿姨家做的馄饨,可好吃了!”

宋妈妈听了,不禁点点头,笑道:“你这点倒是和锦丞挺像的,他小时候也喜欢吃馄饨,只要有一天吃不到馄饨呀,浑身都不自在!”

“是吗?”

陆吉祥挑了眉,扭头看向旁边的男人,问道:“宋教授,原来你喜欢吃馄饨呀!”

宋锦丞笑了笑,道:“是挺喜欢的,但没妈说得这么夸张!”

“我作证,舅舅最喜欢吃馄饨啦!”另一边,安陶陶忽然举起了小手,腮帮子一股一股的:“每次舅舅来外婆家里的时候,我们都要吃馄饨!唔,不过我不喜欢馄饨!”

陆吉祥瞪他一眼,故意不搭理她。

切,她可是很记仇的!

“外婆——”安陶陶扭头,可怜巴巴的望向宋妈妈。

宋妈妈正欲站口说话,宋锦丞的声音忽然传了进来:“安陶陶,老实吃你的早餐!大人们说话的时候,小孩不许插嘴!”

安陶陶瘪嘴巴,低头继续小口小口的啃着自己的三明治。

宋妈妈看了眼,只是微微的皱了下眉,并未多言。

吃过了早餐以后,宋妈妈便出了门,好像是去参加一个老朋友的聚会。

陆吉祥背着双手,慢慢的在大房子里参观了起来。

还别说,宋家的这套房子还挺大的,分上下三层,一楼是客厅和会客室,以及厨房,二楼是卧室和偏厅,而三楼居然是整层的书房!

对此,宋锦丞的解释是:“三楼有两套大书房,分别是我和爸的,不过我很少回家,所以我的那间书房,基本成了藏书的地方!”

陆吉祥听完以后,嘻嘻的笑道:“那里面会不会有什么武林秘籍呀?”

宋锦丞闻言,故作沉思状,答道:“有可能吧,要不,我们上楼去找找?”

“好!”

女孩儿欣然应允,正欲跟着男人上楼去书房。

“舅妈!舅妈!”

安陶陶忽然从外面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,两个大人还来不及做出反应,小家伙便已经‘嘭’的一下扑进了陆吉祥的怀里。

额,这是什么情况啊?

陆吉祥愣住,低头看着怀里正抱着她腰的小家伙。

“安陶陶!”宋锦丞蹙眉。

安陶陶却是惘若未闻,他扬了头,睁着一双亮晶晶的眼,开心的看着陆吉祥就道:“舅妈,舅妈,你陪我去玩吧,好不好?”

额!

这个小恶魔,到底又想干什么?

陆吉祥很警惕的看着他,问道:“你要玩什么?”

安陶陶眨了眨眼,笑容特别纯粹:“陪我去溜冰啊!”

“……”

“自己一边玩儿去!”

宋锦丞不耐烦的出声,亲自动手将这小家伙从陆吉祥的怀里拉开。

“舅妈——”

安陶陶可怜巴巴的呼唤着,大眼睛一直盯着陆吉祥。

直觉在告诉着她,这小子绝对是非奸即盗!

“好啊,我陪你去玩!”

陆吉祥忽然说道。

宋锦丞转头,甚是意外的看着他。

陆吉祥大方一笑,道:“宋教授,你不是还有工作要忙吗?你先去忙工作吧,等着我和淘淘玩完了以后,我再来找你,好不好?”

“你确定?”宋锦丞问道。

“确定!一千个一万个确定!”陆吉祥重重的点头。

宋锦丞扬了扬眉梢,先是望了眼旁边一脸渴望的安陶陶,然后又重新将目光落到了陆吉祥身上,他点点头:“行,你们去玩吧,小心点!”

“好勒!”

陆吉祥立正敬礼。

“谢谢舅舅!”

安陶陶开心的拍了拍手,拉着陆吉祥就往屋外跑去。

结果是,安陶陶并没有溜冰。

这小家伙果然是鬼灵精怪,拉着陆吉祥一路狂奔,不停的左拐右拐,很快便走到了一个僻静的小花园里。

“我们来这里干什么?”陆吉祥奇怪道,目光谨慎的看着安陶陶。

安陶陶咧嘴一笑,小手指着前方的小花圃,开口道:“呐,舅妈,别说我有好吃的不给你说哦,那里面种的全是阿诺草莓哦,就在今天早上的时候才运过来的!”

“阿诺草莓?”陆吉祥皱眉,道:“什么玩意儿?”

“全世界最贵的草莓品种!”安陶陶做了一个夸张的表情,小手不停的比划着:“而且,这个草莓特别特别的大!特别特别的甜!”

“这么厉害?”

陆吉祥扬起了眉梢,一步一步的朝着前边的小花圃走去。

安陶陶谄笑着跟在她的身后,小嘴巴还在不停的说着话:“这可是全世界最好吃的草莓哦,别人我还不告诉她呢!”

“那你为什么要告诉我?”

陆吉祥突然转了头,目光森森的看着小家伙,嘿嘿的笑道:“安陶陶你个小混蛋,居然想骗着我来偷草莓!”

安陶陶一怔。

陆吉祥伸出手,揪住了他的小耳朵。

“我就知道,你这个小混蛋怎么会平白无故的向我献殷勤?敢情是想让我帮着偷东西是吧?哼哼,看我不去给你舅舅告状,让他打你的小屁股!”

“哇,舅妈饶命!舅妈饶命啊!”

安陶陶哇哇惨叫。

陆吉祥不理会,揪着这个小家伙就要往回走。

哪料,她才刚转过身,便看到了正站在不远处的小女孩儿。

贺宝贝的手里还拿着小铁锹和小篮子,身上穿着漂亮的冬装连衣裙,一双晶莹漂亮的大眼睛,正满是欣喜的看着她们。

“吉祥姐姐!”

她开心的叫了一声,踩着小皮靴便跑了过来。

陆吉祥惊讶的怔住。

“贺宝贝,你快点救我啊!”安陶陶叫了一声,扑腾着两只小爪子,拼命的再向贺宝贝发出求救信号。

可惜,他被无视了。

“吉祥姐姐,你也是来看我种的草莓吗?”

贺宝贝已经站到了陆吉祥跟前,她仰着头,一张精致的小脸儿上,全是灿烂的笑意:“我有带小铁锹哦,我们一起来给草莓翻土好不好?”

“额!”

陆吉祥嘴角一抽,默默地问了句:“那些草莓,都是、都是你种的?”

“是呀!”

贺宝贝点头,开心的说道:“我每天都来花圃里面给它们浇水施肥,东庭哥哥说了,只要我每天都能好好的照顾它们,等到了冬天的时候,我就可以吃到又大又甜的草莓了!”

陆吉祥眨了眨眼,没吭声,偷偷的朝着安陶陶投去一眼。

安陶陶也在偷偷地冲她挤眉弄眼。

“我先去看看草莓!”贺宝贝拎着篮子,提步朝着花圃走去,只听她一边道:“东庭哥哥昨晚还跟我保证过呢,他说今天草莓一定会长出来的!”

话刚说到这里,贺宝贝‘哇’的一声就叫了出来,兴奋不已:“吉祥姐姐,你快点来看啊,这里有好多草莓呀!”

“什么情况啊这是?”

陆吉祥彻底懵了。

安陶陶也有些发呆,他用小手挠了挠后脑勺,奇怪的嘟嚷一句:“这些草莓怎么会是贺宝贝种出来的?不对呀,我今天明明看到这些草莓是从外面运进来的!”

“别说了!”

陆吉祥似乎是明白了什么,她拍了拍安陶陶的脑袋,拉着小家伙走到了花圃旁边。

她低头望去,嚯,花圃里面全是鲜红的草莓!

“快来摘草莓呀!”

贺宝贝正拎着小篮子,开心的在花圃里面摘着草莓。

“我也要来!”

安陶陶欢呼一声,跟着也加入了摘草莓的大军里面。

陆吉祥的兴趣不大,她大概看了一眼,发现这些草莓都是长在泥土表面的,而且草莓本身都非常的干净,这不摆明了是有人专门放上去的么?

啧啧,看来这个贺东庭为了博美人一笑,也是砸了不少的钱财啊!

十多分钟的时间内,贺宝贝手里的小篮子很快装满了草莓。

她很高兴,整张小脸儿上全是得意洋洋的笑意。

“好多漂亮的草莓啊,我都迫不及待的想吃掉它们了!”

“……”陆吉祥作为旁观者,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。

“吉祥姐姐,我要邀请你们去我家里做客,我们一起吃草莓好不好?”贺宝贝歪了头,两眼亮晶晶的看着陆吉祥。

陆吉祥闻言,连想都没想的就拒绝道:“不用了吧,我们”

“好呀好呀!”

安陶陶忽然出声,他的声音很清脆:“我喜欢吃草莓,我的舅妈也喜欢吃草莓!”

“那就走吧!”

贺宝贝一抬下巴,拉着安陶陶就开始往贺家走去。

由始至终,陆吉祥一直都没有机会再拒绝。

……

贺家在东大院,距离花圃的距离并不远,大约走了三分钟左右的样子,便看到了一栋漂亮的独栋小别墅。

这里的建筑结构基本都是一样的,只是每家的装修风格不同。

比如,宋家院子里就只有一个葡萄架子,到了冬天的时候,几乎就是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。

而贺家则是不同了,院子里种满了各种漂亮的花花草草,甚至在院子角落里,还有一个堆满了海沙的模拟小海滩。

“那个是我小时候堆城堡的地方!”贺宝贝指着角落里的海沙,骄傲的道:“这些沙子都是东庭哥哥亲自到海边去给我运来的,他说只有海边的沙子,才是真正的海沙!”

“你哥哥对你真好!”陆吉祥说了句。

可不知为何,她的脑海里面,竟忽然就浮现出了陆荣景的脸庞。

虽然,陆荣景并没有给她去海边运过什么沙子,可是从小到大,他都是最宠着自己的。

犹记得在她读小学的时候,看到同班有个女生穿了一件漂亮的小花裙子,她很喜欢,回家以后就不停的吵着要爸爸妈妈给自己买。

那时候,家里正逢公司经济危机,当她吵着要买裙子的时候,陆妈妈几乎是想都没想的就把她臭骂一顿。

当时她很伤心,躲在被子里哭了好久好久。

可是,当她第二天睁开眼睛的时候,床边却神奇的放着一件漂亮的花裙子,甚至比那个女同学的裙子还要漂亮!

她很高兴,一直以为是童话里的仙女姐姐送给她的裙子。

直到很久很久以后,她才知道,原来这件裙子是陆荣景用他的自行车换来的,而代价就是,在随后整整一年的时间内,他每天五点不到就要起床,然后徒步去学校上课。

每每思及这些,陆吉祥的心里就特别的柔软。

她想,陆荣景于她而言,真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哥哥!

“宝贝小姐,您回来啦!”

这时候,一道声音传来。

陆吉祥回过神,看着正从别墅里面走出来的一位中年女人。

“管家!”

贺宝贝开了口,她笑着道:“她们是我的客人,你快点去把这些草莓洗干净吧,我要请她们吃草莓哦!”

“噢耶,我要吃草莓!”

安陶陶站在旁边,开心的直拍手掌。

“好的!”

管家伸手接过了贺宝贝手里的篮子,转身回了屋里。

贺宝贝很热情,她打算带着陆吉祥参观自己的家。

“呐,这里是客厅!”

“那个方向是厨房!”

“这里是玩具屋,我小时候最喜欢的地方就是这里!”

“还有,这里是我的小书房,东庭哥哥给我买了好多好看的书,我到现在还没有看完呢!”

“嘻嘻,这里是我的卧室——”

随着贺宝贝的介绍,陆吉祥走进了卧室里。

与她想象中不同的是,这间卧室的装修风格却并非是女孩子喜欢的那种粉色公主,反而是显得十分简练,若不是床头柜上的粉色闹钟,以及大床上的玩偶,她还真不大相信这里是贺宝贝的房间。

“咦,东庭哥哥的手表怎么在这里?”

贺宝贝走在床边,弯腰拿起了男人昨夜放在床头柜上的手表。

陆吉祥皱眉,忽然问了句:“宝贝,你是一个人睡觉?”

“不是啊。”贺宝贝摇头,一脸的天真无邪:“我从小到大都是和东庭哥哥一起睡觉的,东庭哥哥说,他能保护我,所以我从来都没有做过噩梦呢!”

陆吉祥闻言,不由得暗暗撇嘴。

一个从小生活在象牙塔里的公主,不谙世事,天真活泼,根本就没有接触过任何的黑暗面,这样的一个小女生,怎么可能做噩梦?

“羞羞,这么大了居然还要和哥哥睡觉觉!”安陶陶忽然跳了起来,两只小手张牙舞爪的挥舞着:“好羞羞!好羞羞!”

贺宝贝直跺脚,不高兴的道:“才不羞呢!才不羞呢!爸爸妈妈都是在一起睡觉的,为什么我就不能和东庭哥哥睡觉呢?安陶陶,你给我闭嘴!”

安陶陶瞪着一双眼睛,伸脖子嚷道:“爸爸妈妈当然得一起睡觉觉了,你又不是妈妈,你是贺宝贝!”

贺宝贝握拳头,脸颊粉粉的一团。

只听她道:“东庭哥哥说了,等我长大了以后,他会娶我的,他还会和我生好多小Baby,到时候我就是妈妈了!”

安陶陶闻言,忽然就停住了动作,他好像有些疑惑。

“舅妈!”

他转头看向了陆吉祥,迷茫的开口道:“只要生了小Baby,就可以当爸爸妈妈了?”

这都是什么逻辑?

陆吉祥的表情很纠结,她想了想,最后点头道:“是,宝贝说得对!”

“嘻嘻嘻……”贺宝贝骄傲的抬起下巴。

安陶陶继续问道:“那,那舅妈你都和舅舅睡在一起了,为什么还没有小Baby呢?!”

“……”

贺宝贝听了,同样也睁着一双好奇的大眼看着陆吉祥,追问道:“对呀!吉祥姐姐,你都结婚了呀,为什么还没有小Baby呢?”

“……”陆吉祥还是没说话。

贺宝贝见她不说话,忽然又道:“噢,我明白了!”

如此,陆吉祥和安陶陶不禁同时望向她。

贺宝贝笑开了嘴,出声道:“东庭哥哥说过,只要我们结婚了以后,他就会把小种子放到我的肚子,然后小Baby就会在我的肚子里慢慢长大,就跟我种的草莓一样!吉祥姐姐,锦丞哥哥是不是还没有把种子放到你的肚子里面呀?”

‘噗——’

陆吉祥实在是受不了了,她连忙摇头道:“我们下楼去吧,管家应该已经把草莓洗干净了!”

“好啊好啊!”

贺宝贝拉着安陶陶,欢快的往楼下跑去。

三个人正在客厅里吃草莓的时候,贺东庭回来了。

“东庭哥哥!”

贺宝贝一看到男人,立马扑了过去。

贺东庭依旧是一身笔挺冷肃的军装,他眉眼极冷,只是在看到贺宝贝的时候,脸庞才放柔了许多。

“宝贝在家里听话了没?”

他问这话,一边弯腰把这小丫头抱进怀里。

“我去摘了草莓!”

贺宝贝蛮开心的,粉嫩的唇边还沾着鲜美的草莓汁。

贺东庭见状,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就低头衔住了她的唇,动作霸道的汲取女孩儿唇上沾染的天然果汁。

陆吉祥看到这一幕,浑身直起鸡皮疙瘩。

毕竟,贺宝贝真的太小了,她还什么都不懂啊,贺东庭怎么能这样对她?

就在这时,犀利的视线掠来。

陆吉祥浑身一个激灵,连忙从沙发上站了起来,并冲着男人微笑道:“贺先生,我们又见面了!”

贺东庭抱着贺宝贝,一步步的走进客厅里。

这时,只听贺宝贝说道:“东庭哥哥,吉祥姐姐和安陶陶是我今天请来的客人。哎,小花圃里面长出来了好多草莓啊,我一个人吃不完,所以叫上她们一起来吃!”

“嗯!”

贺东庭淡淡的应了声,抱着女孩儿在沙发上落座。

此时客厅内,气压正在骤降。

陆吉祥瞥了眼旁边的安陶陶,发现这小子也坐得很端正,明显也是很畏惧贺东庭的。

她咽口水,开口道:“时候不晚了,家里应该要开饭了吧,我先带着淘淘回去了。宝贝,今天很感谢你的招待,草莓很好吃!”

“啊,你们要走了啊?”

贺宝贝从男人腿上坐直身子,有些失望:“不能留在这里吃晚饭吗?”

“这个……”陆吉祥皱眉,正在想着该用什么借口拒绝她。

却听安陶陶忽然开口道:“我妈妈要来接我回家了,舅妈,你快点带我回去啊!”

“好好好!”

陆吉祥点头,赶紧拉住了安陶陶的手,一边看向贺东庭道:“打扰了,贺先生!”

“无妨。”

男人极淡的答了句,看着陆吉祥的目光,平淡无波如同古井深深。

艾玛,这眼神儿真吓人!

陆吉祥赶紧拉着安陶陶逃离现场。

在二人离开以后,贺宝贝的情绪变得很低落。

贺东庭佯装没有看见,他从茶几上捻起了一棵草莓,放到嘴边咬了一口。

的确很甜!

“宝贝,今天玩开心了吗?”他望向女孩儿,将自己咬过半截的草莓递到女孩儿唇边,并道:“这颗很甜!”

贺宝贝偏过头,有些闷闷的启声:“东庭哥哥,为什么每次你回来以后,别人都不愿意和我玩了?”

贺宝贝虽然单纯,可她不傻,有些事情,她自己还是明白的。

比如,她知道别人都很害怕贺东庭!

贺东庭闻言,却是不禁沉了脸,声音也随之冷了几分:“宝贝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贺宝贝闭着嘴巴,没有出声。

“宝贝!”

贺东庭扳过了女孩儿的下巴,目光略锐的盯着她的双眼,道:“是不是那个女人和你说了什么,嗯?”

“没有!”贺宝贝微微皱眉,她娇嗔道:“吉祥姐姐是好人,她什么都没有和我说,她也没有说你的坏话!”

贺东庭舒了口气,将这小丫头紧紧地搂在怀里。

“快要过年了,后天我带你出去逛街怎么样?”他试图说点轻松的话题:“我们去逛超市,你想买什么都可以,好不好?”

贺宝贝摇头。

贺东庭摸了摸她的小脸,微笑道:“那好,你说,你想干什么?”

“我想干什么都可以?”

贺宝贝抬脸看着他。

“当然了!”贺东庭点头,笑得宠溺:“我可以满足宝贝的三个新年愿望!”

“我不要三个新年愿望,我只要一个就够了!”女孩儿摇了摇小脑袋,小脸肌肤白皙如瓷。

贺东庭皱眉,心里已经知道了她想要说什么。

果不其然,小丫头小心翼翼的声音响起来:“东庭哥哥,等着这次过完年以后,你可不可以让我去上学呀?”

男人彻底冷脸。

“东庭哥哥……”贺宝贝心惊胆战。

“贺宝贝,我以后不想再听到你要读书的问题,既然你不想要新年愿望,那就不要吧!”

“东庭哥哥!”女孩儿惊起。

男人从沙发上站了起来,并将她放到地上。

他居高临下的看着满脸无措的女孩儿,表情冷酷似霜:“少吃点草莓,你肠胃不好,小心拉肚子!”

说完,直接让管家把草莓收走。

贺宝贝见状,几乎要哭了。

“我、我的草莓……”

男人却不再看他一眼,径直离开。

贺宝贝孤零零的站在客厅里,因为太委屈,眼泪终于是忍不住的掉了下来。

她就想不明白了,为什么东庭哥哥要这么凶?为什么他就是不准她去上学呢?

这究竟是为什么!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每个人物之间是有关联的。

上一章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