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越小说吧

闪来的暖婚

第078章 她所受的屈辱!

京郊,某私人别墅。

厨房里,一个穿着家居服的女孩儿正站在料理台前,她正在低头切着某种食材,表情认真而专注。虽然手上的动作有些生硬,但胜在她有足够的耐心和细心,慢慢的在将食材均匀的切割整齐。

管家站在旁边,却是心惊胆战。

“周小姐,家里有这么多佣人,您、您还是把这活儿交给她们吧,哎,您小心啊!”

“没关系的!”周潇潇摇头,手上依旧在切着东西,她一边说道:“以前我和我奶奶住在一起的时候,家里还不是都由由我来做饭,管家你放心吧,不会出事的!”

管家听了以后,依然担心得不行,他问道:“周小姐,你到底要做什么呀?”

“做宵夜啊!”

周潇潇答了句,一直有条不紊的忙活着。

管家见状,甚是无可奈何,只好默默的站在旁边看着。

过了没多久的时间,周潇潇制作的宵夜便出锅了。

管家凑头去望,发现只是一碗担担面,但是看这色泽和香味,非常诱人!

“翟先生还在书房里?”

周潇潇开口问道,一边将宵夜放到了托盘里面,似是打算给翟耀送去。

管家见了,有些惊讶的道:“您这是给翟先生做的宵夜?”

“是啊!”

周潇潇点点头,端着托盘往楼上走去。

管家亦步亦趋的跟在他的身后,他好心的提醒道:“周小姐,据我所知,翟先生不是很喜欢酸辣一类的食物,您这碗面……”

周520小说答道:“我只放了很少的辣椒,放心啦,我心里有谱!”

说话间,她已经走到了书房门口。

管家先是看了眼房门紧闭的书房,然后又望向女孩儿,小心的压低声音道:“周小姐,需要我替您送进去吗?”

“不用,谢谢!”

周潇潇冲他一笑,示意她没有问题。

如此,管家便只好退到了楼下。

待管家离开以后,周潇潇不禁抬了头,目光盯着眼前这这扇紧闭的房门,良久,深吸了一口气,抬手敲门,并道:“翟先生,我是潇潇,我能进来吗?”

隔了几秒,男人低沉的声音缓慢溢出。

“进来!”

周潇潇推门进入,第一眼便看到了正坐在办公桌前的男人。

翟耀穿了一身深灰色的家居服,深邃眸仁宛若深潭不见底,坚毅如刀割般的轮廓,在房内明亮的灯光下,异常的清冷逼人。

他手里还拿着笔,目光却看着周潇潇。

“翟先生,我给您做了面,您要吃吗?”周潇潇怀揣着小心翼翼,她一步步的走了过去,并最终并将手里的托盘,放到了书桌最边沿的一角。

翟耀没说话。

周潇潇咽口水,继续道:“我知道您不喜欢吃辣椒,所以我放得很少,只是用作调味而已,您要尝一下么?”

翟耀压根儿就没去看过那碗面,由始至终,他的目光都是落在女孩儿的身上。

这让周潇潇倍感压力。

“过来!”

很快,男人启了声,大手朝她伸来。

周潇潇抬头,小心的观察着他的表情,待发现他并没有任何生气的征兆以后,她才将自己的小手放入了他的大手里。

翟耀的动作并无任何犹豫,他五指一收,抓着女孩儿的手便往回拉。

“啊!”

周潇潇低呼一声,步伐踉跄的往前走了几步,直到整个身子都跌进了男人的胸怀中。

他的怀抱温厚稳沉,浓烈的男性气息,霸道的将她紧紧包裹。

周潇潇压根就不敢多动,她战战兢兢的坐在男人的大腿上,尽量的将自己的全身缩成小小的一团。

相比之翟耀,他倒是自然许多。

他搂着周潇潇,目光终于落到了那碗面上。

“你自己做的?”他问道,声音淡淡的,听不出什么大概的情绪。

“是!”

周潇潇点头。

她很紧张,她觉得自己的脚趾头都无意识的卷缩成了一团。

“你还会做这个?”翟耀轻笑,大手磨蹭着女孩儿的侧腰,似乎心情还不错:“除了面条以外,还做什么?”

“还会做饭,还会洗衣服,拖地和”

“我没问你其它!”

翟耀忽然不耐烦的将她打断。

周潇潇赶紧噤声,乖乖的坐在他的怀里,再次将自己缩成小小的一团。

翟耀垂眸睨她一眼,女孩儿白皙的面容就在他的眼前,甚至,只需要他的一个低头,便可以吻到她。

而事实是,翟耀吻了她。

周潇潇感觉到他的动作,她忽的就闭紧了眼,睫毛强烈的颤抖不止。

所幸的是,翟耀只是在她的脸颊边轻轻一吻,便没了其余的进一步动作。

周潇潇意外,不禁睁开眼,看着他。

“来,我们吃面条!”

他笑了声,执起筷子,慢条斯理的就低头吃了起来。

他的动作很慢,大约吃了三分之一以后,便又放下了手中的筷子。

“怎么了?”

周潇潇见状,不禁抬头问向他:“不好吃么?”

翟耀微蹙眉头,道:“有些辣,下次不要再放辣椒!”

他还真是一点辣椒都不能吃啊!

周潇潇在心里偷笑,表面上却很认真的答道:“是,我知道了!”

翟耀将她放开,示意她将面条端出去。

周潇潇离开的时候,无意间看到了办公桌上的一样东西。

“哎,我的手机!”

她惊讶的瞪大眼,目光落在了正放在文件旁边的白色手机。

翟耀抬头,眼神儿特深的望她一眼。

“这是你的手机?”

“是啊!”周潇潇点头,脸上卷起了笑意:“我一直都以为我的手机丢了呢,原来它在这里呀!翟先生,是你捡到了我的手机?”

“嗯!”

翟耀重新低头,视线落回在桌上的文件。

这时,周潇潇的声音继续传来:“我能把它拿走吗?”

“当然!”

“谢谢!”

女孩儿道了谢,欢快的伸手取回了自己的手机以后,很快退出了书房外。

殊不知,待她离开以后,男人本就峻峭的脸庞,愈发冷硬。

……

楼下。

管家正守在楼梯口,看到女孩儿走下来的时候,他连忙就出声问道:“周小姐,翟先生他吃了么?”

“吃了一点!”

周潇潇的心情不错,她一边将手里的托盘拿给管家,一边微笑道:“他还真是一点都不喜欢吃辣椒,以后你们可要多注意啦!”

“是是是!”

管家点头,端着托盘回了厨房。

周潇潇去了客厅,她在沙发上落座以后,没有多想的直接将手机开机。

而令她意外的是,手机里居然还有电!

她才刚开机,手机便响了起来。

来电显示上是一串陌生号码,周潇潇也没多想,直接摁下了接听键。

“潇潇?”

电话刚接通,苏泯文难掩激动的声音传来:“潇潇!潇潇你终于肯接我的电话了!”

“……”

“潇潇!我是泯文啊,潇潇,我知道你在听,我求你了,你说句话好不好?我知道你是在生我的气,我知道我最近因为要参加考试而冷落了你!这是我的错,这都是我的错!可是,可是你不能说分手就分手啊,潇潇,我是爱你的,我们还说过要结婚的,你、你都忘记了吗?”

苏泯文很激动,声音也很哽咽。

周潇潇坐在偌大的奢华客厅里,手里紧紧的握着手机,早已泪流满面。

她死死的咬着唇,阻止自己放出任何声音。

“潇潇,我求你了,求你跟我说说话吧,我真的好想你……”

“潇潇,我们不要分手好不好?”

“潇潇,我已经在门口了,我知道你在别墅里面,你开门好不好?”

“什么?”

周潇潇倏地站起身子,震惊万分:“苏泯文,你在哪里?”

“潇潇,潇潇真的是你!”苏泯文欣喜万分。

周潇潇深吸一口气,质问道:“苏泯文,你给我说实话,你在哪里?你是怎么得到这个手机号的?”

为了躲避以前的所有人,周潇潇特意换了一个新的手机号。

可如今,苏泯文又是怎么找到她的?

苏泯文却并没有回答她的话,他很高兴的道:“潇潇,我有礼物给你,你快来开门啊!”

周潇潇心脏一缩,有些恐然。

“你、你说你在哪儿?”

“我在你家门口啊!”苏泯文的声音继续传来,只听他道:“就是这栋别墅的外面,潇潇,我已经到了,你快点开门吧!”

在这瞬间里,周潇潇忽然就有种喘不过气的感觉。

她几乎是不假思索的转身往外走,她走得很快,到了最后,竟不自觉的奔跑起来。

这里是翟耀的私人别墅,如果没有得到主人家的准许,旁人是根本就进不来的。

在她走出了别墅以后,穿过前边的小花园,没几分钟的功夫,便看到了正捧着一束鲜花站在铁门外的苏泯文。

“潇潇!潇潇,我在这里!”

苏泯文看到她,高兴得直挥手。

周潇潇见状,连忙几大步的走了过去,隔着铁门,她难以置信的看着苏泯文:“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?”

“是你告诉我的啊!”

苏泯文看着她,笑着道:“潇潇,我知道你的心里是有我的,你看,这是我给你买的玫瑰花,我爱你,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?”

周潇潇看着他,气得胸脯不断起伏,她满腔怒火,却不得不压低声音的道:“苏泯文,你这个疯子,我都跟你说分手了,你为什么还要来缠着我?我什么时候给你说过我在这里,你给我滚!你立刻就给我滚!”

“是你给我说的!”苏泯文抱着玫瑰花,他将自己的手机拿了出来,指着上面的一条短信,道:“你看,这是你发给我的短信!”

周潇潇看了眼,几乎瞬间魂飞魄散。

她只觉得一阵寒气,正在从她的脚底板渐渐涌上来。

她倏地转回身,看着不远处亮着灯光的别墅,而这四周,几乎安静到像是死人的坟墓。

她忽然就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!

翟耀向来就注重个人*,她和苏泯文在这里谈了这么久,为什么在这周围都没有看到任何一个保安的身影?

不对!

这里绝对有问题!

她猛地转头,两眼大瞪的看着苏泯文:“苏泯文,你快走!你快点走啊!”

“为什么?潇潇,我爱你!”苏泯文显得很激动,他紧紧的抓着铁门上的栅栏,声嘶力竭的冲着女孩儿吼道:“潇潇,我爱你啊,你说过了要当我的妻子的!”

他的声音很大,晃晃荡荡的响彻在在这四周。

周潇潇被吓得两脚发软,她忽然就有些后悔了,她真不应该出来见他!

冲动!

这都是因为她太冲动了!

“苏泯文,如果你不想死的话,立马给我滚!给我滚!”

“我不!”

苏泯文倔强,眼含泪花的看着眼前这个自己爱了快十年的女孩儿。

周潇潇顾不得其它,转身就要离开。

她刚走了没几步,身后忽然传来‘滴’的一声。

周潇潇脚步顿住,转头一看,整个人都震惊的僵住。

大铁门居然缓缓的打开了,而苏泯文则是冲了进来,他的速度很快,几乎眨眼之间的功夫,便将女孩儿重重的抱进怀里。

周潇潇浑身一软,几乎是瘫在苏泯文的怀里。

“潇潇,我好想你!”

苏泯文抱着女孩儿,深深的低喃,完全不知道危险正在向他靠近。

周潇潇浑身颤抖,她攀着男孩的手臂,正欲说话,忽然——

一阵清脆的拍掌声传来,伴随着男人低沉缓笑的声音。

“啧啧,真是感人肺腑啊!”

周潇潇浑身浸出虚汗,她巍巍颤颤的转头望去,所见的一幕差点把她吓死!

翟耀就站在他们的不远处,他的身后正站在一众属下,半隐在黑暗中的冷峭容颜,目光森冷,表情像是嗜血的兽。

“他是谁?”

苏泯文抬头望去,奇怪的问了句。

周潇潇张了张嘴,月光下,脸色苍白的近乎透明。

她像是失去了说话的功能,浑身颤抖得很厉害,眼眶里全是积累的泪水。

“潇潇!”

翟耀缓缓的开了口,他朝她勾了勾食指,像是睥睨天下的帝君:“过来!”

周潇潇从苏泯文的怀里站了起来,她颤抖着双脚,提步就要朝男人走去。

“不许去!”

苏泯文却忽然将她一把抱住,他的声音里满是愤怒:“潇潇,你告诉我,那个男人是谁?你和他是什么关系?”

“放开我!”

周潇潇挣扎,想要摆脱苏泯文的束缚。

“我不放!我就是不放!潇潇,你说,你到底是怎么了?你为什么要和我分手?是不是因为那个男人!是不是因为那个男人!”

他吼叫,他痛彻心扉。

周潇潇连牙齿都禁不住的颤抖起来,她瘫在苏泯文的怀里,透过模糊的泪水,遥遥的望向前方的男人。

翟耀的目光很冷,像是杀人的冰刃。

“周潇潇,你告诉他,我是谁!”他一字一句,威仪万千。

周潇潇已经说不出任何话,止不住的眼泪,齐刷刷的往下掉。

安静!

冗长的安静!

整个世界都像是陷入了一种诡异的静态里。

直到,翟耀的耐心彻底殆尽。

他骤然出声,冷酷的下达最后通牒。

“周潇潇,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,过来!”

他怒斥。

周潇潇浑身一个激灵,她也不知道从哪里得来了力气,猛地就一把推开了苏泯文。

她跌跌撞撞的朝着翟耀跑去,她像是抓着救命稻草般的拽着他的衣袖,哭着恳求:“翟先生,我错了,我错了,求你,我求你……”

“求?”

翟耀冷冷看她一眼,挥手便无情的将她拂开,眼神儿极冷。

“周潇潇,你惹到我了!”

空气里似乎有什么在隐隐的骚动着,就当周潇潇察觉到不对劲的时候,一条通体黑色的大狗被牵了出来。

“啊!”

周潇潇尖叫一声,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这只体态庞大的黑狗。

它长得凶神恶煞,两眼突凸,龇嘴裂出的獠牙,极为骇人。

翟耀想干什么?

周潇潇心中不好的预感愈发强烈,她脸色青白的看向男人,表情非常惶恐。

“知错吗?”

翟耀看着她,缓缓的出声。

周潇潇点头,眼泪不停的流淌:“我错了,我错了,翟先生,您听我解释,我和苏泯文”

“跪下!”

男人冷漠的打断她。

周潇潇抬头,难以置信。

翟耀表情不变,冷冷勾唇:“要我说第二遍?”

周潇潇摇头,迟疑了片刻,忽然就笔直的跪了下去,她佝偻着跪在男人的脚边,眼泪一颗接着一颗的溅落在地面上。

她屈辱的恳求:“翟先生,这都是我的错,求你放过苏泯文,他是无辜的!”

“无辜?”翟耀低了头,他居高临下的看着臣服在自己脚边的女孩儿,毫无丝毫的怜悯之心:“潇潇,年轻人不该太任性,凡事都是有底线的,知道么?”

周潇潇点点头,扯着他的裤管,哭到抽噎不止。

“求你,求你……”

“你拿什么求我?”男人嗤嗤冷笑:“连你整个人都是我的,你还能拿什么来求我,嗯?”

周潇潇只是摇头,手腕抖得很厉害。

翟耀看着她只知道啼哭的模样,心里忽恼,不禁一脚踢开她,继而颔首看向了前边正被人架住的苏泯文。

他的声音冷冽得像是冰:“我不管你曾经是潇潇的什么人,从今以后,你”

“你他妈的究竟是谁?凭什么要这样对待潇潇,你这个孬种,有本事我们男人之间单挑,我他妈的唔唔唔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便被旁边的人塞住了嘴巴。

翟耀皱眉,对于自己的话被打断很不高兴,眼中隐有冷光。

他忽然道:“放开他!”

几名属下听到这话,当即将人松开。

苏泯文啐了口水,恶狠狠的看着翟耀,吼叫道:“有种单挑!”

“单挑?”

翟耀像是听到了某种笑话,他冷笑不止,表情邪魅狞邪。

“就凭你?”

“就凭我!”苏泯文挺直了胸膛。

“NONONO!”翟耀勾唇,缓缓抬手,并指向了旁边的黑狗,声音像是来自地狱里的魔鬼:“你只不过是它的饲料而已!”

苏泯文闻言,脸色瞬间大变。

而这边,翟耀的声音还在继续传来:“你有三十秒的时间逃跑,计时开始!”

“汪——”

大黑狗兴奋的狂吠起来,猩红的獠牙,眼冒绿光的看着苏泯文,这完全就是狩猎的目光。

苏泯文整个人都愣住了。

直到,周潇潇疯叫的声音传来:“苏泯文,你快逃啊!你快逃啊!”

苏泯文骤然回过神,转身撒丫子就跑。

“放狗!”

翟耀的声音响起。

“汪——”

霎时之间,大黑狗如同射出的利箭,骤然朝前狂追而去。

周潇潇心惊的差点忘记呼吸。

“苏泯文——”

她大叫一声。

然而,此举却将翟耀彻底惹怒。

他几乎是一把将她从地上揪了起来,拽着她的头发,一路大步往别墅内拖去。

“啊啊啊啊!”

周潇潇疯狂的挣扎,头皮被撕扯般的疼,几乎要将她疼晕。

就在这时,远处忽然传来了一道惊天动地的惨叫声!

——是苏泯文的声音!

周潇潇心口一抽,想到苏泯文被大黑狗啃食的模样,两眼一黑,直接晕死过去。

……

另一边,政府机关大院内。

黑色轿车才刚刚停下,后座车门里便已经跳出了一个人。

陆吉祥的步伐匆忙,她甚至来不及等车停稳,从轿车里跳下来以后,提步就要直接往大楼里冲。

随后,宋锦丞也跟了出来,他快步追到女孩儿,抓着她的手腕就把人扯回了怀里。

“你干嘛!”

陆吉祥微微扭动,不愿老实的待在男人怀里。

宋锦丞掐着她的腰,表情严肃:“陆吉祥,不准再任性!”

“宋教授!”

陆吉祥看着他,整个人都焦急得不得了:“我等不及了!我实在是等不及了!”

宋锦丞看着她这副模样,终是忍不住的叹了口气。

“翟耀的办公室在三楼,你”

他话还没说完,陆吉祥便已从他怀里离开,转身就噔噔噔的往楼里跑去。

宋锦丞跟了几步,最终还是停了脚,远远的看着女孩儿的背影消失在楼内。

“你干嘛要带她上这儿啊?”

裴谦跟了过来,他撇嘴道:“这都什么点了,早就下班啦,这楼里哪还有人啊?”

宋锦丞无奈得很,他看了眼好友,扯唇道:“她就是这个性子,若是不带她过来看一看,她恐怕连觉都睡不好!”

“有这么夸张?”裴谦不相信。

宋锦丞摇头,一边提步走上楼梯,一边道:“她还年轻,比较重感情,加上这次出事儿的是她最好的朋友,她会担心也是正常!只是,翟耀那边……”

裴谦皱起眉头,接口道:“翟耀可是个狠角儿,吉祥物的朋友怎么会惹上他那种人?”

“我也不是很清楚。”宋锦丞摇头。

裴谦想了想,继续又道:“我记得裴谦比你还年长吧?吉祥物的朋友能有多大,差不多都是些小姑娘吧,他们之间怎么可能会有交集?啧啧,这有些不符合常理,太不应该了!”

宋锦丞没说话,他低头往楼上走着。

裴谦跟在身边,他的话很多:“莫非,吉祥物的朋友是做了那个啥?”

“别胡说!”

宋锦丞倏地出声,他压低声音道:“这话不要让吉祥听到!”

“你干嘛这么小心翼翼?”

裴谦撇撇嘴,正欲再接着说些什么,楼上传来咚咚咚的声音,不过几秒钟的时间,气喘吁吁的陆吉祥便出现在他们二人面前。

“宋、宋教授,这里好像、好像已经下班了,三楼里一个人都没有!”她喘气很重,胸口强烈的起伏。

宋锦丞皱眉,拉过女孩儿以后,轻轻地拍着她的背,一边问道:“你确定楼上没人了?”

“我确定!我确定!”陆吉祥很肯定的点头,表情很认真:“我已经把所有办公室的门都敲了一遍,可是,可是都没有任何一个人!”

宋锦丞听了,点头道:“看来是真下班了!”

说完,拉着女孩儿转身往楼下走。

陆吉祥看着他,追问道:“宋教授,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啊?”

“我们现在去大院,翟耀的父母住在那里!”

“好好!”

陆吉祥点头,小手紧紧地拽着男人的大手。

裴谦跟在后面,心里却不禁腹诽起来,这宋锦丞的演技真是厉害,忒腹黑了!明知道不会有任何结果,还故意带着人小姑娘到处乱跑,摆明了就没打算要真帮忙!

不过,如果这事儿搁在他身上,他肯定也不会帮忙。

毕竟,像今天这种事情,到底是别人家的私事!

上流社会不比得平常百姓家里,往往一举一动都牵制着诸多利益,他们没事儿干嘛要去插一脚?

……

中途的时候,裴谦称事离开,宋锦丞带着女孩儿去了军区大院。

可令他们意外的是,翟耀的父母竟早在一周前就去了外省,家里除了厨师和管家以外,什么都人都没有!

这下,陆吉祥急得要哭了。

宋锦丞抱着她,慢慢的哄人,让她不要太担心。

陆吉祥有些脆弱,到底是太年轻了,遇到这种事情以后,完全就是六神无主。

时间很快过了七点,整个首都的天色都暗了下来。

宋锦丞思忖一番,最后决定带着人回了父母家。

宋爸宋妈在看到他们的时候,非常惊讶。

“爸,妈。”

宋锦丞唤道,顺便轻轻推了推身边的女孩儿。

陆吉祥赶紧抬头,飞快的看了眼坐在沙发上的宋爸宋妈以后,重新又低了头,声音瓮瓮的:“爸爸妈妈!”

“吉祥这是怎么了?”宋妈妈看出异色,不禁从沙发上站了起来,满脸关切的看着自家儿媳妇,问道:“是不是锦丞欺负你了?”

陆吉祥赶紧摇头,侧身往男人怀里躲。

宋锦丞单手将她搂住,简单的解释几句以后,带着人上楼回了卧室。

房内,女孩儿坐在床边,她半垂着眼皮儿,眼眶周围都是红红的。

宋锦丞倒来了一杯水,递到她的面前。

“吉祥,先喝点水!”

“谢谢……”

陆吉祥伸手接过,双手捧着水杯,低头小口小口的啜吸着。

男人在她身边落座,目光一直看着他。

他开口道:“小猴子,你不要太胡思乱想,现在是法治社会,翟耀不敢把你的朋友怎么样。再则,你的朋友只是手机没电了才关机,这并不代表他就会出什么事情,你待会儿先洗个澡,然后睡觉休息一下,好不好?”

陆吉祥没说话,默默的低头喝水。

宋锦丞心生怜惜,他将手放到了女孩儿的小脑袋,轻轻地抚摸着。

半分钟以后,陆吉祥喝光了整杯水。

“呐!”

她将水杯还给男人。

宋锦丞伸手接了过来,一边看着她道:“觉得好些了吗?”

陆吉祥点头,她顿了顿,接着又道:“宋教授,你能帮我一个忙吗?”

“你先说!”

宋锦丞微笑,耐心的看着女孩儿。

陆吉祥想了一下,她接着道:“我知道你的办法最多,所以,所以你能帮我留心一下周潇潇的情况吗?当然了,如果你能找到翟耀的话,那是最好的!”

“没问题!”宋锦丞点头应允。

陆吉祥伸出手,拉着他的大手。

“宋教授,自从我遇到了你,好像一直就在给你添麻烦,我真的很抱歉!”

“生活就是这样,哪有一直顺风顺水的呢?”宋锦丞笑道,一边将她垂落的发丝勾到耳后,声音低醇迷人:“只要我的小猴子不要出事,什么麻烦都不是麻烦!”

“嗯!”陆吉祥重重的点头。

“乖!”

宋锦丞倾过身,在女孩儿额头上落吻,柔声道:“好了,不许再乱想,先去洗澡吧。”

“噢!”

陆吉祥站起身,提步往浴室里走去。

可走了没两步,她又忽然回头道:“宋教授!”

“又怎么了?”男人望向她。

陆吉祥红了脸,有些不大好意思的道:“我在这里好像没有睡衣,额,该怎么办?”

男人笑道:“放心,我有办法!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……

好想虐一把翟耀,狠狠的!

上一章
下一章